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我知道了。」

「那你叫陸——」

伍柏和他的小夥伴陸傻少爺都驚呆了。

他們七導掛了電話。

「哥,你這操作是不是有點……」騷。

於七不管他們。

「覃哥,你還是弄清楚阮阮為什麼不想跟你在一塊吧。」

他們幫的再多也沒有用。

伍柏只有一個念頭:比不過比不過。

「我怎麼辦。」他也不知道。反正只要阮阮跟那林之椋沒啥關係,他總能追到的。要不,說開吧,他這幾年明明是為了等她,「我去找阮阮談談吧。」

於七舉杯,陸玖年麻溜跟上。

伍柏嘆息,舉起面前的酒杯,「真他媽像極了愛情。」

直到五分鐘后韓藝那邊又發來表示關心的消息,伍柏更加認清愛情是他媽啥樣。

「大概是那之椋哥那邊又吹了枕邊風,不過他過幾天就要走了的,許先生堅持住哇!」

許司覃淡淡瞄了一眼。

過幾天?

他巴不得這人立馬走。

「哥,要不要等這誰走了以後再跟小嫂子攤開?」


「我明天就去找她。」

他不想等了。

「散了吧。」

覃哥發話,看來這一頭是好了,陸小少爺立馬撿起指甲刀恭恭敬敬呈給了七導。

於七拍拍陸玖年的肩。

「六兒,再接再厲,記得以後多幫哥頂著點緋聞。」

他是被……誇讚了嗎……

莫名其妙有一種今天是十分圓滿一天的錯覺。 第246章激戰

地面上,北冥焱身化神凰,渾身燃燒著熊熊烈焰,一身雷電纏繞,勇武不凡。

老嫗雙手變色,紅到發黑,散發出淡淡的香氣,一身毒霧不斷的噴薄,將北冥焱整個籠罩在內,想要將其毒死。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老嫗驚恐的大叫著,但是卻發現北冥焱根本沒有一絲中毒的跡象,反而手臂有力,三極勁不斷的爆發,令她招架不住。

見到自己的姘頭有難,化明傑不顧自己身上的重傷,從背後欲要偷襲北冥焱。一雙如同枯枝一般的手上,爆發出蓬勃的元氣,化作一條匹練,直接劃破空氣,抽向北冥焱。

瘋魅見狀,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條元氣匹練抽向北冥焱。

「小心啊!」

瘋魅一聲驚呼,卻突然發現北冥焱已經不在原地,那元氣匹練,也是堪堪將一道虛影抽碎。

見狀,雖然沒有取得偷襲的效果,但是卻給自己的姘頭爭取到了時間。化明傑和老嫗兩人匯合,背對背的警惕著不知道去了哪裡的北冥焱,一邊緊緊注意著瘋魅的動向。

「找我么?」

老嫗的脖子陡然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攥住,將她緩緩提起。

化明傑一驚,聽到聲音時已經晚了,一陣劇烈的波動從地面傳來,令他站立不穩,只能浮上半空,卻也無法救下老嫗。

「你這小子,趕緊將她放開!」

化明傑臉色陰沉,不想北冥焱竟然無懼老嫗的劇毒。老嫗那一雙已經完全變了顏色的手掌在北冥焱身上不斷亂抓,卻根本無法傷了北冥焱。任憑那劇毒強橫無比,也拿北冥焱無可奈何。

源炎洶湧澎湃,北冥焱臉色冷漠,這老嫗手段殘忍陰狠,如果不是他身具源炎,恐怕換了屠戮和瘋魅中的任何一個,殺了老嫗之後也會身死。那劇毒雖然不能耐他如何,但是卻也能夠感受到那強橫的毒性,除非是提前服下解藥,否則根本連醫治都來不及。

火焰從北冥焱的身上蔓延而起,順著手臂緩緩的逼向老嫗。

老嫗驚恐,但是脖子卻彷彿被鐵鉗攥住一樣,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將祈求的目光望向化明傑。

化明傑臉色陰沉如水,渾身元氣不斷的激蕩,但是卻生怕北冥焱直接將老嫗斃於掌下,不敢輕舉妄動。

「你到底想要什麼?如果你想要這裡面的寶物,我給你便是,何必下此死手?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聞言,北冥焱嗤笑一聲,開口道:「對不起,我沒打算和你再見。」

說著,火焰頓時激蕩而起,瞬間將老嫗完全吞沒。火焰伴隨著雷電,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火焰覆蓋全身,被鬆開的老嫗頓時倒在地面上慘叫不已,滿地打滾,想要將火焰撲滅。但是那熊熊燃燒的火焰卻彷彿跗骨之蛆一樣,根本無法熄滅。而且雷電環繞其中,領老嫗渾身麻痹顫抖,難以自持。

「不!」

化明傑驚恐的瞪大了雙眼,眼睜睜的看著老嫗在火焰與雷電之中漸漸沒有了生息,躺在地面上一動不動。火焰仍然在熊熊燃燒,老嫗的屍體已經化成了灰燼,但是火焰卻仍然沒有熄滅的意思。

「小輩,你,好狠!」

化明傑雙目赤紅,聲音沙啞如同鋼鐵摩擦一般,十分難聽。一身元氣洶湧而動,滾滾如潮,氣息起伏之間,竟然隱隱出現了突破的跡象。

「殺!」

北冥焱冷漠,渾身陡然綻放出滾滾雷電,蘊含天威。

天威浩蕩,整個空間頓時壓抑起來。雷鳴不斷,彷彿千鳥啼鳴,十分尖銳。

化明傑怒吼,一身氣勢不斷的瘋長,但是卻被那滾滾天威壓制而下,硬是阻攔住了化明傑的突破。最後一線希望也因為北冥焱而破滅,化明傑雙眼猩紅,滿是血絲,惡狠狠的盯著北冥焱,胸膛不斷的起伏,陡然噴出一口鮮血,臉色頓時蒼白。

「你……天威,你到底是什麼人?」

化明傑不甘,但是卻又無比驚恐。那天威浩蕩,滾滾如潮,根本不是人力能夠反抗得了的。

「我?你不認識我嗎?」

北冥焱嗤笑一聲,抬起頭「看」向化明傑。

終於見到北冥焱真正的面孔,化明傑頓時心中一跳,不敢置信的看著北冥焱那熟悉的臉龐。

「北冥焱……竟然是你!你竟然和瘋魔殿走在一起!果然啊,你才是大陸的叛徒,竟然幫助瘋魔殿對我們名門大派!」

化明傑瘋狂,蒼白的髮絲凌亂,臉色猙獰無比,如同吃人的惡魔一般。

北冥焱不予理會,渾身陡然綻放出無限光輝。火焰瞬間席捲開來,化作巨大的神凰。澎湃的火焰席捲開來,蘊含無盡神威。

腳下發力,北冥焱身形陡然化作一道灼目的火線,瞬間略過化明傑身上。

化明傑咬牙,雙臂交叉,堪堪將北冥焱阻擋在身前。但是那巨大的力量卻是讓化明傑不禁後退幾步,雙臂撕裂,溢出鮮血,瞬間染紅了破碎的衣衫。

北冥焱現身,右臂上火焰滾滾,如同一柄利劍。

一線天,運用神凰極限速度進行斬擊,但是卻並沒有如想象般將化明傑斬成兩半。

「化神巔峰,果然沒有那麼容易對付啊。」

北冥焱搖頭一嘆,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沮喪。渾身火焰再次升騰而起,陡然化作瘋狂旋轉的火柱,猶如一根尖銳的長梭,刺向半空中的化明傑。

化明傑狠厲,滾滾元氣涌動起來,陡然化作一直巨大的手掌,將那瘋狂旋轉的火柱一掌拍散。

北冥焱吃痛,一身火焰升騰,散發出滾滾灼熱的氣息。刺目的雷電陡然閃爍,化作無盡雷海,將化明傑整個吞沒。滾滾天威降下,彷彿浩瀚大海,令人難以移動。

化明傑長嘯,渾身元氣涌動如潮,陡然化作滔天之勢,破開雷海,在上方凝聚成一柄巨大的長劍。

長劍光輝萬丈,猶如神跡,直接破開上方的泥土,出現在地面上。

「斬天劍!」

化明傑不愧是化生門的門主,就算根基不牢,但是一身修為實在是可怕。那巨大的長劍大如山嶽,欲要通天。澎湃的毀滅氣息散發,彷彿真的要將天空都斬開一樣。

北冥焱凝重,化明傑已經徹底瘋狂,不計後果的想要為自己的姘頭報仇。如果這一劍真的劈了下來,整個山嶺都將遭受災難,恐怕難以倖存。

滾滾火焰涌動,陡然散發出一股蒼涼荒老的氣息,赤紅色的火焰轉化變白,彷彿最古老的時代穿越而來一般,散發出滔天的毀滅氣息。

毀滅之中孕育新生,磅礴的生機從源炎中溢出,不斷滋潤著北冥焱的身體。

北冥焱的氣息越發強盛,渾身散發出燦爛的光芒,猶如一輪小太陽一樣,擴散出無比磅礴的生機。

地面上,草木受到北冥焱的影響,紛紛開始生長,只不過轉眼之間,那些野草就已經生長到沒過人腰的高度。

澎湃的生機勃勃而發,北冥焱雙臂陡然舉起,那蒼白的火焰緩緩凝聚,逐漸形成一輪灼目的太陽。

雷電洶湧,散發出澎湃的天威,將整個源炎太陽完全包裹起來,當真如同舉著一輪太陽一樣。

澎湃的氣息洶湧而動,狂風呼嘯,整個地下空間頓時塌陷,武技的毀滅氣息散發出來,甚至影響到了天氣。

烏雲堆積,雷鳴電響,狂暴的空氣化作一陣陣狂風,飛沙走石之間,天地光芒一片黯淡,只有那一柄巨大的長劍和那輪灼目的太陽散發出輝煌的光芒。

「斬天!」

化明傑大喝,已經完全瘋狂,根本不會理會後果如何。雙手舉過頭頂,擒著那巨大的長劍,陡然落下,彷彿整個天地壓來一樣,駭人無比。

北冥焱驚駭,隕日的規模還沒有完全成型,根本不足以對抗如此恐怖的一擊。感受到那巨大的長劍落下,自己彷彿被鎖定了一樣,根本無處可逃,心中頓時有些慌亂。

「群魔亂舞!」


陡然間,陰風赫赫,彷彿地獄之門打開了一樣,無數慘嚎聲響起。黑暗之中,數以萬計的魂魄從一旁的瘋魅身後的黑暗大門中湧出,不要命的沖向那巨大的長劍,卻無一例外,全部化作最原始的能量緩緩消散。

隕日越來越大,北冥焱只感覺到自己體內心臟處的源炎不斷涌動,釋放出無盡火焰,澎湃著注入雙臂舉著的巨大隕日之中。

旁邊,瘋魅一頭秀髮隨風亂舞,臉色沉重,滾滾元氣澎湃激蕩。

在其身後,一扇巨大的大門打開,露出後方無盡的黑暗空間。大門四周纏繞著不斷慘嚎的冤魂,發出陣陣攝人心魄的恐怖叫聲。淡淡的灰色光芒流轉之間,數以萬計的陰魂從大門中飛出,不論是數量還是實力都越來越多,越來越強。

隱隱間,一股攝人心魄的恐怖波動從門後傳來,彷彿地獄的魔王正在緩緩走來一樣,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波動。

無數的陰魂飄蕩,那巨大的長劍落下之勢越發緩慢,漸漸的前進。

化名家瘋狂大叫,但是卻也是有心無力。

根基不紮實的後果已經完全體現出來,如此恐怖的一招使用出來,但是卻也後繼無力,沒有辦法讓那巨大的長劍完全落下。

北冥焱神情振奮,源炎火球越來越大,滾滾雷電涌動,散發出浩蕩天威。

半空中,北冥焱雙手舉過頭頂,緩緩頂著那巨大的太陽升上天空,猶如一尊神明一般。

那句的太陽散發出無盡毀滅的威勢,整個天空都在顫抖不已。

磅礴的壓力擴散開來,天空中,烏雲不堪那壓力的逼迫,形成一樽火山口,露出後方蒼藍天空。

雷鳴滾滾,北冥焱臉色冷漠,雙臂隱隱開始顫抖,有些承受不住這一輪自己所製造出來的太陽的威勢。太陽越來越大,北冥焱臉色逐漸開始猙獰起來,額頭青筋暴起。

嗤的一聲輕響,北冥焱雙臂上肌肉已經開始撕裂,承受不住那恐怖的毀滅威勢。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林之椋,我好餓啊。」

周末就是應該頹喪到中午才起床,在這一點上,還沒有清醒的阮小阮和撓著雞窩頭的林小椋是達成共識的。

只是,他們現在比原計劃提前醒了兩個小時。

倒也不是有多麼勤勞。

就是隔壁到底在弄什麼啊也太香了吧!

林小椋和阮阮相對而坐,無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要不,我去煮粥?」林小椋不情不願地提議。他不能輸。

粥……哪有隔壁的好吃。阮小阮一臉委屈。

林之椋繼續割地:「然後,我再訂一些外賣吧。」

阮小阮還不滿意。

「祖宗,要不我鐵鍋燉了我自己?」

阮祖宗更不滿意了。

「林之椋,我覺得你不學做菜是找不到小姑娘的。」

「沒事,還有你這老姑娘呢。」再說,隔壁那誰誰就算會做菜不也還是單著。


「……」

阮阮好難受。她還能說什麼呢。

退一步海闊天空,就聞著這空氣里的香氣喝粥吧。


「前輩,你先得和我說說,什麼是亞聖……我總得知道亞聖與亞聖之下的武者有什麼區別,才能去想別的吧。」

Previous article

第三塊毛料,還是出綠了,是極品玻璃種古黃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