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煉器長老氣到不行,但也沒再說什麼,他也明白,鳳凌然是他自己讓出去的,若非當初他瞧不上鳳凌然,也不會給元亓可乘之機。

院長和長老們上到妖獸塔十三層的時候,全都震驚了。

這裡一隻妖獸也沒有,如此說來,十三層的妖獸全部被鳳凌然給殺了?

短短的一夜。

從妖獸塔一層到十三層,鳳凌然是如何做到的?

修靈長老震驚之後,心中狂喜,他果然沒有看走眼,鳳凌然是個絕世天才。

煉器長老心痛的無法呼吸,這原本是他的徒弟啊!他瞎了眼睛,才會把明珠當魚目。

煉器長老不由自主的朝修靈長老看去,或許,這個時候,他需要放下老臉和尊嚴,讓元亓把鳳凌然讓出半天給他。

院長的視線,注意到地上一根被鮮血染紅的樹枝。

他走過去,彎腰拾起樹枝,眸色漸漸變深:「 修行從她炸了開始 。」

這麼說來,那道晉級的光芒,可能並非鳳凌然晉級釋放。

可能另有其人。

修靈長老走到院長身邊,褐色的眸子,仔細的看著院長手中的樹枝,越看越心驚:「妖獸皮粗肉厚,第十三層的九級妖獸,皮肉連青銅鈍劍都難以刺入,這根樹枝又是如何做到的?

它顯然是已經殺了無數九級妖獸,才會出現紫紅的顏色。」

煉丹長老忽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收割殘血?」

煉丹長老的話,就像平地驚雷,在院長和長老們的心中炸開。


修靈長老震驚的說道:「難道是神獸?古籍中有記載,只有神獸才能般帶人收割殘血,鳳凌然契約了神獸?他懷中的那隻小狐狸就是……」

院長立刻否定掉:「狐狸修鍊成仙,也只是狐仙,不可能成為神獸,那隻小狐狸最多也只是靈獸,我懷疑,昨晚另有其人進入妖獸塔,他「她」才是神獸真正的主人。」


頓了頓,又道:「不管他(她)是不是九聖宵的學生,一定要把他(她)找出來。」

妖獸塔外。

蕭兮就悲催了,她發現自己不能變成人了,還被鳳凌然帶回了宿舍。

此刻。

正是學生起床,準備去學堂的時刻。

鳳凌然抱著小狐狸回來,大家紛紛好奇的轉頭瞅著,也僅是瞅著,無論他們心中有多好奇,都沒有誰過來和鳳凌然說半句話。

他們和鳳凌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無論心中爽不爽?看不看得慣鳳凌然,他們都不會主動招惹鳳凌然。

因為早上的時候……

不知道因為何事?

鳳凌然把一個學生給打了,打的很慘。

後來才聽說,那位學生擋了鳳凌然的道,鳳凌然過來的時候,他還未讓開,鳳凌然一腳踹了過去,那學生當然不服,誰被踹了一腳之後,還能服氣的?

兩人打了起來,結果可想而知,那學生不是鳳凌然的對手,最後慘的人,也只能是他。

再後來……

如同現在,沒人敢招惹鳳凌然了,大家看到他,都離他遠遠的。

「小……小狐狸……」

蕭顧漂亮的眼眸注視著鳳凌然懷中雪白的小狐狸,驚訝、思念、興奮,各種情緒交替變換著,他激動極了,袖中的手指都在發顫。

這一刻。

蕭顧忽然想要變成雪狼,撲到小狐狸的身邊,搖晃著尾巴與它親昵……

南天裕及時拉住了蕭顧的手臂,壓低聲音道:「你的狼尾巴快要露出來,還不快收起來,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你,我可不敢保證,你的狼尾巴露出來之後,是不是會踢出九聖宵?那樣的話,你就再也見不到蕭兮了。」

他頓了頓,又說道:「我知道鳳凌然懷中的那隻白狐很可愛,正好合了你的口味,可它畢竟是狐狸,還是鳳凌然的狐狸,你想和那隻小狐狸有結果,你得先回到蕭兮身邊不是?你才有機會和那隻小狐狸……」

話沒說完。

南天裕就被蕭顧咬住了手臂,疼的直叫,看到蕭顧漂亮的眼睛,散發出綠幽幽的危險暗澤,南天裕嚇了一跳,臉色發白的說道:「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你是狼,老子怕了你!


南天裕最害怕蕭顧這樣的眼神看著他,更怕蕭顧一言不合就變狼,他和蕭顧,可住在一個宿舍,他的床頭連著蕭顧的床尾。

惹惱了蕭顧,天知道這隻狼會不會夜裡變身,來咬他脖子?

蕭顧嘗到血腥味才鬆開南天裕的手臂,狼天性的兇殘,收斂了一些:「你下次再敢說這種話,我就咬斷你的脖子。」

南天裕緊抿著嘴,對蕭顧搖頭,彷彿告訴蕭顧,他再也不說了,看到蕭顧轉身,對他忽然冷漠,南天裕噝了一聲,瞅了一眼被咬出血的手臂,蕭顧這口咬的真是不輕。

南天裕有些疑惑,蕭顧何以那麼在乎鳳凌然帶回來的小狐狸?

忽然。


蕭顧漂亮的眼睛,又釋放出危險的暗澤,他正狠狠的盯著一個人。

南宮湚。

南宮湚也看到了那隻小狐狸,被鳳凌然帶了回來,他眸色閃過疑惑和冷暗。

蕭兮怎麼會忽然又變成了小狐狸?

鳳凌然失去了記憶,竟然還記得小狐狸?難道是……

蕭兮當著鳳凌然的面,現了原形?


南宮湚眸色漸深,曲起的手指,漸漸捏緊,心頭有些傷感。

他不過是想要和鳳凌然公平的競爭一次,為何老天偏要從中作梗?連一次公平的機會都不給他? 凌寒三人快速的回到了那營地,這裡依舊是一片安靜,篝火緩緩的燃燒著,與先前那血腥的場面截然不同。

回到了營地,凌寒與凌紫月對視了一眼,便是和凌豹欲走出一里地外,因為他可是和凌仁等人商量好,為了不成為凌仁等人的拖累,只能保持在一里地外。

「咳。」

然而就在凌寒和凌豹準備離去時,一道咳嗽聲突然響起,將三人都是略微的驚了一下,轉過頭卻是見到那帳篷中凌仁的身影走了出來。

「哦,凌仁叔,我有些事情,正好路過這裡,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凌寒乾笑了一聲,急忙找了個借口解釋道,一旁的凌紫月腦子中也是念頭飛快的轉動,尋找著借口。

「你們兩個小傢伙,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么?」凌仁極為無奈的搖了搖頭,聽那語氣,是知道凌寒等人出去做了什麼。

聞言,凌寒只能再度撓了撓頭,乾笑著。

「算了,你也不用離我們那麼遠,就留在這營地中吧。」這個時候,凌仁也沒有辦法多說什麼,無奈的看了一眼凌寒三人,揮了揮手,道:「去休息吧!」

聞言,凌寒和凌豹相視了一下,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照做了,也是鑽進了這帳篷中,凌寒知道,這凌仁完全是在為他考慮,現在越來越接近山脈深處,其中的妖獸,隊伍什麼的,越來越強大,若是凌寒他們繼續兩人前行,到時候還真容易出現意外….

「你們將白天那幫人解決了吧?」見到凌寒和凌豹鑽進了帳篷,凌仁走向凌紫月,輕嘆道:「沒有想到,凌寒能夠將三轉靈竅境的強者給逼得自爆,還能從那自爆的力量中活下來,最後那一刻,所爆發出來的力量。連我都覺得心驚,居然一拳將五級念力者給重傷,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辦到的,不過看來他上次和凌傑交手,保留了不少實力啊!」

對於這樣的一幕,即便是凌紫月都微微點頭,美眸瞥了一眼那凌寒鑽進的帳篷中,道:「這個傢伙的實力的確很強,就算是放在我們宗族內,在年輕一輩中也是前十的存在..!」

「凌家能夠得此子。倒是有福啊!」凌仁嘆息了一聲。那話語中對於凌寒倒是有著羨慕之意。

「好了。紫月,你也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就得趕路呢!」

「恩!」

待得第二日凌晨,點點柔光灑在這山脈上時,凌寒等人也是已經動身。而當凌傑等人見到凌寒兩人已經進入了宗族的隊伍時,立馬拉下了臉,想要詢問凌寒,不過凌仁搶先直接是開口道。

「昨日夜裡凌寒幫你們驅逐了三隻二轉靈竅境的妖獸,若不是他,你們怕是被妖獸吃了都不知道!所以我這才同意他們二人進入隊伍中!」

聞言,凌傑等人啞口,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見到凌仁那認真的表情后。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只能讓凌寒兩人待在隊伍中,只不過時不時的會瞥來不悅的目光…

對於凌傑等人的目光,凌寒倒是直接無視,他可沒那麼小心眼和凌傑這種小輩慪氣。

又是近半日的趕路。此刻的山脈中,變得極為的寧靜,而凌仁等人臉色也是愈發的凝重,這裡已經算是龍形山脈的深處了,妖獸橫行無忌,而且個個強大,稍有不慎,若是惹來強大的妖獸群,他們怕是只得掉頭而行。

不過好在有著凌寒與凌紫月的細微感知能夠探路,對於那些強大妖獸的氣息極為的敏銳,相隔著很長一段距離,便是將其發現,然後整個隊伍都是繞道而行,但是凌寒感知中,發現,凌紫月的念力絲毫不輸自己,甚至那感知比起自己還來得敏銳,因為偶爾間,連他都是能發現的極為隱晦的妖獸氣息,但是凌紫月卻能發現。

這山脈深處中,隊伍已經稀少得可憐,凌寒他們將近半日的趕路不過才碰到了兩支隊伍而已,換句話說,能夠到達此處的隊伍,無一不是有著強大本事的。

當然,雖說有著凌寒與凌紫月的感知,但是這一路上,依然是遇到了兩潑妖獸的襲擊,那是幾頭一轉靈竅境和二轉靈竅境的妖獸,在剛出現時,雖然給隊伍帶來了一絲慌亂,不過只是剎那間的,二轉靈竅境的妖獸雖然不弱,但是對於凌寒等人的隊伍,根本沒有著什麼威脅。

所以在一番激烈的戰鬥的后,將四頭妖獸擊斃,而妖狐的聲音告訴凌寒,這妖獸的晶核便是蘊含著極為狂暴的妖煞之氣,能夠給凌豹吸收,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凌寒直接是在凌傑等人翻白眼的情況下,將四頭妖獸的晶核收下,然後給了凌豹….

靈竅境的妖獸,可不是洗髓境的妖獸可比的,幾乎是百分百的已經凝聚晶核….

經過這兩次襲擊,整個隊伍也是變得謹慎起來,不過好在之後的路途中,皆是沒有再遇到妖獸的襲擊,在約莫下午一刻凌寒等人終是出現在了一片寬廣的山脈平原上。

平原上,一望無垠,蔥鬱的小草直接連接了天邊的天際,不過遙隔百里之外,凌寒隱約見到,一個縮小版的高大建築….

「那便是古聖府邸么?」望著那遙隔千里的高大建築,凌寒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激動的之色,道。

凌仁笑著點了點頭,有著感嘆的道:「不過按府邸的周圍百丈外,尚還有著封印存在,想要進去,可不容易,入神境強者所留下的封印,可謂是參功造化,若是是年月久遠,封印鬆動,這座府邸根本不會顯形於此,不過即便是封印鬆動,但也不是尋常之人能夠將其打開的。」

凌寒點了點頭,憑藉著念力細微的感知,即使是遙隔百里,他也能夠察覺到,那座古老而高達的建築周圍從散發的奇特波動,想來那便是封印的存在…

「走吧,先去府邸之外吧!那裡怕是已經有著不少傢伙聚集了。」凌仁笑了笑,道。

隨著隊伍的走近。的確有著不少營隊的帳篷在凌寒的目光中放大,當下有些訝異,沒有想到這府邸之外,已經聚集了這麼多人。

這古聖府邸的誘惑力,還真是不小。

一行人加快了步伐,約莫一個又是一個時辰后,凌寒等人終是走到了府邸之外,而此刻他也是徹底的看清了這府邸之外的營隊,多不勝數,完全的聚集在了一起。畢竟這已經是妖獸山脈的深處。若是在此單獨設營的話。恐怕就算是四轉靈竅境的強者也沒那膽子,所以,這些人,都是有意識的聚集在了一起。但是又是相互的提防著。

雖說都是競爭的對手,但是現在尋寶還未徹底的開始,還沒必要真的撕破臉皮。

憑藉著凌氏宗族的聲勢,凌寒等人是順利的來到了這府邸之外,當下也是找了一處地安營紮寨,望著這喧鬧的營隊,都是不由得愕然….

「你們看,霸氏宗族的人也到了!」

聽到營隊中一人的低喝,凌寒的心中一動。鳳鳴國四大頂尖勢力,這霸氏宗族便是其中之一。

他的目光也是順勢望了過去,只見得一群走來的年輕人,目光皆是不屑與玩味的盯著這一片營隊,而後凌寒的目光掃了掃。便是落在了那為首位的一個年輕男子身上。

男子身著黑色錦袍,渾身上下散發著貴族之氣,臉龐頗為俊秀,器宇不凡,站在那走來的年輕人當中,顯得極為耀眼,而讓得凌寒驚訝的是,這男子身上散發著絲毫不輸凌仁的波動。

「四轉靈竅境…!」

凌寒的眼中掠過一抹凝重之色,這些頂尖勢力,果然是底蘊豐厚,看這男子的年紀不過二十三四,但卻是已經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實力,他看得出,這男子在那霸氏宗族內,怕也能夠算得極為優秀的存在。

「沒有想到,霸式宗族的霸陵也來了。」望著那黑色錦袍男子,凌傑眉頭皺了皺道。

「嘿嘿,不用在意他們!」凌紫月淡淡的笑道,不過那話語間,能夠聽出對著霸式宗族的人極為厭惡…

其餘的人也是點了點頭,繼續的安營紮寨。

「此次,你們四大宗族,怕是都派了不少人前來吧?」在這時,凌寒也是走近了凌紫月,疑問道。

「沒有啦,好像只有著我們和霸式家族派了小輩過來,當做一場歷練,其餘的兩大宗族,像是只會拍強者前來!」凌紫月美眸和小嘴笑成了月牙,道。

「哦,這樣啊!」凌寒若有所思的道,他在思慮著,進入府邸后,怎麼單獨行事。

「此次四大宗族所派來的強者,都是年輕一輩中頂尖的存在,那些變態的傢伙,即便是在鳳鳴國內,都是耀眼的存在。」凌紫月依舊笑道。

凌寒默然的點了點頭,的確如凌紫月所說,四大宗族內的年輕一輩,皆是有著一個變態的傢伙,而這幾個變態的傢伙,幾乎是代表這整個鳳鳴國的年輕一輩。

「我想,這兩日凌戰大哥便是到了吧,到時候,便是開啟這封印之時。」凌紫月美眸盯著那府邸上空讓得空間都是有些扭曲的封印,笑吟吟的道。

聞言,凌寒的目光又是沉了下來,那個人,明天便能見到了么?

深夜,在這廣闊的平原上,簇擁著大隊人馬,因此倒是顯得安全了許多,雖然不時有著獸吼聲傳來,不過一夜皆是相安無事的過去了…

翌日,清晨剛剛來臨,整個營地又是變得喧鬧起來,不過今日,不少人的面色都是激動無比,顯然他們都是得到了消息,今日便會有著強者將這封印給打開,雖說其中最寶貴的東西得不到,但是能得到一些其他的東西,也是極為不錯了。

在他們這種迫切的等待下,時間緩緩走動,而在接近晌午時分,那遙遠的天邊,突然傳來的了一聲巨大的破空聲。

而就在這破空聲響起時,凌寒的目光也是緊緊的盯住了天空之上,他能感覺到,這一片天空上,那空氣中所蘊含的力量都是在雀躍起來,不過雙手也是隨即緊緊的握了起來

….凌…戰。

一道白芒一般的流光劃過天際,能夠隱約見到,其中一道身影,踏空而來。

ps:

凌寒視為一生的殺父仇人,凌戰現身,且看凌寒怎麼應對,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凌寒是怎樣逆天而行…,兄弟們,為凌寒加油,雄起,票票,訂閱,推薦什麼的,砸來吧,為凌寒加油,為凌寒喝彩…. 南宮湚看到蕭顧兇殘的眼神,他嘴角輕扯了一下,不屑一顧,他走過來,經過蕭顧身邊的時候,極輕的聲音說道。

「狼和人不同,狼天性冷殘,遇到敵人的時候,狼性畢露,不懂隱藏。蕭顧,你若這般下去,就離開九聖宵吧!你不適合待在這裡,只會給蕭兮帶來麻煩。」

南宮湚說完,就從蕭顧的身邊離開了。

蕭顧撲上去撕咬南宮湚的心都有了,袖中的手指,也變成了尖利的狼爪,他憤恨的仇視著南宮湚。

南宮湚有什麼資格來教訓他?要不是南宮湚,小狐狸就不會離開南陵,就不會離開鳳凌然的身邊,都是因為南宮湚的自私自利,小狐狸才會受傷,才會到這片大陸來療傷。

我的編輯仿佛有病 ,他喜歡南陵,喜歡攝政王府,喜歡和小狐狸玩耍,甚至喜歡那討厭的小七師傅……

小七和南天裕並沒有告訴蕭顧,蕭兮被巫馬常殺死,直到把蕭顧騙到這片大陸以後,誰也沒想到,蕭兮竟然真的還活著。

鳳凌然把小狐狸帶回宿舍,抬手一揮,將宿舍門關起。




羅風伸手拍了拍骷髏馬皇,卻又忍不住緊緊皺起了眉頭。

Previous article

眾人,盡皆沉默了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