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小虎大虎在,會沒事的。」若是白蟒會對她不利,小虎和大虎絕對會阻止她上山。

白蟒要見它,無非就是對她好奇罷了。

安寧心裡如是想著,可等見到白蟒后,安寧後悔了。

白蟒的身子比它預想的還要大的多,三個人手拉手才能把它圍一圈。

一身外皮白如雪,沒有一絲雜質,宛如天上的白雲一樣絕美而高貴,讓人瞧的移不開視線。

如果不是白蟒太大,駭到了她,讓她心懼,她一定會歡喜的撲過去,抱著他好好樂呵一番。

可現實總是太殘忍,白蟒那顆比她家的大水缸還要大上一倍的大腦袋只輕輕一晃,就嚇得她差點尿了。

那張嘴巴一張,就能一口吞下七八百斤的大野牛,都不帶噎著的。

安寧真是秫了,小心臟微顫個不停,她後悔在山洞口答應讓大虎它們去抓野獸,只剩下她一個人面對白蟒。

她嘴角扯了扯,笑的很難看,「白蟒哥哥好,我叫安寧,你就跟大虎一樣叫我安寧就好。」 先叫聲哥哥,套個親戚關係,它總不至於會一來勁就吃了她吧?

白蟒盯著她,眼神邪魅,因身上天生有個冷氣機,寒氣跟不要錢似得蹭蹭往外散,冷的安寧好似一下子從金秋進入了寒冬,止不住的連打了幾個冷顫。

嗚嗚,她內牛滿面。

老兄啊,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啊,別光是冒冷氣的,凍死她了腫么破。

安寧等了許久,才終於等到蟒少開尊口,「你不記得我了?」

啥?

我該記得你么?

安寧一臉茫然,腦袋瓜子想破了,也不記得她什麼時候見過這它老兄。

倏地,她一怔,然後低下了腦袋,不敢再和白蟒對視。

如果她沒見過白蟒,那見過白蟒的就一定是穆安寧本尊。

穆安寧竟然見過橘子山最神秘的白蟒老兄,嘖嘖嘖……這還真是可意料之外呢。

突然,安寧腦中靈光閃現,想到了一種可能。

大虎說,白蟒的地盤上有一棵神果樹,那上面長的果子,凡是生物吃了后,身上就會出現一個奇迹。

至於奇迹……

她一醒來就能聽懂動物的語言,這能算么?


安寧想到這麼可能,心一緊,然後內牛滿面,有苦無處訴。

嗚嗚……坑女主啊。

她就知道,這異能絕不是白來的,定是穆安寧偷吃了白蟒老兄的神果,人家這是尋仇來了。

她微微抬頭,裝傻的嘿嘿笑了笑,「我之前病了一場,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白蟒大腦袋一抬,高達六米,嗖一下就到了安寧跟前,嚇得她驚叫一聲,忙後退數步,穩住狂跳的小心臟,然後就聽到了白蟒老兄邪魅的聲音。

「小寧寧,你還欠我一個恩情,你不會說不記得就耍賴吧?」

誰欠你恩情了呀?

安寧欲哭無淚,淚牛滿面,很想不承認這個事實,但人家的威力擺在那兒,她敢跟人家叫板么,除非是嫌命太長。

她撇了撇嘴,十分委屈的狗腿子道,「不,不耍賴,就算之前不記得,白蟒哥哥這一提醒,安寧又記得了。」

嗚嗚,她就從沒活的這麼憋屈過,竟然被一條蟒給威脅了。

等等……

它它它……它不會要求她以身相許吧?

安寧雙手護胸,瞪著白蟒的眼神充滿了戒備,好似一個被街道琉氓欺負的小媳婦。

白蟒活了幾百年,見安寧那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哪兒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呀。

他巨大的嘴巴撇了撇,腦袋縮了幾米,離安寧遠一點,「放心,我沒有不良嗜好,不喜歡跨種族膠配。」

膠配,膠配,膠配……

安寧的臉頰瞬間爆紅,腦袋嗡的一聲,腦海中只剩下這兩個字的迴音。

「不過,你要想的話,我可以勉強答應。」

然後,安寧全身通紅一片,嘭的一聲,她腦海中的一根弦斷了,她迅速後退幾步,擰著帕子,咬著嘴唇,怒瞪白蟒,咬牙切齒道,「放心,我更加不喜歡跨種族……」

畢竟是大家閨秀,雖說她曾嫁過人,但那兩個字還是不能脫口而出

她頓了頓,加重咬字,「我只喜歡人類。」

「那就好,我正在想,若你非要以身相許,我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白蟒歪著大腦袋,做出一副很為難的表情,氣的安寧那叫一個咬牙切齒,卻偏偏不敢發怒。

誰叫人家一搖尾巴,她身子骨就能粉碎呢。

在動物世界中,以強者為尊,以實力說話,而她一個小小的人類,連小虎的實力都不到,怎麼敢在橘子山王者白蟒的面前作死。

她咬著牙道,「不會有哪個可能。」

「哦,那我就放心了。」白蟒點點腦袋,眼神邪魅的掃了一眼她的下半身,語氣一本正經,「不然以我的尺寸,你絕對會容不下,恐怕報恩不成,還得賠上一條小命,那就得不償失。」

安寧剛暗暗鬆了一口氣,結果白蟒又天外飛來一句,把她囧的差點吐血身亡。

嗚嗚,白蟒老兄啊,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你娘親知道么?

你的廉恥心呢,睡覺去了么?

安寧在淚流滿面時,她突然認識到了一件事,跟白蟒聊天,她除非是長了一顆強大的心臟,不然她就會被它大膽的話語給羞死。

不想死,最好的做法就是無視這貨。

接下來,安寧選擇做一面牆,一動不動,不管白蟒怎麼拿話刺激她,她也假裝沒聽到。

就在白蟒被她惹急了之際,大虎等親愛的動物們終於回來了。

安寧忙找了一個借口,飛出了山洞,然後忙著收拾大虎它們弄來的野雞野鹿野兔,又忙著起了一個大火堆。

至於大虎它們弄來的兩隻大野牛,安寧選擇不動。

兩個多小時后,一大堆烤肉烤好了,大虎猛虎小虎們吃的滿嘴流油,唾沫四濺,就連被香味引來的金獅一家三口也連番朵頤,肉汁飛濺,骨頭翻飛,吃的那叫一個香。

只有白蟒用尾巴尖卷了一隻小烤雞,用信子舔了舔,又舔了舔,那行為,彷彿是在測試安寧有沒有給它下毒似得,氣的安寧真想搶回來,不給它吃。

吃完飯,已經到了午時。

安寧心裡還惦記著和她分道挖藥材的鐵蛋三人,她忙收拾了一番,背簍里裝了兩張鹿皮,兩隻烤雞,然後和大虎幾隻告再見。

走前,她還沒忘記叮嚀大虎,「大虎,兩隻大野牛,你晚上和猛虎一起送去我家吧,我晚上做成滷肉帶給你們吃。」

聽到烤肉要變口味吃,大虎是滿口答應,還略帶諂媚的問,「兩隻夠不夠吃,我和阿猛再去抓幾隻來吧。」

「只要你們能帶下山去,抓幾隻都行。」安寧樂滋滋的笑道。

野味是個好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到時候鹵熟了大虎它們吃不了,她還可以將它晒成肉乾,做成乾糧,留冬天吃。

配上一壺小酒,別有一番美滋美味。

不過,一隻野牛足有上千斤,大虎它們要是不幫她弄下山去,她就是有吃的也沒辦法。

安寧去找長根幾人,在路上又順手挖了不少藥材,等她找到人時,她的背簍也裝滿了。

長根三人忙了一上午,此刻正在休息啃干窩窩頭。

「長根哥,鐵蛋哥,木叔,我來了。」

安寧上前打招呼,從背簍里拿出一隻七八斤重的烤雞,遞給他們,「這是我無意中抓到的,你們快吃。」

背簍里還有一隻,她打算帶回去給村長家半隻,留小半隻給她娘吃,剩下的小半隻給鐵蛋父子晚上吃。

鐵蛋見有烤雞吃,眼睛閃亮,嘴裡在噴口水,不過臉上卻是不好意思,憨厚笑道,「那……那多不好意思,這麼大一隻烤雞。」

得賣三四百文錢吧?

嘖嘖嘖,安寧真捨得,這麼貴的東西,說給他們吃就給他們吃,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不過,跟著她混,他倒覺得是不錯的選擇。

安寧把烤雞往鐵蛋手裡塞,「鐵蛋哥拿著吃就是,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以後有銀子大家一起賺,有肉大家一起吃。」

長根把窩窩頭包起來,放入他背簍里,笑道,「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如你所說,以後我們三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誰也別對誰客氣。」

「嗯嗯,長根哥,木叔,你們快吃,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們商量一下。」

安寧心裡在尋思,她是不是要把大虎幫她殺野牛的事說一說?

不然,那麼一頭大野牛弄回家后,就憑她和她娘兩個人難收拾啊。

可她一旦說出她跟一家子老虎很熟,是朋友關係,長根哥他們會不會把她當成妖怪看待?

會不會把她綁了,放在火堆上烤?

一想到自己會成為烤肉的可能,安寧的心顫了顫,最後決定不告訴他們,有些事還是瞞著他們的好。

至於請他們去幫她處理野味,她就算他們工錢好了,總之她不能讓人家幫她白乾活。

在心裡打定了主意后,安寧的心輕鬆了許多。

長根拿過烤雞,掰下兩隻雞腿,一隻給鐵蛋,一隻給陳木,他自己則掰下一隻雞翅膀啃。

鐵蛋見了,非要把雞腿給長根吃,他自己快手快腳的把長根咬了一口的雞翅膀搶去吃。

長根看看手上的雞腿,暖暖的笑了笑,笑罵道,「你這小子,我就喜歡吃雞翅膀,這次就算了,不過下次可不許跟我搶了。」

鐵蛋正咬下一口肉,聽到長根這麼說,他一下子就囧了,「我……我以為你……」

好吧,鐵蛋是憨厚孩子,長根憐惜他和陳木,才把雞腿讓給他們吃,說這話也是故意逗他的。

鐵蛋卻當了真,以後吃雞都把雞翅膀留給長根吃,到最後,長根見到雞翅膀就發秫。

當然,這是后話。

目前長根吃的滿口留香,津津有味。

吃了飯後,長根三人就給安寧看了他們一上午的成果。

當安寧見到那堆了有一小座山一樣多的藥材時,她的眼睛都高興的在發暈。

「天啊,怎麼這麼多藥材?」雖然都是常見藥材,但貴在數量多。

而一些珍貴的藥材,因時間短,她還沒來得及教他們幾人認。 或許,他們看見了,也認不出來吧?

長根笑道,「是小白帶我們挖來的,這一帶的藥材特別多,我們背簍不夠裝,就堆在了一處,打算吃完午飯,先兩個人把藥材慢慢運回去。」

「那長根哥,你和鐵蛋哥運藥材,我和木叔在這裡守著。」

鐵蛋和長根二人年輕,體力和腳力好,上山下山也快,她也可以趁此機會,教木叔多認識一些藥材。

改明兒個,木叔就可以教長根和鐵蛋認識。

打定了主意后,長根和鐵蛋把各自的背簍都裝滿了,然後背著藥材就下山了。

安寧和陳木繼續挖藥材,安寧每次挖到一株陳木不認識的藥材時,她都會耐著性子教他認識。

長根和鐵蛋來來回回背了四趟,成堆的藥材也運的差不多了,最後只剩下三背簍,他們三個大男人背正好。

安寧把她背簍里的烤雞,放進長根的背簍里,然後讓他們先下山,「我還有點事,你們先回去,你們放心,有小白在,我不會有危險。」

長根鐵蛋怎麼放心,這裡可是危險重重的橘子山啊。

長根道,「安寧,你要去辦什麼事,要不我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現在天色還早。」

「不用了,長根哥,你們快下山吧,一會兒天要黑了,我會沒事的。」

安寧背著一個空背簍,跟著小白就跑遠了。

長根和鐵蛋,陳木看著遠去的背影,一臉擔憂的下山了。

直到太陽快要落山,安寧才背著滿滿一背簍的藥材,滿頭大汗的趕回了家。

陳氏和李二娘,長根,鐵蛋,陳木幾人,都在她家的前院里洗晾藥材,正忙的不亦樂乎。

見她回家,李二娘忙放下手中洗到一半的藥材,過來幫安寧解下背簍,「小祖宗啊,你可算是回來了,我和你娘都快擔心的要去橘子山上找你去。」

奔過來的陳氏,見安寧滿頭大汗,拿出帕子,心疼的幫她擦了擦,嘴裡還因她擔心緊張了許久而訓斥道,「你這孩子,就為了挖這些藥材,你就敢一個人留在山上冒險,我看你是誠心要擔心死我吧。」

「娘,二娘,我這不是安全回來了嗎。」安寧笑著抱著陳氏胳膊撒嬌。

有人牽挂的感覺真好。


金陵正在研究神秘畫卷。

Previous article

不知是誰道,只見一個身穿裁判服飾的人捧著一個的箱子走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