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你的頭頂!”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牧童的聲音再次響起。

趙小川擡頭,看到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的光球好像太陽一般懸浮在他的頭頂。

“剛纔一個門戶突然打開,產生了巨大的吸力,你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吸入了其中,而那些光團應該就是輪迴碎片之地其他空洞的入口了!”

聽到對方的解釋,趙小川漸漸回想起之前在空中看到的八色光團,心中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然而當他想要動用自己力量通過天眼觀察四周時,他又不由一驚。

因爲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秦老弟啊,這段時間,你是在忙什麼呢?」

段承志看著秦穆然,笑了笑,問道。

「還能忙什麼?瞎忙唄,我這個人,天生就是勞碌的命!」

秦穆然無奈聳了聳肩膀,喝了口茶几上的茶水。

「嗯!還是段大哥家裡的茶好喝,入口柔順,味苦回甘!好茶啊!」

「呵呵,秦老弟原來也是個愛茶之人啊!這是我親手中的,茶也是我親手炒的,你要是喜歡,等一會兒我讓人給你準備一罐帶回去慢慢喝!」

段承志一邊喝著茶,一邊笑道。

「那我就卻之不恭!」

秦穆然也不客氣,這個茶喝起來味道確實是不錯。

雖然名貴的茶他也喝的不少,但是段承志自己製作的這個茶葉確實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這其中的味道還就一時半伙說不出來。

「秦老弟,說起來,你救了念念我們夫妻二人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

段承志看著蘇茹慧,對著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這個不過是我的舉手之勞罷了,而且上一次,蘇姐已經跟我說過感謝了!」

秦穆然看著蘇茹慧,說道。

不得不說,蘇茹慧的氣質實在是太好了,要不是秦穆然有了一個陸傾城,就算是他也會對蘇茹慧心動。

但是,蘇茹慧不光長得好看,同樣的,她也太聰明了!

根據秦穆然所知道的,原本段承志在段家的情況並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說,在家主繼承人裡面一直都處在劣勢。

這與段承志之前的作風有很大的關聯。

他並沒有奪位之志,而是只想著能夠與老婆,女兒一起好好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他沒有這個心思,但是別人卻又這個心思來坑害他。

最終,段承志明白了,只有自己在那個位置,才能夠將危險降低到最小!

「這一次,秦老弟你過來,我想不僅僅是表達感謝的吧!」

段承志可是相當的聰明,尤其是秦穆然這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更加不可能為了一句感謝而親自過來。

而且還是在五年大比快要到來的這個風口浪尖之上。

「段老哥你是不是已經猜出了些什麼呢?」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臉上微微一笑。

大家都是聰明人,自然不用藏著掖著地說道。

「五年大比即將到來,是不是秦老弟有什麼想法?」

段承志看著秦穆然,笑了笑問道。

「五年大比,地下擂台賽將要開始,今年是段家主持承辦,我就想知道段老哥有什麼想法和建議?」

秦穆然笑了笑,回問道。

「呵呵,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四大家族,每次輪流承辦,這個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而且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呢,我段家也不可能做什麼手腳!只不過,這一次的外援,我聽說各方都很強大!」

段承志喝了口茶,看著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是嗎?有什麼消息可以分享下?」

秦穆然有些意外,難不成段承志有什麼內幕不成?

「紀家光是宗師就足足有六位之多,這麼多年來,中海四大家族之首的名字不是隨便說說的。」

段承志看著秦穆然,這話很明顯就是他故意說給秦穆然聽的。

放眼整個中海,誰不知道紀大少和秦穆然的關係啊!

他們兩個關係好的,就差同穿一條褲子,同上一個女人了!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呵呵,紀家的底蘊著實深厚,這一次的五年大比,他們沒有任何的懸念,應該還是第一!」

秦穆然笑了笑。

紀家的底蘊,遠非段承志知道的這樣。

暗衛這樣的存在,除了紀旭琨這個現任家主以外,也就紀老爺子,紀凌風和自己知道。

「不過相比於紀家,我更想知道段家準備的怎麼樣了?」

秦穆然盯著段承志,饒有趣味地問道。

「段家?呵呵,秦兄弟,你也知道的,我段家其實也就那個樣子,在四大家族裡面也是靠後的存在。」

段承志說到這裡,臉上有了些難色。

「不瞞你說,現在我們段家招攬到的宗師也不過才三個而已。」

段承志無奈嘆了一口氣。

「宗師實在是太少了,哪怕是有錢,也沒有辦法!」

「這一次五年大比,若是有其他的家族私下裡募集到了不少的宗師,段家也是夠懸的!」

段承志一邊說著,眉頭一邊鎖緊了起來。

「看來段老哥對於段家也不是很有信心啊!」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這個樣子,緩緩說道。

「在這種事情面前誰能夠有信心?給你位置,不還是朝廷一句話的事情!當初我就是不想捲入這樣的鬥爭之中才主動避開,可誰知,避開以後,念念還是逃脫不了!」

段承志說到這裡,就是無盡的嘆息。

「躲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想,現在段老哥你心裡很是清楚!五年大比,這一次的確是來勢洶洶,而且中海這段時間實在是太混亂了,我想,上面也是有意向要借這件事好好整頓下中海的問題!」

「念念這孩子與我投緣,我也不想看到她以後不開心,所以今天我來,是有一個合作要跟段老哥和蘇姐談談。」

秦穆然突然臉上露出鄭重之色,道。

「合作?什麼合作?」

聽到秦穆然這話,段承志和蘇茹慧都來了興趣。

「當然是關於五年大比的合作了!我想,只要段老哥願意和我合作,段家四大家族的位置雷打不動!」

秦穆然嘴角上揚,淡淡地說道。

「什麼?!」

哪怕是段承志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所說的合作竟然會是這個!

要知道,四大家族誰來做,那可是朝廷說了算的,秦穆然敢這麼說,莫非他已經聽到了什麼消息不成?

再想到秦穆然之前的一些關係網路,很大的可能秦穆然已經知道了一些內幕!

「秦老弟,你說的是真的?」

段承志有些激動。

沒有人比他們更加知道中海這塊大蛋糕有多麼的賺錢了,段家靠著這份榮耀,可以說賺的是盆滿缽滿。

若是跌落下神壇,那下場不可言喻。

「嗯!」

秦穆然點點頭,今天他親自過來就是給段承志展現自己足夠的誠意! 段承志看到秦穆然點頭,心中掀起有如滔天的巨浪。

不得不說,秦穆然的話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合作的話,就能夠保證段家現在的位置。

這得是多麼大的自信啊!

若是其他的人這樣跟自己說話,段承志一定會覺得他瘋了。

但是這話,從秦穆然的口中說出,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段承志完全有理由相信秦穆然說的是真的!

因為從秦穆然無數次的事情中可以判斷出,秦穆然的身份地位都很是強大。

要不然的話,龍鱗怎麼會突然間的崛起,而且橫掃中海地下的各大勢力?

別人都以為龍鱗的主人是劉嘯,各個忌憚,但是只有他們心裡清楚,龍鱗真正的掌權人就在他的眼前,就是秦穆然!

「秦老弟,你沒有開玩笑?」

段承志試探地問了一句。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要跟你開玩笑嘛?”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秦老弟你想怎麼合作?」

段承志確定秦穆然是認真的,那就直接切入主題問道。

「合作,這一次段家作為主辦方,自然是有一些便利的,我希望到時候段家能夠給我龍鱗開一點便利!」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認真地說道。

「就這個?」

段承志沒有想到秦穆然的要求會如此的簡單。

給龍鱗開便利之門,作為主辦方之一的段家,自然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是因為一句話的事情,秦穆然就願意跟自己合作?

「嗯!不然呢!」

秦穆然點點頭。

他來,就是為了給龍鱗開一個便利之門,龍鱗的相關運作,還需要段家這個主辦發點頭,若是不事先協調好,一旦有國外的勢力涌了進來,龍鱗想要幹什麼,還會受到一定的阻攔。

將一切防患於未然,提前通氣,若是真的有什麼的話,秦穆然也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正確的應對之策!

五年大比,不容有失!

「那秦老弟如何保住我段家的位置?」

段承志聽到秦穆然這話,反倒是對秦穆然保住他段家的位置起了好奇之心。

「段家現在高手不是只有三個嗎?龍鱗可以派遣一人幫助你們段家!」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認真地說道。

「什麼?」

段承志沒有想到秦穆然說的會是這個!

五年大比的地下拳賽並不是四大家族之間的爭鬥,而是由下面的一流家族開始挑戰他們。

若是獲勝了,將會取代他們四大家族的位置,若是輸了,則是要繳納一定的認錯金。

若是家族的實力不夠強大,被一流家族趁虛而入的話,那將會是巨大的虧損。

這也是為什麼四大家族瘋狂地招攬高手的原因。

為的就是在五年大比中,保住現有的位置!

「白羽你知道的吧?」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說道。

「知道!龍鱗的高手!」

段承志點點頭,白羽雖然沉默寡言,但是他的威名早就在中海一些層面里流傳了。

不說其他的,就他那一手的劍式,橫掃一代無人能擋。

「我讓小白來幫助你們段家!不過,只能夠作為段家的壓箱底出場,若是一般的角色,段家的宗師能夠解決就解決了,等你三名宗師都戰敗,小白再出手!」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又提醒了一句。

若是段承志想要省力,直接讓白羽上,那就太會佔便宜了!

秦穆然派白羽過來,是為了幫助你段家保住四大家族的位置的,若是你段家再貪心,讓白羽從一路碾壓,到時候秦穆然怎麼算都是虧的!

「秦老弟你放心,我一定盡量不驚動白羽先生!」

段承志在秦穆然的面前保證地說道。

「嗯!那就好!」

秦穆然點點頭。

這件事他還沒有跟白羽說過,還不知道白羽同意不同意。

雖然以白羽的性格,自己開口了他肯定是會答應的。

但是秦穆然不願意這張,若是白羽真的不願意,他就換其他的人過來。

如今在龍鱗,道將行,白羽,徐虎,周瀟,狐狸的實力都不差,古武者不出的時候,想要保住原本的優勢,問題不大。

「行,既然段老哥你答應了,那麼我回去以後就跟小白說一下!」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從沙發上站起來,準備告辭。

「秦老弟,你這就要走?一會兒該吃飯了,你就留下來一起吃個飯!」

蘇茹慧見秦穆然要走,連忙挽留到。

「蘇姐,我也想要留下來吃飯啊!可是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沒有片刻的休息。」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下次,我一定好好登門拜訪,然後吃一吃蘇姐做的飯菜!」

秦穆然不客氣地說道。

「那我們段家一定掃榻以待,而且念念這個孩子喜歡你,你有空就多來看看她,你是不知道,這小丫頭天天在家裡念叨著你呢!」

段承志臉上也是堆滿了笑容,說道。

「段老哥,你這話說的,你就不怕我把念念拐跑了?你女兒可是說了,長大以後要嫁給我的!」

「莫不是為上次出城之事?」北宮門尉段煨辦事一向謹慎,從沒出過差錯,若說有,便是上次去北郊,想想荀彧都有些後悔,要不是當時覺得大事當前,非要見上一面給楊彪打氣,也不至於造成這種疏忽。

Previous article

被黑氣一粘身,舒暢的頭就暈了起來。他的身體和表皮組織開始崩潰、潰爛。沒多久,就化爲了一灘腥濃的白骨,將原本清澈的液體,污的渾濁無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