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此,白色身影似乎沒有要多留的意思,正在她要啟身離開的時候,鎧靈仙叫住了她:「前輩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請前輩留下名號,待我以後可以報答。」

「我姓沐。」

留下這句話,白色身影就雙手一展乘風而去,真如仙女飛天一般消失在鎧靈仙的眼前。

「沐?沐仙子……」

……

「小姐。」

乍聽一聲呼喊,鎧靈仙從恍然間回過神來了,轉頭一望,只見笑老從閣房裡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說道:「小姐,外頭好大的動靜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鎧靈仙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去看看就都知道。」隨即,鎧靈仙踏步而起,朝著狩獵城漫天飄雪的中心地帶飛去。

笑老砸巴幾下嘴巴,搖頭晃腦一番,接著也緊隨了過來。

……

「老鬼,就憑此劍就想誅殺本座,哈哈,你也未免把本座看得太輕了吧。」龍舸很不屑尹劍施展出來的手段,扭了扭脖子,表情極為不以為然。

對此,尹劍也不惱,平靜的道:「邪魔九火,以心為引,哼,孽畜你還想勾起我的情緒變化,再引火焚身嗎?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

聞言,龍舸大怒,似乎是自己的陰謀被人揭穿而惱怒一樣,憤怒的喝道:「死老鬼,你還有兩把刷子,那好,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接招吧。」

龍舸腳步朝前一踏,一串魔炎從他的踏出的腳底倏忽的冒了出來,接著就像風暴擴散一樣,呈著一個圓圈,朝著四周席捲開來。

所至之處,冰霜融解,寒氣褪去。

下面圍觀的眾人一受至魔炎的波及,連慘叫還來得及發出,就當場焚化而死。這一幕,當場就嚇得不少熱鬧的人散去了不少。

「孽畜,休得傷人!」

尹劍大驚,一絲怒氣在心底盤旋,然而,這怒意一生,尹劍就大感不妙,正要強行壓制內心的情緒,卻不料耳邊響起了龍舸的猙獰的聲音:「哈哈,現在才發現,晚了!」

正在這時,不知怎麼回事,尹劍身上突然升騰起層層魔火,身後才凝聚的冰霜巨劍眼前就要崩潰,尹劍一咬牙,揮手斬下。巨劍直劈而去,正斬龍舸頭頂。

「哼,想兩敗俱傷嗎?」龍舸駭然驚道,巨劍落下的那一刻,一股無形的巨力就已經徹底的封鎖住了他,完全動彈不得。


「可惡!」

龍舸意念一沉,一隻由魔炎生成的滔天巨手,不知從何處冒出,陡然抓住了落下的巨劍,兩者相撞產生的能量波浪震動開來,一路上掀翻無數房屋,就連生根極緊的妖靈古樹也被連根拔起。

但是魔炎巨手縱然有著力挽狂瀾的霸氣,但是卻沒有抵擋住冰霜巨劍,當場『要被斬裂,而這一劍正要落到龍舸的身上時,醫仙館內突然傳來了異動。

嗷!

一聲驚徹雲霄的呼嘯陡然響起,接著,一頭身上泛著白光卻有著冰霜縈繞的巨獸,從地底鑽出,怒拍著地面,直撲過來。

咔嚓!

冰霜巨劍受至一股強大能量的侵入,當場就爆碎開來。冰霜巨劍因為與尹劍身心相連,所以巨劍一破,尹劍遭得反噬當即就噴出了一口血來了,氣息從強轉弱。

劫後餘生,龍舸可沒有絲毫歡悅,因為那頭巨獸已然盯上了他。怒視的眼底,是升騰的殺意!

「滾出去,不然我宰了你!」

「有種你就試試看,不怕這個人類死的話,儘管動手。」

「觸我逆鱗,簡直『就是在找死!」

巨獸發出一聲震響九天的咆哮,似乎天空飄浮的雲朵都要掉落下來一樣。

龍舸轉身就朝著一個方向遁去,連一點兒要打的意思都沒有。這頭巨獸對他有著天生的威懾,血脈傳承必然在它之上。

凶獸之間,決定上下之分的,實力除非高天睥睨一切的地步,不然,血脈的高低才是權衡強弱的惟一標準。

巨獸雖然體形龐大,動作卻一點也不遲純,化成一道白練就緊追而去。

「邪魔九火蛟!醫仙館館里怎麼跑出這種的怪物來。」觀看了剛才的那一場震驚狩獵城大戰,眾人對兩方的來歷都有了判斷,現在,戰鬥戛止,眾人開始接頭交耳的議論起來。

「聽說醫仙館內有一隻邪魔九火蛟的左爪,一定此爪移殖時出現了差錯,才使其人變成邪魔九火蛟的傀儡。」

「嗯,只還過那頭冰霜凶獸是怎麼回事,好強橫的力量,居然能一震破開尹館主的冰霜巨劍。」

「這哪裡知道呢,幸好這邪魔九火蛟逃出了狩獵城,不然,在城內要制服它的話必然會傷及無辜。」

「哼,你還不罷手,一個人類,值得我們互相殘殺嗎?」

無垠山脈當中,蔥蘢的樹冠叢上空,兩道身影正在一前一後的追逐著。龍舸扭頭望著後面窮追不捨的巨獸,低聲說道,語氣沒有了當初的狠戾。

「互相殘殺!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巨獸怒目一縮,身形朝前猛地一撲,剛剛還在百米開外,下一刻,就直接撲到了龍舸的身上。

… 第一百八十九章:小毛球蘇醒

靈魂之海,萬丈驚濤。波瀾的海水面,裡面有著絲絲魔炎正在遊走。

「你怎麼可能進入這具身體的靈魂之海。」

在靈魂之海上頭,一個形態如同幽靈的怪物正慌亂的叫道,在他們的對面,一頭巨獸正在拍地咆哮。

「哼,哪裡來的渣渣,現在給本女皇滾出去,不然本皇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巨獸口吐人言的說道,不過,她的聲音卻極為的好聽,輕靈裡帶著幾分硬朗的聲線。

「可惡,居然給破壞本座的好事,那好,既然如此,不如乾脆魚死網破!」魔炎縈繞的幽靈厲聲吼道。正當這時,靈魂之海里一陣震蕩。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驚嘯之聲破空響起,接著,一道人影海底飛了出來。

「哼,魚死網破,就憑你恐怕還遠遠不夠啊!」出來的這人影,正是龍舸的靈魂之體。見此,幽靈大驚,震撼的道:「怎麼可能,你不會被我滅了嗎?為什麼還存在著。」


「滅我?呵呵。」龍舸擦著鼻梢,輕笑不已。當初封印這邪魔九火蛟的殘魂時,他的確沒能成功,為了保存實力,他立馬將靈魂轉換到了龍舸的本體當中,還製造了魂飛魄散的假象。

本來,龍舸還以為要蟄伏很長的一段時間,可是,小毛球居然蘇醒,而且還擁有了很強的力量。龍舸就感到機會來了,立即重回了劉三之體。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三哥的靈魂之海?」

正在龍舸要叫上小毛球並肩作戰的時候,小毛球突然說出這樣一句差點讓龍舸吐血的話。龍舸一怔,也瞬間明白了過來,畢竟龍舸與劉三長得不一樣。靈魂自然有著巨大的差異,難免小毛球會認錯。

「媽蛋,那你認為我是誰?」

龍舸笑罵道,雙手環抱著。他還以為小毛球能看出什麼來。然而,小毛球看到這一幕,立即就發怒了,似乎受到很大的挑釁。

「閑雜人等,給本皇滾出去!」巨獸怒嘯著,接著,一爪子橫掃了過來,那爪子蘊含著的恐怖力量,就連龍舸也感到一陣心驚膽戰,趕忙避退,一邊退一邊說道:「喂喂!小毛球,別衝動啊,我是劉三啊!」

「孤魂野鬼,居然也敢冒充我的主人,可惡!現在不是滾這麼簡單了,你得灰飛煙滅!」

巨獸不依不饒的吼道,整個靈魂之海也禁不住一陣轟鳴。幽魂趁著這機會正準備逃,然而,巨獸一邊攻擊著龍舸時,還一邊分神對付著他。剛開始他還有幾分隔岸觀火的架勢,現在完全沒有了那個心情。

「我的個乖乖。」龍舸可謂是哭笑不得,一進入劉三本體,還以為一切會結束得很順利,可是沒想到遇上這種奇葩的事情。小毛球居然咬上了他,靠,這是什麼世道,就算是養條狗,也該認主人吧。

「小毛球停下,你先別管我是誰了,先把這縷邪魔九火蛟的殘魂給滅了!不然劉三的靈魂之海可經不起這般折騰。」龍舸可不笨,他哪裡能允許這種互相殘殺的事情發生。

什麼事一旦觸及龍舸,那在小毛球心中的份量就會變得十分重要,果真,龍舸這麼一說,小毛球還真有動心。當即就停下了對龍舸的攻勢,轉而望向了邪魔九火蛟。

幽靈嚇了一跳,見兩對虎視眈眈般的目光橫掃了過來,渾身當場就一個激靈。

「凡人,我看你心地還不錯,現在就放過你。等解決到這個傢伙他時候,你就滾出去。」巨獸以著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龍舸苦笑了一下。看來小毛球是徹底都不認識他了。唉,算了,這種事情以後一定能解釋清楚的,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解決眼前的麻煩。

「你笑什麼?」巨獸側首望了他一眼,冷聲說道。龍哥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這傢伙嚴肅起來還真有幾分威懾力。他這一震懾,龍舸也不敢再亂說話了。

現在,邪魔九火蛟已經沒有當初的張狂,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很危險了,那頭巨獸本來就是一個恐怖的存在。現在還加上一個能領悟天地至理的傢伙,再說他還能掌控靈魂之海。要不是當初有邪魔九火蛟本體萬里傳功的壓制,才鎮住了他的靈魂。

「哼!算我認栽了,」邪魔九火蛟咬牙說道,做出了最後的決定。留著這兒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現在就想走?可惜已經晚了。」

巨獸兇狠的吼道,接著,就猛衝了過來,閃電般的速度,很快就來到了幽靈面前,揮著爪子就狠抓而下,幽靈可不敢大意,立馬撤身而走。

龍舸冷冷一笑,雙手一震,靈魂之海立即像感受到召應一樣,將整個空間全面封鎖了起來。幽靈剛邁過出口,就被彈了回去。靈魂也受到了一陣震顫。

「混蛋,你們想趕盡殺絕嗎。」

幽靈厲聲喝道,這一刻他也急了。照這般玩下去的話,她非不混得個魂飛魄散的結果。可是她身後的那一頭巨獸卻不依不僥。一旦被擊中,必死無疑,除了四處游躥,別無他法。

龍舸也閑得看戲,只需要控制住靈魂之海的出入口即可。幽靈似乎看到了弱點所在,開始進犯龍舸,只要殺死龍舸或趕走他,靈魂之海的禁錮自然會破解。

「哼,想滅我,哪有那般容易。」

幽靈怒吼道,接著就朝著龍舸急飛過來。龍舸早有準備,避身速退,磅礴的靈魂威壓轟然炸開!

龍胎領域!

幽靈大驚,被這道氣勢給震飛了出去。它轉過身,驚駭的說道:「龍胎後期的靈魂之力,怎麼可能,你居然有龍胎後期的修為!你到底是什麼人?」

龍舸大笑了一聲,輕聲說道:「連我的軀體也敢占,今日必是你的滅亡之日。」

龍舸的靈魂進入劉三體內時會有壓制,而且靈魂的力量會驟減。所以當初龍舸才會被幽靈強勢擊敗。

現在,龍舸之所以能擁有如此強橫的力量,這重點還是在於小毛球。龍舸一轉頭,巨獸正側頭朝這望來,說道:「還發什麼愣啊!別白浪費我的力量。」

龍舸相視而笑,渾身一震,一股滔天強橫的靈魂威壓驚撼而起。猛的一撞,居然直接將幽靈給衝撞了出去。幽靈大感不妙,剛想要移開。然而,巨獸轟然張口,強大而無可抵擋的吸力直接將其吞噬了進去。

嘭!

幽靈幾乎連慘叫都未發生,就在巨獸的肚中破碎開來。

與此同時,在萬里之外的火山洞府內。

一頭巨蛟猛然揚起了巨大的身軀,烈焰升騰的雙目里,帶著深深的怒怨:「可惡,居然能夠鎮壓住本座的殘魂,哼……這筆帳,本座一定要追回,總有一天我們會重新見面的。」

……

「現在是時候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了。」巨獸虎視眈眈一般的望著龍舸,沉聲說道。龍舸悻悻一笑,很無奈的聳了聳肩,知道解釋沒有任何作用,正在他揮手要離開的時候,小毛球卻突然叫住了他,吼道:「你怎麼可能操控這兒的靈魂之海。」

龍舸擦著鼻子,止不住一陣苦笑。你問我,我問誰去?

「如果我說我是劉三,你會相信嗎?」龍舸帶著挪揄的意味說道,還沒等小毛球開口,他又繼續說道:「真不知道當初把你帶回來是對還是錯。現在搞得自己有家都不能回。」

「你什麼意思?」巨獸眼瞳一縮,冰冰的說道。龍舸坐了下來,手朝前一抓,海水就咕咚翻騰著冒出了一段記憶影象。

……

街頭,一位雲袍少年在眾人的觀望下,背起一枚冰卵,緩步前行……

「小毛球,你說到底是什麼來歷?」

這時,畫面開始轉變,依舊是那位雲袍少年,不過在他的肩頭,正活潑亂跳著一隻毛茸茸的小靈獸,正睜大著可愛萌呆的眸子,凝望著少年。


「明明是卵生動物卻有哺乳動物的特徵。而且變身之後差別這麼大!」說時,龍舸還側身瞥了不遠處的巨獸一眼。

龍舸繼續說著,海水裡不斷有著各種記憶碎片浮現而起,再加上他那惟妙惟肖的說語,巨獸驀然一呆,竟有幾分失神。

說至最後,龍舸抬起了頭,一張望,巨獸早已不知所蹤,取而代之是一位身著白色貂皮的女子。這女子身段極佳,容貌也是傾城之態,算得上紅顏禍水級美女了。

「你是小毛球?」龍舸愣愣的問道。那女子沒有說話,轉身就走,龍舸剛一站起,她就消失不見了。

龍舸摸了摸腦袋,感到一陣莫名其妙。不過還好,不管小毛球是否相信,至少他的靈魂可以歸竅了。

出來之後。身邊早已空無一人,龍舸朝著四周望了一圈,苦笑著說道:「也不知道這個傢伙是怎麼想的,唉,這個丫頭。」

摸著腦袋,龍舸就從地上站了起來,左手撐地的時候,轉頭一望。隨後抬起左手,上下左右瞧上了一番。驚呃著發了笑,這左手已經變成了人手的樣子,可以運動自如。

「去!」

龍舸大喝一聲,左手居然變成了一條鱗光閃爍的巨爪,輕輕一揮,周圍數棵大樹應聲而碎。

… 第一百九十章:邪魔左爪

望著左手上升騰而起的黑色魔炎,龍舸不禁莞爾一笑,這力量的確不容小覷。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話果然沒錯。

收拾好心情,龍舸起身回到了狩獵城,此時的狩獵早被這時場軒然大波給鬧翻了。進入城門時,龍舸特意化了個妝,隱藏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輾轉找到蠻聰與月薇之後,三人隨便投了一家客棧住下。

進入房間后,蠻聰就移了過來:「大哥,你沒事吧,那怪物……」

龍舸頭一抬,若無其事的道:「被我給滅了。」蠻聰哦了一聲,點了點頭,好像想起了什麼,又問道:「對了,大哥,小毛球呢?」

龍舸脫下靴子,上床盤膝坐下,搖頭道:「不知道。」

見龍舸不太想理會自己,蠻聰識趣的退了出去,月薇抬頭若有所思的望了龍舸一眼,與蠻聰一起離開房間,順手將房門帶關。

等到兩人離開片刻,龍舸睜開了眼睛,這時,窗口被悄然打開,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那裡,望去,赫然正是不見了的小毛球。

見此,龍舸臉上一喜,笑道:「你怎麼捨得回來了?」

小毛球咻的一聲跳到了龍舸的身邊,一邊擺著尾巴,一邊說道:「速速離開狩獵城,那個月薇是獸族的姦細,估計在今天晚上,獸族就要正式向人類修龍者宣戰了,駐紮在無垠山脈里狩獵城就會成為首當其衝的攻擊對象。」

「哦。」龍舸漫不經心的笑了笑,淡淡的道:「那又怎麼樣?」

月薇,龍舸從救出她的時候,就發現了諸多疑點,也曾懷疑過她的身份,因為之前有過準備,所以現在聽到她的底細,龍舸也不是太感驚訝。

小毛球在龍舸旁邊趴下,緩緩的伸了個慵倦的懶腰,說道:「你都不急,我急什麼,就憑那些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姑奶奶很有興趣玩上玩。」

這樣老氣橫秋的話從一隻萌呆的小獸的嘴裡說出,聽上去實在有些怪異,龍舸忍俊不禁。

「你到底什麼來歷?」龍舸問道,小毛球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居然趴著龍舸的腿就安靜的睡著了。


冷無悔當即破涕為笑,臉上再次泛起神采。

Previous article

不過唯一讓阿肯牽挂的是萊西少尉,這個瘋婆子竟然被擊落了兩次!有一次還是阿肯出面營救了她,幸虧在本土作戰,跳傘還能夠生還。不過萊西也因此得到了一架最先進的『噴火』戰鬥機!這架戰鬥機繼承了萊西少尉的王牌優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