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成浩和凌風感受到趙小川語氣中的冰冷,不由打了個冷顫,相視一眼,發現各自臉上都佈滿了苦笑。 被秦穆然這麼一問,金斷空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秦穆然說的沒錯,自己有什麼資格讓他饒人?

今天就算是秦穆然將他們都殺死在了這裡,也沒有任何問責。

一個如此年輕便是已經成為天驕榜第一的天驕,另外一個是已經遲暮的暗勁高手。這兩個相比,當下立判。

誰都會選擇殺了他金斷空而不願意得罪秦穆然。

秦穆然的未來成就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此天驕,若是殺了,還好,可若是沒有殺死,只要他存活著,對於出手的人來說那都是毀滅的打擊。

沒有人願意冒著這樣的風險來得罪一個潛力無限的妖孽。

「說不出來了?呵呵,說說這個傢伙吧!」

秦穆然看了眼陳再功,顯然他是想要了解下他。

「他….他是川省陳家的少爺。」

金斷空此時看向陳再功的眼神都不對了,他總共就兩個徒弟,今天全部都折在了陳再功的手上。

一個肋骨基本都被打斷了,另外一個直接被廢掉了手掌,而他一大把年紀的人更是跪在了秦穆然這麼年輕的小夥子面前,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

「看我幹嗎啊!接著說,我倒要看看他哪裡來的底氣囂張。」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問道。

尤其是聽到陳再功來自川省,秦穆然更是來了興趣。

得知自己的父親秦先文是在川省考古的時候出事的,秦穆然一直想要找尋父親出事的真相,從前或許他沒有這個能力,但是現在,他可以。

不管如何,他一定要去秦先文考古的那個墓地去看看,即便現在不開發,保護了起來,他也要去!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至於自己的父親到底是活著還是已經死去,秦穆然一定要找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陳家在川省也算是名門望族,當初我在川省遇到了一些麻煩,是陳家出面幫我擺平,我記著一個人情,這一次陳家在川省關於一個地段爭奪遇到了麻煩,陳再功過來想要請我出山幫忙爭奪。」

金斷空此時哪裡有一絲的隱瞞,如實地說道。

「什麼地段這麼搶手?照你說陳家在川省這麼大的勢力,想要一塊地段應該不算什麼難事吧!」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有些好奇。

「若是一般的地段,對陳家來說還就真的是手到擒來,可是偏偏這個地段裡面挖出了一座古墓,而且這個古墓即便是考古學家也沒有辦法判斷出他的年份,所以就保護了起來,不開啟。這一保護的話,地段的項目就落下了,而因為古墓的存在,就導致其他的大世家也動起了歪心思,大可炒作一波,哄抬房價。」

金斷空解釋了下道。

秦穆然聽著金斷空這麼說,瞬間明白了為什麼陳家會麻煩了。

即便是陳家也沒有想到,好好的開發一個項目,會遇到古墓,而且還是被保護起來的古墓,如此神秘,到時候周圍的土地就能夠用這個古墓作為噱頭,定然大賺一筆。

這樣的商機出現,讓原先沒有發現的大世家紛紛出手。一個或許陳家還能夠面對,可若是一群的話,陳家就肯定吃力了。

可以說,因為這一個古墓陳家在川省直接站在了所有世家大族的對立面。

難怪陳家要請金斷空這個暗勁古武者出山,何著是實在扛不住了啊。

「呵呵,這個陳家倒是有些狗屎運啊,不過有他這樣的傻缺,陳家離滅亡也不遠了。」

秦穆然毫不避諱看著陳再功說道。

「你….你說誰傻缺呢!」

雖然金斷空已經跪在了秦穆然的面前,陳再功知道秦穆然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可是當聽到秦穆然說自己傻缺的時候,陳再功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那個暴脾氣。

長這麼大還沒有人這麼說過自己呢。

「閉嘴!」

金斷空聽到陳再功這麼作死地說秦穆然,頓時忍不住地呵斥道。

敢這麼跟秦穆然這個大魔王說話,要是他想要殺死陳再功,即便是陳家,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被葉孤城庇護的秦穆然,誰敢惹。

先不說秦穆然自身的實力擺在那裡,橫掃整個陳家輕而易舉,就算是秦穆然背後的葉孤城出手了,那整個夏國古武界都沒有幾個人能夠阻擋的住。

天外飛仙,葉孤城!

這可不是說著玩的,即便葉孤城銷聲匿跡這麼多年,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但是沒有想到白龍鎮的古武秘境葉孤城強勢出手,一劍就差點廢了雷烈。

當年衝擊先天之上而不死的人,這等絕世高手,無人敢惹。

被金斷空這麼一呵斥,陳再功身軀一震。

別看金斷空在秦穆然的面前這麼慫,可是當面對陳再功的時候,他大佬的姿態還是要有的。

「金大師,你幹嘛這麼怕他!他雖然有些實力,但是我就不信有錢就不能請到比他更厲害的高手!我陳家有的是錢,不懼!」

陳再功底氣十足道。

「呵呵,有錢可以為所欲為嗎?」

秦穆然冷哼一聲。

「是!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陳再功理直氣壯地說道。

「不要再說了!」

金斷空擔心陳再功再這麼說下去,徹底激怒了秦穆然,秦穆然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王,尤其是在白龍鎮的古武秘境的時候,聽說他殺了不少的人,基本上都快要將崆峒派的人屠戮乾淨,這等兇殘的人發起飆來,誰能夠擋的住啊。

「金大師,你怕他幹嘛!」

陳再功此時也犯渾,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這句話在陳再功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可是他卻沒有覺得絲毫的危機降臨。

哪怕金斷空跪在了秦穆然的面前,賀子哲和許岩邦都被廢了,他依舊沒有感到害怕,因為他始終堅信一點,只要有錢,就能夠請到比秦穆然更加厲害的高手。

然而,他沒有想到,這些發生的前提,都得是他現在能夠安全的從秦穆然的面前離開,可是他這麼作死,秦穆然會讓他安全離開嗎?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狹窄的空間中凌風和成浩上下翻騰着,躲避着從趙小川身上飛出的火焰。

凌風一邊閃躲着,一邊大聲喊道:“趙小川,你冷靜一些!我們並沒有惡意!”

一旁同樣狼狽閃動的成浩皺着眉頭盯着趙小川並不說話,不斷地凝聚着體內的地獄火,準備着反擊。

“沒有惡意?哼!成浩,對你們之前的舉動我在容忍,這次又這樣偷襲我,真當我好欺負不成?”趙小川怒道。

趙小川雙手不斷地揮動着,而空中火焰忽左忽右,他漸漸從一開始不熟悉變得越來越上手,對火焰有一種如臂指揮的感覺。

同時他看到成浩狼狽的模樣,勾起起了他曾經在劉莊子下蠱和剛醒轉過來被成浩質問的場景,心中更是一片火氣。

“哼!凌風,和他費什麼話?他現在身上有着不知火,肯定會葉楓有着關係!先拿下他再說!”

凌風本就不是好脾氣的人,憤怒的吼道。

“拿下我?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腦中靈光一閃,隨即背後的黑色羽翼出現,齊齊一震。

無數根黑羽穿過火焰,向着成浩飛去,而黑羽在燃燒後,立刻被點燃。

“該死的!躲不過去!看樣子只能硬抗了!”

成浩看着無數的小火團,臉上閃過一絲陰沉。

他左手一揮,出現一道黑色的屏障,右手一擺,地獄黑炎像是大河一般朝着前方飛去。

“轟轟轟!”

橘色的小火團和地獄黑炎在空中不斷地爆裂,讓空氣發出震顫。

橘色的小火團從威力上完全不是地獄黑炎的對手,立刻在空中被打散。

但那恐怖的數量卻不是地獄黑炎可以比擬的。

尤其是趙小川依然在故技重施,背後的羽翅不斷地化爲火焰飛向成浩他們。

不一會兒,空間中便充斥着趙小川控制的火焰。

成浩身前構成的屏障被那些火焰擊,震顫起來,成浩更是臉色蒼白,額頭佈滿冷汗,似乎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我現在相信成浩說的了! 我以新婚辭深情 這趙小川確實有着代替成浩的資質!”

凌風滿嘴苦澀的看着佈滿空間的火焰,不知怎麼想起了當初的葉楓,同時暗暗後悔自己剛纔孟浪的行爲。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趙小川正處於憤怒當中,還是等他漸漸冷靜下來再說吧!”

凌風心中嘆了口氣,然後身上亮起點點星光,身體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鬼道四十九之一——虛化!”

凌風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那團團火焰穿過他的身體,打在周圍的結界上,卻根本對他不能產生一點影響。

三人的戰鬥持續了好一會兒,直到崔美美趕來時,事情纔有了轉機。

“趙小川,你在做什麼?”

崔美美的聲音在結界中響起,三人不由齊齊一震。

“我們現在在結界之中,她是發現不了我們的!”

此刻的成浩嘴角溢血,頗爲狼狽的說道。

“不!她會知道我們的位置,而且還會進來!因爲她已經融合了傀儡娃娃,相當於半個鬼體了!”

凌風聲音有些虛弱的回道。

趙小川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發泄,心中的怒火消了一大半,此刻聽到崔美美的聲音,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就在這時,空中的符咒微微一顫。

在三人之間,滿天火焰碰撞的中心,一道波紋微微閃動,崔美美的身影顯現出來。

“該死的,美美,小心!”成浩低聲咒罵一聲,連忙收了手中的地獄火。

原本虛化的凌風神色一變,立刻化作點點星光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崔美美的身前,幫她擋住了幾團火焰的攻擊。

趙小川眉頭一皺,招了招手,也停止了攻擊,但卻警戒地看着三人,防備着他們的偷襲。

“美美,你來這裏做什麼?不是說這裏交給我和成浩了麼?”

凌風看着崔美美心有餘悸的模樣,憤怒的低吼道。

同時他心中因爲趙小川的攻擊停止,微微鬆了口氣。

“我.。。”

崔美美有些委屈,她剛纔只是心中閃過要進入結界的念頭,沒想到會被傳送進來,而且還是戰場的最中心。

她剛想解釋,可是當她的目光越過凌風的身子落到趙小川身上時,神色不由一怔。

“楓哥.。。”

崔美美呢喃一聲,雙眼中浸滿了淚水,慢慢地挪動着腳步向着趙小川走去。

凌風一驚,轉頭向着趙小川望去,卻發現趙小川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燒着,讓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孔。

“完蛋了!崔美美肯定是把趙小川當做葉楓了!”

凌風臉色一變,剛想要阻止,但是崔美美卻立刻加快了腳步。

“嗚嗚嗚,楓葉,你個壞蛋,這麼多天你都沒有消息,人家有多麼想你,你知道麼?”

崔美美一邊哭泣着,一邊向着趙小川跑去,就要上前擁抱趙小川。

成浩想要阻止,但是剛纔的攻擊已經消耗了他大部分體力,此刻他動彈起來都有些困難。

“凌風,你站在那裏做什麼?還不快點阻止美美?”

成浩不能動彈,只能對着凌風大聲吼道。

凌風沒有動,確切的來說,是他剛剛確實想要阻止崔美美,但是他的目光落到趙小川身上的不知火時,改變了舉動。

“不知火這種珍貴的靈體並不常見!葉楓擁有不知火已經很稀有了,現在趙小川也有不知火!這是在是不正常..除非兩者間有着必要的聯繫!”

凌風目光閃動,看着崔美美離趙小川越來越近,想道:“或者說這不知火本來就是葉楓的,而這不知火如果是葉楓的,那麼這不知火絕對帶着葉楓的意志,是不會傷害崔美美的!”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趙小川原本身上狂暴的火焰居然不受趙小川的控制,有意的躲避着崔美美。

“怎麼可能?之前還沒有這種情況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清楚地從火焰中感受到了一股反抗的情緒,心中閃過一絲疑惑。

然而當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崔美美趕到他的身前,一個魚躍,將他撲倒在地。

“嗚嗚,葉楓,人家好想你!”

崔美美緊緊地抱住趙小川,趙小川身體不由一僵,而身上最後的一縷火焰也漸漸消失不見了。

一旁的凌風看到眼前的情景,頓時鬆了口氣,而成浩則長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傻了一般。 「金斷空,侮辱我的下場是什麼?」

秦穆然沒有理會陳再功的話,只是將目光看向了金斷空,問道。

「…..」

金斷空其實心裡很是清楚,但是現在他不敢說。

韓娛之崛起 「說!」

秦穆然低聲呵斥,一股威壓瀰漫而去。

「死…..」

金斷空嘴角在打顫,牙齒哆哆嗦嗦,秦穆然的威壓實在是太厲害了,哪怕是他現在暗勁之境的修為都沒有辦法抵抗。

不愧是能夠在暗勁之境就對抗化勁大能的存在。

「好!這是你說的!」

秦穆然聽到了自己滿意的答案,笑了笑。

「哈哈,你算老幾,我就不信這個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多的人看著,你敢殺我!」

陳再功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破罐子破摔了,直接扯著嗓子喊道。

其實他的心裡也是有點虛的,不過他故意將聲音提高了幾個度,就是想要吸引周圍路過人的注意,這樣子,人越多,秦穆然越是不敢對他出手,甚至還有人會報警。

只要警察來了,他倒要看看秦穆然怎麼辦。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秦穆然早就讓盛康集團的人在周圍把控著,根本就不會有人進入到盛康集團的範圍之中,更不會有人給他打電話,即便是有人聽到了打電話報警,可是馮雲宇會出警嗎?肯定不會的!盛康集團在中海已經隱隱成為了一個禁忌,誰都不會踏足這裡的。

因為,這是秦穆然老婆的公司,如不是情非得已,沒有誰願意去得罪秦穆然。這個龍鱗背後的真正大佬。

「是嗎?」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身體突然消失,然後在眾人眼睛都沒有眨的情況下已經出現在了陳再功的面前。

「嘭!」

秦穆然一手掐住了陳再功的喉嚨,然後手臂發力,將陳再功在原地提了起來。

「咳咳咳….」

陳再功感覺自己的喉嚨被一隻鐵鉗死死的掐住,呼吸都變得困難,臉色更是漲得通紅,他劇烈的咳嗽著。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豈不是有六成的可能,上官仙就是岸的轉世?

Previous article

“我並不熱衷於獵殺,我期待的僅僅只是研究與剖析而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