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好!……」

武師在聽到此話以後,只覺得渾身一輕,接著身上的冷汗瞬間將衣服打濕,他驚懼的看著李浩然,連連拱手叩謝,慌忙背起同伴跑出了書院。

「你們也都回家吧!今日之事起,學院辦不下去了!爾等回去好好複習功課,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若有機會,出去走走!……」

劉楓扭頭看著書院中的眾多學子,拱手一抱,嘆息的說著。

「老師!……」

諸位學子也都是名義之人,雖然膽怯心不強,可卻極念師恩,紛紛叩頭拜謝,失落的離開了學堂,最後僅剩下了先前為李浩然開門的小童子未曾離去,留在了劉楓的身邊。

書院中的眾人一空,變得空曠了起來,

「劉楓,可否將最近的經歷簡單講一講?」

看著眾人離去,李浩然徑直坐在了書桌前,看著劉楓笑著問道。

劉楓一嘆,低頭看了眼李浩然做的畫,微微一笑,也沒有在說見外的話,唏噓的說道:「幾個月前,我劉家還是幻變城第一世家,家中門客三千,儒者學士更是多達百人,門下學生有萬人之多,每日來我這裡討教學問,求書求畫的人絡繹不絕,可在幻變城前任城主一家被一夜屠滅,新城主張耀光執掌幻變城的第二個月,幻變城宣布脫離大千幻變宗,成為九鼎天朝的附屬之城開始,我劉家的命運就一落千丈……」

他們都是文人學士,有名望,有德行,自不會允許對他們有恩大千幻變宗沒落下,於是舉行了一場遊行,言行說教,欲要喚起人們的忠誠之心,逼迫城主張耀光改變主意。

可在遊行了三日之後,他們遭受到了無情的鎮壓,那一次死了三十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儒者。

在第四天的時候,說好了一同繼續遊行的劉家門客和學生們,紛紛閉門不出,三千門客一夜之間全部走光,投入了張耀光的門下。

而劉家原先開辦的那一所學府,也因此關閉,被城主封鎖,當作了天朝騎兵將領岳大海的住所和演兵之地。

他劉家的祖產、家宅也在這一場變動之後,被盡數充公。

自此劉家沒落,家族中人紛紛離去,僅剩下了劉楓還堅持在城中,和這幾位文儒共同舉辦了這一個說文學院。

若非是岳大海念在劉楓和諸位文儒昔日威名和學問的份上,他們恐怕早就被張耀文囚禁斬殺了。

不過,饒是如此,張耀文仍舊是指派了人手,壞了劉楓的道行,讓劉楓變成了一個廢人。

「……若非幾位老先生生死不棄,我劉楓早就死在了祖庭門前啊!」

劉楓唏噓的說著,眼中滿是惋惜和沉重,他的眼角更是掛著一滴淚珠。

幾位文儒也都是一嘆,不過他們的注意力並未完全放在劉楓的講述上,而是放在了李浩然的畫中。

此畫是畫的學院學子的畫兒,內中蘊含著一股陽剛正氣,朝氣蓬勃之意,更有一股浩然正氣內斂其中,讓人看上一眼,就不會在挪開目光。


「劉楓,此番大難,你若能夠從中走出,此生之路定當是前途無量!這裡沒有什麼財富可以給你,更不能給你什麼武學力量,倒是可以給你一門學問!此學問乃是儒門學宮的真傳,為書之道!此道一書可破萬軍,一書可救蒼生!」

說著,李浩然心意一動,看著周圍的諸位文儒,先是拱手一抱,接著手中光影一番,拿出了一卷泛著濃濃墨香氣息的書卷。

此書卷乃是吳道子送他的儒門學宮傳承書籍中的一本,此書並非是文章,而是遠古聖賢的經義,內涵書法玄奧,讀懂了可書天下,可以修出浩然正氣,破萬軍,影響天下意志。

書放在了桌上,諸位文儒眼神一動,劉楓更是神色一動,他們齊齊看向了書卷,這一刻沒有人敢上前去翻書,他們的目光更是變成了敬意。

嘩啦!

接著,幾人紛紛起身,看著桌上的書,磕頭就拜。

「小先生,可是儒門傳人?」

眾人起身,激動的看著李浩然,眼中淚光晶瑩的說道。

書卷上的氣息十分古老,且上面的字更是出自聖者之手,如今這個世界上已經難見此等書籍,唯有故去的儒門學宮才有如此的經義。

「非也!我是受吳道子前輩所託,傳儒天下,今見極為一心為學,心懷正義,特有感,拿出了此書贈送幾位!」

李浩然搖頭笑著說道,他的確是心意一動,想到了這本書,並沒有多想一些其他的東西。

見李浩然如此坦誠、真心,且無私大義,劉楓和幾位文儒紛紛跪地,他們目露激動,對視一眼之後,紛紛說道:「小先生若是不棄,就讓我等跟在你的身邊吧!我們雖然老了,可還能走得動路,想要跟著你去見一見外面的世界!」

話音落下,李浩然心中泛起了一抹遲疑,他旁邊的幻馨嘻嘻一笑,搖著李浩然的手臂輕柔的說道:「哥哥,你就帶老先生他們走吧!咱們若是離開了這裡,就算是張耀文不找他們的麻煩,天朝的人也會找他們的事的,你就救人救到底,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哎!也罷,正好此間事了之後,我要去一個地方,見一些故人!你們就跟著我一起去吧,到了那裡大家一起交流學問!」

李浩然嘆了口氣,想到了他答應陳影的事情,想到了陳雪他們,接著拱手一抱笑著說道。 第三百三十六章文儒之殤

「太好了!爺爺們,我又可以聽你們講故事嘍!」

幻馨見李浩然答應了下來,興奮的跳著,看著眼前的幾位文儒,眼中帶著一團濃郁的激動,高興的喊著。

桌前,五位文儒和劉楓更是面帶微笑,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他們一生追求,儒之一道,卻從未踏入過儒門。如今碰到了李浩然,這位身懷儒門傳承之人,自是不肯錯過機緣。

饒是他們年紀一大把,仍舊是要拼上一拼,這是他們一輩子的夢想,終於在今日尋到了一步台階。

他們每一個人心中都是五味雜陳,可卻都有著共同的興奮和激動,此生能入儒門,是他們的榮耀,能入儒道是他們一生的追求。

一個平凡人,從稚子之年,到垂垂暮年,一輩子為了儒,為了文,終能踏入此到,尋根問底,追著先賢聖者的道路,成為那不平凡的一員,這在其他的武者眼中或許算不得什麼,可在這些文人,已經被譽為文儒的人眼中,確是天大的事情,比他們的性命還重要的事情。

李浩然看著眼前興奮的幾人,沒想到他們的反應竟然這麼大,心中隱隱高興,為他先前的決定高興。

破滅一個人的夢想,等於破滅了一個人的一生。李浩然不想做那個罪人,眼看幾位文儒精神煥發,好似又回到了壯年之時,也為他們幾個高興了一番。

「哈哈!老夫一生文道,熟讀經義不知多少遍,在中年時方才懂得何為德,何為品,何為義,老年才算是活的明白,這一生所求為之一個儒字,今日能入儒門,拜得聖人為師,三世之福,一輩子的功德呀……哈哈…哈…哈……」

劉楓一側,那年齡最大,掉光了牙的老者興奮的說著,他的剛剛說完,笑聲剛起之時,忽地氣息不穩,接著在他那斷斷續續的笑聲之中,老者含笑而去。

「暮秋老先生……」

劉楓坐在老者一側,這才扭頭之時,就見老者已經喜極而去,頓時臉色大變,眼中淚滴掉落,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痛聲哭聲。


其他的幾位文儒見此,一個個的都是肅然而起,紛紛起身,行跪拜之地,他們眼中具是熱淚盈眶。

「老哥哥,壽終正寢,能如此而去,也算是了卻了他一生的心愿!」

「暮秋老哥,一生為儒,今日聞道之門,而去,也算是朝聞道夕死可矣!這是喜喪,喜喪啊!」

……

幾位文儒眼中沒有悲意,帶著一抹激動的說著,他們眼中雖然掛著眼淚,可心卻如同刀絞。

畢竟,如此年歲的朋友,少一個人,也就少了一個可以在平日裡面一起喝茶,一起談論文章的共同愛好之輩,雖然嘴上說是不痛,可心中卻痛如同刀絞。

站在李浩然身邊,正雀躍的幻馨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咬著嘴唇,看著身前仍舊保持著大笑模樣,卻已經身死的暮秋文儒,眼中淚滴滴滴掉落,她搖著頭痛聲喊道:「怎麼可能呢?暮秋爺爺,您不是說,您要踏入儒門,一展報復,寫出這世間獨一無二的文章么?怎麼才剛剛踏入儒門,還未展現報復,就這般去了呢?您不能騙我啊,快些醒來吧,暮秋爺爺,不要鬧了……」

泣聲響起,李浩然心頭一痛,眼中淚滴滾滾落下。

他不是一個善於流露表情的人,可面對眼前的情況,他為身前一生執著的老者,留下了敬意的眼淚。

嗡!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前生執著。夢生儒門,踏階不悔,歲月怎擋胸中豪氣。垂垂暮年,聞道夕死,笑坐長嘆昔年不如今。怎奈剛剛跨門,眼見盡頭繁華,卻止步伊始。暮秋,暮秋,已見盡頭,一生彷徨,唯今知命,此生波折,路途崎嶇,終見夢想盡頭,此生無悔,此生不悔……」

痛惜,惋惜的聲音在李浩然口中慢慢響起,在他說話的時候,體內浩然正氣嗡然一動,似乎和九霄之上,那一條代表了無數文人夢想的浩然正氣勾連在了一起,引動九霄正氣,落下了一道天外之光。

此光浩蕩正氣,文雅尊貴,在從九霄引落得那一刻,這天下的所有文人都感受到了它的力量,所有仍舊在執迷、前行的儒者也都看到么它的方向。


可這股方向之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悲傷,這股悲傷在將一個名叫暮秋的文儒一生講述出來,告訴仍在迷途之人,何為方向,告訴仍舊堅持之人,夢想不滅,此生不悔。

在幻變城周圍百里之地,無數的人,更是看到了這一道天外之光落下,這道光芒落在了暮秋老者的身上。

浩然正氣引落而下,在進入暮秋老者體內的時候,所有心懷正氣的文人,此刻心頭一疼,他們感知到了暮秋文儒之死,眼中竟不自覺的留下了兩行的淚水。

李浩然的話音,更是在這一道天光之中,傳遞遠處。

整個幻變城中,因為這個聲音,這道天光,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離別之痛之中,讓所有的生靈,所有的花草都在這一刻黯然流淚。

此話出自李浩然的內心,他並未刻意施展浩然正氣,卻因為暮秋老者之死,讓他說出了這一段的祭詞,引動天地感應,引下浩然正氣來祭奠這一位至死都不曾忘卻夢想的前輩。

這條路上,儘管暮秋才剛剛入門,可他卻憑藉凡人的智慧,一步一個腳步走來,這種毅力,這種堅強,值得所有人來學習。

「天啊!浩然正氣,這是浩然正氣!」

跪在暮秋文儒一旁的劉楓等人,獃獃的感受著關注入暮秋老者體內的浩然正氣,感受著正氣之中散發出來的意念和精神,他們眼中熱淚盈眶欣喜不已。

他們也慢慢的看向了李浩然,這一刻李浩然心懷痛意和惋惜,完全沉溺在自己的話中,並未發現周圍出現的情況。

此刻,李浩然周圍浮現著一抹淡淡的光芒,這股光芒乃是他體內的浩然正氣,可此刻的浩然正氣卻多了一股人的味道。

以前的浩然正氣若說是浩蕩正氣,文雅尊貴的至高帝皇,那麼眼前的浩然正氣卻是蘊含著感情的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儒門之道,文明傳揚,不就是一個人字么?

如今浩然正氣,帶出了感情,也正是複合了儒道的大義。

「呼!沒想到,竟會引起浩然正氣的變化,這一切都是暮秋前輩之恩!前輩當得我李浩然,三拜!」


不多時,李浩然感受到了浩然正氣的變化,讓他心中一動,頓時知道的因果,當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雙手一抱,執弟子之禮,對著眼前已經自己閉上了眼睛,正在浩然正氣之下,點點光化的暮秋老者,拱手一拜。

「哈哈……」

這第一拜,竟引出了一個笑聲,此笑聲正是暮秋老者身死之前那還未笑完的聲音,此生一出,周圍文儒和劉楓更是一動,不由失聲說道:「先賢有靈,護佑死者,儒道不滅,英靈長存!」

「第二拜!」

李浩然起身,嘴角已經浮現了一抹笑意,心中的悲傷已經在方才那一個笑聲之中盡去,接著拜下了第二拜。

這一拜,從九霄之上灌注下來的浩然正氣嗡然一動,忽地一下子化作了無數的光點,朝著四面八方飛散而去。

此光乃是儒道之光,先天有靈,蘊含了暮秋老者的意志,也是機緣之光,得到此光之人,定是儒門後背的新起之人。

在不久的將來,幻變城將成為一個儒道昌盛之地。

「第三拜!」

看著身前僅剩下了一道光影的暮秋老者,李浩然拱手又是一拜。

這一拜落下,那一道光影淡淡一笑,暮秋老者的魂念忽然睜開了眼睛,開口說道:「今生入此道,永生不後悔!諸位,老夫先去一步,我再盡頭等你們!」

「老哥哥一路走好!」

周圍諸位儒者紛紛起身,趕忙拱手執禮,笑著說道。

暮秋一笑,最後感激的看了眼李浩然,雙眼微微一閉,那灌注在他魂念之上,僅剩下了一層薄弱之光的浩然正氣,忽地倒卷而回,沒入了九霄之上。

轟!

就在暮秋老者之魂融入了浩然正氣長河之時,說文書院的院牆被一股巨力推翻,一隊隊的甲士騎著戰馬,踏平了書院的竹林,出現在了李浩然他們面前。

在天空之上,一個穿著黑鐵戰甲的中年武宗,傲然而立,他的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看著下方,沉聲說道:「一個死人,竟引動了天光降臨,當真是了不得啊!可你們不該殺了我的孩子,今日我張耀光,就算是背負一個罵名,也要將你們盡數斬殺,以平我喪子之痛!」

天空中,張耀光看著下方的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李浩然的身上,他的氣勢瞬間釋放出來,緊接著就朝著下面的眾人壓迫而來。

「城主算個屁!滾!」

李浩然平靜的抬眼一看,冷聲一喝,頓時之間從他的身上,一道濃郁的浩然正氣帶著一股無敵威勢,瞬間釋放出來,在張耀光的威勢降臨之前,轟破了對方的氣勢,將在天空正露出濃郁殺氣的張耀光,徑直轟了下來。

周圍,越有數千甲士,竟在李浩然這一道威勢之下,盡數屈膝跪地,膽子稍微弱上一些的人,竟從戰馬上直接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第三百三十七章吾之名李浩然


「城主算個屁!」




韓木飛快向着後方退去,來到籬院旁,伸手一把抓住冰火草,用力一扯,夾帶着泥土的冰火草瞬間被韓木放入無名戒中。撇過頭見木木停止了進攻,藍衣少女跪倒在地,韓木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Previous article

暴風學院內有著諸多大堂,而大長老則是堂內職位最大的人,在整個暴風學院中輪地位而言只比四大院主差上一些,與一些頂尖的教師持平。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