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她們這種外來人,連個去處都沒有,到時候還不是要乖乖回來求我收留她們。」

聽了錢氏的話,李順財彷彿已經看到了李沐沐對著自己搖尾乞憐的樣子,頓時心中痛快了不少,就連身上的傷都沒有那麼疼了。

「哈哈哈…..娘,這個辦法好!我今天晚上就回去休了她!把她們幾個全都趕出家門。」

想到了收拾李沐沐的辦法,李順財在家中也待不住了。

今天心情好,他準備去玩兩把,晚上好帶著大把的銀子回去。

等到她們被掃地出門又身無分文的時候,自己再把這些銀兩拿出來,李順財就是要看她們痛哭流涕拚命懺悔的樣子。

李順財抖擻了一下精神就出門了,他沒有發現躲在牆根處的李沐沐二人。

看著李順財的背影,李沐沐狠狠的啐了一口:「呸!還想把我們掃地出門!看老娘到時候怎麼收拾你!」

李沐沐是一個非常沉著冷靜的人,現在卻被李順財氣的破口大罵,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之人。

看著李順財並不是往回家的方向走,李沐沐跟蕭炎對視了一眼,又悄悄跟了上去。

李沐沐一路跟著李順財來到了縣城外不遠處的一個小賭坊前,親眼看見李順財走了進去。

「呵~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註定你要折在姑奶奶的手上。」

李沐沐邪魅一笑,竟給蕭炎一種見到了兵痞的感覺。

李沐沐把自己跟蕭炎稍做了偽裝,也跟著走進了賭坊。

李沐沐在場上轉了一圈,找到了讀場上的管事所在。

環境十分嘈雜,蕭炎沒有聽清李沐沐跟管事的說了什麼,兩人聊了好一會後就見管事十分高興的把他們二人領到了李順財所在的那個桌子。並讓讀場的人把莊家的位置讓給了李沐沐。

李順財他們桌玩的是最普通的比大小,從李沐沐上場后李順財便一直在贏錢,不一會的功夫李順財面前就擺了五百兩的銀子。

白嘩嘩的一片, 辰少的獨家絕寵 !看來自己今天的運氣真是極好的。

李順財決定把這五百兩銀子全部壓進去,贏了這把他就走!

到時候拿著一千兩銀子,能在縣城裡買一座三進三出的房子還有剩餘,那時別說小寡婦了,就是大姑娘他也娶得,還能學學那些大老爺,納幾個小妾回家。

也許是今天太順了,李順財根本沒有想過自己輸的可能。

旁邊的人都看出李順財今天的運氣極好,於是也都跟著他後面下注。

李沐沐等的就是這一刻,她打開骰盅:一二三小,莊家贏!通吃。

「不…不可能!」李順財不敢相信,自己的銀子居然全沒了,「一定是你出老千了。」

李順財指著李沐沐高聲喊道。

「這位老哥,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李沐沐臉色一沉,故作生氣的說到。

回到1999[軍婚] ,當下也不敢再亂說話:「是…是我太激動了。」

「白嘩嘩的銀子全沒了,換做是我也會心痛!我看老哥今日運氣不錯,不如去找管事借些銀子回回本?」李沐沐好心的想著李順財建議到。

李順財還等著晚上給李沐沐他們娘倆好看呢,這會輸的連本都不剩!他哪會罷休。

聽從了李沐沐的建議,李順財跑去找賭坊的管事了。

在李順財走後李沐沐又替賭坊開了兩把,把之前輸出去的錢贏了回來,還多出了很多。

這才帶著蕭炎離開了賭坊。

蕭炎從剛剛開始就一直一聲不吭的陪在李沐沐的旁邊,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他怕李沐沐再出什麼事情。

走出來賭坊門口,蕭炎才開口問道:「你還會搖骰子?」

蕭炎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李沐沐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蕭炎可以肯定李沐沐就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華風村人。

那她的醫術和賭術又是跟誰學的呢?

「當然。」李沐沐驕傲的揚起小下巴。

「誰交給你的?」看李沐沐心情不錯,蕭炎開口問道。

「不告訴你!」李沐沐神氣的說道。

李沐沐總不能告訴蕭炎自己是在現代跟個老千學會的吧。

李沐沐一次出任務的時候,跟部隊跨境緝毒的時候意外捉住了一個讀場老千,他是一個癮君子!

在閑暇的時候,部隊上也沒有什麼娛樂項目,李沐沐就跟那些小士兵偷偷的躲在她的屋裡玩撲克,有時候也玩骰子!但是玩一次輸一次,從來沒有贏過。

這個老千後來被分給李沐沐看管,讓她幫著給他戒毒治療,李沐沐在這個過程中習得了老千一身的本領,從此賭遍天下無敵手。

不想讓蕭炎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李沐沐趕緊岔開這個話題:「好啦~跟我回家等著看戲吧……」《農女神醫很腹黑》該章節已被鎖定 正在披外衫的徐清孟嚇了一跳,連忙朝著李沐沐的方向看去。


「李沐沐,怎麼是你?」徐清孟往李沐沐身後看去,幸好跟李沐沐一起的只有一個蕭炎,徐清孟放下心來。

自己一句話的事,李沐沐不敢回去瞎說,不然就把她們娘倆趕出村子去。

「我來上山採藥。」李沐沐笑眯眯的回答到。

「既然這樣,那你們忙去吧。」徐清孟故作鎮定的沖李沐沐揮了揮手。

「不知徐保長在這裡做什麼?」李沐沐明知顧問。

徐保長眉頭一跳,怎麼感覺這李沐沐不好打發。

「咳咳,我剛剛去縣城辦點事情,路過這裡。」徐清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回答她,明明不去理會就可以了。

「路過?那剛剛你摟著這個小嫂子是在幹什麼?」李沐沐依舊笑眯眯的,一臉無害的樣子。

李沐沐什麼都看見了,還把話說的這麼明白,徐清孟知道她肯定有事。

「你想怎麼樣?」徐清孟問道。

「一點小事,今晚我娘會與李順財和離,到時候還請徐保長做個見證!」見對方開口,李沐沐也直接說明來意。

「他們二人遞交文書即可,到時候我會送到縣裡的。」徐清孟直覺這事兒不簡單,並不想參與。

「我娘比較重視這個事情,還是你在場穩妥一些。到時候咱們村裡的人也都會去,你如果去不了的話,我請我香芹嬸幫忙也行,畢竟你這會兒累到了,需要休息。」

「你威脅我?」聽到李沐沐提起自己的媳婦,徐清孟不可思議的瞪著李沐沐,他不知道李沐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膽大,從前在村裡的時候見了誰不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表情。

「噗嗤……」孫秀蓮聽見李沐沐的話,卻是笑出了聲音。這保長懼內的事情不會他們全村都知道吧。

「我說保長大人,人小姑娘求你的又不是什麼難事兒,你就答應了唄。」 巨星系統之影後歸來 ,但她好像並不在意,臉上也不見一絲尷尬。

孫秀蓮一個寡婦,又不是李沐沐村的,當然沒有什麼好顧忌的,甚至在看見李沐沐身後的蕭炎時,故意把自己的香肩露出來,媚眼如絲的一直盯著他看。

蕭炎英俊的面容和黝黑性感的身材,看得孫寡婦心癢難耐,這樣年輕有力的身體,如果趴在自己身上,一定比徐清孟能幹多了!

可誰知看了蕭炎半天他卻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孫秀蓮這時聽到李沐沐的話,故意開口幫腔說了句話,想要引起蕭炎的主意。


李沐沐聽到孫秀蓮幫腔並沒有很高興,她甚至厭惡的皺起了眉頭,她討厭孫秀蓮盯著蕭炎時露骨的眼神。

徐清孟也知道李沐沐所求不是什麼大事,最多就是得罪了李順財,他一個普通村民,徐清孟還不把他看在眼中。

他只是不滿李沐沐居然有膽威脅自己。

「你以為你空口白牙說出來的話就有人信?」徐清孟還在垂死掙扎。

李沐沐側臉看向現在自己身後的蕭炎,蕭炎平靜的說道:「你的左側大腿根部有個月牙形的傷疤,她的右胸有顆紅痣。」

「哎呦~小哥!你好討厭,原來人家早就被你看光了~」

孫秀蓮故意嬌柔造作的哼了一聲,可蕭炎還是沒有理她。

「你們二人上山只為採藥?孤男寡女的,只怕也沒做什麼好事吧。」

徐清孟被人看了現場直播非常不爽,他不介意編排一下李沐沐和蕭炎二人。

換做原主的話,聽了徐清孟的話只怕會被嚇個半死,然後哭求徐清孟不要亂說。

可李沐沐是什麼人,她毫不在意的說道:「是又如何,我們兩個未婚男女,男歡女愛你情我願,最多說出去難聽點罷了。」

「但是徐保長你……要是傳出去,先不說香芹嬸饒不饒得了你,你這保長的位置可是做不穩了。」

「你就不怕我把你跟你娘趕出村子?!!!」徐清孟氣急敗壞的說道。

「如果我娘被休下堂,我們不一樣沒有去處!不過到時有徐保長作陪,想必不會孤單的。」

徐清孟如果不是保長,說不定真的會被何香芹趕出來。

徐清孟雖然被氣的不清,但也沒有辦法:「晚飯過後,我會去你家裡!」

「那就多謝保長大人了~」李沐沐學著孫秀蓮的語氣調笑道。

搞定了徐清孟,李沐沐好心情的拽著蕭炎離開了。

蕭炎一路盯著李沐沐拽著自己衣袖的手,心想李沐沐也許並不討厭自己,不然依她的性子,即使知道徐清孟是編排他們,也一定會懟回去,不會順著徐清孟的話承認下來。

李沐沐他們一進門王春桃就看到兩人神色輕鬆。

李沐沐是因為想到馬上就能痛快的甩掉李順財而心情愉悅,蕭炎則是因為發現李沐沐不討厭自己而感到高興,面無表情的臉看上去柔和了許多。

王春桃只當他們二人的感情有了進展,也跟著開心。

李沐沐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和王春桃一起去準備晚飯了,今天晚上還有一場好戲,早點吃飽才有力氣看戲。


晚飯做好端上了桌,李沐沐一邊吃一邊琢磨一會兒怎麼樣才能把全村的人都招來?

要搞些動靜才好,不然真的要蕭炎一家一家的去叫嗎?但是那樣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還沒等李沐沐想出一個可行的好辦法,門外就傳來了錢氏的叫罵聲。

李沐沐放下碗筷,默默地嘆了口氣,想要安生的吃頓晚飯就這麼困難嗎?

…… 錢氏知道兒子今晚要休了王春桃,一早就打算好了,要當著全村人的把李沐沐母女二人趕出去。

現在各家的人們都回來了,正是給他們沒臉的好時機。

「李沐沐,你給我滾出來!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蹄子,自己在家裡藏男人,還敢污衊我兒子。」

王春桃這幾年除了沒給李順財生個孩子,其他確實沒得挑,錢氏只能朝李沐沐開火。

「你別躲在屋裡不出聲!過了今晚,就讓你滾出我李家的大門!」

李沐沐一出門,就看見錢氏站在院中叉著腰,中氣十足的沖著屋裡高聲叫罵。

「娘~你怎麼來了?別在院子里站著了,快進屋裡來歇會。」

王春桃聽錢氏句句都是沖著李沐沐來的,趕緊出聲打斷錢氏的話。

就算她打算把李沐沐許給蕭炎,但是女兒家出嫁還是要個好名聲不是。這會兒左鄰右舍都在家,把人都招來就不好了。

錢氏的目的就是招人,哪裡會跟王春桃進屋。再說過了今日王春桃就不是自己的兒媳了,不用再顧及她的臉面。


方飛揚順勢朝那邊看去。

Previous article

韓木飛快向着後方退去,來到籬院旁,伸手一把抓住冰火草,用力一扯,夾帶着泥土的冰火草瞬間被韓木放入無名戒中。撇過頭見木木停止了進攻,藍衣少女跪倒在地,韓木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