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白老瞬間無法接受的說道。

剛才江老來將之前墨九狸說的話跟自己如實說了一遍,就讓他震驚不已,他一直努力修鍊煉丹等級,就是期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突破尊品煉丹師,煉製出七星天葉丹,救活昕兒,現在卻得知自己不斷努力,可能也救不了自己的女兒,這讓他如何是好啊……

江老理解白老的心情,於是看著墨九狸說道:「小丫頭,你能不能進去看看昕兒,雖然她傷的有點嚇人,我不求你救昕兒,只是想讓你看看,昕兒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能救了?拜託你了!」

「我進去看看才知道!」墨九狸聞言說道。

「好,好,你跟我來吧!」江老聞言激動的說道。

然後,江老帶著墨九狸走進屋內,白老一個人在院內,神情落寞,整個人都感覺瞬間蒼老了許多。

突破尊品煉丹師,煉製七星天葉丹救女兒白昕一直就是他活著的目標,忽然間有人告訴他這個目標不能實現了,白老的心裡落差,一時完全無法轉過來……

墨九狸跟隨這江老來到屋內,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接著走到內室一個寬敞的房間內,窗帘拉開一般,屋內陽光溫度都很好,只是床上躺著的人看起來十分不好……

隱約能看出是一個女子的身形,因為對方從頭到腳都用紗布巴扎著,只露出鼻孔和嘴巴來,墨九狸發現紗布上面似乎有淡淡的血跡,以墨九狸的經驗來看,這個女子的身體是不斷的出血,這些紗布差不多一個月就要全部更換一次,否則可能就被血液浸透了,而對方的癥狀也並非是傷,而是病毒……

這讓墨九狸心裡微微驚訝,來到這個世界后,劇毒她見多了,病毒還真的是從未見過的……

「丫頭啊,你能出昕兒她這是怎麼了嗎?」江老看著床上的昕兒於心不忍的問道。

「這些年,你們就是用藥材溫養著她的身體,她也沒有好轉過嗎?依舊是一個月不到身上的紗布就被血跡打濕了嗎?」墨九狸看著床上的昕兒問道。

「丫頭,你……你怎麼知道的?」江老聞言震驚的說道,如果不是確定墨九狸沒有來過煉丹盟,他都要以為墨九狸是不是他們煉丹盟的人了,可就算是他們煉丹盟的人,也沒有幾個全部知道昕兒的啊!

「我只是初步看出來的,具體她到底還有沒有救,我可能還要進一步檢查才能知道!」墨九狸聞言說道。

「丫頭,你會醫術?」江老回神看著墨九狸激動的問道。

「會!」墨九狸聞言點頭說道。

「那你幫昕兒看看,有什麼事情你就跟我說,如果你真的能救昕兒,讓我做什麼都行!」江老激動的說道。 (ps:親們週末愉快!票票收藏啥的,不說了,你們都懂的!麼麼噠!)

那聲音似乎帶着震懾人心的魔力,讓張媽媽和一干子準備當起清道夫的丫頭們紛紛停下手,怔怔轉身看着來人。

“娘子,是郡主吩咐老奴做的!”張媽媽彷彿無法承受那雙黑眸灼亮的光芒,竟當場叛變了,將自己主子推出來擋駕。

辰語瞳將目光收回來,冷冷道:“都給我出去,我院中的東西,誰都不許動!”

砰地一聲,煙雨閣正堂的木門被推開了,蕙蘭郡主面色陰鬱地走了出來,看着辰語瞳輕叱道:“便是母親也動不得麼?你說你一個好好的閨閣娘子,都幹了些什麼?你這院子還有點女子該有的模樣麼?”

辰語瞳見母親是真動怒了,憑着對母親脾性的瞭解,又知道此刻有柳夫人和涵涵在,不能跟母親當場較勁兒,讓她臉上掛不住,因便堆着盈盈笑意,迎上去,挽着蕙蘭郡主的手臂撒嬌道:“母親,我那些東西都是有用途的,毀不得!”

柳夫人和柳若涵也從正堂內走了出來,站在廊下笑道:“語兒撒起嬌來,還真是孩子氣十足,真真玉雪可愛!”

辰語瞳眼前一黑,這玉雪可愛都是形容三四歲的小女孩的吧?

自己都十五了,還用這詞?

擡眸偷偷看了一眼母親的臉色,果然,比黑山老妖還要黑。

“這會兒賃憑你撒嬌撒癡都沒用,你怎麼就不能好好向涵涵學學呢?看看她,再看看你,母親真是覺得錯得離譜,這些年慣你太過了!”蕙蘭郡主有些痛心疾首的說道。

你女兒還沒那麼不堪吧?瞧您說得像是一副爛泥扶不上壁的樣子……

辰語瞳暗自嘀咕一聲,眸子轉了轉朝柳夫人和柳若涵笑道:“讓姑母和涵涵見笑了!你們二位先喝茶,我先跟母親解釋解釋!”

柳若涵甜甜一笑,朝辰語瞳眨了眨眼,二人目光相交,彼此會意。

柳夫人不甚情願地被柳若涵拉進正堂,蕙蘭郡主臉色稍霽,冷冷道:“你有何解釋呀?”

“母親,這院子弄成這樣,也非語兒所願。我這還不是爲了想新花色麼?昨晚女兒想了一夜,徹夜難眠,今晨卯時不到便起牀試驗了,不過還沒成功罷了。您不讓我回桃源縣,府中又沒有實驗室,女兒只能在自己閣樓內試驗,等成功了,自然就會讓春曉領着丫頭們打掃乾淨。”辰語瞳睜着無辜眼看蕙蘭郡主,頗感委屈道。

蕙蘭郡主聽後,心中滿是疼惜,毓秀莊能有今日這般盛大規模,除卻自己和夫君的管理之外,語兒的付出也是極大的。從門店的設計規劃看,就知道她花了多少功夫……

目光掃過院中大大小小的銅盆,心下了然,不曾想女兒如此上心,自己剛剛確實過於緊張了……

“好,這些銅盆顏料什麼的,母親不跟你計較,但你弄一堆發了黴的瓜果堆在院子裏是作甚?難道也是爲了做新樣子?母親可不是好糊弄的,別編瞎話哄我!”蕙蘭郡主瞪眼道。

唔,這個還真不能實話實說……

母親本就不同意自己跟着師父學醫,讓她知道自己是爲了與師父較量而準備提取青黴菌,少不得被她扼殺在搖籃裏。

小雪球的命還等着青黴菌救命呢!

“母親,您還真是說對了!語兒不是正研究着千鳥格的染印麼?前些天恰巧看過一本書籍,說颳了瓜果上的黴加入染料中,可以製成固色劑,讓二者之色不會暈染,語兒覺得這辦法倒是可以一試,這纔開始實行的,成與不成就在這次了,母親就成全語兒吧!”辰語瞳央求道。

蕙蘭郡主聽得一愣一愣的,用青黴加入原料中印染?怎麼自己在這行從事這麼多年都沒有聽過這辦法?

難道是語兒從哪兒打探到的祕辛?

蕙蘭郡主半信半疑,眼珠子掃過那堆發黴泛着黴味兒的瓜果,頓時覺得腹中一陣翻涌,心頭微悶。

“總之語兒保證,事情成了之後,煙雨閣會恢復原狀!”辰語瞳見蕙蘭郡主態度有些鬆動,不由又加上一把勁兒,承諾道。

蕙蘭郡主眉頭微蹙,嘆了口氣敲了辰語瞳的額頭一記,吩咐道:“母親不想你一直這樣,母親不介意毓秀莊的生意如何,不介意是否有獨具一格的新樣子,母親只望語兒能像個大家閨秀,還有幾個月你就要及笄了,不能再像個小孩似的渾然沒了女子該有的樣子,母親擔心到時候沒人敢要你呀……”

沒人要更好,樂得清閒……辰語瞳心中的小人兒跳起舞笑道。

“唔,母親不要跟語兒說這些,語兒還小呢,只想一輩子陪伴着母親!”某人又拿出爐火純青的撒嬌功力哄道。

“你呀!” 嫡女貴妻 蕙蘭郡主搖了搖頭,鄭重道:“還有半個多月便是老夫人的壽辰,到時候肯定是要大操辦的,在壽辰之前,記得清理完這些……物事!”

辰語瞳佯裝乖巧的點點頭,笑道:“女兒保證!”

春曉恰好從閣樓後的小平房走出來,貓着身子站在樹蔭底下對着辰語瞳做了個ok了的動作,辰語瞳舒了一口氣,眉眼間盡是狡黠的笑意!

辰逸雪站在院外看着,嘴邊的笑越發深刻。

這丫頭,太狡猾了……

不過狡猾得……好可愛!

看着辰語瞳挽着蕙蘭郡主的手笑盈盈的走入正堂,張媽媽和丫頭們都面面相覷。

這還收不收拾呀?

肯定不用收了,沒看到郡主都不生氣了麼?

呀,可不是,郡主三下兩下就被娘子搞定了,還收拾啥呀?

嗨,這鬧騰得動靜挺大的,原是雷聲大,雨點小呀!

那是,你們哪次見娘子敗下陣過?

幾人眉來眼去,心如明鏡地笑了笑。

“郎君,原來你在這兒呢!”野天站在辰逸雪身後不遠處喚道。

辰逸雪回頭,斂去臉上的笑容,淡淡問道:“怎麼了?找我有事兒?”

野天額頭有微汗,他嘿嘿一笑,拿袖口抹去汗珠,應道:“金護衛來了,說要找郎君喝茶!”

辰逸雪嘴角一挑,笑道:“他每次找我,準沒好事兒!”

“可不是,就像郎君說的,無事不登三寶殿,金護衛公職在身,哪能那麼悠閒?”野天附和道。

“他在哪兒?”辰逸雪問道。

“兒讓他在飄雪閣的正堂候着呢!”野天應道。

辰逸雪眼波一轉,大步了出去。 「能不能救我還不清楚,我先幫她檢查一下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仙王的日常生活 「好,好的,那你幫昕兒看看……」江老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來到白昕的床邊,打開她手臂上面的紗布,仔細觀察了一下白昕的皮膚,然後頭也沒回的問道:「江老,她身上的皮膚都是這樣的嗎?」

「嗯,大部分都差不多,前身會比手臂上面的嚴重很多,還有後背也是,雙腿幾乎就剩下骨頭了……」江老聞言語氣沉重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什麼,神識進入白昕的體內,開始為她檢查,幸好白昕傷的很重,但是基本的神經和經脈還傷的不算嚴重,還能救,想了想墨九狸的神識來到白昕的識海……

進入白昕的識海,墨九狸發現白昕的識海一片漆黑,毫無聲息,靈魂沉睡?墨九狸心裡疑惑,神識又深入了一點,墨九狸的神識停留在白昕的識海中心,絲毫感應不到白昕的靈魂氣息……

墨九狸很清楚這樣的情況三有兩種,第一,白昕的靈魂已經死了,剩下的是一具軀體,可是她看過白昕的身體狀況,生機還在,體內器官運轉也正常,那說明白昕的靈魂沒有離體,否則身體早就風乾了……

第二,白昕的靈魂被傷害的太嚴重,陷入了深度昏迷,無法醒來,只是本能的控制著身體的一切,而最後一種,則是白昕自己不想醒來,因為某些原因或者打擊,逼迫自己的靈魂沉睡,永遠也不想醒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墨九狸總覺得白昕很可能是第三種情況,按照江老說的,白昕在煉丹盟從小定然是被白老和江老,寵著長大的,卻沒有想到遇到這樣的事情,換做是誰,怕是都無法承受的,不想再醒來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之前江老說白昕可能是被墨族所傷,墨九狸想了想神識從白昕的識海再次來到了白昕的體內,特別檢查了一下白昕的私密處,結果墨九狸這不看還好,一看果然發現跟自己猜測的差不多……

白昕的身子被人玷污了,而且還是十分殘忍的被人糟蹋了,怕是這一輩子白昕再也無法體會做女人的歡愉了,很有可能徹底成為石女了!

縱然是墨九狸看著也有些於心不忍!

此刻,墨九狸也有點理解白昕不願意醒來,和不想醒來的苦衷了,她很同情白昕的遭遇,但是卻不認同!

墨九狸的神識再次來到白昕的識海,屏息觀察了許久,然後利用自己濃郁的魂力,凝聚成音,射入白昕識海的某一處,果然一擊穿過黑暗,墨九狸的神識來到白昕識海黑暗之後,一個昏暗的角落,看到了平躺在那裡雙目緊閉的,白昕的靈魂……

「你打算這樣睡一輩子嗎?」墨九狸看著白昕許久才問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嗎?難道我還有別的選擇嗎?」白昕聲音乾澀的說道。

「那你爹和江老呢?不管他們嗎?你也看到他們為你做了多少事情了不是嗎?」墨九狸聞言淡淡的問道。 (ps:親們新周愉快!本週恢復一更,千語在儘量的存稿,三月一號上架後將恢復雙更!請知悉!還望親們多多支持!票票和收藏就拜謝各位了!)

金子站在院中花拳繡腿地比劃着,招式看起來很漂亮,但打出去的拳,力道還是稍顯不足。

這具身子還有待鍛鍊,長期堅持,一定會有所改善的,金子如是安慰着自己。

收回最後一個動作後,金子走到花架下望着黃綠相間的金銀花和夜交藤做起了呼吸吐納,後背隱隱有些溼濡,風吹過,只覺得涼絲絲的。

“娘子,浴湯已經備好了!”笑笑站在身後說道。

金子沒有回頭,只是微微頷首,繼續着。

笑笑也不再打擾,轉身見樁媽媽正大包小包的拎着一堆東西走進清風苑,便小跑着迎上去。

“樁媽媽,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笑笑一邊接過小包一邊問道。

替嫁嬌妻:偏執老公深入寵 樁媽媽看着眼花架下晨練的金子,露出慈愛的微笑。

“主院那位這幾日去了州府,倒是清靜了不少,我出去一趟,自是要多備些吃食給娘子的。今兒個看了市集上來了好些乾貨,便買了些回來,給娘子補補身子!”

笑笑點了點頭,還別說,這林氏不在府中的日子,過得真是快意。連平日裏一些狗仗人勢的小人都跟着收斂了不少,畢竟挑起事兒來,身後給他們撐腰的主心骨不在,而娘子怎麼說都是金府嫡女,身份擺在這兒,較起勁兒來,他們可是半點好處都撈不到的!

被電了以後 笑笑幫着樁媽媽將食材什麼的都搬進廚房裏,樁媽媽手中還提着兩條排骨和一個菜籃子,悠悠然走在笑笑身後,說道:“今兒個我順帶去了趟毓秀莊,那個叫伍叔的掌櫃跟我說他們娘子回州府了,估計沒有十天半個月的回不來,我們的花樣子他收了,還給了我十兩銀子定錢,說是他們娘子事先囑咐好了的。”

“哇,十兩這麼多?花樣子語瞳娘子不是還沒過目麼,都沒確認的事兒就先給了十兩定錢?”笑笑有些不可置信地回頭問道。

樁媽媽將排骨放下,拍了拍手,又將竹籃裏的青菜拿了出來,應道:“可不是?我看咱們娘子真是遇到貴人了。我聽到他們娘子回了州府時,還有些失落呢,不曾想,人家早就安排好了,可見有多麼看重咱們娘子!”

笑笑喜上眉梢,蹲在樁媽媽身邊幫着擇菜,一面道:“媽媽不知道,那語瞳娘子還真是個特別的……”

樁媽媽沒有打斷笑笑,任憑她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從第一次進毓秀莊與掌櫃之間的對話到上了語瞳娘子的內室商談,箇中細節笑笑說得滴水不漏,繪聲繪色。

“樁媽媽,你怎麼不說話呢?”笑笑講得口乾舌燥,卻見樁媽媽只是含笑不語。

“我這不是聽着麼?”樁媽媽笑道。

“我還以爲你想啥想得怔神呢?”笑笑嘀咕一聲,突然間似想到了什麼,輕呼了一聲,將菜葉子一扔,站了起身。

樁媽媽被嚇了一跳,不由蹙眉嗔道:“做什麼呢?咋咋呼呼的!”

“我忘記伺候娘子沐浴了!得,您自個兒先忙着,我去瞧瞧娘子去!”說完,忙淨了手,跑出小廚房。

樁媽媽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眼前閃過娘子纖瘦但精神的背影,心頓時又被喜悅和希望填滿。

夫人,您該高興了!

笑笑回到房內的時候,金子已經出浴,正站在牡丹屏風後穿着衣裳。

“對不起呀娘子,剛剛跟樁媽媽在廚房裏聊得起勁兒,竟忘記了!”笑笑取過一旁的棉帕,走到金子身邊,輕輕的擦拭着她身後還垂着水珠的長髮。

“無妨,我自己不是有手有腳麼?”金子含笑道。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笑笑自然知道金子不會怪罪自己,因又將樁媽媽拿花樣子去毓秀莊的事情說了一遍,金子聽完,對那個語瞳娘子好感更甚了,同時也充滿了好奇。

“讓人看不透的奇女子!”金子讚道。

換了衣裳,金子拿起一卷書便到院中懶洋洋的曬起來太陽,順便晾乾長髮。

笑笑貼心地奉上清茶後便到廚房裏給樁媽媽打打下手。

金子只看了兩頁,便覺得懨懨,日光下看書,果真不合適,眼睛太累了。她合上書本,身子靠在美人榻上,眯上眼睛享受起了日光浴。

不多時,小廚房裏便飄來了一陣陣惹人垂涎的飯菜香氣。

金子嘴裏砸吧了幾下,一邊小聲的抱怨道:“都是笑笑這丫頭,讓我喝了一盞茶,這會兒竟是又餓又饞了!”

“餓了便早些用膳!”金昊欽站在清風苑門口含笑應道。

金子睜開眼睛,望着門口長身玉立的俊俏男子。

因爲逆光,他的面容籠在光暈裏,看得並不清晰,但金子還是認出了來人。

白皙近乎透明的肌膚在陽光下反射出瑩瑩流動的融光,一雙琥珀色的眸子猶如七彩琉璃般明媚絢爛,如墨稠般柔順濃密的長髮隨意的披灑着,髮尾在清風吹拂下,淘氣地糾纏着……

金昊欽怔怔地看着美人榻上慵懶躺着的妹妹,只覺得陌生得猶如從未見過。

以前,從不踏入清風苑看她一眼。

在州府短短一日的接觸,她是一襲男兒裝束……

眼前,這個如夏日清荷亭亭玉立倏然綻放的女子,當真是他的親妹妹麼?

三娘,原來竟是這般美得讓人目眩……

而他,到現在才發現……

“你找我,有事兒?”金子言語,平靜無波。

金昊欽神色有些尷尬,清了清嗓子稍作掩飾後,擡步走進清風苑。

“公事回來桃源縣,順便過來看看你!”

“哦,謝謝!我很好!”金子客氣道。

金子的客氣和言語上的距離感讓金昊欽心裏微微泛酸,他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停頓片刻後續道:“剛剛聽你說肚子餓了,可是聞到了飯菜香味了?”

金子點點頭,對這樣的白癡問題,不想開口回答,純粹是沒話找話。

“是樁媽媽做的吧?她做的飯菜一向很美味!”金昊欽說道。

金子本想開口說沒有預留他的份兒,不好意思,可偏偏樁媽媽這時候從小廚房裏出來了,一看到金昊欽,差點沒奔過來抱着親上一口。

“阿郎,你來了?老奴不是眼花吧?”樁媽媽驚叫道。

金子扶額,樁媽媽你這哪是眼花?隔得那麼遠,還能看清楚,眼神好得很呢!

[bookid==《將門貴秀》] 「如果不是為了他們,我早就讓自己死掉了!」白昕說道。

「你給他們的這點希望,並不能讓他們好過!」墨九狸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沒有別的辦法,也不知道怎麼做,就算我可以忘記一切,像個人一樣的活著,可是誰又能治好我呢?我連站起來都難,比起現在我能做的不過是醒來看著他們難過,和無視他們的難過,我還能做什麼?」白昕睜開眼睛坐起來看著墨九狸的神識說道。

「我能救你!」墨九狸看著白昕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要救我?」白昕看著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我需要七星天葉草!」墨九狸直言不諱的說道。

「可是我……」白昕聞言說道。

「你可以想一下,如果想好了就醒來,我不勉強你!就算不為了你自己,難道你該在臨死前,為自己把仇給報了嗎?你就那麼願意讓傷害你的人繼續活著,那也是你的事情,沒人幫的了你!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對方在你體內留下的病毒,一旦有朝一日你隕落了,對方就會順著你的氣息找到這裡來,到時候怕是你的父親白老和江老,都會被對方所殺!」墨九狸看著白昕說道。

黎曉曉對於範海辛的計劃一點兒都不看好,但表面上他並沒有表示任何異議,點點頭同意範海辛的計劃,“行,就按你說的辦。我們對羅馬不熟,也不知道該送到哪兒,那麼就由你和卡爾送怪人走,我們去救維肯和安娜。”

Previous article

可是想到什麼都要一個人扛著。病了,累了,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煩了,想說句話都沒有人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