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劍魚被青魚一尾巴拍的暈頭轉向,緩過神來,眼中凶光更勝,長著血盆大口,朝著青魚窮追不捨。

「難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么?小鯤,真的好想你啊,當初選擇跟了我,是你那一輩子做的最錯的選擇吧,這條青魚雖弱,我也認了,等我他日重新登臨崇陽域,還是一人一魚,不知道洪天裂那狗賊,會不會嚇破了膽呢?」任寒默默的想著,終於還是緩緩的站起身來。

咻!

一枚金印閃電般掠出,轟擊在毫無防備的劍魚身體之上,直接是將其砸翻了出去。

青魚的身形猛地一怔,一雙巨曈疑惑的看著任寒。

「我可以出手救你,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得被我煉化。」任寒坦白說道。

「我可以被你煉化,但是也有一個條件,你得救我的族人。」那青魚搖身一變,竟是成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大大的腦袋,短短的頭髮,五官極其可愛,胸前罩著一塊青色的肚兜,下身還光著屁股。

「你可別唬我,要是什麼天大的危難,我可就沒那個本事了。」任寒咧嘴一笑,說道。

「你也別唬我,被你煉化了,我可就沒有自由了,連軀體也沒有了,只剩下一縷魂魄為你所用,要是你不付出一點代價,我憑什麼答應。」青魚如法炮製的說道。

「那就成交,我先替你殺了這頭海鯊,算是訂金,隨後和你一起去救你的族人,救得下,我煉化你,救不下,那算我沒本事。」任寒說道。

「你這個人類還挺爽快,我叫小青,你呢?」小青點頭問道,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我叫任寒。」任寒目光驚異的看著小青,總覺得這小孩子身上,有些不一樣的氣息。

「你快動手,那大傢伙緩過神來了!」小青突然提醒道。

正說這話,任寒感覺到周圍的海水瞬間變得極為的狂暴,那劍魚無緣無故挨了任寒一記金印,怒火中燒,定睛一看,居然是個人類,火氣更勝,直接驅動著碩大無朋的身軀,額前頂著長長的尖刺,朝任寒沖了過來。

「你退後。」任寒出招之前,不忘提醒小青,旋即魔神神影發動,朝著狂襲而來的劍魚,悍然轟出一拳!

嗥!

拳刺相接,劍魚明顯落入下風,有了青雷之體和青木龍甲的保護,任寒現在肉體的力量,可不輸給任寒神獸,連皮糙肉厚的深海魔鱷、海牛之類都不害怕,又豈會畏懼一頭以攻擊見長的劍魚呢。

一擊得手,任寒接著就是一套行雲流水的金剛破魔拳,海底苦修的三個月,剛好是拿這條劍魚鬆松筋骨,打的那條劍魚毫無還手之力。

轟!

任寒一拳再度轟出,劍魚身上也已經是鮮血淋淋,看上去極為可怖,更顯眼的是,連額前的尖刺都快被任寒給打斷了,這可是要了劍魚的老命。

「混蛋,一個人類,怎麼敢管我們水族的事!快快離開!」劍魚情知不敵,化作人形,開始恐嚇任寒。

「我答應了這位小兄弟,幫它殺了你,然後救出它的族人,這樣我就可以煉化它作為自己的神獸,這只是一樁買賣而已,所以,對不住了。」任寒說道。

其實劍魚說的是對的,這是人家水族的事情,要不是今天突然動了惻隱之心,任寒也只有放任自流,偏偏著小青讓任寒想起了小鯤,這事就另說了。

「煉化神獸?幫我殺了它!我讓你煉化!青魚這等弱小的種族,有什麼好煉化,選我豈不是更好!」劍魚陰厲厲的說道。

「你說的當然不錯,但是,我還是選它,大家都趕時間,就不用再啰嗦了,殺了你,我還得去解救這位小兄弟的族人呢。」任寒催促道。

「哼!想要解救這一種族?痴心妄想!一個人類,在深海之中,潛行匿跡還生怕招來禍患,你居然想主動求戰,還要與我劍魚一族為敵,我看你也是活得不耐煩了!」劍魚兇狠的說道,話音剛落,咻的一轉身,就準備逃跑。

「快追,這傢伙跑的賊快,要是讓他和其他劍魚回合,就殺不了了!」小青匆忙提醒道。

「它往哪兒跑?」任寒淡淡一笑,只聽咔嚓一聲悶響,雷嬰已經化作一道驚雷直接全力轟擊在劍魚身上,那速度,不知比劍魚快出了多少倍。

嗥!

劍魚爆發出一聲絕望、憤怒的凄厲嘶吼,碩大的身軀重重的砸落在地,額前一道深深的黑洞,不斷有黑血湧出,整個頭顱,都被雷嬰給擊穿了。

… 嘿!

雷嬰一擊必殺,剛剛回到任寒身體里,身旁的小青已經如同離弦之箭,朝著劍魚的屍體飛掠了過去,人在空中,便是化作了本體,毫不客氣的朝著劍魚噬咬而下,一點一點的將劍魚給吞噬乾淨,只剩下一堆白森森的骨架。

「嗯,還是第一次吞噬比我強大的神獸呢,果然是美味至極,多謝了。」小青重新化作人形,抹了抹嘴邊的血肉,說道。


任寒淡淡一笑,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小青站在劍魚骨架旁,眼珠子滴溜溜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嘿,我聽說,人類都是自私而且精明的,可你這個人類怎麼這麼傻,你幫我除掉了這條劍魚,就不怕我翻臉不認賬,就此跑了么?」小青左手橫在胸前,右手墊在左臂上,托著下巴問道。

「如果你想反悔的話,那就走吧,只當我是鋤強扶弱了一回,本來也算不得多費事,煉化神獸只求自願,你若是心存抵觸,我就是煉化了你,作用也不大,日後還會生出禍患來,你走吧,不要打擾我練功。」任寒毫不介意的說道。

「你這個人類倒是有意思,我現在倒是對你很有興趣了,想想被你煉化倒也不錯,至少我就可以離開大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哎,你強不強啊?別我剛被你煉化,出去你就死了,那我可就賠大了。」小青嘖著嘴問道。

「強與不強,都是相對的,這我可不好說,你要是不願意,就趁早離開吧。」任寒催促道。

「你叫我離開,我偏不離開,你答應我的事,可還沒有完全做到呢,你還得去救我的族人,我也正好可以考察考察你,到底強不強!」小青精明的說道。

「現在我可不去了,收拾這條劍魚,我是手到擒來,可你那一族的危難,就不好說了,搞不好,我去了就是送命,到時候我受了傷,你再反悔了,我才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任寒搖頭說道。

「嘁,你以為我是像你們人類一樣無恥的么?可以說話不算話的,我小青說一是一,說二就是二,只要你救出我的族人,我就心甘情願被你煉化。」小青鄙夷的說道。

「這話你可不要亂說,你才見過幾個人類,不要道聽途說,以訛傳訛。」任寒也覺得這個小青挺有趣,牙尖嘴利的,一時來了興緻,就和它鬥鬥嘴。

「誰說我沒見過幾個人類,我親眼目睹了好多人類到海里捕捉水族去煉化呢,手段殘忍的很,有時還為了爭搶一頭神獸,互相之間大打出手,毫無情分可言,不過我還是很安全的,人家都看不上我們青魚,哪像你,要求這麼低,還傻傻的,放著劍魚不要,非要來煉化我,是因為同是弱者,所以惺惺相惜么?」小青嗤嗤笑著,問道。

「我見過的神獸也不少了,還是第一次見你這麼能說會道的,我姑且信你一回,若是你再反悔,我也只有認命了,你現在到底是走不走?若是去遲了,恐怕就於事無補了。」任寒提醒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和其他的青魚可不一樣,其實呢,嘿,我就告訴你吧,我已經是被青魚一族追殺的目標了,現在又被劍魚追殺,真是裡外不是人,走吧,先趕過去再說。」小青躥到任寒身邊,指了指前邊一個方向,說道。

「那就走,你倒是說說,你怎麼混成了裡外不是人,應該裡外不是魚才對吧,你本來也不是人。」任寒隨小青一起動身,口中說道。

「事情呢,是這樣的,我們青魚一族在這茫茫大海之中,已經算是很低端的存在了,你想啊,人類抓神獸煉化,都不稀罕選擇我們,你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我小青呢,就更是這個低端種族裡的低端存在了,族長平時連看都不會看我一眼的,你說慘不慘?」小青連連搖頭,說道。

「不過再低端的存在,只要活著,就有逆襲的時候啊,我就把目標,盯到了我們這一族的大寶貝上,最後,終於被我給得手了!」小青揮舞著拳頭說道。


「大寶貝?你們這種低端的種族,能有什麼大寶貝?」任寒撇嘴問道。

「嘿,你還別不信,我說大寶貝,就是大寶貝。」小青不服氣的說道。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這空口無憑,我怎麼能信?除非你拿出來給我看看,算了,要是怕我出手搶奪的話,你就給我描述描述是什麼寶貝,我自會辨別一二。」任寒說道。

「這我倒是不怕,這大寶貝現在可安全的很,因為它已經被我給吞到肚子里去了,我告訴你,我們這一族的大寶貝,就是一顆獸核,聽說可是神獸鯤鵬的獸核!鯤鵬你知道嗎?那可是海中的巨無霸,無敵的存在,我要是能向鯤鵬那麼強大,嘿,你還別說,不要看我現在弱小,等我以後進化了,說不定真能變成鯤鵬,到那個時候,你可就賺大了,所以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你卻不行!」小青洋洋洒洒的說道。

「哎,你怎麼傻了?說話啊,神獸鯤鵬的獸核,算不算是大寶貝!」小青等了半天,怎麼不見任寒有反應,扭頭一看,任寒竟有些痴了,急忙催促道。

「你怎麼知道是鯤鵬?難道你見過鯤鵬長什麼樣子么?在這眾生域當中,可孕育不出鯤鵬來!」任寒心裡咯噔一下,有些晃神,問道。

「我當然是沒見過,就連我們族長也沒見過,可那是那條鯤鵬自己說的,難道還有假嗎?」小青問道。

「鯤鵬自己說的?什麼意思?」任寒繼續問道。

「事情呢,是這樣的,早在十幾年前,或者幾十年前,我已經記不清了,當時我們這一族的領地還不在這裡,有一天,突然一條青色的大魚從天而降,落入海中,那傢伙長的和我們這一族也差不多像,但是,體型可就大多了,當時把族長都嚇壞了,還以為是我們這一族的祖先顯靈了呢。」小青笑嘻嘻的說道。

「然後呢?你繼續說,快!」任寒著急的催促道。

「你急什麼?且聽我慢慢道來。這條大魚當時受傷很嚴重,比我現在受的傷還要嚴重,都快死了,而且看上去感覺不像真的,飄飄忽忽的,就像個影子,但是身體里一顆獸核異常的明顯,看的清清的,我當時就在旁邊躲著呢,所以把一切都看見了。」小青繼續說道。

任寒的呼吸急促起來,臉色也是有些潮紅,卻不催促小青了,只等他自己慢慢說。

「你這回怎麼不催了?我繼續說。這條大魚從天上掉下來沒多久就死了,後來身體也沒了,就只剩下了這顆獸核,是它自己說的,它是鯤鵬,好像還是什麼崇陽域來的,這顆獸核一直被族長保存著,就成為了我們這一族的大寶貝,聽說,誰要是煉化了這顆獸核,就有可能會進化成為鯤鵬,到了那個時候,就可以縱橫全天下的海域,再也沒有敵手了!」小青一臉憧憬的說道。

任寒的腦海中,卻只回蕩著兩個字:小鯤!

「哎,你催不催,你不催我我怎麼接著講!」小青不開心的說道。

「哦,我剛才走神了,你講的很精彩,快,然後呢,又發生了什麼事?」任寒配合的問道。

「後來啊,後來我不講了,哈哈。」小青頑皮的大笑。

「算了,我還是接著講吧,我小青呢,在族中的地位很低微,平時都沒有人會正眼看我一眼的,它們說我是雜種,不是純正的青魚血脈,說我娘是壞女人,我娘生下我沒多久就死了,我從小受盡了欺負,別人吃肉,我只能吃骨頭,有時候連骨頭都吃不到。」

「可是偏偏,我雖然吃得少,還吃不好,但是卻長的大,還比它們修為高,甚至都超過了族長,厲害吧!我們族裡有大寶貝的消息,不知道被誰給泄露出去了,就在前些日子,那些可惡的劍魚就來我們族裡搶奪大寶貝了,劍魚是什麼種族?那可是比我們青魚強上太多了,族長又嚇壞了,慌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愁得不知道該把大寶貝藏到哪裡好。」

「其實我知道,族長很想自己煉化了這顆獸核,但是大家都眼巴巴看著呢,這東西只能在族裡保存著,誰也不能獨享,可我是誰?反正他們也看不起我,我才不管那麼多呢,就在他們七嘴八舌爭吵不休的時候,我突然從旁邊竄出來,搶了獸核就跑。

就這樣,我們族裡的那些傢伙開始追殺我,很快,劍魚的種族也追上來了,反倒是截住了追殺我的那些青魚,但是也派出了剛才那條劍魚來追殺我,決不能放過一個,情況就是這樣了,反正大寶貝已經被我吃了,現在好像已經開始煉化了,你說它是不是鯤鵬獸核,到底算不算是大寶貝!」小青自顧自的說著,最後才質問道。

「把你的手給我。」任寒突然說道。

「幹嘛?你嫌我游的慢嗎?著急什麼,先讓族裡那群傢伙受受罪,然後我再當救世主,這多好!」小青yy著說道,不過還是下意識的將小手遞到了任寒手中。

「你說的不錯,你煉化的正是鯤鵬的獸核,千真萬確,我可以給你保證!」任寒長出了一口氣,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緩緩的說道。

雖然已經隔了兩世,可他和小鯤之間太熟悉了,即使小鯤已經只剩下獸核,而且已經被小青煉化,任寒也能感受到那股氣息,絕不會認錯。

… 任寒現在很難準確的說清,自己到底是怎樣一種情緒,有驚有喜,有苦有悲,可當這些情緒摻雜到一起的時候,卻反而變得很平淡了,好像突然間就看開了,然後,沉默就是最好的表達。

對於小鯤,任寒心裡有愧,如果小鯤不是跟了自己,它會一直在海底過著君王一般的生活,或許現在,還是君王,可一念之差,讓它和任寒合二為一,最終走上了通往巔峰,卻又跌入深淵的路途。

雖然只剩下獸核,還被身邊這個小傢伙給吞了,但是任寒心中,還是很高興,至少他再度聽到了小鯤的消息,心裡就安穩了。

「怪不得我會突然想要出手幫了這個小傢伙,其實一切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定吧,我借體重生成了任寒,你卻被小青給煉化,最終,你還是尋了我來,我不救你,你就會死,我救了你,你得隨著我一生奔波,不過你放心,這一世,我不會讓自己死了,當然,也不會讓你死!」任寒心中默默的想到。

「你做的不錯,放心吧,那真的是鯤鵬獸核,不信我們打賭,等你完全煉化了這顆獸核,你不僅會成為全天下最厲害的青魚,而且真的有可能進化成鯤鵬,成為大海中的巨無霸,只要有機會,我會幫你完成進化的。」任寒一邊說著,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小青的大腦袋,眼中滿是寵愛。

「啊呀。」小青沒想到任寒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來,下意識的有些抗拒的躲閃,可是,很快就怔住了,因為他從任寒眼中,看到了一種奇異的目光,包容、慈愛、疼惜,就好像,是媽媽的目光,小青禁不住心中一暖。

「哎,我們不去救他們了吧,其實真的挺危險的,劍魚一族,有成百上千條呢,你鬥不過他們的,重新找個地方去練功吧,然後你煉化了我,我再煉化鯤鵬獸核,咱們別去冒險了。」小青停下腳步,說道。

「他們可是你的族人,你怎麼能放棄救援他們的機會呢?」任寒有些不悅。

「我……我只是不想你去冒險,我怕你真的會死,你死了,我就剩下一個人了,反正我的族人對我不好的,我救了他們,他們可能還要反過來殺我。」小青低著頭說道。

任寒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卻將他和小青之間的距離,拉的很近很近。

「你的族人是不是會恩將仇報的追殺你,那是它們的事,但是你應該去救援它們,不要管別人,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好了。」任寒定定的看著小青,說道。

「那好吧,你說得對,可是真的很危險,我幫不上你什麼忙,你要做好準備。」小青鄭重的提醒道。

「我已經準備好了,走吧。」任寒點了點頭,說道,就那麼牽著小青的手,朝著危險義無反顧的奔去。

……

拾荒島這種地方,註定是永遠難以真正安寧下來的,短暫的平靜之後,往往是更為猛烈的狂風驟雨。

距離任寒遇見小青,又過去了三個月的時間,素心和安玲瓏已經在種植第三批的藥草了,可任寒還沒有回來,小傲也還沒有從修鍊中醒過來。

天剛亮,秦峰和往常一樣,打開門做生意,現在血色戰區通過雷獄試煉的人,已經有四十多個了,因為世道太平了,任寒那裡很多店鋪都需要打理,所以大家都開始慢慢的出來照顧生意。

寧霜兒還是盡職盡責的履行著大師姐的義務,每天守在雷獄前,接送一批又一批的人進出雷獄,並負責向成功經受歷練的人傳授功法。


現在連秦峰都不得不真心誠意的叫寧霜兒一聲大師姐了,寧霜兒的天賦真的很高,高到連秦峰都懷疑,任寒臨走之前,肯定是給她開了什麼不得了的小灶,要麼就是寧無敵和寧斷城將自己的經驗不斷的分享給寧霜兒。

總之,一切都是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如果能夠一直這樣,該有多好。

「喲,秦老闆,忙著呢。」秦峰正在思考幾個修鍊上的問題,微微有些愣神,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俏麗的聲音傳入耳中,今天的顧客可是來的有些早。

「孟樓主?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需要什麼藥草,讓手下的姑娘來購置就行了,怎麼還親自出馬了,快請坐,喝茶還是喝酒?」秦峰急忙迎了上去,來者正是燕子樓的樓主孟海棠。

「一杯猩紅之月,秦老闆,能不能打開貴賓室?我有些要緊事,想跟你說。」孟海棠神神秘秘的說道。

「這……任師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或者等我去請回素心姑娘也行,要是太大的事,我可做不了主。」秦峰為難的說道。

「秦老闆多慮了,其實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我是來給秦老闆介紹一樁生意,一樁大生意,我看,秦老闆還是打開貴賓室,我們慢慢商談的好。」孟海棠笑著說道,笑容中帶著濃濃的媚氣,讓秦峰都是有些晃神。

「那也不行,店裡現在就我一個人,都進了貴賓室,再來顧客就沒人招待了。」秦峰修鍊了宏觀控制生衍法之後,進步很大,意志力比以前堅定了很多,對於孟海棠的笑容,在輕微的炫目之後,更多的是反感。

「既然秦老闆你不方便的話,那在大廳說也行,反正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孟海棠再次讓步道。

「那孟樓主請坐吧,這是你要的猩紅之月,孟樓主有話請講。」秦峰將酒杯遞到孟海棠面前,說道。

「我這次來,真的是為了給秦老闆介紹一樁大生意的,這生意一旦做成,我們燕子樓和你們血色戰區,從此都可以在拾荒島上站穩腳跟,高枕無憂了,相信任老闆在的話,也一定會舉雙手贊成的。」孟海棠說道。

「呵呵,孟樓主就不用藏著掖著了,直說吧。」秦峰淡淡的說道。

孟海棠瞪了秦峰一眼,沒見過他這麼不解風情的人。

「秦老闆,我們燕子樓的人,在拾荒島的東北區域,發現了一座神石礦脈,成色很足,數量也不少,而且地點極其隱蔽,憑我們燕子樓和你們血色戰區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挖掘,你想想,在整個拾荒島上,西北區域有林區,西南區域有漁場,東南區域又有港口,為什麼偏偏我們東北區域沒有?現在我才知道了,不是沒有,而是我們一直都沒有發現。

現在好了,一個天然的神石礦脈就擺在那裡,這可是漫山遍野的財富啊,你想想看,我們東北區域為什麼一直低人一等,始終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那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可靠的依仗,除了開店,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可是有了這座神石礦脈,那就不一樣了,咱們東北區域翻身做主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孟海棠極具誘惑性的說道。

「真的有神石礦脈?」秦峰眼睛一亮。

「那是當然了,秦老闆不信的話,今天晚上我就陪你走一趟,現在那裡已經被我們燕子樓的人,嚴密的看管起來了,說句實話,也就是我們燕子樓都是一群女人,對於開礦這種東西實在是不擅長,這才會想到拉上血色戰區一起發財,而且咱們兩家既然都投了任老闆,就應該有福同享才是,秦老闆好好考慮考慮。」孟海棠抿了一口猩紅之月,說道。

「有神石礦脈那當然是好事,這樣吧,孟樓主請回,還是暫且等上一等,任師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任傲大哥也很快就會從修鍊中醒來,茲事體大,還是從長計議的好。」秦峰不為所動的說道。

「你!你以為任老闆不知道這件事情嗎?其實這件事情已經壓了很久了,早在任老闆閉關之前,我就已經向任老闆提過了,任老闆當時就表示同意,只是因為閉關在即,所以選擇放緩一段時間,可當時任老闆只說閉關需要三個月,誰知這都半年了還沒出關,我是怕紙包不住火,無論是外長舞吟風,還是聯邦主席蕭漠,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如果被他們搶了先,哪裡還有咱們的市場?」孟海棠嗔怒的說道。

「孟樓主不是誆我吧,這事我可沒聽任師提起過。」秦峰說道。

「這事我和任老闆之間的商議,六個月前的你,夠那個資格知道這些事情嗎?」孟海棠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想過沒有,憑任老闆的實力,會一直在拾荒島上蟄伏下去嗎?會一直看舞吟風和蕭漠的臉色行事嗎?不過是韜光養晦,等待更好的機會罷了,而神石礦脈的發現,無疑就是最好的機會,任老闆也是早就認識到了這一點,要不然,你因為我會貿然行事嗎?」孟海棠說道。

「孟樓主的意思是,神石礦脈的事情,任師也知道,已經和孟樓主約好了,等任師出關,就著手開採,但是時間拖得太長,孟樓主生怕消息泄露,才提前來找我?」秦峰問道。

「哎呀,秦老闆果然還是聰明人,正是這個道理,秦老闆說的一點沒錯,你想我一個弱女子,我們燕子樓更是有一個算一個,全是弱女子,遇到這種事情,難免心裡沒底,現在任老闆兄妹三人都不方便出面,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秦老闆你了啊!」孟海棠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今晚,我需要和孟樓主一起去礦脈的所在地考察一番,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秦峰說道。

「好!那就一言為定,咱們晚上見!」孟海棠乾脆的說道。

… 很顯然,小青是被劍魚追殺時,情急之下才闖入了這片深海峽谷,對於大多數的海洋生物來說,這都是它們的禁區,這種神秘為之的領域,通常都是伴隨著巨大的危險。

青魚一族的領地,離這片峽谷很遠,處於大海中的淺水區,當然,也是相對於那些能夠修鍊的海洋神獸而言。

對於海洋神獸而言,青魚族群的數量足夠龐大,大約有一千多條,但是實力么,就不夠看了,像小青這樣能夠修鍊到神侯境界化為人形的,根本就是個異數,通常情況下,青魚的修為絕不可能突破到神侯境界,九氣神將,是青魚一族的極限。


「沒什麼。」元禎給她一個微笑,「可能是胃有點不舒服吧。」

Previous article

同時,他晶瑩無比的白皙手掌屈指一彈,一股無形的溫暖很舒服的波動頓時侵襲,這種波動蘊含了一種大自在,大解脫,大光明的感覺,暖暖的,似乎所有的憂愁都被拋棄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