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人眼中似是已經浮現出了方野腦漿四濺的畫面,血鷹王揚的嘴角更是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心中也暗自鬆了口氣,本來以為這傢伙會是個強者,沒想到卻是個繡花枕頭,在這一拳下都被嚇得呆住了。白讓自己擔心了。

不僅僅是他們,就連穿雲獵妖團的眾人都不由得驚呼出聲,暗自替方野擔憂。


這麼近的距離,方野又如何能躲得過?

唯有方野肩膀上的那兩個小傢伙一如既往的淡定。這個向著血鷹獵妖團的人揮拳頭,那個朝著血鷹獵妖團的人扮鬼臉,根本就沒有把這大漢的威猛一拳放在心上。

拳勢臨身,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方野必死的時候,方野猛然抬起了頭顱,眸子中閃爍出一種青、紅、金三色交織的璀璨光芒,沖著襲來的大漢怒吼一聲:「滾!」

一股沛然大勢陡然爆發了出來,強悍的精神波動從他眉心中洶湧而出,彷彿無邊海嘯一般,重重的轟擊在大漢身上。

「噗!」

大漢哇的一下噴出一大口鮮血,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重重的栽倒在地上,七竅中漸漸滲透出絲絲殷虹的鮮血,頭顱一歪,徹底昏迷了過去。

方野蓄勢良久,這一擊毫無花哨,就是利用自己磅礴的精神力,混合了自己無敵的信念,在對方招式用老的情況下一舉爆發,出其不意的摧毀了大漢的意志,就算大漢能醒來,也徹底淪為了廢人。

方野的精神力異常的龐大,就算是武王大圓滿的強者,估計也比不上他的精神力浩瀚。若不是方野不想鬧出人命,這一下就能將大漢徹底震死!

「嘶……」

場中響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望著方野,似乎還沒有從剛剛的震撼中反應過來。

一聲大喝就瓦解了一個武王後期強者的攻擊,連手都沒動,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就算是武王大圓滿,也難以做到!

這個藍衣少年僅僅是個武王初期的年輕人,看樣子都沒有二十歲,真難以想象他一聲大吼就有如此效果,真不知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這下子,看看血鷹獵妖團該怎麼處li!

他真的是武王初期的人嗎?

眾人眼中都湧現出一絲期待,真想看看這個來歷神秘的少年與血鷹王揚之間,到底誰會更強一些?

在大漢被一吼震退的時候,血鷹王揚的瞳孔不由得縮了縮,臉色也微微變得凝重了起來,一對眸子緊緊的盯著方野,緩緩道:「果然有兩下子,難怪敢插手我血鷹獵妖團的事情。」

方野淡漠的望著王揚,平靜的道:「我本想帶著這幾位朋友離開,是你非要阻攔,我不想惹事,更不會怕事,只好奉陪到底了!別拿你手下的命來試探我了,還是你親自出手吧!」

血鷹王揚臉皮一抖,沒想到剛剛自己那麼微小的動作也被方野看到了,還被方野當眾說了出來,讓他感到很沒面子。

王揚深吸一口氣,緩慢的走到方野的前面,上下打量了方野一番,目光在他肩膀上的兩個小傢伙身上停留了片刻,最終落在方野的臉上,冷冷的道:「就算你精神力強大,在我血鷹面前,你也沒有任何的機會!」

方野微微皺了皺眉頭,不耐煩的道:「到底打不打?好狗不擋路,不打就滾開!」

王揚臉色一變,臉上露出一抹兇殘的笑容,猙獰的道:「小子,你這是在自尋死路!下了地獄可別怪我出手無情!」

王揚怪叫一聲,身上透出一股雄渾的能量波動,眉心處的石頭印記若隱若現,虛空中的土系規則劇liè的波動了起來,隨著王揚的呼吸而起伏著,右手握拳,簡單而快捷的朝著方野襲擊了過來。

同樣是一拳,王揚這一拳可比剛才那大漢的一拳要強大的多,雖然沒有多餘的招式,但是拳頭上蘊含的力道卻是天壤之別,更是牢牢的鎖定方野的氣息,讓他避無可避。

方野眸子中綻放出青紅色的光澤,體內的真氣沿著九龍破功法呼嘯流轉,隱約有龍吟之音在體內響起,右手緊握成拳,后發先至的朝著王揚的拳頭迎擊了過去。

「轟!」

兩隻鐵拳重重的轟擊在一起,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青紅色的規則符文和潢色的規則符文交替閃爍,狂暴的能量波動席捲四周。

武器店中爆發出一個個光芒閃爍的大陣符文,將攻擊的能量餘波盡數吸收了進去,並未對武器店中造成破壞,一股磅礴的威壓從大殿頂端壓向波動正中央。

兩道身影快速的倒退而出,兩人幾乎同時禁錮住了自己的氣息,不使自己的氣息外泄,那股沛然的威壓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方野和王揚硬拼一擊,雙方平分秋色,讓圍觀眾人都不由得驚呼出聲,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管怎麼說,方野也僅僅是個武王初期的修士,而那王揚卻是貨真價實的武王大圓滿,就算方野精神力強大,也不可能與王揚正面碰撞啊!但是,事實發生在眼前,讓他們不得不信,看向方野的目光中都滿是怪異。

方野能跟武王大圓滿的王揚硬碰硬,主要還是得益於九龍破功法,讓他體內的真氣儲量比其他人大了七倍,雖說進階慢了點兒,這威力可不容小覷,連王揚都無法在正面碰撞中壓制住他。

方野停下腳步,雙手快速的交錯變幻,一道青紅相交的手印在他手中成型,沖著王揚怒沖了過去。

王揚冷笑一聲,身形左右一晃,消失在原地,根本就沒打算正面接方野這一擊。

他打的如意算盤倒是不錯,讓方野觸發此處的大陣,藉助大陣的力量重創方野,再藉機除掉方野。

方野的精神力強悍的離譜,在王揚消失的一瞬間,方野就指揮那手印向著上方轟擊了過去。

「轟!」

王揚剛剛在上空浮現出來,那個青紅色手印就在他身前爆炸了開來,狂暴的火焰和湧現的生機交織,瘋狂的掠奪他的精氣神。

王揚臉色一驚,快速的在身前布下一十八道防禦,雙手接連出擊,終於將這個手印的力量給瓦解了,他自己也被手印的力道給打落到地面上,臉色異常的難看。

被一個武王初期的少年壓在了下風,讓王揚感到異常的憋屈,眼神中冒著怒火,死死的盯著方野,心中已經動了殺機。 「小子,你讓我憤怒了!接受我怒火的懲罰吧!」血鷹王揚怒喝一聲,眉心中的那道石頭印記若隱若現,渾身上下閃爍著黃金色的土系符文,像是為他披上了一層黃金鎧甲。

陡然,王揚的雙眸中爆發出一團血紅色的光芒,一道道血紅色的符文從他眉心中涌動而出,與他本身的土潢色符文快速匯聚到一起,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飄散了開來,讓圍觀眾人都微微皺起了眉頭。

方野臉色微訝,這血鷹王揚還真有兩把刷子,他現在所使用的是一種少見的秘法,動用以前他所斬殺的生靈的力量來輔助,讓他本身的實力再次提升。

即便是這樣,方野依然沒有絲毫懼色。這血鷹王揚如果實力真的很強的話,估計早就把穿雲獵妖團給趕出這落鳳城了!

而如今,兩大獵妖團誰也奈何不了誰,足以說明這血鷹王揚的戰力也有限,就算比周化稍強,但也絕不會強到nǎ里去。

血鷹王揚雙眸中泛著血色光澤,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身上的血色光華大盛,雙手快速交錯,一頭恍如鮮血匯聚而成的雄鷹在他雙手之間浮現而出。

「血鷹吞日!」王揚冷喝一聲,他手中的血色雄鷹仰天發出一聲雄視一切的清鳴,如一道血光一般的朝著方野急速衝來,張開尖銳的大嘴,對著方野的頭顱一口咬下。

血鷹口中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旋渦,傳出一陣陣龐大的吞噬力,拉的方野的本命魂珠都微微顫動了下。

方野心神微凜,這血鷹吞日的武技中蘊含了規則符文和精神力這雙重的攻擊,若非方野的精神力異常的龐大,在那股吞噬力之下。必然會出現短暫的停頓,規則符文所化的血鷹又到了面前,那時候不死也得重傷。

方野動用龐大的精神力抵擋住血鷹的吞噬力,鼻子中發出一聲冷哼,雙手快速交錯,一個更複雜的印記在手上浮現。悍然轟擊在血鷹的大口中。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在血鷹口中炸響,當即把那頭兇悍的血鷹炸成了漫天符文,青紅色的葬天魔印也漸漸消散在半空中。

兩人雙雙退出兩三步,龐大而狂暴的能量波動卷向四面八方,被守護大陣吸收的乾乾淨淨。

而且,在兩人頭頂,浮現出一道道神秘的能量符文,隱隱與整座落鳳城相連,化作一股龐大的威壓。壓向下方的兩人。

方野快速的收斂氣息,那股威壓失去了目標,徘徊了片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抬頭望去,方野看到那血鷹王揚也與他一般,收斂了自己的氣息,顯然也不想惹上整個落鳳城的守護大陣。

方野緊緊的盯著對面的王揚,眸子中微微泛起絲絲的興奮光澤,在剛剛的對決中。他隱隱覺得困擾自己的瓶頸微微鬆動了一些。

繼續打下去的話,他有極大的把握可以突破到武王中期!

「再來!」方野興奮的舔了舔嘴唇。雙腳在地面上一頓,整個人像是利箭似的沖了出去,拳頭上縈繞起一層密密麻麻的規則符文,青紅二色交替閃爍,將虛空都打出了一連串尖銳的音爆聲。

老爹曾說過,要想突破的快。在激戰中突破是個捷徑,方野深以為然。

自從踏上浮生巨船之後,方野先斗楊武三人,后與黑色蛟龍墨寒鬥智,又心平氣和的遊歷海底。積累是有了,所差的就是一個突破的契機。

今天與王揚的對戰,無意間讓他體內的瓶頸鬆動了些,方野nǎ里還有輕易放棄的道理?

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動用本體的力量來戰鬥,才可以讓他更好的觸摸到武王中期的門檻,方野想都沒想就捨棄了葬天魔印,直接動用本體的力量與王揚戰鬥。

血鷹王揚陰鷙的望著迅速衝來的方野,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右手緊握,沖著方野猛砸了過去。


拳至中途,血鷹王揚的拳頭上陡然爆發出一團刺眼的血光,拳頭上冒出了幾根猙獰的血色骨刺,上面彷彿還流淌著粘稠的血液,狠狠的刺向方野的拳頭。

「血殺拳套!血鷹王揚好無恥!」

「好無恥,對付武王初期的人竟然動用血殺拳套偷襲!」

「那小子可危險了!」

「方野,小心!」

……

圍觀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望著血鷹王揚的眼神中充滿了鄙夷,那些穿雲獵妖團的人更是驚呼了出來,替方野擔憂著。

方野眸子一縮,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在血鷹王揚的拳頭上竟然帶著拳套!

這什麼血殺拳套必然也是個天階的靈器,才能在瞬間就動用了出來,這是要廢了自己整條手臂啊!


要想躲避已然來不及,方野眼神一冷,在緊握的手心中央,鼎型印記異常的閃亮,拳頭上包裹上一層玄潢色光華,不閃不避的砸在了血鷹轟來的猙獰骨刺拳頭上。

見到方野竟然絲毫不閃避,眾人都暗自嘆息了一聲,這少年也算是個人才,可惜也太不知道進退了,那血殺拳套可是天階初級靈器,一拳頭硬拼,這少年真是瘋了不成?

「砰!」

在萬眾矚目之中,方野的拳頭跟血鷹的骨刺拳頭轟擊在一起,從雙拳相交的地方爆發出一團璀璨的彩色光芒,青黃紅三色光華交織,讓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閉上了眼睛。

等到眾人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一幕讓他們全都怔住了,每個人都目瞪口呆的盯著場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況。

方野獨立場中,右拳依然保持著轟出的姿態,拳頭上依然在向下滴落著猩紅的血液,清脆的滴答聲清晰的響在眾人耳邊。

在方野的對面,血鷹王揚半蹲在地上,右拳上猙獰的血殺手套已經消失不見,整條右臂像是沒有骨頭似的垂落在身畔,地上還散落著一些血紅色的骨刺碎片。

「血殺拳套!他轟碎了血殺拳套!」有人認出了地上那散落碎片的原形,當場大叫了起來。

所有人都驚詫的望向方野,目光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以肉身硬撼天階的靈器,而且還是迎著骨刺的尖端砸過去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一拳轟碎了一件天階靈器!

而且,這還僅僅是個武王初期的少年,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

眾人不由得懷疑,難道這少年是從天驕府中走出來的嗎?

方野眼神中寒芒閃爍,心中已經動了殺機,剛剛若不是有神鼎的力量護身,他的一條右臂就算是徹底的廢了!

一股怒火在方野懷中燃燒,武王中期的瓶頸再次鬆動了些。

方野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下心中翻滾的氣血,雙腳在地上點了一下,猛然朝著血鷹怒沖了過去。

既然已經結仇,那就斬草除根!

雖然劉瑩曾說過這血鷹王揚有些背景,但是方野盛怒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這一擊沒有絲毫的留手!

「住手!」門外傳出一聲冷喝,聲音中帶著一股威勢,直接響在方野的靈魂深處。

方野渾身一震,動作不由得愣了下,旋即,他眉心通天竅中的本命魂珠一陣大亮,強行將這道聲音的影響驅逐了出去,右手握拳,以更快的速度砸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聲傳出,方野預料中的頭顱開裂的情況並未出現,他的拳頭砸在了一隻蒼勁有力的手掌之上,像是砸在了棉花上似的,一絲氣力都使不上。

停頓了一瞬間,方野就感到從他拳頭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將他整個人都給掀飛了出去,在半空中翻了個跟頭,才穩穩落在大殿中。

抬頭望去,只見一個華服老者正站在血鷹身前,一頭銀白色頭髮無風自舞,不怒自威的目光如刀鋒般掃在方野臉上,讓方野感覺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危險。

宗師!

方野心底冒出了這兩個字,伸手按住肩膀上那兩個蠢蠢欲動的小傢伙,眼神中殺機隱去,又恢復了那種雲淡風輕的神情。

「我說住手,你沒聽到嗎?」華服老者審視的望著方野,話語咄咄逼人,對於方野剛剛違逆自己的命令感到非常不滿。

「啊,是韓雲護法!」

「想不到韓護法會在這裡出現,這血鷹王揚倒是逃過一劫。」

「韓護法與兩大獵妖團的人都有交情,他既然現身了,這次衝突算是暫時壓住了。」

不少人都認出了華府老者的身份,全都敬畏的望著他,小聲的議論著。

方野手中握著那個小巧的九系神魔像,對於面前這個老者並不怎麼畏懼,不卑不亢的回應道:「原來是護法大人,你的命令,在下聽是聽到了,可惜功夫沒練到家,沒辦法做到收放自如,還請護法勿怪。」

有這人插手,方野知道今天要想殺了血鷹王揚,是不可能的了。

這老者若真要對他出手,他也不會束手就縛,就算落鳳城中有大陣困守,但還困不住神鼎的力量。

想當初在封魔殿,動用神鼎的力量之後,連那尊蓋世魔王的禁制也無法完全封困住方野,他可不信這落鳳城中有著與那尊蓋世魔王同級的存在。


真要惹急了自己,大不了再鬧個天翻地覆! 華服老者凜冽的目光落在方野身上,剛想說些什麼訓斥兩句,忽然怔了下,滿臉愕然的道:「武王初期?」


他剛剛見到血鷹王揚被打敗,本來還以為穿雲獵妖團請了個什麼樣的高手呢,情急之下才出言呵斥。

沒想到卻血鷹王揚卻是敗在了一個武王初期的修士手中,而且還是個如此年輕的少年,讓華服老者都有些不敢置信。

華服老者看了看一臉淡然的方野,又看了看掙扎著站起身來的血鷹王揚,臉色異常的古怪。

正在這時,從武器店外傳來一道雄渾的聲音:「血鷹王揚,你他娘的敢欺負我們穿雲獵妖團的弟兄,我活剮了你!」

這道聲音還未落下,周化就匆匆忙忙的沖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穿雲獵妖團的弟兄。

看到武器店中的情況,周化和剛進來的那些穿雲獵妖團的人全都怔住了。

他們從拍賣行中得到消息之後,就快馬加鞭的趕了回來,唯恐自家兄弟受到了欺負,但是看那血鷹王揚那凄慘的模樣,又實在不像佔到便宜的樣子。

等到他們看到方野之後,臉上都露出一抹瞭然的神色,有這尊煞神在,王揚可討不了什麼好去。

緊接著,他們就全都看到了那韓護法,周化先在朝著方野點頭打過招呼,然後便朝著韓護法拱手笑道:「原來韓老也在這裡,今天又給韓老添麻煩了!」

韓雲擺了擺手,目光從雙方人馬的臉上一一掃過,淡淡的道:「你們之間的恩怨我也不想知道,不管誰是誰非,今天的爭鬥。就到此為止吧!在落鳳城中,就得按落鳳城的規矩來!」

周化看了看自己的弟兄,又看了看狼狽異常的王揚,沖著韓雲拱手道:「自當遵從韓老的吩咐。」

韓雲滿yi的點了點頭,目光從方野身上掠過,落在血鷹王揚的身上。

血鷹王揚恨恨的望了方野一眼。強自壓下胸中的怒火,瓮聲瓮氣的拱手道:「任憑韓老做主!」




不過唯一讓阿肯牽挂的是萊西少尉,這個瘋婆子竟然被擊落了兩次!有一次還是阿肯出面營救了她,幸虧在本土作戰,跳傘還能夠生還。不過萊西也因此得到了一架最先進的『噴火』戰鬥機!這架戰鬥機繼承了萊西少尉的王牌優勢。

Previous article

名義上的尋找神跡與恢復記憶,實際上被這兩人搞成了一次環大陸旅遊。同床共枕什麼的慢慢也習慣了,照別人看來,這已經可以請個牧師來主持結婚典禮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