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被黑氣一粘身,舒暢的頭就暈了起來。他的身體和表皮組織開始崩潰、潰爛。沒多久,就化爲了一灘腥濃的白骨,將原本清澈的液體,污的渾濁無比。

可重生次數減一。

復活後魂魄疼痛不止的舒暢睜開了眼睛,來到了死前的半分鐘前。明白了前因後果的他也不多囉嗦,在舒文瑤背對着自己剛開始陰笑的時候,他果斷出手,已經掐住了她的脖子。

先下手爲強,這隻厲鬼比自己想象的兇殘很多。它嘴裏噴出的黑氣,竟然能瞬間致人死亡,舒暢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被掐住脖子的舒文瑤懵了懵,一邊發出難受的呻吟,一邊哭道:“哥哥,你爲什麼掐我脖子。彤彤做錯了什麼?”

妹妹哭的梨花帶雨眼淚汪汪,可憐極了。

舒暢一點都沒有心軟,他還在腦子裏不斷的想着該怎麼將惡鬼從妹妹身體裏趕出來,救她:“別裝了,我知道你在我妹的身體裏,給我死!”

舒文瑤愣了愣,因爲缺氧而發青的臉頓時就變得猙獰無比:“小傢伙。你究竟是什麼時候知道本道在這女娃身體裏的?”

“哼,早就猜到了。”舒暢冷哼一聲。他仍舊在不停的思考着如何救妹妹。

“知道又如何,早就晚了。只要等貧道躲在這女娃神魂裏,待到從肚子裏出生後,她就會徹底死去。天道也會將我識做她,貧道終於可以徹底佔據這百萬挑一天賦的驚人身體。”厲鬼陰森的大笑:“要知道這小女娃的天賦實在是太得天獨厚了,本道生前,也不過纔是萬里挑一的天賦而已。嘖嘖。”

“給我滾出我妹的身體。”舒暢發了狠,他加大了掐住舒文瑤脖子的力氣。

舒文瑤臉上黑氣暴漲,她竟然活活將腦袋轉了一百八十度,用充滿邪念的眼神和他對視。舒暢生前也不過只是個普通人罷了,哪裏見過這麼可怕的模樣。他險些一口氣沒順過來。

“嘎嘎,去死。”厲鬼從嘴裏噴出一口黑氣。

舒暢早就防着這一招了,連忙偏過頭躲開。

“咦,怪了。你怎麼知道本道會用化骨咒?”厲鬼臉上劃過一絲不解,但他並沒有想多久。因爲舒暢已經放開了舒文瑤的脖子,稍微拉開了些距離。

“這小傢伙想幹什麼?”厲鬼更不解了。這小傢伙挺有意思的,到最後還是害怕將自己妹妹掐死嗎?

舒暢嘴角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大聲道:“給你臉不要臉了。你不出來是吧?哥子把你給揍出來。”

惡靈卡牌老煙槍,初級搏鬥術觸發。

“你有你的鬼術,我有我的武功。看在這個小空間中,咱倆誰厲害。”舒暢激發了搏鬥術後,一個長拳就朝附身妹妹的惡鬼打去。

“有意思,有意思。你這小傢伙果然有意思。”厲鬼仍舊在大笑:“搏擊術。貧道實在是太懷念了。就讓你多活幾分鐘,看看你的搏鬥術厲害,還是本道的峨眉拳法兇狠。”

兩個龍鳳胎,竟然真的在苗問薇的肚子裏一來一往,拼起了功夫。

可沒想到那隻厲鬼的那什麼峨眉拳法,也實在是太厲害了!

打不過,打不過。

(大家應該知道了,由於最近許多不可說原因,起點大量新書老書都被封了。上本書《夜不語》系列,被封掉了上百章,還好沒封書。

《惡靈卡牌》前兩天收到編輯警告,要求大量改內文。剩下的存稿都要改。很有可能,整本書不知哪天就會被和諧了喔。到時候實在是通不過的話,只能割掉,換新書寫了。

最差,我寫恐怖向的科幻總可以吧。先通知大家一下……哎。希望今後,各位書友也能支持我。寫書環境,真他奶奶的,越來越難了。

此外,感謝好些書友的打賞,打賞名單太長,就不在這裏一一具名了。) 第675章抱錯對象

「可是所有一切都是材昱少爺的推測,或許陸司寒充滿自信,覺得已經高枕無憂,覺得說出來並沒什麼。」

「那樣的情況下,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一定會後悔的!」

胡芹詢問道,他們這麼多次計劃全部沒有成功,可見陸司寒手段高超,心機深重。

「你的想法我懂,所以不是什麼都沒安排。」

「今晚十二點,會有死士前往D.E集團盜取視頻的。」

聽到戰材昱這番話,胡芹總算是安心一些,從冰涼的地板起來,坐在床邊。

「知道你的心思,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胡芹,我們之間是我欠你的。」

戰材昱說完推動輪椅準備離開,現在父親正在客廳,等他上樓看到兒子正在情人房間,總歸不好。

胡芹冒著生命危險,做出傷害國家下下任繼承者,這是要吃子彈的事情,但是聽到戰材昱的一句謝謝,胡芹覺得所有都是值得。

「材昱少爺,是我心甘情願!」

戰材昱沒有說話,心中湧出一股悲涼,如果能夠選擇自己喜歡的人,或許根本不會出現這麼多的麻煩。

夜一點一點變深,陸司寒西裝革履準備出門,偏偏嬌妻還在纏著自己,不肯鬆手。

冷梟絕寵契約妻 「帶我去吧,這個主意,我想出來的,我必須親眼看看是誰想要傷害我的寶寶。」

「沒見過你這樣的孕婦,怎麼總是不嫌事大,到時候過去,不是還要我來照顧你嗎?」

「可是老公這樣厲害,哪怕照顧十個我的,都沒問題。」

陸司寒無奈的低頭看著嬌妻,挺著孕肚,就該好好睡覺才對。

趁著老公低頭,姜南初踮起腳尖,輕吻他的薄唇。

「敗給你了,到時乖乖躲在總裁辦公室,不準出來。」

說完牽過嬌妻白白嫩嫩的手,準備出門。

打開車門,發現官寧錚抱著棕熊抱枕睡的正香,聽到響動,這才緩緩睜開睡眸。

「你們終於過來啦,我都已經等啦整整二十分鐘,趕緊過去吧,冒險這種事情怎麼能夠少我?」

「居然敢要謀害我的南初姐姐,謀害我的未來弟弟,看我雲城小爺不把歹人打的滿地找牙!」

官寧錚說的氣勢洶洶,但是下一刻,直接被陸司寒單手抱起來。

「大人辦事,小孩靠邊,這次過去會有危險,我可沒有這麼多的精力保護你。」

「叔叔,好偏心,南初姐姐肚子裡面還有弟弟,怎麼也是可以去的?」

官寧錚梗著脖子,兩隻手牢牢拉著陸司寒衣服,表示強烈不滿。

十分鐘距離十二點僅僅只剩半個小時。

陸司寒拿這一大一小沒有辦法,最終如他們所願。

來到總裁辦公室,陸司寒吩咐沈承,祝林密切保護南初安全,然後獨自來到監控室查看情況。

專業人員正在處理一段視頻,只不過並不是醫院那段視頻。

總裁辦公室內,姜南初與官寧錚原本還是非常期待,但是半天沒有穿出一點動靜,開始疲憊起來。

「還以為很刺激,想不到這樣沒勁,看來對方慫啦。」

「我呀,還是先去一趟洗手間吧。」

官寧錚說著從沙發起來,準備出去,但是外面黑不溜秋,有些可怕。

「寧錚少爺,需不需要我們陪同一起過去?」祝林站在一邊開口詢問道。

官寧錚回想往事,上次就是這個傢伙,居然敢在醫院那種場合抱起自己,讓自己顏面全丟。

現在怎麼說也要找回場子,官寧錚必須給南初姐姐看看,他是男子漢,不是膽小鬼!

「不用你們陪著,這麼點黑,只有女孩才會害怕!」

官寧錚說完大搖大擺的往外面走。

一離開總裁辦公室,官寧錚立刻想到從前只在電視上面看到壞人綁架小孩場景。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

如果要是壞人出來,官寧錚直接使一套官家拳,保證打的對方鼻青眼腫!

這樣不停的心理暗示著,官寧錚終於來到洗手間門口。

「凶叔叔真是的,幹什麼將洗手間建的這麼角落!」

官寧錚哆哆嗦嗦往裡面走,恰巧一道黑影從裡面出來。

官寧錚沒有看到正臉,只是覺得身形與凶叔叔非常相像,所以直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哈哈,抱住啦,凶叔叔,有沒有被寧錚嚇到?」

黑衣人動作一僵,低頭看去,官寧錚同時抬頭,往上看。

視線接觸到的一瞬間,氣氛略有一絲尷尬。

官寧錚發現自己抱錯對象,眼前的根本不是凶叔叔,更加可怕的是,對方目露凶意,手中拿著一把刀,完全符合電視中壞人的形象。

「唔——」

「哇!」

「南初姐姐救命!」

官寧錚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人不住的往後縮。

黑衣人眸光閃露冷意,究竟是哪裡過來的逗比,居然直接壞他好事!

黑衣人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是要從D.E集團電腦監控室內,取走當初醫院視頻,明明從洗手間這樣偏僻的角落上來,卻仍舊直接被發現!

姜南初聽到洗手間的哭喊聲,立刻意識到不對勁,想要出去查看,卻被祝林攔住。

「夫人,注意身體,外面很有可能出現問題。」

網遊之野望 「由我守護著您,沈承自會安全帶回寧錚少爺。」

「好好好,快去,一定保證安全!」

姜南初心急如焚喊道,如果寧錚出點事情,可怎麼與官縛交代?

哭鬧聲一響,立刻傳來數道腳步聲,黑衣人雙目憤怒看著官寧錚,就是這個臭小子害他好事,而且現在仍舊嘰嘰喳喳喊個不停,既然這樣不如第一個先解決掉!

「要做什麼,離我遠點!」

「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可是官縛,他是雲城軍長,他他他——」

「南初姐姐,南初姐姐,你們在哪裡吶!」

官寧錚嚇得不住往後退縮,但是已經退到牆角。

官寧錚從前威風凜凜,因為知道身後警衛能夠維護住他,但是現在完全孤立無援,忍不住終於哭出來。

「聒噪,去死吧!」

黑衣人高高舉起尖刀,直接朝著官寧錚刺下去。

「啊!」

官寧錚緊緊閉住雙眼,卻遲遲感覺不到疼痛。 一人一鬼兩個龍鳳胎,在肚子裏直打了半個小時。厲鬼終於過癮了,乾脆勒住舒暢的脖子。

舒暢被厲鬼的峨眉拳法打的嬰兒身體已經殘缺不全,極爲慘烈。周圍全是他的血腥味。 紅樓英雄傳 他現在哪裏還有力氣,眼看着厲鬼將自己勒的死死的,不斷地用力。他臉色發青發黑,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翹辮子了。

可重生次數又減了一次,只剩下54次。

舒暢打了個激靈,睜開了眼睛。他一睜眼就駭然了。也不知道系統究竟是怎麼判定時間重置的時機的,總之這一次的存檔點,非常的糟糕。

厲鬼已經抓住他,將他勒住了。重生點距離上一次死亡的時間,大約也就兩分鐘不到。舒暢的心冷到了冰點。

怎麼辦?該怎麼辦?現在問題實在是太棘手了,這隻附身在妹妹身體裏的厲鬼,他打也打不過,還會可怕的化骨咒。不要說怎麼將它從妹妹身體里弄出來了,恐怕自己能活下去的機率都非常渺茫。

他被勒住脖子,肥嘟嘟的嬰兒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喉嚨因爲窒息的原因,渾身都開始發灰。再一分鐘,他就又要死掉了。

怎麼辦?怎麼辦?

舒暢因爲腦子缺氧,就連意識都開始逐漸模糊。系統太坑了,如果這次僥倖活了下來,一定要想辦法弄清楚存檔重生的規則。舒暢不斷的搜索着大腦中能夠使用的籌碼,突然,他眼前一亮。

吞噬技能。對了,他怎麼將吞噬技能給忘記了。惡靈是可以被吞掉的,而且被吞掉的只能是能量體,不會傷及妹妹的肉體。只要將這隻厲鬼吃了,一切就都解決了。

時間剩下的不多,舒暢的眼睛都從眼眶裏勒了出來,凸的厲害。他一咬牙,觸發了吞噬卡牌。

猛地,舒暢的嘴巴變大,裂開一張猙獰的大嘴朝妹妹咬去。厲鬼奇怪的咦了一聲,那張巨大的嘴巴剛一接觸到厲鬼的身體,就消彌的無影無蹤。

‘吞噬失敗,您吞噬的對象過於強大。請將它削弱到當前實力的十分之一後再繼續嘗試。’

系統冷冰冰的提示音響起,自從得到了第一個遺物後,彷彿提示音也沒那麼高冷了。至少會告訴你失敗的理由了,有提高有提高。

心裏劃過這個念頭,緊接着舒暢就噴出大口鮮血,被厲鬼給活活勒死了。

之後,舒暢一次次的復活,一次次的死亡。他嘗試了4次,終究還是沒有想出能夠削弱厲鬼的辦法。這隻厲鬼比他想象的強大太多,根本就不是現階段的自己能夠對付的了的。

舒暢只是一個未出世的嬰兒罷了,他的籌碼實在太少,實力實在太弱。厲鬼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老奸巨猾,根本沒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無論是從實力還是從經驗上,舒暢都沒有漏洞可以鑽,完全被碾壓了。

哪怕他還能重生,但是這隻能佔據一分半鐘時間優勢的重生,根本就沒有任何卵用。

“可重生次數還剩下50次,不多了。”再次活過來後,舒暢拼命地掙扎。他被厲鬼的峨眉拳法打的血肉模糊,但是這全是皮外傷,要不了多久便會痊癒。但是一次次死亡帶給他心理上的疼痛,卻是最致命的。

這一次,他一邊掙扎,延長厲鬼勒死他的時間,一邊不斷的觀察着被厲鬼附身的妹妹。厲鬼說妹妹的魂根資質百萬挑一,也就意味着其實妹妹非常的牛逼。如此牛逼的妹妹,應該沒那麼容易真的被厲鬼完全壓制。畢竟厲鬼還指望着從肚子裏被生出來的一剎那來改變天道,讓妹妹的靈魂徹底死亡。

妹妹的靈魂,現在還藏在她自己的身體裏,只要給他一個機會將妹妹的靈魂喚醒。讓妹妹自己反抗,那肯定能爲他贏得一線生機。

舒暢艱難的扭過頭,他沒再用自己受傷的胳膊拽脖子上的臍帶。他彷彿放棄了似得,眼睛直盯着厲鬼的雙眼看。那精亮的眼睛,看的厲鬼愣了愣,沒搞明白這小子準備幹啥。

突然,舒暢的眼睛冒出了更強烈的鋒利眼神,他的手也開始艱難的畫起了怪異的符號。

‘琴光卡牌,初級催眠術,觸發!’

厲鬼一晃神,連忙大駭的檢查自己的身體,發現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不明就裏的它,心裏卻沒來由的涌上了一絲不安。厲鬼連忙更加兇厲的勒舒暢的脖子,妄圖將他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

舒暢完全沒有抵抗,只是看着它的眼睛,看着妹妹身體的雙眼。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藉着催眠術,舒暢的靈魂,也衝入了妹妹的識海中。

“妹妹,妹妹。你在哪裏?”在舒文瑤的腦海中,他到處亂竄。識海全是黑色,邪惡無比。一眼望去,厲鬼已經將這片天地佔據的七七八八。靈魂的速度何其快,物質層面的一秒鐘,在這裏可以拉長到一分鐘。

舒暢因爲窒息,身體隨時都會瀕臨死亡。他必須要快,還要更快。終於,他好不容易纔在識海的一個隱祕的小角落中,找到了舒文瑤的小小白色魂魄。她整個人可憐兮兮的蜷縮成一團,在黑色的霧中漂浮。

白色的光斑外,密密麻麻的符咒將她裹的嚴嚴實實。舒暢雙眼金光綽綽,靠近了妹妹的靈魂。

“醒醒,文瑤,是哥哥。”舒暢柔聲道。

舒文瑤最愛哥哥了,愛到了骨子裏,愛到了靈魂中。所以哪怕她無比的害怕,無比的恐懼。哪怕她已經要將自己都丟失了。可是當哥哥一靠近的時候,就彷彿看到了一盞照亮一切的明燈。

縮成一團的舒文瑤,猛然醒了過來。

“哥哥。”小小的女嬰睜大萌萌的雙眼,欣喜的叫了一聲,之後急忙道:“哥哥快逃,彤彤腦子裏有個壞人,他想吃了彤彤。如果哥哥不趕緊逃走,他也會吃了你。”

“文瑤別怕。哥哥有辦法對付他。那個厲鬼控制了你的身體,你一定要努力的抵抗它。給我贏兩分鐘的時間。”舒暢想要伸出靈魂的手摸摸妹妹的小腦袋,但是那密密麻麻的鬼畫符,將他倆分割在了兩個世界。

“我,真的能抵抗它嗎?”舒文瑤有些不自信。

“你當然能。”舒暢微微一笑。只有進入了妹妹的識海,親眼看到了妹妹的靈魂。他才知道,舒文瑤的靈魂到底有多強大。哪怕是蜷縮成一團,那股白色的小小靈魂,也比自己龐大了許多倍。他可是個練家子,而舒文瑤只是真正的女嬰啊,這差別也太大了。

都說人生下來就沒有了公平。其實真正的人生贏家,在孃胎裏,就贏得了起跑線。難道厲鬼所說的舒文瑤魂根百萬挑一,說的就是她的靈魂強大程度?

“嗯,哥哥說我可以,我就當然可以。我最相信哥哥了。”舒文瑤被哥哥鼓勵,頓時開心自信起來。

“我來數一二三,你就試着用靈魂撐開這些符咒封印。”舒暢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只好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實在不行,自己再次重生後再想別的辦法。

“一”

“二”

“三”

“開始!”

等他數完數,接下來的一幕,讓舒暢徹底看瞎了自己的狗眼。

(內文改了,暫時安全。大家推薦票走起來:) 第676章喂的全部都是墮胎藥

「臭小子,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逃!」

“看你的頭頂!”

Previous article

陳志凡着急的在山洞裏面轉圈,圓球不斷的傳遞着信息,形勢看起來已經千鈞一髮了,自己要是在不過去,只怕葉九重就會灰飛煙滅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