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鬼王殿衆將見此,立刻分出一批人馬迎敵。

大戰一觸即發,雙方天上地下相互搏殺,恐怖的法力波動讓我有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半步多來了,鬼王殿來了,地府也來了,就爲一個鬼陵。

我不知道鬼陵到底意味着什麼,但肯定是重中之重,否則它沒道理遇到如此險境還停留在這裏。但一切似乎還不夠亂,緊接着,僅剩的重量級一方也補齊了。

“哞!”

一聲略顯高亢的牛吼,遠天,青牛道長騎牛而來,身後是一衆道門高手。有黃袍,有青袍,有白袍,甚至還有黑袍和紅袍。這是區分道門仙山的標誌。

青城山、龍虎山、嶗山全部都來了,武當山也一樣有人,來的赫然是我見過一面的武當山的掌門和兩位長老。

除了青牛道長以外,他們一來便全部投入了戰鬥,和地府以及半步多的人馬對付鬼王殿衆將,而青牛道長則是懸空在大魔城百丈開外,在警惕着什麼。

混戰無處不在,天上,地上,甚至水裏和地下,時不時有人、鬼、魔、妖隕落。這是三界最頂尖的戰力,雖然並不是全部,但也足夠足夠的震撼了。

道門守護着陽間,地府守護着陰間,半步多守護着中立的航路世界,唯有鬼王殿就像三界毒瘤,深深的嵌入每一個角落,高手雲集,竟可以以一敵三。

而且,鬼王殿最厲害的“殿下”還沒有出現。大力鬼王、邙山鬼王也同樣沒有出現。

這個勢力的實力不可謂之不強,這些高手恐怕還只是鬼王殿總實力的一角。

從剛纔的對話中可以得知,就連白香月曾經都和它們是一起的,似乎爲了一個什麼樣的目標而並肩戰鬥。

但不知爲何,它們大部都走向了白香月的對立面。白香月斥責它們變節,他們也沒有任何反駁,反而感覺理所當然,回頭勸白香月。

我腦袋完全一團漿糊了,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隱隱約約的,自己似乎抓住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但就是沒有辦法將這些東西串聯起來,少了一根“線”。

還有一點,剛纔那個骷髏頭下令奪取靈棺,所指的必然是那口守護棺。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棺材的名字,叫靈棺。鬼王殿如此集結大批力量衝鬼陵而來,顯然靈棺對它們很重要。

這只是一口,外面還有五口,萬鬼窟、火山煉

獄最深處、封門村、野人谷、幽靈船。

其中就屬鬼陵裏面的靈棺最爲隱祕,因爲鬼陵總在地下移動,根本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裏。

我不明白這裏面到底隱藏了什麼驚天大祕,但並不妨礙我推斷。

猛的,我腦袋忽然電光火閃,劃過一道亮光。

回想起我見過的靈棺的守護者經常對我說一句話:你回來了,我們等你很久了。

甚至連幽靈號碼也對我說過這句話,只不過發的是短信。

可往往接觸沒幾下它們又說我不是它,要麼是不理我,要麼就把我從靈棺旁邊丟出去,比如封門村的那個鬼官。

但野人谷和萬鬼窟說的就很明白了,直接了當的說:我不是它。

我不知道那個所謂的“它”是誰,但毫無疑問的是,乍一見面,守護者們都誤認了我,或者說我很像那個人。

但,不是!

一句“我們等你很久了”,很明白的說明它們要等的人,遲到了!!

這就隱隱然和鬼陵對上了!!

因爲鬼陵被人定在秦嶺岐山不知道多少歲月,換句話說,它遲到了!!!

鬼陵裏面的靈棺也遲到了!!!

最明顯的證據是我在鬼陵的控制核心上面看到過一副北斗七星狀的地圖,鬼陵似乎在沿着地圖移動。

鬼陵被定了多久,它就遲到了多久!

一個大膽的猜想在我腦袋深處成型。

難道那些守護者要等待的,就是鬼陵裏面的這口靈棺?

而我只是一個誤會?我越想越覺的可能,這是無限接近事實的真相。

婚色蕩漾:顧少,你夠了 還有一個地方可以佐證,幽靈號碼自從我找到鬼陵之後,就再也沒給我發過短信了,搞不好就是因爲它找到了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我無語了。

這電光火山一解釋,很多問題竟然通了!

同時也可以解釋爲什麼鬼王殿要冒着同時對戰三界頂尖戰力動手的風險,堅決奪取靈棺了。

裏面的東西很關鍵,甚至它們自從靈棺被定住之後,就一直在尋找它。延續的時間肯定長的嚇人,直到土夫子沈三成找到了被定在地下的鬼陵,纔算有了進展。

同理,白香月以弱擊強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我不明白的是,這口靈棺和輪迴盤怎麼會扯到一塊去?

輪迴盤在轉世輪迴的酆都大帝手上,而剛纔骷髏頭說等它們拿到輪迴盤就給白香月一個好的轉世,說明奪取輪迴盤也在它們此行的計劃中。

難道……靈棺和輪迴盤還有某種密切的聯繫?

得到了靈棺,就能知道輪迴盤的下落?

我搖頭,事情沒那麼簡單。

我又想到了那條喊救命的短信,眼前的這些高手,是絕對不可能向我求救的。

恐怕那個發短信的存在,此刻正在某個角落裏監視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我本能的朝後面看去,那個傢伙肯定在監視着我。

也就在這時,忽然一陣若有若無的目光從我背後掃過;我猛的回頭,正好對上後面不遠處的一雙眼睛。

“你大爺的,逮到你了!”

我一驚,立刻朝他衝了過去,這裏的魔物已經全部下山了,不怕被發現。

“咕咕咕!”

七彩鷹也發現了不對,立刻和我一起包抄過去。

讓我意外的是,那雙眼睛並沒消失,就這麼看着我接近。

等我衝到近處,發現那裏站着一個人,身披黑袍,頭戴斗笠,臉上還蒙着黑布。

“你到底是誰,引我來這裏做什麼?”我立刻拔出重刀準備搏鬥,這人身份和目的都不明。

“竟然這麼快就猜到是我把你引來的,出乎我的意料,你的步伐邁的很快。”熟悉聲音傳來。

接着他將斗笠摘下,又把蒙面的布也拉掉,露出來的一張臉,讓我大吃一驚。

“久叔?”我懵了,這人竟然是消失了很久的陳久同。

“小春,兩年未見,你強了很多。”陳久同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久久都沒回過神,喃喃道:“久……久叔?怎麼會是你?”

“我想讓你去辦一件很重要的事。”久叔臉上的笑容緩緩斂去,變得嚴肅。

我愣愣的,沒應聲。

如果說從前我還覺的陳久同害過我的話,那現在,一切都恐怕要推倒重來。陳久同背後有隱情,甚至洪村他將我埋入散靈棺也不見得是要害我,恐怕只是一番說辭而已。

最有利的證據,是他把水龍珠和七彩鷹給了我。

我不認爲那是個巧合!

這世間有巧合,但絕對沒有那麼巧合的巧合。能當鎮屍珠的東西多的很,沒道理就非得是水龍珠。

我盯着陳久同,道:“久叔,如果你不告訴我你到底是誰,我不會幫你做事的。”

“小春,我的事說來話長,此番事瞭如果我還活着,我會原原本本的將一切都告訴你,但現在沒有時間了,你必須立刻進鬼陵打開靈棺放出裏面的東西,這對你,對所有人都很重要。”

陳久同上前一步扶着我肩膀鄭重道,絲毫不在於我的刀尖,就頂在他腰上。

我皺眉,他這番話其實自己冥冥之中早有預感:自己遲早會打開那口棺材。

這點沒有證據,完全就是直覺和預感。但……沒想到這麼快。

“那你就回答我一個問題,告訴我,那顆夜明珠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遲疑了一下,說道。

如果他知道那是水龍珠,那在洪村的時候他就沒打算害我,而是另有隱情,苗苗和皮衣客包括我等一衆人都誤解了他。

如果他不知道就不值得信任,害我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

這是問題是我的試探!

“那是水龍珠,來自半步多供奉的獸王廟!”陳久同盯着我,回答道。

我暗道果然,陳久同和搶先鬼王殿一步奪走水龍珠的陳老九有莫大的關係。由此來看,陳久同和陳老九一樣,也是站在鬼王殿的對面。

浴火王妃 “你要我怎麼做,爲什麼必須是我,你不能去嗎?”我沒再遲疑,順帶問了一句。

面對如此強悍的法陣和衆多高手,其實自己的實力和陳久同是差不多了。完全是一隻螞蟻和一隻大一點的螞蟻的區別,對上這些高手可以忽略不計。

“因爲只有你才能沒有障礙的進出鬼陵。”陳久同道,然後從貼身的衣物上拿下一個玉盤狀的東西遞給我,道:“用這個打開靈棺,靈棺上面有相同大小的凹槽,放進去就行。”

我接過,細細一看。

這是一個黑白兩色的圓形玉盤,一面白一面黑,有盛菜的盤子那麼大,很薄,厚度和一塊錢的硬幣差不多,但入手感覺卻不是玉的溫潤,而是陰涼,卻又不覺得冷。

玉盤的兩面佈滿精美的紋雕,有花鳥蟲魚,有山川江河,有上古先民膜拜神靈,有飛禽走獸繁衍生息,有日月星辰,有人、有獸、有妖、有鬼……小小的兩個盤面,似乎涵蓋了陰陽兩界的一切。

帶着一股亙古與塵封的氣息,一看便知是很古老的東西。

“這是什麼?”我問。

陳久同看着我,道:“這是輪迴盤!”

“什麼?”

我驚得手一抖差點沒把玉盤掉地上,瞪圓了眼睛。

……

(本章完) 輪迴盤!

陰陽兩界的重器!

我震驚的無以復加,道:“久叔,你沒開玩笑吧?”

陳久同很嚴肅的看着我,緩緩搖頭。

“可……輪迴盤不是在轉世的酆都大帝手上嗎?”我嚥了口唾沫,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了。

如果別的東西我都相信,惟獨這個輪迴盤心裏犯嘀咕。

這就好比有人給了你一個手機,告訴你這是用未來一千年的魔幻科技打造的一樣,匪夷所思。

一個無法避免的念頭在我心頭亮起,難道陳久同就是轉世的酆都大帝?否則他怎麼可能會擁有輪迴盤?

夜遊神不止一次告訴我,說輪迴盤事關陰陽兩界的秩序,是重器,酆都大帝從來不對外示人。

就是夜遊神作爲酆都大帝的核心的心腹,也沒見過輪迴盤長什麼樣。

可現在輪迴盤卻出現自陳久同之手,結果恐怕只有兩個,第一,輪迴盤是假的,第二,陳久同就是轉世的酆都大帝。否則很難解釋輪迴盤這等重器爲什麼會出現在陳久同手上。

陳久同從我狐疑的眼神中讀出了什麼,道:“你想多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轟!”

這時,山下忽然傳來鬼陵法陣不堪重負的聲音,伴隨山體都是一陣震顫。

我心頭一跳,是鬼陵快堅持不住了!

陳久同臉色大變,急道:“快去!”

“你大爺的!”我暗罵一句,這算是逼上梁山了。

我立刻衝向山崖邊,發現鬼陵的迷霧果然淡去了很多,環繞的迷霧就好像受到了什麼阻滯一樣,運轉不靈,甚至有一小塊已經失去了迷霧法陣的防護。

顯然已經被打開了缺口。

可我又急了,這麼高的山怎麼下去,跳下去不得摔成肉餅?

本能的我看向七彩鷹,這傢伙以前就拉過我一次,沒讓我摔死,現在也只能靠它了。就算拉不住也能減緩一點速度,摔不死就行。

七彩鷹明白我在想什麼,本能的退後了一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山下的鬼陵,露出一個拼了的眼神,振翅起飛盤旋了半圈之後從後面俯衝過來。

我深呼一口氣,後退幾步猛的往前一衝,飛跳出去。

我呈自由落體墜落,接近了鬼陵十餘丈,但距離遠遠不夠。

七彩鷹很適時的從後面衝上來鷹爪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奮力狂扇,雞毛都飛出去一大把。

我下落的加速猛的一頓,朝前面飛去,儘管七彩鷹沒能完全拉住我,但滯空的時間足夠讓我落入鬼陵了。

但周圍遊蕩的魔物不是吃素的。險情很快出現,附近兩隻遊蕩的飛行魔物一見我們,馬上從遠處俯衝過來。

七彩鷹帶着我在空中艱難的做了一個閃避

動作,堪堪避過。但這沒什麼用,魔物一擊不成又來了,還是夾擊。

“吖~!”七彩鷹被激的鷹鳴一聲,竟然鬆開我,迎向了撲向它的魔物。

“靠!”

我嚇的驚叫一聲,驟然加速,和大地在急速接近。

我本能的有些發慌,這麼高的速度摔到地上,十有八九得掛,再加上地上到處都是魔物,十死無生。

很快,地上的小的如同老鼠一般的魔物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眼看就要和地上一頭人高的魔物來個熱烈的擁抱。

“嗖!”

總裁大人不要跑! 七彩鷹終於回來了,猛的扣住我衣服,甚至因爲太過緊急,鋒利的爪子還扣進了我肉裏面,疼的我悶哼一聲。

接着,七彩鷹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狂扇,接地的速度在急速減慢,雞毛亂飛,扇了半空都是,也不知道是它褪毛了,還是用力過猛。

最後,我們和大地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滾到一塊,摔的眼冒金星。我倒抽一口涼氣,立刻掙扎着站起來抽出重刀。

見縫插針的魔物果然朝我們涌過來了,數量很多,而鬼陵的迷霧離我只剩不到十丈遠。

沒猶豫,我立刻拖着七彩鷹便朝那邊狂衝。

七彩鷹用力過猛,落地之後像只死雞,口吐白沫,鷹眼上翻,渾身抽搐,也是拼了老命了。

我儘可能的快,抓着重刀不閃不避不計代價的開路,凡是敢迎頭來的,一刀斬了。

因爲沒法辦再遲疑了,速度就是一切,周圍數千魔物滾滾而來,在它們趕到之前如果衝不進鬼陵,被淹沒是唯一的下場。

“吼!”

忽然,前面一聲怒吼,來了一頭體型頗大的魔物。

它壯如犀牛,身披倒刺,昂起來的頭比人還高,四肢粗壯的比成年公象還要粗,鱷口獠牙交錯,張開森然巨口朝我撲過來。

這一口要咬實了能吞下我半邊身子。

體型太大,我一躍而起避了開去,但沒想到的是這鬼東西竟然還拖着一條長長的蛇尾。等我騰空而起發現時已經晚了,蛇尾狠狠的倒卷而回,掃向我和七彩鷹。

“你大爺!”

我罵了一句,千鈞一髮之際只得一刀斬出去,快刀化爲五道殘影講蛇尾斬斷,但粗壯的斷尾依舊有強大的衝擊力。

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顆倒下的大樹給砸了,悶哼了一聲狠狠砸在地上。

這還不算完,這頭魔物顯然是頭領級別的,斷尾之後嘶吼一聲,立刻返身再次朝我衝過來。

景文一眼看到了那個身影。

Previous article

「特別的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