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伸出手來,示意這幾個人閉嘴,長老便是拉著孫立,來到了一邊的偏僻地方:「這丹藥到底是不是他給的?給我說實話,不要拐彎抹角,我就想知道真正的答案。」

「這個,的確是他給的?怎麼了?」孫立也是驚呆了,從來沒有想到過,長老會單獨和自己聊天。

「你現在趕緊再去找來這個人,一定要將他請到陽城丹會。記住,是請。客客氣氣的請。」長老嚴肅的說道。聽到長老的話語,孫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說?請?」

「對,趕緊去。」長老說完,便是從懷中掏出來了一個令牌,丟給了孫立,「拿著這個客卿令牌,到時候,直接給他說,讓他來我們陽城丹會,做客卿。如果他還不來,你就提頭來見吧!」

「長老,這不妥吧?那個傢伙,可是殺了我們好幾個兄弟啊?」孫立幾乎都蒙住了,這是什麼情況?殺人的人,卻成為了座上賓。死的人,卻成為了塵土之下,誰也看不到的螻蟻。

這,太殘酷了吧?

「別給我廢話,別忘記了,是誰把你帶到這個地方,是誰,給了你現在的一切的。是誰,讓你這個渣渣,也有機會,加入超級宗門的。趕緊去,兄弟情義算什麼?只有自己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找不到這個傢伙,或者,請不來,你就不用活著回來了。提頭來見。」說完,長老便是示意,屋中人全部離去。

接著,他便是坐在了桌椅上,疑惑的看著這一瓶丹藥。

「這丹藥,竟然是天階的級別。真的是不敢相信,天階丹藥,竟然是這樣的。這種煉丹的技術,如果真的是他自己的,那麼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煉丹天才。這樣的天才,我可不能錯過啊?一旦錯過,再想找到這樣的人才,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搖了搖頭,長老嘆息了一聲說道。

煉丹的天才,比之修鍊的天才,要少的多。物以稀為貴,因此,煉丹天才的受歡迎程度,也是非常高的。

至少,同等級的煉丹天才和修鍊天才。身價上,就要差至少十倍。煉丹天才,太受歡迎了,只要不是自己作死,基本上,一個天才的煉丹師,是絕對不會死的。因為,修鍊天才遇到事情,頂多是自己獨身一戰。

可是,一旦一個煉丹師遇到危險,他一個呼救,就會有無數的修鍊天才前來幫忙。煉丹師,只要不孤芳自賞,被人隔離開來,基本上在修鍊界,屬於那種,根本不敢有任何人招惹的恐怖存在。

這樣的天才,即便是放眼陽城丹會,也是非常少的。

因此,對於凌天,長老志在必得。

..

孫立這一次,真的無奈了。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想要替兄弟出口惡氣,卻助紂為虐,反而讓這個凌天,成為了長老最看重的人。如果這一瓶丹藥,自己給貪污了下來,估計就好多了。

只是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可以吃。


這丹藥送出去以後,一切都被改變了。


這一次,他單槍匹馬去尋找凌天,速度幾乎爆發到極限。才讓他在一個時辰以後,終於再次追上了,慢悠悠緩步行走的凌天。

「凌天兄弟,還有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時間嗎?」無奈之中的孫立,攔在了凌天的面前。

看著著急慌張的孫立,凌天微微一笑的說道:「怎麼了?那些丹藥不夠嗎?還想要?」

「不不不,我們長老特地要我來邀請您,前往陽城丹會。陽城丹會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機構,也是背靠超級宗門的超級勢力,根本不會有任何的閃失。以後你在百族戰場里,也是可以橫行無忌,因為沒有人敢和陽城丹會做對啊?」

「哦,沒興趣。」凌天微微一笑,卻是搖了搖頭,旋即邁步走向了遠處。

「那麼,你可以看看這個嗎?客卿令牌。只要你跟著我走,從此以後,你就是陽城丹會的客卿,享受一切修鍊資源和功法傳承,還不需要做很多事情。只要你掛個名字就好了。」無奈之中的孫立,只得拿出殺手鐧。

「哦?」聽到這裡,凌天的步伐,也是頓住了。 「客卿嗎?」凌天微微一笑,便是說道。

「對,這是長老親自給我的客卿令牌,只要你答應,現在的你,就是陽城丹會的客卿。客卿很簡單的,只是一個挂名的形式,只要你答應,上好的煉丹資源,以及丹藥方面的傳承,都是會免費給你,讓你修鍊。」

「而且,還不需要你做什麼。只是等到陽城丹會真正遇到危機的時候,你再出手,就好了。」孫立說道。

「哦。煉丹的資源與傳承嗎?」凌天思索了一下,頓時感到了一種,強大的吸引力。要知道,自己現在最缺少的就是丹藥的供給。只能靠著司徒劍來給自己煉丹。可是,司徒劍煉的丹藥,雖然級別很高,效果很好,但是由於自己的資源不夠,數量卻很是稀少。

而且,自己不會煉丹,也是一個很大的弊端。

這些弊端,此刻竟然都可以在成為陽城丹會的客卿后,完美解決。這的確對凌天,有一種天然的吸引力。

「好。」凌天點頭,便是接過了這一枚令牌,跟在孫立的身後,朝著遠處的陽城丹會走去。現在他還不能確認,陽城丹會之中,會有多少的危險。因此,他現在,暫時先不去聯繫司徒劍與吳靈兒。

孫立嘆息了一聲,帶著凌天,一路走回到了陽城丹會之中。

陽城丹會,佇立在陽城的正中心,佔地面積極大,樓房更是高達萬丈。看著這一座巨型的建築,凌天的眼中,滿是激動。沒有想到,這個,在旁人看來,根本無法進入的神秘組織,在司徒劍煉製的一顆丹藥,被長老看到以後,自己便是被招入其中。

不過,雖然自己的煉丹技術,沒有司徒劍高。可是,經過司徒劍的精心栽培,自己現在的煉丹技術,也是不差太多。至少,也有師父司徒劍七成的功力。這還是因為,進入百族戰場以後,凌天幾乎已經沒有時間,去修鍊煉丹的功法了。

凌天隨著孫立,越過大廈之前,排起的長龍,直接踏入到陽城丹會大廈后,外面排隊的無數行人,都是抬起頭來,帶著羨慕的看著凌天的背影。

「那是誰?竟然插隊?難道,這也是一個丹藥大師?」

「應該不是吧?我感覺,估計是某些大勢力的公子,前來尋葯的。」

「真羨慕這些有背景的公子哥啊?這陽城丹會可不是窮人能夠去的地方。要知道,裡面一瓶普普通通的丹藥,都是貴的離譜啊?」

「也不看看,那是什麼?這裡可是有超級宗門背景的陽城丹會。陽城背後的主宰者。這裡的丹藥,就是明碼標價,一點也不給你搞價,想買就買,不買下一位。你不買,很多人都排隊買呢。」

..

隨著孫立,踏入到陽城丹會的內部。凌天也是看到了,許多的房屋。這些房屋之上,都用金字招牌寫著丹藥的分類。有增強功力的丹藥,有恢復健康的丹藥,甚至還有雙修功法一類的丹藥。

看到這些丹藥分類,凌天也是有些無語了。看來,丹藥這一行,也真的是百花繚亂啊!至今為止,凌天也不過只是會煉製戰鬥使用的丹藥,以及恢復功力的丹藥。那些雙修一類的丹藥,他是打死也不會煉製的。

當然,這也是因為,師父司徒劍根本不教給他的原因。

越過人流,凌天隨著孫立,一路往前。無數的買葯者,都是驚訝的看著凌天,他們都無法想象,為何一個人不用排隊,就可以踏入到內部去。


「這是什麼情況?老子從昨天就來排隊,還沒排到?為何這個傢伙,直接就去內部了?這不公平啊?」

「對啊,這是什麼情況?」

無數的人都是抗議了起來,那坐在房屋之中,負責分配丹藥的人,卻是冷笑一聲說道:「你沒有看到他手中拿著的牌子?那是客卿的牌子,他是客卿。你呢?」

「客卿?陽城丹會的客卿,不是一共只有五人嗎?這五人我都見過,沒有這個人吧?」

「可能是新來的吧?」負責分配丹藥的人,無奈的說道。

「好吧。」這群人也只能在發發牢騷以後,繼續排隊買葯。

..

來到內部一處房屋以後,孫立便是離開了。看著孫立離去,凌天也是看向了遠處的房屋。這裡,是一個用黃金堆砌成的房屋,看起來金碧輝煌,很是恢宏。恐怕也只有,陽城丹會這樣的大勢力,才有資格,這樣修建建築吧?

正在他疑惑不解的等待時,一位老人,從內室之中,緩緩走出來。

見到凌天的那一刻,這個老傢伙,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是凌天嗎?」

「對,我就是凌天。」凌天抱拳說道。

「之前那一瓶丹藥是你給孫立的?或者說,是你煉製的?」老人疑惑的說道。

「對,也不對。」凌天抱胸說道。

「哦?願聞其詳。」

「那丹藥確切的說,是我師父所煉製的。不過,我雖然沒有我師父煉製的好,可是,至少有他的七成功力。」凌天傲然的說道。

「七成功力?」有些不相信的老人,疑惑的看著凌天。

「相信不相信,是你的事情。我所負責的事情,就是說出我內心之中的真實想法。」凌天安然的說道。

「好,那跟我來。我要親眼看著你煉製丹藥。」老人微微一笑的說道,「你要知道,我陽城丹會是不會養閑人的。想要成為客卿,想要擁有煉丹資源以及傳承,需要你有這個實力,如果你的煉丹技術,沒有你師父的七八成,那麼對不起,我只能將你送出去。而且,你殺死的幾個人,我也要找你討個說法。」

老人似笑非笑的說道。

「好。」凌天點了點頭,便是說道。

「那,跟我來吧!」說著,老人便是看都不看凌天一眼,轉身朝著內屋走去。凌天也是跟在老人的背後,朝著內屋走去。

推開內屋的門,凌天便是看到了,那堆放了一地的丹藥以及熔爐。

還有那一本本散落一地的丹藥書籍,如獲至寶的凌天,喜出望外。

「這裡是煉丹室,讓我來看一看你的勢力吧?」老人平靜的說道。 看著眼前桌面上的材料,以及散落在地上的煉丹爐。凌天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煉丹,對於他來說,其實不算是一個很高端的東西。畢竟,之前他煉出來的丹藥,也是被司徒劍稱讚過。

只是,短時間內沒有煉製過,因此,也是有些略顯緊張。

可是,這些神情,被長老看到,卻是讓長老對於凌天的疑惑,更加的濃重。要知道,之前凌天給他的丹藥,那可是天階丹藥。煉製天階丹藥的難度,不可謂不大。甚至可以說,迄今為止,長老都是只煉製成功過一次而已。

而且,那一次,還是一爐地階丹藥之中,走****運,煉製出來了一顆天階丹藥。

所以,當他看到,這一整瓶的天階丹藥后,才會顯露出,那一臉的震驚。

沒有辦法,一整爐的天階丹藥,這個震撼力,足以讓長老這樣公認的煉丹大家失神。可是,在聽到凌天說,這丹藥是凌天的師父煉製的以後,他對於凌天的好奇心,就是自此徹底喪失。

師父煉製的?那你怎麼不說,是你爹煉製的?

這種騙三歲小孩的把戲,還來騙他?簡直就是笑話。長老嘲諷的看著凌天,就想要看看,這個凌天,接下來,會怎麼丟人。

靜靜的等待了一會,凌天便是抬起頭,看著近在咫尺的長老。

「長老,那個,這些丹爐,是不是太差了?能不能換個?」凌天看到,這裡的丹爐,看起來級別不是很高,想要煉製天階丹藥,這種級別的存在,就不能用這種,很是劣質的丹爐。豈料,長老卻是冷笑了一聲,嘴角帶著嘲諷的說道:「煉丹,乃是一個,采天地精氣與造化的過程。丹爐,雖然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可是,卻不是一個必須要有的環節。」

「昔日,上古時代的煉丹宗師,司徒戰尊曾經不用丹爐,便是煉製出來,混沌級別的丹藥。那才是真正的大能。別總想著,用一些高等級的丹爐,來煉製丹藥。劣質的丹爐,其實才是修鍊。」冷哼一聲,長老說道。

「煉丹宗師?司徒先生?」凌天苦澀的一笑,便是明白,這位司徒先生,應該就是自己的師父——司徒劍了。同樣是在上古時代,同樣煉丹都非常厲害。看來,應該就是他了,如果這個長老知道,被他稱讚的昔日煉丹宗師的親傳弟子,就在他的面前,不知道他會如何想。

「怎麼了?你修鍊丹藥一道這麼久,還不知道,這位將煉丹業,推向最巔峰的開山祖師?真是太尷尬了啊?」呵呵一笑的長老,嘲笑的看著凌天。今日,他就看著凌天不爽,天階丹藥是你這個狗雜種,可以煉製出來的?

還要裝,真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獻醜了啊!

「既然如此,那好吧!」苦笑一聲的凌天,只能坐下身來,看著眼前的丹爐,以及劣質的材料。他攤開雙手說道,「這些材料的品級太低,天階丹藥,估計是難了。不過,地階丹藥,應該可以煉製出來吧?」

「地階丹藥?」聽到這句話,長老心裡驀然一驚。然後,冷笑一聲的他,幾乎想要轉身離去。這個瘋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莫說這些垃圾的材料了,即便是準備一些,天材地寶。上等丹爐,長老都不敢保證,能夠百分百鍊制出來地階丹藥。

這些垃圾的材料,以及劣質的丹爐,怎麼可能煉製出來地階丹藥?

能夠煉製出來丹藥,不讓丹藥碎裂,都算好的了。

真是吹牛不上稅啊!

「年輕人,話不要說的太滿。到時候,如果出了一些差池,我看你怎麼辦。」搖了搖頭,長老便是轉身離去。把整個丹房,都留給了凌天。臨走之際,長老更是叫來了幾個屬下,示意他們不要讓凌天離開房屋。

看著長老離去,凌天也是苦澀的一笑。剛才長老的一言一行,他自然都看在眼中。不過,對於這位長老,對於自己的嘲諷與輕視,他卻一點都不以為然。這個世界上,在你的實力,沒有被證明之前,被質疑時很正常的事情。

安心的坐下來,凌天便是開始擺弄這些材料。胡亂的把弄了一下,凌天便是嘟嘟嘴,這些材料也太劣質了,至少以凌天來看,這些材料,真心有些不夠看,之前,在司徒劍的熏陶下,凌天明白,一些天階丹藥,甚至更強的品級丹藥,用的材料,無一不是,天材地寶。

什麼萬年人蔘,九頭鳳血。什麼萬年玄冰,千年靈芝。

可是,這裡的材料,竟然都是一些,低級的材料。什麼烏龜殼,毒蠍液體。無奈之中的凌天,有些抓耳撓腮,畢竟,自己知道的一些丹藥煉製方法,裡面的材料無一不是這些材料可以對比的。

可是,已經誇下海口,便是不能有所保留,這些材料也是可以煉製的,不過,地階丹藥,的確有些困難。不過,凌天可是不會認輸的,他閉上眼睛,靜靜思考了一下,之後,便是開始動手了。

..

陽城丹會總部,一座黃金宮殿之中。

長老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便是沖著殿下站著的幾個人說道:「他真的開始煉製了?」

「是的,長老。他已經開始煉製了。不過,那些材料,那麼低級,他竟然敢說,煉製出來地階丹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少年人,哪個會是心平氣和的人?哪個不是心高氣傲?再者說,人家可是人榜第一的天才啊?呵呵。」

「人榜第一很厲害?呵呵,如果之後的比賽,他沒有了成績,照樣進入不了超級宗門。」

「聽說,他可是被太白劍宗眷顧了,聽說,太白劍宗的周通可是很看好他呢!」

「周通?」聽到這兩個字,坐在殿上的長老,卻是徒然一愣。接著,便是冷笑了起來:「周通那老頭子,還是不錯的。霸王槍、曲玉瑤,可都是他發掘出來的。不過,最近這麼多年,可都是沒有了任何建樹。這一次,我感覺他也依舊是看走眼了。這個小子,應該沒有什麼長處。」

「至少,在我看來,他的煉丹技術,應該不行。這個小子,太傲了。剛則易斷,這不是好的性格啊?」

殿堂上,無數人都是七嘴八舌的說道。

「呵呵,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小子,到底能不能煉製出來,地階丹藥。如果煉製不出來,趁早給我滾蛋。而且,那三條人命,也要他償還。如果能夠煉製出來,呵呵,到時候,我們倒是能夠得到一個號的苗子啊?」呵呵一笑的長老,便是說道。

「長老英明,這樣以來,真是二頭都受益啊?反正,我們陽城丹會,是不會養著閑人的。不過,這小子,我總感覺,會有些不一樣吧?」

「但願!」

..

丹房之中,凌天的手法越來越快,剛開始,站在屋外的幾個人還是能夠看清,甚至可以看懂。可是到了最後,連屋外的幾個人,都是無法看清楚,看明白。終於,在凌天輕鬆的將丹爐,安置下來,雙手掐訣,開始用太初之力煉丹時,這幾個人才反應了過來。

「這個傢伙,竟然要用這個方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呵呵,失敗了才好。孫立老大可是想要這個人的命。他殺了我們三個兄弟,這個仇,無論如何都是無法化解了。」

「哼,這些材料這麼劣質,他竟然還要用慢火來煉製,真是搞笑。我已經預見了結果,這一爐丹藥,必定要失敗。」

「嗯,的確是如此。這些劣質的材料,不應該如此的。應該,直接化作藥力,或許還有一些可能。」

屋外的幾個人,也是煉丹的好手,此刻看到凌天的煉製方法,都是不屑一顧的一笑。這種低劣的方法,真的如同三歲孩童一樣,搞笑的不行。

「我要去告訴長老,這個小子輸了。」

「快去,我們幾個看著這個小子,不讓他趁機逃跑。這小子,這一次誰也救不了,必然要死定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笑死我了,這一次,他死定了。」

旋即,一個人便是去報信了,剩下幾個人死死的把守著這個門口,不讓凌天離去。

信息落在長老的耳中,長老的笑意,卻是徒然凝了起來。他皺著眉頭,看著殿下這個報信的人:「你真的看到,他是用慢火,在煉丹?」

「對,他的確是在用慢火,真是一個門外漢。那種劣質的材料,怎麼能用慢火,應該快刀斬亂麻,才有一絲希望。」冷笑一聲,這個小子說道。

「閉嘴。」長老徒然站起身來,在殿堂上轉了幾圈以後,他才站定身體說道,「你們陪我一起去,這個小子,有點意思。」

報信的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說道:「長老,這個有錯嗎?不應該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段?」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寧可胸口中劍也要拚命反擊的女悍匪自己止住了身形,「後面是陷坑。」

Previous article

「目前還沒有,大人。」副手恭敬的回答,因為艾瑞巴高超的箭術和公正的處事方式,他在風暴兵團的威信很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