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景文一眼看到了那個身影。

他皺了皺眉,血屍的身高有些嬌小,李琦的皮就有些不合適,旁人看不出來,景文卻看的明白,就像買大了的衣服怎麼看都有些噁心。

景文心底越發多了幾分厭惡。

其實真的是幼稚鬼苛刻了,血屍套上李琦的皮在普通人眼裏絕對也是極品。

“你來了!”任雪的聲音還是很好聽。

“大小姐!”景文嘲諷的叫了一聲。

任雪沒理會他話裏的意思,笑了笑:“你來見我,蘇顏不生氣嗎?”

景文看了她一眼:“蘇蘇會理解我的!”

任雪真是討厭極了他說起別的女人時不經意流露出的溫情和自豪。

這種感覺就像自己扔了的玩具被別人撿了,當自己想要回去的時候那個玩具居然說起新主人的好,而且堅決不願意回來。

任雪嫉妒的發狂。

憑什麼,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我可以不要,但是別人不可以撿。

“理解就好!”任雪從牙縫裏擠出這四個字。

景文恢復了他一貫的冷漠,他現在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

“你不是要告訴我真相麼?”景文冷漠的開口。

如果不是任雪打電話說要告訴他景家滅門的真相,他絕對不會來。

“急什麼?”

任雪慢慢的靠近,在景文身邊停下來,慢慢的褪去了外衣,只剩下貼身的內衣,玲瓏有致的身材在微微的月光下散發着瑩白的顏色。

景文看了她一眼,後退一步:“大小姐這是做什麼?” 任雪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她伸手抱住他,頭靠在他胸口。

“景文,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的,以前我是大小姐,很多事身不由己,現在不一樣了,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上,我就只有你了?只要你肯和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想知道的祕密,我都會告訴你!”

任雪的手不自覺的朝景文的小腹處摸去,卻猝不及防的被景文推開。

“這種荒郊野外,大小姐不合適吧?”景文儘量壓抑着自己的厭惡。

任雪眼底閃過一抹難堪,但她很快的忍住了。

“天地爲證,有什麼不合適?如果你害羞,我們可以去酒店。”

景文突然笑了。

這一次不是假笑,他是真的覺得好笑。

眼前這個女人居然就是他曾經喜歡過的人,景文很懷疑當時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麼病?就像蘇蘇說的創傷後遺症?

或者是自己根本就是瞎了?

“你笑什麼?”任雪當然看得出,他的笑另有含義,他從來不曾對她笑過。

“任雪,我覺得我活着的時候要麼是有病,要麼就是瞎了!”景文淡淡的開口,沒有往日的眷戀。

任雪攥緊了拳頭。

“要不我爲什麼會喜歡你?還被你心甘情願的利用?”

景文擡頭看了看天,今天並非滿月酒只有半個月亮,散着清冷的光。

“景文…”任雪咬着牙說。

景文說:“不管以前我怎麼瞎,現在我清醒了,我對你除了厭惡沒有別的,你以後不用做這些事情,因爲我真的會覺得噁心!”

景文從來不喜歡用惡毒的語言去傷人,可是如今…

他覺得好痛快原來罵人也是一件爽事。

任雪冷笑一聲,從地上撿起衣服,邊穿邊說:“景文,知道爲什麼我從前那麼多男人,我偏偏就沒有和你睡過嗎?”

景文不說話。

任雪嘲諷的看了他一眼:“因爲你看我的眼神,我從第一眼見到你時其實我是喜歡你的,畢竟你樣貌一流,很有才華魄力。我必須承認很少有女人能不爲你傾倒。

只可惜你的眼神讓我覺得噁心,你第一次看我就是那樣的,我當時就明白,你不是喜歡我,你只是在我身上看到了某個人的影子。

這一點你自己或許都不知道。”

任雪冷笑了一聲,像對景文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你知道的,我最討厭輸給別人,何況是做別的女人的替代品!”

景文一怔!

他記得第一次見任雪時候的情景,他一眼就在人羣中認出了她,那麼陌生又熟悉。

景文一個哆嗦。

是他被惠人關鐵籠子時那個送面給他吃的女孩,小小的景文一直覺得那個人或許是仙女來救他的。

他那也是他人生中僅存的一點溫暖。

或許就是因爲如此,在他看到和那個女孩那麼相像的任雪時,把任雪當成了她…

“那我就不是因爲蘇蘇長得像任雪而愛上她,我一直愛的都是蘇蘇,只不過任雪長得像她,我才把任雪當成了她!”

景文有些欣喜的唸叨。

這麼久了,這件事一直困擾着他,他有時候會覺得對不起蘇蘇,可是如今看來,他一直喜歡着愛的人就是蘇蘇。

“我要儘快告訴蘇蘇。”

景文臉上流露的笑容,深深的刺激到任雪,她雖然沒明白他說什麼,可她知道,景文的心一直都不在她這。

漫游在影視世界 “你去哪?”任雪叫住正要走的景文。

“關你什麼事!”景文理都不想理她,滿腦子都是喜悅。

“景文,你今天哪也去不了了!”任雪陰惻惻的說。

一個人擋在了景文面前。

唐書穿着慣有的黑色西裝,站在他面前,嘴角掛着邪魅的笑容。

“我就說他對你沒興趣!”

“景言?”景文看着來人的神情,一個人的長相會變,可是神態永遠不會變。

何況景言也是個特別的奇葩。

“沒錯,怎麼樣,沒想到吧!”景言冷笑。

“唐書呢?”

“被我暫時的封印了,不過我想解決了你,他應該也會開心的!”

“你們早有準備,就是要我死!”景文無奈看了看景言又看了看任雪。

任雪冷笑:“單打獨鬥或許打不過你,可是我們兩個對付你還是很有勝算的!”

“在我魂飛魄散之前能不能告訴我,景家滅門的真相!景文說。

任雪嬌媚的一笑:“真相就是你殺了景家人啊,你不是景家的災星麼?”

“今天,我要爲死去的親人討個公道。”景言說着就要衝上來。

任雪也在慢慢的靠近。

景文盤算着自己到底能不能衝出去。

他握緊的拳頭,蘇蘇還在等着我,我一定要回去,我死了,誰來保護她?

就在幾招之後,景文就落了下風。

“景文,你是因爲在女人身上浪費了太多精力麼?怎麼弱成這樣?”景言嘲諷道。

景文沉了沉眼睛。

任雪看着他,眼底閃過一抹疑惑,儘管景文受了傷,也不至於弱成這樣,他到底是怎麼了?

景言又走了幾步,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黑色的鐵質模樣的彎刀。

“景文,你這個爲了女人的毛病這麼多年吃多少虧還是改不了!”說完他得意的笑了一下:“你說一會兒我是該一刀結果了你,還是要再把你釘回去?”

他頓了頓,似乎很認真的想了想:“我看還是一刀結果了你算了,以你現在的實力,沒等釘上去就死了吧?”

任雪一直看着他的表情,想從中看出些什麼,可惜景文習慣了冷漠,她終究沒看出什麼來。

就在景言和任雪要衝上來的時候,一股強大的陰氣襲來,一道黑影立在景文旁邊。

“哇,以多欺少想殺鬼滅口啊?”邪月的聲音滿含嘲諷。

“古…月…昇!”任雪驚了:”你不是早就下地獄了嗎?”

邪月笑了一下,一張臉傾世的漂亮:“閻王不收,送回來了,看到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你怎麼來了?蘇蘇呢?”景文下意識的四處看了看。

邪月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眼自己的傻師兄:“別看了,她沒來,你出門的時候她把戒指放進你口袋了。”

景文一摸口袋,真的有那枚玄鐵戒指。

心中一暖,果然,蘇蘇即使不高興,還是關心我的。

邪月看他那個樣子,有些無語,他也很想學某人在他傻師兄的後腦勺拍一巴掌,可是他不敢。

“師兄…”邪月只能賣着萌叫了一句。

景文傻兮兮的擡頭。

邪月無語:“師兄,咱能不能先辦正事?”

“嗯!”

景文小心的把戒指收好。

邪月抽了抽嘴角,景文什麼時候這麼愛惜這枚戒指了?

放好戒指後,景文迅速換了個冷漠的表情,看着任雪時就多了幾分不耐煩。 “這個交給我,我喜歡打女人…不…女鬼!”

邪月說完就朝任雪撲了過去。

景文和景言和打成一片。

平靜的樹林中,頓時狂風大起,有晚歸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嚇得發抖,這個林子一定有鬼。

十幾分鍾後,勝負已分。

任雪和景言不是景文他們的對手。

邪月笑的冷漠又狠厲。

“好了,現在形勢似乎變了呢!”邪月的用意很明顯。

任雪和景言對視一眼。

景言攤攤手:“殺了我就等於殺了唐書!”

“你這麼不要臉你媽知道嗎?”邪月問。

景言不在乎的暼了他一眼:“所以,我還有事,先走了!”

景言一閃身不見了。

任雪憤怒的看着景文和邪月,乘他們不注意,往地上扔了一個黑色的藥丸,一陣白光之後,任雪也不見了。

邪月看了看景文:“這樣放走他們?”

“走吧!”景文低聲說了一句就往外走:“我想蘇蘇了!”

邪月狠抽了下嘴角:“師兄,是我剛剛救了你好不?

到了旅館門口,景文回頭威脅的看了邪月一眼:“不要告訴蘇蘇今天的事!”

邪月歪着頭,眼底閃過一抹困惑:“是任雪和景言的事,還是你實力變弱的事?”

“都不要說!”景文看着天空說。

邪月插着胳膊,一臉的擔心:“師兄,你到底對自己做了什麼?還是蘇顏對你做了什麼?再這樣下去,別說保護蘇顏了,你自身難保!”

“我有分寸!”

景文說完就走。

邪月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滿是不安。

一千年前你就這麼說,結果呢



“陸家主還有事?沒事我睡覺了!” 年有今日歲有朝 我給陸成瑜下了逐客令。

“你在暗示我?”陸成瑜輕笑着問。

我無語。

“景文快回來了,不想死就快走!”我已經懶得和他玩文字遊戲。

“景文還能回得來嗎?”

我笑了一下:“你以爲我會讓景文單獨去見任雪?”

陸成瑜忽然想起了戒指裏的男鬼,他笑了笑,站起身。

“那我就走了,明天見!”

“慢走,不送!”

陸成瑜走到門口,突然回頭對我說:“小心齊蒙!”

шшш● тTk an● C〇

“多謝!”

他走後,我嘆了口氣,這個鎮子算是我到過最安靜祥和的鎮子,卻是壞人來的最多的鎮子。

到底還有什麼事等着我。

我坐了一會兒,景文鬼頭鬼腦的進了房間。

門口的崗哨應該是撤了,不過不代表齊蒙不盯着我們。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邪月。

“你們倆和人打架了?”

“和鬼!”邪月懶懶的說。

景文訕訕的走過來開始脫衣服。

我抽了抽嘴角。

“幹什麼?你師弟還在呢?”我緊張的說。

景文一愣,隨即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蘇蘇,我只是去洗澡!”

回頭看向秦黎辰,見他如平時那樣溫文爾雅,渾身透著謫仙般的儒雅氣息,只當自己想多了。

Previous article

鬼王殿衆將見此,立刻分出一批人馬迎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