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嘻嘻,這還差不多,有錯要改,我原諒你,明天去送我們的女兒上幼兒園,你可別忘了。」

小丫頭的話,把韓建國嚇了一跳。

歐陽志遠連忙道:「我們共同認了一個乾女兒,嘿嘿,小丫頭在幼兒園裡老是受人欺負,月瑤要給自己的乾女兒討回公道。」

韓建國一聽,微笑道:「志遠,你可要把月瑤看住,別讓她惹禍,打了人。」

韓月瑤一同,做了一個鬼臉道:「爺爺,我雖然喜歡打人,但我從不打好人,打的都是壞人。」

歐陽志遠和韓建國都笑了起來。

「對了,志遠,你明天回龍海?我下午才能見到謝大炮?」

韓建國老人恨不得立刻見到自己在五十年前,和自己一起戰鬥打鬼子的老夥計。

歐陽志遠知道,謝德勝老將軍的身份特殊,而且要保密,而韓建國出身是台灣的特戰部隊高官,現在他身後的保鏢,就有可能是特戰隊下來的人員。老將軍的警衛和暗哨便衣,在數百米開外,就可能攔住韓建國的保鏢,不讓那些保鏢接近老將軍。如果協調不好,就有可能引起衝突。

「韓老,明天和謝老見面,我負責保護您的安全,您所有的保鏢,都要留在龍海的郊區,如果您同意,下午我安排您們見面,否則……」

歐陽志遠慎重的道。

韓建國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疑惑的看著歐陽志遠,小聲道:「謝大炮還沒有退休?他不會還是軍方人吧?他可是和我一樣大的年紀。」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韓建國,苦笑著搖搖頭,沒有說話。

「好,明天下午我到龍海郊區的時候,給你打電話,你來接我,我所有的保鏢,都在龍海郊外等候。」

「好,一言為定。」

兩人握手大笑。

「對了,志遠,後天我和月瑤就要回台灣了,以後恆豐集團的事,你要幫助我的助手黃友平,等我忙過這一陣,崮山景區的基礎建設建設好了,我們恆豐集團就進駐傅山開發區的工業園,我和月瑤再過來。」

韓建國說著這些話的同時,他仔細的看著歐陽志遠的表情。

「好的,韓總,恆豐集團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說,我主要負責的就是恆豐集團的投資項目,恆豐集團的任何事,只要黃友平說一聲,我保證讓他滿意。」

歐陽志遠笑道。

韓建國擔心歐陽志遠和自己的孫女有感情發生,所以,他在說把月瑤帶回台灣的時候,一直在觀察歐陽志遠,他看到歐陽志遠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韓建國終於放心了。如果歐陽志遠的眉目中現出不舍,韓建國就不會再把韓月瑤帶回大陸。

他不希望自己的孫女婿是大陸人。

他心目中的孫女婿已經有人選了,就是一直跟隨自己的干孫子王朝陽。

王朝陽這個人,頭腦靈活,功夫極好,是個經商的天才,當特戰隊員的時候,就在自己的老部隊。他退役后,就跟隨韓建國學習經商,深得韓建國的喜歡。

台灣所有的電子廠,都交給了王朝陽管理。不過,韓建國一直沒有透露想把自己的孫女嫁給他的一絲意思。

韓建國還要進一步的考察了解王朝陽。恆豐集團的幾千億資產,不能落到壞人的手裡,自己一定要樣月瑤找上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丈夫。

韓月瑤一聽爺爺要把自己帶回台灣,不由得撅著嘴道:「回台灣沒意思,爺爺,程琳琳和導演林凡下個星期就來傅山了,你說,我要跟你回去了,程琳琳誰來照顧?」

韓建國一聽,頓時想起了這件事。

程琳琳和林凡來傅山,就是要來拍攝景區的風光片,好做風景區宣傳用。

既然歐陽志遠對自己的孫女沒有意思,就讓月瑤留在傅山吧。

「那好吧,你等著程琳琳吧,一定要把風光片拍好。」

歐陽志遠回到自己新分的房子后,一個人睡在床上,把今天發生的事,仔細的考慮了一遍。

特別是王鳳傑臨走的時候,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神,讓歐陽志遠的戒心升起來了

^^^^^^^^^^^^^^^^^^^^^^^^^^^^^^^^^^^^^^^^^^^^^^^^^^^^^^^^^^^^^^^^^^^^^^^^^^^^^^^^^^^^^^^^^^^^^^^^^^^^

今日推薦《市委書記的愛恨掙扎:情迷女記者》內容簡介:他——背景資深的市委書記。她——美麗恬靜的記者。一次堵車,她留下譴責他的小紙條,二人結下風波情緣,開始了一段引發整個官場巨大變故的非常之戀……愛人,情人,官場男人的情感歸宿在何方?丈夫,情人,精品女人的精神港灣向何處漂移?阿珠精心打造,慢熱卻引人入勝的官場小說,每天更新,保證完本!閱讀方式:直接搜索《情迷女記者》,或記下書號148663,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48663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三十四章冤家路窄

第三十四章冤家路窄

歐陽志遠知道,縣委書記王鳳傑的那個眼神,已經把自己列入敵人的行列。[`書.com小說`]雖然他的眼神里沒有一絲的殺意,但卻讓自己毛骨悚然,坐立不安。

韓老先生直接給市委常務副市長馬明遠打電話,借這個機會,就是要警告傅山縣所有的官員,在協議框架內,只能配合恆豐集團來完成投資,成功開發崮山72群峰。

正是韓老先生的這個電話,葬送了王鳳傑進入馬明遠戰鬥序列的可能。


而馬明遠的戰鬥序列,很多人在後來,都進入了山南省政府的行列,而馬明遠走的更遠。馬明遠看人極准,他絕不允許自己手下的人,看不清眼前的形式,犯了原則行的錯誤。

在官場,你只要犯了一次原則上的錯誤,你這一生,就永遠的失去了遷升的機會,沒有人敢再用你。

現在官場的遷升,下屬一定要讓領導看到自己的強悍綜合能力和督智的思維,這樣,領導才能知道你的能力對他是否有用,是否對他有利用的價值。把你放到一個位置,你是否能獨當一面。那些老是給自己拖後腿找麻煩的官員,沒有任何的上級領導敢提拔你的。

提拔你,就是利用你。沒有利用價值的官員,沒有誰想浪費自己手下的一個位置。

雖然王鳳傑最後通過別的關係,成功的得到了那個副市長的位置,但是,當馬明遠擔任龍海市長之後,他再也沒有進入馬明遠的視線,直到王鳳傑退休為止。


這就是王鳳傑一時糊塗導致的結果。

今天王鳳傑肯定默許了崔德成對自己下手,要不然,崔德成的氣焰不會這麼囂張,竟然敢用槍指著自己。嘿嘿,兩人都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你們可以對我歐陽志遠下手,哈哈,卻把韓月瑤銬起來,真是找死。

不過,如果劉振不把韓月瑤銬起來,自己要想脫身,恐怕要費一些周折。看來自己打人的這個壞毛病,一定要改呀。

不過,無論是誰,看到那兩張紙條,和王世超說的混帳話,都會毫不猶豫的打爛他那張讓人噁心的狗臉。

誰家沒有姐和妹?你就是***,最起碼的也要尊重人家的人格吧?他們也是人,有很多的小姐進入這一行,都是無奈之舉。

現在恆豐集團已經入住崮山鎮,所有的項目都已經準備就緒,一定要在不破壞自然環境的條件下,把固山群峰成功的開發出來。

下個星期自己更忙,紅太陽集團和綠蔬集團都要簽約。這兩個集團的入住傅山縣,就真正的把傅山建設成為有機環保沒有任何污染的綠色大縣了。

所有的開發細節,自己都應該考慮的很清楚。

陳雨馨看種的古山鎮西南面的那塊幾里路的空地,如果兩家聯合起來,建成林果蔬菜生態園,和恆豐集團的崮山旅遊,緊緊地結合在一起,肯定能起到極大的效果。

人們在旅遊之餘,可以進入大棚,進行採摘活動。

傅山縣的另外一項支柱產業,就是中藥材,如果把傅山的中藥材開發起來,充分利用傅山的山地和泉水,進行半人工養殖,購進大量的藥材種子和根莖,在野地里種植繁殖,得到的藥材品質,和自然生長的一模一樣,功效並不減弱。

歐陽志遠拿起電話,撥通了清靈藥業集團老總段正春的電話。

「哈哈,志遠,這麼晚了還沒有休息?」

電話里傳來了段正春爽朗的笑聲。

清靈藥業集團,現在是江南省的一個規模很大的葯業集團,他們主要生產治療腦血管疾病的清靈通中成藥和治療心臟病的速效救心液噴劑。

在歐陽志遠大二的時候,江南清靈藥業集團陷入了困境,工人發不出工資,沒有資金購買藥材,已經進入了倒閉的行列。

當時山南省正舉辦全國中藥成品葯展銷會和中藥藥材供給洽談會,兩人通過關係,互相認識。

歐陽志遠當時就發現清靈藥業的藥品單一,沒有看準市場的需求點,而且他們產品上很多的中藥成分,配方錯誤,竟然有很多相剋的藥物,用在了一起,療效肯定不好。歐陽志遠和段正春很談的來,段正春並沒有因為歐陽志遠的年齡小,而看不起他。通過交談,段正春發現歐陽志遠對中藥的理解和配方,極其的精通,在指出自己葯業缺點的時候,一針見血。

段正春頓時大喜,立刻拉住歐陽志遠,兩人一直談到半夜。歐陽志遠給段正春指出了葯業發展的方向。

那就是,全球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腦血管疾病和心臟病的發病率極高,你們集團可以生產這兩方面的葯。

歐陽志遠給段正春寫了幾個治療腦血管疾病和心臟病的藥方子,並把這幾個藥方子的藥理和段正春詳細的解釋了一遍,特別是速效救心的那個配方,歐陽志遠不讓段正春生產成過去的那種藥丸,而是生產噴劑。

心臟發病在突發的時候,極其危險,有的病人身上即使有速效救心丸,但他已經沒有力氣拿出藥瓶,打開瓶蓋,把葯倒進嘴裡。

其實病人發病的時候,根本不能做到這一連串複雜的動作,但如果把速效救心藥設計成為帶繩的小瓶噴劑,平時有心臟病史的人,可以把小藥瓶掛在胸前,好像裝飾品一樣,如果感到心臟不適,立刻對著嘴裡噴射一下,藥效立竿見影。

這樣就節省了病人自救的關鍵幾秒時間,而且不用掏藥瓶、開瓶蓋,再把藥丸送進嘴裡。藥丸的很大一個弊病,就是沒有水的情況下,不好下咽,很多病人就是沒有及時咽下藥丸,而耽擱了搶救。

而歐陽志遠的設計,把這些缺點統統改掉了。

兩人立刻簽了合同,這幾種藥方,歐陽志遠以入股的方式,進行參股。

結果,三個月後,這兩種藥品通過驗收,那道批號,進行了大批的生產。

歐陽志遠參股的幾個藥方產品,由於療效好,見效快,使用方便,拯救了大量病人的生命,銷售很好。讓江南清靈藥業當年就轉虧為贏,工人終於能開上工資了。


清靈藥業每年都要採購大量的中藥材,但採購來的中藥材,品質不一,產地不一樣,而且裡面摻有大量的假藥。這就肯定影響藥品的療效,而切還浪費大批的藥材採購人員。

如果傅山縣能針對清靈藥業所需要的藥材,在山野之上種植,實行統一購進種子和根莖,大批量的規模種植,統一收購,這樣,對葯農和藥廠,都有好處。

葯農就只管種植,不再愁銷售,而工廠也可以節省大量的人力物力,不用在全國跑藥材了

前一陣子,歐陽志遠和段正春交流過這方面的事情,段正春聽了很感興趣,也是大為讚賞,在和董事會研究具體的實施辦法。

「哈哈,段大哥,關於種植藥材的事,你們研究的怎麼樣了?如果你們的行動再晚一段時間,紅太陽集團和綠蔬集團入駐傅山縣,他們很有可能把整個傅山縣的山林荒地全部包下,到時候你們清靈藥業想種藥材,都沒有地方了。」

歐陽志遠在和段正春開玩笑。

「呵呵,這兩個集團可是全國有名的集團,他們的種植業很先進的,志遠,你可要給我們清靈藥業留一塊有水有山的好地方,我們董事會已經研究通過,正式成立藥材種植分公司,這幾天就要到傅山實地考察。而且我們已經備足了大量的藥材種子和根莖,到時候,志遠,你要全力支持我們,你可是清靈藥業的股東。(書。com純文字)」

段正春笑著道。

「好的,段大哥,什麼時間過來,我等你們。」

「十天以後,我親自去和你會面,你拿出具體的協議細節,現在正是種植藥材的時候,呵呵,對了,你去年的股份分紅已經打到你的賬戶上了,你查一下。」

兩人又談了一會的具體細節,歐陽志遠又和另外幾家自己參股的製藥集團,打了電話,那幾家葯業集團,都已經做好了進軍傅山的準備。

歐陽志遠剛掛上的電話,一個電話就打進來,他拿起一看,嚇了一跳,竟然是常務副市長馬明遠的電話。歐陽志遠連忙坐起,馬市長半夜找自己有什麼事?

「馬市長,您好。」

「呵呵,志遠,還沒有休息?」

馬明遠在電話里,口氣很平易近人,就像和歐陽志遠在拉家常。

「還沒有,馬市長,我在想,怎樣才能真正的把傅山建設成為有機無任何污染的綠色旅遊大縣?既然要打出這個品牌效應,我們傅山縣支柱產業是什麼?旅遊,現在有了崮山群峰的開發,林果業有紅太陽集團,養殖和蔬菜有綠蔬集團,我們還缺少一個更能代表我們傅山縣的支柱產業。」

歐陽志遠道。

馬明遠一聽歐陽志遠的話題,頓時興趣大增,是呀,要把傅山建成有機無任何污染的綠色旅遊大縣,既然要打出這個品牌效應,我們傅山縣支柱產業到底是什麼?歐陽志遠提出的第四個產業是什麼?

「志遠,你說第四個產業是什麼?」

馬明遠反問道。

「藥材種植業。」

歐陽志遠微笑道。

馬明遠一聽歐陽志遠說是藥材種植業,眼前一亮。傅山縣有大片的山地和樹林,這些山地和樹林,都很適應藥材的生長,再說,傅山是全國最大的藥材批發市場之一,主要經營天然野生的藥材,全國主要的野生藥材,都可以在這裡買到。

可惜的是,沒有藥材種植業的支持。如過能有國模強大的藥材種植業的支持,全國的藥材商,都會雲集在傅山。

「志遠,說說你的想法。」

馬明遠的聲音提高了幾分。

「馬市長,我剛才和清靈藥業集團的段正春老總,還有另外幾個葯業集團的老總商量一下,我們傅山縣可以成立藥材產業經濟合作公司,專門為這幾家大型中藥廠專門種植中草藥,實行統一購買種子根莖、統一管理、統一收購。這樣,我們傅山縣的藥材種植產業,就會上一個嶄新的台階。」

歐陽志遠把自己的設想說了一遍。

「好,!志遠,很好,你儘快寫出一份把傅山縣建成一個有機無任何污染的綠色旅遊大縣的報告寫出來,其中要包括發展規劃、具體實施的措施、支柱產業的前景,我後天就用,你要儘快寫出來。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們申請的把傅山縣建成一個有機無任何污染的綠色旅遊大縣的報告,在山南省已經通過,將有一筆數目很大的撥款經費,就要撥給你們,我現在正給你們跑著,記住,我讓你寫的這份詳細規劃報告,是報請中央發改委的,現在中央發改委要在全國設置推行十個有機無任何污染的綠色旅遊縣的試點,我已經給你們報上去了,志遠,你要好好的運作一下,一年後,發改委、林業部,要親自來考察驗收,如果傅山縣能通過考察驗收,被評會上十個推廣試點,將有一筆更大的補助資金到位,這筆資金到位,能讓整個傅山縣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馬明遠的語氣帶著讓歐陽志遠狂喜的振奮。

好傢夥,山南省委批准了這個規劃,而且有一筆專項資金就要到位,好呀,傅山縣缺的就是錢呀。很多的辦公經費,都領不出來。有了這項專用資金,自己就可以大展宏圖了。

發改委的十大試點,那個要慢慢的來,不是要一年後才來驗收嗎?到時候不,恆豐集團的所有基礎設施,已經完成,紅太陽和綠蔬的各種投資,也可以到位,工程都可以完成,都可能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

「好的,馬市長,後天上午,我專程到龍海拜訪您。」

歐陽志遠恭聲道。

「好的,志遠,我等你。」

馬明遠掛上了電話。

歐陽志遠這下更睡不著了,一年的時間,好呀,一年的時間,自己足夠和何振南一起,讓傅山縣,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歐陽志遠站起身來,來到寫字檯前,透過窗戶,看著滿天的繁星,心潮起伏。他慢慢的靜下心來,在腦海里勾畫著傅山縣明天的宏偉藍圖。

在三四點的時候,一份十幾頁的規劃藍圖報告,已經完成。歐陽志遠看著自己沉甸甸的心血,他笑了。

他睡在床上,竟然做了個荒唐而美麗的夢,這個夢,讓歐陽志遠一生都沒有忘記。在夢裡,自己竟然結婚了,而自己的新娘子,讓他感到不可思議,又感到好笑。

新娘子竟然不是一個人,竟然有有十幾個之多,這讓他大吃一驚。

這*個新娘子之中,有幾個是能看清臉的,第一個就是自己的眉兒,第二個是陳雨馨,第三位竟然是何文婕,第四位是謝詩苒,第五位是韓月瑤,第六位是黃曉麗,黃曉麗還帶著自己的乾女兒。

剩下的哪些新娘子竟然看不清臉,這……這也太那個了吧。

歐陽志遠沒有睜開眼,他想著夢中的情景,覺得不可思議,難道所有的男人,都有把自己有點喜歡的女人,在潛意識中,都當作自己的老婆?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問題,要到夢裡去實現?

歐陽志遠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不知道睡到什麼什麼時候,歐陽志遠猛然感到自己的呼吸幾乎窒息了,身子一涼,被子被人掀開,同時,一個炸雷一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起床了,大懶蟲,太陽曬**了!」



是爹的劍法嗎?夢裡,總在桃樹下練劍的高人,是爹嗎?!為何腦中八歲前的記憶都是模模糊糊、零零碎碎,為何?

Previous article

突然基思笑聲一收,看著多賓『露』出陰森森的笑容,「呵呵,多賓,你這一次還真說對了,實話告訴你吧,我正是來自地獄主位面的惡魔一族!」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