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另外一邊,雲洛也在拼,她被藍羽兔的悲壯感染到了,她看多了爾虞我詐、背後插刀、大難臨頭各自飛,可這一人一兔,卻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此乃,世間大真情!

她要護住這真情,可拚命吸引著那股療傷暖流,三秒鐘后,雲洛傷勢還遠遠沒有好,但她已能動,已有力,她欲站起來,不顧傷害,先將地字黑衣人擊殺。

地字黑衣人受傷也不輕,她施展十字殺印,就能將其滅殺,就算殺不了,至少也能讓其受到重傷,緩解一下大危險局面。

可是,雲洛剛想動,身子卻是一僵!

這股療傷暖流,觸動了她體內的封印!

她體內封印著什麼,就連雲洛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她娘親告訴她,若她封印能被解開,她的實力將會暴增!

為了解開封印,暴增實力去摧毀那個女人的陰謀,救出她的娘親,她試了很多方法,可那封印紋絲不動,半點反應都沒有。

到後來,她都快忘了封印這回事。

但此時此刻,她的封印竟然在被這股暖流解封。

這是什麼秘技,竟然能解她封印!

這人是誰?

怎能解她封印?

雲洛側頭,那能讓天上星辰都隱沒的眸子,似要看透楚玄的身,楚玄的心,楚玄的一切!

因為,娘親還告訴過她,解她封印者,即為她真命天子!

真命天子!

他!

他到底是誰?

他身懷秘技,絕不屬於這個偏僻之地!

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流落到此?

雲洛想不明白,一場追殺,到最後,卻讓她碰到了預言當中的真命天子!

他真的能成為她的真命天子嗎?

雲洛不知道,更不知道如何面對,只是,當她再想起楚玄抓住她手的一剎那,心中的不舒服,卻是情不自禁地消散了開去!

懷著重重疑問,雲洛更加瘋狂地讓暖流解除她的封印,封印解除之間,她不能動!

但封印一旦解除,她將踏入更高的境界!

她不管預言是否為真,不管此人最後能不能成為她的真命天子,但她不能讓他死,絕對不能!

她必須要讓封印快快解封!

楚玄當然不知雲洛發生了什麼事,他在拚命修鍊各種元訣,還在用染血的眼睛去看地字黑衣人的那一劍。

他想要看出這一劍的破綻點!

不可否認,他和地字黑衣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他引以為自豪的元技,在人家面前,好比一片爛樹葉。

所以,他得抓住每一分,每一丁點的機會,增加自己的砝碼。

只是,地字黑衣人實力太強,這一劍,也太強,他看不出破綻,可他沒有放棄,哪怕眼角血流如注,哪怕痛苦讓人死去,他拚命也要看出來。

地字黑衣人的怒火,卻越來越旺,藍羽兔每多擋利劍一秒,他的怒火就要洶湧好幾分。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那犀利能斬天能裂地能破萬空的利劍,會被一隻凡階下品魔獸的藍羽兔給擋住。

當然,眼前這隻藍羽兔,不是一般的藍羽兔。

可說出去,他,堂堂的大世界強者,到一聽都沒聽說過的地方,被一隻兔子給幹了,那簡直丟臉丟遍了整個星空。

看到藍羽兔胸口處已經出現大大的血洞,地字黑衣人心裡忽生一計,冷道:「卑微的兔子,你的表現很出乎我的意外,所以,我賜予你一個機會,臣服於我,我帶你看遍三千大世界!」

藍羽兔艱難地伸出小前腿兒,囂張地將小前腿兒往地下指了指,鄙夷意味再明顯不過。

地字黑衣人讀明白了,惱怒萬分,「兔子,別給臉不要臉!在這樣的小地方,跟著這樣的螻蟻,你就是有逆天的資質,又能有什麼作為?跟著我,我讓你耀武天下!」

藍羽兔小前腿左右擺了擺,意思在說,你不行!

「賤兔,本座的耐心很有限,如果你願意和那隻螻蟻一樣,不把握住這個機會,本座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別覺得你真的能擋住本座的劍,本座要殺你,你必死無疑!」

藍羽兔勾了勾小前腿,說著,來!

「最後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有兩條路,一條路臣服於我,揚名天下;一條路死無葬身之地,遺臭萬年!」

咕咕!

地字黑衣人從這聲音里聽出了「白痴」的味道,他徹底躁狂了,「既然你要死,本座就成全你,讓你明白,得罪本座是什麼後果!」

當即,利劍散發出一道道劍光,這些劍光不僅照進藍羽兔體內,更是繞過藍羽兔,殺向楚玄。

「看你怎麼擋,怎麼救那隻螻蟻!」

地字黑衣人冷笑聲剛落,藍羽兔張嘴一頓狂吸,那些要飛越過去的劍光,就被它吞進了嘴裡,不停做出咀嚼的動作,彷彿這些劍光,是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烤肉。

「該死的兔子!吞劍光,本座讓你吞個夠,吞到死!」

地字黑衣人的憤怒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長劍散發出來的劍光,密集如狂風暴雨。

藍羽兔一頓狂吃!

其實,每吃一道劍光,藍羽兔的傷就更重一分,它的身上劍傷更加密集,這些傷都是從體內斬出來的。

密密麻麻的劍傷,觸目驚心!

也許下一刻,藍羽兔就會分成千萬塊,可它還在狂吞!

「卑微的兔子,你馬上就要爆了,你死了,那隻螻蟻,照樣也會死,現在,你的掙扎,你的拚命,又有什麼意義?」

地字黑衣人冷笑著,利劍刺入藍羽兔更深的血肉里,眼看就要刺中藍羽兔的心臟,楚玄站了起來!

一步,一步,走向地字黑衣人。

恩?

地字黑衣人眉頭緊皺,這小子吞了化海丹,老半天沒死也就罷了,竟然還能站得起來。

「螻蟻,你是怎麼做到的?」

「視我為螻蟻的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嗎?」

「找死!」

「不錯,我就是在找死!」

楚玄一步一血印,站在了藍羽兔面前,摸著藍羽兔耳朵,笑道:「坑貨,能把自己往死里坑,你簡直是天底下最坑的坑貨!」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呆萌可愛一笑。

九叔 ,肅穆、莊重地說道:「蒼天為鑒,厚土作證!坑貨,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兄弟,同生共死的兄弟!」

藍羽兔燦爛地笑了,伸出了小前腿,楚玄握住,如同擊掌盟誓,說道:「今天,就讓我們一同赴死,死他個轟轟烈烈!」

吱吱!

藍羽兔興奮地叫著,似發出了與楚玄同樣的宣言。

地字黑衣人一愣,旋即狂笑不已,「見過可笑之事可笑之人,卻沒見過可笑到這種地步的,你一個人,竟然認一隻魔獸當兄弟,你是雜種嗎?還要死得轟轟烈烈,本座豈會給你們這樣的機會,既然你們要同生共死,本座就送你一程!」

劍光再耀,密集成圓,罩向兩人。

山村小神農 ,十萬火急,她想站起來,想拼上前,雖然楚玄屢屢創造奇迹,但在這一圈要命劍光面前,什麼奇迹都將終止。

她不能讓他死。

可是,她的封印還沒有完全解開,她站不起來。

「封印,快給我解啊!解啊!」


雲洛心裡在咆哮,藍羽兔已經在張嘴狂吃,這又是一場搶吃大戰,只是,吃得越多,死得越快,但它毫不停歇!

楚玄則將殘破不堪的震動出比飛流直下三千丈還要狂暴高速的頻率,剛剛拚命煉入體內,總共達到三百六十門元訣的元力瘋狂暴發開來。

劍魔拳!

瘋狼暴殺!

重若千鈞!

翻手為雲!

……

所有的元技,全都被楚玄用瞬發技凝聚起來。

楚玄那深遂如星辰的眼睛里,暴射出兩股血箭,箭射地字黑衣人之右邊胸口!

便在這一剎那,楚拳一拳轟去!

滅地! 亂訣、亂技,盡數混為一體,亂地、滅地!

地,就是地字黑衣人。

拳出似隕石落地!

藍羽兔似與楚玄心有靈犀一般,知道楚玄要做什麼,任由那凌厲劍光狂斬於身,張嘴將楚玄拳頭所轟前路的劍光,吞得乾乾淨淨。

楚玄拳頭,毫無阻礙地轟了出去,轟在了地字黑衣人的右胸口,也就是楚玄雙眼之血箭暴射處!

他付出眼瞎之代價,為的就是找出地字黑衣人這一絲破綻!

轟!

地字黑衣人像被天地之錘砸中,吐出一口鮮血,往後退出一步。

一步退出,劍光俱散,利劍從藍羽兔胸口抽出。

楚玄體內已經沒有一絲力氣,甚至是沒有一點精力,一處地方,能繼續修鍊元訣。


彷彿枯樹將死!

但,楚玄仍伸手,將藍羽兔抱在了懷裡。

「坑貨,別怕,有我!」

楚玄安慰著,藍羽兔甩了楚玄一個白眼,然後就要閉上,楚玄看不見,卻感覺到了,吐血說道:「坑貨,說好一起死,我還沒死,你不能閉眼。」

藍羽兔努力睜開眼睛,笑著!

身後心急如焚的雲洛,眼裡震驚滿滿,他真的轟破了地字黑衣人的攻擊,這,絕對是奇迹!

他是怎麼做到的?

剛才那一拳,是什麼拳?

這個問題,同樣在地字黑衣人心裡波濤洶湧著。

是的,他與雲洛拼殺,特別是雲洛最後的拚命一擊,受的傷也極重,他體內的能量也不多。

可是,就算他傷再重,能量再少,身體再虛弱,他的攻擊也不是一個小小的煉體境武者能破得了的,更別說是往後退出一步。

還剛好轟在他的破綻處。

偏僻之地的鄉下人,怎麼能看得出來?

地字黑衣人覺得這一刻鐘,將他這一輩子都沒嘗試的憋屈,全都嘗了一個遍,他追殺雲洛仙子這樣的大人物都能笑到最後。

卻被一隻凡階下品的兔子,一個修鍊體系當中修為最低的煉體境武者打了臉,還一腳接一腳狠狠踩在他的身上,那麼重,那麼狠!

那麼荒謬!荒唐!可笑至極!

偏偏又是這麼的真實!


地字黑衣人口含濃郁殺機,冷道:「低賤的螻蟻,本座保證,不會讓你輕易死去,本座要將你暴晒至死,還有你的家人,你的家族,你的朋友、兄弟,你的女人,全都要悲慘的死去!」

「你不是第一個說這句話的!」

「本座說到,就會做到。」

地字黑衣人踏步上前,「本座不信,憑你自己,你能做到這一步!你身上,肯定有奇遇!本座不但要殺你,還要奪你奇遇!」

「來!」

「給本座死!」

地字黑衣人又是數口鮮血吐在利劍之上,一劍刺出。

然而,這一劍,刺的卻不是楚玄。


白澤這才發現,他還沒有吃飽呢。而且剛才動用了源力,肚子又餓了。他沒有多想,立即抓起方才自己沒有啃完的雞腿,繼續大口啃了起來,四周的人都無比汗顏。

Previous article

這神風琉璃罩可是在火鼎殿內所得之物,已經有著假紋的層次,比的一般的玄兵不知道強上多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