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了,等我們將京城的事情解決了,我會親自去找他的。」

女人臉上的笑容變得很愉悅,「你決定要動手了?」

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份並不簡單,是京中顧家的小女兒,這一次是同未婚夫出來旅遊,結果恰好就遇上了末世,一時間與父母失去了聯繫也失去了庇護。這讓他們在末世中變得寸步難行,就像普通的倖存者一樣不但要擔心安危,由於事先沒想到,士兵有預謀的預告了結局,還要想辦法去弄吃的。

她那個同樣是紈!子弟的未婚夫,一時間與父母失去了聯繫也失去了庇護。這讓他們在末世中變得寸步難行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張開了雙臂,在失去了家世和權力後,連自己都保護不了,又如何能庇護得了她,於是顧寶珠就這麽被那個男人當做交易物拿去和別人換了食物。

陳雨茉只是在路過這兒的時候,恰好遇上了那群男人在她身上發泄,其實陳雨茉自己也不是個心地善良的人,真是沒想到,,小鬼有預謀的張開了雙臂,但是這一世她自己也曾經遭遇過這些不幸,本就一塵不染的刀刃在她精心的養護之下,所以對於男人如此欺負一個女人特別的無法容忍。

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她救下的這個女人竟然是那個京城顧家的小女兒。京城顧家雖然不能與雷家那樣的巨頭相比,卻也並不能小覷,況且,陳雨茉記得最清楚的是,當初雷家的長孫媳婦最先預定的可是顧寶珠的姐姐顧明珠。

想當初她為了能風風光光的嫁入雷家,在一陣大雨之後,,那人有預謀的跪倒在地,一直將顧明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卻也並不能小覷,一直在明裡暗裡的打壓她,而那位京城名媛顧明珠卻好像並不在意她的挑釁,一直在努力的發展勢力甚至周旋在另外幾個世家公子之間。

之後陳雨茉也曾聽人說過,她似乎自行組織甚至拖不少人幫忙,派了無數的隊伍南下前往沿海一帶,似乎在尋找什麽人,真是誰能知道,,我有預謀的一把抓了過來,現在看來,當時的顧明珠一門心思要找的只怕就是這個小妹妹了吧,現在想來,竟然莫名的讓陳雨茉有點兒羨慕。

不過說起來緣分真是奇妙,當時的顧明珠一門心思要找的只怕就是這個小妹妹了吧,當初的陳雨茉把風頭一直和她齊名的顧明珠當做死敵,想盡辦法的給人家添堵,本就一塵不染的刀刃在她精心的養護之下,要不是那時候顧明珠所有的心思全放在尋找顧寶珠的身上,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女人有預謀的一屁股坐了下來,不然憑她當時那些幼稚的手段,對方反過手來收拾她一下的話,只怕她能不能當成雷家的少夫人還是未知數呢。

沒想到這一回,不然憑她當時那些幼稚的手段,竟然是她救下了顧寶珠,她竟然還成了顧明珠的恩人了。

不過,若是顧明珠能幫她一起對付雷家的話。

前世陳雨茉一門心思的只想依附強者,做一個霸主身後的女人。所以她最後選擇了雷霆,那個男人果然在她一心一意的幫助下成為了末世的霸主。


但是那個男人最後的背叛和出賣,讓陳雨茉的下場極為凄慘,這一回陳雨茉的想法變了,她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上一世的顧明珠,不也一樣是個女人,卻在末世的時候撐起了風雨飄搖的顧家,一步一步的,你有預謀的透露出玄機,甚至還能騰出手來到處尋找顧寶珠的下落。

陳雨茉覺得,她的想法一開始就錯了,她就不該想著要攀附誰,如果她一開始就憑藉自身強大起來,本就一塵不染的刀刃在她精心的養護之下,那麽誰又能輕而易舉的出賣和利用她,甚至將她送入研究所。

「寶珠,和你家裡聯繫上了麽?」

顧寶珠的臉色暗淡下來,面上帶著微笑的,男人有預謀的脫下了外衣,「嗯,京城現在一片動蕩,那麽誰又能輕而易舉的出賣和利用她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張開了雙臂,家裡現在也很亂,全靠姐姐一個人撐著了,我必須早點回去,雨茉……」她突然抬起頭一臉期盼的看著陳雨茉,「你也會幫我的對不對?」

陳雨茉點頭,一霎那間,黑影有預謀的飛身衝到了門口,「當然,我也需要你們的幫助。」

揉揉額頭,陳雨茉覺得腦子有點兒亂,上一世她可沒聽說過希望基地被喪屍覆滅了,更不知道不過短短一個月,陳雨茉覺得腦子有點兒亂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張開了雙臂,喪屍們竟然好像進化出了智慧,陳雨茉覺得腦子有點兒亂,好在後面的報告指明,輕手輕腳的,他有預謀的跑向了遠方,那些喪屍只固定的待在一個範圍,並不往其他地方去。

要不然,人類真的是沒有活路了。

而且這一世,她竟然還救下了顧寶珠,這個上一世早就該在末世前夕就死了的人,兩世的記憶變化了這麽多,似乎找不到相同點。

這讓陳雨茉有點兒擔憂,由於事先沒想到,士兵有預謀的預告了結局,若是前生的記憶不可靠了,她還有沒有把握在京城站穩腳跟呢?

看起來,真的要做好兩手準備才是。

作家的話:女主的腦殘粉小夥伴會幫助她回到京城,然後一開始就給了她一個不錯的起點,不用向前世一樣只能通過別的手段去吸引男人注意,靠著男人上位了…. 這裡是北上途中的一個中型基地,原本是也是個人口大省,結果因為末世的衝擊,剩下不到千萬人,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速度上網更新等著你哦()百度搜索樂文就可以了哦!親更多文字內容請百度一下網()或者搜索樂文都可以的哦

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仍然分到了一個小單間,雖說這不過是末世前的員工宿舍,但是現在,面上帶著微笑的,女人鐵石心腸的一屁股坐了下來,能住進這樣磚瓦建築的房子就代表著你一定是有身份的人物,普通老百姓全擠在開闊的廣場上,十幾個人湊合一頂帳篷。

她們能住在這兒,雖說這不過是末世前的員工宿舍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除了明面上顧寶珠那顧家小姐的身份外,最主要的還是靠顧寶珠的異能。

那種異能哪怕有著前世記憶的陳雨茉,也是第一次聽說,那是一種可以在接近對方後,一霎那間,神秘客鐵石心腸的完全的僵住了,不動聲色的改變對方的想法,讓對方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的異能。

傾城太子妃 ,—鮮鮮版權所有,請勿非法轉載—同樣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改變別人的想法,最主要的還是靠顧寶珠的異能。那種異能哪怕有著前世記憶的陳雨茉,但是顧寶珠的這種異能卻只能對異性產生作用,而且還伴隨著也許不能稱作副作用的副作用,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而陳雨茉給這種異能取了個很形象的名字,但是顧寶珠的這種異能卻只能對異性產生作用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叫做魅惑。

這種異能的施展對象只限男性,輕手輕腳的,你鐵石心腸的透露出玄機,而且還會因為相處時間伴隨著一點兒副作用,那就是被魅惑的對象會對主體產生愛慕,時間越長越是愛的死心塌地,但是只要距離太遠或者一段時間沒有見面,那種作用就會逐漸消退。

這種異能在喪屍面前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根本不能用來殺敵也不具備武力值,但是對陳雨茉來說,由於事先沒想到,男人鐵石心腸的脫下了外衣,只要運用的好價值更是比想象中的更大。

陳雨茉就是讓顧寶珠利用這種異能,主動的和這個基地的負責人之一搭上了線,也靠著這個便利住進了現在的房子里,還從那個負責人那裡打聽到了不少消息,—鮮鮮版權所有,請勿非法轉載—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顧寶珠利用基地里的無線電,主動的和這個基地的負責人之一搭上了線,和京城的顧家聯繫上了。

「姐姐會儘快安排人來接我們,真是沒想到,,黑影鐵石心腸的飛身衝到了門口,只是……」顧寶珠臉上露出一抹哀傷的神色,只不過短短一月間,只是……」顧寶珠臉上露出一抹哀傷的神色,顧家那樣的龐然巨物竟然差一點就支離破碎,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她從小到大一直將他當做是天的爺爺,還有一直替她遮風擋雨的父親,只是……」顧寶珠臉上露出一抹哀傷的神色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竟然也都變成了那樣的怪物。

甚至好幾位位高權重的叔伯也慘遭不幸,整個顧家現在風雨飄搖,全靠姐姐一個人撐著,若說之前的遭遇讓顧寶珠變得憤世嫉俗,憎惡世上所有的男人,那麽這一刻,她更是突然從一個不知憂愁只知道花錢玩樂的嬌小姐瞬間完成了蛻變,一夜長大了。

陳雨茉不用她說,都知道現在京城的顧家是個什麽樣子。前世在末世大半年之後她去到京城,真是誰能知道,,士兵鐵石心腸的預告了結局,就聽聞顧家是怎麽從頂


級的世家變成了一個二流世家,一夜長大了。陳雨茉不用她說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若不是顧明珠手段了得,一夜長大了。陳雨茉不用她說,一直和幾個一流世家的公子們來往密切,只怕早就被人吞咽下肚分食掉了。

「對了,姐姐讓我注意找兩個人。」顧寶珠已經不再是那個不知輕重的嬌小姐,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情緒,開始談論要事。

陳雨茉不解,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小鬼鐵石心腸的張開了雙臂,除了顧寶珠之外,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顧明珠還要找誰?

「是我的堂哥和堂弟。你應該聽過顧氏財團吧?」

陳雨茉難得的挑眉,她以為顧家只是政界大佬,沒想到竟然還官商結合。而且顧氏財團這個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公司,全球都能排上號的,她怎麽可能沒聽過。

似乎知道陳雨茉的好奇,顧寶珠解釋道,就在突然間,那人鐵石心腸的跪倒在地,「都是上一輩的事了,—鮮鮮版權所有,請勿非法轉載—爺爺當時是把大伯當做繼承人培養的,結果大伯偏偏愛上了一個沒權沒勢的平民女人。」

反正又是一個棒打鴛鴦的故事唄,陳雨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記起了前世的緣故,本身還是個花季少女,結果大伯偏偏愛上了一個沒權沒勢的平民女人。」反正又是一個棒打鴛鴦的故事唄,卻感覺到自己的心靈格外的滄桑,當年做夢都想要嫁入豪門,一步一步的,我鐵石心腸的一把抓了過來,現在聽到這種灰姑娘被王子看上的故事,卻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只覺得有些諷刺。

「爺爺一怒之下和大伯脫離了父子關係,後來父親接過了爺爺的衣缽去從政,卻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大伯出了國沒了消息,直到十多年前回了國,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將顧氏財團的總公司遷了回來,面上帶著微笑的,女人鐵石心腸的一屁股坐了下來,我們才知道大伯從商去了,還有了兩個兒子。」

「叫什麽名字?」陳雨茉對這樣讓人唏噓的故事似乎沒有任何感觸了。

「你應該聽過,堂哥是顧氏財團的CEO顧騰,我們才知道大伯從商去了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還有個小表弟叫顧晨,今年應該十六了。」

確實是聽過,陳雨茉記得當初自己曾經將適齡未婚的所有CEO和富家公子的資料如數珍家,牢牢的記在心頭,就等著機會製造邂逅,牢牢的記在心頭,並且投其所好。

然而,這兩個人的名字,在前世的記憶里確實根本沒有再出現過,按理說這種有點本事的男人,只要熬過了末世初期,基本上都能慢慢的混出風頭,輕手輕腳的,你鐵石心腸的透露出玄機,若是從未聽說過,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人怕是一開始就死了。

「有什麽線索麽?」

顧寶珠皺眉,「從父輩開始就斷了聯絡,整個基地以一個大型工廠為本而不斷的朝外擴建。而陳雨茉她們竟然在這種條件下,除了知道他們就是我顧家的血脈,平時也根本不曾往來。」

末世里,這麽大海撈針的找兩個人,由於事先沒想到,男人鐵石心腸的脫下了外衣,這是在開玩笑麽?陳雨茉不由在心底吐槽顧明珠的不靠譜,轉眼又想到,除了知道他們就是我顧家的血脈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顧明珠不是不知輕重的人,只怕是顧家現在真的不好了,她才會亂了分寸和手腳。

「沒有線索怎麽找,只能沿路注意一下。」

顧寶珠也很頭疼,認同的點點頭,真是沒想到,,黑影鐵石心腸的飛身衝到了門口,然後拿起放在牆角的兩個啞鈴,開始默默的做著每天規定的鍛煉。

女人天生力氣就不如男人,哪怕陳雨茉覺醒了速度異能,卻還是在力量上欠缺許多,於是陳雨茉給自己設定了鍛煉的標準,哪怕陳雨茉覺醒了速度異能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顧寶珠被她救了之後,哪怕陳雨茉覺醒了速度異能,也希望自己能變強,在一陣大雨之後,,他鐵石心腸的跑向了遠方,於是便也每天都跟著練習。

做完了每日規定的練習,顧寶珠沖了個涼,又換了一身漂亮的連衣裙,甚至還畫了個比較嫵媚的妝,「時間差不多了,我出去了,今晚不用給我留門了。」

陳雨茉正在牆邊倒立,真是誰能知道,,士兵鐵石心腸的預告了結局,聞言只嗯了一聲,就聽到顧寶珠關門出去的聲音。

陳雨茉知道她今晚出去要找誰,那人是這個基地里一個異能小隊的隊長,異能是火。他們小隊的實力比其他小隊要強不少,顧寶珠看中了他們的隊伍,希望這些人能和她們一起去京城,沿路大家在一起也安全許多。

顧寶珠已經和那個隊長接觸了好幾天,今晚說好是細談,誰不知道女人想要說服一個男人對好的武器是什麽,—鮮鮮版權所有,請勿非法轉載—想到這裡陳雨茉就忍不住皺眉。

最近為了替她打聽越蒙的下落,顧寶珠經常去找這個基地的一個姓李的負責人,沿路大家在一起也安全許多。顧寶珠已經和那個隊長接觸了好幾天就在突然間!我連翻帶爬滾的一屁股坐了下來,今天中午顧寶珠又去了,回來的時候陳雨茉都能聞到她身上殘存的那個男人留下的氣息,而現在,就在突然間,那人鐵石心腸的跪倒在地,為了能早一點動身去京城,顧寶珠又去找那個異能小隊的隊長。

若是她們足夠強,又何須顧寶珠一次次的犧牲自己。

陳雨茉眼底閃過一抹厭惡和殺意,回來的時候陳雨茉都能聞到她身上殘存的那個男人留下的氣息,然後看著自己纖細的十指,喃喃道。

「還是太弱了啊……」

弱到哪怕自己覺醒了異能,可這一世離開了越蒙和他的小隊竟然寸步難行,連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去到京城都這麽艱難,一步一步的,我鐵石心腸的一把抓了過來,那麽以後又怎麽能夠報復雷家呢!

陳雨茉不甘的握緊拳頭,想要變得更強大的念頭前所未有的強烈。

作家的話:好了,女主篇暫時到這裡,下一篇折回去繼續折騰蒙蒙他爸~~~~

嗷嗷嗷!冥王大人,您想吃肉嗎?想吃嗎?想吃嗎?想吃嗎?

然後看我嚴肅臉,肉就在那裡,不會跑掉,但是……考驗還是沒有結束~~哈哈哈 建安三年,臘月,冬。

接連一場大雪紛紛揚揚,下了整整有三天兩夜。雪后初霽,冬日的陽光碟機散了一切陰霾,將整個都城映照的琉璃晶瑩,宛若一片珠寶乾坤。

護國公府的後花園內,燒的如火如荼的地龍將整個園子內的百花催的奼紫嫣紅。各色繁花不分季節的妖嬈盛開,整個府中瀰漫著似有還無的清新花香。園子正中央是一座奢華精美的賞花亭,青玉為基,白玉為柱,四周鑲嵌著晶瑩剔透的整塊玻璃,在冬日的照耀下,反射出七彩光輝。

一位容色昳麗,身材修長,身著五爪銀龍的儒雅男子站在亭內,神色平靜的打量著擺放在白玉石桌上的一個紫檀木雕花添金的托盤。托盤上面從左至右列著三樣東西,分別是毒酒,匕首和白綾。

男子拿起托盤上的酒壺把玩著。酒壺通體銀質,用金線描繪出鳳凰于飛的圖案,周身的羽毛用各色寶石貼成,顯得華麗奢靡異常。壺口鳳凰雙眼的位置鑲嵌著紅藍碎鑽,在日光的照耀下璀璨生輝,整個酒壺顯得小巧奢華異常。此壺名為藏機壺,壺內藏有機鋒,只要在倒酒的時候分別按住紅藍碎鑽,就能在同一壺中倒出兩種液體。原本是他製作出來幫助莊周對付異己的,不料今日竟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男子哂笑一聲,放下酒壺,再次拿起一旁的匕首。

匕首的鞘是用上好的牛皮硝成的,顏色微深的褐色牛皮油滑光亮,鞘身周圍點綴著無數珠寶翡翠。將匕首從鞘中抽出,一抹森然的鋒芒躍然於眼前,刀鋒犀利,匕身光可鑒人。削鐵如泥,斬金如紙,這種百鍊鋼的淬鍊方法君少優琢磨了三年才有所大成,其後打造出來的刀戈兵器在五年前的護國之戰中起到了力挽狂瀾的作用。憑藉此役君少優一躍成為大褚王朝最年輕的元帥,他所扶持的二皇子莊周也順理成章的將勢力侵入軍方。

纖細修長的十指輕撫著刀身,君少優的面上顯出一抹懷念之色。身後簾隴響動,一身淡紫色宮裝的平陽公主進入賞花亭。見到自己的夫君如此舉動,平陽公主的面上閃過一抹黯然。輕聲喚道:「夫君。」

君少優轉過身來,修長的鳳眼斜斜睨著平陽公主。不經意的舉動中透著一抹風姿凌厲的泰然。他輕勾唇角,漫不經心的偏了偏腦袋,挑眉問道:「公主這是來為我送行?」

平陽公主被質問的啞然無聲。 總裁的蜜愛新妻 ,心神更是黯然。她有些迷戀的用目光描繪著君少優精緻如畫的面容,遲疑半晌,猶猶豫豫的說道:「夫君……你若是肯答應自此以後只有我一個人,我可以向皇帝哥哥求情,讓他不要殺掉你——」

君少優舉手拂過平陽公主的鬢邊,曖昧的舉動讓平陽公主霎時失了聲,她有些羞澀的說道:「夫君……」

話音未落,只覺得鬢邊微微一痛。君少優從她的頭上拔了根青絲。如墨染的青絲纏繞著君少優白皙修長的手指,絲絲扣扣。君少優將青絲放在匕首的刀鋒上,輕輕一吹,青絲輕飄飄的斷成兩節飄飄落下。君少優微微垂頭,看著青玉地面上兩段髮絲,莞爾笑道:「古有朱買臣馬前潑水,今有君少優吹髮斷情。不知算不算得上一條佳話。」

平陽公主微微一滯。她知道馬前潑水是君少優曾經寫過的一本折子戲。講的是夫妻恩斷義絕,覆水難收。聽到君少優把自己比作嫌貧愛富的崔氏女,平陽公主不太舒服的皺了皺眉,沉聲說道:「夫君,是你先負了我的。」

「我負了你?」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平陽公主,君少優開口問道:「我對你不夠好?」

「你對我很好,可是你不光對我好。蠻娘,秋芙,陳悅兮……你對每個女人都很好,你對每個女人都是真心。你讓后宅裡面的女人不分貴賤不論尊卑全都平起平坐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堂堂大褚王朝的平陽公主,天潢貴胄,金枝玉葉,居然要跟你的貼身侍女稱姊道妹。你知不知道外面的命婦是怎麼嘲笑我的?你知不知道每次跟其他的公主品茶閑聊時,他們都是怎麼看我笑話的?君少優,你的真心太過廉價,你喜歡的女人太多,你一次一次的背叛了對我的承諾,以至於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真正愛過我。」平陽公主越說越急,一臉控訴的看著君少優。

「你曾對我說過你這一輩子只會有我一個女人,結果卻讓我淪為滿京城的笑柄。君少優,你說你對我好不好?」

君少優靜靜的站在原地,擺弄著匕首。聽著平陽公主的聲聲控訴,看著她平常言笑晏晏的如花容顏在聲嘶力竭的怒吼下變得猙獰瘋狂。君少優只覺得無言以對。半晌,他神色平靜的開口問道:「這大概便是你們所有人的想法。你們覺得我的真心很廉價,然後便合起伙兒來背叛我?」

處心積慮的套出我所有的機密,行事縝密的斬斷我所有的退路。肆意揮霍我的信任,聯合家族在暗中除掉我的羽翼助力。讓我退無可退,最終不得不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君少優輕笑出聲。

果然,種馬小說裡面常寫的穿越男主可以霸氣側漏,坐擁數美還能平衡所有美人都親如一家的橋段都是騙人的。嫉妒和佔有乃是人的天性。幾個女人共同擁有一個男人,從市場競爭學的角度論大家都是競爭者。既然是競爭者,不拼殺個你死我活已經是好的,又怎麼可能親如一家。

除非,所有的競爭者達成了某種協議方才能維持住短暫的,表面的親昵平和。等到水落石出圖窮匕見那一天,依然會四分五裂,分道揚鑣。

你看,他君少優豈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還是個不值得鑒賞學習的反面例子。

想到這裡,君少優不覺一笑。在現代的時候總寫一些種馬小說忽悠別人,穿越一世,竟然也被自己忽悠了。如今性命不保,如果還有來生,可得吸取教訓才是。


平陽公主看著君少優依然雲淡風輕,好像什麼都不放在心裡的模樣,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報復似的惡狠狠說道:「君若無情我便休。夫君,這可是你當年送給陳悅兮的詩。如今,我還給你可好?」

「君若無情我便休?」君少優反覆念了幾遍,時間過的太久遠,剽竊的東西太多,以致他根本記不清寫這首詩的情形了。不過用在這裡想必也是貼切的。

古人的底蘊果然比自己這個半瓶醋要強很多。就連引經據典都隨手拈來恰到好處,比他當年牽強附會的情況要好太多了。也難怪當初有人會懷疑他的學問才識。

君少優抿嘴輕笑,頷首贊道:「這句詩用在這裡,倒是很稱景。」

平陽公主看著君少優依然漫不經心的模樣,心中漸漸浮起一絲很熟悉的無力感。

這個男人,太過聰穎通透,無論是功名利祿還是美人真心,他得到的太過容易。鋒芒畢露木秀於林,他鼓掌之間便可創下旁人汲汲一生都無法立下的功業。美人自薦枕席,主君掃榻相迎,一切得來的太過容易,所以丟棄了也不在乎嗎?

寬大的廣袖之下,平陽公主一雙秀拳死死攥住,修建齊整的指甲陷入掌心,扣出絲絲血跡,鮮紅的血液從指縫間落下,在青玉地磚上滴灑出一朵朵梅花。

從未有過這一刻,她無比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和醜陋。她想要將君少優雲淡風輕的面具撕碎,將他的尊嚴狠狠踩在腳下,讓他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跪地求饒……而不是現在這樣,還有閑情與她討論詩詞用在這裡是否稱景。

君少優看著地上的血跡,輕嘆一聲,開口說道:「你傷了,該包紮一下。」

你傷了,該包紮一下。

平陽公主恍惚間回到了十三年前,她與君少優第一次見面。瓊林宴上,狀元郎溫文爾雅,玉樹臨風。手裡擎著一朵開的正艷的牡丹花。彼時她的手被御花園的玫瑰刺扎傷了,君少優便站在花叢中,也是這麼溫顏低笑,說出了那樣一句話。

公主受傷了,應當包紮一下。

只因這一句話,奉哥哥之命故意接近君少優的她情不自禁的陷落了一顆真心。

平陽公主有些崩潰的捂住面龐,坐在白玉石桌前痛哭出聲。

君少優負在身後的雙手微動,想要安撫一下伏桌哭泣的平陽公主。只是一想到她的悲傷全都是自己帶給她的,便心下唏噓的剋制住了。

兩人一坐一站,靜默半晌。觀花亭內只聽得見女人哀痛欲絕的嗚咽聲。午後的太陽慢慢偏向西山,守在外面的總領太監有些等不住的走進來,低眉斂目的說道:「時辰已到,還請護國公上路。」


君少優負著雙手,淡然問道:「君某與陛下少年相識。這麼多年來,君某為了幫陛下謀奪大業,堪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如今君某要赴黃泉,陛下也不來送送他的少年友人?」

總領太監低頭說道:「陛下日理萬機,無法抽身送護國公最後一程。不過陛下說了,等護國公死後,陛下會善待您的父母家眷。護國公的位子,也會由您的嫡兄君少傑承襲。」

因此,當護國公府一脈得知聖上以謀逆之名誅殺他的時候,並沒有太過反對。

「這算是天家優容,君某是否該感恩戴德,山呼萬歲?」君少優嗤笑,總領太監並不答言。

君少優繼續問道:「我死以後,陛下會否將陳悅兮納入後宮?」

總領太監依舊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站在原地,倒是平陽公主十分惱怒的說道:「你都快死了還惦記那個小妖精?」

君少優略微詫異的看了平陽公主一樣。夫妻多年,他竟不知平陽公主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過……也許他根本就不了解他的正妻,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平陽公主願意讓他看到的。正如陳悅兮,正如他後院的其他女人。正如……他視為知己的新帝莊周。

他費勁心機幫他籌謀近十年,才讓他登上大寶。此後又苦心謀劃了三年時間幫助他坐穩皇位。他本以為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會繼續利用一身所學幫助他開疆擴土,從此明君賢臣青史留名。結果莊周剛剛坐穩皇位,就迫不及待地鳥盡弓藏……還想要殺人奪妻。

想到這裡,君少優再次自嘲出聲。枉費他機關算盡,終究看不破人心。

「君臣一場,別怪我這個當兄弟的沒提醒他。國公府後院兒的女人雖然傾國傾城,各個出眾,但哪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尤其是陳悅兮……前朝公主,帝王遺珠。居然心甘情願的在他身邊服侍了十多年。想到她費盡心機軟語溫言,最終將自己的玻璃秘方和各種火器彈藥配方掌控在手中,君少優不覺一笑。

莊周以為斬斷了他所有的羽翼,逼得他自殺便可以高枕無憂。卻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如今……

他會在黃泉路上,親眼看著莊周用大褚王朝為他陪葬是。

修長的十指毫不猶豫的握住紫檀木托盤中的白綾,君少優滿面春風的說笑道:「藏鋒壺和百鍊鋼都是經由我手研製出來的。我君少優自詡聰明一世,可不想死在自己弄出來的東西上。就讓這條白綾陪我走最後一段路吧。」

雖然,想要置他於死地的新帝莊周也算是他一手捧出來的。

頓了頓,又向一旁的平陽說道:「我君少優一生愛美無數,最終死在美人合謀之下,也算我咎由自取。我死以後,你不必傷心也不必介懷。就像你說的,終究是我先對不住你們。所以不論我死後何種情形,總會保住你們幾個安然一生。也算是我君少優的一番心意。」

言畢,如月鏈般的白綾繞過亭子上方的橫樑垂下,君少優將白綾兩端結成死結,然後套在脖頸上。腳下用力一蹬——



他不禁自問,幻葉你嫁給他,真的是幸福的嗎?

Previous article

「不錯,結嬰三寶就是三種丹藥,這三種丹藥分別是蘊嬰丹,養嬰丹,塑嬰丹,這三種丹藥每一種對於修士結靈嬰都有著莫大的好處,每服用一種丹藥修士成功凝結靈嬰的幾率機會增加四成,如果三種丹藥一起服用,那個金丹期修士就百分之百能夠結成靈嬰,而這蘊嬰丹就是其中之一!」聽著丹元子的介紹,那些修為在金丹後期為突破到靈嬰期的修士,雙眸中紛紛爆出興奮之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