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過了了差不多一個多月,各線戰事已全部結束。

馬超啟用馬家暗子,裡應外合的攻破酒泉。韓遂在城破前中流矢身亡,其家人被馬超滿門抄斬,僅有閻行一人憑武藝殺出重圍,不知所蹤。韓遂麾下的四萬大軍。在城破后還剩下近三萬。業已全部向漢軍投降。


曹操已經將所有軍隊全部撤出漢中,就連上庸城也被文聘佔領了。說佔領好像有點不妥,因為實際上上庸是其佔據者楊家聽從曹操的命令讓給劉煜軍的。而楊家及其從屬,都已經跟隨曹操進入蜀中。除了他們,整個漢中還有六個家族,共計三萬八千軍民與之隨行。

這一點讓劉煜非常奇怪!曹操在雍州經營了近十年,可是卻沒有一個當地豪門願意跟著他,可他對於漢中來說。只是一個侵略者,為什麼反而有這麼多家族百姓願意背井離鄉的隨他走呢?!

「王爺。雍涼二州以及漢中、上庸等各郡都已平定,現在應該安排鎮守官員了。不知您的意思是……」郭嘉一臉興奮的問道。

劉煜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到底是因為我軍大勝而高興呢,還是因為你有了兒子而高興啊?」前兩天,洛陽郭府傳來消息,說郭嘉他老婆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結果他就從那天一直樂呵到現在。

「呵呵,都有,都有。」

「你真的決定就用『郭奕』作你兒子的名字了嗎?」

「這名字挺好,就不變了!」

果然就是歷史上的郭奕!嘿,又是一個人才!如果從小就著重培養的話,那他會不會比歷史上的同人更加光彩奪目呢?

「王爺,您認為雍州的刺史和將軍應該由誰擔任呢?」

劉煜想了一想,說道:「雍州的刺史就交給顧雍,而臧霸則擔任雍州將軍。他們調任后空出來的職位,你和朝中商量一下再派人,就不用再通知我了!」

顧雍是劉煜岳父蔡邕的徒弟,跟劉煜的關係也不錯,能力更是上上之選,由他來治理雍州劉煜才放心。臧霸是劉煜起兵之初就跟在他身邊的「老將」,一直都忠心耿耿的,其能力也是不錯的,在歷史上就曾經擔任過刺史一類的地方重職。雖然他的武功、謀略比起黃忠、張遼等人來,是要差了那麼一點點,但雍州四周也沒什麼強勢敵人,因此,由他來鎮守雍州,還是足以勝任的。

郭嘉點點頭,應道:「好的,王爺,微臣記下了!那麼,涼州又要怎麼安排呢?」


「涼州刺史由田疇擔任,涼州將軍由馬超擔任。」

田疇文武雙全,又在幽州歷練了幾年,相信在涼州這個多民族地區,必能做的有聲有色。至於選馬超的原因,那就不用多說什麼了。憑馬家在涼州的聲勢,相信必能使其四平八穩。

劉煜的想法雖好,但郭嘉卻有些不贊同:「馬家在涼州本就根深柢固,若再讓馬超獨領一軍在此鎮守的話,恐將使涼州成為一個朝令不能通達的國中之國啊!還望王爺三思!」

劉煜不以為意的揮揮手說道:「田疇心思縝密,一步三思,就算馬超有什麼異常,他也能提前發覺的。沒有錢糧的支持,就算馬超有什麼不軌之心,也是成不了氣候的!你就放心好了!」

見劉煜意已決,郭嘉也就不再多言。繼續說道:「漢中該如何處置,還清王爺示下。」

漢中啊……劉煜想了想,先問道:「張魯有提過什麼要求嗎?」

「有的,王爺。」郭嘉點點有,說道:「張魯大人不想再擔任任何軍政職務,他希望能將『五斗米教』發揚光大。所以想請王爺恩准他能派遣弟子去各地傳教。」

劉煜對張魯倒是很有些好感。一來他在歷史上就名聲不錯,不但從來沒有干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其創立的「五斗米教」更是活人無數。二來他對劉煜也是一直都蠻恭敬的。算是一個識時務的俊傑了。

「你轉告張魯,就說我不但同意他派遣弟子前往各地傳教,更會請皇帝加封他為國師,讓他的教派成為我大漢的國教。」

劉煜說得倒是痛快,可郭嘉卻聽得目瞪口呆,結結巴巴的進諫道:「王爺……這……這樣的恩德……是不是太重了?」

劉煜看了他一眼,奸詐的笑道:「嘿嘿。這樣的恩德當然不會直接給他咯!他必須答應我兩個條件:第一,讓他先將『五斗米教』改名為『天師教』,然後把總壇搬到揚州的龍虎山去;第二。他必須儘快把教中的經典編撰出來,而且那些經典必須通過朝中宣傳部門的審核,凡不能為我大漢所用的,一律刪除。只要他能答應這兩個小小的條件。我就賜給他這樣的恩德。讓他的『天師教』千秋萬代,代代相傳!如果他不答應,那後果,嘿嘿……」

郭嘉是何等聰明的人物,他已經全盤領會了劉煜的意思,忍不住就開口贊道:「王爺真是深謀遠慮,微臣多有不如。微臣相信,再那樣的誘惑之下。張魯絕對會答應的,我大漢從今以後。必然又會多一樣信仰的武器了!」

劉煜得意的笑了笑,然後特意叮囑道:「這件事在成事前必須秘密進行,切不可走漏風聲!」

「王爺放心,微臣省得!這件事微臣將親自負責,絕對不會使之外泄!」郭嘉莊重的應了一聲,然後問道:「王爺,那漢中……」



「漢中地處盆地,通路不便,而且範圍廣大,幾有半個徐州大小。我的意思是,將漢中、上庸連同落在我軍手裡的東川數郡合起來成立一個新州,其名曰『梁州』。你認為行的通么?」

郭嘉想了一會兒,才點頭道:「王爺此舉,實屬絕妙,微臣絕對贊同,相信朝中也不會有人反對的。那麼王爺屬意的刺史和將軍都是誰呢?」

「梁州刺史由張魯舊臣閻圃擔任,至於梁州將軍么,就交給徐晃吧!」

閻圃本就有才幹,又在漢中極得民望,由他出任梁州刺史,實在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徐晃不論是武功還是謀略,都可以在劉煜麾下排名前十,而且他鎮守函谷關多年,對防禦一道上極有心得,有他在,曹操即使想反攻,也將不得越雷池一步。

「是,王爺,那微臣就下去發送命令公函了!」郭嘉想要告辭而去。

「等一下。」

「王爺還有什麼吩咐。」

「我要重新在西域設立都護府,任命西域長史。」

「啊……王爺是想要西域百國重新歸附我大漢?」

「不錯。」

「可是,王爺,西域各國已經有近三十年沒有向我大漢進貢了。聽說那裡現在也是紛爭不斷,依微臣愚見,一個上國所任命的西域長史恐怕還壓不住那些已經野慣了的西域小國啊!」郭嘉顯然有些擔心。

劉煜卻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說道:「我可不是只設立西域長史而已,還會額外設立一個西域都護將軍。長史用來調解西域糾紛,處理絲綢之路上的各種事務,以及傳達上國令諭。而西域都護將軍則憑藉武力威懾西域各國,對懷有敵意的,可小懲大誡,對冥頑不靈的,則直接滅國。」

郭嘉這才放下心來,問道:「那麼,王爺心目中有恰當的人選了么?」

劉煜點了點頭,說道:「西域長史由向我軍投誠的天水功曹姜冏擔任,而西域都護將軍則由子龍擔任。」

姜冏已經受了劉煜的魅惑之術,對劉煜絕對地忠心,因此劉煜才會把他放在西域那種天高皇帝遠的地方。相信他在那裡,一定會一絲不苟毫不打折的完成劉煜交代下去的各種事情。趙雲是劉煜徒弟,堪稱忠勇無雙,由他領兵,劉煜自然是極為放心的。其實,劉煜之所以讓趙雲擔任這個職務,其目的也是為了培養趙雲。他可是劉煜內定的未來軍隊領袖啊!這幾年來。他雖然轉戰各地,作戰經驗非常豐富,但作為獨擋一面的一軍主帥卻還是第一次。就讓西域的那些小國來鍛煉一下他吧!

郭嘉見劉煜已然作出了決定,也就不再多言,告退而出,自去傳達命令。

##########################################################

如此又過了一個多月,正當劉煜準備迴轉洛陽時,郭嘉居然一臉苦相的來找劉煜了。

「怎麼了,你這是?」劉煜略微感到一些奇怪:「馬上就要回洛陽見你家的大胖小子了。你幹嘛還愁眉苦臉的啊?」

「王爺,微臣實在是受不了了!」郭嘉一開口就開始訴苦。

「怎麼了?受不了什麼呀?」

郭嘉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抱怨道:「自從微臣傳達了任命趙雲將軍為西域都護將軍的人事調令后。我軍中不少年輕將領都提出申請,想要加入到趙雲軍中,縱橫西域。」

挑挑眉,劉煜瞭然:「莫不是這些想要調職的將軍們去騷擾你了?」

「王爺英明!」郭嘉作頭痛狀:「絕大部分將領都是上呈申請書。雖然多的一日可達數次。但都還算比較好處理。可是,另有個別將領卻極為難纏,除了上呈申請書,還親自出馬,將微臣堵在了辦公廳內,逼迫微臣同意他們的調職要求!」

劉煜微微有些訝異的問道:「你在我軍中也算是排名前五的人物了,誰有那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去逼迫於你?」

郭嘉有些幽怨的看了劉煜一眼。低聲說道:「還能有誰?不就是王爺您的寶貝徒弟黃敘黃文功么?」

原來是這混小子,劉煜不禁啞然失笑。黃敘不但是跟劉煜最久的弟子。更是軍中第一大將黃忠的獨子,可謂是身份尊貴,等閑人都不敢輕易招惹。而且他幾乎是劉脩等人看著長大的,在劉煜老婆們面前也說得上話,有時連劉煜也壓他不住,這自然就更加助長了他的氣焰。做出帶頭向郭嘉這樣的軍方權力人士胡鬧的事情,也就並非不可理解的了!劉煜搖頭一嘆,問道:「跟著他鬧事的都有那些人啦?」

「除了黃敘之外,還有太史慈和魏延。」

劉煜不意外的點點頭,又道:「除了他們,還有誰最渴望去西域?」

「是陳到將軍。」郭嘉毫不猶豫的說道:「他是上呈申請書最勤的將領,最多的一天就上呈了六封申請書!」

呵呵,看來陳到也是急了。這場為時近一年的戰爭,他幾乎都沒有什麼作為,一直鎮守著潼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僚們殺敵立功。雖然他沒有什麼怨言,但劉煜知道他心裡一定不是滋味。現在能有到西域去開疆拓土的機會,他當然是不願意放棄的啦!年輕人的熱情是不能隨便打壓的,得了,成全他們吧!「既然如此,好吧,就將黃敘、魏延和陳到調到趙雲帳下聽用吧!」

「好的,王爺。」郭嘉頓了頓,又問道:「那……太史慈將軍呢?」

「他?」劉煜嘿嘿一笑,說道:「他如果有什麼異議,那你就告訴他,他到底還娶不娶他的琳琳!」

郭嘉

微微一愣,接著瞭然道:「呵呵,微臣知道該怎麼辦了。」

劉煜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又問道:「現在南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曹操因為有了張任這個在益州軍中威望極高的人作先鋒,一路上可謂是勢如破竹,無可抵擋,目前已經拿下了成都所在的益州平原。曹操將部隊分成了四個部分:

第一部分,由張任帶領原益州軍的五萬精銳自巴郡向東,意圖奪下巴東郡,藉以打開進入荊州的通道。

第二部分,由曹操手下第一守將曹仁率領三萬步卒鎮守葭萌關,以防我軍的進襲。

第三部分,由曹洪帶領五萬曹軍精銳騎兵把守益州平原,並清剿佔領區的敵對勢力。

第四部分,由張綉率領三萬曹軍和五萬益州降軍渡江進攻南中。因為南中地形複雜,民族眾多,所以曹操還特別讓手下的第一軍師戲志才隨軍出征。」

曹操還真是幸運啊!得到張任后,其奪取益州的難度起碼下降了百分之五十。不過,聽說南中的蠻族擁兵近二十萬,如果硬來的話,恐怕張綉和戲志才的那八萬兵馬是討不了好的……(未完待續。。)

… 感嘆幾句后,劉煜又說道:「這張任還挺得曹操信任的嘛!才歸降就能獨領一軍,而其麾下又全是益州得將士……」

「聽說,張任已經娶了曹洪的女兒為妻了。」

「哦?」這樣的消息總是能引起劉煜的興趣:「張任多大了,肯定比曹洪的女兒大的多吧?」

「是的。」郭嘉點點頭,說道:「據說張任已經三十齣頭了,而曹洪的女兒卻還不到十六歲!」

「嘖嘖……」劉煜無聲的感嘆了一陣,說道:「去了一個夏侯淵,又來了一個張任,這由曹操的親族組成的『五子良將』還真就保住了名號……對了,現在夏侯敦怎麼樣了?」

「聽說在戰場上瞎了一隻眼睛,因為逃亡的關係,沒能得到有效的治療,回到曹營后差點一命嗚呼,現在被曹操硬留在成都養傷並訓練益州降兵。」

劉煜想了一想,問道:「劉璋落到曹操的手裡了嗎?」他可是答應劉脩保劉璋一條命的,雖然早已經給曹操去了一封措詞嚴厲的外交信函,但曹操會不會受他威脅,劉煜還真不敢保證。

「劉璋在吳懿、吳蘭、吳班、楊懷、高沛等忠心將領的保護下,在張任的有意放水下,早在成都淪陷之前就已經出城而去,現在正乘船而下,前往巴東郡。」

「現在都有那些人還跟著他?」

「除了他的家人以及五位將軍並七千精兵外,還有別駕從事王累、兵曹從事張松跟在其身旁。」

「其他的蜀中文武基本上都降曹了嗎?」

「是的。」郭嘉點點頭。說道:「軍中武將,在張任的號召下,大部分都投靠了曹操。而文官部分投降的的重要人物有:陽江太守彭漾。巴西太守龐義,治中從事李恢,益州主簿黃權,議曹從事王甫等人。」

咦,這些好像是歷史上劉備的班底啊?沒想到居然被曹操得去了!劉煜感嘆了一下,又問道:「蜀中現在的人口、經濟、狀況怎麼樣?」

「據我們的情報顯示,蜀中現有四十六萬餘戶。三百二十餘萬人口,這還不包括南中的建寧、雲南等數郡……」

益州一直沒有經歷過大規模的戰亂,也沒有遭受過什麼天災。再加上劉焉、劉璋父子兩代都算是比較寬厚的主公,所以整個益州的民生還算是天下有數的。若是將益南數郡加上,其人口總數至少在四百萬以上,可以說是人力資源相當豐富的一個大州。

「……蜀中物產豐富。不但有煤有鐵。還有鹽井金礦,更有天下知命的蜀錦,那可是益州最為重要的財政來源……」

在這一點上,益州的確讓人眼紅。別的地方有的,它都有;別的地方沒有的,它也有。那個蜀錦在歷史上也是大大有名,不但是「南絲綢之路」上最暢銷的商品,更是支撐三國後期蜀國經濟的最重要的支柱。甚至可以說。蜀國幾十萬大軍,基本上都是靠蜀錦來養活的!也難怪曹操會狠下心來捨棄經營十年的雍州。而全力獲取益州了!

「……益州平原沃野千里,產糧極豐,而且地形險要,易守難攻,素有『天府之國』的美譽。如果曹操經營的好的話,確實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麻煩。還望王爺早作打算!」

劉煜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你給我說說其他的勢力現在的情況吧!」

「是,王爺。」郭嘉喝了口茶道:「在王爺攻打雍州的時候,劉備也在全力攻打交州的士燮。」

「哦?」劉煜微微疑惑道:「劉備不是很早就開始攻打交州了嗎?憑他手下的那些謀臣猛將,怎麼可能還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士燮啊?」

「微臣想來,這主要是由於三個方面的原因。第一,交州地形複雜,劉備軍初來乍到,自然進展不順;第二,士燮一族可謂是交州土著,在那兒的潛在實力極強,萬萬不是劉備這根基在荊州的人所能夠比較的;第三,劉備曾經被刺,其軍隊的進程也略微受阻……」


「你說劉備遇刺是怎麼一回事啊?」劉煜微微訝異問道。

「士家在戰況不利的局面下,請出了名列『奇功絕藝榜』的頂尖高手南海鱷神,讓他假借投靠的名義接近劉備,飼機行刺。」

劉煜以前好像聽誰說過,那個南海鱷神是士家誰誰誰的生死之交。想來這南海鱷神也是一個極講義氣的好漢,不然的話,也不會慷慨赴死了!要知道,憑關羽的高傲和張飛的暴躁,無論南海鱷神能否行刺成功,都再無活命的可能!

「劉備對前來投靠自己的南海鱷神極為熱情,不但盛情款待,更親自出迎,結果卻被南海鱷神一掌擊飛……」

劉備這人啊,自以為仁愛無敵,見誰都愛拉人家的手,這會終於吃鱉了吧?嘿嘿,沒有「王霸之氣」,你就別「虎軀一振」啊!搖了搖頭,劉煜問道:「南海鱷神的結局怎麼樣?是被誰殺的?」

郭嘉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南海鱷神並沒有死。在張飛要殺他之前,就被劉備阻止了,並不聽勸阻的要和南海鱷神單獨一敘……」

劉備又要開始彰顯他的仁義了嗎?而且他也不怕南海鱷神再度出手,畢竟他也是「十大劍手」中名列第七的是雌雄雙劍啊!雖然受了點傷,但在他有心防備下,南海鱷神還是絕對沒法在數息之間就得手的。

「……也不知道劉備跟南海鱷神說了些什麼?反正他們一起出來時,南海鱷神就已經成為了劉備的近身侍衛長。非但如此,南海鱷神更自告奮勇的請命去勸降士燮,最後還真叫他成功了。」

不是吧。單獨一談就讓南海鱷神全心投效了?……劉備該不會也會魅惑之術一類的技能吧?微感詫異的劉煜問道

:「這麼說,隨著士家的投降,交州已經真正的落到劉備的手裡了?」

「也不是。」郭嘉輕笑著說道:「士燮的四弟士武。並不認同家族投效劉備,帶領著忠於自己的數千土兵進入大山,和劉備打起了游擊戰。目前的劉備軍正是被這支不過數千人的小部隊拖在了交州。」

劉煜想劉備絕對不可能因區區數千的亂軍就留在交州的。恐怕他是怕士家的勢力太強,所以才以此為借口,留在交州作些布置。畢竟以他的仁義之名,是絕對不能直接對投靠了自己的人下手的!

「南邊另一個需要王爺您多加留意的勢力就是孫堅了。自從呂布和衛仲道加入他的麾下后,他們江東軍在陸地上的戰鬥力可以說是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從徐州退兵后。孫堅並沒有讓大軍各回駐地,反而將全部步騎都交給了呂布和衛仲道訓練。三個月後,他就匆匆的帶領重新訓練過的步兵部隊進攻山越。」

「怎麼孫堅又開始攻打山越了?他就那麼不殆見人家么?」在孫堅下轄的少數民族還真是日子艱難啊!

「孫堅性情本就極為剛烈。容不得自己的勢力範圍內還有不聽自己號令的勢力存在。而且前幾年他大張旗鼓的進攻山越,卻落得無功而返,這自然被他視為平生之恥。這次王爺率領大軍進攻雍州,正好減輕了孫堅在大江防線上的壓力。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想要趁王爺您無力南顧時。掃清自己領地內的敵對勢力。」

「那結果怎麼樣?」

「山越新都部、東陽部和臨海部,這三大部族全被殲滅,傷亡總和超過三萬。餘下的俘虜以及族中剩餘的人口共計十二萬餘人,全部被孫堅強行驅散到江東各郡縣內。山越建安部和延平部舉族投降,在他們的帶領下,山越各部已經在名義上奉孫堅為主了。」

「只是名義上嗎?」

「是的。」郭嘉點點頭,解釋說:「山越一族雖然分部而居,但其總人口卻高達兩百萬。就憑孫堅那點實力。震懾有餘,吃下不足。能在名義上得到山越臣服。每年收取一點象徵性的貢奉,這對孫堅來說,已經是余願已足了的!」

劉煜點了點頭,感嘆道:「只憑三個月的集訓,就能讓江東步兵大勝『生於斯,長於斯』的山越兵,這呂布和衛仲道的訓練之法還真是高明啊!」

「其實,這次山越之所以大敗,並不只是因為江東步兵的訓練,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江東軍中的那四個人!」

「哪四個人啦?」劉煜有些好奇了。

「除了呂布和衛仲道之外,還有孫堅的長子孫策及其好友周瑜。」

「孫策和周瑜?」這兩個人終於正式登上歷史的舞台了!真相親眼看一看「小霸王」和「美周郎」的絕世風範啊!

郭嘉見劉煜微微走神,以為劉煜是在疑惑這突然冒出來的兩個「小將」,當即就解說道:「孫策是孫堅正妻大吳夫人所出,據說在懷子期間曾夢見太陽入懷。此子從小就勇武過人,又得明師傳授,年紀輕輕就已經名列四公子之一。而周瑜是孫策的結義兄弟,其叔父周尚在孫堅手下任會稽太守。此人人才風流,智計出眾。與孫策一文一武,可謂相得益彰!」

「這兩個人成親了嗎?」不知怎麼的,劉煜突然想起了在徐州那個小湖邊遇到的大喬了。

「沒有。」郭嘉搖搖頭,道:「不過,聽說這兩個人正在追求『絕色榜』上排在第六和第七位的江東喬家姐妹花,也就是『名門淑女』喬玲和『凌波龍女』喬瓏。」


林嘯的眼神卻是驚疑不定,他覺得,這些好像並不是沖著自己這魁首五人而來的。

Previous article

『啊?什麼?那是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