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鷹族人,雙手沾滿了血腥,對於這種人,章葉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章葉微微回憶一下鷹族的人記憶,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之色,喃喃的說道:「從這個人的記憶中看,應青天,很有可能在紫羽城赴宴。我現在就趕到紫羽城。」

……紫羽城。

一座巨大的府邸中,各方的賓客熙熙攘攘。這座府邸佔地極廣,氣勢恢宏,裡面雕梁畫柱,雲台樓閣應有盡有,殿宇高閣連成一片。從布局來看,這座府邸和人類的府邸一模一樣,但這座府邸的主人,卻是鷹族人。

府邸的中心處,乃是一個燈火輝煌的巨廳。巨廳的上位,高踞著一個鬚髮皆白的鷹族老者,熙熙攘攘的人們,都是給這個鷹族老者慶賀的。

在鷹族老者的旁邊,應青天傲然而坐。鷹族之中,實力就是身份的象徵,應青天戰鬥力強大,身份也是十分的高貴。

大廳里的賓客,都用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鷹族老者和應青天。

「哈哈哈哈,青天,看來你的修為,又有了進步啊。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十年時間,你就要進階到宗師之境了。」

鷹族老者打量著應青天,一片驚嘆。

應青天微微一笑,臉上儘是得意之色。這個鷹族老者名叫應采雲,乃是鷹族的外長老,實力強悍,身份尊貴,能夠得到此人讚賞,應青天感覺十分的舒爽。

應青天嘆了一口氣,遺憾的說道:「可惜百族爭霸戰快到了。如果百族爭霸戰在十年之後,我就要以宗師的身份,參加這次爭霸戰了。」

應采雲哈哈一笑,說道:「我倒忘記了百族爭霸戰了!哈哈,這一次百族爭霸戰,絕對是一個機會,說不定你和各路強者戰鬥之下,就要突破到真道宗師之境了。對了,現在各族的高手,都紛紛出去磨練實力,你也不能怠慢啊!」

應青天嘿嘿一笑,得意的說道:「這個我知道。我們的鄰居,虎族和狐族現在正殺入到人類聚居地,拿人類的強者,來磨練自己的戰鬥力。我早段時間,也攻破了幾個城池,把裡面的人殺得乾乾淨淨,斬殺了不少真道八重強者……」

應采雲哈哈一笑,說道:「這就對了。不過人族之中,還是有著一批高手的,你一定要打聽清楚,再出手。」

應青天哈哈一笑,傲然說道:「應長老,你是多慮了。人族人數雖然比我們多,但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我闖入到人類聚居地中,絕對是打遍天下無敵手,那些真道八重高手,只是一個照面,就被我斬殺掉了……」


應青天正滔滔不絕的說著,大批的鷹族人屏住呼吸,聽著應青天說話。聽到應青天的輝煌戰績,大廳里的鷹族人,發出一陣陣的驚嘆。

「轟隆——」

就在應青天說得興奮的時候,大廳外面傳了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整個大廳都劇烈的震顫起來了!

「嗯?」

應青天停止了說話,和應采雲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目光之中,都是疑惑之色。

兩大強者,正欲放出靈覺,感應一下外面的情況,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長笑,一個青衣少年人,緩緩行入了大廳之中。


應采雲目光微微一凝。

大廳之外,有著數百個守衛。這些守衛,都是實力強悍的人,他根本就想不明白,這個青衣少年,是如何走入到大廳中的。

應青天的目光,也是一凝。

他認出來了,這個青衣少年人,正是他當初在黑雲域的時候,碰到的那個少年!

青衣少年人,正是剛剛趕到紫羽城的章葉。章葉修為大進之下,氣場驚人,他大步走入到大廳之中,人們居然沒有出聲斥責。

「噗噗噗噗噗——」

章葉在大廳之中站定,外面突然傳來一連串的人體落地的聲音。人們伸出靈覺微微感應了一下,臉色同時一變。

原來,章葉在進入大廳的時候,施展出迅雷般的手法,把外面的守衛統統斬殺掉。章葉殺人的手法又快又狠,斬殺了數百個守衛,然後又進入到大廳之中,這些被殺死的守衛,屍體才落到地面上,發出聲音來!

聽到了屍體落地的聲音,大廳里的鷹族人,紛紛回過神來。

「他是人族的!」

「大膽,區區人族小輩,竟敢跑到我們鷹族領地來!」

「我們圍住他,殺了他!」

大廳里的鷹族人,驚駭之後,登時個個都殺氣騰騰,朝著章葉圍過來。這些人都是一方強者,舉手投足都有著可怕的氣勢,數百個人同時圍過來,登時殺氣瀰漫,整個大廳像是變成了一個屠殺場。


章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一隻手掌微微一掃。

「咻咻咻咻——」

「噗噗噗噗——」

章葉附近的數十個鷹族人,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脖子上面,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傷口。這些鷹族人下意識的捂住傷口,但傷口裡流出來的鮮血越來越大,即使整個手掌都捂上去,鮮血依然流個不停。

一個鷹族人張開嘴,想要叫出聲來。但他嘴巴張開,卻發不出聲音來,他手掌用力一捂,整個腦袋突然就掉下去了!

原來,他的腦袋,不知不覺間,已經被章葉一刀斬斷。章葉出手實在是太快,腦袋被斬斷之後,這個鷹族人還以為自己活著。

「噗噗噗噗——」

周圍鷹族人的腦袋,一個個都掉到了地上去。他們的臉上,全都是驚恐之極的神色,他們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腦袋已經被章葉斬掉了。

「嘶——」

周圍的鷹族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氣。章葉一出手,就斬殺了數十人,殺人的手法快得眼睛都看不清,靈覺都跟不上,這種手段太可怕了!

「哼!」

坐在上座的應采雲,實力眼光遠勝普通的鷹族人。見到章葉這個人族小輩,一進來就大開殺戒,他登時忍不住了,就要站起身來轟殺章葉。

「且慢!」

應青天微微一按,讓應采雲坐下。然後,他的目光落到了章葉的身上,陰沉沉的說道:「小輩,你竟敢出現在這裡!」

章葉目光直視,淡淡的說道:「我今天,不但來到這裡,而且要大開殺戒。今天,這裡的人,統統都要死。」

(未完待續)q 章葉的話,簡直是狂妄無比,一下子就惹怒了大廳里的鷹族強者。.

同時也激怒了應采雲和應青天。

應青天發出一聲長笑,不屑地盯著章葉,說道:「好大的口氣!人族小輩,你還是想一下,等下怎麼死吧。」

「哈哈哈哈哈——」

「一定要把他折磨十天十夜,才讓他死!」

「對對對,不能這麼便宜他。一定要活生生折磨死!」

聽到應青天的嘲諷,大廳里的鷹族強者,一個個都笑出聲音來,一個個都變得興奮無比。

章葉一開始,就先聲奪人,氣勢強大,滿大廳的人,都被章葉震住了。現在見到應青天出頭,人們登時感覺到,他們有了主心骨,再也用不著懼怕章葉了。

聽到滿大廳的笑聲,章葉微微一嘆,搖頭說道:「死到臨頭,你們還笑得出來。真是可悲,可悲啊!」

應青天冷笑一聲,說道:「人族小輩,你才是死到臨頭。有我應青天在,這大廳里的人,你一個都殺不了。」

章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是嗎?」

章葉身形驟然移動,一拳朝著十丈外的一個鷹族人轟去。

這一拳,出手毫無預兆,拳頭髮出的時候,也沒有一絲的拳頭。但那個鷹族人,卻感覺到森森的死亡氣息,驟然間就籠罩了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來。

眼看章葉這一拳,就要把這個鷹族人打死,應青天的身形突然消失了。

「轟!」

章葉應青天突然出現在這個鷹族人旁邊,接下了章葉一拳。

「好!」

應青天這種神鬼莫測的速度,讓大廳里的鷹族人眼睛一亮,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歡呼。

章葉眉頭微微一挑,「嗖嗖」轟出了兩拳。

應青天冷笑一聲,身形再一次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飛起到空中。他兩條手臂微微一抓,兩股龐大的力量橫空而出,章葉發出去的力量,被他硬生生的化解掉了。

「好!」

連續兩次見到應青天的神妙身法,大廳里的鷹族人,個個都興奮異常。應青天真不愧是鷹族年青輩的強者,速度之快實力之強大,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章葉發出去的拳勁,應青天居然能夠出手,攔截下來,這簡直就是奇迹!

章葉微微一笑,他不慌不忙,再次發出數拳。

「嗚嗚嗚——」

數道可怕的拳勁,在大廳之中橫衝直撞。這些拳勁可怕之極,只要沾到一點點,即使是真道七重後期的強者,也要立即重傷不起,甚至吐血身亡。

應青天這時候,再一次展現出妙絕天下的身法。他的身形驟然升起到空中,兩隻翅膀還有兩條手臂連連揮出。但聽到虛空中傳來「噗噗噗」的數聲大響,章葉發出來的拳勁,竟然再一次被應青天硬生生的化解了!

「好好!」

大廳里的鷹族強者,目瞪口呆的看著應青天,發出驚天動地般的歡呼之聲。

應青天冷冷的站立在虛空中,居高臨下的看著章葉,冷笑說道:「人族小輩,我應青天說過,有我在這裡,你一個人都殺不了。怎麼,你現在服了吧?」

章葉連續幾次出手,都殺不到人,但他臉色絲毫不動。他盯著應青天,看了一會兒后,微微搖頭說道:「蠢貨!」


「嘩——」

大廳里的人,都一片嘩然。應青天盯著章葉,目光之中全是陰森森的光芒,他一向心高氣傲,章葉罵他蠢貨,這讓他怎麼受得了。

章葉這時候又輕輕一笑,說道:「我剛才出手,只是隨隨便便攻擊,目的是想看看你上竄下跳的樣子而已。應青天,你上竄下跳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屁股紅紅的猴子。」

應青天氣極而笑,他就要出手,準備擊斃章葉。

就在這時候,章葉的手掌,突然抬了起來,輕笑一聲說道:「應青天,現在我開始正式殺人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救?」

「嗖——」

章葉的手掌一抓,一扯,似乎扯到了一根根無形的線。

應青天和應采雲兩人,靈覺遠勝常人,章葉手掌一抓一扯的時候,他們同時感覺到一絲詭異的波動。兩人目光微微一變,齊聲喝道:「快閃!」

章葉冷冷一笑,說道:「遲了!」

手掌在虛空中一抓,似乎在用力收起絲絲無形的線。

隨著章葉手掌一抓,大廳裡面數百個鷹族強者,脖子上面突然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血痕,一個個表情獃滯起來。

「噗噗噗噗噗——」

數百個鷹族的人腦袋,竟然齊齊的掉下來,就像是數百個西瓜,一起砸落到地面上。喜氣洋洋燈火輝煌的大廳,剎那間變成了地獄,鮮血衝天而起,瞬息間染紅了地面!

上古戰技,金蛇纏絲手!

原來,章葉剛才連續幾次出手,看似被應青天化解了,實際上,章葉卻暗中布下了絲絲的細線。這些細線,都是天河正氣化成的,細微到極點,在章葉堪比真道宗師的精神力量控制之下,即使是應青天和應采雲兩人,也無法感應出來。

章葉剛才手掌在虛空中一抓,數百道細線登時收攏起來,劃過了數百個鷹族人的脖子。這數百個鷹族強者,就這麼死掉了,就像是數百根柱子一般倒下去。

殺人於談笑之間,這就是真道宗師的本事。章葉修為只有真道七重中期,但他的精神力量堪比真道宗師,殺起人來實在是太輕鬆了!

「小輩找死——」

見到章葉就在自己的眼皮之下,瞬息間斬殺數百人,應青天的臉色難看得出,拳頭捏得格格作響。這時候,他終於知道,章葉剛才的的確確在戲弄他,就像看一個猴子一樣,看他上竄下跳!

「吼——」

應青天怒火熊熊的時候,應采雲出手了。

這些死掉的人,都是應采雲的賓客。這些人都有著一定的身份地位,現在死在他的家裡,就算他轟殺了章葉,也要引起眾多勢力的不滿!

應采雲動了殺機,他一聲大吼,背後兩隻翅膀微微一動,驟然朝著章葉撲下去。

應采雲乃是鷹族外門長老,一身修為之深,距離宗師之境也只相差一步。同等境界之下,鷹族人的戰鬥力遠遠超出人族,應采雲簡簡單單的一個撲擊,就蘊含著無窮的奧妙,看上去就像一隻飛鷹,要天地間捕獵!

鷹族絕技——蒼鷹撲擊!

普通的鷹族強者,施展出蒼鷹撲擊的時候,力量咆哮如風暴。但應采雲施展出蒼鷹撲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甚至連影子都難以看到。

這,正是應采雲的可怕之處,他對力量的控制,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出手之際所有的力量都在他的控制之中。只要一擊中目標,體內的力量立即山洪暴發一般湧出,以不可抵擋的威勢,瞬間把對手撕成碎片……

章葉目光之中,閃過一絲讚賞之色。

應采雲此人,戰鬥力的確是可怕之極,普通的真道八重巔峰強者,只怕三招都接不下。

「嗖——」

章葉抬起到空中的手掌,驟然張開,化爪成刀。

一刀斬去!

「嗚——」

章葉的手掌剛剛斬出去,應采雲立即臉色一變。明明是一隻手掌,但斬出來的威勢,卻像是一柄二品真器一般可怕!

自創戰技,破山斬!

章葉連續把兩種意境,融合到破雲一刀之後,對刀道和理解又深入了一層。章葉現在斬出來的破山斬,看起來和從前沒有什麼兩樣,但實際上,這一刀之中已經融入了風之意境。

在刀法中融入了意境,就是宗師手段了。章葉這一記破山破,看起來普普通通,但實際上,威力大得不可思議!

應采雲感到,他施展出蒼鷹撲擊,撲的不是獵物,而是一柄刀。一柄鋒利無雙的刀,一柄殺氣騰騰血腥衝天的刀!

「吼——」

應采雲這時候,雖然感覺到章葉這一刀,威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但這時候他絕不可能變招了,只能是狠狠朝著章葉抓下去。

「轟隆!」





聞言夏諾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什麼叫好久不見她和她媽媽也不過就幾個星期沒見面罷了!這小妮子真不能用正常人的出牌模式去想她。

Previous article

她們真的很美,雖然穿著簡單,沒有珠寶玉飾,卻是生得清麗,白白的臉蛋猶如剛剝開皮的雞蛋,清素的衣裳,沒有絲毫的裝飾花紋,但是人美,無論穿什麼都很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