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豈不是有六成的可能,上官仙就是岸的轉世?

心中雖然驚訝,但卻是短暫的。畢竟這只是一個夢,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

隨後,我二人便繼續在這仙境之中行走,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而關於彼岸花的事兒,我還是沒有告訴上官仙。這是回魂路,不適合提那些東西。等還陽之後,我在與上官仙一一道來。

接下里,我們大約在仙境之中走了約五分鐘。突然之間,一條棕色大蟒駕馭着祥雲至遠空出現。

定眼一看,那條棕色的大蟒之上,赫然站着一個女子。

那女子白衣勝雪,風華絕代。竟然是、竟然是上官仙。

見到此處,我和上官仙都不由的張大了嘴巴。

同時只聽上官仙不由的驚呼一聲:“怎麼、怎麼是我。而且、而且我還站在一條大蟒蛇上?”

不過上官仙的話音剛落,我們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岸你來了!”

這個聲音剛剛想起,我只感覺後背一涼。臥槽!這個聲音竟然是我的!

不過這還沒完,就在這個聲音響起之後,站在大蟒之上騰空而來的女子,還輕笑着開口道:“彼讓你久等了!”

說罷!和上官仙一模一樣的女子便駕馭着,這條大蟒從我們頭頂上飛過。

見到這兒,我的眼睛順着那大蟒就望了過去。可是剛轉到一半,上官仙再次叫住了我:“李炎別回頭!”

聽到這兒,我的腦袋生生的就給定住了!

*姥姥!原來這又是一個騙局,回魂路上該死的亡魂們,這是利用了我們心中的好奇心,不斷騙我們回頭。

什麼狗屁彼、岸,全都是這些遊魂製造出了幻境。

除了剛我們做過同一個夢,有些可信度以外。其餘的都是狗屁,可信度爲零。

我此時只感覺全身發寒,才踏上回魂路多久?我竟然差點兩次回頭,可見這回魂路上的亡魂,是多麼的厲害。

如今我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兒,再次逃過了一劫。

隨後,這仙境消失,一種新的幻境再次出現!

而這一次出現的是老常這傻逼,見是老常我樂了!

只見老常此時正在大街上與人幹架,一個打三個。竟然被兩個街頭混子給打趴下了!

而且老常還連連對我大叫:“炎子,救我、救我!”

我見這個假老常叫救命,我直接大吼了一聲:“救你麻痹,滾!”

因爲有了前車之鑑,所以接下來我和上官仙心智都變得比較堅定,不管遇到了什麼,都不會回頭。

途中遇到了很多熟人和仇人,場景有古代和現代。

而古代的幻境,明顯是上官仙的記憶,其中有她的夫妻母親,還有她記憶中的家。

而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以肉眼的形式認識了岳父岳母……

就這般,我和上官仙心中所有的祕密好似都被掏乾淨了一般。我沒有告訴上官仙的彼岸花以及蛇族的事兒,可是在幻境之中都接連出現了好幾次。

上官仙雖然疑惑,但見我不說,也就沒問。

就這般,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本以爲在回魂路上走不了多遠,就能看到老常給我點的引魂燈。

畢竟當時我和上官仙前往地府的時候,這些細節我都說過。而且王叔和宋叔也都明白這些,可是我們在這回魂路上煎熬了三天,依舊沒有見到引魂燈。

這要是不見着引魂燈,沒有引魂燈給我們引路。即使我們回到陽間,肯定也回不了我肉身的地兒,也不知道會出現在陽間什麼地方。

雖然鬱悶老常爲何沒有給我們點引魂燈,但還陽的曙光卻在第五天出現。

只聽上官仙這會兒很是激動的說道:“李炎,你快看!”

說罷!上官仙一手直指前方。只見濃霧的道路前方,這會兒出現了一團亮光。

見到這兒我很是興奮,看來我們就要走出回魂路了。

見到這兒,我和上官仙不由的加快了腳步,而周圍的幻境這會兒是凌傷雪落水,正在大呼讓我們去救她。

不過經過了這麼多天的幻境考研,我已經免疫了所以的這一切。所以看都沒看這個假凌傷雪一眼,挽着上官仙就往前面狂奔。

大約十分鐘以後,我們來到了道路的盡頭。而當我們來到這裏之後,周圍的一切都開始消失不見,再次恢復成了一片濃霧的狀態。

見走到了回魂路的盡頭,我和上官仙依舊小心,生怕此時依舊是幻境,所以我兩雙雙商定。

在進入光幕之後,無能發生了什麼,都不要回頭。等確定真的回到陽間之後,才能回頭。

至此,我和上官仙手拉手,一步便跨進了這白色的光幕之中。

接下來,無盡的黑暗與無聲將我們圍繞。不知是下落、也不知是上升。

當我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周圍已然出現了新的景物。

我拉着上官仙的手,發現我們來到了一處燈紅酒綠,到處都喧囂着汽車喇叭聲的大都市之中…… 黑夜。

夜空之中只掛着一輪彎月,略有些許烏雲在夜空飄蕩。

而我和上官仙這會兒站在大馬路之中,周圍全都是來來往往的喧囂着的汽車。

除了不絕於耳的喇叭聲,還伴隨着一陣陣的叫罵之聲:“臭娘們兒會不會開車?”

“你是傻逼啊?沒見後面的車*隊啊?”

“綠燈了,你TM怎麼還不走?”

隨着一聲聲公路“老司機”的陣陣叫罵,以及滿大街都是汽車喇叭聲,我的臉上不僅沒有露出不悅之色,反而露出了一絲欣喜!

這個喧囂着的世界,不正是我以前生活的那個世界嗎?

不過現在早下決定還爲時過早,爲了確定周圍是不是幻境,我低頭對着上官仙低聲開口道:“仙兒,你運轉道行,看看周圍還有沒有那些亡魂?”

不用我說,上官仙早就運轉道行開始檢測周圍。

大約十秒鐘之後,只見上官仙猛的睜眼,然後露出一臉的笑顏:“李炎,我們回來了,我們還陽了!”

“還、還陽了?真的還陽了?”我異常興奮的大聲叫道。

“嗯!我們真的還陽了,難道你沒發現周圍的陽氣很重嗎?” 閃婚有毒:顧少撩妻無度 上官仙很是興奮的說道。

聽上官仙這般開口,我急忙感受這四周的環境。

果真如此,這周圍的陽氣不是很重,是極重。真的,我們真的還陽了,從陰間回到了陽間。

因爲興奮,我一把將上官仙抱在了懷裏。而上官仙被我抱在懷裏,雖然有一絲羞澀,但也沒有掙扎。

幾秒之後,我鬆開了手,然後興奮的說道:“既然我們回來了,那我們就先回傾城的別墅吧!”

說到這兒,我便拉着上官仙準備走。

可是一轉身,問題來了。這地兒雖然是陽間,但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地兒是陽間哪兒?

上官仙見我停住,當即便用着有些調侃的語氣對我說道:“不知道這裏是哪兒吧?”

我見上官仙這麼說,不由的咧了咧嘴:“我當然不知道,難道你知道麼?”

上官仙小嘴兒一撅,當即便開口說道:“我當然知道,這裏是京城!”

“京城,你就吹……”

話還沒說話,便見上官仙一手指着她身後。我順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見上官仙身後的大廈頂上,赫然豎着五個大紅字“北京歡迎您”。

臥槽!這地兒還真是京城。

我嚥了一口唾沫,感覺有些不知所措,沒想到回魂路的盡頭竟然連通着京城。

不過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我便暗罵了一句“老常傻逼”。都是這小子不給我們點引魂燈,現在可好,直接來到了千里之外的京城。

要知道,我的肉體可是在四川峨眉市的郊區。

但既然來了,我也只能接受現實,坐火車還是坐飛機,我們也都得想個方法先回去不是?

但是這裏是陽間,到處都是陰魂禁忌。如果沒有活人牽引,就算我和上官仙現在如此修爲,也難以迅速回到四川峨眉市。

想到此處,我便拉着上官仙橫穿馬路,也不怕急速通過的車輛。

畢竟我和上官仙這會兒是魂魄狀態,車輛即使撞到我們,我們也不會有事兒。

拉着上官仙直接來到了街跑旁,看了看站牌,發現這裏是“安靜西街,國際展覽館”。

雖然看清了公交站牌,但我也不認識路啊!就算知道了這是哪兒,也不知道這安靜西街在那個環,那條道兒!

不過就在此時,我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可以幫助到我們的女人。

如果我能聯繫到她,她一定可以幫到我們,而且還能迅速的把我和上官仙送會四川,送到老常等人的面前。

而我認識的朋友裏面,唯有陳氏集團首席執政官,陳夢可以辦到。

也就是我很對不起的老同學如花,只要我能聯繫到如花。以如花的能力,送我和上官仙迅速回四川,那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想到這兒,我把心中的想法告訴了上官仙。

上官仙聽我這麼說,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嗯”了一聲,表示答應!

隨後,我利用了鬼的特殊能力,直接迷了一個路過的性感的女子。然後讓她拿出手機,讓她撥通了如花的電話。

說實話,我現在就只能記住三個電話號碼。第一個便是我自己的,第二個便是凌傷雪,第三個就是這如花的。

至於老常的電話,是13幾的開頭,我都沒什麼印象。

因爲我和上官仙是鬼,所以根本就不能用電話。因此,我只能控制那個女子,按照我說的做。

電話“嘟嘟嘟”的響了幾聲之後,電話接通了。不過電話那頭卻是個粗獷的男人的聲音以及很是喧囂的嘈雜聲,有些像KTV包房。

“喂!是誰啊?”那男人的聲音顯得有些不耐煩!

聽到這兒,微微的皺了皺眉。難道是如花的男朋友?

沒有多想,便控制着那個性感的女人說道:“我找陳夢,我是她的朋友!”

對面的男子在聽到是個女人的聲音之後,語氣明顯一變,當即便變得柔和了起來:“喲!原來是位美女啊!要不也過來玩玩兒?你朋友這會兒玩兒得可嗨了!”

聽到這兒,我急忙控制那女人繼續說道:“哥哥,是哪兒啊?”

電話那頭的男子聽這個女人聲叫他哥哥,當場便發出了一聲聲淫笑的聲音,然後用這有些輕薄的語氣說道:“妹妹。我們在翠竹路天上人間,至尊VIP包房,門牌號是五個九。哥哥等你過來哦!”

說罷!對面的男子便掛掉了電話。

聽到這話,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聽其語氣,這男子明顯不是什麼好東西。

而且我認識的如花,一般都不會出入那種場合。她是一個職場女強人,一心都放在工作上,應酬也都是什麼高檔酒會之類的名流場所。

可今晚怎麼會有個陌生人,而且還有些*的男人拿到她的手機呢?

下堂妃不愁嫁 也許是我的疑心太重,我多想了。但我總感覺心頭怪怪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但是對方就說了一個翠竹路天上人間,我TM怎麼知道翠竹路天上人間在哪兒?

不過就在我疑惑的時候,上官仙卻突然對着那個性感的女人問道:“翠竹路天上人間在哪兒?”

那已經被我們迷了的性感女子聽上官仙這麼問,當即便用着很是殭屍的語氣說道:“翠竹路天上人間在海淀區!”

海淀區?好似是京城裏的一個區。想到此處,我急忙追問道:“海淀區是不是北京的?”

那女人繼續殭屍狀態的回答:“是的!”

聽到這兒,我猛的倒吸一口涼氣,根本就不顧周圍有行人。直接顯化出了身形,當場便在路旁攔下一輛出租車!

如今我的道行與之前上官仙的道行一般,所以我可以直接在人羣之中顯化出身形,同時不怕被普通人的陽氣傷到。

見出租車靠了過來,我也不廢話,直接對着上官仙一招手便鑽進了車裏。

那出租車司機見我“獨自”一人鑽進車裏,用着很有職業抄手的語氣問道:“哥們兒,去哪兒啊?”

“翠竹路天上人間!”

那中年出租車司機聽我說去天上人間,嘴角不由的一笑,然後開口道:“那兒的姑娘不錯,不過消費就是高了一點!”

聽出租車司機這般開口,我沒有和他廢話,只是讓他快點兒。

大半個小時之後,我們來到了天上人間。 霸愛總裁強勢來襲 出租車司機說三十八快車費,我在身上摸了摸,發現有一張一百的冥幣。

這會兒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遞給了出租車司機,說不用找了,然後便帶着上官仙下了車。

那出租車司機見我出手如此大方,還連連道謝。殊不知等他明早起牀後就會發現,這百元大鈔就會變成冥幣!

接下來,我便帶着上官仙向着道路旁的大型豪華KTV場所天上人間走去。

不過剛走的門前,我便發覺有些不對。

這天上人間的建築設計,有些蹊蹺。竟然用到了一中道門邪法,而且是害人性命的偷財盜寶“五鬼運財”陣!

也就是說,想弄出這個偷財盜寶的“五鬼運財”陣,必須在大門前,活活吊死五個大活人。

而且沒個月都必須用五個活人獻祭!只有這般,戶主才能財源廣進。

此時我皺緊了眉頭,嘴裏不由的冷哼一聲。如今我乃陰司判罰官,專管陽間不平事兒。如今我讓我遇到了,這塘渾水,我必須得管上一管。 當我和上官仙來到這處大型娛樂場所天上人間的時候,發現這裏竟然運用到了偷財盜寶的“五鬼運財”陣。

此陣法我幾年前見過,當時師傅還沒有來京城做活人陰婚,也沒有死。

我們在安康附近遇到一家洗腳城,也是用到了這種邪法“招財”。

以五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處子作爲祭品,然後在邪道的作法下。將這五個女子用染過鮮血的白綾,在子時的時候將其活活吊死在門口內側的房樑之上。

最後邪道會通過一些風水祕術,把這五個活活吊死的女鬼魂,強行拘禁在屋門口。

最後將屋門口的房樑用金漆塗成金色,那麼這種所謂的“五鬼運財”陣就算成了。

凡是店鋪有這種邪陣助力,店鋪主人絕對會財源廣進,一本萬利。

但是唯一的缺點便是,每個月都必須用五個活人給這五隻女鬼獻祭。而且這樣的數量會隨着時間的推移,漸漸的增加。

第一年每月五個,第二年每月就會變成十個,第三年就是每月十五個……

總之一年增加五個,一直下去,如果哪天店鋪主人供應不了了。那五隻厲鬼就會脫困,到了那個時候,店鋪主人全家死絕不說,就算是戶主人的族人也都會跟着慘死,可謂歹毒至極!

想到這兒,還不等我說話,上官仙便搶先開口道:“李炎,這房子不對勁,有好強的陰煞之氣!”

聽上官仙這般說道,我當即便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這裏有一道邪陣,裏面有五隻招財厲鬼!”

上官仙見我這般說道,露出一臉疑惑之色,有些不解。

我見上官仙如此,當即便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然後對着上官仙開口道:“一會兒你隨我進門,你就知道了!”

說到這兒,我和上官仙便來到了天上人間的門口,門邊有七八個高挑的性感美女,見我“獨自”走了過去。當即便用着甜甜的聲音喊道:“歡迎光臨。”

我沒有理會那些迎賓小姐,而是徑直走進了屋裏,剛一進屋,我便對上官仙開口道:“你看頭頂!”

上官仙何其道行,即使我不說,她也注意到了頭頂的異常。

上官仙擡頭望去,只見屋門口內側的房樑之上,這會兒竟然吊着五個面露猙獰的白衣女鬼。

不僅如此,這五個面露猙獰的白衣女鬼還睜大了雙眼,不斷望着大廳之中來往的人羣。

有時還露出她們嘴邊的獠牙,發出“嗚嗚”的低吼。

不過她們是鬼,周圍的活人也看不見她們,也聽不見她們的聲音。

上官仙見到這兒,也是秀眉微皺,然後對我開口道:“李炎她們的煞氣好強!”

“嗯!應該被供奉了好幾年了!”

孔宣非要寶寶喊他舅舅,爲此還跟昀之這個親舅舅爭辯了好久。

Previous article

成浩和凌風感受到趙小川語氣中的冰冷,不由打了個冷顫,相視一眼,發現各自臉上都佈滿了苦笑。 被秦穆然這麼一問,金斷空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