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陵正在研究神秘畫卷。

他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可是對於神秘畫卷真正的功效也不清楚,只見他身形閃爍,在神秘畫卷中穿梭,神色凝重,一連數百次,似乎終於研究透徹,這個強大又可怕的靈畫,終於要揭曉了。

「柳風?」

金陵忽然開口。

「嗯?」

柳風一個愣神,差點被太白殿殿主一劍砍了,匆忙收斂心神,腦海中劍招浮現,這才堪堪躲過襲殺。

「殺了他。」

金陵的神情認真而且嚴肅。

「啊?」

柳風愣住了。

殺了他?

他看了看眼前的太白殿殿主,一如既往的孤傲,冷清,只有戰鬥的時候,眼中才有火熱的戰意!

這是一個劍客。

一個真正的劍道修鍊者。

一個喜歡太陰殿殿主的冰塊男,柳風不覺得這人跟自己有什麼利益衝突,為什麼莫名其妙要殺了他?

「為什麼?」

柳風神色凝重。

他可以殺人,但是絕不會無緣無故的殺人。

「這裡是上京城。」

金陵嘆口氣。

柳風身體微微一震,上京城……

是啊,這裡是上京城!

既然他都能發現太白殿殿主的問題,那位高高在上的聖皇,真的沒發現嗎?以前外出執行任務也就算了,如今太白殿殿主可是聖皇眼皮子地下出手的!一個劍道,一個旁門左道,聖皇真的不管嗎?

大夏王朝唯一指定的修鍊方式,可是畫道!

「讓我殺了太白殿殿主表忠心么?」

柳風笑的有些冷,「不可能!」

以他如今的名望,根本不用這麼做,聖皇懷疑就讓他懷疑好了。

「不是讓你表忠心。」

金陵搖頭,「而是讓你救他!」

金陵一指太白殿殿主,「我已經感覺到一縷殺機降臨,太白殿殿主活不過七日!只有破而後立,將他斬殺才有機會救他。」

「殺人救命?」

柳風重複了一下這聽著頗為荒誕的詞語。

「是。」

金陵沉聲道,「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時間有限,一會我催動神秘畫卷,你必須在一息之內將他擊斃!死的徹底!只有這樣,才能將他救過來,而如果錯過那個時間段,他就會真的死去。」

「一息……」

柳風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肉身身死,神魂轉移!

他每次躲過畫仙襲擊的時候,不也正是神魂通過躲過神秘畫捲逃生么?它果然有這樣逆天的功能。

柳風雙目通明。

「轟!」

劍光凜冽。

久攻不下的太白殿殿主終於暴走了,剎那間劍光爆射,層巒疊嶂,一層層對著柳風欺壓而來,恐怖的白芒讓所有人為之心驚。


柳風看了他一眼,輕聲一嘆,這位殿主恐怕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聖皇放到了死亡名單上吧?

「一息……」

柳風周身太陽光輝閃爍。

「刷!」

識海劍招浮現。

神秘畫卷全面催動,柳風透過雙目,將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太白殿殿主的每一招,每一個動作,都在腦海浮現,他甚至還可以預測到太白殿殿主的下可以動作!

全知全能,莫過於此。

太白殿殿主身形鬼魅,柳風卻紋絲不動。

忽然。

腦海一聲轟鳴。

「動手!」

金陵急促的聲音響起,柳風眼中光華綻放,凝聚許久的太陽光輝驟然當場爆發,身形如山,恐怖的一拳當場轟去。劍影漫天,柳風金燦燦的一拳看著無比渺小,而就這事渺小的一拳,正中靶心。


「崩!」

一拳轟碎劍光,落到太白殿殿主胸口處。

「轟!」

肝臟巨裂。

太白殿殿主倒飛出去,血跡橫飛,死的不能再死,在場所有人都猛的站起來,震驚的看著這驚人的一幕。


太白殿殿主,死了?(未完待續~^~) 太白殿殿主死了。

死的很乾脆。

這一戰,從頭到尾都是太白殿殿主在輾壓的,柳風的只是隨風飄搖,躲來躲去,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忽然沒了。只是,誰也沒想到,從頭到尾,柳風僅僅出了兩招,太白殿殿主就掛了。

第一招,擊退太白殿殿主。

第二招……

秒殺。

七曜殿弟子驚呆了。

在場的一眾殿主都震驚的說不出來,一場殿主之爭,居然死人了?而且,是一位八輪月耀,輕鬆擊敗太陰殿殿主的超級強者!太陰殿殿主眼中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焦距,想要進去卻被屏障阻攔。

「刷!」

七曜殿副殿主當場出現。

「嗡——」

一層光華落下,太白殿殿主卻紋絲不動。

七曜殿殿主眉頭輕皺,通過畫力檢查片刻,卻是終於色變,太白殿殿主,居然真的死了!肝臟俱碎,死的如此徹底。

「我……只出了一拳啊。」

柳風抬起頭,一臉茫然,「他攻擊那麼強,怎麼根本沒防禦啊?」

眾人怒斥的話到了嘴邊也沒了。

怪柳風?

沒理由啊!

柳風只出了兩拳,第二拳為了也不大,太白殿殿主那層巒疊嶂的劍光才是真正的殺招啊,誰又能想到,結果會是太白殿殿主被一拳轟爆?

「剛才……」

副殿主沉吟片刻,也只能猜測結果。

「估計是他施展的那可怕的招數消耗極大,他並沒有資格全力催動,而你出手的時候,又更好敢上他力竭的時候,所以才造成了這種特殊的情況。太白殿殿主的死。著實是個意外。」副殿主嘆息。

「意外?」

「居然是這樣。」

「強行催動大招,結果把自己玩死了嗎?」

「剛才那漫天劍光是特可怕啊。」

「我就說嘛,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柳風怎麼可能一拳就把他轟爆啊!」

眾人議論紛紛。

「死了么?」

柳風比他們更關係太白殿主的狀況。

識海內流光逸散,一股玄妙的力量出現,將一束神魂包裹,湧入神秘畫卷之中,太白殿殿主的身影漸漸在畫卷之中出現,活靈活現。就像是畫中人一般。

「成功了。」

柳風欣喜。

「這是哪裡?」

太白殿殿主的聲音傳來,帶著些許的詫異。

「你先應付現實中的事情。」

金陵苦笑,「看來我要跟他好好解釋一下了。」

「好。」

柳風從識海離去。

他現在心中的情緒也沒有穩定,強悍無比的劍道,突然開啟的神秘畫卷,殺人救命的特殊方法……

他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他不能亂!

這是七曜殿的殿主競爭,聖皇的目光必然在此處,這個時候,可不能被聖皇發現這些秘密。經歷過一次時光回溯,柳風對於聖皇的力量非常忌憚。他必須穩住局面。先把七曜殿殿主之位拿了再說。

「呼——」

柳風深吸一口氣。

「那麼現在,柳風就是七曜殿的殿主,可有意見?」

副殿主的聲音悠悠傳來。

眾人對視一眼。紛紛搖頭。

開玩笑,現在的柳風誰跟他打?

無論太白殿殿主是不是催動大招把自己玩死的,兩人大戰這麼多回合,最後逼得他不得不出招,柳風的實力已經不在太白殿殿主之下了!整個七曜殿,能夠擊敗柳風的,根本沒有幾個!

「居然真是他。」

辰星殿殿主苦笑。

柳風,這個不到十九歲的傢伙。 娶個女鬼做老婆

「柳風……」

熒惑殿殿主輕輕念了一遍,一聲嘆息。

「這是傳奇啊。」

太陽殿弟子狂呼。

柳風的傳奇,依舊在繼續!

其餘殿堂的殿主都默默看著柳風,當初柳風剛來的時候,誰又能想到,他會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傲視群雄?

「很好。」


她們真的很美,雖然穿著簡單,沒有珠寶玉飾,卻是生得清麗,白白的臉蛋猶如剛剝開皮的雞蛋,清素的衣裳,沒有絲毫的裝飾花紋,但是人美,無論穿什麼都很美。

Previous article

「有小虎大虎在,會沒事的。」若是白蟒會對她不利,小虎和大虎絕對會阻止她上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