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不禁自問,幻葉你嫁給他,真的是幸福的嗎?

沒有人給他答案,也沒有人告訴他,是不是真的就這樣放棄……

「遲駿,以後你還是不要進廚房了。」

「學一學也沒事。」

一個柔如溪水的聲音打破了他慌亂的心,楚力微微昂起頭,看到鄭幻葉手挽著方遲駿的手臂親密的走在一起,她的笑在月光的陪伴下格外的美,可在這一刻他卻覺得有點刺眼。

鄭幻葉彷彿感覺到某人投來的異樣目光,向前方望去,看到楚力,雙腳像是被某個東西拌住一般沉重的再也邁不出一個步伐,臉上的笑也低滄的僵硬了起來。

「怎麼了?」方遲駿看到她突然地停住腳步,溫柔的問著。看她臉上的表情微微的變得憂鬱,不禁疑惑。跟著她的視線望去,看到楚力,方遲駿也慢慢的變了臉色,沒有言語。

楚力動了下唇角,看到他們親密的走在一起,心,原來是如此的痛,痛得也忘記了該跟他們說些什麼。

三人站在那裡僵硬了許久,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直到……張亘藍追了上來,打破了那份沉靜,她像是沒有看到鄭幻葉他們一樣,帶著氣喘,說,「楚力,你等我下又不會怎樣?」

楚力仍然沒有給她一個回眸,臉上的表情更冷了,挪動腳步慢慢地走向他們,與鄭幻葉擦肩而過。而後,張亘藍才看到面前的兩人,先是一楞,再則,她顧不了那麼多就一個字也沒說的追向楚力。

鄭幻葉緊閉著雙眼,顫抖著薄唇,自問,他們真的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臉上表情的變化,讓方遲駿蹙了下眉,不明白她為何會有憂鬱地神情,還是對楚力的……

「遲駿。」諾寒睜開眼,抬起頭望著他,他眸里流露出來的苦澀,她清楚可見,她的胸口不禁煩悶起來,雙眼也酸楚得想掉眼淚。可是,她告訴自己,不能,不能讓她知道!

不管是因為楚力,還是為了身邊這個男人,她都不能掉眼淚。

為了以後,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忘記楚力,忘記曾經跟他所有的過往……

方遲駿聽到她在叫他,低下眼眸,「嗯」了一聲。

鄭幻葉扯開薄唇,輕笑著,「我們去吃飯吧。」

方遲駿淡笑著,說,「好。」

兩人手挽著手,離開了。

楚力手捂著鼻子,靜靜地走著,眼淚終究還是滑落了下來。自己再怎麼掩飾,還是會被所看到的而變得心情低落。

以後,兩人真的就這樣形同陌路了嗎?

幻葉……

縱使他有千萬個不舍,為了不讓她為難,他能做的就是離開,但是,他想親眼看到她穿上婚紗,儘管不是為他穿上。

張亘藍跟在他的身後,看他一個回眸都沒有給她,她不失落那絕對是騙人的。可是,她就是喜歡他,喜歡她對自己的冷漠,喜歡他的……只要是他的她都喜歡。

她大步追了上去,終於可以跟他肩並肩的走著,看他又加快步子她索性跑了起來,一個轉臉看著他,「楚力,你……」

口中的話在看到他臉上流著晶瑩的眼淚時,卡在了喉嚨里一個字再也說不出來。

他,流淚了……

張亘藍倏爾頓住了腳步,雙手無力地貪婪起來,手中的袋子「咣當」一聲響地掉在地上。 本以為傑克會答應的,誰知道他卻是搖了搖頭,「算了,我準備把這組作品當做是這季的新品上了,沒想過去參賽。」

「對自己沒信心。」之前的時候去試過,結果不是很理想。

傑克滿不在意的笑道,「不是,身為師傅你的徒弟,我怎麼能沒信心,只是這比賽現在商業化程度太嚴重,我不想去了。」

「你自己打算就是了。」聽到這裡,宋相思也不在多問, 洪荒無始終 ,現在是情況使然,發展到這一步,只是一個結果而已。

等安娜把東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宋相思就準備離開了,現在這個時間再不離開,只怕是厲震霆就要下來了。

到時候厲震霆若是真的下來,只怕是又要把這些小可愛們給嚇到了,所以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轟動,她還是自己回去比較好。

「boss再見。」見到她要走,大家齊齊的說到,「boss要常來啊。」

知道宋相思今天在這裡,厲震霆沒有忙到太晚,他們說好了要去接那兩個小鬼下學的。

不過他們兩個是不知道的,宋相思說要偷偷給他們一個驚喜,畢竟她已經很久沒有跟兩個孩子在一起了。

車子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還有一段時間才下學,宋相思和厲震霆就在車上等著。

「厲震霆,你說。」宋相思看著車窗外的學校,思緒有些飄得遠了,「待會他們見到我會不會開心。」

「一定會的。」厲震霆握著她的手親了一下,宋相思是在擔心,「他們很愛你,你知道的。」

「是,我知道的。」宋相思自顧自的說著,「不過我也知道,我最近有些忽略他們了。」

「他們是理解的。」厲震霆說著,「你是他們的媽媽。」


「對,我是他們媽媽,他們必須得愛我。」宋相思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樣,她的模樣把厲震霆逗笑。

她是孕婦,情緒本來就是不穩定的,想起一出是一出,並且有些多愁善感,厲震霆是理解的,每當她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的時候,他都會耐心的安撫。

很快的下課鈴就響起了,宋相思本來是想要下車去等的,結果卻是被厲震霆阻止了,她現在是個孕婦,不宜站的時間太長,並且放學這會兒都是孩子,免得她被人給碰到了。

厲震霆自己自然也是不可能下去了,他的這張臉簡直是比明星還要明星,到時候這裡只怕就不是接孩子放學的校門了,而是會變成一個交際的酒會。

所以來接孩子放學的兩個人這會兒還是齊齊的坐在車上,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孩子,宋相思突然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那兩個小鬼跟大家相處的怎麼樣,開不開心。」

「念念應該很開心。」厲震霆說到,因為厲念念每天都會跟他說在學校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情,雖然這些好玩的事情多半是她自己單方面認為的。

不過他這麼一說,宋相思也知道是什麼意思,畢竟阿碩的性子不喜歡跟人說話,所以在學校一定也是如此。

「都怪你,阿碩一定是隨了你的性子,性子孤傲,不像是念念隨了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宋相思埋怨道。

雖然阿碩從小沒有養在他們的身邊,但是他的性子是真的跟厲震霆像了個十成十,宋相思覺得就算是從小在他們身邊,也不會比現在好上多少。

「好,都是我的錯,我應該跟你一樣開朗一些的。」厲震霆直接的認錯,沒有絲毫的猶豫。

他這麼快的認錯,宋相思反而是不知道說什麼了,她只能是瞪著眼睛看厲震霆。

兩個人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兩個孩子的身影,宋相思有些遲疑,「以前他們也是這麼晚嗎。」


這次厲震霆也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因為他來接他們的次數也是少之又少,平常都是司機來的。

「我下去看看。」眼看著孩子們都走的差不多了,厲震霆有些不放心,宋相思更是如此,「我跟你一起。」她早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了。

確定了他們兩個的班級之後,厲震霆跟宋相思朝著學校裡面走去,這會兒學校里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所以宋相思倒也不會跟人撞上。

不過一路往裡走,都沒有看到兩個孩子,宋相思越發的擔心起來,「他們不會出什麼事情把。」

「不會。」厲震霆抿緊了嘴唇,這學校是貴族學校,安保是可以放心的,除了孩子的家人是誰也沒辦法帶走他們的。

華娛之閃耀巨星

「厲念念,如果你今天不讓我親你一口,就別想回家。」一個高高的胖胖的小男孩兇狠的說到。

厲念念這會兒被厲封碩護在身後,「李晨雨,我才不讓你親呢,你快讓我們回家。」

這個小孩子是比他們年紀要高的,厲念念和厲封碩是剛入學不久的,而厲念念長得這麼漂亮,早就傳遍了,他想讓厲念念做他的女朋友。

「起來。」厲封碩依舊是板著一張臉,「給我妹妹道歉。」

「我看你才要給我讓開。」李晨雨推了一下厲封碩,厲封碩小小的身板跟他比起來確實是差距很大,他往後趔趄了一下。


厲念念趕緊扶住他,「哥哥,你沒事吧,李晨雨,你敢推我哥哥。」厲念念心疼哥哥,她朝著李晨雨衝過去,想要打他。

「念念。」厲封碩叫她的時候已經晚了。

這會兒李晨雨已經抓住了厲念念,「我就欺負他了怎麼樣,厲念念這次可是你自己過來的。」

「李晨雨,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誰,你敢欺負我,我讓我爸爸教訓你。」厲念念是真的有些被嚇到了,把厲震霆都搬了出來。

不過李晨雨似乎是完全不怕的,他抓著厲念念的手,笑著說到,「管你爸爸是誰,反正今天我親了你,你就是我女朋友。」 楚力一個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重重的落下一吻……

鄭幻葉只感覺頭腦一片空白,天旋地轉什麼都來不及遐想,他的吻粗暴又狂野,可是,她竟迷戀他的味道,戀上他的氣息。

她的心,已經深深地被他濃化,想抽身都變得好難!

她一直認為,自己是深愛方遲駿的,直到遇見他,她才明白什麼是悸動的心。

霸道的舌撬開她的貝齒,嘗盡她嘴裡獨有的味道,他從來就沒有如此失控過,只為了她。

感覺到她的身子在顫抖,他的心惆悵的亂了,停下親吻她的動作,雙手挽過她的雙肩,「幻葉,你愛我嗎?」

她眯了眯眼眸,沉聲到,「你想要什麼答案?」

「……」他頓時被她問得語塞,一臉驚愕。

這一秒,他也迷茫,迷茫著自己為何會這麼問,她對方遲駿是怎樣的情意,他再清楚不過。而今, 重生之寶瞳 ,他不是在自討沒趣,那又是什麼?

她推開了他,一臉迷霧,恰似絕鶩,「要我背叛他,我做不到,儘管,我已經變了心……」

他不可置信的望著她,她說,她變了心……

「戒指,我收下!」她把戒指放進自己的包包里,然後,看著他,露出她自己都覺得是個很虛偽的笑,「楚力,我要結婚了,你祝福我吧?」

沒有得到他的祝福,她轉身就要離開,可看到一個秀美的面容時,她的雙腳像是被下了蠱咒怎麼也邁不出去,就這樣僵持在那裡,一動不動。

方遲露走上前,犀利如利劍的眸看著那兩人,然後冷淡的眸瞥了鄭幻葉一眼,說,「大嫂,你和我哥過兩天就要結婚了,你不覺得自己的行為該檢點一些么?」

說完,「哼」了一聲就越過了他們,離開了。

鄭幻葉走進小區,看著高樓大廈里照射下來的燈光,她一臉惆悵。自他被升為方氏帝都集團總裁的那刻起,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過面,她也極少的回那個方家,最多原因她不想獨自一人和羅玉曼同個屋檐下。

羅玉曼對她極度厭惡,她全都看在眼裡,既然那麼不喜歡她,她又何必回到那個家礙她的眼呢?

她不知道,方遲駿要忙到什麼時候才會有時間回來看她,儘管自己的心已經移到楚力那裡,但她對他的情依舊還是在的,畢竟他是她青春時期的愛戀。

她愛他,但也愛楚力!

她從來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心竟然可以裝下兩個男人。

或許,她對方遲駿的愛已經不在是愛情,而是想去在追回年少的那份朦朧的愛。

或許,那年在她選擇離開時,她就已經知道他們的愛並不是愛情。

或許,她對他的,並不是因為捨不得,而是怕他在身上沒有她的影子。

原來,自己的心是自私的!

她對楚力……

想到他,握在手中的包不禁沉重起來,低下眼眸看了包包一眼,裡面有他剛送的戒指……

她的心開始疼痛,他那麼愛她,而她只能……

要是能回到過去的話,她一定會選擇他,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從此,就這樣了吧!

埋葬……

刷了卡,走進屋子,一股燒焦味刺進了鼻,她第一想到的是可能早上煮早餐時她忘記關了火……

她門都還來不及關,慌忙的換了鞋,包包隨手扔向沙發,跑向廚房,剛跑到廚房的門口,一個高大身影正堵住了門口,模樣十分狼狽。

她狐疑的看著那個人,實在想不出那個人是誰,這裡的套房還是三年前楚力在她生日那天送給她的禮物。她這裡的房卡除了楚力有一把,再無其他,可楚力明顯是不可能。

正當猜想時,那個男子轉過了身,一臉的油漬,身上的精緻西裝也不成樣,但她還是一眼認出了他。

「你回來了。」還沒等她開口,他就尷尬地笑了笑,「是我太笨,菜都不會煮!」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忙解釋,「剛才家裡人說你沒有回家,所以我去問了沐凝……這裡……是沐凝告訴我的,你別誤會,我只是想給你個驚喜。」

鄭幻葉緊抿著唇,什麼話也沒說,目光掃在廚房裡的的灶台上,狼藉混亂的樣子讓她忍不住地「噗嗤」的笑了一聲,伸手把他拉出廚房,把他推到浴室,「快去清洗一下,我給你找衣服。」

說完就給他關上了浴室的門,隨後,便走到卧室打開衣櫃翻找上次在德國買給楚力的西服。然後拿了出來,拆下了包裝盒,一個回想讓她驚了神。

沉鬱的眸看著手中的西裝,心「咯噔」地疼了一下,那是要送給楚力的衣服……


她不再想立馬把衣服重新包裝起來,然後放到衣櫃里的最底下的一個抽屜里,拿著自己的一件裙子放在它的上面把它擋住,直到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這才走出卧室來到客廳里取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掛了電話,坐在沙發里,浴室里「嘩啦啦」地流水聲,她平靜的心頓時劇烈起伏,轉身看向浴室的位置,眼睛里的某個東西正在運轉著。

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經變了心,他會多難過?又會多失望?

街市裡的某一角,楚力站在某個大商場的門口觀看外面的燈火通明,各形各色的男女左右穿梭。

地方之大,他卻不知該往哪個方向邁去,或許,他真該放棄所有,讓自己重新開始。

剛才,鄭幻葉對他說的話一直盤旋在耳邊,怎麼也消散不去,她說,她要結婚了,跟他……

她還說,要祝福他……

在那一刻,他就覺得自己的心已經死了,忘記了痛。

「先生,麻煩您讓一下好嗎?」

耳邊傳來一道要他讓路的女音,他卻像是沒聽到一般依然站在那裡。

「楚力……」

聽到對方叫了自己的名字他才收回思緒,轉過身,一張還稱得上漂亮的臉印入他的眼底。

張亘藍身上還穿著公司里的黑色制服,甜美的笑在認出他的那秒起就沒有消散過。心,也是難以抑制的激動,「楚力,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目前還沒有,大人。」副手恭敬的回答,因為艾瑞巴高超的箭術和公正的處事方式,他在風暴兵團的威信很高。

Previous article

「好了,等我們將京城的事情解決了,我會親自去找他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