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風伸手拍了拍骷髏馬皇,卻又忍不住緊緊皺起了眉頭。

是的,骷髏馬皇的速度快過黑武士一線,但也僅僅是一線而已,只能是漸漸拉開距離,好不容易才甩開了黑武士。也就是說,骷髏馬皇的速度優勢在面對黑武士的時候已經不明顯了,如果要面對比黑武士更高級的亡靈生物,那麼骷髏馬皇的速度就很可能不再是優勢了。

這意味著骷髏馬皇也已經到了極限,到了即將要受到淘汰的時候了!

以亡靈武士的進步幅度來看,黑武士更高一級的傢伙,絕對會在速度上超越骷髏馬皇。

這樣一來,一直想著的遠程攻擊手還沒能找到替代者,如今連坐騎都成為了問題,更是讓羅風越加無奈起來。

用於遠程攻擊的亡靈僕從沒有,下一任的亡靈僕從坐騎也沒有,讓羅風又是嘆氣。

看來,這是一個瓶頸期了。

起碼短時間內,恐怕是無法突破的了。


羅風死心了,也不再折騰,畢竟與光明學院的大賽已經近在眼前了,無法突破,起碼要有足夠的休息和調整。對於光明學院的人,羅風不用任何人催促,是必然要拿出全力一戰的。

事實上,羅風這一個曠課大王是沒有去上課,要不然他就會發現自己恐怕是亡靈魔法系中最輕鬆的一個學生了。由於光明學院的大賽,最近的亡靈魔法系的學生,可是個個都壓抑得很,平時的課堂上,宿舍里,也都是一片安靜,都在爭分奪秒的修鍊著。

所以了,當雪麗來找羅風的時候,可是一路暢通無阻,直接就推開了羅風的宿舍大門。

在床上冥想的羅風立刻有了感覺,睜眼一看才發現是雪麗站在了自己的宿舍門前,頓時就是一愣。

羅風奇道:「你怎麼來了?」

羅風很驚奇,但雪麗也是一副很意外,很驚訝的表情。她說道:「你的門沒鎖?我才一敲門就自己開了啊。」

「不用在意。我從來不鎖門的。」羅風一聳肩膀。

雪麗一臉詭異的進了羅風的宿舍。更是一副不可相信的樣子左看右看的。


羅風好笑道:「怎麼了?」

「這是學校的宿舍?」雪麗一副見鬼的模樣。「我還以為這是一間牢房呢!」

羅風笑道:「這絕對是你想多了。」

在雪麗的眼裡。一間空空無物的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的地方恐怕除了監獄的牢房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更和用來休息、生活的宿舍一點邊都搭不上來。

但事實擺在眼前,這就是羅風的宿舍。

當然了,對於羅風來說,這裡絕對是一間舒服的房間。夏天不會熱得讓人脫一層皮,冬天不會冷得可以讓睡覺的人凍死在床上,既不漏水。也沒有臭味,更沒有蟑螂老鼠之類的宿友共同生活,這絕對是一間水準之上的宿舍。

如果這都只能是監獄里牢房的環境,那羅風當年在礦區當奴隸的數十人大宿舍可就是地獄了!

雪麗難以相信的參觀了一遍,才詭異的看了羅風一眼,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羅風倒是不在意,伸了一個懶腰,放棄了繼續冥想,而是半依在了床頭,輕鬆道:「你怎麼進來的?」

雪麗道:「亡靈魔法教學樓雖然偏僻。但是想找也不算太難,畢竟全學院就這麼一個地方。」

羅風搖頭笑道:「那也找不到我吧?」

「你們系裡有一個專門販賣情報買賣的人啊。你的門又沒鎖,我不就進來了。」雪麗也是笑了。

羅風的眼前頓時閃過瑪龍那一張笑嘻嘻的財迷表情,頓時只有搖頭了。

「說吧,找我什麼事,難道是大賽開始了。」

雪麗點點頭,正色道:「是的,今天剛剛開始,雖然我們上場的輪次還沒有到,但是別人已經開始了。」

「哦。」羅風也是嚴肅了起來。「怎麼樣?」

雪麗搖搖頭,說道:「第一場比賽正在進行,我還不知道,我其實也是過來撞一撞運氣,看能不能提前通知到你。」

光明學院和奧沃克學院的大賽,共二十支兩人隊伍參加,第一循環的比賽是採取的積分制,共計十輪,用的是抽籤制度,也就是對手不定的隨機參賽十場,最後的排名是靠積分計算,前八名進入第二輪的淘汰賽階段。

「第一場比賽的抽籤是什麼?」這才是羅風最關心的問題。

「說來也巧,第一輪第一場的抽籤比賽就是一場重頭戲。」雪麗神色之間隱隱有著不安,卻也透著幾分興奮。

羅風也是來興趣了,說道:「這麼快,光明學院和我們就遇上了!」

共二十支隊伍參賽,其中五支是光明學院的人,十五支是奧沃克學院的人。其實大家都知道,一旦同學院的隊伍遭遇,恐怕就是一場普通的競技而已,誰也不會真的死磕。而一旦是光明學院的隊伍和奧沃克學院的隊伍相遇,那才是真正的一番龍爭虎鬥!

事實上,這場大賽已經不能單純的用學生這樣的身份來代表了。

光明學院來的十個人,無一不是精英,實力自然不用說。而奧沃克學院作為奧沃克聯盟帝國的底蘊所在,選出來的十五支隊伍,三十個人,也全部都是即將畢業的高年級學生,其境界實力之高,無一不是每一種職業者的佼佼者。

而第一場比賽,居然就是光明學院和奧沃克學院的遭遇戰,不可謂不精彩啊。


羅風立刻起身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去看看吧。」

雪麗自然也是答應,一邊走還一邊說道:「說起來,代表我們學院的隊伍也是一號強人,和你也算認識吧。」

羅風意外道:「哦,什麼人?」

雪麗道:「一個精通自然召喚魔法的土系魔法師,還記得嗎,當初在初年級的時候,學院大比之上,16強進8強的比賽里,你們是對手啊。」

雪麗這麼一說,羅風這才恍然記起了。

想當初的學院大比,強人如林,但真正印象深刻的人裡面絕對有這麼一個人。對方是土系魔法師,精通自然召喚,和羅風的亡靈召喚可是打了一場惡戰。特別是對方還有一個魔法器的輔助,最後硬是召喚出了一隻八級見習者的召喚物,打得羅風甚是凄慘。

當初的奪冠熱門也不過就是七級見習者的層次,這個對手猛的召喚出一隻八級見習者的樹人,自是狠狠震驚了羅風一把。

要不是倒霉的遇見了羅風,這個可以召喚樹人的土系魔法師甚至可以說是學院大比的冠軍競爭者,起碼可以闖到決賽或半決賽的階段,誰知道八級見習水平的樹人卻叫羅風拖垮了,這才輸了比賽。

現在想一想,羅風當初就勝得僥倖,如今羅風和他都已經是高年級的學生了,當初的初年級學院大比彷彿已經過去了很久。當初無敵的八級見習者,現在連他們的一根指頭都擋不住了,可是羅風對這個人的忌憚和實力,卻是毫無懷疑的。

羅風和雪麗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比賽場所,頓時被眼前的場景驚得呆住了。

一個血人,一個身穿白衣,渾身破破爛爛,傷口無數的血人就這樣靜靜站在了台上。傷口又多又深,很多地方都滴滴答答的流著血,他還劇烈的喘息著,大口大口的喘息,彷彿下一秒鐘就要斷氣的樣子。

如此瀕死而慘烈的模樣,就這樣突兀的出現,讓羅風一時都是呆住了。(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高速。慘烈!

縱然沒有看見比賽的過程和激烈,僅僅看著場上唯一站著的血人,便知道之前的戰況有多麼的兇猛和慘烈。

高高的台上,四處皆是裂紋與塌陷,這裡彷彿經過了一場大地震一般,整個比賽的場地都廢了,這完全是進行不了下一場比賽了啊。

都市之主宰奶爸 ,場上一個魔法師昏倒著,七孔流血不止,已經失去意識的身體還在不停的抽搐不停。另一邊還倒著一個武士,四肢呈現著一種不協調,以及讓人毛骨悚然的角度扭曲著,而且他基本已經算是了,如果他身上一條條的破布不能算是衣服的話。

唯一站立的血人正高高的昂著頭,彷彿正享受著勝利的時刻。而他的腳下,同樣一個身穿白衣服的傢伙卻佝僂著,縮成一團,面目猙獰而恐怖,彷彿在昏迷之中的他也經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一般。

這裡是奧沃克學院其中一個最大的廣場,雖然僅僅是大賽開始的第一輪第一場,但這一場光明學院與奧沃克學院之間的對決無疑是爆炸性的,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和關注。上到院長、主任、導師等教員210,,下到各個年級的學生,縱然是剛剛入學不久的初年級生也都無比的關注。


因為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賽,連今年的初年級學生的學院大比都停辦了。

如此的熱度,也正是奧沃克學院所希望的,但也因此推出了各項新的觀賽制度。諸如比賽場地一開始就是大場地。設立觀眾席觀眾椅。不準同學們圍到場地邊。限制觀看人數等等的措施。

一切都為了保障大賽的正常秩序,表現奧沃克學院,乃至奧沃克聯盟帝國的威風霸氣!

在這樣的制度之下,雖然學院里人人想來,卻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到場觀賽的。

至於羅風和雪麗,這兩人都是本次大賽的參賽選手,有一塊特殊留下的坐席,專門為了奧沃克學院的參賽選手而預留的。

所以了。儘管場地外面是人山人海,都翹首以盼的等待著比賽的結果傳出來,但羅風和雪麗還是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了觀眾席。

特別是羅風,作為奧沃克學院第一巫師,不可謂不出名,他一路走來,無數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羅風的身上,毫無例外的都充滿了期待和鼓勵。雖然羅風滿遭人恨的,但一身強悍橫行的實力還是無人懷疑的,在光明學院的挑釁之下。對於這一位可以橫行奧沃克學院的第一高手來說,大眾都是充滿了期待的。

很多人甚至都主動讓出了道路。有些人僅有一面之緣的,也厚之臉皮上來攀談幾句,能和奧沃克學院第一人交談幾句,在這樣萬眾矚目的地方,無疑是十分值得吹噓的。

就這樣, 暗戀成殤:顧先生,晚上見 ,一眼看去,便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千穿百孔的場地上,三個人生死不明,一身重傷的昏倒著,僅有一個人還能站著,就是這個站著的人卻也是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

比賽打完了!

羅風一眼便認了出來,地上昏迷不醒的魔法師就是當初和自己一番大戰的土系魔法師了,當時他的樹人給自己吃盡了苦頭。如今再次看見,卻只能看見他慘敗的倒著了。

誰勝誰負已經一目了然了!

畢竟光明學院的傢伙通常都是一身白色的衣服,縱然沒有把光明騎士裝和祭師服穿出來,那也是可以一眼看出來的。

場地上還站著的傢伙,明顯是一個光明騎士,儘管另一個光明祭師也是生死不明的躺著,但畢竟是兩個人的團體賽。奧沃克學院的一組選手,魔法師和武士都已經倒下了,對方縱然只能勉強站著一個光明騎士,那也是勝了!

想不到趕了過來,卻居然只是看見了一個結尾,還得是輸掉的結尾,羅風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觀眾席上,有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那裡正是奧沃克學院的教員的觀眾席位,此時每一個觀賽的導師也都是一臉的陰沉。

雖然光明學院的兩個人也都是重傷,那一個勉強站著的光明騎士也不過是強弩之末,雖勝也不過就是一個慘勝。但慘勝也是勝,而奧沃克學院就是以一線之差輸掉,那也是輸掉了!

羅風舉目望去,一眼便看見了對面。

對面的觀眾席,正是光明學院的人的觀眾席位,正和羅風他們的觀眾席位正面相對,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奧沃克學院的參賽選手共三十人在正左邊的位置上,而光明學院來的十位交流生卻在正右邊的位置上。雙方不用上場的參賽人員各自坐在觀眾席上,抬眼一看,便是火光四射,火藥味不用聞都知道了。

此時,奧沃克學院這邊的人,個個都是臉色難看,連羅風和雪麗也是默然不語。縱然是一直話多和愛現的阿長,此時也是一臉鬱悶,和貝卡一起板著臉不說話。而對方光明學院的人,倒是一個個眼高於頂,笑容很含蓄,但意思也很明顯!

場上,學院的醫療隊伍的人員在場上不停的忙碌著,雖然這邊故意怠慢了光明學院的兩個人的治療,但是人家的光明祭師卻也是醫療的一把好手,光明系魔法的治療水平那可是世界第一流的水準。

光明學院的觀眾席上,一個身穿祭師袍的年輕人站了起來,漫步走上了場。

這人有著一頭淡淡的紅髮,修剪得很短,在眼光下顯得幹練而整潔。左邊耳朵上還戴著一個耳環,閃動著柔和的白光。如果這人是一個普通人,那隻能說他的審美觀比較特殊,喜歡另類特行。所以男人也戴耳環。但問題是他是一個魔法師。魔法師戴耳環絕對不是為了打扮。而只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耳環本身是一個魔法器!

毫無疑問,這必然是一個魔法器,而且就沖那盈滿而溢出的光明力量來說,這絕對是一個高級貨色。

短紅髮青年的五官很柔和,帶著令人親近的笑容,很容易讓人產生信任。只有左邊眼角有一道傷疤,直直劃到了後腦上。連紅色的短髮都在這裡斷出了一道分界線,這一道疤痕倒是給了他幾分陽剛之氣。

奧沃克學院的醫療人員,正全力治療著代表奧沃克學院出戰,卻重傷而敗的兩名學生。而這一個光明祭師的學生,則是上了場,開始給自己的同學,兩位出場參戰的光明學院學生進行了治療。

只是這人一上來,羅風就聽到身後有人輕輕驚呼一聲。

羅風本來不是一個很好奇的人,但是身後的聲音很是耳熟,所以忍不住一回頭。立刻就看到了熟人。

事實上,這裡的人裡面。羅風的熟人很多啊。

能在這裡坐著的人,自然都是代表著奧沃克學院參賽的人,當然也都是奧沃克學院的學生里的精英和高手,羅風在這裡可以稱得上是第一人,但依然還有不少人是羅風也很是忌憚的。

諸如骸亞?思切思,骸亞同學,作為奧沃克學院大比時,羅風的決賽對手,羅風雖然不熟,但無疑是最為忌憚的人之一。如果說再打一場,羅風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再一次戰勝這一個人。

更何況,這一位和羅風爭奪學院第一人的同學,他的隊友居然是飛占?修徹!

飛占,這一位從一開始就和羅風對上的傢伙,當然也不是弱者。


骸亞和飛占,火系武士和亡靈魔法師的組合,很好,很強大。

另一邊,芊華?歐亞和秋尋?恩克里坐在了一起,兩位學院十大美女共同組了一隊,土系武士和亡靈魔法師,看起來職業更是絕配。更何況芊華這一位女暴龍的戰鬥力不容懷疑,秋尋這一個亡靈魔法師的實力,羅風似乎也從來不曾看穿過,也是一對強大的組合。

而羅風的正後方,帝國女神,奧沃克聯盟帝國的大公主閣下,正微笑的看著羅風。

固倫?奧沃克,空間系魔法師,連帝國公主都要上場比賽了!而她的搭檔,卻是一個身材黝黑,又瘦又長的傢伙。

如果不是羅風可以肯定只有奧沃克學院的學生可以參賽,他一定懷疑這個人是哪裡來的導師。只因這人看起來真是十分的蒼老。滿臉的褶子,皮膚粗糙,乾癟萎縮,十足一位經常在烈日下勞動的老農民的樣子。

當然了,帝國公主固倫小姐是一位魔法師,那麼這一位搭檔是一位武士就很好理解了。所以了,對方身上這一件寬鬆而且不合身的武士服,倒也不用懷疑是偷來的了。

羅風不太認識這個人,但是想了想,還是記起來了。

大邦?力寺!就是這位又長又瘦又黑的同學的名字。

羅風會記得這個人這個名字,一方面是因為對方長得就很有特色,很容易記得之外,另一個原因當然也是因為對方是一個高手,一個不可忽視的人物!

想當初的學院大比之中,4強選手了,這一位大邦?力寺就佔了一個位置。羅風是在4強里淘汰了芊華,晉級了決賽。而決賽對手的骸亞就是在4強的半決賽裡面,淘汰了大邦同學,進而進入了決賽。

更何況,這一位大邦?力寺同學,雖然是平民學生的出身,卻不在平民班級里上課,而是調到了貴族班級里。官方說法是因為這個同學天資過人,所以給了特例,但一直有說法是,這個人因為天賦實在是高,一入學院就遭到各大勢力的拉攏和威脅,最後他加入了大公主的陣營里,所以才因此進入了貴族的班級里。

不論如何,這是一個不能小看的對手。

更何況還有大公主,當初在學院大比之中,羅風擊敗了大公主,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羅風贏得很是僥倖,也有一些耍陰謀得逞的意味,真要靠實力打。精通瞬間移動的大公主無疑更有贏面。

固倫公主搭大邦。空間系魔法師和雷系武士的搭配。又是一個強絕的組合。

以上三個組合,連羅風看見了都頭痛,其實力自然是不用再多說什麼,至於其他的組合,也是個個不弱,但在羅風的眼裡,可就不太入得了眼了。其實,對於坐在一旁的阿長和貝卡的組合。羅風也是覺得很是具備戰鬥力的。

比如還有易方?端豪搭配薇薇?明墨的兩人組合,雖然他們兩個人一直被羅風他們壓著欺負,可是這兩人的實力明擺的,確實是一流的水準,打起來絕對不弱。

剛才在羅風後面發出驚呼的人,就是薇薇,羅風一回頭,就看見了滿臉陰狠的易方瞪著自己,恨不得直把自己的背後都瞪出兩個窟窿來。

薇薇倒是明媚的一笑,彷彿陽光都刺眼了幾分。羅風卻是木著一張臉。

薇薇的被人驚艷的稱之為永不凋零的玫瑰,但是在羅風看來。更貼切的應該稱之為長著毒刺的玫瑰。對於這個女人,羅風向來敬而遠之,一看見是她,連話也不說,直接回頭算了。

但是,此時一旁的阿長已經過去了鬱悶期,好說話的特性又犯了,哪怕是有過過節的金色聯合社也不在意了。

阿長笑道:「怎麼了,你認識他啊?」

易方陰著臉說道:「怎麼,你們和平互助社不是很厲害,連這樣簡單的情報都沒有嗎?哼哼!」

阿長伸手一指剛剛上場的短紅髮青年,說道:「這些光明學院的傢伙個個都一身白衣服,開口閉口光明普照人間,我都煩死了,哪來的還有情報,你們說來聽一聽唄。」

易方連連哼哼,也不說話。

阿長倒是來了興緻,看向了一旁的薇薇,笑道:「告訴我。」

薇薇還沒有說話呢,這邊易方已經是徹底怒了,叫道:「連這一點點的情報能力都沒有,還說什麼大話,參加什麼比賽,回宿舍等死好了!」

說完,居然不理阿長,而是狠狠瞪了羅風一眼。




「就當做了場夢吧。」她道:「我不再是秦夢凝,你也不是什麼蘇陌塵。那兩個人,就當…就當做那是我們的前世今生吧。前世無緣,徒增孽果。所以,忘記吧,不要再繼續了。我們在一起,永遠都只能互相欺騙互相傷害。」

Previous article

煉器長老氣到不行,但也沒再說什麼,他也明白,鳳凌然是他自己讓出去的,若非當初他瞧不上鳳凌然,也不會給元亓可乘之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