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她要是不嗜血吸血的話,從外貌看起來,應該會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小姑娘。可是……這一嗜血,就讓人對她產生了一種十分畏懼的感覺,就算長得再是可愛,當看到鮮血的時候也會變得可愛不起來了。

“哈哈……我是誰?以後你就知道了……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請你離顧之寒遠一點。剛纔我不過是試探了你一下,幸好你給出的答案我還算滿意……要是,你真的和顧之寒有了什麼的話,剛纔我就吸乾你的血了!到時候你的下場就和那一隻狗,幾隻雞的下場一樣了……哈哈……哈哈……”嗜血蘿莉這是在向我示威嗎?

可是我怎麼覺得她對顧之寒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呢?好像他們兩個之間有着什麼密切的關係似的……

我重新打量了一下她的穿着,感覺她不像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人穿的。身上是繡花的大夾襖,這像是民國時候的服侍啊。

莫非,她來自於民國時代?民國距離現在已經不早了,她是一隻鬼吧?不然的話,不會活這麼久的……

“你是鬼?你和顧之寒到底什麼關係?”我實在是搞不懂,知道現在這個嗜血蘿莉短時間不會對我怎麼樣,所以我壯着膽子,想要找她問清楚這些事。

“當然……你有見過活了這麼久的人嗎?不過,我真的沒想到我會出來,還重新找到了顧哥哥……他是我的,你休要和我搶!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殺了你這都是輕的,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嗜血蘿莉忽然之間,將自己的臉慢慢的靠近我,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

這讓我的心中一陣發毛,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已經戰慄起來了。

我差不多已經猜出了她和她認爲的顧之寒的關係,既然她不屬於這個時代,肯定她是找錯人了唄。

顧之寒怎麼會是她想要找的那個人呢?也許只不過是一場巧合罷了,顧之寒和她想找的那個人很像很像……

或者顧之寒是那個人的轉世?對,應該就是這樣的。

所以,我能不能告訴她,讓她看清楚這個事實呢?讓她知道,我們現在所生活的時代已經不是她死的時候那個時代了。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若干年都下去了。而且她所等待的那個人,那個愛着的那個人,在這期間要麼已經變成了一個老頭,要麼現在已經入土爲安,或者已經進入了輪迴的世界了。

“那個姑娘……我不知道你和顧之寒之間到底是不是……那個?但是我想告訴你,現在是公元2016年了,不是你生活的那個時代,也許你所想要找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我不知道自己這麼說會不會讓她死心,讓她死心了她是不是就可以離開。

“這些我當然知道。不過顧之寒就是我要找的人,我告訴你,他是我的,不要跟我搶!”天吶,對於這個嗜血蘿莉我簡直快要無語了,到頭來我說了這麼多,人家完全知道了,而且還清楚的很。

可是,顧之寒怎麼就成爲了她一直想要找的人呢?這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姑娘,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和顧之寒本就是師兄妹的關係,這你恐怕很清楚了。而且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所以不會喜歡顧之寒的,這你放心。”爲了讓這個嗜血蘿莉放心,我也是把自己的實際情況全部說出來了。

我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擔心什麼,而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

“因爲顧之寒心裏一直有你,所以你便是我最大的仇人。路遙,我希望你可以放乖一點,既然你都有了喜歡的人了,就乾脆離開顧之寒好了。和你在一起,他只會受傷,只會有着數不盡的麻煩……”嗜血蘿莉看着我,她的眼神是那般的狠絕。恨不得想要把我殺了,可是她卻又有點顧忌。

“我和顧之寒之間就是正常的交往,放心吧,明天我們就回學校去。等到了學校的時候,我自然和他會有很少的聯繫……不過妹子,顧之寒知道你嗎?”像是我所中了她的心事,我看到那蘿莉的眼神飄忽一閃。

我想,顧之寒應該是不知道她的存在的。

但是就算顧之寒知道了她的存在,他會怎麼想?顧之寒肯定是不記得自己前世的事情啊,他肯定會把這個妹子當做是一個路人甲吧。

到時候最傷心的是誰?還不是這個妹子嗎?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竟然對這個嗜血蘿莉充滿了無盡的同情…… 嗜血蘿莉和我聊了很多很多,我見她沒有要傷害我的意思,那一顆緊張的心也便慢慢的放鬆下來了。

“姑娘,你這一次來這裏……是要做什麼?”索性我和她兩人一起坐在了門檻上,一起看着星星和月亮,就是這蘿莉的樣子,未免在這夜色之中顯得是那般的詭異。

“當然是一直跟在我的顧哥哥身邊啊……我早就是他的人了。所以,在我甦醒之後,我就直接來找他了。我和顧哥哥多少年的情分了,是你這丫頭怎麼都拆散不了的!就算顧哥哥現在對你多少有那麼一丁點的感覺,我相信……總有一天,他依舊可以回到我的身邊。我會是他唯一的女人……”蘿莉一臉憧憬的看着天空,這恐怕是她內心最真實的獨白吧。

“好吧……”我竟然無言以對。

她畢竟是一個鬼,總呆在這人世間是不好的。可是,她之所以呆在這裏就是因爲有着心願爲了,而且這個心願還和顧之寒有關。甚至,蘿莉還是專門爲了顧之寒來的,這個事我看還是顧之寒自己來解決好了。

“遙遙,你怎麼坐在這裏?天氣這麼冷,還是快點回屋子裏,去吧……”顧之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

天色已經開始矇矇亮了,我和這姑娘也已經交流了一晚上了。白天鬼魂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她……應該快要離開了吧。

“顧哥哥,你還記不記得我?”蘿莉見到顧之寒,已經無法抑制自己內心的激動之情了,甚至我看到在她的眼神之中,還閃爍着一種無法言說的光芒。

“你……這鬼物,好大的膽子,竟然出現在這裏?”直覺告訴我,顧之寒應該是不認識她的,不然依照顧之寒的性子,但凡是有一丁點的交情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也對,就算蘿莉所熟識的那個顧哥哥和顧之寒是一個人,那也不過是顧之寒的前世罷了。輪迴隧道之中,每一次進行一次輪迴,便會喝下孟婆湯,將那前塵往事全部忘掉。

顧之寒自然也不例外,經過了輪迴之後,他肯定不記得這個姑娘了。

我在想着,是不是應該找一個機會,好好的跟顧之寒說說?或許,顧之寒好生安慰着這個蘿莉來了卻了她的心上事,她就可以免於在這人間漂泊,受這離別動盪之苦吧。

“師兄……她是……”我本想借故對顧之寒解釋一番的,誰知道顧之寒伸出了右手擋在了我的面前,然後輕輕說道,“我們自然不認識,你從哪裏來,就回去哪裏吧。”

那本的狠絕,那般的清冷,那般的讓人感覺高不可攀。不過這就是顧之寒。

蘿莉聽了顧之寒這話,自然是無法接受的。也許在她的心中,她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白白等待了那個久,終於見到了那個讓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卻當他見到的那一刻對她已經沒了一丁點的印象。

或許,是她不知這輪迴的孟婆湯吧……

“顧哥哥……你……你怎麼這般狠心?你知不知道喬兒爲了你受了多少苦?我們自小便有婚約,青梅竹馬……誰道哥哥後來不知去做什麼事,一去不復返。家裏催着喬兒嫁人,可是喬兒除了哥哥誰也不嫁。誰想到後來有人逼婚……喬兒只好用死來祭奠喬兒和哥哥的愛情……也許上天可憐喬兒,上我成爲孤魂野鬼。在這人世間我輾轉行走了多少年,一直不見哥哥的蹤跡……直到近日,才慢慢的可以感知到哥哥的所在……”蘿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着,倒是我見猶憐啊。

顧之寒的眸子之中閃現着一些我所看不出來的神色,這個故事是那般的感人,會不會顧之寒對這個蘿莉手下留情呢?

將她驅趕走便是了,就算她這般糾纏,也回留她一命。

誰讓,他們兩個的前世有着這般的糾葛呢? 諸天人物附我身 這個叫做喬兒的蘿莉,倒也是一個苦命的姑娘,就算做了鬼,還是那麼的可憐。

既然這般的痛苦,爲何不了卻在這人世間的一切,從新來過呢?

“師妹,我想和這女鬼單獨說幾句話……”顧之寒衝着我說了這麼一句,我自然明白不過了。可是不知道怎麼的,我的心中就是有點擔心,我不是擔心顧之寒,而是擔心那個蘿莉……我害怕,顧之寒會直接讓他魂飛破散。

“恩,我知道了……師兄。”我淺淺回答着,便十分知趣的進屋了。

可是,我實在是好想知道顧之寒到底會對這蘿莉說些什麼……所以,我便在在這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悄悄的躲在門裏,側耳傾聽,暗中觀察着外面院子所發生的這一切。

“顧哥哥……你真的忘記喬兒了嗎?”我看到蘿莉已經十分傷心,眼睛裏面滿是淚水,完全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讓我大跌眼鏡的事情出現了,顧之寒竟然將她摟入了懷中,一隻手撫摸着她的頭,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拍打着她的肩膀。

這簡直和我剛纔看到的顧之寒不一樣啊,而且在我面前的時候,顧之寒對這蘿莉完全是另外一個態度啊,怎麼現在……

心裏滿滿的都是想不通,搞不明白,怎麼突然之間顧之寒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乖,別哭了……你是不是還有什麼未了的心事?說出來,顧哥哥幫你了了結……然後,送你離開……”顧之寒幾句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全部落在我的耳朵裏面。

原來……剛纔……顧之寒這只是在安慰她罷了,最終他的目的還是想要把她給送走啊。不過這樣也好,只是幫着這女鬼了結未了的心願然後將她送走,並不是要把這個可憐的女鬼蘿莉給殺死,讓她魂飛魄散……

所以,我應該慶幸好吧。

“顧哥哥……你還是不記得我,是嗎?我是喬兒啊!喬兒,那個癡癡等着你的喬兒啊……我沒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在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心願,那便是可以和顧哥哥永遠在一起。顧哥哥是我的……別人休想搶走!”原本溫柔的小蘿莉,說着說着,我竟然看見她的眼睛變的猩紅一片,是那般的嚇人。

顧之寒背對着我,而那嗜血蘿莉卻正對着我,我分明看到她衝着我笑了笑,而且已經看到了正在躲在門後的我。

我不由自主的把自己的身子往裏面縮了縮,可是……因爲好奇心的關係,我仍然要繼續看下去,我倒是想要看看顧之寒該要怎麼解決這蘿莉的問題。

“喬兒,我記得你……只是,我和你之間根本不可能。之前的時候,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讓你找一個好人家嫁了,怎麼你還這般想不開?喬兒,放手吧……你已經死了,不要再貪戀這人世了。我本不想和你相認,可你既然這般執着,我不得不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你……我不愛你,呆在我身邊怕是永遠完成不了的心願了……你還是投胎去吧!”顧之寒淺淺的說着。

我的心臟在撲通撲通的跳着,怎麼顧之寒又這般奇怪了?他不是說不認識喬兒嗎?怎麼又會突然之間說自己記得喬兒呢,難道顧之寒真的有本事可以記得前世的事情?

不,不對!應該是顧之寒故意這麼說的,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一定讓那個嗜血蘿莉死心。只有她死心了,肯定纔會乖乖的去投胎吧,這算是顧之寒的一個計劃吧。我實在是不應該胡亂去想顧之寒的……

“呵呵……顧哥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般絕情了?難道……是你忘不了路遙那女人嗎?呵呵……你知不知道她另有所愛,就算你在她身邊一輩子,她也不會愛上你的。不管是什麼時候,都不會!難道你還要這樣傻傻的等下去?”嗜血蘿莉竟然把這事的話題給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怎麼又跟這事扯上了關係?不過,這丫頭是以爲顧之寒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原因是我吧,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我知道!”顧之寒三個字表明瞭他堅定的立場。

原來這麼久了,顧之寒還是沒有徹底的放下我。對於這一份感情,我總覺得是自己虧欠了顧之寒太多太多……

畢竟,他對我是那麼好。之前的時候,我會對他對我的好感到理所應當。可是當我知道這是因爲愛的時候,我卻背上了一種沉重的負擔,我快要接受不了顧之寒對我的這種好了。

“好,那我……殺了她,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是嗎?”嗜血蘿莉的嘴角微微一笑,她的大手一伸,躲在門後的我便被她給吸了過來。

我被她用術法控制在空中,而後我的身子慢慢的下滑,最終脖子被她握在了手中。被她這麼掐着,一時間真的有點呼吸困難,窒息的感覺已經慢慢的出現了。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喬兒……你……竟然傷遙遙,休怪我不客氣!”顧之寒見我這般威脅,他已然掏出了銅錢寶劍,念動咒語,銅錢劍穿過嗜血蘿莉虛幻的身子,她嘴角微微一笑,最終變爲泡沫。

最後的那一刻,我聽她說着,“顧哥哥……你怎麼這麼狠心……”

顧之寒將那銅錢寶劍輕輕抽了出來,嘆了一句,“往事散場,再見姑娘……” 我還在爲那個嗜血蘿莉感到惋惜,雖然她最後對我動了殺念,可是終歸結底,我對她始終還是不忍心。

“師兄……這樣對她,會不會太過分?其實,喬兒也是一個可憐的姑娘……”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剛剛經歷的那一切,我多少有點對顧之寒的所作所爲不認可,他怎麼也變得這般的狠心了?

“她想殺你,就不行!”顧之寒只是簡簡單單說了這麼七個字,然而我卻無力還口。說到底,他還不是爲了我好?

如果剛纔顧之寒不那麼做,恐怕我的小命已經葬送在了那個嗜血蘿莉的手上吧。虛驚一場,最終安然無恙,慶幸慶幸!

“對了,師兄……我剛剛不小心聽到,你說你記得喬兒……”我不好意思對顧之寒說其實我一直在偷聽他和喬兒的談話,只好用了一個不小心這詞。

不過,顧之寒像是已經知道了我想要問什麼,而且他似乎對於我在外面偷聽這事也十分清楚。所以,他看了我一眼,說着,“師妹,有件事,我覺得時候告訴你了……”

顧之寒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凝重、嚴肅,我很少見他會有這樣子的時候。他一旦這樣子看我,看來等會要對我說的事,自然是十分重要的。

“哦?什麼事,師兄你說便是……”被顧之寒這麼一弄,我倒是有點緊張了。在桌子前面坐着,不停的在桌子上面的茶杯裏面倒水……雖然水有點涼,可是仍然會禁不住的想要喝點,從而來平復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

其實,我是以爲顧之寒會再次的向我表白。我還沒想到再怎麼拒絕他,既能免除不傷害他,又能解決我們兩個之間的尷尬……

“師妹不用緊張……這事不是男女之情。你不要想太多……”顧之寒不知道什麼時候練就了和錦軒一種一樣的本領,就是我什麼都沒說呢,心思就全被他給猜出來了。

不過,被顧之寒這麼一說,我的心中倒是放鬆了不少。總算不是那事,這樣我便不會尷尬,也不用再絞盡腦汁的去想一句話來拒絕了吧。

顧之寒喝了一口水,我看到他的喉結之處鼓了一下然後動了動。甚至,我還聽到了一種聲音……

我不曾想到,他說的這些話讓我這一輩子都難以忘記。

強悍寶寶,爹地要認賬 據顧之寒親口所說,他每一次輪迴的時候便保持着每一世的記憶,帶着記憶重生,帶着記憶死亡……

這些事情在他二十二週歲生日的那一刻會全部想起來。我記得,前幾天正好是顧之寒二十二週歲的生日,這也便是說,顧之寒之前每一世的記憶全部復甦了,可以說顧之寒已經不再是顧之寒了。

這也便可以解釋爲什麼剛纔的時候,他會說他記得喬兒了。原來,他不是故意那麼說的,而是說的全部都是實話。

“顧之寒……你……我不知道我該要怎麼稱呼你……”我說出了我的真心話,這具身子裏面的靈魂要比我經歷的多的多。

如果之前的那個顧之寒是和我一起從小長大的好朋友,可是現在這個顧之寒,我真的不敢說……

“遙遙,每一世的時候我都是顧之寒,而你……沒事,我要告訴你,我永遠都是那個疼愛你,對你好的顧之寒,這一切都不會變。我們還是會像之前一樣……只是,我今天想把這個隱藏在我心中的祕密告訴你,就這樣而已……”顧之寒淺淺的說着,可是我卻聽到他的語氣之中帶着一種無奈。

顧之寒是在擔心我聽到這事之後,會和他產生一種距離感嗎?

“真的嗎,你還是我的那個師兄?”其實,在我的心中還是相信顧之寒的。從剛纔的行爲當中,他爲了救我不惜讓嗜血蘿莉魂飛魄散,其實我便已經清楚的知道了他的心。他還是和之前一樣,對我一如既往的好。

“是!”顧之寒點了點頭。

一品暖婚 這時,天色已經亮了……天空開始泛着點點的魚肚白,太陽在那遠山之處露出了半個臉,新的一天已經到來了。

其實,知道了這事對我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影響。只要顧之寒還是那個顧之寒就好了,我們兩個還是很好的師兄妹的關係就罷了。

“丫頭,這是奶奶給你烙的燒餅,在火車上的時候,你和之寒兩個人吃。等到回到學校,好好學習,不要辜負你爸媽的希望……”昨天的時候,我便已經告訴了奶奶我要回學校的事兒。

可是,我沒有想到,在奶奶早上剛剛醒來的那一刻,她便來到了廚房,給我做了我最愛吃的烙餅。

臨離開的那一刻,我真的有點捨不得。眼淚開始不爭氣的巴拉巴拉的掉了下來,緊緊的將奶奶摟在懷裏,“奶奶,要不我想把你送回市裏,你一個人在這裏,我真的不放心……”

可是奶奶卻是笑了笑,“傻丫頭,奶奶要一輩子留在這裏。因爲這裏有奶奶要守護的東西……”

我明白,奶奶是想要替爺爺守護我們村子。只要這個村子一直在,只要村子裏面還有一個人,奶奶便一直會留在這裏。

其實,我能理解奶奶,更能明白奶奶的那一種心情。

這一次的訣別,不知道怎麼的,我的心中生出了一種特別複雜的情緒來。好像這會是一場永別似的,我會永遠的見不到奶奶……

我只希望,這都是因爲我和奶奶的關係太好了,我太不想離開奶奶了。所以纔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之寒,我家丫頭就擺脫你了……看來有些事都是命中註定啊,我本想替遙遙破劫,然而卻不曾想發生那樣的事情。還差一點害了遙遙……我會每一天都爲祖先上香,希望他們可以保佑遙遙這丫頭,一切平安……”奶奶像是在對顧之寒囑託着什麼。

我自然明白,她這是不放心我,想要顧之寒幫着她照顧我點。

對於破劫那事,我已經實在是什麼都不想再說了。我和錦軒早就已經命中註定了,在命運的安排下,我們兩個相識相遇再相愛。我似乎已經完全成爲了他的妻……

有的時候,我也在想,我要不要拋棄這人類的身份,變爲殭屍,和他永遠的在一起?

我記得,那一次我無意之中去試探錦軒的話,我問他,“錦軒,你把我咬成殭屍,好不好?”

曾經不止一次,錦軒會嚇唬我,說總是要把我咬成殭屍。那個時候的我,是拒絕的,而且是十分堅決的拒絕,所以那一次我本是信心滿滿的,我認爲會在錦軒的嘴中說出“好啊”兩個字。

然而,我所想的和事實發生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錦軒只是看了我一眼,以爲我在鬧着玩,他淺淺的笑着,對我說,“女人,開什麼玩笑?我要是把你咬成了殭屍,那麼這個孩子便生不下來了……而孩子生不下來,那麼便……呵呵,沒事……做人多好,我們殭屍都想做人,做殭屍太寂寞了……”

錦軒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腦海之中。我有點不明白,總覺得剛剛錦軒的話語之外,似乎還有着其他什麼意思。而且他的話就像是還沒有說完一般。

比如,孩子生下來了,那麼便……便會怎麼樣呢? 搗蛋寶寶:制服總裁爹地 錦軒也都沒有說出來……

當時我還特別單純的問他,“錦軒,你是不是在隱瞞着我什麼事啊?”

誰知,錦軒聽了這話之後,愣是哈哈大笑了十分鐘,像是在嘲笑我的愚昧。他笑着解釋道,“我會隱瞞你什麼事?要是真有什麼事的話,那就是……”

錦軒故意拉了一個長音,然後不說話了。

我自然是想要知道他後面會說什麼啊,“那就是什麼啊……”

我繼續問着,心中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錦軒在我的脣邊一吻,“那便是我太愛你了……哈哈……哈哈……”空氣之中都充滿了一種曖昧的味道,我的眼前早就是桃心滿天飛了。

真不知道錦軒怎麼會這般的說話,他說的話總是像是抹了蜜一般,讓我的心尖甜絲絲的。我總是會被他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濃情蜜意所包圍着,原來我對錦軒的愛已經越陷越深了,早就已經無法自拔了。

“丫頭,想什麼呢?路上,注意安全啊……”奶奶的一句話,頓時讓我的思緒回到了現實之中。

“沒……沒什麼,我知道了,奶奶……師兄,我們走吧。”我回答的磕磕巴巴,其實我真擔心會被奶奶發現什麼。

萬一,再問起什麼事來,我真怕自己會把錦軒的事不小心給說漏了……

辭別奶奶,我和顧之寒坐上了回去的火車。因爲昨晚實在是沒怎麼睡,所以顧之寒一直在看着行李,我就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個冗長的夢:夢中,我夢到了熙久,他長大了……還有錦軒,我們一家三口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就在我沉浸在我的夢中的時候,一個很大的聲音將我給弄醒了。

我睜開眼睛,看着我面前的陌生男人,他摸了摸自己的眼鏡,小聲的問我,“姑娘,你相不相信預言?” 聽到有人對我說話,潛意識之中我睜開了眼睛,看着他……眼睛男人的臉色很黃,看起來就像是生了重病一般。甚至,在他的嘴角,還帶着若有若無的微笑。

“我……我……相信。”最終,我磕磕巴巴的淺淺吐出了這麼幾個字。

不過,我的心思並沒有完全在坐在我對面的這個眼睛男身上,而在我旁邊的位置……顧之寒去哪裏了?我剛剛睡覺的時候他還在,而且我們的行李都在這裏,依照顧之寒的性子,我在一邊睡覺,他自然會看行李。可是……

“姑娘,你想什麼呢?剛纔我問你的問題啊……哎呀,咱們是有緣之人啊!我也相信預言,而且我就能預言未來……”眼鏡男還未說完,我就聽不下去了,我本以爲這會是一個瘋子或者是神經病。

看他這樣斯斯文文,弱不禁風的樣子,怎麼還能預言未來?就連我們道門中人,甚至就連錦軒這樣厲害的人物都不敢預言未來,就憑藉他……

“噗!”一下子沒有控制住,就給笑出了聲。

心裏不由自主的想着,是不是這眼鏡男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我相信預言這事,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就會傻乎乎的相信這個眼鏡男所說的,他自己可以預言啊!

“怎麼你不相信?”眼鏡男人右手向上託了託他的眼鏡,然後特別真誠的看着我。弄的我是特別的尷尬……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就在這時,我的救星來了,顧之寒端着兩杯水徑直走了過來。

“師妹,你醒了啊!我剛纔去接了一杯水,給……趁熱喝了吧。”然後我便接過了顧之寒手中的水杯,因爲害怕燙,所以特別小心翼翼的喝着。

“啊呀,姑娘……這是你男朋友啊!一看你這男朋友,就是大富大貴之相啊,而且眉宇之中透着一股別有的韻味,自然不是一般人。前途無量、無量啊!”眼鏡男人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竟然給顧之寒相起了面。

不過,對於他說我和顧之寒是男女朋友這事,可不能有一丁點的含糊。我們兩個可不是,這不能讓這個眼鏡男在這裏繼續瞎說下去。

“大哥,你不要誤會。我們兩個不是男女朋友,而是兄妹……是兄妹。”我的臉色微紅,尷尬的解釋道。

“哈哈……妹子,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年頭小情侶不都是喜歡哥哥妹妹的稱呼嗎?哥哥是過來人,明白的……”眼鏡男似乎並不聽我的解釋,還在自顧自的說着。

“別鬧,不然這裏不歡迎你……”顧之寒的語氣清冷,他的眸子裏面閃爍着一種十分嚴肅的表情。

眼鏡男也許是見了顧之寒這般的嚴肅,便十分知趣的不說什麼了。

但這種情況也只是持續了一小會,他沉默了片刻,繼續問我,“姑娘,剛纔我說的那事……你有沒有興趣聽我給你分析分析。而且,我可以嚴肅的告訴你,一會我們就要攤上大事了……”

眼鏡男的表情從之前的嬉笑,變爲突然的嚴肅。

“什麼事?”顧之寒聽到眼鏡男的話,自然十分的疑惑。於是,便問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便在顧之寒的耳邊將剛纔和那眼鏡男人之間所發生的故事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好,那你說說吧,我們一會會攤上什麼大事?”顧之寒竟然十分好奇的樣子,這多少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之前的顧之寒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啊,按道理來說,他是一個不怎麼有閒情逸致聽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瞎說什麼故事的。

乍聽,就感覺這個眼鏡男人會是一個騙子啊。他一會想說的話估計就是他自己的瞎編亂造的,我們根本就沒有聽下去的必要吧。

“我並不熱衷於獵殺,我期待的僅僅只是研究與剖析而已…”

Previous article

我嗤笑一聲沒有說話,要是我現在能夠看見的話,一定給連染兩個白眼。然後又跟連染聊了聊,連染我這種情況他也沒有遇見過,所以目前來看,也沒有什麼醫治的方法,還跟我說血蠱那邊如果有信兒了的話就告訴他一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