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桌上的菜早已涼透.甄茹雪命人撤下去重新做了一些來.不過兩人幾乎都沒有動筷子.便重新命人收了下去.收拾好一切.兩人躺到了榻上.侍女熄了燭火.悄悄掩起門退了下去.

躺在東陵孤雲的身側.甄茹雪很是開心.然而直覺告訴她.雲哥哥不開心.因爲他周身都散發着一股冷意.而且整個晚上都沉默得很.幾乎什麼都沒說.

意識到這一點.甄茹雪很委屈:跟我在一起.你就這麼不耐煩嗎.就是因爲我用腹中的孩子騙了你.可是我也不想啊.你一直不來看我.我沒辦法才這樣做的嘛.

不過……內侍說他方纔去找煙良妃.那自然是要……那個的.是不是因爲沒有那個成.所以他生氣.

想着想着.她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一隻手已經悄悄放在了東陵孤雲的胸膛上.並且慢慢往下移動.東陵孤雲立刻察覺.一把抓住她的手皺眉問道:“茹雪.你要做什麼.”

甄茹雪羞得滿臉通紅.幸好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她才大着膽子說道:“雲哥哥.其實我可以伺候你的.我知道你剛纔去找煙良妃是想……不過卻被我給打斷了.你肯定會覺得生氣.所以我可以伺候你.真的.”

東陵孤雲這才明白她的意思.卻已經連氣都氣不起來.只是把她的手放在一邊淡淡地說道:“別胡鬧了.太醫再三叮囑過.懷孕頭三個月不得行房事.否則容易傷到胎兒.快好好休息.不準再胡思亂想.”

甄茹雪的臉越發紅了個通透.但卻依然想堅持:“沒什麼的.我身體好得很.孩子也很好.而且這都已經兩個月了.應該沒什麼事……”

“茹雪.別再說了.”東陵孤雲提高了聲音.語氣已經顯得有些嚴厲.“現在立刻給朕好好休息.否則朕就真的生氣了.”

甄茹雪頓時嚇了一跳.連忙乖乖地點頭:“是.是.我知道了.我這就睡.雲哥哥你不要生氣.”

說完她趕緊收回手.乖乖地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地躺着.片刻後.東陵孤雲吐出一口氣.只覺得疲憊不堪:“還有你記住.以後不準再用孩子當藉口.否則朕不會原諒你.”

甄茹雪更是重重地點頭:“是.我知道.再也不會了.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否則你只管不來看我.讓我死都行.”

東陵孤雲微微地嘆了口氣:“睡吧.”

自從立妃以來.東陵孤雲第一次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決定.因爲他只是一個人.只有一顆心.他不可能把這顆心同時分給那多人.而把真正心愛的人放在一邊不聞不問.

想到這裏.他突然有了一種極爲強烈的衝動.想要去看一看端木幽凝..聽到身旁的甄茹雪還在翻來覆去.他抿了抿脣.不動聲色地一指點在了她的昏睡穴上.片刻之後悄悄起身.很快地離開了.

此時的端木幽凝已經沐浴完畢.正準備上牀歇息.可是就在此時.房中燭火一閃.面前已經多了一個人影.回頭擡頭一看.她不由一聲苦笑:“你還敢來.皇上不是說讓你白天來嗎.你怎麼又半夜三更地闖進來了.”

來人自然是獨孤洌.笑了笑.他左右瞄了瞄:“皇上今晚不會過來吧.

端木幽凝也笑:“那誰知道.不過如果他真的來了.只好算你倒黴.你最好有承擔一切後果的覺悟.”

ωwш_тt kān_¢ ○

獨孤洌撇了撇嘴:“其實有什麼好怕的.我又沒有什麼不軌之心.只是來看看你而已.再說上次我扔下你只顧自己逃命有些不仗義.所以纔回來看看.皇上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端木幽凝忍不住失笑:“他能對我怎麼樣.我們什麼都沒做.”

“那倒是.“獨孤洌撓撓頭.這才真正放心.不過不等他下一句話說出口便突然苦笑了一聲:”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我這不是倒黴催的嗎.”

話音未落.東陵孤雲已經一步邁了進來.冷冷地說道:“你還知道怕嗎.你如果真的知道害怕.就不會拿朕的話當耳旁風.”

獨孤洌苦笑.起身見禮:“草民參見皇上.皇上.草民總共就來了那麼兩次.還全都被你碰上了.果然壞事是做不的得.否則早晚會付出代價.”

東陵孤雲眼中倒是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冰冷.只不過也沒有多少暖意就是了:“你來幾次朕都沒有意見.不過朕已經說過了.你大白天來有什麼不好.爲何非要半夜穿房越脊.”

獨孤洌嘆口氣:“皇上恕罪.並非草民定要抗旨.而是今夜草民並非專程來看望皇后娘娘.只是剛剛做了筆買.返回的途中路經此處這才順道前來.

東陵孤雲不置可否:“那你已經看過了.還不走.”

什麼啊.我真正想說的還沒說呢.獨孤洌無奈.只得施了一禮:“既如此.草民告退.皇后娘娘.我走啦.”

等他離開.端木幽凝也忍不住失笑:“天底下還真有如此巧合的事.他來一次就被皇上碰上一次.”

東陵孤雲倒是沒有興趣再繼續這個話題.被甄茹雪糾纏了一番.他身心俱疲.而且這種疲憊很明顯地掛在臉上.他也懶得加以掩飾.端木幽凝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眸中浮現出隱隱的關切:“皇上好像很累.怎麼了嗎.”

東陵孤雲搖頭.原本想要把所有的煩惱都一股腦兒地對着端木幽凝傾訴一番.然而真的面對面了.他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是淡淡地說道:“沒事.只是過幾天朕要出宮一趟.先來跟你說一聲.後宮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出宮.”端木幽凝有些意外.“有什麼事嗎.是否需要臣妾與皇上一起.”

“不必了.朕自己去就可以.”東陵孤雲搖了搖頭.“來回可能需要耽誤幾天.朝中之事朕會交給丞相他們.茹雪他們就交給你了.你務必好好照顧他們.尤其是茹雪.”

“是.臣妾知道.皇上放心就是.”端木幽凝點了點頭.依然有些擔心.“那皇上一切都要小心.”

東陵孤雲點頭.遲疑片刻之後.到底還是打算離開:“好了.朕也沒有別的事.你早點歇着吧.”

這一次他顯然並沒有打算讓端木幽凝挽留.所以走得很快.幾乎是眨眼之間便沒了蹤影.

端木幽凝以爲他之所以要出宮是要去體察民情.看看民間的旱災到底到了怎樣的程度.但卻不知道東陵孤雲只是覺得太累了.他只是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安靜地躲上幾天.否則他真的會崩潰的. 聽到動靜.環佩立刻過來伺候:“娘娘.您醒了.想吃些什麼.”

“沒有胃口.”甄茹雪下牀坐在了梳妝檯前.有些無聊地擺弄着面前的首飾.“要不……本宮等孤雲哥哥回來一起吃吧.對了.孤雲哥哥快來了吧.”

環佩搖頭:“娘娘.奴婢正要告訴您.皇上如今已不在宮中.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纔回來.”

甄茹雪一愣.刷的回頭:“你說什麼..孤雲哥哥走了..他去了哪裏.爲什麼不帶本宮一起..”

環佩倒被她的反應嚇了一跳.忙面帶微笑地安慰:“娘娘您別慌.皇上大概是出宮體察民情了.很快就會回來的.”

然而甄茹雪卻越發心慌意亂.簡直已經坐立不安.難道是她昨天晚上用龍胎爲藉口把孤雲哥哥騙了來.打斷了他和煙良妃的好事.所以他一氣之下揹着她偷偷離開了.

“我要去找孤雲哥哥.”甄茹雪雙眼含淚.站起身就想往外跑.“我要跟他在一起.我要去找他.他不能丟下我不管.孤雲哥哥……”

“娘娘.”環佩更加嚇得不輕.趕忙上前拉住了她.卻又顧慮她腹中的孩子不敢用力.“娘娘您不要這樣.皇上沒有丟下您不管.他只是去體察民情.過幾天就回來了.您若是這樣跑出去.龍胎再有個好歹.皇上回來會生氣的.”

甄茹雪原本還在用力掙扎.聽到最後一句話終於動作一頓.眼淚也刷的流下:“孤雲哥哥……”

環佩嘆了口氣.扶着她回到梳妝檯前重新落座.柔聲細語地安慰着:“娘娘.您真的不用擔心.皇上到底是一國之君.他怎麼會扔下您不管呢.何況這裏除了您.還有太后、皇后等等很多人.哪裏是說走就能走的.”

甄茹雪稍稍平靜了些.卻依然覺得有些心慌:原本她在宮中就沒有多少朋友.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東凌孤雲身上.之前因爲她.那幾名宮女險些被杖斃.令所有人避她如蛇蠍.她更加倍感孤獨.越發將東凌孤雲當做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想盡一切辦法抓住他不放.

此時東陵孤雲一走.她登時覺得彷彿被抽掉了脊樑骨.失去了全部的支撐.自然難免心慌意亂.好不難受.

不過聽到環佩的話.她也想到東凌孤雲絕不會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離開.總算稍稍平靜了些.環佩鬆了口氣.這才手腳麻利地替她梳好妝.又伺候她更衣洗漱:“娘娘.奴婢去給您準備早餐.”

“不想吃.”甄茹雪慢慢搖了搖頭.“環佩.扶本宮去牀上躺一躺.”

環佩無奈.只得答應一聲扶她過去躺下.又派人去閔心柔那邊知會一聲.說賢妃娘娘身體不適.無法過去請安了.

侍女來到寧鳳宮.發現除了太后.皇后及另外幾位娘娘也在.忙上前見禮:“奴婢參見太后.參見皇后娘娘及各位娘娘.”

閔心柔點頭:“起來吧.”

“是.多謝太后.”侍女答應一聲起身.接着說道:“啓稟太后.賢妃娘娘身體不適.無法過來請安.特派奴婢前來向太后請罪.娘娘說等她身體好一點.會立刻過來請罪.”

閔心柔聞言.眉頭顯微微皺了起來.她原本也是覺得甄茹雪天真爛漫.個性純真.所以而對她的印象不錯.但自從入宮特別是懷有身孕以來.甄茹雪卻表現得太過張揚.彷彿立了天大的功勞一般.時不時就挺着平坦的肚子在宮中逛來逛去.她早已對此有些不滿.

再加上後來那幾名侍女因爲她險些被打死.端木幽凝好心去提醒她.讓她向皇上求情.她居然還擺着架子不肯聽從.更令她對甄茹雪的印象跌落了不少.更重要的是因爲這點事.果然連累東凌孤雲的清譽受到了一些影響.閔心柔雖然貴爲太后.而且一向明白事理.卻到底是個母親.自然會更加向着自己的兒子.不願讓自己的兒子受到絲毫傷害.在這一點上.又讓她對甄茹雪的不滿上升了好幾個級別.

而如今.看到她居然仗着自己懷有身孕.連請安都不來了.神情頓時變得冷淡.只是淡淡地說道:“哀家知道了.你回去吧.“

侍女見狀自然也知道太后不高興了.但她身爲下人不敢多說.立刻行了一禮之後轉身退了下去:“多謝太后.奴婢告退.“

墨雅溪察言觀色.也看出閔心柔對甄茹雪的印象越來越壞.心中自然暗喜.故意不動神色地說道:“這有了身孕是得多加註意.不過自古以來禮不可廢.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的.”

她的心思端木幽凝也心知肚明.當下笑了笑說道:“雪賢妃身體嬌弱.前幾天又聽說孕吐有些厲害.想必是真的身體不適.母后.不如請個太醫去給她瞧瞧吧.無論如何龍胎爲重.”

閔心柔最滿意的就是端木幽凝以大局爲重的雍容端莊.當下立刻笑得溫和:“還是幽凝考慮得周到.來人.宣太醫去給賢妃診脈.萬萬不可出現絲毫差錯.”

侍女答應一聲退下.其餘幾人已經請安完畢.也就各自起身離開.端木幽凝與徐含煙大致順路.兩人就邊走邊談.聊得還算十分愉快.誰知剛剛向前走了沒多遠.徐含煙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噁心感上涌.不由立刻衝到路邊彎下腰哇哇地嘔吐起來.卻依然如之前一樣只是吐出了一些酸水.

隨行的侍女雖然吃了一驚.卻並不慌亂.立刻衝上去輕輕拍打着她的後背:“娘娘.小心些.”

身爲醫者.端木幽凝對這種現象自然極爲敏感.眼中不由掠過一抹喜色:難道……

片刻後徐含煙嘔吐完畢.在侍女的攙扶下有氣無力地走了過來.屈膝請罪:“皇后娘娘恕罪.臣妾失禮了.”

“無妨.”端木幽凝搖了搖頭.眼中浮現出一絲淡淡的期待.“好好的爲何突然嘔吐.可曾宣太醫來看過.”

“不曾.”徐含煙搖了搖頭.“不是什麼太嚴重的狀況.臣妾認爲沒有那個必要.”

端木幽凝眼眸閃爍.接着問道:“這種狀況出現多長時間了.”

徐含煙皺眉思索片刻:“可能有……一個多月吧.時不時就會想要嘔吐.但吐過之後便沒什麼大礙了.”

端木幽凝眼中的期待更加明顯:“莫非是有喜了.這種事可大意不得.你應該立刻找太醫來看看就是.”

誰知徐含煙卻依然搖頭:“回皇后娘娘的話:不是臣妾大意.而是臣妾不可能是有喜了.”

“哦.”端木幽凝微微皺了皺眉.“爲什麼.”

徐含煙微微一笑:“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如果臣妾月事停止而且又如此嘔吐不止的話.當然會首先往那上面考慮.但是臣妾的月事一直持續着.自然不可能有喜.”

端木幽凝略一沉吟.指了指旁邊的石凳:“來.先坐下.本宮先給你試試脈.”

徐含煙點頭落座.心裏想着就算不是有喜.皇后娘娘醫術高明.讓她爲自己瞧瞧到底是怎麼回事也不錯.看來說不定是腸胃不和導致的.

端木幽凝輕輕將手搭上了她的腕脈.口中一邊問道:“你說月事一直不曾停止.是跟之前完全一樣嗎.”

“回皇后娘娘:那倒不是.”徐含煙搖了搖頭.“雖然時間上差不多.但量非常少.”

結合她的脈象.端木幽凝已經心中有數.脣角不由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還說不是有喜.你都已經懷有三個月的身孕了.照時間算起來比賢妃還要早一個月.”

“什麼..”徐含煙大吃一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麼可能呢.那臣妾的月事又是怎麼回事.”

旁邊伺候的丫鬟早已你驚喜萬分.想不到原來自家的主子也有好事降臨了.不過徐含煙的問題也是她的疑惑.因此緊緊盯着端木幽凝.期待着她的解釋生怕只是空歡喜一場.

端木幽凝微微地笑了笑.簡單解釋了幾句:“你這種情況其實並非唯一.本宮曾在醫書上看到過.有一些女子懷孕後.仍會有短期少量的出血.便很容易誤認爲是月事.一般懷孕三個月後血可自止.對母親和胎兒均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利用現代醫學來解釋.婦女懷孕以後卵巢停止排卵.不會再來月經.但有極少數婦女懷孕早期仍有少量月經一樣的**流血.稱爲“激經”.傳統醫學認爲這種現象是氣血過盛引起.婦女懷孕初期.體內孕激素水平較低.**蛻膜的形成還不完善以致出血.以致誤認爲是“月經”.這種現象不會超過懷孕後四個月.對母親及胎兒無不良影響.

如此一來.徐含煙纔開始相信自己真的已經懷有身孕了.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有些複雜.既有驚喜.也有不安.更有一些不敢相信.不知不覺間.她的手已經撫上了小腹.口中喃喃地說着:“我懷孕了.我真的已經懷孕了嗎.”

“嗯.”端木幽凝點了點頭.“相信本宮.你的確已經懷有三個月身孕了.本宮這就去稟明母后.讓她立刻派人給你調理身子.快隨本宮來吧.” 當下兩人立刻回到寧鳳宮.將這個好消息稟告閔心柔.閔心柔聞言頓時滿臉驚喜:“什麼.這是真的.幽凝.你不會看錯吧.”

都是閻王惹的禍 “回母后的話.兒臣沒有看錯.”端木幽凝微笑點頭.“煙良妃的確已經懷有三個月的身孕.只不過出現了一些小小的狀況.她才一直忽略了.”

說着她將徐含煙的情況簡單介紹一番.末了說道:“母后最好立刻請高明些的太醫爲煙良妃調理一下身子.可令龍胎無恙.”

“好好.”閔心柔連連點頭.緊跟着卻又展顏一笑.“還用得着請什麼醫術高明的太醫呀.這裏的太醫還有比你更高明的嗎.從今天起.就由你來負責給煙良妃調理身體.直到皇兒平安降生爲止.”

當初剛剛聽說甄茹雪懷有身孕時.閔心柔也是非常高興的.誰知道接下來甄茹雪的表現便令她萬分失望.連帶着也不太喜歡她腹中的孩子了.如今聽說徐含煙也還了身孕.她自然高興萬分.而且徐含煙的出身雖然稍稍低一些.她本人卻溫柔賢惠.知書達理.端莊大方.有這樣的母親.教導出來的孩子已自然也差不到哪裏去.也就難怪她這樣高興了.

端木幽凝自然也十分高興.不過聽到這話.卻顯得有些猶豫:“母后.這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閔心柔滿不在乎地說着.“說實話這裏除了你.哀家還真就不敢相信別人.哀家就把這個孩子交給你了.你可不要讓哀家失望哦.”

如此.端木幽凝只好點了點頭:“是.兒臣遵旨.良妃.你這就跟本宮來吧.本宮立刻給你調理一下身體.”

二人施禮而去.閔心柔的臉上依然滿是喜悅的微笑:好了.這下就不怕玉麟國江山後繼無人了.

回到自己的寢宮.端木幽凝立刻根據徐含煙的情況給她開了藥方.並叮囑她務必按時服藥.徐含煙連連點頭答應.

一連三天.宮中的日子都十分平靜.除了旱情在仍然繼續.並沒有發生其他的事情.東凌孤雲雖然已經離開.但他把朝中的大事託付給了幾位大臣.因此目前朝政運行也一切正常.後宮在端木幽凝的主持之下同樣一片平靜.

自從東凌孤雲離開皇宮之後.甄茹雪已經在牀上躺了整整三天.而且大多數時間都是睜着眼睛直直地望着頭頂的紗帳.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臉色倒是越來越蒼白.樣子有些嚇人.

看到她的樣子.環佩自然越來越擔心.多次建議她出去走走.散散步.卻都被她拒絕了.因爲宮女的議論.她已經不想再被人笑話她挺着肚子之類.何況孤雲哥哥又不在.萬一再聽到那些話.誰來給她做主、幫她出氣呢.她如今唯一指望的就是孤雲哥哥趕緊回來.否則真是有些支撐不下去了.

到了第四天.環佩的擔心越來越明顯.因爲她發現甄茹雪雖然整天躺在牀上.但是真正進入睡眠的時間卻少的可憐.有時她因爲不放心.半夜起來看看.卻發現甄茹雪依然大睜着雙眼.在黑暗中發出詭異的光芒.把她嚇得心驚肉跳.

有時她早早起來.同樣會發現甄茹雪早就已經醒來.不知發了多久的呆了.正是因爲睡眠不足.她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再這樣下去.別說是孩子.只怕連大人都會出問題了.

今天又是如此.天剛亮.環佩便輕輕地推開門走了進來.毫不意外地發現甄茹雪又是處於睜着眼睛的狀態.便嘆了口氣上前輕聲開口:“娘娘.你醒了.”

獨寵俏皮小萌妻 甄茹雪沒有做聲.甚至並沒有多少反應.若不是眼睛偶爾眨一下.實在令人懷疑她到底是醒着還是昏着.

環佩雖然擔心.卻不敢多說.上前伺候她起牀洗漱.又端了飯菜來:“娘娘.該吃飯了.”

爲了肚子裏的孩子.甄茹雪難得的吃了半碗粥.只不過看她的表情便知道是味同嚼蠟.環佩把一切都收拾下去.上前問道:“娘娘.今天可要去向太后請安嗎.”

甄茹雪機械地搖了搖頭:“不想去.本宮誰都不想見.只想見孤雲哥哥.”

環佩皺了皺眉頭.小心地說道:“可是娘娘.你已經三天不去給太后請安了.說不定皇上就快回來.萬一他知道.會不會……”

這個話題難得地引起了甄茹雪的注意.同樣皺了皺眉.眼珠總算轉動了幾下.漸漸恢復了本來的樣子.片刻後.她突然站了起來:“說得對.那我們快去吧.萬一被孤雲哥哥知道本宮不去給母后請安.他會生我的氣.那就不好了.走.我們快去吧.”

見她終於願意出門.環佩總算稍稍鬆了口氣.立刻重新幫她整理一番.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了才小心地扶着她出了門.

進入寧鳳宮.甄茹雪雖然沒有像往常那樣用力挺着肚子.但是腳步卻放得很慢.而且一直不曾放開環佩的手.走到閔心柔面前.她臉上帶着一絲有些僵硬的笑容:“兒臣給母后請安.只是兒臣身懷有孕.諸多不便.不能行大禮.請母后恕罪.”

閔心柔看了她一眼.雖然並不多麼親熱.倒也並不刻意冷淡疏遠.語氣還算溫和:“你身子不便.就不必拘泥於這些俗禮了.坐吧.”

甄茹雪道了聲謝.起來坐在一旁.對於旁邊的墨雅溪射過來的那兩道飽含妒忌的目光.她根本懶得理會.

看到她的臉色幾乎難看到了極點.端木幽凝不由皺了皺眉:“雪賢妃.日前曾聽說你身體不適.母后不是宣太醫去給你診治了嗎.那太醫可曾說過什麼.”

甄茹雪看她一眼.帶着本能的敵意:“多謝皇后關心.臣妾什麼事都沒有.不需要讓太醫診治.”

什麼事都沒有.你卻一連三天不來請安.端木幽凝淡淡地笑了笑.禮節性地安慰了一句:“沒事就好.平常注意多休息.養好身體纔是關鍵.”

甄茹雪勉強點頭:“是.臣妾知道了.”

便在此時侍女來報.說徐含煙前來請安.太后立刻笑得眉眼彎彎:“快.讓她進來.”

片刻後.徐含煙走了進來.中規中矩地行了個大禮:“臣妾參見太后.參見皇后娘娘.見過各位姐妹.”

“免禮免禮.”閔心柔連連點頭.“你也是有身子的人了.以後這些俗禮能免就免了吧.”

“臣妾不敢.”徐含煙又屈了屈膝.“無論如何禮不可廢.多謝太后恩典.”

這邊的問答無比自然.然而聽在墨雅溪和甄茹雪的耳中.則不亞於一聲驚雷.

墨雅溪險些蹦了起來:什麼..徐含煙居然也懷了身孕..什麼時候的事.爲什麼她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聽到..

原先聽說甄茹雪有孕.她本就已經妒忌得不得了.還日日期盼着能夠緊跟着懷上皇子.誰知到她居然連第二都排不上了.這怎麼可以..

而對於甄茹雪來說.這個消息無疑更加具有毀滅性的嚴重後果.原本她享受着衆星拱月一般的待遇就是因爲懷了身孕.懷着整個國家的希望.而也是因爲這樣.東凌孤雲纔對她百般寵愛.百般遷就.生怕出一點差錯.

可是現在徐含煙居然也懷了身孕.也就是說她肚子裏的孩子已經不是唯一.東凌孤雲已經沒有必要整天只圍着她轉了.本來她就只有孤雲哥哥一個人.現在卻一定會被徐含煙肚子裏的孩子奪走原本屬於她的關心和寵愛.這怎麼可以..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這個聲音在她的心中瘋狂地想着.令她全身泛起了一陣陣劇烈的顫抖.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色更是變得十分蒼白.連嘴脣都在不停地哆嗦着.

端木幽凝立刻就覺察到了她的異常.不由皺眉問道:“雪賢妃.你可是身體不適.要不要請太醫.“

“不需要你關心.”甄茹雪本能地一聲大喊.“我好得很.我的孩子也好得很.不會有任何問題.要請什麼太醫..”

端木幽凝原本並沒有這個意思.一聽此言不由愣了一下.不過不等她說什麼.閔心柔已經臉色一沉說道:“賢妃.幽凝是一番好心.你不領情也就罷了.居然還對她惡言相向.太不像話了.你懷了身孕不假.但是這一點不能成爲你不守規矩的理由.良妃也懷了身孕.而且按時間來算比你還要早一個月.她都不曾像你一樣.你真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這幾句話聽在耳中.甄茹雪渾身的顫抖自然更厲害:什麼.她比我懷孕還要早.也就是說她將比我更早產下孩子.萬一是個皇子.豈不就被立爲太子了.當然會不會成爲太子她不在乎.但是萬一那樣一來.孤雲哥哥肯定會更加看重她.豈不是越發不理會自己了嗎.

因爲這正強烈的擔憂.再加上被閔心柔斥責了幾句.甄茹雪只覺腦中更加轟然作響.可是面前的人畢竟是孤雲哥哥的母親.就算向天借膽.她也不敢放肆.只得咬緊牙關哆哆嗦嗦地說道:“請母后恕罪.兒臣、兒臣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兒臣孩子真的沒有事.兒臣不希望有人來詛咒他……”

“你放肆.”她不辯解還好.這幾句話一說出來.閔心柔的臉色反而更加陰沉.“哀家已經說了.幽凝是一番好心.什麼時候詛咒你的孩子了.你簡直太不像話了.枉你身爲安平侯的女兒.說話居然如此不懂分寸.像你這樣.將來如何能做個好母親..” 這幾句話無疑更加嚴重.甄茹雪也更加承受不了.身軀已經有些搖搖欲墜.端木幽凝見狀有些不忍.忙開口說道:“母后言重了.兒臣知道雪賢妃並無此意.只是身爲母親愛子心切而已.沒關係的.”

有她求情.閔心柔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臉色依然有些不豫.淡淡地說道:“雪賢妃.你看到了吧.有空的時候就多多修身養性.多向幽凝和煙良妃學學.這對你、對你的孩子都大有好處.”

甄茹雪哪裏還敢多說.不得不忍着滿腹的委屈和憤怒勉強點了點頭:“母后教訓的是.兒臣知道了.以後再也不敢胡言亂語.請母后恕罪.”

閔心柔看了她一眼.接着就移開了視線.轉頭看向徐含煙.語氣立刻變得溫和:“良妃.幽凝給你開的安胎藥你可有按時服用.可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嗎.”

徐含煙立刻點頭:”回母后的話:兒臣按時服用了.而且如今身上力氣也足了.胃口也好了.多謝皇后娘娘.”

“那就好.”閔心柔點了點頭.“最近這段日子你可千萬小心.不要做太劇烈的活動.無論如何等龍胎穩固一些之後就好了.”

“是.兒臣知道了.多謝母后.”徐含煙趕忙答應一聲.

如此明顯的差別對待即便是傻子也能夠看出來.更何況甄茹雪雖然天真.卻並不傻.而且她並不認爲這樣的差別對待是她自身的原因.而是固執地認爲閔心柔是在給她小鞋穿.是故意給她下馬威.

閔心柔的意思很明顯:你以爲如今玉麟國還是隻能靠你一個人嗎.做夢吧.如今徐含煙也有了身孕.你的地位早已不像你想象的那麼重要了.

正因爲如此.她更加覺得受不了.臉上陣紅陣白.怨恨交加.如果不是實在顧忌閔心柔是當今太后.她早就跳起來了.偏偏就在此時.她突然覺得腹中一陣極爲強烈的不適.尤其是小腹處更是難受得要命.不由本能地捂着小腹急促地喘息起來.臉上的冷汗更是涔涔而下.

生怕她腹中的孩子出了問題.端木幽凝不由吃了一驚:“雪賢妃.你真的沒事嗎.還是請太醫來看看吧.”

到了這時.甄茹雪也不敢任性了.但是卻也不願領端木幽凝的情.便咬着牙在環佩的攙扶下站起身:“臣妾突然感到身體不適.便先行告退了.請母后恕罪.”

雖然對她有些不滿.但也看出她不像是假裝.何況甄茹雪腹中的孩子怎麼也是她孫兒.閔心柔立刻點頭:“好.快去吧.請太醫來好好瞧瞧.”

看着她踉踉蹌蹌地離開.端木幽凝微皺眉頭:“母后.兒臣覺得她的樣子不太正常.希望不要出什麼事纔好.”

“不會的.”閔心柔安慰了一句. 功法修改器 “她的身子一直有太醫負責調理.不會有什麼事.哀家看她是氣性太大了些.等順過這口氣就好了.”

雖然並不關自己的事.徐含煙卻依然有些不安:“母后.是不是兒臣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妥.”

“不必擔心.沒有你的事.”閔心柔立刻搖了搖頭.“相反.她真該以你爲榜樣.處處多向你學習一些.若是如此就不會惹出後來那些事了.身爲皇上的妃子.尤其是一個快要做母親的人.本來就得像你一樣溫柔賢惠.謙恭有禮.怎能像她一樣.哀家若是再不多多提點提點她.早晚會吃更大的虧.”

我嗤笑一聲沒有說話,要是我現在能夠看見的話,一定給連染兩個白眼。然後又跟連染聊了聊,連染我這種情況他也沒有遇見過,所以目前來看,也沒有什麼醫治的方法,還跟我說血蠱那邊如果有信兒了的話就告訴他一聲。

Previous article

(本章完) 「什麼?這麼說真的有人族在妖界?什麼時候的事情?」妖冶聞言冷聲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