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唯一讓阿肯牽挂的是萊西少尉,這個瘋婆子竟然被擊落了兩次!有一次還是阿肯出面營救了她,幸虧在本土作戰,跳傘還能夠生還。不過萊西也因此得到了一架最先進的『噴火』戰鬥機!這架戰鬥機繼承了萊西少尉的王牌優勢。

這些場景中的王牌是跟著飛行員走的,而不是像持戒者的王牌是跟著道具走的。因此王牌飛行員,必然駕駛王牌戰鬥機。但持戒者即便自己是王牌,一旦飛行器被擊毀了,也就意味著永遠失去王牌飛行道具,一切又要重頭開始……

8月30日、31日,德軍的空襲達到了最高潮,張凡的團隊又重新得到了新的任務,讓他們保衛英國地面指揮中心!地面指揮中心一共有七個,他們的任務是確保至少一個指揮中心不被德國空軍擊毀。這個任務並不輕鬆,因為此時多佛港的機場也被德軍破壞的很嚴重,能夠給予支援的飛機是越來越少了。也就是說,張凡他們必須面臨可能要獨自戰鬥的困境!

『保護指揮中心』:德軍得到情報,意識到只要摧毀英國南部及倫敦附近的七個指揮中心,就能夠贏得這場空戰的勝利,你們必須一周內確保至少一個指揮中心不被摧毀。任務完成,獎勵1000功勛值,10個加成點,失敗扣除5000功勛值……

按照歷史上,德軍後來是因為空襲倫敦,而放過了英國空軍的指揮中心。而此時的任務顯示,德軍顯然受到了外來的干預,他們要堅決消滅這些指揮中心,徹底癱瘓英國皇家空軍的反抗了!這就意味著張凡團隊必須被動布局,應該說是破局,才能夠躲過這次災難!

現在英國的空軍已經在空襲德國本土了,而希特勒只是叫囂要報復倫敦,但始終是雷聲大,雨點小。雖然歷史上,德國確實要到9月7日才會系統的轟炸倫敦,但誰知道對方陣營的那些持戒者會不搞點小動作呢?而英國陣營的持戒者好像死光了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那幾個騎著獅鷲和拖把的持戒者,都是吃素的?!

但接下來的事件,讓阿肯打消了這個念頭,並發現己方陣營的高級持戒者,還是有些能耐的。因為在英國南部地區,竟然一夜間出現了十多個指揮中心!而且每一個都似乎是真實的,都在發號司令,即便是阿肯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也無法推測出那幾個是假的!

這就讓張凡團隊的任務輕鬆起來,德國空軍的打擊面擴大了,意味著分薄了每一處目標的攻擊力量,這樣就讓張凡團隊守住一處指揮中心,顯得綽綽有餘起來。

「其實最好的辦法還是主動出擊,將那些德國空軍消滅在機場!」阿肯有些躍躍欲試,想讓『血腥道尼爾』去轟炸對岸的德軍重要機場!

「你就省著點力氣吧……」張凡讓團隊的飛行器都在進攻指揮中心的必經之路上候著。「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能夠讓德國人找到錯誤的目標……」

阿肯綠翼連忙問:「什麼辦法?」

「等德國人的轟炸機編隊到達的時候,我就讓『血腥道尼爾』給他們領航,勾引他們到假目標上去,反正那處假目標離此地也不遠,他們的導航儀應該分辨不出的。」張凡笑道。


「好辦法!我們再配合攻擊他們和你的轟炸機,不信他們不上當!」阿肯補充道,「最好讓下面的指揮中心配合一下,能夠到時候關閉所有燈火和信號,這樣德軍就更容易上當了。這事我讓萊西去辦,她和那裡的指揮官很熟……」


…………

德國轟炸機群如蝗蟲一樣呼嘯而來,直撲英國的地下扇形指揮中心所在地!彷彿像進自己家門一樣熟門熟路的。看來對方的持戒者,情報工作做得很細啊,這就是傳說中的精確打擊了!估計是弄了一份精確的英國指揮中心和機場位置圖給戈林元帥了!

不過,英國方面的持戒者幹得也不賴,十多個假的指揮中心,都距離真的指揮中心並不遠,看來是早就有預謀的,不然不會布置的這麼快!看來持戒者中很有些高人呢。竟然與英國軍方的高層有很好的關係。否則這些假指揮中心的建造和何時開啟利用,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雙方陣營的持戒者,開始鬥智斗勇。張凡阿肯現在似乎有些懷疑艾森讓自己團隊不要參與布局的動機了,她的意思是否是讓張凡團隊好好看看其他持戒者是如何布局的呢?如果是這樣,結合那一日詭異的轟炸來看,艾森的一片苦心,那就很長遠了……

萊西很盡職的完成了阿肯交代的任務,指揮中心就在德軍出現后,就忽然銷聲匿跡了,新的指揮中心啟用了,真不知英國皇家空軍是如何做到的。因為這些指揮中心是根據雷達站、地面防空觀察哨和空中作戰的飛行員發回的敵情報告,進行綜合分析評估,再用無線電指揮空中的皇家空軍戰鬥機作戰。阿肯認為可能是通過人工傳送數據,讓假的指揮中心發布信息,這樣的反應速度可能會慢很多,但卻可以很好的掩護真正的指揮中心。

果然,皇家空軍的防禦反應似乎有些遲鈍起來,德國轟炸機編隊已經到達了附近區域,皇家空軍依舊沒有出動攔截,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張凡也不管這些,讓骷髏飛行員操控『血腥道尼爾』降低飛行高度,靠近德國轟炸機編隊,裝作其他編隊的飛機受到攻擊迷航了。

然後阿肯帶著五架飛行器高調出現,銜尾追擊張凡的轟炸機。『血腥道尼爾』十分狼狽的鑽進德軍轟炸機編隊,也不該回答德國空軍的無線電問話,只是裝作通訊器受損了。但後面五個英國方面的飛行器是真的,而且還引來了更多的英國皇家空軍!

張凡搖搖晃晃的向虛假的目標飛去,佯裝俯衝轟炸。德國轟炸機編隊的領航機被迷惑了,因為真假目標相隔並不遠,在經緯度上差不了多少,這種事情也經常發生。因此調整的了自己的導航信息,讓轟炸機編隊向虛假的目標傾瀉炸彈!

一時間假目標上,火光衝天!英國地面防空火力和皇家空軍殊死抵抗!不過未能阻止德國轟炸機編隊的狂轟濫炸,德國人凱旋而回。當然在路上受到了皇家空軍的報復性攔截,被擊落了十多架轟炸機,但對於今天的成績來說,那可是微不足道的。

第二批,第三批轟炸機編隊自然是更加熟絡的往假目標衝去,因為那裡前一波攻擊留下的火光和建築物殘骸都在,皇家空軍的扇形指揮中心都在地下,可不能被表面的殘破給迷惑了。於是假目標遭到了滅頂之災!被炸得面目全非……

但德軍不久后發現,英國的指揮中心的訊號又出現了!這讓他們很抓狂,開始懷疑起提供這個情報來源的可靠性。這裡面會不會有英國諜報人員的痕迹呢?

懷疑一般都是認定,接下來蓋世太保的責任便是找尋證據,而黨衛軍和蓋世太保在找尋證據方面又是第一流的,特別是莫須有的證據……

…………

這一周最激烈的空戰慢慢接近尾聲,張凡的任務有驚無險的完成了。事實上,七個指揮中心,在英國陣營持戒者的干預下,只損失了三個。這要比歷史上的成績好的多了。他們這次估計可以獲得很好的場景結束獎勵……

德軍到後來再也不願意與英國的地下指揮中心捉迷藏了,轉而攻擊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機場,這讓皇家空軍的空中指揮又順暢起來。但機場方面則損失慘重,整個英格蘭南部地區,幾乎沒有一個機場是完整的了!估計場景也給一些持戒者下了保衛機場的任務,但恐怕那些持戒者沒有很好的完成,或者他們已經死了……

而從次日開始,張凡團隊終於等來了久違的轟炸倫敦!看樣子,雖然張凡團隊在『不列顛空戰』場景初期,讓英國皇家空軍逆襲德國空軍,造成了德國空軍的重大損失。但這個場景還是慢慢恢復了正軌,仍舊按照歷史的腳部前進。

如果想要改變歷史,1940年9月7日應該是這個場景最好的一個機會。因為這一天下午,德國組織了對倫敦的狂轟濫炸,而德國空軍元帥戈林和他的老婆就站在對岸,距離英國本土最近的加萊高地,注視著1200多家轟炸機與護航戰鬥機編隊飛撲倫敦!

如果這時候英國陣營的持戒者能夠飛抵此處,有很大的機會將這個納粹戰犯給殺了! 事實上,已經擁有了一架德國重型轟炸機的張凡團隊,是最有機會得手的。不過張凡此時正在距離倫敦萬米的高空,等待德國空軍的來襲。當然不是為了保衛倫敦,而是實時觀看這場歷史重大事件。看看德國納粹是如何大規模屠殺平民的……

不過阿肯乘坐了軒轅星的偵查木鳶,飛抵了加萊海岸,在高空中監視那一處高地,他想看看是否會有英國方面持戒者前來刺殺戈林,而德國陣營的持戒者又是如何破局的。

腳下的加萊海岸,沐浴在夕陽的燦爛光輝中。一群德國士兵正護衛著一些軍官走到高地上。一行行德國轟炸機編隊,從他們頭頂飛過。

阿肯和軒轅星接近這處高地,看著腳下飛過的德國飛機。另一處雲頭中飛出了一個小黑點,仔細查看后,竟然是一隻獅鷲。看來還真有戲。

「果然有人要動手啊!」阿肯笑道。

軒轅星指著另一邊道:「不過他的運氣並不好呢,對方也有持戒者過來護衛。」阿肯連忙探查過去,果然,一條雙足飛龍在雲端飛行……

阿肯和軒轅星的木鳶飛得很高,遠遠的看著獅鷲和雙足飛龍在空中遭遇,兩個持戒者盤旋交流了很長時間,最後那隻獅鷲悻悻而退。

「看來,大家都知道的歷史事件就沒什麼玩頭了……」阿肯本以為會有一場好戲,不過看來雙方都很克制,秉持著持戒者之間互不侵犯的原則。

那頭雙足飛龍也不走了,便在這一帶空域逡巡著,防止其他英國陣營的持戒者來犯。但事情往往是防不勝防,特別是你在明處,對手在暗處的時候……

天色漸黑,一條黑影在加萊海岸的高地上行進,在接近那群德國軍官大約兩公里左右,這個傢伙架起了一把很古怪的狙擊槍,就在天空一架戰鬥機低空飛過的時候,一道暗金色的光點向山頭查看對岸的戈林元帥飛去!槍聲被掩蓋在飛機掠過的轟鳴聲下……

天空中的雙足飛龍自然無法知曉地下有人狙擊,但正當這個狙擊手以為得計的時刻,一快半透明的菱形玻璃狀結界擋在了那道暗金色光點前面。光點撞在菱形結界上,迸發出四散的星芒,那面菱形結界也隨之湮滅!

德國元帥旁邊的衛兵立刻緊張的將戈林和他老婆團團圍住,其中一個身穿騎士甲的持戒者面對著躲藏的暗殺者,手中一面騎士盾擋在身前。

「這些持戒者是有保護戈林元帥的任務的!算了,我們走吧……」阿肯見此地早就被德國陣營的持戒者防守的固若金湯,知道那些想投機的英國陣營持戒者不會再有機會,便催促軒轅星離開。至少倫敦那邊還是有一場好戲的。

倫敦上空,千餘架德國飛機往返盤旋,而英國皇家空軍卻只有幾十架,穿梭在德軍轟炸機編隊中,被數百架護航戰鬥機追逐著,十分的孤單。張凡團隊的四架木鳶和『血腥道尼爾』,以及『絕域刀螂』,都在萬米高空俯瞰著倫敦的慘劇。

整個古城被點燃了,火災和爆炸在倫敦各處肆虐。俯衝轟炸機的尖嘯,讓人不寒而慄。歇斯底里的倫敦市民驚慌的奔跑,尋找安全的躲藏地。但他們卻絕望的發現,整個倫敦,除了下水道,已經沒有安全的所在。

張凡沒有看見一個英國陣營的持戒者,看來他們也都能躲就躲的。但場景會讓你這麼逍遙嗎?正思索間,戒指提示的場景任務來了:

『倫敦上空的鷹』:倫敦上空防守空虛,皇家空軍卻因此得到了喘息之機。因此在一周內,皇家空軍都不能夠提供有效的防空。你們必須在這個時間內最大限度的承擔起截擊任務,盡最大努力保衛倫敦。一周內確保指定區域內的建築損毀度在50%以下,任務完成,獎勵1000功勛值,10個加成點,任務失敗,扣除5000功勛值……

這是一個很難評估的任務,因為你沒有辦法看得出,這塊地區的建築損毀情況。但任何浪費時間的行為,都會讓自己團隊防空的區域,遭到毀滅性的轟炸!張凡立刻帶隊沖了下去,向著那塊閃爍著光芒的倫敦市區撲去!好大一片區域啊……

「讓『血腥道尼爾』在那塊區域巡邏,但不要攻擊任何敵機……」阿肯還在趕回來的路上,不過似乎已經很近了,他急切的安排。

「這是為何?」綠翼不解。

「為了讓其他德軍轟炸機,感覺這裡已經有己方的轟炸機在執行轟炸任務了,他們可能會去其他地方轟炸。」阿肯解釋道。

張凡答應一聲,便指揮骷髏飛行員操控著『血腥道尼爾』往低空飛去,在這一片倫敦市區上空盤旋。這一招果然有些效果,至少在外圍的轟炸機發現已經有友軍在,便飛往別處了。

十分鐘后,阿肯也趕到了,現在正是空襲的間歇時間,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十架德軍轟炸機還在投彈。從眼魔掃描影像中可以發現,倫敦各處都有一些持戒者在防空,雖然數量並不多,但作戰十分勇猛,看來都是得到了相關的防守任務,正在賣命的工作。

阿肯對書妖說道:「你趕快評估我們防守的區域,現在的建築損毀率是多少?」

書妖在『血腥道尼爾』中,探查計算了一番,報出了一個數字:12.7%,眾人倒吸一口冷氣,這才第一波攻擊,就造成了如此慘重的建築損毀度!問題是,這個任務要堅持7天啊!每天德軍的空襲次數,至少在三次以上!雖然不會都向這一波的強度,但即便每一次造成5%的建築損毀度,不到四天,就超過任務所能容忍的最低限度了啊!看來這個任務難度可真不低!

就在張凡團隊盤旋在自己的防空區域,商量對策的時候。那隻獅鷲朝這邊飛了過來,阿肯立刻迎了上去,大聲問道:「有何貴幹?」

那隻獅鷲高高抬起前爪,急停在空中。它身上一個魁梧的西方男子和氣的說道:「場景發布的這個防空任務可不容易,我和其他小隊的持戒者想到一個辦法,過來徵求大家的意見……」

阿肯想了想,問道:「你是想集中我們大家的力量,去截擊德國轟炸機編隊?」

那名男子一驚,隨即笑道:「正是如此!主動出擊要比死守一地強得多。」

阿肯皺著眉頭問:「如果德國轟炸機突破了我們的防線,大家豈不是一鬨而散?德軍可是有上千架飛機,我們才能集結多少力量?」

「你所擔心的問題,正是我這次來訪目的。」懸停在空中的獅鷲騎士,看著圍繞自己盤旋的骷髏木鳶,大聲說道,「我們契約團隊中,有一個持戒者的法術技能,可以做到大規模降低對手的能力!而且在我們團隊另一名持戒者增幅法術的加持下,可以達到很廣大範圍!我們把這個增幅法術叫做『天網術』!說來正是這種大規模空戰的利器!」

「天網術?」阿肯皺眉問道:「是否是『蛛網術』的增強版?」他曾經在東瀛江戶時代的信太森林裡,見識過邪惡陰陽師永見貞愛使用過這種『蛛網術』!

「是的。我的團隊中,有一名術士,能夠使用一種叫做『鏡像增幅術』的魔法,可以有效的增幅這種法術,使之能夠增幅到很廣的空域,攔截德軍轟炸機編隊!」獅鷲騎士說道這裡笑道,「如果你們之中有法術師的話,那你們就有福了,可以學習到這個法術。因為這個『鏡像增幅術』一個人只能負責一片空域。如果你們沒有法術師的話,我們還必須為你們配備……」

「你們所謂的『天網術』其實就是通過『鏡像增幅術』複製許多個蛛網術出來,在空中布下天羅地網,就好像一群蜘蛛,攔截飛鳥和昆蟲?!」阿肯笑道。

獅鷲騎士大笑:「和你說話真是痛快,正是如此!原本的蛛網術也就能對付一兩架轟炸機,通過增幅以後,就可以在空中控制一小片空域。但如果我們英國陣營的持戒者團結起來的話,就能夠封鎖德軍進入倫敦的航道!徹底改寫歷史!」

「大概需要多少持戒者,才能做到?」阿肯問。

「最少要十六名持戒者及其追隨者,越多越好!」獅鷲騎士掏出一塊懷錶看了看時間,「我們還有兩個小時布局……」

「天網中的飛行器是否可以移動?」阿肯問道細節。

獅鷲騎士知道這是對方基本同意的意思,因此耐心解答:「可以移動,和平時一樣,但最少每五架飛行器,必須保持一定的協同度,否則會讓那面大網因為過於扭曲而出現空隙。但你們不用擔心協同的問題。因為這面『天網』將會把我們每一架飛行器都聯繫起來,動態調控每架飛行器在『蛛網』間的協同,而且還能夠使得每架飛行器受到的65%的攻擊傷害平攤,保證我們的生存能力。也就是說,德國人的護航戰鬥機必須一下子把我們都打死!哈哈!」 阿肯點點頭,「也就是說,我們的飛行器只能夠在自己負責的空域內攻擊德國人的飛機,過度追擊是不行的。德軍飛機飛出所負責的空域,就是輪到別人去幹掉了……」

獅鷲騎士驚訝的看著阿肯,閉了下眼睛,慨嘆道:「你真的讓我很意外,這的確是這個『天網術』唯一的問題。我們就是擔心有的持戒者過於追求獎勵,而破壞這種協調性……」

阿肯笑著打斷道:「因此,你們也是有辦法制約的,在『天網』中,我們的飛行器既能夠網住對手,但實際上也網住了自己。只能在局限的空域中戰鬥,如果被對手追擊,就會顯得很危險,雖然有65%的傷害均攤,而且還是在主場,但也並不是萬無一失的。更重要的是,還不能夠憑藉自己飛行器強大的逃脫能力脫離戰場!而這又是大多數持戒者的顧慮所在……」

獅鷲騎士嘆息一聲,有些黯然,「既然你都已經清楚了,我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只有一個問題,你們的團隊是否會參與呢?」獅鷲騎士盯著阿肯的眼睛問道。

「我們還有不到兩個小時,你過半個小時再來,我們會給你準確的答覆。」阿肯丟下這句話,不再看他,木鳶拉起一個漂亮的弧線,飛走了。

獅鷲騎士在空中呆了片刻,也急忙飛離此處。


阿肯立刻將此事向張凡和書妖通報了,徵求大家的意見。

張凡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這可是一件大好事,我們並不用所有的木鳶都上,可以將『血腥道尼爾』和軒轅星以及哥布林的木鳶留下來防空,讓兩架骷髏木鳶去和他們布陣,它們的協同能力本來就很強的。瑤姬的『絕域刀螂』……你看著辦。」

阿肯沉吟道:「這麼一次大規模持戒者的協同作戰,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增進與高級持戒者團隊的了解的好事。而且不參加的話,也說不過去。別人拼死拼活,你們坐享其成。我們就出兩架骷髏木鳶,瑤姬的『絕域刀螂』也去,但不加入『天網』,作為後手,及時救援。」

他頓了一下,說出了一些顧慮,「我感覺,那面『天網』可能對所有不是『天網』內部的飛行器都會有制約,但『絕域刀螂』的遷躍瞬移,可能是唯一能夠破解的技能,即便受到制約,及時脫離也不難。只是我唯一擔心的是我們的場景難度加成,是否會受到協同作戰的影響?……」

書妖立刻化解了他的顧慮,「不會,我以前就說過,持戒者場景的難度是動態化的,你所面臨的220%難度加成,和其他持戒者面臨的440%加成,是可以在同一個對手身上一同體現的。舉個例子來說,同一架德國王牌戰鬥機,在攻擊你時是220%難度,你跑掉后,他又去攻擊那名獅鷲騎士,就會動態的提升到440%難度了,也許是削弱獅鷲騎士,也許是提升自己,或者兩者兼而有之,但作為持戒者是感覺不到的……」

阿肯得到書妖的解釋,心中的疑慮放下,「看來作為低級持戒者的時候,大家都以為自己在同一個難度下的場景,是很片面的。只不過,他們沒有,也很難碰到高級持戒者。或者場景本來就跨度很大,將實力差不多的持戒者歸納在一處了……」

「正是如此……」書妖認同道。

大家商議已定,又做了一些安排,讓威利斯到城市中去,作為對空支援。它的巡弋飛彈和轟擊機槍,是能夠對低空突襲的轟炸機產生足夠威脅的……

大家商量的差不多時,獅鷲騎士準時到來。阿肯很爽快的答應己方團隊將會有兩架飛行器參與行動,這也跟獅鷲騎士預計的差不多。得到准信后,獅鷲騎士也很痛快,立刻讓阿肯和另一架骷髏木鳶到制定空域準備,其中還包括傳授『蛛網術』和『鏡像增福術』的技能。

要說這些高級持戒者確有獨到之處,在這麼短時間內,居然真有辦法將這兩個並不簡單的法術傳授給其他持戒者,但其中是否有隱患,就不得而知了。因此,阿肯帶著書妖前去,將對方傳授的辦法記錄了下來。


對方的兩個法術師,是使用一種叫做『記憶術』的方法讓受術者進行強化學習的,所以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學到兩種高難度的法術。書妖將這三種法術都記錄了下來,給他一點時間,便能夠破解這些法術,做到完美傳承。

獅鷲騎士的團隊和另一個契約團隊,一共召集了三十二名有飛行器,或者有飛行能力的高級持戒者,這要比他們預想的好得多了。但這也只能夠防守一個面,而進入倫敦的空中走廊,至少有三個方向,其中最近的自然是東方。

一般德國的轟炸機編隊都是分成幾路突襲進來的,這些持戒者必須在最主要的一路航道上布下天羅地網,將大多數德國轟炸機給攔住。剩下的自然有英國皇家空軍的戰鬥機和地面防空火力去解決。這樣也就能夠大幅度緩解倫敦防空的壓力。

其中三名有遠距離偵查和通訊能力的持戒者,往進入倫敦的三個方向航道飛去,而這三十二名持戒者則在倫敦上空待命,等候偵查人員的彙報。

那名獅鷲騎士向阿肯的木鳶靠攏過來,禮貌的打了個招呼,「你們能夠加入這次集體行動,真是太榮幸了……」

「別這麼說,這是大家的事……我們只是盡了自己該盡的義務。」阿肯連忙謙虛的欠身。

「話雖如此,但畢竟是我們會得到了場景更高的評價。而你們卻要冒更多風險……」獅鷲騎士實話實說,對於聰明人,這是最好的交流辦法。

阿肯笑了笑,「誰能夠佔盡所有好處呢,能夠安全的完成任務,又可以獲得更大的利益,是大家都想要的。但我們也要知足……」

「咳咳,我想說的是,這個『天網』還有一些負面效果……」獅鷲騎士有些尷尬的說道:「如果你們有安排接應的人員,最好不要進入『天網』的防空範圍,不然也會受到『天網』的負面效果的制約的,這可能讓你們……」

阿肯微笑著盯住獅鷲騎士的眼睛,「這我們已經有了預感,謝謝你的提醒。凡事總是有利有弊,持戒者場景不可能有毫無風險的收益。」

獅鷲騎士正要說些什麼,這時候偵查人員傳來了信息,德國大規模轟炸機編隊從東面而來,還有一支小型編隊是從東北方向進入。南方雖然也有一支轟炸機編隊,但那是誘敵用的,不足為慮。此次大編隊有超過六百架各式飛機,規模要比前一次小了很多。

獅鷲騎士立刻跟阿肯打了個招呼,與另一名團隊的首領指揮三十二名持戒者飛向東方。距離倫敦市區三十多公里的泰晤士河入海口上空,數十面巨大的蜘蛛網凝結在飛機航道上,數十個持戒者的飛行器,就好像這些巨大蛛網的節點,渾身都有透明的靈力演化的蛛絲連結。彷彿一面面巨大蜘蛛網上的露珠,閃動光華。

這些飛行器或者飛翔的持戒者,都是運動中的,那靈力凝結的蜘蛛網,也是隨著他們方位的變換,而改變著相互連結的點。每一個持戒者都是一面巨大蛛網的中心,並帶動著蛛網變換方位與朝向,與其他持戒者的蛛網形成立體縱深的防禦。整個空域好像是被一副不斷變化的立體蜘蛛網給籠罩住,只等著獵物來自投羅網了。

前面的偵查員,不斷報告著德國轟炸機編隊的距離。而獅鷲騎士團隊的法術師則隨著德國轟炸機編隊的臨近,開始讓大家更強的增幅天空中蛛網的密集度和範圍。而且他們還不惜血本的將一些能夠飛行的召喚物統統放出來,在它們身上也施展了蛛網術,加入到防禦體系中去。

這些召喚物千奇百怪,什麼小惡魔、偵查的老鷹、小精靈、詭異的昆蟲、甚至還有一些眼魔!看來這些高級持戒者的身家還是很豐厚的,自己的團隊雖然進步很快,家底殷實,但也並非獨一無二,相比這些老牌的高級持戒者來說,除了拜占庭那一票,還真不好意思拿出來獻寶。

而且這些持戒者團隊的規模似乎也不小,這32個布網者,隸屬了不到十個團隊,他們不可能全部出動吧,這就說明他們的團隊規模至少和自己所在的團隊差不多!當然這32個布網者當中,有一批估計也是和瑤姬一樣的追隨者。

十多分鐘后,黑壓壓的德國轟炸機編隊,帶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壓了上來。數百架敵機所產生的壓迫力,讓在場的高級持戒者都是捏了一把冷汗。這蛛網大陣真的能夠抵擋住對方如此眾多飛機的衝擊嗎?真的能夠大幅度降低對手的攻擊力、防禦力和靈敏度嗎?

己方這32架飛行器,有的持戒者只是騎著拖把、掃帚、飛毯,或者乾脆鎧甲上多生了一副翅膀而已,並非都是有強大攻擊能力的飛行器。 這些持戒者真要打起來,這些成員不過是拿著機槍,衝到近距離掃射。突破難度障壁都難,擊落敵機就更不容易了。這也是獅鷲騎士拉攏到阿肯他們的木鳶加入,非常高興的原因。

至少不可能像張凡團隊這麼低難度。不然這些傢伙早就和張凡團隊一樣去縱橫德軍內鏡了!要想真正擊退德國轟炸機編隊,至少要在這個大型法術失效前,擊落對手近百架飛機,才能夠迫使德國空軍撤退……

按照書妖的理論,這樣的大型陣法,就是儘可能的將難度係數稀釋,使得持戒者攻擊力能夠大幅度發揮出來。就好像原本用機槍近距離掃射一架普通戰鬥機,肯定是能夠擊落對手的。但由於難度加成,不但沒有破開戰鬥機的防禦,反而被對方追擊。如果將難度降低到普通水準,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擊落敵機了……

據他推算,成功率還是很高的,達到66.3%。這對於阿肯來說,就更加佔據優勢了。因為相對張凡團隊的難度本來就很低,而木鳶又是350%的高難度場景中製作出來的,這一來一去,差距就更大了。這也是大家同意前來的原因,骷髏木鳶基本無敵啊!

保持編隊飛行的德軍飛機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大編隊飛行形成的壓迫感還是很強的。特別是那些高難度場景的持戒者,在他們的眼中,這樣的陣勢甚至已經出現如大唐軍隊一般的陣型加成!天空中形成了陣型出現的氣勢,那是陰雲凝聚出一隻腳下抓住一枚納粹徽章的展翅黑鷹!直對著己方的巨大結網蜘蛛的氣勢撞過來……

當然低難度情況下的阿肯是看不見這些的。但六百多架飛機大編隊撞進了蛛網大陣后,形成的靈力震蕩,也讓他很不好受!那幾個高難度的持戒者甚至已經吐血了。

但德軍戰機在最初的破掉十多面縱橫交錯的巨型靈力蛛網后,速度顯得更慢了!機身上的靈力防禦光芒也是黯淡下去。有幾架血色戰機的血腥條紋也消失了,降格為普通的王牌戰鬥機。而王牌戰鬥機則降格為普通戰鬥機。更多的普通戰鬥機在這片空域就好像在泥沼中一般,機身都被透明的蛛網勒出了傷痕……

「攻擊!」獅鷲騎士率先沖了出去,他手中一根投矛帶著一道燦爛的金色光華,插入了一架重型轟炸機的機身,那力量更是讓暗金投矛從機身一穿而過,余勢未絕的將另一架低空中的容克88俯衝轟炸機,也給穿透了機翼!這樣的威力,讓他欣喜若狂!

他和獅鷲一起仰天長嘯一聲,帶著自己的靈力蛛網衝進了機群中,獅鷲只是一爪,就將一架轟炸機的發動機給抓碎了!就好像大力士輕易捏碎了一個核桃一樣爽快!

大家一見陣勢生效,都是士氣高昂起來,發一聲喊,各展神通的往德軍轟炸機群中殺去,帶動整個蛛網大陣,不斷地變化前行,將更多的德軍飛機困在了這個空域中!

絞殺戰開始了……

數百架飛機的機槍機炮開始噴火掃射起來,只是在德軍眼中,這一小撮古怪的對手極其靈活,攻擊的方法也是稀奇古怪,但唯一不變的是威力十分驚人!一挺小小的衝鋒槍,便能將一架重型轟炸機在近距離打壞了發動機擊落!而自己的大口徑機槍,掃射在那架木鳶身上,對方卻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彷彿只是不小心被節日焰火的火星給濺射到了……

更離譜的是,一個坐在拖把上的傢伙,居然用一把彈弓,將一架最先進的梅塞施密特109戰鬥機給擊落了!而且那個飛行員還是王牌!這還有天理嗎?!

阿肯更是如魚得水!兩架骷髏木鳶,互相配合,在這群好像在慢鏡頭中的德軍飛機中穿梭。根本用不著動用破甲刺,大口徑靈力機炮已經足夠將這些深陷『天網』的德國飛機幹掉了!那感覺,就好像兩隻高速衝擊的獵豹或者獵隼,在羊群中突襲。靈力子彈猶如利刃切過黃油一般,穿透德軍戰機的機體,甚至將其凌空打爆!

這感覺簡直太爽了!這蛛網大陣對德國轟炸機編隊的壓制不是一般的大啊!明天讓哥布林和軒轅星的木鳶也來感受一番,趁機還能夠衝擊更高的王牌境界。嗯,『血腥道尼爾』也可以來升升級。這樣的好事可不是經常有的。

在外圍駕駛『絕域刀螂』的瑤姬也想衝進來試試身手,可是一進入這『天網』籠罩的空域,就好像被黏在蜘蛛網上的螳螂一樣,動彈不得,甚至比德軍飛機被壓制的還要慘。就連『風靈閃』的瞬移技能,都被無情的封鎖!


暗櫻和瑤姬飛離螳螂,想要探查個究竟,竟然也被困住。她們就好像三隻被蛛網粘住的螳螂、蝴蝶的昆蟲一般,掙扎不動,甚至靈力也被這『天網』抽取。

最後在『絕域刀螂』反覆用鐮足割開靈力蛛絲,暗櫻的死神鐮刀也是幫助劃破蛛網,才好不容易觸發了『絕域刀螂』的遷躍瞬移,狼狽的逃出天網。再慢一點,眼看就要被一架降級的德軍王牌戰鬥機給擊落!

「你回去幫助張凡他們防空吧,這裡看來是幫不上忙了……」阿肯讓瑤姬二女趕緊回去。暗櫻瑤姬早就被嚇壞了,自然立刻就飛走了。




至此,白色身影似乎沒有要多留的意思,正在她要啟身離開的時候,鎧靈仙叫住了她:「前輩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請前輩留下名號,待我以後可以報答。」

Previous article

眾人眼中似是已經浮現出了方野腦漿四濺的畫面,血鷹王揚的嘴角更是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心中也暗自鬆了口氣,本來以為這傢伙會是個強者,沒想到卻是個繡花枕頭,在這一拳下都被嚇得呆住了。白讓自己擔心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