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靠!赫拉說藍澈在異世界!」千子強悍地說。

「異世界……」 這是草帽海賊團離開顛倒山的一個星期後,所發生的故事。可樂克斯老樣子躺在自己的藤椅上,看著最近一周所發生的事情,而草帽小子的懸賞令已經變為一億了。

當可樂克斯正要把這個事情告訴拉布的時候,就聽見了「啊~~~~~~,若拉你個混蛋,人渣。」這個響徹天地的聲音,可樂克斯定睛一看,一艘小木船,正在從顛倒山上面滑了下來,等等,為什麼小木船會方向會改變,並且為什麼會離自己越來越近。可樂克斯剛想明白的時候,就已經被小木船撞飛了出去,而且小木船毫不猶豫的插在可樂克斯的所住的房子上。

看到這裡讀者應該會有疑問,為什麼木船會插在石頭做的房子上呢?在此作者只想說一句:「這全都是女主的錯。」

咳咳,不扯閑話了。當可樂克斯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看見自己的房子被戳了一個洞的時候,頓時覺得自己的一口老血就要噴了出來,自己的房子自從上次被草帽小子毀了以後,好不容易修回原樣。這次又壞了,而且不是海賊鬥毆所引起,是被木船撞開的呀。

就在可樂克斯心裡碎碎念得時候,就看見小木船下來三個人,總共是一女二男。而那個女孩子披著件紅斗篷,可樂克斯忽然想起這個女孩的裝扮就像一個童話故事的女孩子一樣,忽然想了起來:這不是小紅帽嗎?

但就在女孩開口一秒中起,可樂克斯就再也不想相信童話故事了,「老頭,這裡是哪兒?對了,我的名字叫若拉,身後這兩個是我的跟班,戴眼鏡是科爾,穿白大褂的是艾德。」

戴眼鏡的名叫科爾的男孩毫不猶豫的狠狠打了若拉一拳,怒吼:「誰是你跟班,明明是你死皮賴臉的拖我們上船的呀。」名叫艾德男孩看著科爾的施暴行為完全不想去制止。

「啊哈哈,真是青春呀!」可樂克斯看著目前毀了自己房子的元兇,但忽然反應過來「等等,小姑娘,你剛剛問我這是哪裡?」

「是呀,老頭。」說完若拉狠狠的揍了科爾一拳,若拉vs科爾,若拉完勝。而艾德撇過臉,不想看被揍的凄慘的科爾。

「咳咳,你不知道這裡是哪?那你是怎麼來的?」可樂克斯嚴肅的看著若拉,「本來是想回南海洛倫小鎮的,遇到了一場風暴,然後莫名其妙的爬了山,就來這裡了。」


「哈,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你不信可以問艾德和科爾。」

可樂克斯瞪著艾德和科爾,艾德聳了聳肩說道:「雖說,十分難以置信,但是事實上,就是這麼簡單。」 贈我深愛如長風

可樂克斯頓時覺得自己十分的無力,但又聽到「所以說呀,老頭這裡是哪裡呀?」聽見小紅帽不滿的聲音,不對是名叫若拉的女孩自己聲音。

可樂克斯就開始敘述有關偉大航路的事情,就在可樂克斯巴拉巴拉,講了一大堆了以後,才發現這三個人完全沒有聽呀,可樂克斯第一次見到比羅傑那傢伙還要難搞的混蛋,「混蛋,你們到底有沒有聽呀?」

「老頭,我們的確在聽呀。」科爾漫不經心的回答著可樂克斯「對吧,艾德。」被點到名的艾德,完全連撒謊都沒有興趣,回答道:「啊,是呀,在聽。」

「撒謊,而且撒謊也要撒的像一點好不好?」可樂克斯對科爾和艾德放棄了看向若拉「若拉,你有沒有聽?」

「我有聽,這裡不就是一片叫偉大路航的海域,海賊們來到這裡就是來尋找onepeak大秘寶的,得到人可以征服世界的這樣一件開掛利器,對吧?」

「對對,才怪,你比那兩個混蛋還要差勁呀,aho。」

「這點我同意,科爾和艾德就是兩個大混蛋。」

「喂,若拉,人家罵的是你,幹嘛,把我和艾德給扯上呀!」

「閉嘴,你個基佬,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對艾德有什麼歪心思!」

「你才是呢,老子才不喜歡男人呢,我是直的。」

「誰知道呢?」

「若拉,有種來撩膀子來單挑。」

「來就來,你個基佬。」

就在兩個智商低下限的人,正準備決一死戰的時候,神·艾德大人,毫不猶豫的狠狠制裁了他們。「好痛」*2。「艾德你個混蛋,在幹什麼?」科爾不滿的捂著頭,沖著艾德大叫。「我只是在打蒼蠅而已。」艾德冷靜的說道。

「原來如此,是在打蒼蠅呀。」科爾一副「我明了」的樣子,「還敢說自己不是基佬,明明都是基佬晚期了。」若拉在後面毫不猶豫的諷刺道。

「若拉,你這傢伙是在找死是吧?」科爾轉頭對著若拉吼道,並且捋起袖子準備揍若拉一頓「小鬼們,你們到底還聽不聽的?」被無視已久的可樂克斯瞪著兩個在自己面前耍寶的人渣說道。

但誰知得來的回答是這樣的「我還以為老頭你講完了。」「啊啊,真麻煩。」可樂克斯頓時掀桌,「你們這些死孩子快點給我好好聽,好不好?」

「嗨~~~~~~。」*3

「總之,你們現在不可能回到自己原來的海域去了,除非你們繞偉大航路一圈,才能到達。說起來,你們是做什麼的?」

「海賊萬事屋,老頭。」

「喂,科爾,若拉說的是什麼呀?」

「我其實也一直疑惑著,這個到底是什麼職業。」

「別管那麼多了,反正科爾,你和我都已經上了賊船了,下不來了。」

「好麻煩就是海賊,對吧?」

「那麼若拉你的夢想是什麼?」

「成為海軍大將之一。」

[綜穿]打劫主角的一百種管道 ···

海軍大將之一·····

大將之一·······

將之一········

之一·········

「喂,科爾,艾德,我耳朵出現了幻聽嗎?」可樂克斯對著科爾和艾德,難以置信的詢問道「嘛嘛,不要那麼在意,反正我和科爾聽到若拉的夢想的時候,也嚇了一大跳,不要太在意了。」艾德笑著安撫著可樂克斯。

可樂克斯依然接受不了,一個類似海賊的職業的女孩子說自己的夢想是成為海軍三大將之一的這個事實。目前正躲在角落裡消化信息。

「吶,艾德我的夢想震撼到老頭了?!」

艾德笑而不語,而科爾則毫不猶豫的諷刺道:「豈止是震撼,明顯是快把人嚇死的地步。」「閉嘴,科爾,再多說一句,我就撕破你的嘴巴。」「切!」

當可樂克斯消化完畢掉若拉的夢想了以後,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繼續問道:「若拉,你的船上有航海士嗎?」

「沒有。」

「廚師呢?」

「科爾就是。」

「船醫呢?

「艾德就是。」

「戰鬥人員呢?」

「我,艾德,還有科爾那個笨蛋。」

「那麼船呢?」

「插在房子的那個就是呀。」

聽完若拉的回答,可樂克斯給若拉的這隻船隊下了一個定義那就是,妥妥去送死,給人家練級用的炮灰船隊。並且同時再次疑惑,這群逗比到底是怎麼來到偉大航路的?可樂克斯可所謂是百思不得其解,就在可樂克斯思考他們會在那個航段gameover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若拉那個小紅帽,或許她不該叫小紅帽應該叫披著紅斗篷的金剛,十分輕而易舉的把小木船拔了出來,頓時可樂克斯才明白剛剛小木船的航跡改變,是因為她呀,為什麼自己的房子會被毀也是因為她呀。都是時臣的錯,啊呸,剛剛什麼亂入,總之都是若拉的錯。

若拉把小木船放到地上,看了看沒有什麼問題,就對著自己的兩個跟班說:「完事ok,走吧,去繞偉大航路一圈,然後回南海。」

「哦~~~~~。」*2

「說起來老頭你名字叫什麼?」若拉像是想到什麼問道。「搞什麼現在才問,剛剛乾什麼去了,老夫的名字叫可樂克斯。」

「啥?百事可樂,老頭你家爸媽是喝百事可樂,喝多了吧。」「對,我的父母就是因為喝下了百事可樂才生下了我,怎麼可能?不是百事可樂,是可樂克斯。」反駁完了以後,可樂克斯再次給若拉下了一個定義這個傢伙絕對是一個比羅傑,草帽小子還要難搞的傢伙。


這個時候,若拉和科爾,艾德也準備好了,正要出航。若拉轉過頭來對百事可樂大叔,不對是可樂克斯大叔說道:「百事可樂老頭,byebye,我們準備出航了。」「都是說了不是百事可樂,總之祝你一路順風。」「3q。」

說完,若拉他們也就起航了,當若拉他們離可樂克斯的視線越來越遠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了,他們沒有航海士,並且也沒有記錄指針,就相當於沒有頂級裝備就趕去殺boss的炮灰一樣,可樂克斯心虛了一把,然後又樂觀的想到:反正他們沒有航海士都可以進入偉大航路,應該沒有問題吧?大概吧。

而這邊艾德向若拉問道:「若拉你真要繞偉大航路一圈?」「沒辦法,只有繞完一圈才可以回南海去。」回答完艾德的問題,若拉想到了一件事「科爾,等一下我們飄到岸上的時候,咱們做個旗子上,旗子上寫:海賊萬事屋,只要你給錢,無論是殺人滅口,討債,解決婚外情,還是看哪個不順眼要打他一頓等一些你不敢做的事我們都可以辦到。」

艾德聽完了若拉的話說道:「若拉,我覺得你這樣寫,海軍分分鐘會滅了你的。」不得不說,艾德你預知了未來,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們不僅會被海軍打,也會被海賊打,看看這分明就是拉仇恨值最佳利器。 一個有著七彩頭髮的少女在沙灘邊散著步,等等,大家大概會奇怪為什麼這裡會有瑪麗蘇出現?作者只是想說,這個瑪麗蘇是只有瑪麗蘇頭髮,和瑪麗蘇不死光環照耀的超級廢柴瑪麗蘇。

對了,忘了介紹,這個少女的名字叫做冰晶雪瑩殤·簡伊·艾德蘭斯·法蘭西斯·k·蝶雪舞·麗塔傑娜·洛絲絲·紫魅琪若馨·凝冰玉·夢愛戀希·蘇蘇。為了方便,咱就叫這個少女為蘇蘇。

私生女掠酷王子 ,為什麼自己會有如此**絲的名字?每當自己申請自己要改名的時候,老是會被狠狠的揍一頓,那人不是誰,就是自己的母上大人冰晶雪瑩殤·簡伊·艾德蘭斯·法蘭西斯·k·蝶雪舞·麗塔傑娜·洛絲絲·紫魅琪若馨·凝冰玉·夢愛戀希·蘇傑伊。母上大人經常用這句話來反駁自己:「我們瑪麗蘇種族,是集全天下女人最美的種族,而且每個瑪麗蘇的名字不長一點,何以蘇天下?」

對於自家老媽的歪理蘇蘇只能報以兩個字:「呵呵。」

隨著自己的年齡的越長越大,蘇蘇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己的頭髮變成了七彩的顏色,為此蘇蘇去問自己的母上大人,這是怎麼回事?而母上大人,很**的來了一句:「天機不可泄露。」而每次說出這種話的時候,蘇蘇永遠都會來一句:「呵呵。」

直到蘇蘇快13歲的時候,母上大人才巴拉巴拉說了一堆真相,什麼瑪麗蘇起源史呀,瑪麗蘇的必備修養呀等等的啰嗦的話,蘇蘇實在是忍無可忍打斷了自家母上大人的話:「不就是叫勞資去【馬賽克】男人嗎?」讀到你們大概已經明白了,蘇蘇少女是個比小紅帽若拉還是糙漢子的女漢子。

當然對於自家女兒爆粗口已經成習慣的母上大人,淡定的回應:「孺子可教也。」說完以後,就把瑪麗蘇種族最強的技能給了自家的女兒就是第002章天下女人最美的種族,而且那些人完全是沒眼光。」

而每每這時蘇蘇都會說出一些話來煞下風景,就比如「老媽那為什麼你還沒有改嫁?」「為什麼我就沒有見到家裡多一點禮品?」「也沒有見痴漢騷擾你呀!」這些諸如此類的話。

當然在說出來的時候,蘇蘇少女已經被母上大人ko。所以說母上大人是無敵的。

而蘇蘇少女在這個小島上生活好多年,島上的居民差不多已經習慣了蘇蘇殺馬特般的造型,而蘇蘇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出海,或許沒有遇到他們之前,自己永遠都會呆在這個島上。

17歲的蘇蘇少女,閑的沒事去海邊走走。但問題是,看見了遇難者怎麼辦?目前蘇蘇的腦子裡有三個自己認為符合邏輯的選項:

a救了他們,然後讓他們做牛做馬一輩子。

b搜他們的身,有錢再救。

c看看長相,長得好看就救,不好看把他們丟到城內的看守所里去。

對於腦子冒出的三個選項,蘇蘇十分可恥的選了c,蘇蘇走了過去,把遇難者三人組翻了個身,然後心裡評判等級。

首先第一個穿白大褂的少年,蘇蘇對他的一個感覺就是這貨絕對不是什麼好人,但長得還不錯,救還是不救等下再評判。

接著第二個戴眼鏡的少年,蘇蘇看了看他的長相,毫不猶豫下了一個定義:這貨絕對是戴眼鏡的熱血少年。要說救不救他,隨便了,反正你有見過那個動畫里的熱血青年,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再看看第三個披著紅斗篷的少女,說起來這個裝束有點一個童話故事裡的人物,那個人物的名字叫小紅帽。蘇蘇想著這件事,一副「原來這貨是小紅帽」的表情,忽然驚訝的開始碎碎念:「為什麼這貨是小紅帽呀?小紅帽不是應該出現在童話故事裡的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說起來按狗血劇的發展來說,這個不都應該是男的嗎?為什麼會有個女的?而且還是小紅帽···」

而剛剛莫名其妙遭遇海難的若拉聽見耳朵邊有嗡嗡的聲音,抬起頭來看著聲音的主人,若拉只是覺得自己起來簡直就是妥妥的失策,也就是妥妥看見破壞三觀的東西。

一個七彩頭髮少女在自己耳朵邊念叨著不明覺厲的東西,雖然若拉想去聽那個七色少女念叨的到底是什麼,但是目前若拉被驚呆了,自然表情有種凶神惡煞的感覺。

就算再粗的神經,蘇蘇少女也感覺到了,自己似乎被某個生物狠狠的瞪著呀,啊哈哈,是幻覺吧。蘇蘇低下頭一看,看見那雙兇惡(?)的眼睛正在盯著自己,蘇蘇的三叉神經忽然斷掉了。

你知道蘇蘇那個傢伙的三叉神經斷掉會成什麼樣子?答案很簡單,不要以普通人類腦迴路去猜測她的行動,要以瑪麗蘇的所做的行動去猜測她,畢竟她還算是個瑪麗蘇。

「hello,小紅帽桑。我是冰晶雪瑩殤·簡伊·艾德蘭斯·法蘭西斯·k·蝶雪舞·麗塔傑娜·洛絲絲·紫魅琪若馨·凝冰玉·夢愛戀希·蘇蘇,啊,好痛,歡迎來到煙花島。」蘇蘇微笑著,那笑容堪比銷售樓房的銷售小姐還要專業。

若拉聽著眼前這個令自己三觀破碎的少女所說的話,只是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炸了,說起來她媽是有病才會給她去這麼長的名字搞毛線呀?

若拉這麼想著,卻不知自己剛剛已經把自己思考說了出來。

蘇蘇聽著若拉剛剛回復自己的話,再看看她現在表情,內心吐槽:這貨是白痴嗎?剛剛完全把自己心裡想法說了出來,並且還一副很正經的表情。喂喂,少女你快醒醒吧,我已經聽到了,的確我也十分討厭念自己的名字,說起來你妹快點回話呀,我的職業微笑快維持不住了,我可以配合你呀。

若拉思考好了,抬頭看著那殺馬特造型的少女:「我叫若拉,說起來你的名字我根本記不住。」

「那麼你可以叫我蘇蘇。」


「好吧,阿彩。」

「不對,是蘇蘇。」

「說起來阿彩這裡是哪裡?」

「煙花島,剛剛我已經介紹,而且我叫蘇蘇。」

「那個阿彩,我的同伴暈倒了,可以把他們搬到你家裡嗎?」

「我要先去問一下我的母上大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若拉無情的打斷了,「是嗎?阿彩你同意了,太感謝你了。」說完,若拉對著蘇蘇陽光燦爛的笑了起來。

蘇蘇對著那陣笑容,頓時覺得惡寒了一陣子,內心想到的是:這貨絕壁就是一個天然黑,不對怎麼能是天然黑那麼萌的東西,是人渣,絕對是理所當然使喚別人做事的人渣。

「阿彩,你怎麼了?」蘇蘇聽見人渣在叫自己,不對是若拉,看見她站了起來,身上扛著剛剛那兩個和她一起遇難的人,等等她是怎麼扛起來?明明看起來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好吧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我沒什麼事,說起來我不叫阿彩,我叫蘇蘇。」

「嘛~~,真麻煩,反正都一樣。」

「一樣個毛線!!」


恭喜若拉小姐完美的把蘇蘇那裝13的笑容,完美破滅。

意識到自己爆了粗口的蘇蘇少女,瞬間捂嘴,然後轉過身當做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笑道:「阿彩和蘇蘇,有很大的差別,音都不一樣。」

剛剛欣賞了殺馬特妹子——阿彩(蘇蘇)的神變臉的若拉小姐,震驚了。同時看向蘇蘇的眼神多了幾分同情,並且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彩妹,神經病是病得治,我不會歧視你的。」

「我才不是神經病呢!!」

再次恭喜若拉小姐,又讓蘇蘇少女完美的破功了。同時也恭喜蘇蘇少女獲得兩個稱號:阿彩,彩妹,且終身綁定。

「我知道,阿彩。快點帶我去你家。」說完若拉還十分同情的看了蘇蘇少女一眼。

蘇蘇少女現在的心情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卧槽。並且十分的恨去救人的自己,本來以為能救上來幾個僕人,不對是人,失憶的話,還可以讓他們來幫自己掙錢,呸,是讓他們來報答自己,卻沒想到救上了一個人渣+逗比。等等這個是人渣的話,那她的夥伴豈不是更是人渣+逗比。

目前還在昏睡科爾和艾德莫名其妙的躺槍了。 艾德和科爾醒后,發現自己並沒有在那艘破的要命的破木船上,相反在一間破木屋裡。而那兩人的這時候的心情是十分激動,為什麼會激動?原因是,終於不用陪著若拉那個人渣去繞偉大航路了了。

當看到若拉的那頂小紅帽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時,原本激動的內心,瞬間冷卻。就像是一個初二的少年,在對著自己的女神的照片擼啊擼的時候,照片對象卻變成老媽的這種感覺。

若拉看見艾德和科爾醒了,但卻一副「尼瑪,還不如讓我死」的表情的時候,秒懂了,艾德和科爾他們心中的意思。

所以若拉毫不猶豫的上去揍了艾德和科爾那兩個混蛋一拳。



突然基思笑聲一收,看著多賓『露』出陰森森的笑容,「呵呵,多賓,你這一次還真說對了,實話告訴你吧,我正是來自地獄主位面的惡魔一族!」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Previous article

首先是賀雄所在的地方,賀雄所在的地方圍繞著他的身體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武器。這些武器圍繞著賀雄的身體周圍迅速旋轉向著大些敵人攻擊著。同時各種武器的炮火聲響徹天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