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首先是賀雄所在的地方,賀雄所在的地方圍繞著他的身體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武器。這些武器圍繞著賀雄的身體周圍迅速旋轉向著大些敵人攻擊著。同時各種武器的炮火聲響徹天地。

雪無葉這個區域明顯安靜了不小,冰寒之力在他的身周迅速地瀰漫著,隨後一個個透明的冰牆出現在她的身周。一堵堵冰牆擋在了這些敵人的面前,讓他們無法接近雪無葉。

周圍的敵人面對這些透明的冰牆顯得力不從心,跟本不能靠近雪無葉。而且不時在這些冰牆中激射出無數個冰針,讓那些敵人根本防不勝防。不時在雪無葉身周倒下無數個敵人。


最為神奇的還是林霸所在的地方,此時的林霸身體已被神秘的鎧甲包圍,這是林家獨有的霸王體,被這個神秘鎧甲包裹的林霸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無敵的存在。那些敵人此時怎麼攻擊林霸也無法傷他分毫。簡直成了無敵的存在。而且此時林霸身周慢慢形成了類似於什麼不明野獸模樣的東西,若隱若現。當這個獸體形成后林霸變得更加兇猛無比了。他迅速地移動他的身體攻擊了那些敵人。

中出乎意料的賀雄顯得最為吃力,要不是出現在他身體周圍的無數武器,他早已堅持不住了。

顯然在這個群體站中賀雄的天賦不是很適應。

這三大強者釋放出來的神秘力量已經讓此地的氣息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發出的震天響聲也吸引了九重軍的人們。不僅如此,這三人的舉動也驚動了帳篷中的青魔一行人。他們此時也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帳篷中,混在里士兵群中望向了前方的情形。

「青魔大人!那些是什麼人!好強大呀!」李義看向青魔說道。

「我不知道!但卻是很強大!九重派果然是卧虎長龍的地方!」青魔看向前方說道。

接著青魔轉身對一旁的士兵說道:「那些是什麼人呀!好強大呀!」

那個士兵隨口說道:「那是我們們軍對的將軍們!真是胡鬧呀!」

聽到此話,青魔說道:「呵呵!將軍!真有意思!」 「那個新兵!你在那邊發什麼呆呀!快給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現在是戰鬥中,你們不要分心!這些新兵這是頭痛呀!一點紀律都沒有!」

看到新兵們都被林霸、雪無葉、賀雄三位頂尖高手的功法吸引,一旁的督軍長大聲呵斥道。

聽到督軍長的呵斥聲,聚集在一起看著前方的士兵們也立馬停止了觀看,隨後迅速地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但是回到位置的士兵們還是沒有抑制住心中的好奇繼續小聲地議論了起來。

其中一個新兵回到自己的位置后,對一旁的老兵低聲問道:「大哥!那些人是什麼人呀?太強了!」

「你還看!你想被督軍處罰嗎!雖然這裡離前方還有些距離,也不能大意呀!戰場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要小心!」那個老兵提醒著說道。

「你們這些新兵就是好奇心太多了!」那個老兵說道。

「您就告訴我吧!讓我們們也長長見識吧!我們們實在是太想知道了!」那個新兵繼續問道。


那個老兵「呵呵!」笑了二聲說道:「真是拿你們這些新兵沒有辦法!那我就告訴你們吧。那些人這次行動的三位將軍!」

「他們叫什麼呀?」那個新兵繼續問道。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些!他們分別是林霸林將軍,賀雄賀將軍,雪無葉雪副將軍。」

聽到此話一旁的士兵們都吃驚了起來。你一句我一句的說道:

「怪不得這麼強呢!真不簡單!」

「這些將軍的名聲我早就聽說過。這些將軍在九重軍中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但是奇怪呀!為什麼那些將軍們會親自去戰場呀?這個都危險呀!」

「也許是想了解前方的敵人的實力,或者是想熱熱身吧。看他們那麼強大那些們也拿他們沒有辦法!」這些士兵口中的就是這些神秘的敵人,九重軍在與這些敵人多年的戰鬥中,把這些逆天的敵人命名為,逆天而行的種族。

聽到此話,一旁的新兵說道:「你這個笨蛋!這怎麼可能哪有為了熱身,單身匹馬進入敵人群的呀!」

「將軍們果然很強大呀!什麼時候我們們能像他們一樣!」

「你別做夢了!你怎麼能跟將軍比呢!呵呵」

這些新兵們覺得此時將軍們的舉動非常奇怪也不能理解,大家都紛紛議論了起來。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士兵慢慢被將軍們的強大而吸引,忘記了先前的疑惑目不轉睛地看向了前方,興奮不已。

那個老兵看著這些興奮的新兵繼續說道:「你看那邊那個將軍,就是使用霸體的將軍。那就是我們們軍團的將軍,林霸林將軍。」

「我們們將軍使用的功法真神奇,那是什麼功法呀!那些們根本接近不了他的身體嗎。」一旁的士兵看著前方的戰鬥說道。

「李行武,你以前看過那樣的功法嗎?」一個士兵對李行武說道。

李行武想了一會兒說道:「我不知道!我從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功法。」

說完李行武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猶豫之色。其實林霸此時使用的功法李行武非常熟悉,因為他被關在牢房的時候,住在他隔壁牢房的那個老人教過這種「體外化身」功法。在那段被關著的日子裡,那個神秘老人與李行武講了很多關於「身外化身」功法。李行武也了解了許多關於這個功法的事情,而且也修鍊了一段時日。通過這件事情漸漸他們也成了很好的忘年之交。但是這個老人似乎不願意吐露關於自己的過去和身份,只是一味地向李行武傳授身外化身的功法及這個功法在每個階段展現出來的威能。並且臨走時那個老人一再強調全萬不能向外人展示此功法,也不要向外人提及此事。所以此時的李行武看到自己非常熟悉的共功法,還是裝出不知道的樣子。

說道這裡,我們們需要講一下。這個剛剛通過九重軍預備軍考試的李行武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個正規軍才能參加的戰場中。

這要從九重軍預備軍開學典禮說起,當日林霸在開學典禮中看到這個倔強的少年時就被這少年的吸引,因為他太像以前的自己。也斷定這個少年將來也一定會成為戰場中的梟雄。所以那天林霸請求九重派二當家道念仙人讓李行武到自己的軍團中。道念仙人正好也希望有人能管一下這個在開始典禮中大鬧一場的新生。二人一拍即合達成了協定。但是能加速促進此事情發生的還是雪無葉一行人組織的這次行動,因為這次遠征的關係九重軍也進行了擴軍,李行武也順利地從禁閉室中出來並加入了遠征的林霸的軍團。

「我想也是!剛進入九重軍的人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剛才問李行武的那個士兵自嘲著說道。

李行武並沒有在意那個士兵的話,眼睛繼續盯著前方的林霸身上沒有離開。在牢房中幾個月的學習,他對身外化身有了一定的了解,此時有人在自己面前毫無保留地施展此功法,無疑是上天給他的學習的機會。讓他有機會加深此功法的認識。他不敢有絲毫猶豫,繼續看向了前方。同時他也對這個林將軍的身份好奇了起來,心想:「我那師傅和這個將軍是什麼關係?他們是不是同門?為什麼我的師傅會關在重犯區?」


剛才那個士兵又問道:「李行武,你不是剛通過九重軍預備考試嗎?你應該在預備軍中進行修行怎麼會參加戰鬥!你是怎麼做到的?」

聽到此話,一旁的老兵搖著頭說道:「要戰鬥了,需要士兵是很正常的事情!這種事情你問他做什麼!」

那個士兵又追問道:「是這樣嗎?」

聽到士兵的話,李行武笑著說道:「也許是吧!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說完李行武繼續看向了前方的戰鬥。聽到李行武有些不自然的表情,他也沒有再問下去。

此時被林霸的功法吸引的除了李行武之外還有一人,那人就是李義。李義看到林霸使出的功法后被這個功法深深吸引,小心地使出飛魂功法中的複製功能進行著複製。

此時李行武和李義相隔也只有二個帳篷的距離。但是二人都全身心地感悟著前方林霸使出的功法,也沒有注意周圍的情況。再加上此時周圍有著太多的士兵,所以雖然是不遠的距離,但是雙方還是沒能發現對方。要是此時李行武能轉一下頭或者轉移一下看向前方的目光的話,他就能看到他挂念已久的李義。

也許是天意吧!這二個離別一年多的兄弟就這樣各自站在一旁,有如陌生人一樣。 天佛寺-總堂

雖然這個世界因逆族的瘋狂崛起,到處充滿著嗜殺。但是天佛寺依然保持著他那平靜與安逸!

這天天還沒亮無能和尚早早地來到了天佛寺總堂,面見了無德方丈。

「無能師弟這麼早來找我有什麼事情?」無德方丈看到以一臉焦色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的無能,疑惑地問道。同時心中隱隱擔心了起來。

「方丈師兄!九重派出兵了!」無能連忙說道。說完用焦慮的眼神看向了無德方丈。

「出兵!這個時候他們為什麼出兵?查出他們出兵的原因嗎?」聽到九重軍出兵的消息,無德方丈顯然很意外,他連忙追問道。

「據我所知是為了奪回最近九重軍失去的穴口。」無能說道。

「奪回穴口!他們怎麼突然做這種事情!是不是借著奪回穴口為理由做其他事情?」無德方丈想了一會兒說道。

「我也覺得很奇怪!這些年來九重軍重來沒有為了奪取失去的穴口出過兵。」無能說道。

「他們這次要奪回的穴口是nǎ里的穴口呀?」無德問道。

「具體是哪個穴口我們們還沒有查詢出來!因為這次他們失去的數量比較多,現在無法確定!但是這次出征的九重軍中有一股奇怪的小分隊。」無能說道。

「有其他小分隊?」無德問道。

「是!這個小分隊已經在主力軍團出征前就已經出發。而且這個部隊做的事情非常匪夷所思。

他們來到穴口附近之後,在他的周圍做了很多標記。但是這些標記是李姓氏一門獨有的標記!」

「這個很不尋常!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凜夜獨行

「我們們在偶然機會發現,這次九重軍失去的穴口大部分是上次李氏一門經過的地方!而且在這些年由於逆族們的猖獗,通過穴口的人很少。」無能繼續說道。

聽到無能的話,無德方丈臉色明顯難看了起來,他淡淡地說道:「李姓一門的標記!難道他們要陷害李氏一門嗎?」

「我們們現在收集情報表明這種可能性很大!」無能表情凝重地說道。

「你覺得這是各家族的內鬥,還是他們發現了李氏一門和我門天佛寺的關係?」無德看向無能問道。

「這個我不確定。很多事情太意外了。似乎有股力量在背後操作!」無能說道。


無德想了片刻說道:「無論是哪個都不是什麼好事!你繼續派人調查此事。」

無德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還有派一部分人去暗中保護李氏一門的人。希望不會出現我想的那種事情!無能師弟就麻煩你了!」

「方丈師兄,您不要太擔心,也許是我們們想的太多了!畢竟此時是非常時期九重派也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說完無能躬身行了佛禮就向外走了出去。

看著無能離去的背影,無德慢慢閉上了雙目暗自說道:「闊海!你這是在做什麼呀!」

過了片刻,在無德方丈背後響起了一個笑聲,笑聲中參雜了一些嘲諷之意。

「呵呵!這個世界真是混亂不堪!在這種存亡關頭。九重派還玩著這等小孩的遊戲,真是無藥可救呀!」此時火雲和尚慢慢出現在無德方丈背後說道。

火雲和尚繼續說道:「你現在想怎麼做?現在的情況九重軍也不怎麼可靠嗎!哈哈!」

無德方丈淡淡地說道:「你還是少出現在我面前!這些事情不是你該管的事情!你還是回去修行吧!」說著慢慢撫摸手中的佛珠,與此同時火雲和尚出現的空間有些沸騰了起來,隨後火雲和尚的身體慢慢變得模糊起來。

最後火雲笑著說道「哈哈!!你以後會來找我!你需要我們們的力量!這個世界需要我們們!你以後會想通!」說完火雲就消失不見了。

「哼!」無德方丈冷哼了一聲,收起了手中的佛珠,隨後沸騰的那片空間也恢復到正常。

與此同時,走出天佛寺總堂的無能忽然感受到一絲不祥的氣息,臉上的皺紋也更加濃了起來。他停下了腳步猶豫了起來,過了片刻他繼續向前走了出去。但是此時無能的步伐顯然有些沉重。

九重軍遠征軍所在的位置

「看來這三人的武道修為都很強大!一時間應該分不出勝負!」在一旁觀看三大將軍比試的青魔說道。

「青魔大人你不覺得奇怪嗎?他們這種比試有什麼意義?為什麼他們會選擇這種方時候進行這樣沒有意義的比試呢?」李義疑惑著問道。

「是呀!這個問題我也想不痛!也許接下來會發生我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青魔說道。

過了片刻青魔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頭看向李義和怨天獸紅低聲說道:「這裡不太安全,你們要小心點!不能大意!注意周圍的變化!」

聽到青魔的話,李義和怨天獸紅同時點了頭。

在青魔一行人談話間賀雄拋棄繼續比試,回到了軍團所在。,此時的戰場對賀雄確實不太適合,他也不希望自己在這種地方受傷。再加上此時雪無葉的情況看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他就決定不再繼續比試。經過數個時辰的堅持賀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畢竟這些逆族的攻擊太過詭異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當賀雄回到龍霧身旁的時候,他身體周圍憑空出現的各種武器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看到賀雄回來,龍霧說道:「你還好吧?」

賀雄大口喘息著起氣說道:「還好!但是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龍霧說道:「沒想到雪將軍的武道修為會這麼強大!在與林將軍的比試中根本不落下風!真是意外呀!」

聽到龍霧的話,賀雄認同地說道:「是呀!剛開始我還很擔心雪將軍。後來才發現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事情!雪將軍此時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大將的實力!怪不得他能以副將軍的身份帶領一個軍團。」

賀雄看著前方片刻後繼續說道:「林將軍再不想辦法的話,這場比試很有可能以敗北告終!」

「是呀!這次林將軍算是遇到了危機!要是這次比試他輸的話…」龍霧說到一半沒有再說下去,但是了臉上浮現出了擔憂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雪無葉怎麼變得這麼強大!這是怎麼回事!」隨著時間的過去,林霸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其實林霸本來想通過這次比試,想讓、讓這個雪家的貴公主雪無葉嘗一嘗戰鬥的恐怖。在他看來雪無葉能做到副將軍的位置,完全是憑藉家族的支持和她那迷人的外表。所以林霸一直以來表面上對雪無葉很客氣,但是心中一直沒有把她放在心中。 幸福私家菜 !此時林霸心中漸漸意識到雪無葉的美貌讓其他人忽視了她真真實力。想到此處,林霸開始著急了起來。因為再這樣下去的話輸的人很可能是自己。要是真的發生此等事情的話,他以後在九重派的地位會急劇下降!所以他絕對不能輸!

想到此處林霸再也不敢有所保留,身形一變在他身體周圍出現的那無形的獸形發出淡淡的青光。隨後獸形的體積開始慢慢膨脹了起來。最後膨脹到原來的十倍才緩緩停了下來。隨著這個無形獸行的變大,它發出的每次攻擊也強大了數十倍。

看到變大的林霸身周圍的獸形,在場的士兵們都有之一驚,隨後林霸軍團的士兵們歡呼起來。開始為自己的將軍吶喊道:

「林將軍威武!林將軍萬歲!」

「林將軍威武!林將軍萬歲!」

聽到林將軍軍團士兵們的吶喊聲,雪將軍軍團的士兵們也開始吶喊了起來。

「雪將軍威武!雪將軍萬歲!」

「雪將軍威武!雪將軍萬歲!」

在二方軍團士兵們的吶喊助威下,這場比試變得更加ji烈了起來。林霸和雪無葉的身周的氣息也變得更加強大了起來。雖然不是二人的互動,但是也能感受到二人比試的ji烈。

正當二人的比試到達白熱化的時候。一個黑色的身形飛快地來到林霸的身前,恨恨地向他砸了過去。受到這出乎意外的重擊。林霸的身形向後倒退了數步。與此同時,雪無葉也受到了同樣的攻擊。受到攻擊后林霸和雪無葉飛快地調整身形。看向了攻擊他們之人。當他們看清攻擊之人的模樣后,二人的臉色同時大變。因為攻擊他們的這二個逆族之人臉上都帶著蒲公英圖案的黑色面具,在九重派以前遇到的逆族人當中帶有這種面具之人實力都非常強大,而且殘忍無比,是九重派和這個世界的噩夢。這樣強大敵人的出現不僅讓林霸和雪無葉臉色一變,更讓在場的其他九重軍士兵們渾不自覺地身顫抖了起來。

當這二個面具人出現之後,其他逆族的人們也同時停止了攻擊!

賀雄看到此情形,連忙要出去迎戰。但是立馬被一旁的龍霧攔了下來。

龍霧一邊攔著一邊說道:「你要做什麼!你現在不能出去!」

「你沒看到那二個人帶著的面具嗎!雪將軍和林將軍現在很危險嗎!我們們應該去幫他們!」賀埋怨著對賀雄喊道。

「幫他們! 念雖盡,愛深留 ,我們們能對付嗎!再說你現在這種狀態更不能出去!等一下吧。我們們看情況再說出手吧!」龍霧說道。

「龍將軍…」賀雄著急地說道。但是他還沒有說完龍霧立馬攔了下來。

「賀將軍!不要再說了。我們們還是等待時機接應他們吧!先看一下情況!」龍霧說道。接著他向下面的士兵說道:「全軍準備防禦!沒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擊!」

隨後九重軍全軍陣型從攻形變成了守形。

此時在一旁觀戰的青魔說道:「這二個人很不簡單呀!這個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呵呵!」

「他們二當然不簡單了!他們帶著的面具在這個世界有幾個不認識!幾位不要待在這邊。去後面的帳篷避一下吧!這裡過一會兒會很危險!」一旁的士兵對青魔一行人說道。

聽到此話,青魔一行人向後走了過去。回到後面的帳篷后,青魔有些不滿地說道:「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居然不讓看,真是掃興呀!」

「哎!真是!」在一旁複製林霸功法的李義也不滿地嘆了口氣。

「你們是不是很想繼續看?」怨天獸紅問道。

「那當然!難道你有什麼好方法靠近?」青魔連忙問道。李義也精神一振,看向了怨天獸紅。

「跟我來吧!我們們可以通過地下到達他們所在的地方。不要忘了!我們們怨天獸一族的遁地之術!」說著怨天獸紅走到前方一處空地,隨後怨天獸紅站著的地下開始出現了一個深深的黑洞。

「還等什麼!快上來吧!」怨天獸紅看向一旁看得有些發獃的青魔和李義說道。

聽到怨天獸紅的話,青魔和李義高興地像個小孩一樣鵬鵬跳跳地跑到怨天獸紅的身上,同時喊道:「呵呵!我們們出發!」

隨後怨天獸紅身行一變,鑽入了地下。

過了片刻。他們已經來到了林霸和雪無葉所在的地不遠處。到達附近后怨天獸紅雙眼一亮,從眼中激射出淡淡的微光。隨著怨天獸紅看得方向不同,這光也跟著移動著。當這束光照射到他們頭上的地面的時候,在他們面前就出現了上面的情形。不知怨天獸紅使用了何等功法。青魔一行人居然在地底下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上面發生的事情。




「我靠!赫拉說藍澈在異世界!」千子強悍地說。

Previous article

可沒等易嬴去找那些女護衛,剛推開房門,易嬴就看到黃鸝端著茶杯站在門前的樣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