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傅傳名壓低了聲音:「來吧,我帶你們去我最喜歡的位置。」

兩人跟著他走向角落,只見其中一角的小桌上擺著「已預訂」的牌子。坐下后,立刻有服務生過來拿走牌子,記下三人各要的飲品,這才離開。

「這裡非常特別。」傅傳名解釋道,「來燕京后我每天都要到這坐坐,享受一下難得的寧靜。」

「要寧靜還不如回房間睡覺呢。」傅晴雪奇怪地道,「幹嘛非來這不可?」

「哈!這問題問得好,因為我不喜歡那種毫無人息的死寂,」傅傳名笑道,「我喜歡的是充滿生機的寧靜。」

周楓能立刻懂得他的意思,皆因這地方確實人又多又安靜,符合他的要求。

等東西上來后,三人淺碰一杯,飲畢後放下,周楓才正色道:「二少突然之羊客駢幫我,不會沒有理由吧?」

傅傳名顯然早料到他會問這問題,欣然道:「這個問題我早準備好了答案,但我如果直接說出來,你肯定不信,不如讓我先說點其它事。周楓,你從小和你爺爺相依為命,有沒有想過失去他的一天?」

周楓錯愕道:「這我當然想過。」這不廢話么?他要是沒想過,就不用現在這樣不管去了哪,都要先安排好爺爺,讓後者避免遇到危險了。

傅傳名點頭道:「這是件很好的事。不瞞你說,在不久之前,我還從沒想過這問題,即使老爸情況那麼危急,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仍然是家產的問題。」

周楓和傅晴雪面面相覷。

他突然說得這麼直接,令他們都有點不習慣。

傅傳名目光抬起,看向不遠處的吧台,輕吁一口氣:「直到周楓治療老爸時,我在外面等的時候,仍在想怎樣才能重奪優勢。因為你是我大哥請來,治好了老爸,我爸肯定會再重視他。可是就在那時,我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周楓已經有點明白他想說什麼,沒有說話,端起酒杯輕品一口杯中紅酒。

傅晴雪卻好奇地道:「什麼念頭?」

傅傳名眼中閃過一縷異色,壓低了聲音:「假如沒有周楓,老爸不治身亡,我豈不是再沒這煩惱?」

這想法沒超出周楓的意料,他淡淡地道:「這想法很正常。」

哪知道傅傳名卻搖了搖頭:「不,這只是個引子,我下一個念頭竟然是,既然老爸不死,那我不如找人殺了他!」

「什麼!」傅晴雪第一個失聲叫出來。

周圍的客人無不被嚇了一跳,無不紛紛轉頭瞪她。

那邊服務生再次走過來,但不等他開口,傅傳名就遞了兩張紅鈔過去,歉然道:「不好意思。是我們的錯,我們不會再犯了。」


那服務生看在小費的面子上,嘟囔了兩句,轉身離開。

周楓也是相當震驚,但同時一股奇異的感覺湧起。

傅傳名現在的行事風格,和以前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像這幾句道歉,他怎麼也想不到傅傳名這種人竟然會跟個服務生道歉。

傅傳名等服務生走遠后,才輕嘆道:「不怪小雪嚇到,我當時也被自己這想法嚇了一大跳,第一次開始意識到,假如我真的找人殺了老爸,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周楓沉聲道:「你的良心這一生也不可能安寧。」

傅傳名苦笑道:「你說得沒錯,我在心裡反覆想,結果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震驚,越想越厭惡我自己。你後來治療結束后出來,可能沒注意到,我當時臉色特別難看。」

周楓皺眉道:「我當時還以為你是因為我幫了你大哥,所記不開心。」

傅傳名又是一記苦笑,隨即道:「那天晚上,我怎麼也睡不著,心情很差,正好接著我的代理人的消息,就去了華寧泡妞散心,想不到在那遇到了你。後來我做了個順水人情,其實更多是因為看到你我不由有種奇怪的感覺,有點像……像學生見到老師。」

周楓嘆道:「你越說我越難相信,可是你越說我越不由想要相信你說的話。」對方所說吻「代理人」,他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乃是替傅傳名在全國各地找妞的手下。

傅傳名笑了笑,道:「那之後我回了家,一個人在自己房子里呆了三天,不見任何人,獨自思考關於親情的問題。」


傅晴雪吃驚地道:「原來那幾天你不出來,是在弄這個。」

傅傳名輕輕一嘆:「但幸好有那幾天的思考,我才發覺自己很多東西,根本就做錯了。不瞞你們說,那是我這一生成長最多的幾天,從沒有一刻比那時更覺得自己成熟過。我意識到,我有多渴望親情,有多不希望它們消失,以及假如我真的對親人做下錯事,會有多痛苦。」

他是要直接說自己改過自新,周楓絕對不會信他,但這麼長一篇鋪墊,令周楓也很難肯定他毫無誠意,不禁皺眉。

這傢伙以前似乎不會這麼長篇大論地說這些,難道現在真變了?

「二哥你難道真的……真的變了?你以前不會說這些的……」傅晴雪代他說了出來,玉容儘是吃驚。

傅傳名澀然道:「也只是隨口說說罷了,行了,這些說就說這麼多,來,乾杯!」


周楓和傅晴雪又是面面相覷。

難道他真的變了?

……

次日一早,周楓起床下了樓,剛出樓門,迎面一聲熱情的招呼傳來:「周楓!早啊!」

周楓一呆,看著小跑過來的桑仲,不能置信地道:「你跟我打招呼?!」

不會吧?這傢伙不是因為林撫琴的事很討厭自己嗎?

桑仲一臉汗水,顯然正在晨練,笑道:「對啊,別誤會,我沒有任何惡意。唉,坦白說,從前天你一個人打敗我們這麼多人,我要是還敢跟你作對,豈不是自找苦吃?」

周楓反應過來,撓頭道:「你突然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怎麼反應比較好……」

桑仲明白地道:「我懂,總之你現在是我們林門的挂名弟子,就等於是我們同門,同門之間當然要和和氣氣。不說了,我要去訓練學徒,就這樣吧,拜拜。」轉身小跑著離開了。

周楓呆看著他跑遠,這才轉身朝著後院大門走去。

沿途,看到他的各極弟子無不臉色古怪,但又帶著敬畏之色,和昨天一模一樣。很顯然,那一戰,已徹底改變了大家心中他的形象。

出了林門到餐飲街那吃早飯,在包子店內正找位置坐,忽然發覺旁邊一桌是林門的兩名灰衣弟子,那天曾四個一起攻他的人中的兩人。他正猶豫著要不要打招呼,其中濃眉大眼、比較年輕的那人卻先浮起笑容,朝他打招呼:「早!這邊有位置,坐這!」

周楓一股受寵若驚的感覺涌了起來,忙答應了一起,坐到他們那桌。

另一人國字臉,面相成熟穩重,看樣子不低於三十歲,朝他友善地點點頭,沒有說話。

周楓只好回應以笑容。

濃眉年輕人笑道:「你該不知道我名字吧?我叫劉易天,他是封原。嘿,他不愛說話,甭理他。」

周楓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叫來吃的東西。

那叫劉易天的年輕人顯然很健談,像跟熟人般找著趣聞軼事,和他邊吃邊聊。

對方這麼熱情,周楓也很難拒絕,漸漸打開話題,熟絡起來。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 第199章求你指點我

東西吃到一半,劉易天忽然嘆道:「坦白說,你已經得到了我們林門所有人的尊重,嘿,可能除了盧奉。那天他被你把信心傷得夠慘,我看過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唉,他是個好人,就是有點自逞天賦,哪知道竟然遇到了你這種神一樣的傢伙。」

周楓苦笑道:「你越說我心裡越不安,唉,其實我對他很有好感,真不想傷害他,那天不是被逼無奈,我也不會……」

這話發自真心,當時事迫無奈,否則他不可能連續擊敗對方。

不過設身處地地想想,換了是他自己,假如突然有人以比自己更快的速度學會了御血編,而且比他更高明,他同樣會受到打擊。

劉易天忽然壓低了聲音:「看!」

周楓一愣,順著他目光看去,只見一個體態豐滿的年輕女子站在包子店前,嬌聲叫道:「老闆,來兩籠小籠包。」

大唐第一少

那女子模樣只是一般,但勝在身材火辣,胸前弧線驚人,不遜梁優,加上夏天衣著清涼,更是透著誘人之意。

等她買好東西離開后,劉易天才長吁出一口氣,嘆道:「我要是能泡上她,這輩子都值了!」

周楓奇道:「你認識她?」

劉易天苦笑道:「我認識她,但是她不認識我,是我們武館對面裁縫店的女工。」

周楓訝道:「知道她哪的幹嘛不去追她?」

劉易天臉上頓時紅了:「我這……」

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封原忽然道:「害羞。」

周楓愕然看他,這人卻又閉上了嘴,繼續吃自己的包子。

不過周楓已明白怎麼回事,回頭看著劉易天,不禁莞爾道:「原來你沒膽主動去。」

劉易天也不掩飾,愁眉苦臉地道:「萬一她拒絕了怎麼辦?萬一她有男朋友怎麼辦?萬一她不喜歡男人怎麼辦?萬……」

「停!」周楓聽得都快笑噴了,「你這麼多顧忌,那萬一她單身怎麼辦?萬一你今天沒去表白,晚上就有另一個男的表白了怎麼辦?萬一她還接受了怎麼辦?你就晚一步,結果……」

「停!我現在就去!」劉易天霍然起身,轉身就跑出了包子店。

這下連封原都停了下來,和周楓面面相覷。

這……不會吧?!要麼不去,要麼就這麼衝動?

幾分鐘后,劉易天垂頭喪氣走了回來。

封、周兩人對視一眼,後者開口道:「失敗了不要緊,回頭還有更好的……」

劉易天坐了下來,苦笑道:「我追過去時,看到她在和一個帥哥說話,兩人神態親密,你們說怎麼回事。」

周楓雖然還沒正式的女友,但對這方面也稱得上經驗豐富,一聽即明,只得安慰道:「沒事,要不再找個女朋友吧。」

劉易天笑得更苦了:「什麼叫再找個女朋友,我連一個都沒找到過好嗎!」

兩人安靜下來,大眼看小眼。

過了幾秒,忽然同時爆出笑聲,笑得前仆後仰,惹來周圍的食客不滿注目。

笑了好一會兒,劉易天才辛苦地趴在桌上道:「md!老子一定要在今年以內找到女朋友!而且胸一定要比她更大!」

周楓喘著氣道:「要定目標就要定大點,這個月就找到,怎麼樣?」

啪!

劉易天一掌拍在桌上,叫道:「既然這樣,那就定為這個星期!這周內我一定要找到女朋友!」

周楓一呆,錯愕道:「這周?這周還有幾天?」

旁邊的封原若無其事地道:「周四。」

兩人均明白他說的是今天周四,劉易天不由打起了退堂鼓:「三天不到,時間忒少了點。還是定為這個月吧。」

周楓撓頭道:「今天是幾號?」

封原適時介面:「二十八號。」

劉易天失聲道:「那這個月豈不是也只有兩天多!」這個月只有三十天,這樣無論是按月算還是按周算,都不到三天時間了。

啪!

周楓一掌拍在桌上,喝道:「那就乾脆點,就定為三天!三天內,就算上街見著女孩就表白,你也給我找個女朋友!」

劉易天誇張地抱住了腦袋:「天啊!人家不當我二院跑出來的才怪了!咦,等等,我沒女朋友,又不是你沒有,你著什麼急?」

周楓神色自若地道:「我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能不急嗎?」

劉易天一呆:「你說……朋友?」

周楓聳聳肩:「你要是不願意那就算了。」

劉易天哈哈一笑:「當然願意!好,從現在起我們就是朋友!」

……

回到武館,周楓正要去看看林撫琴起沒起床,劉易天卻一把拉著他,道:「有空沒?有空來找你有點事。」

周楓意外地道:「什麼事?」

劉易天有點不好意思地道:「昨天師父把我們幾個找去罵了一頓,然後說我們招式中有缺陷,讓我們自己搞清楚。但我真的沒找到缺陷在哪,你能不能幫我看看?」

周楓恍然,看看時間才七點多,林撫琴想必還沒起床,索性道:「行。」

劉易天大喜,帶著他到了一處空地上,站開幾步道:「我一招一招來,從頭開始。」

周楓從未像這樣指點過別人,不敢大意,點頭道:「行。」

劉易天一沉腰,首式「一夫破關」施展開來,動作利落,出腳有力,角度也相當巧妙,一看就知道精到無比。

但周楓卻臉色古怪起來。

劉易天見他神色不對,錯愕道:「怎麼了?我動作有問題?」

周楓搖搖頭,沉吟道:「動作沒有絲毫問題,非常中規中矩。」

劉易天奇道:「那你還這臉色?」

周楓撓頭道:「我做一遍你看看吧,你看看有什麼不同。」退開兩步,拉開架勢,第一式施展出來,同樣是虎虎生風。

但看完后,劉易天卻失聲道:「你這樣也行?我要照你這麼練,早被師父不知道罵死多少回了!」周楓的動作雖然和第一式相同,但從出腳的角度和前行的穩定度來說,比他自己施展出來相差了少,完全屬於「練歪了」的範疇。

周楓攤手道:「這就是我們的不同,我用這招時,只有一點是固定的,那就是知道我要攻擊什麼地方。至於起始到結束之間,卻從來沒想過要固定不變。」

劉易天微微一怔,沉思起來。

一旁封原站在那已經看了好一會兒,忽然道:「我。」


祁少瑾漆黑的目光,落在蘇婷婷身上,視線逼人。

Previous article

碎玉宗的宗主裴元忍不住的驚呼道:「好堅硬的鎧甲,這鎧甲,至少也是上品靈級的級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