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前輩,你先得和我說說,什麼是亞聖……我總得知道亞聖與亞聖之下的武者有什麼區別,才能去想別的吧。」

老人沉吟了一會兒,將自己對亞聖的一些理解說了出來。

他引經據典,說的都是殞神城前輩亞聖們對自己境界的感悟認知。

這些感悟認知,聽得陸昊眼中異采連連。

要知道,這些都是武道之路上寶貴的經驗,雖然不象是功法那樣可以直接修鍊卻能夠讓人觸類旁通。

所謂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就是這個意思。

「聽前輩說了這麼多,我有一個看法……不知對不對,也不好驗證。」陸昊沉吟著說道。

「說,快說!」老人有些迫不及待。 「前輩剛才說了,亞聖與普通武者的一個關鍵區別,在於亞聖可用神魂溝通天地,乃至天人合一。」

「那麼神殞之地,天殘地缺,即使天人合一,也肯定不完整。」

「所以,殞神城亞聖無法晉陞的原因,並不是各位亞對們的道路錯了,而是這裡的天地,不適合亞聖晉陞。」

陸昊這翻理由說出來之後,白髮老人目瞪口呆。

在殞神城生活久了,他們就有些將神殞之地的情況視為正常,認為這就是完整的天地。

可是陸昊的話,讓他頓然省悟,錯了,他根本就錯了!

神殞之地,根本不是完整的天地,所以在這裡,豈能體悟真正的天地之道。

不能體悟到天地之道,又怎麼能晉陞聖靈?

「果然,我想的沒錯,我們此地武者,限於肯界,所以無法發現晉陞的關鍵……以小友之見,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

陸昊伸出兩根手指頭:「以我之見,兩個方法,一個當然就是回到三華古陸,天地完整,自然可以感悟。」

這話他是故意說的,眼前這老者雖然始終沒有自報身份,但無疑是殞神城最博學之人,陸昊想知道,他是否了解返回三華古陸的方法。

老者搖了搖頭:「這個主意可是白說了,如果有辦法去三華古陸,我早就去那邊,向那裡的亞聖請教了。」

陸昊於是縮回一根指頭:「那麼第二個方法,既然此處天地不全,為何不自造一天地?」

這話一出,老人當時就呆住了。

「自造一天地?這怎麼可能?」

這是老人的第一反應,但細細思忖,卻又覺得,陸昊說的沒錯!

所謂神國,不就是神祗自造一天地么?

既然如此,為何武者就不能嘗試自造一天地,通過模擬這方天地的演化,感悟天地大道,進而晉陞聖靈?

陸昊的這句話,雖然不是可以立刻修行的法門,卻真正打開了一片新的世界。

因此,老人第二個反應是,這小子怎麼能想到的?

「你……你怎麼會想到自造一天地的?」他情不自禁問道。

陸昊撓了撓頭,說實話,也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心裡就浮出這個念頭來。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想到了。」他答道。

老人有些無語,好一會兒之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現在相信有智慧天生之事了……也只有你這樣的年輕人,才會想出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答案啊。」

困擾多年的問題,這個時候似乎有了解答,老人的心情很愉快,甚至還和陸昊開了個玩笑。

見他沒有繼續追問,陸昊也鬆了口氣,然後想到了自己的事情。

他回到殞神城,而不是直接離開返回三華古陸,是因為破碎島的另一個核心,那座魔神的神國。

「老先生博古通今,有一件事情我想向老先生請教,這破碎島的兩個核心,究竟是怎麼回事?」

老人笑了:「你看了那麼多關於破碎島的書,上面不是有多種說法么,我比較贊同破碎島是神國破裂后的殘骸。」

說到這,他心中感慨,忍不住抬起頭,望頭天空之上那燦爛的星空。

當初那位神祗戰亡殞落,神國因此崩潰,絕大多數神國都瓦解,包括神殞之地在內的破碎島,是其殘留部分。

這殘留的地方,可能還不到神國全盛之時的百萬分之一大小。但是這裡已經有強大的怪物和豐富的神玉,如果神國尚在,那位神祗,該有多麼強大!

「我在破碎島中,見到了兩個核心,一個放著金光,一個則是蒼白之色,但那蒼白之色的核心,前些時日,變成了紫色。」

陸昊不動聲色地說道。

他沒有直接提起城主汪肆,這不僅僅是出於謹慎。

老人聽到這裡,臉色微微變了:「紫色,你確定?」

「對,那日乘飛梭深入破碎島,我便去了這兩個核心一趟,原本是想著尋回我的朋友,但是雖然有飛梭,卻仍然無法接近核心。」

聞得此語,老人坐回位置,輕輕敲打了幾下。

「你似乎有所懷疑?」

「是,晚輩曾在書上看到,有前輩說這殞神城其實是軒轅聖帝所建,目的就是為了鎮壓魔神。既然破碎島是殞落神祗的神國,那麼兩個核心就有可能是魔神神國。」

「其中一個核心顏色發生變化,晚輩擔心,那與魔神有關。若是魔神蘇醒,殞神城肯定首當其衝,最後的結果,不堪設想。」

老人微微點頭,陸昊的猜測,與他的猜想不謀而合。

「這事情你記在心裡就行了,不要去亂說,我會想法子通知城主,讓他們關注此事。」老人說道。

陸昊心中一凜,通知城主,豈不意味著汪肆會知道?

他拐彎抹角問起這事情,甚至瞞著連堂山,不就是因為對殞神城城主汪肆有所懷疑嗎?

因此,陸昊猶豫了一下,向老人建議道:「城主那邊還是不說吧,免得他們以為我造謠惑眾……」

老人眉頭一動,眼中突然閃過寒光。

這還是老人第一次在陸昊面前展露出修為,這一瞬間,陸昊覺得自己似乎被人看透了。

他以極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沒有因此而顫抖。

「你言猶未盡,到底是在懷疑什麼,還是你……有什麼事情在隱瞞?」


這一刻,老人的話語中,露出一絲冷酷無情的味道!

陸昊沒有答話,緊閉著嘴,心裡開始有些後悔。

這老人的平易近人,還是讓他放鬆了一點警惕!

想了想,陸昊知道,如果不說出點名堂來是脫不開身的,因此,他伸出手指,沾了點水,在桌上寫了幾個字。

「嘶!」

老人倒吸了口冷氣,臉上的神情,又驚又疑。

「確實?」他同樣用手指點頭沾水,寫下這兩個字。

陸昊點了點頭。

他將見到汪肆的事情還是告訴了這老人,因為對這老人,他還是相當信任的。

「那就有些麻煩……不好辦啊。」老人喃喃自語。

二人沉默之時,圖書館五樓,雲霖躡手躡腳,悄悄向四樓走去。


倒不是他偷聽到了什麼,而是不知為何,他感到非常緊張,甚至比起自己面對祖父雲笙時還要緊張。

他出了圖書館,立刻趕到城主府,相要求見城主汪肆。

不過他雖然是汪肆的記名弟子,想要見人一面,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層層稟報上去,過了會兒,傳回來的消息,卻是汪肆閉關了。

「城主大人閉關,至少要三個月才會出關,有什麼事情,三個月後再說。」

聽到這個,雲霖有些無奈,想了想,他又趕回自己家中。 雲笙的府邸,在城主山的中部。

論佔地面積,還不如郎寧的府邸,但是能在城主山上安家立業,則遠勝過山下了。

不僅是因為山高為尊,更因為整個城主山,經過多年的經營,一聚集靈大陣,密布在地面之下。

神玉轉化而成的元氣,被源源不斷地聚攏過來,供應城主山上的諸多武者。

雲笙仔細聽著雲霖的稟報,眉頭皺得非常緊。

「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你師尊命你去圖書館看書……現在看來,是去看那個老人的?」

「是,那老人竟然能上圖書館六樓,孫兒還從來不曾聽說過這六樓。」

雲笙點了點頭:「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只有到了亞聖境之後,才會知道觀星台的奧妙……那裡可是積聚著數萬年以來亞聖強者的心得。」

說到這,雲笙背著手,起身在屋子裡慢慢踱了一圈。

城主汪肆,常年閉關苦修,他的實力已經在亞聖巔峰,如今正在苦心鑽研如何突破那一步。

因此,城中庶務,多交給八位副城主處理。這其中,雲笙因為有兩位副城主支持,所以話語權最大,隱隱有接任城主之勢。

正是這個原因,當初雲笙才能安排郎寧管理城主府庶務。他自己也將城主之位,視為必然,畢竟現在的城主汪肆年紀大了,不能突破的話,壽命也就是三十年左右。

「此事情必須稟報城主,你別急。」

雲笙說到這裡,閉上眼睛,將神念放出去。

到了他這個境界,想要與汪肆聯繫,根本不需要親自過去。

他神念一到城主府,立刻被汪肆感應到,汪肆的神念也傳了過來。

「有何事?」汪肆問道。

雲笙心中一動,汪肆的神念當中,似乎有些虛弱。

他將雲霖的發現說了一遍,然後道:「因為城主曾有指示,所以打擾城主閉關靜修。」

「我受了些傷,故此要閉關,短則三月,長則半年。」汪肆並不隱瞞自己的情形。


雲笙一驚:「城主實力,怎麼會受傷?」

「並無大礙,而且這是好事……那邊的事情,就交由你處置吧,那個老東西,你要當心,莫要小看了他!」

雲笙雖然也是亞聖,年紀比起汪肆要小百餘歲,他知道汪肆壽命已經達到了四百六十歲左右,被他都稱為「老東西」……

「那人也是一位亞聖?」雲笙心驚地問道。

殞神城明面上的亞聖,是一位城主八位副城主九人,但云笙明白,應當還有幾位亞聖,無意富貴專心武道。

汪肆聽到他這個疑問,猶豫了一下,然後道:「我也不知道。」

「什麼?」雲笙大吃一驚,竟然還有汪肆不能確定的事情?

「一百五十年前,我初入亞聖之時,冉聘那老東西就是殞神城圖書館管理。當時引我入圖書館的前任城主,對那老東西都是甚為恭敬……」

「後來我打聽過,原來五百年前的城主與亞聖們,為了突破聖靈之境,曾經做過一次試全,聚眾人之力,煉製了一枚延壽丹。」

「但是這枚延壽丹,卻落入那老東西手中,讓他雖然不是亞聖實力,卻能有六百壽數……當真是便宜了這老東西。」

汪肆的話語,讓雲笙更是吃驚。

「為何會如此?」他忍不住問道。

「因為彼時這老東西被稱為萬年一遇的天才,雖然自己的實力不濟,卻被認為是武道大師,諸位亞聖爭丹,互不相讓,結果就讓他這個廢物白白得到。」

聽到這背後還有這樣曲折的故事,雲笙心裡唯有羨慕嫉妒。

自己怎麼就沒有遇到這樣的好事!

延壽丹,只要能達到會神境,就能有六百歲的壽數,比起一般的亞聖壽命都長!

「無所謂了,我閉關期間,你盯緊那些人,別讓他們搞出什麼事情來。」

汪肆說到這,有些不耐煩,拋下這一句,收回神念,脫離了與雲笙的接觸。

雲笙心中還有一些不解,但是汪肆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脫離接觸之後,汪肆在城主府之中,默默發了會呆。

他派雲霖呆在圖書館,用一個小輩監視著白髮老人冉聘,本來是一步閑棋,看看雲霖能不能得到冉聘歡喜,進而了解對方在武道之上的進展。

特別是看看當年被稱為萬載一遇天才的冉聘,是否摸索到晉陞聖靈的契機。

現在,這個目的對他來說不重要了。

想到這,汪肆嘴角浮起一絲笑容。

「什麼萬年一遇的天才,終究是……廢物,只有我,才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與汪肆的交流中止之後,雲笙眯著眼,思考了一會兒,然後騰身而起,向著圖書館而去。


當他到圖書館時,正好看到陸昊笑嘻嘻地從中走出來。

兩人打了個照面,雲笙淡淡地說道:「陸昊,如今你有什麼打算?」



這些都不是重點,這數百名在異國他鄉潛伏多年的唐人毫不猶豫暴露身份,在聯軍營中掀起混亂,只是為了掩護最重要的幾處行動。

Previous article

「嗯,我知道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