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神風琉璃罩可是在火鼎殿內所得之物,已經有著假紋的層次,比的一般的玄兵不知道強上多少。

如果是一般玄兵的話,哪怕是初陽境武者祭煉出來的東西,在先前凌宸這傾盡全力的一斬之下,也只會瞬間崩碎,甚至會影響到其中的武者。而假紋玄兵,其中已經隱隱開始凝聚著大道之力,攻擊的力量,紋路幫著緩解,使得攻擊力當即大減。

咔。

只見的神風琉璃罩上,只是隱約裂開小指長短的一個小縫,便是成功地將這一道斬擊跟擋了下來。

凌宸悶哼一聲,腳下一個踉蹌,這一刀也是幾乎耗盡了他體內所有的玄氣。

紫陽八域對於玄氣的要求極高,每一域的提升,都需要有著渾厚的底子方可運用,凌宸雖然能夠用出第三域的無往殺域,可掌握的時間不長,本就不熟練。

現在更是強制運用出了這一道殺招,一擊過後,也是沒了什麼再戰之力。

他本來自信滿滿,想要憑藉著這一招直接將秦川斬殺。畢竟紫陽八域身為古時的絕學,自然有這獨到之處。

不要說是一個秦川了,只要在自己這一刀的籠罩範圍之內,來兩個空冥境中期的武者,他都有把握一擊必殺!

可待得凌宸看清楚面前的情況時,面上一呆,接著陡然大變。

「怎麼可能!你沒事?」他尖聲叫喊。

神風琉璃罩的庇護之下,秦川哪裡像是受傷的人?

凌宸這下可是真正的慌了,自己的必殺一招都用出來了,沒能殺掉秦川的話,他又該怎麼辦?心思轉動,退意大升。

他面上的糾結沒有逃過秦川的觀察,眼見得凌宸已經沒了什麼手段,秦川直接將神風琉璃罩收回,殺意凜然。

「凌宸!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他雙腿在地面上重重一踏,轟隆一聲,宛若腳下生雷一般,快速反震而出,整個人就如同一道離弦之箭,瞬間來到了凌宸的面前。

凌宸大呼一聲,還沒等扭頭,秦川的一拳已經砸在了凌宸的面門上。

「啊!!」

一聲慘叫,凌宸倒飛而出,秦川十足力量的一拳,直接打的他面頰凹陷,鼻樑碎裂,一大片的血液濺飛而出。

與此同時,身旁本來瀰漫著的紫氣呼的散的一乾二淨,凌宸施展出來的紫陽八域,在自己深受重創的同時,直接潰散掉了。

「每一拳就相當於我風雲門的一條認命!你做好被打死的準備吧!」

秦川身形不停,緊隨而上,在凌宸的身形還沒等落地之時,又是一拳打在他下巴上,將他給挑了起來。

空冥境武者加持著玄氣的力量,一拳足夠轟塌一面城牆,在秦川的攻擊下,凌宸直接被打蒙了。半路他回過神來還想防守一下,可是體內的玄氣剛運,便被一拳重重打散,根本是難有任何抵擋的辦法。

一拳一腳,一拳一腳……

堂堂火羽郡郡主現在變成了一個人肉沙包,在秦川怒火的轟擊之下,上上下下。

秦川在凌家牢獄中飽受折磨十餘年,心中也是憋了十餘年,無時無刻不再想著斬殺凌宸為風雲門報仇。

現在報仇的機會就在眼前,他自然是一口氣將心中的怨恨全部傾泄了出來。

足足打了半個多小時,六百三十一拳過後,凌宸的身體已經破破爛爛,沒有一個完整的人形了。隨著秦川飛馳在半空中,雙拳在他胸口地重重一砸,他的身形也是轟的倒飛撞擊在火羽郡的城牆之上。

砰!一大片的石塊被砸飛,而凌宸則是被深深地砸在了城牆之中,四肢癱軟,面目全非,早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 「凌……凌宸死了!」

「郡主死了,殺人了,大家快跑啊!」


看著凌宸深陷在城牆中骨骼盡碎的身形,四周圍觀著的眾人在一愣之後,開始滿面蒼白的大聲呼喊了起來。

「凌宸都死了,這怎麼可能!我們火羽郡不是正在勃勃向上的發展嗎?」

「郡主可是空冥境上成名許久的高手,紫陽八域用出來都沒法抵擋,這人到底是誰……」

「風雲門,是風雲門長老!」

……

在秦川解決掉凌宸的同時,另外一邊地戰鬥也是差不多到了尾聲。

同那個空冥境武者在交手百招之後,吳凡對於自身空冥境的實力運用的更加純熟,找著一個空檔,手中的大刀一斬,哧啦一道鮮血飛濺,直接將那個空冥境武者一分為二。

他面有喜色,大聲咆哮一聲:「空冥境!也不過如此!爽,真他媽的爽!」

在達到空冥境之後,第一次這麼酣暢淋漓的戰鬥,將他的血性可是完全激發了出來。

方陽也是眉頭一挑,操控著的三柄劍上劍星施展,三道星芒光柱轟然穿透,那三人根本是抵擋不住,被劍氣穿身,在胸口留下一個大洞之後,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火蘭和唐依然熟悉作戰方式之後,那十個凝神境武者也是八死兩跑,剩下的郡兵更是一鬨而散,連郡主都殺的人,他們哪裡敢在這逗留?

一時間,整個大街之上的人群散的個七七八八。

「我秦川,總算是報仇了!風雲門的各位,如果你們在天有靈的話,就都可以安息了!」秦川獃獃地看著那邊凌宸的屍身,隨即仰天咆哮。

他的喊聲中一口氣將內心所有的苦悶都喊了出來,那壓在自己身上十餘年的沉重擔子,也是隨著這道大喊變得輕快了起來。

秦川大喊過後,只覺全身一陣疲憊,他扭頭看向方陽那邊,身形一提,直接飛了過去。

在方陽剛要笑著說話之時,秦川身形一矮。

撲通。

他直接在方陽面前跪了下來,秦川堅聲道:「方陽,你幫我報了終生大仇,秦川無以回報,只有爛命一條,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交給你了!」

他說的誠心誠意,內心中對於方陽也是有著濃濃的感激。

不光是感激方陽幫自己報仇,更是感激方陽讓自己動手這件事。他現在也是心中明了,如果讓方陽出手的話,凌宸的死只會更快,但不可能讓自己心中的負擔完全放下。只有他一拳一拳地打在凌宸的身上,一條命一條命地讓他償還回來,才真正卸去了自己心中的包袱。


方陽肯定是早就有了這個想法,才會讓他親自出手的,這麼為他著想,秦川實在是滿心感激。

方陽一愣,接著把秦川扶了起來,輕笑道:「我們只是交易,一碼歸一碼。」

秦川搖了搖頭,他可是知道方陽付出的有多少,就如他手中的這件神風琉璃罩,如果沒有這件強悍玄兵的抵擋,他早也就是死人一個了。

「你想要四法青雲,我可以告訴你,不過那個地方很危險。」秦川皺眉說道,「四法青雲,現今放在骨牙山脈里。」

「骨牙山脈?是那個連初陽境武者都忌憚不已的地方?」一旁的吳凡突然出聲道。

秦川凝重點頭:「不錯,正是那裡。」

「那是什麼地方,很危險?」方陽問。

吳凡面有嚴肅:「何止危險,簡直就是凶名鼎鼎。聽聞那裡是古時大妖和武者戰鬥的地方,當年的戰鬥太激烈,玄氣爆炸產生的景象壯觀,導致了地形的變動,才有了現在的骨牙山脈。骨牙山脈是一座座有若骨頭和牙齒的巨大山峰連綿而成。」

「有一種說法是那些骨頭和牙齒都屬於上古大妖的東西,在裡面聽聞還留有著一些大妖的血脈,像青獸森林那種地方的大妖,在骨牙山脈內說不定就會有。」

秦川補充道:「四法青雲的威力,我們風雲門也知曉。所以一直不敢將它放置在宗門內,害怕出現變故,雖說後來也出現了……我們提前將四法青雲存放到了以前風雲門舊遺址的骨牙山脈內,在其中有著一處地方,封印著四法青雲。」

方陽眉頭皺了皺,聽他們兩人這麼說的話,那骨牙山脈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

青角牛那般的大妖可是很不容易對付,空冥境的大妖要比一般的空冥境武者厲害太多,哪怕方陽有自信以一對十能夠打的過十個普通的空冥境,可如果來五個空冥境大妖的話,也沒有多少自信能對過。

沉吟片刻,方陽說道:「無論如何,我都要去看看。四法青雲名聲在外,有著這件東西我才更有闖蕩的資本,而且越是兇險的地方,必定也會珍寶遍布。」

吳凡道:「那倒是,骨牙山脈由於是古時的戰場,其中留有著一些上古隕落武者的遺物,萬一在其中找到個玄兵、武學什麼的,絕對差不了。要知道能夠在那戰鬥的武者,起碼也是初陽境以上!」

「你如果要去的話,我可以領路。」秦川道,「那遺址所在的地方我還記得。」

「好!」方陽應聲,看向另外幾人,「你們呢。」

「我們就不去了。」吳凡笑了一聲,面有幾分歉意,「那地方太危險,不適合我這種半吊子的空冥境,去了非但不會有幫助,甚至還有可能拖累。」

方陽理解的點了點頭,「那你們要如何?」

「我和火蘭要離開,反正蕭林已經死了,我們連雲十八金的仇怨也已經了結了,就沒必要一直留在這裡。連雲十八金雖然已經覆滅了,但名頭還在,我要重建連雲十八金!」吳凡堅定道,「怎麼說,兄弟們死歸死了,名頭卻不能斷。」

「何況,現在受到你的幫助,我現在也是空冥境的武者,再建連雲十八金只能是更強!」

「好,那我就不挽留了。」方陽笑道,人各有志,他同吳凡兩人本來起初也是因為一場交易而已。

「我要多謝你,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們。」吳凡說道,「所以,以後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大可來找我,拚命的事情雖然我吳凡不敢拍胸保證,但一些小事絕對沒二話。」

「我記著了。」方陽道。

隨後吳凡也沒有婆婆媽媽,一拉火蘭,兩人就向著遠處飛馳而去。火蘭遠遠地看著方陽,張了張嘴,嘴邊的話語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她知道,她和方陽兩個最終只能是陌路人……

在吳凡的帶領之下,兩人的身形快速地消失在了火羽郡外。

方陽看兩人消失后,又看向唐依然:「你呢?骨牙山脈太危險,你現在去不合適。」

唐依然咬著紅唇,說道:「那我留在劍河府里等你們吧。」

「好。」方陽應聲,劍河府只能三個月動用一次傳送法陣,現在也不能離開風海郡的邊界,反正有著段凌那老傢伙在裡面,其中可是安全的很。

唐依然知道自己幫不上忙,這種選擇是最正確的。不過她也是下了決心,回到劍河府內,一定要在星光殿內好好閉關一番,早日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上來!

段凌那個奇特的鬼魂雖說沒多少實力,可眼界依舊在,請他幫助的話,一定能對自己的修鍊有很大的幫助。

於是,方陽和秦川就要去往骨牙山脈,而唐依然一人回到了風海郡內的劍河府中。

方陽帶人-大鬧火羽郡的消息快速地傳遞了開來。

在傳到陳九銀耳中之時,惹得對方雷霆震怒,這次的事情可不小,那是殺了整整一個郡的郡主!這相當於冒犯龍淵王朝的威嚴了。


雖說真正斬殺凌宸的人是秦川,但對方陽先入為主的觀念在,使得陳九銀直接將這件事情套在了方陽的身上,方陽的賞金也是再度暴漲,達到了一億玄元。

這賞金數字一出,在龍淵王朝內又是引起了一陣風波……

當然,作為當事人的方陽還不清楚這些事情,在購置了兩匹鱗馬接連三天的趕路之下,他和秦川也是來到了混元府的邊界。

骨牙山脈位於混元府、坤明府和真靈府三個大府的邊境之地。

骨牙山脈極其荒涼,光禿禿的山脈之上,極少看到青蔥的植物,即便有也是一些犬牙交錯的枯藤,呈現出一片森森的死氣。

每一座山峰都古怪的矗立著,就如同地面上竄出來的猛獸牙齒一般,整條山脈籠罩在一片厚重的鉛灰色雲層之下,在這裡終年不見陽光。

這是一處放逐之地,在這裡沒有龍淵王朝的法律,有的只是殺戮!

骨牙山脈由於名聲在外,雖說驚嚇者極多,但慕名而來的武者卻是更多,經常可見許多武者來到此處,進入到骨牙山脈內尋寶避難。

尤其是像一些在龍淵王朝龍蛇榜上有名的凶人,基本都會拿骨牙山脈當作落腳之處,在這裡,他們的賞金報出去非但不會引得旁人追殺不止,反而是如同名氣一般能護身。

每一個賞金極高的人,都能夠在骨牙山脈開闢出一片新天地來。甚至於,有的人乾脆在此處拉幫結夥,開宗立派,佔據著諾大的一片地區。

這裡,有的是真正的自然法則——弱肉強食!

無殺城,骨牙山脈周邊唯一的一座城池。這種人口容納不過十萬的城池,在一般的大府內都是屬於小城,可在骨牙山脈中,卻是人口極其密集,透著一股繁榮昌盛的景象的大城。

無殺城名字雖然有著無殺,可其實是混亂之地的起始,這裡沒有城主的存在……龍淵王朝派來的城主早就不知道幾十年前被殺了,而後龍淵王朝也知道這處地方的古怪,就沒有再派人來送死。

在無殺城內,只有實力強悍的人,才能夠在其中有一席之地。

現在掌控無殺城的是一群在骨牙山脈落腳有五十多年的人,領頭之人名號黑牙,是一個空冥境巔峰的大高手,聽聞體內已經衍生出純陽之意,距離初陽境只有一步之遙,也被叫做偽初陽境。

方陽和秦川在奔襲三日之後,總算是來到了這處凶名在外的城池中,將已經累個半死的鱗馬捨棄之後,兩人便是相繼進入到了這座城池之中。

… 無殺城內,氣氛一片肅殺。

這座城池內的布局緊密,從外表看來一片繁榮景象,青石路兩旁儘是矗立著的樓閣,不時都能夠看到行人四處走動著。

而隨著方陽和秦川地走入,四周人的目光也是投了過來,跟一般情況不同的是,那一雙雙目光中透著的是一種冷意和猙獰之色,似是在審視一般。

方陽皺起眉頭,開口道:「這裡的人好像都不是很友好。」


秦川苦笑:「無殺城我也是第一次來……不過光從傳聞中了解,就知道這座城池內的一些事情了,對外來戶不友好是當然的。」

「這裡都是武者?」

「那倒不是,還是有一些普通人的,不過哪怕是普通人,性子都是狠辣之極的角色。」秦川道。

方陽點頭,又問:「那我們進無殺城裡幹嘛,不能直接進骨牙山脈嗎?」

「無殺城內有一樣東西要取的,當年四法青雲是被封印在骨牙山脈的一處遺址內,而封印開啟所需的密匙,則被我們風雲門放置在無殺城中。」

方陽恍然:「那是什麼東西?」

「一塊殘缺的玉牌,幾十年前就被我們青雲門內的人放在城主府邸中。」秦川表情有些不自然,「本來我們風雲門內有長老同城主是舊識,以為放在這裡會安全一些,沒想到那城主上任沒幾年的時間就已經死了……」

他暗自搖頭,有些無奈。誰能想這無殺城中的法則會如此兇殘,連龍淵王朝派來的城主都能無視。

秦川繼續道:「現在城主府不知道被誰佔據,想要取得怕也會有一些糾紛。」

「沒事。」方陽道,「糾紛不怕什麼。」

「我們先去探一探吧。」秦川說著,就要帶方陽進入城池內部。

可在這時,突然從一旁閃出幾道身影。

「喂,你們兩個是哪來的傢伙?」一聲狠厲的質問聲響起,說話的是一個面色如黑鍋般的中年男子,面上一副猙獰神色,他身後還站著兩人。

方陽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掃,說話之人的修為最高,有著空冥境初期的層次,身後兩人則是凝神境的武者。


三人面色不善,明顯是要找碴的了。




另外一邊,雲洛也在拼,她被藍羽兔的悲壯感染到了,她看多了爾虞我詐、背後插刀、大難臨頭各自飛,可這一人一兔,卻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Previous article

阿長又是一記前沖劈掌,居然是雙生蛙主動避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