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澤這才發現,他還沒有吃飽呢。而且剛才動用了源力,肚子又餓了。他沒有多想,立即抓起方才自己沒有啃完的雞腿,繼續大口啃了起來,四周的人都無比汗顏。

就在這時,數十名身穿軍服並帶著步槍的士兵沖入了酒館內。帶頭的庫洛少將看了看四周,並不太意外的說道:「鏡中人已經逃走了嗎?算了,本來就沒指望能抓住那傢伙。」

隨後,幾名士兵上前來架住了白澤,二話不說,就直接用手銬將白澤的雙手銬起來。

擰著大刀的庫洛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涉嫌故意殺人,我們現在要逮捕你……」

「什麼?!」一聽到這裡,雪兒如雷貫耳,難以置信的說道:「不可能,少將大人,你們搞錯了吧?!」

「喔喔嗚嗚¥お#@%#*……」白澤滿口都是食物,根本就來不及辯解,就被士兵們給帶走了。

「警察先生,請等等,一定是你們搞錯了……」

「等等……」

「白澤哥哥,白澤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金屬儀器、玻璃罐子、電子計算機、電子顯微鏡,這裡是一間密閉的科研室。

一個黑色的護腕放在顯微鏡下,這個黑色護腕正是白澤的。

此時,正有一名身穿白大褂,並戴著眼鏡的青年男子正仔細對其進行觀察著。隨後,他來到電子計算機的顯示屏前,用手敲擊著鍵盤,對數據進行了整理與分析。

這時候,另一名身穿白大褂,同樣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從角落裡走了過來。他正是西盟政府科研小組的組長陳教授,而那名戴眼鏡的青年男子正是他的助理。

陳教授來到他的助理旁邊:「鑒定結果出來了嗎?」

青年助理倒吸一口涼氣,沉重的說道:「不會有錯的……是「源石」!」

「什麼?!」一提到「源石」,陳教授立即面色大變,顯得有些質疑:「真,真的是「源石」嗎?」

「不會有錯的!這絕對是「源石」!」青年助理加重語氣,再一次肯定道;

「這麼說,那個廢材一直都戴著源石在進行修鍊?真是太荒謬了!」陳教授不敢相信的說道,這無疑是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他也聽說過第一百五十八異能學院的那個百年一遇的廢材,卻沒想到那個廢材竟然一直都戴著源石,不廢才怪!

眾所周知,「源石」是一種比較稀有的特殊的金屬,顧名思義,它的最大特點,就是能夠抑制源力,因此被稱之為源石。

無論是源力有多強大的人,只要一觸碰到源石,就無法使用源力。一旦無法使用源力,就無法使用異能。

因此,源石的價值就變得非常高,它一般被用來製作為鎖住能力者與源力者的專用手銬。

也難怪白澤無法解放出源力,被這麼一個鎖通緝犯的手銬鎖住,怎麼可能解放得出來?

「但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會被戴在一個少年手中?」陳教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對於這一點,他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研究室密封的金屬門自動彈開,一名戴著兔子面具的寸頭男子從金屬門外面走了進來,他手中拿著一份資料。

兔子面具人將那份資料交給了陳教授,闡述著說道:「這是我們在最新案發現場採樣的調查報告,死者名叫葉然,是第一百五十八異能學院四年前的應屆畢業生,已經成為一名合格的d級能力者,能力是「身體鱗片化」,他的胸膛凹陷,鱗片脫離,表皮氧化,經法醫堅定可以確認為三度燒傷。」

兔子面具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接著說道:「據我估計,源力的溫度可能接近五百攝氏度!否則不可能在一瞬間就讓人體三度燒傷……」

「五……五百攝氏度嗎?」陳教授震驚至極,額頭上冷汗直流:「那這麼說的話,源力的等級起碼都在5級以上了?!」

「5級?怎麼可能?!」兔子面具人跟陳教授的助理同時驚嘆起來,他們都知道源力達到5級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就算是異能導師的源力等級一般也只有4級,怎麼可能一個未成年的學員就擁有5級的源力呢?

這真是天方夜譚,要知道,源力的等級每高一級,源力值的含量就會增加十倍。

「不,不可能,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鬼怎麼可能會擁有5級的源力呢?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對呀,5級的源力,那可是a級實力的人物對應的源力等級呀!西盟政府三大軍團長的源力也僅僅只有6級而已!他一個小鬼……」

「我也不敢相信。」陳教授冷靜的說道:「但如果你採樣回來的數據都是真實的,那事實就已經擺在眼前了,要知道,能讓源力在不凝聚的情況下瞬間達到五百攝氏度的,至少都必須得是藍色的源力……」

陳教授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接著長篇大論的說道:「根據我對源力多年的研究發現,人體源力的等級越高,源壓就越強,源壓越強,源力的顏色就越深,其溫度就越高。」

「根據密度與源壓來分別,源力一共可以分為九個等級。每增加一個等級,源力值含量的大小就會增加十倍!」

「1級的源力非常微弱,基本都只能在人體內活動,無法噴射出體外,溫度也僅僅和人體的體溫接近。剛學會解放源力的學員,一般源力都在這個等級。」

「2級的源力也是無形的,無法用肉眼看見,溫度比人體熱一點,就算將源力凝聚在拳頭上,最高也不會超過一百攝氏度。一般綜合實力達到d級的人所對應的源力都在這個等級,當然,個別的例外。」

「3級的源力是透明的,如果噴發出體外,會在周圍形成如同很高溫度一般的感覺,看上去遠方的物體都會有些模糊和扭曲的感覺。這個等級的源力直接噴發出來的溫度也只有一百攝氏度,c級實力的人所對應的源力都在這個級別。尉級軍官、暗部成員、或者是學員中罕見的天才都有可能突破到這個等級。」

「4級的源力是乳白色的,感覺如同白色的火焰一樣,溫度一般在兩百攝氏度以上,一般只有綜合實力達到b級的人才擁有這個等級的源力。比如異能導師、校級軍官、暗部組長大部分都是這個等級的源力。」

「5級的源力是藍色的,看上去像是藍色的火焰夾雜著噴射的氣體,溫度至少在五百攝氏度以上,一般只有綜合實力達到a級的人才擁有這個等級的源力。很多西盟政府的少將、甚至於中/將都擁有這個等級的源力。」

「6級的源力是紫色的,看上去像是紫色的火焰夾雜著噴射的氣體,溫度接近一千攝氏度,一般只有綜合實力達到s級的人才擁有這個等級的源力。西盟政府的大將,也就是俗稱的三大軍團長擁有的正是這種等級的源力。」

「7級的源力是金色的,我授三生有幸,曾經親眼得見過一回,感覺像是金光乍現一般,準確的說如同光與火焰的混合體。擁有這種源力的人,毫無疑問基本上都成為了站在當今時代巔峰的人物,那就是皇級的人物了。那種源力的溫度起碼都在兩千攝氏度以上,瞬間就能要了人的命!」

「至於8級和9級的源力,我從來沒有見過了,只是在傳說中聽到過,因為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自「尊」的時代過去后,世界上就再也沒有出現過8級乃至9級的源力。我也根本無法對這種傳說階段的源力進行研究。」

「所以,達到7級的金色源力就已經是當今時代的最高境界了,能駕馭這種源力的,都只有「四皇」、「尊下五王」那種站在世界最巔峰級別的人物。」

「正因如此,我才不敢相信,區區一個少年就擁有5級的源力!」陳教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真不知道,他今後會變成什麼級別的人物……」

「不過,更讓我在意的是,那個小鬼竟然能夠讓源力漸變,一直從3級一直提升到5級!」陳教授雙眼眯成了一條直線;

「這是為什麼呢?」陳教授助理顯然學問不夠淵博,他對於這個問題並不清楚。

陳教授深吸一口涼氣,隨後說道:「能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只有一種,那就是他體內還封印著另一個生命體。」

「什麼?這……」陳教授的助理與那名暗部成員都顯得有些不敢相信;

陳教授接著說道:「他體內一定封印著一個源力極其強大的生物,以前一直被「源石」抑制住,我們沒有發現,而現在「源石」被解開了,那個生物對他的影響便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當主人憤怒的時候,就會有很小一部分源力從封印中泄露出來。當然,如果是在主人被戴上原石的情況下,源力是不可能泄露出來的。」

「當那個生物的源力從封印中泄露出來之時,就會形成不穩定的源壓,從而造成源力等級混亂的現象。」

「源力泄露的量得越多,主人身體內的源壓就越強,所表現出源力的等級就越高。」

「我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說明……」說著,陳教授從角落裡拖出一個洗腳的木桶,和一個喝水杯子:「我用這個杯子來比喻為主人,而這個木桶就比喻為被封印的生物的,水就等於是源力。」

「通常情況下,杯子中的水越少,相對的壓力也就越小。但如果水桶里的水流進了水杯里,水的容量增加了,壓力也會隨之增加。」


「而同樣的道理,主人身體中的源力含量越小,等級就越低。但如果被封印的生物的源力泄漏在主人身體時,身體的源力的含量增加了,等級也就越高。」

「因為被封印的生物泄漏源力的量無法預測,有時候多,有時候少,因此主人的源力等級才會形成混亂的現象。」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被封印生物所泄漏的量僅僅只是它源力總量的冰山一角而已。也就是說,那個生物的源力值絕對不僅僅只是5級。有可能是6級,有可能是7級,甚至更高!!」


聽到這裡,陳教授的助理與那名暗部成員都暗自吞了口水。

幾人都在為這件事情感到震驚,就在這個時候,研究室密封的金屬門再一次彈開,這一次進來的是一個眼神憂鬱,並戴著面罩的白髮青年男子。

「庚肅老師,你怎麼來了?」

被稱呼為庚肅的戴面罩青年走進了研究室,待得金屬門自動關閉后,他這才開口說道:「這件事情就此罷休,停止一切調查!」

「這是為什麼?調查清楚那個廢材源力波動的真相,可是庫洛少將給我安排的任務呀!為了這個任務,我派出去的暗部都被打傷了,怎麼說停止就停止?」陳教授很不理解,他好不容易有個可以研究這種高級源力的機會,正在興奮中,如今卻聽見了這麼一句話。

庚肅眯著眼睛繼續說道:「事實上,政府的高層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儒慈中/將已經親自趕過來了,停止一切調查可是他老人家的意思,更是政府高層的意思!」

「什麼?」聽到這裡,陳教授不敢再多說。他很清楚,政府高層的命令高於一切。

「上面希望你們警方將這件事情掩蓋,封鎖一切消息,置於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

「什麼,交給你們異能學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些事情你還是知道得少為好……」說著,庚肅打開了金屬門,身影逐漸淹沒在黑暗中…… 白澤被抓進監獄后,曾多次嘗試著控制體內那股炙熱的源力。但僅管感覺身體內的源力巨大無比,卻不知為何,怎麼都無法將其控制。

畢竟,他還沒有受到過任何控制源力的訓練。

當然,白澤也嘗試過用腳踩在牆壁上,往牆壁上走。但也依舊和之前一樣,無論怎麼努力,都沒有任何進展。

就這樣,白澤在監獄里呆了將近一整天。他到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反而擔心雪兒會為了他做出什麼行動,那樣就連累了雪兒。

如果雪兒真出什麼事,白澤的良心可就不安了。在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白澤本來打算跟雪兒說讓她別為了自己做傻事的,但當時因為滿口都是食物,也沒能說得清楚。

就在晚上夜深人靜之時,監獄外忽然出現了動靜。有兩個男人的慘叫聲響起,隨後便聽見了人體落地的聲音,他們大概是被打暈了,因為被監獄的牆壁擋住原因,所以白澤沒有看到。

四周那些被關在監獄里的犯人都將腦袋貼在鐵架子門上,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白澤也一樣,將腦袋湊了上去,不過卻因為角度關係,根本就看不見。

大約五秒過後,一名戴著兔子模樣面具的黑衣人出現在白澤面前的走廊過道上。

很明顯,這是暗部成員的打扮。為什麼暗部會出現在這裡?是要來殺自己嗎?白澤並不清楚。

那兔子面具人抽出一秉精緻的刀刃握在手中,刀刃表面泛起半透明的白色氣焰,就彷彿著火了一般,從遠處望去,連刀刃背後的景物都隱隱變得有些扭曲。

他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刀橫揮而出。只見光影一閃,白澤面前的鐵架子門有好幾根鐵柱子都被斬斷。

那些鐵柱子足有香腸大小,而且還都是實心的,那個黑衣人竟然就這麼隨便一刀便斬斷了六七根,真令人嘆為觀止。

白澤還沒能反應過來,兔子面具人再度出手,將白澤腳下的鐵柱子也全部斬斷,這樣便使得鐵架子牆壁破開了一個大缺口。

「跟我走!」這個兔子面具人話很少,連自己是誰,為什麼要救白澤都不說,只說了這麼三個字,便抓住白澤的手,將白澤硬生生的拽走。

白澤頓時覺得這個聲音聽起來很耳熟,好像在哪聽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其他的犯人都很心慌氣躁,他們將手伸出鐵架子外,一邊抓著空氣,一邊沖著黑衣人喊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你要什麼好處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救我……」

面對無數人的求救,兔子面具人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他拽著一頭霧水的白澤,直接衝出了監獄。

一路上,白澤看見了那些橫七豎八倒在走廊里的獄兵,有的手中正抓著搶,有的甚至連槍都沒能夠拔出來。可見襲擊他們的這名兔子面具人實力是有多強!

估計這件事明天就要登上報紙頭條了,標題應該這麼寫:兔子面具人夜劫監獄,視獄卒如糞土。

以超越人類極限的速度逃了大約幾分鐘,白澤被這名兔子面具人帶到了上江城外的一條小河邊。四周都是樹木,能夠聽見流水聲與蛐蛐的叫聲。

這個時候,那名兔子面具人在前面停了下來。

白澤也跟著停下,雙手摁在膝蓋上不斷喘息:「那個,謝……謝謝你!不過……你是誰呀,為什麼要救我?」

兔子面具人轉過頭,很慷慨的用手將面具揭開,露出那一雙猶豫的眼睛,和一頭白髮,還有那遮擋著嘴的黑色的面罩。

這一刻,白澤睜大了雙眼:「庚肅老師,原來是你呀?」

白澤頓時恍然大悟,難怪剛才覺得耳熟,原來是自己的導師。

「啊,很意外嗎?」庚肅淡淡的問道;

「謝謝你,老師!」白澤嘿嘿的笑著,露出整潔的銀色牙齒。

「謝?現在說謝還太早了點吧?」

「啊?」白澤有些茫然了,貌似今天的庚肅老師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樣。

「我救你可是有原因的。」庚肅道;

「原因?」

「啊,是這樣的,我有件事要拜託你幫我完成。我救了你的命,你應該不會拒接吧?」庚肅從兜里掏出一枚徽章,遞給了白澤;


白澤接過那枚徽章,驚訝的問道:「拜託我?」

「恩!」庚肅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腦袋:「這是我在十年前,一個恩人給我的,他現在遇見了點麻煩,想請求我幫助他,可是我公務在身,得不到政府這邊的批准。所以,只好拜託你幫我一把了。」

白澤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拜託我嗎?」

顯然,白澤很驚訝,自己這個廢材竟然被別人拜託了。

「恩!」

「是……是什麼事情呢?」白澤;

庚肅抓著自己的腦袋:「他是西蘭國首都西京市著名的環球金融學院的校長,他名叫莫聞味。據說在他校園內頻繁出現有人食用「禁藥」發生暴力衝突的事件,而且還在學院周邊區域經常出現「變態殺人案」,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當地警方追查了半年之久,也未曾有任何頭緒,一直沒有破案。」

「當他知道我在西盟聯合國政府工作的時候,便想請求我幫助他調查這件事情。畢竟,西盟聯合國政府在全世界的威信還是很高的。」

「可是我真的走不開,但剛好你又被抓進了監獄,我作為你的導師也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對吧?所以我就出手救了你。」

「但你怎麼也是個殺人犯,而且殺的還是一名d級能力者,這算是個重大案件,諾丁城的警方一定會發出通緝,在全國範圍通緝你的。」

「而且,你打死霸天的學員徐嶼,霸天那傢伙是不會放過你的。」

「昨天的事情我都聽說了,要不是因為「鏡中人」的介入,那傢伙恐怕已經對你下手了。」

「既然你留在這裡會有危險,不如就出國,正好可以代替我去調查這些事情,你在那個國家也不用擔心會被軍方抓捕。」

聽到這裡,白澤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就是一箭雙鵰呀。

庚肅接著說道:「只要你將這個徽章給他看,就說你是我派來的人,他便就知道了。在你調查的期間,他會給你安排住宿和飲食的。」

「我相信你能有這個能力調查清楚的,這對於你來說,也是一種鍛煉。你要感謝我的話,就將這兩件事情調查清楚吧!」

白澤想了想,道:「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但是,我有個條件!」

「條件,哦?」庚肅一愣,顯然沒有想到白澤還會有條件。

白澤興奮的望著庚肅,順水推舟的說道:「等我將事情調查清楚后,你只要告訴我黑曜的下落就好」

「黑曜?」庚肅惱火的說道:「你居然還沒有對他死心,真實固執……」

「那是當然的!」白澤捏起拳頭,堅決的說道:「我早就說過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將他帶回來的!不管他的事情是不是什麼政府的機密檔案,總之,我一定要將他找到帶會來的,即使你不告訴我,我也永遠不會放棄!」

一說到這裡,庚肅竟然是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的情況下,這才湊了過來,一臉嚴峻,貼在白澤耳邊輕聲說道:「真是沒辦法……好吧,如果你真的調查清楚了,我就破例告訴你,黑曜的去向……」


碎玉宗的宗主裴元忍不住的驚呼道:「好堅硬的鎧甲,這鎧甲,至少也是上品靈級的級別!!」

Previous article

另外一邊,雲洛也在拼,她被藍羽兔的悲壯感染到了,她看多了爾虞我詐、背後插刀、大難臨頭各自飛,可這一人一兔,卻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