未分類

處理完了這事情這後,時間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半了,我困得幾乎在車上都睡着了,韶識君卻在強打着精神開車,回到招待所,一切都沒有變化,因爲實在是太困了,所以,我們都決定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回青川。他找記亡。

董奕青這女人則由白蟲跟安寧以及三隻殭屍看守着,那個手鈴被我放進了紫葫蘆裏,這樣她就算是她意外逃脫了也保準拿不到了。

睏意很濃,我幾乎是倒下就睡着了,而就我感覺睡下沒多久的時候,忽然,我感覺一陣地動山搖了起來。

“地震?”作爲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學生,我第一時間感覺是地震來了,而且震級絕對不低,房子並不是在晃動,而是在他媽移動,變形了,頭頂上的磚瓦不停的掉了下面,就算是我閃得較快,也被砸中了好幾次。

“大力符!” 霸道總裁狠狠愛 沒時間遲疑,馬上把自己提升到了最佳狀態,然後往隔壁的韶識君那裏衝去,與此同時讓白蟲小心。

大地開始轟隆隆的響了起來,房子都已經開始側翻了過去,這時候,我們都聽到了一聲囂張的狂笑聲:“哈哈哈哈,陸寧一,你跑得過初一,你跑得過十五嗎?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狗日的,居然是張德卿! 腳下的地面像是變成了水面,搖晃的時候彷彿是在衝浪一般,耳朵裏充斥着各種轟鳴的聲音,房子上的磚塊掉了下來,牆垮了下來。殭屍的吼叫聲,董奕青的尖叫聲,鷂鷹們撲騰翅膀的聲音,種種聲音回起來將我給淹沒了。

站不穩,抓不住,天地間黑暗一片,只有張德卿的聲音是那般的清晰可辨。

我儘可能的把韶識君抱在懷裏護着她,?動起來的靈氣與怒火在我身上形成一道刺眼的光芒,努力的將那些落下來的砸碎彈開撞碎,韶識君這種時候也是無比的配合,緊緊的抱着我的腰,努力的與我一起抗衡着這股可怕力量帶來的災難。

張德卿這狗雜種是怎麼辦到的啊?他是隻不過是一個太陰司的右陰司而已,不可能借調天地之威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地震的感覺停了下來。我們身上覆蓋了無數的磚石,不過因爲有之前的努力,我們一用力便掙脫了出來。

四擊漆黑一片,但我敢肯定這裏已經不是山頂了,因爲前方是一處巨大的滑坡帶,無數的樹木被摧毀了,天空中飄着雪花。我跟韶識君都徒然感覺到一冷。

怪不得韶識君的那些蛇蟲們沒有示警啊,原來張德卿早就算到了這一道,居然利用天氣變化來讓蛇蟲們提前進入到了冬眠。

不過他到底是怎麼辦法的呢?又是地震又是下雪的,他媽的他該不會是變成神了吧?

白蟲也拖着暈過去的董奕青爬了出來,緊接着是三具殭屍。它們銅頭鐵臂,力大無窮,這種事情還傷不了它們,到是鷂鷹們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依安寧的性格,估計是帶着它們藏了起來,等到安全的時候纔會再過來吧。

招待所已經成了廢墟了,韶識君拍打着身上的灰塵,一雙大大的眼睛盯着山林,那裏,一個巨大的身影慢慢的走了過來……是六臂鬼王!

另一邊。又是一隻六臂鬼王走了過來,地動山搖。

太陰司的兩隻六臂鬼王都出動了嗎?我冷冷一笑,卻是在思索着逃脫之法。

可這時候,現實狠狠的給了我一耳光。居然又有他媽的兩隻六臂鬼王走了出來,從四面八方將人們給圍上了!

草,六臂鬼王現在成爲了大白菜嗎?可以隨便弄?

那可是太陰司兩位陰司的標配啊,原本史小可跟張德卿一人一隻的,但是現在怎麼會變出來四隻了?

當然,霍夢武也是有的,不過他的並不是六臂鬼王,而是更高一級的東西……

空氣裏的氣氛突然就凝固了起來,四隻六臂鬼王帶來的壓力空前的大,我在它們的身上發現了有許多的泥土,再聯想着招待所當時所處的地形,我頓時明白了過來這地震是怎麼回事了!

六臂鬼王力大無窮,四隻六臂鬼王鑽進地下以無上之力動作,的確是可以將我們整棟房子擡起來砸到山下來。

但是,他們是什麼時候埋伏進去的呢?

張德卿得意怪笑着:“陸寧一啊陸寧一,這次,我看你到底怎麼逃!”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卻反百拍得滿身都是,我乾脆心念一動,身體上一層火焰彈了出來,那些灰塵瞬間被燒沒了,不過我的衣服也沒了……麻痹的,看來不能隨便耍帥啊,幸好我沒有把褲子一起點燃啊。

看到我的心火,張德卿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四隻鬼王也露出了忌憚之色,我笑了起來,拍了拍手隨意的道:“張德卿,我比較好奇你是怎麼跟霍夢武解釋的,照理說,我們跑掉了,你沒了替罪羊,霍夢武怎麼也不該放過你纔是啊。”他找見技。

估計是認爲自己佔着絕對實力的優勢,張德卿也不急忙的跟我吹起了牛來:“霍大人目光如炬,你雖然逃了,但罪名自然也是安在你們幾個身上的,看,這多出來的兩隻鬼王便是霍大人信任我的證明!”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扯蛋,這兩隻六臂鬼王,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應該是兩扇冥門之後的那些鬼將們互相吞噬而成的新鬼王吧,嘖嘖,爲了對付我你還真捨得下本錢啊!”

張德卿明顯吃了一驚,但隨即便笑了起來:“你是怎麼知道的?”

“傻逼!”我很開心的罵了他一句,不等他回話便接着道:“你每次召喚六臂鬼王出來身邊都跟着一大堆小羅羅,這一次卻連根毛都沒有,這兩隻新鬼王的實力又大不如兩隻老鬼王,這都看不出來?你眼瞎不以爲人人都跟你一樣腦殘吧!”

我這一頓連罵帶削讓張德卿臉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的,但是他居然忍了下來,這就有點奇怪了,而且讓我感覺到更奇怪的是,張德卿就算是把那數百隻小鬼都讓其互相吞噬成了六臂鬼王,那總不置於他的手下們都不見了吧?

現在林子裏黑?隆冬的,一根人毛都沒有了,難道,這傻逼居然喪心病狂到把他的手下們一起送給鬼王吃了?

我被自己的這一個想法嚇了一大跳,對面的張德卿好不容易纔平復了心情,冷哼一聲道:“你這嘴臭的小子,早晚有一天,你會死在你這張嘴下面!”

我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繼續問道:“喂,說說,你到底是怎麼解決霍夢武的,我不相信他真的那麼蠢那麼輕易的相信你吧。”

張德卿忽然咧開嘴,很得意的笑了起來,說出一句讓我毛骨聳然的話來:“我把霍夢武殺了!”

我,韶識君都同時嚇得跳了起來,窩槽尼瑪,這怎麼可能?

霍夢武啊,被張德卿殺了?

我的眉眶一陣狂跳着,心裏一萬頭草泥瑪奔騰而過,但是表面上我還是要裝做很不屑的樣子:“哧,就你?霍夢武單體實力虐你跟殺雞似的,再說了,霍夢武身爲太陰司的司座,我記得他手下是有一隻什麼超可怕的怪物的吧,憑你?就算是跟這四隻鬼王加起來都不夠他一頓打的吧!”

張德卿不欲在這一方面跟我爭辨,只是聳着肩道:“愛信不信!”

我心裏打起了?來,媽逼蛋,這傻逼該不會是真的跟霍夢武火拼了吧?

仔細想想,憑他殺史小可的舉動,或還真有可能啊,畢竟人無完人,萬一他百密一疏讓霍夢武知道了真相,那麼他們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啊!

可是,張德卿真的有殺掉霍夢武的能力嗎?想起白骨將軍來的時候去太陰司找起來霍夢武,他那時候的威勢我現在都還記得啊,麻痹的,霍夢武這麼一尊梟雄,該不會真的就這麼嗝屁了吧?

不對,霍夢武可是江東太陰司司座啊!掌握着數十萬人死後大事的一方豪強!就算是他被張德卿幹掉了,那霍夢武的上司會無動於衷?

“嘿嘿,我自然是不信的,你要是真的幹掉了霍夢武,恐怕現在你已經被冥府更高級的太陰司高手徹底抹殺了吧,哪容得你在這裏瞎逼逼,還有,你的手下們去哪兒了?他們該不會是被你送給鬼王們吃了吧?嘖嘖嘖,你也真是捨得啊,就用一大批手下換了這麼兩隻聽話的小狗?”

我在努力的嘲諷着,試着把張德卿激怒瞭然後說出真相。

我是真的很想要知道他到底跟霍夢武怎麼樣了啊,這個太陰人說的話,我打心眼兒裏是不怎麼相信的!

張德卿今天晚上是註定要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他看着我,笑了起來,露出兩排牙?:“我殺了霍夢武,當然會被太陰司的刑殿追殺了,所以,我決定投靠你了!”

轟!!!

我只覺得天地都變了顏色,張大了嘴,卻忘記了呼吸…… 天空下着雪,我沒穿上衣,風一吹,我冷得直哆嗦。

我,韶識君。辛東方,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董奕青,全部都直鉤鉤的看着負立站在一隻鬼王后面的張德卿,就連三隻殭屍都覺得不可思議。

心裏面有上萬只草泥瑪在奔騰而過,我呵呵冷笑着搖了搖頭,道:“張德卿,這他冷笑話一點兒都不好笑。”

張德卿並不正面回答我,只是負着手,看了看夜空,平靜無比的道:“我已經從叛親離了,世界之大,已經沒有我的去處。”他找序血。

“扯尼瑪的蛋,那你就投靠我?滾,馬不停蹄的滾。我他媽要是相信你我就是天字第一號大傻逼!”真的不相信啊,完全不相信,說什麼都不相信!

“你別激動,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難接受,但你知道嗎,世界這麼大,人這麼多。你卻是我唯一看好的一個,我認爲你可以走得更遠,飛得更高,我看人很準的……”張德卿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抱歉,我只想賺點錢。然後回鄉下種地娶媳婦兒,生孩子,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

張德卿笑了起來,一臉我信你我就是傻逼的模樣。

“草,你這是什麼意思?不信我?”

“信你就有鬼了,我別激動,我就問你一句,你想平靜生活,你女兒想嗎?太陰司準嗎?茅山派許嗎?你,早就已經身不由已了!”

我臉色大變,想要反駁。卻無力再說……

是啊,我想平靜,可能嗎?

我的人生當中已經有了太多的羈絆,紅伊的。劉旭的,陳曉威的,父母的,還有今晚到青川去的李子龍他們的,更有太陰司茅山派這些仇人的,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張德卿雖然很壞,壞得流濃,但是他這句話卻是說對了的,我已經沒辦法再平靜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吧。

“你註定了要往高處走,註定了要揚名立萬,除非,你想看着你的女兒被人裝進狗籠子裏帶走,除非,你想看到你的父母慘遭屠殺,除非,你想看到你的兄弟姐妹們一個個因你而死去!這,是你想要的嗎?”

聽着張德卿的話,我情不自禁的搖起了頭來。

“你我雖是仇敵,但你已經重新開始,我也已經遭到了報應,那何不放下成見,一起攜手共創輝煌呢?我有四大鬼王,有我在,你的實力起碼可以提升一個大臺階,我有足夠的才智與經驗,足以讓你少走許多彎路,你,還在猶豫什麼呢?”

砰砰,砰砰,砰砰砰……

我的心跳已經加快到了無法平靜的地步了,說真的,我已經動心了,真的,這似乎是一個沒辦法拒絕的條件啊。

但是我心裏還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別信他,信他是傻逼,這狗逼老奸巨滑的,鬼知道他安的什麼心啊,連史小可都被他玩兒得團團轉,霍夢武都生死不知,我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呢?

但是,如果張德卿真的加入了我們的話,他說的一切都將是真的!

想想啊,四大鬼王,還有一個實力高深,老謀深算的軍師,這尼瑪何止提升我們一倍的能力啊,簡直是提升了數倍了好不!

一時間,我舉棋不定了,我望向了旁邊的韶識君,她衝我苦笑的搖了搖頭,顯然,她也陷入了掙扎之中。

“還是不能相信我麼?那我再坦白一點好了,其實我是衝着紅伊來的。”

張德卿此話一出,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誰都知道,紅伊是我的逆鱗,誰敢打她的主意,那都是在找死!

不過張德卿下一句話,卻讓我散去了滿身的殺氣。

“其實你也知道,很多人都是衝着紅伊去的,我也是,但我並不是想要奪走她,現在極陽之體現世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開了,你陸寧一跟她陸紅伊的存在早就不是什麼祕密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搶你的紅伊呢,但我沒有這種想法,從來沒有,因爲我知道紅伊離了你不行!”

“大家想要搶紅伊,無非就是貪圖她的能力,極陽之體有多少神妙之處,相信你比我清楚,我也貪圖她的能力,但,我並不想佔有她,爲什麼一定要佔有呢?佔有她付出多少代價不說,得到了她就能守住她嗎?守住了她就能激發出她的能力嗎?顯然是個未知數,所以,與其搶奪,不如分享,我保護紅伊,將來紅伊能力了回報於我,互慧互利,何不快哉?”

我再一次的瞪大了眼睛,仔細的品位這一翻話,發現還真他媽有道理啊!

只是,把這種心意赤果果的擺出來多少是讓人有些難堪的,比如韶識君,她以前,應該就是抱着這樣的想法才停留在我們身邊的,只是不知道她現在……

“我,信不過你,真的,你如何證明你只是想要分享並不是佔有呢?”我終於還是鬆了口,張德卿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

“時間會證明一切的!”張德卿說了句廢話。

“草,滾蛋!”我揚起手來便要開幹了,張德卿又連忙叫住了我。

“行了行了,給你兩隻鬼王的魂珠,有了兩隻鬼王再加上你本身的實力,你就不用再懼我吧!”張德卿這個回答顯得相當有誠意。

“不行,三隻!”我馬上獅子大張口。

“你未免太黑心了吧,兩隻,否則免談!”

“那兩隻半!”

“混蛋,難不成你還想將一隻鬼王劈開不成?”

“愚蠢,你這四隻鬼王實力明顯不對等,我要兩隻老鬼王便相當於兩隻半了!”

“你……”

wωω▪ Tтkǎ n▪ ℃o

談判,妥協,張德卿雙手奉上兩隻黑色的魂珠,並說明了其中的用法。

這玩意兒居然跟精靈球似的,可以將鬼王收放自如,據張德卿說是他自創的這種方法,打碎了兩扇冥門後取其中精華製作的。

好東西啊,這玩意兒在誰手上鬼王便聽誰的,而且主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鬼王的身體狀況,比如體能,技能之類的。

麻痹的張德卿果然是一個人才啊!

雖然還有一些戒備,但我心裏已經有些接受他了。

“既然你已經打算投靠我們,那你爲什麼還要害我們呢?”韶識君指着招待所的廢墟問他。

“嘿嘿,這只是一個檢驗而已,如果你們連一關都過不去,那我不投靠也罷了。”

“滾蛋,明明是你小心眼兒想要報復我們一下而已。”我一語洞穿了張德卿的謊言,他只是大笑着,沒有反駁。

意外之喜啊,絕對是意外之喜,沒想到啊沒想到,原本以爲是必死之局居然柳暗花明了,更得到了四大鬼王跟張德卿,如果再算上辛東方跟董奕青的話,那麼這一次的收穫就太大了。

回去的路上已經不適合坐鷂鷹了,畢境又多了三個人,雖然鷂鷹也勉強能夠駝得起,但那太危險了,我可不想我們一羣人壯志未籌身先死了。

坐飛機,張德卿向我們表出來了他很屌的一面,拿出一張綠色的本本交給了機場人員,然後我們幾個便被帶到了貴賓區,半個小時之後,便有一趟專機爲我們開闢了出來,直達離青川最近的機場。

至此,江東我們也算是徹底的拋棄了。

昨晚上半夜去的,今天下午便到家了,這種速度着實讓人吃驚啊,要是青川有機場的話,我們甚至可以趕回來吃午飯呢。

看到張德卿,張梓健拔劍便衝了出來要跟他拼命,劉旭也已經準備好了黑魂蛇,如果不是我及時阻止的話,恐怕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啊。

跟大家解釋了好一陣子,大家才勉強接受了張德卿,不過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到是紅伊不怎麼介意,居然還讓他抱了一抱。

我看到張德卿在抱紅伊的時候眼睛都紅了起來,說真的,他雖然裝作爲介意大家排擠他,但是心底還是希望能夠被人接受的。

董奕青被關進了新別墅的地下室裏,四周下滿了封印,超過六道監視關重重把守着,張德卿還給她下了一道源於太陰司的封印,說是可以杜絕茅山派的人找到她!

而董奕青的命運,只要等到李子龍他們回來後,便可以斷決了! 以前沒有回家來的時候,久了便也不會想了,但是回來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再離開就會特別的想,再回來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像是泡在濃濃的幸福感裏似的。

劉旭他們的新別墅修好了之後。我們大家便都搬進去住了,我跟韶識君也都結束了尷尬的相處環境,紅伊也終於可以爬上我的牀來每天晚上叫我給她講故事了,我去鎮上給她買了很多的漫畫書,還有動畫片,再挑了一個超大的液晶電視放在別墅的客廳裏隨便她放。

紅伊很聰明的,不論是什麼一教就會,比如放電視,她會找自己喜歡的來看,不知道爲啥,她就喜歡葫蘆娃,成天奶聲奶氣的唱着‘葫蘆娃,葫蘆娃,一根騰上七個媽……’。然後她還非要叫韶識君給她種葫蘆,可我們這兒哪來的葫蘆種子啊,沒辦法我們就拿南瓜種子糊弄她,也不知道啥時候南瓜長出來了有她巴掌大,她就把人家摘了哭着跑回來跟我說她的葫蘆娃太胖了,都沒腰,叫我重新種……

漸漸長大的紅伊也有身不由已的時候了。比如她只喜歡吃黃餅餅,爺爺奶奶卻不知道,非要她多吃蔬菜水果,因爲是爺爺奶奶的關係,她就含着淚吃掉了。紅伊吃一點沒關係的,但是吃多了就會難受,然後她趁爺爺奶奶出去忙了之後,便會端着碗在碗裏裝上一些水果蔬菜拿去喂爺爺養的那條大黃,大黃哪會吃水果啊,不過紅伊調教有方,拿着一根竹片片揍它,揍了兩回之後這狗東西居然每頓無菜無蔬水果不歡了,可把我爸愁得啊,都想把大黃腦袋卸下來看看這貨腦子裏裝的啥了……

每天紅伊在陽光裏撒着腳丫子滿院子歡快跑鬧的畫面是我最喜歡的了,昨天趕集的時候她爺爺給她買了幾隻小鴨子。黃橙橙的可愛極了,小鴨子們誰都不跟,就喜歡跟在紅伊的身邊,紅伊走到哪兒它們便跟在後面跟了一排。紅伊便領着它們到處獻寶,一會兒叫這個叔叔看,一會兒叫那個阿姨瞅,把所有的人都逗得樂呵呵的。

李子龍他們的車隊終於到了,這一下子,全村都轟動了起來,那一隊長長的車隊,那豪華的車子不論是走到哪兒都相當的引人注意,更不用說是這樣的一個小山村了,很多人都以爲是結婚的婚車呢,還趕過來看熱鬧。

動靜太大了,陳曉威,夏龍鴻他們迎了出去把他們又引到了鎮上去,幾十號兄弟沒辦法全在村子裏的,村子裏是大本營,鎮上是先鋒營,這裏也是我們重要經營的一個盤口,不容有失。

鎮上其實已經爲他們大家準備好了地方的,而且他們也不會閒着當閒人,因爲我已經有開公司的打算了,青川這片土地太美了,但是還沒有旅遊開發過,這一片,是一個經營的大方向,現在我們是人有了,錢也有了,就只等着抽時間來解決這一切呢。

李子龍跟姜振強等幾位受傷的大哥都停留在了村子裏,還好別墅修得夠大,這些病號住進來也是完全夠用的。

兩個被挾持而來的醫生被送走了,兩三天時間可把他們嚇壞了,但是也沒有虧待他們,每人二十萬的辛苦費對他們來說還是相當值得的。

張德卿看過了幾人的傷勢,表示這樣的傷已經完全沒救了,當聽說李子龍他們的臉是那個被關起來的茅山小姑娘親手割掉的時候,張德卿當時就鎮驚了。

當我笑着給他說那女的是茅山派掌門之女的時候,他就只剩下翻白眼了。

“太亂來了,你這樣幹就不怕把董天宇給招來啊?他可就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啊!”張德卿語心重長的跟我說,意思就是希望我考慮一下。

我冷冷一笑,叫人把她帶了上來,李子龍他們看到董奕青的時候,氣得渾身顫抖,哪怕是身上纏滿了繃帶,他們也崩跳着想要上來打她,我看他們的繃帶上都已經出血了,就趕緊叫劉旭他們把衆人按住。

“別激動,我現在已經把她給擒了過來,也把她的十來個手下全殺了,爲的就是給兄弟們出口氣,現在,你們想怎麼解氣都行!”我這麼一說,李子龍他們全部都流下了淚來,回憶着那天晚上被董奕青虐殺的慘樣,他們大家全部都嗚嗚痛哭了起來,二三十歲的人了,哭得像是月子裏的娃一樣。

不過,我可以理解他們,別人丟臉只是一句話,但是他們卻是真正的丟了半張臉啊,這種鬼樣子,還怎麼回去見父母妻兒?還怎麼行走江湖闖蕩人生?

這幾天如果不是報着一口復仇的心,再加上有諸多兄弟們看得緊的話,恐怕李子龍他們都已經想不開要自殺了。

董奕青並不害怕,只是高傲的看了我們衆人一圈,哼哼道:“別做夢了,殺我?我身上有神鬼咒,你們誰來殺我試試!”

這話句,說得張德卿臉色一變,聲音情不自禁的提高了八度:“神鬼咒?你身上有神鬼咒?”

大家一下子就被他的話吸引了過來,都看着他呢。

看他嚴肅的表情,我忽然想到了之前白蟲也提過,不過我當時沒怎麼注意而已。

“哼,怕了吧,識像的就快點放了我,否則,我叫你們都死無葬身之地!”

董奕青太狂了,狂得讓李子龍他們忌憚了,他斟酌着開口問張德卿:“請問,什麼是神鬼咒啊?”

張德卿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太平靜的道:“是一種被動的強大符咒,作用是保護受術者本身,如果這女娃子身上真的有神鬼咒的話,那麼誰殺她,那就會受到神鬼咒最嚴厲的處罰,天雷擊身,獄火燒魂,永世不得超生……”

張德卿是權威的,再加上他的身份,所以他的話一說出來,大家便都感覺到了一股子陰森恐怖的味道。

我馬上找白蟲確讓了一下辛東方腦海裏的信息,結果發現還真是這樣的,張德卿並沒有說謊。

怪不得就算是被抓來了之後,董奕青也都沒有害怕過,原來,她是真的有所依仗的啊!他農名亡。

李子龍他們陷入了沉思當中,他們的拳頭都捏得很緊,一臉的不甘,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對於我們這一羣人,李子龍他們是敬若神明白,在他們看來我們就沒有辦不到的事兒,我們的一些神奇的東西他們也都適當的知道一些,所以對於張德卿的話,他們都是深信不疑的!

很想報仇,但是……

“哈哈哈哈,狗屁神鬼咒,老子就不信這個邪,敢動老子的兄弟,那便別想活着離開!”不管了,看着李子龍他們纏滿了紗布的臉以及滿身的傷,再想想那天晚上那些被董奕青虐殺至死的兄弟們,不殺她,天理不容!

手裏一把現化的神兵被我抓了出來,抓着董奕青便往她的肚皮上捅,去他媽的神鬼咒,去他媽的茅山派,老子不管了!

“你瘋了嗎?”

“老大快住手!”

“啊……”現場頓時混亂了,張德卿手裏彈出片黑線,一下子纏住了我的神兵,鋒利的神兵居然切不開他手裏的錢,而李子龍他們則都拉住了我不讓我殺她。

董奕青卻是嚇壞了,剛剛,我只差一點兒便捅到她了,她真沒想到我居然會如此大膽,連神鬼咒的大名都擋不住我的殺意。

“你別幹傻事了,你殺了她你也死定了,一命換一命你認爲值得嗎?”張德卿也嚇了一身冷汗,剛剛要是再慢半點,後果不堪設想!

「主人那是血魔草,可是這裡怎麼可能有血魔草呢?」小書在空間內驚呼道。

Previous article

“這個深潭實在是不靠譜,靠,本來以爲我們通過這個深潭可以回家的,可是沒想到有跑到了其他的地方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