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類聯盟瘋狂的逃竄,直接大潰敗了,被千目巨人們輕鬆的追殺。

方言什麼都沒說,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方天賜和秋晴等人。

方天賜嚇得渾身一顫,厲喝道:「走!今天的事情沒完,方言你給我等著,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說著,他們迅速的逃竄,而方言也不阻攔。

秋晴嚇得渾身一顫想要逃離,但是卻被舒允兒冷笑著攔住了。

「姐、姐姐,你別殺我,我知道錯了。」秋晴後悔萬分,眼中含淚的道:「我改,我不敢再動小心思了,姐姐你就放我一次吧。」


舒允兒冷笑一聲, 我,良家婦男! ,彪悍的朝秋晴殺去。

「姐姐你真的要做這麼絕嗎?」秋晴憤怒的尖叫,毫不猶豫想反擊。

但是方言不耐煩的冷哼一聲,鐵塔毫不猶豫出手,一巴掌直接拍碎了秋晴的防禦罩,接著直接把她捏在手掌之中。

「砰」!

血色飛濺,秋晴的肉身直接被捏爆,而秋晴那傻愣愣的魂體也出現在原地。

她靈魂本體是一隻小鳥的模樣,但是現在卻幻化成人形,正瑟瑟發抖的看著方言。

「三魂神光?」

方言詫異的呢喃,不自覺的看向秋晴魂體頭頂。

據說天地命三魂強者,魂體頭頂會凝聚三魂神光,擁有一些不一般的能力。

而秋晴現在有一道神光,第二道神光也差不多凝聚了,證明她是有潛力成為天魂境強者的。

「可惜了,天資很好,就是眼力不行,居然敢跟我作對。」方言冷笑著道:「殺了。」

「是!」

鐵塔怪笑一聲,再次一巴掌朝秋晴的魂體拍去。

「不!」

秋晴拚命想要逃竄,但是鐵塔手掌心好像有什麼詭異的力量一般,讓她根本就無法逃走。

最後秋晴只能放出身後的三魂神光包裹全身,勉強抗住這一擊。

鐵塔大怒,身上一個眼珠子忽然爆發紅光,直接轟在了秋晴身上。

「砰」!


一聲悶響,秋晴的魂體直接被腐蝕,瘋狂的消散。

「不!方言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秋晴歇斯底里的尖叫,最後直接消散在天地之間。

方言不屑的嗤笑一聲,死都死了,還怎麼不放過自己? 浩浩蕩蕩的一戰總算結束了,千目一族死傷幾千人,而人類聯盟卻死傷好幾十萬。

方言最大的收穫就是凌霄天藤瘋狂進化,現在就算是英魄境後期的強者都不是它的對手了。

千目族部落之中,方言揮手放出烏金甲蟲,讓這些小傢伙出去查看一番。

「怎麼樣?」舒允兒焦急的問道。

方言眉頭一皺,情況並不怎麼好。

這一戰並沒有打疼這上百個勢力,反倒是讓他們更加眼紅了。

千目一族的戰力太可怕了,眾人誰不想控制他們?所以這些殘兵敗將退出騰雲山脈之後並沒有逃離,反倒是繼續召喚人馬。

一百多個勢力,其中黃金級勢力就超過六個,其餘全都是白銀級別的勢力,一旦動真格,那麼隨便能召喚出千萬大軍。

而且這千萬大軍,絕對都是高手,隨便能碾壓千目族部落。

所以方言不放心,必須要探查清楚敵人的情況才行。

……

騰雲山脈之外的平原之中,大量的營帳安扎在一起,形成一片幾十里地的營地。

這個營地沒什麼奇特的,全是殘兵敗將們聚集之地。

烏金甲蟲在高空觀看,很快就注意到了營地之中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詭異的多了一百多個傳送陣。

「嗡!」

一聲聲輕鳴,一百多個傳送陣陸陸續續投入了工作,大量的高手從傳送陣之中走出,顯然後援來了。

殘兵敗將們興奮異常,尤其是方天賜等人更加激動了。

這次來的人起碼有上百萬,而且一個個都是高手,絕對能碾壓千目族這個部落。

這還不算,單單是天魂境強者就來了十多個,絕對不是千目族長能夠應對的。

「三叔,你也來了?」

方天賜忽然眼睛一亮,因為一個黑衣中年男子出現在傳送陣之中。

這個中年男子可不簡單,國字臉顯得威嚴無比,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之人。雙眼犀利霸道,絕對比千目族長還要可怕,一出現就震得附近一片死寂。

「天賜,情況怎麼樣?」黑衣中年皺著眉頭走了過來,一個隔音罩把兩人籠罩。

方天賜恭恭敬敬的行禮之後,興奮的道:「三叔來此,何愁千目族不滅?那方言有兩下子,不過這次卻絕對會被滅,我們需要擔心的是能不能搶得過其他人。」

「方言?」黑衣中年詫異的呢喃:「他也姓方?」

方天賜啞然失笑,不在意的擺擺手道:「三叔多慮了,這小子可不是我們方家之人,甚至連幾十代旁支都算不上。我們方家雄踞十方城幾十萬年,多少子弟分散出去,整個大陸姓方的人多了去了。」

「這我會不知道?」黑衣中年冷笑著道:「讓我詫異的是,主家唯一後裔,也叫方言。」

「主家唯一後裔,也叫方言?」方天賜倒吸一口涼氣。

方家家大業大,作為一個黃金級勢力,十代以內血脈的弟子起碼過三百萬,幾十代以內早已經散布出去的旁支更是猶如繁星,多不勝數,遍布整個大陸。

沒準大陸上哪個姓方的乞丐,幾千年前老祖宗就是方家本家族人,這一點都不稀奇。

可是方家本家卻異常的古怪,十方城由十三個旁支和一個主家構成。十三旁支是千千萬旁支之中最強大的十三支,哪個旁支強大就可以上位,不過數量卻永遠只有十三支。


這十三支掌控方家所有產業,富貴顯赫,但是卻並不是方家最顯赫的人,最顯赫的是主家的人。

主家之人,乃是老祖宗那一脈傳下的,血脈最濃郁,也是整個方家最尊貴的存在。

不過可惜,主家之人現在越來越稀少,導致只剩下一根獨苗了。

「不是說主家後裔走失了嗎?」方天賜鬱悶的道:「現在怎麼又突然出現了,而且還知道他叫做方言?一旦主家後裔回歸,我們這十三旁支日子就不好過了。」

黑衣中年苦澀的一笑:「誰說不是呢,老祖宗從來不在乎旁支的死活,他只在乎主家後裔,在他心中我們旁支就是主家的奴隸。」

「這……」方天賜臉色一陣漲紅,最後卻頹然嘆息一聲。

「之前我們千辛萬苦想滅掉主家唯一後裔,但是卻還是讓他逃掉了。」黑衣中年苦笑著道:「現在他已經被老祖宗的人找到了,估計快回到十方城了。」

方天賜渾身一震,雙眼泛出一絲絲不甘。

黑衣中年臉色一冷,陰沉的道:「所以,這次我們必須把千目族滅掉,而且要把這個方言控制住。」

「一旦控制住了他,就能逼出他控制千目族的秘密。」方天賜興奮的渾身顫抖:「一旦我們控制整個千目族,到時候我們這一支就算老祖宗都不敢小瞧。」

「對!」黑衣中年讚賞的看了他一眼,才怪笑著道:「這件事情不容有失,所以我才親自前來。」

方天賜越想越興奮,最後眼神慢慢的堅定下來。

……

大軍壓境,人類聯盟人數越來越多,每個人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結果就是強者鬥爭。

眾人你防著我我防著你,都不肯主動出手,結果一拖就是好幾天。

而方言觀察好一切敵情之後,最後臉色凝重的對舒允兒說道:「你先撤吧,你身份不一般,他們不會對付你的。」

舒允兒凝重的道:「情況怎麼樣?」

「扛不住。」方言簡短的回答,頓時讓眾人心驚不已。


舒允兒猶豫再三不想離開,方言嚴肅的盯著她道:「別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我就算救過你,那只是一般的人情罷了,走吧。」

舒允兒苦澀的點點頭之後道:「對不起,如果你還活著,到舒家找我,我還你人情。」

說著,舒允兒直接走了,走得很乾脆。

方言咧嘴一笑,眼光灼灼的望向騰雲山脈之外,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準備一下,我要給我們的客人一份大禮。」方言似笑非笑的說著。

「是!」

千目巨人們興奮的厲喝。

在方言的吩咐下,整個千目族開始運作起來。 三日之後,浩浩蕩蕩的百萬大軍鋪天蓋地的把千目族被圍上,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樣。

這百萬大軍,沒有一個是庸手,全都是各大勢力的強者,放一個出去都能讓小勢力震撼莫名。

可是為了方言,今天他們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眾人面前,方天賜和黑衣中年目光灼灼的盯著白霧升騰的千目族部落,眼中泛著絲絲精光。

「眾位,今日一戰可不能再廢話了,先滅了這個部落再說其他,如何?」黑衣中年大笑著說道。

其他黃金級勢力的天魂境強者聞言,紛紛點了點頭,不過大家看向黑衣中年的眼神卻警惕無比,甚至不停的靈魂傳音,好似在商量著什麼。

「哼!」方天賜不屑的冷哼一聲,低聲說道:「這些人可真的是垃圾,還沒開打就準備分配好處了,也不看看能不能爭得過我們。」

黑衣中年冷笑一聲,厲喝喝道:「進攻!」

「殺殺殺!」

一聲聲怒吼,百萬大軍瘋狂衝擊,人還沒到各種魂力潮汐就猶如驚濤駭浪一般朝千目族的陣法轟殺過去。

「轟隆隆!」

可怕的轟鳴聲驚天動地,大地都在震蕩不休,可怕千目族的迷霧陣法卻依然堅挺。

百萬大軍絲毫不在意,大家毫不猶豫撲進陣法之中。


大家人數眾多,壓都壓死千目族了,怕什麼。

可是剛竄入陣法之中,大家就愣住了,因為整個陣法居然沒有絲毫的阻攔,一直讓他們長驅直入。

「大家小心著點。」

天魂境強者們紛紛提醒著,而眾人穿過陣法之後,直接出現在千目巨人的部落之中。

看著龐大的部落,每個人都是震撼莫名,這也太壯觀了,這裡就是一個巨人的世界。每個人來到這裡,就好像自己變成了螞蟻一般。

「咦?千目巨人呢?他們不會是跑了吧?」眾人詫異的呢喃。

一眼望去,到處都是空曠的地界,完全沒有一絲人影。

「在那裡!」

不知道是誰一聲驚呼,只見遠處聖山腳下,幾十個千目巨人護衛著方言,冷笑著看向這邊。

數量不對啊,怎麼人那麼少?

「不好,快走!中埋伏了。」

黑衣中年忽然拉著方天賜轉身就逃,其他天魂境強者也不傻,嚇得驚慌失措的逃竄。

百萬大軍直接傻眼了,不過眾人都是一刀一槍拼殺出來的強者,對危險也是很敏感的,所以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走得了嗎?」

方言似笑非笑的聲音遠遠的傳來,猶如死神之聲,嚇得所有人渾身一顫。

「爆!」

一聲厲喝,整個千目族的地界忽然翻天覆地。

「轟隆隆」!

可怕的轟鳴,埋伏在四面八方的陣法瘋狂的自爆,猶如風暴一般席捲而出。

天地在崩裂,大地翻滾,氣浪席捲,猶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直接讓所有人呆住了。

「嗡!」

一聲輕鳴,就在氣浪快席捲到方言身上的時候,他們周圍忽然出現一個陣法。幾十個千目巨人爆發血色光芒,把陣法硬生生的撐起,任何爆炸的力量都無法把陣法擊碎。

三個呼吸之後,爆炸平息了,大量的泥土煙塵瘋狂的傾瀉而下。

方言沒有理會這些,而是冷笑著打量著四周。




之後還要配合他演戲……

Previous article

族長熱情的叫喊讓曲清璃回了回神,掃了一眼上方端坐的幾人:「見過族長,三位長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