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人,盡皆沉默了下來。

所有人,不出一言,只是冷冷的盯著赤幽。在這刻,誰也沒有開口說話,氣氛顯得有點兒凝重而古怪。橙色的光芒,可謂是催命之光,容不得他們不正視。

「現在,你們可以好好說話了吧。」

「哼,真是的。」

……

赤幽冷笑著,橙色的雙眼慢慢的停留在眾人的身上。而他們一見,紛紛後退,盡皆有點害怕赤幽會突然來一下剛才的攻擊。

「放心吧,我還不至於那麼無恥。」

見著眾人的反應,赤幽臉上的冷笑更甚。不過,他也沒有多言,反而是將目光移到了已經睜大雙眼的晨莘身上,展顏笑道:「終於活過來了,生命之泉,果然不愧是天地奇物,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效。」

眾人聽著赤幽說話,沒人回應。

赤幽不以為意,只是慢慢的走到了晨莘身邊。這時,只見祭台上的池子里,生命之泉,亦是耗光了它的全部力量,化作了一汪清泉。

晨莘收斂著身上的七彩霞光,淡笑著向赤幽走來。而在其身後,可以隱約見到,有一株七彩的花朵,正在重複著凋謝、重生這個循環,當真是神奇無比。

「你,你這個大陸的罪人。」

「你竟然,真的耗光了大陸的生命源泉。」

「大家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絕對不會!」

……

在見到生命之泉消失的那刻,所有人的強者盡皆面紅耳赤的大叫著。事實上,他們也並不是有多在意生命之泉的消失,而是因為,他們竟然沒有得到一點兒好處。甚至,他們在這裡還顏面盡失。

「混蛋小子,你等著被天下人誅殺吧。」

「我們出手,將此子留下。」

……

辰資雙目血紅,大吼著要將赤幽誅殺。但是,此刻卻沒有敢動,因為他們,害怕赤幽再次發出剛剛的可怕力量。

橙色的光芒,滅殺之眼。

所過之處,盡皆粉末。

他們誰也不敢冒險。

……

赤幽冷冷的看著大吵大叫的強者們,嘴角陡然勾起了一道弧度。旋即,他漠然開口道:「想殺我的人很多,你們,只是其中的一些而已。」

「大陸的罪人,真是極大的帽子。」

「想殺我,不用找借口。」

「來吧!」

……

赤幽一說完,手中的長劍陡然發出一陣低鳴。而後,只見他的眼中光芒流傳,似是隨時會發出剛剛的驚人光芒。

「你,你竟然還這麼狂妄。」

「你不想想,大陸滅亡,你還能活么?」

「你也不想想,你也是大陸的人啊。」

「你怎麼這麼狠心。」

……

墨真大義凜然的大喝道,鬍子跳的很高。但是,赤幽聞言,臉上的冷笑卻是更甚,雙目向他狠狠的瞪了過去,大喝道:「我狠心,我狠心比得上你們么?」

「你們這些年,做了多少孽,又殺了多少人?」


「生命之泉,我是拿來救人的,又不是為了我自己。」

「而且,誰告訴你,大陸會滅亡的。」

「哈哈哈哈——」

……

赤幽大聲吼叫著,聲音傳遍了九州四地。

「你狡辯有什麼用,生命之泉的力量耗光,大陸不會滅亡么?」

「你是大陸的罪人,這個,是不爭的事實。」

……

眾人還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斥責赤幽,但對此,他卻一點兒也不在意。相反,到了後面,他不但沒有多說一句話,反而是饒有興緻的觀看他們的表演。

這些傢伙,可真是像演員啊!

赤幽冷眼看著眼前的眾多強者,心中的不屑亦是多了幾分。這樣的人,是怎麼修鍊到今天這樣的地步的,真是一堆的廢物。

這樣想著,赤幽也不顧其他,繼而走到了晨莘的面前,低聲問道:「晨莘,你沒事兒吧。身體上,可還有什麼不適。」

「沒有,我很好,相公。」

「呃——」


……

赤幽無言以對,這個時候,竟然還不忘叫自己相公。

他無奈的苦笑了一聲,旋即,慢悠悠的走到了莫媛的身邊,道:「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嗯。」

兩位俏麗的人兒盡皆應了一聲,三人彼此對視,有種說不出的複雜。但是,他們的關係,總歸還是和諧的。

三人彼此應答,這就想往生息山下走去。但在這時,突然間,幾道怒氣沖沖的大喝聲陡然傳了開來:「走,你們竟然想走?」

「你們今天,誰也別想走。」

「對,留下來,贖罪吧!」

……

幾位古族的族長、大人物們,盡皆雙眼通紅的瞪著赤幽三人。他們從未想到過,竟然會在這些毛頭小子身上栽跟頭。而且,他們才僅僅引雷三重啊,只有引雷三重啊,這叫他們出去以後怎麼做人?

「你們想殺我們?」

赤幽淡淡的看了一眼眾人,臉上不悲不喜,看不清心裡是何情緒。不過,就是這樣讓人猜不透的臉色,卻是讓眾人愈發的忌憚。

他,不會還有什麼手段吧?

……

「切,膽小鬼,滾開吧。」

看著眾人的表現,赤幽眼中的不屑愈發的濃烈了幾分。旋即,他拉著晨莘和莫媛的手,竟然是大搖大擺的走向了前方。

沿途,沒人敢上前。

……


然而,在赤幽剛走幾步之際,他的臉色卻是陡然一變。因為在此刻,地面忽然傳來了一道又一道的驚天大震動。

這股震動和普通的地震不同,其間,竟然還夾雜有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而在這股力量下,幾乎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陣的心驚。

末日么?

眾多的強者,個個臉色大變。旋即,他們也顧不上赤幽,紛紛飛上了天空,向著各自的家族飛速的爆射而去。

天地,發生大變故。

他們,必須坐鎮家中。

……

望著各大強者離開這裡,赤幽的心思,卻是變了數遍。之後,他看了一眼土石崩碎、樹木不斷倒下的生息山,亦是重重的嘆息道:「該來的,還是得來。上古的封印,呵呵,真正的生命之泉,或許,該出現了吧。」

赤幽的身體隨著這道驚天大震動而晃動,但卻臉色不變。此時此刻,或許他才是最清楚事情發展的人。

生命之泉,在消失之際,天地將會發生大動蕩。而在這時,上古的封印,也會顯現而出,真正的生命之泉,正在上古封印之內。

他只須將上古的封印完全解除,那麼,天地動蕩便會停止。甚至,這片大陸的元氣,還會因為真正的生命之泉,達到一個驚人的水準。

「轟隆隆——」

天地動蕩愈發的劇烈,赤幽凝重的盯著眼前之景,沖著晨莘和莫媛大喝道:「你們快點退出生息山的境內,我還有事兒,必須去辦。」

「你們先出去。」

「快點!」

……

赤幽很是艱難的穩住身形,大聲沖著兩人說道。

晨莘和莫媛不願,但赤幽這刻,卻是鐵了心,說什麼也不讓兩人留下。甚至,他還不惜出手阻止她們的步伐。

「快點走,別在這裡礙手礙腳。」

「給我走!」

……

赤幽大聲的吼叫著,聲音很快便沙啞了起來。但是,他依舊不管不顧,大聲的吼叫著。乃至於他到了後面,竟然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砰——」


赤幽催動了一道驚天元力,終於將兩人送出了生息山境內。而後,他更是沒有半點猶豫,頃刻間沖入了生息山的內部。

不對,準確的來說,應該說是祭台的內部。

在剛剛天地動蕩的那刻,這座祭台,已經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紋。而赤幽也看見,在祭台原先的池子處,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這個缺口黑洞洞的,常人或許會以為,這只是個普通的黑洞。但是,赤幽因為得到了夢婷的指點,自然是知道,這個黑洞,正是上古封印的入口。想去解除封印,這個黑洞,乃是必須進入的。

赤幽迅速的沖入黑洞。

四周頃刻間陷入黑暗。

……

在外的晨莘和莫媛,見著赤幽一人飛到了天地動蕩的中心,心中擔憂不已。但是,因為此刻的天地動蕩實在是太可怕了,所以,亦是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在心裡,默默的為赤幽祈禱,祈禱著他能平安歸來。

「呼呼呼——」

正在二人憂心忡忡之際,這片天地間,突然出現了無數的罡風。而且,這些罡風所過的任何地方,盡皆被切割的一點不剩。可怕的鋒銳之氣,簡直無人可敵。一眼望去,四處盡皆是被罡風所切割而留下的痕迹。

罡風無敵,天地動蕩。

莫媛和晨莘咬著銀牙,死死的站在生息山不遠處。只不過,在這時,又是一道罡風襲來,卻是將二人席捲而起,頃刻間送到了千百里之外。

令人吃驚的是,這些罡風不只是在生息山附近才有。此時此刻,在大陸的各處,盡皆湧現出這股可怕至極的罡風。一些弱一點的修士,竟然因為受不了罡風的切割,身體立時成為了幾塊幾塊的肢體。

罡風,可怕的罡風。

血,註定不絕!

……

… 大陸之中.

各處盡皆傳來驚恐的慘叫,哀嚎著這次的天地動蕩。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天地會發生這麼大的動蕩,這不會是末日來臨的徵兆吧?

墨家古族。

回到家族中的墨韻然,第一時間開啟了守山大陣,吩咐族內的一干強者,全力的給陣法供給元力,防止出現什麼意外。

墨家古族的一些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不用墨韻然多說,便已經著手去干。但是,這還並沒有完,卻見墨韻然在吩咐完了一切后,對著一直跟著的墨真說道:「墨大人,現在天地已經大變,還希望主家,能庇護我族。」

墨真皺了皺眉,沒有多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低聲答應了一聲。墨韻然見著墨真的反應,心中有些不舒服,但終究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只見,此刻的墨韻然,低嘆了一聲,退下了去。

墨真看著退下的墨韻然,在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巨大烏雲,兀自低聲道:「看來,這個天下,也必然不會安穩太久了。風雲,即將到來。我墨家古族,真的能度過這次的危機,再次屹立在大陸之中么?」

墨真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低聲嘆息道。

……

辰家古族。



煉器長老氣到不行,但也沒再說什麼,他也明白,鳳凌然是他自己讓出去的,若非當初他瞧不上鳳凌然,也不會給元亓可乘之機。

Previous article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寧可胸口中劍也要拚命反擊的女悍匪自己止住了身形,「後面是陷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