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掌就直直的劈向了許楓,一掌劈砍在許楓原來站立的為之,『許楓』分崩離析。

「殘影!」

就在慕容雪戀驚訝的時候,許楓的大笑卻響起來:「這一摸,就你的屁股吧。」

一句話,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盯著慕容雪戀的臋部。

…… 慕容雪戀也嚇了一跳,對方的速度太快了,她都不敢確信對方這話是不是真的,所以她也打起幾分精神防禦自己的挺翹的臋部。

可是,慕容雪戀還是小看了許楓的速度,只見虛空留下一片殘影,她揮手擋住許楓幾招之後,在他一掌轟碎許楓殘影的時候,在她豐.滿的胸脯處,感覺被捏了一把,有著一道電流從那哪一處傳到她身體出,酥麻的感覺幾乎要把她全身的力量都給抽之一空,慕容雪戀忍不住身體顫抖了一下。

「抱歉!其實我剛剛說錯了,我要抓的不是你的屁股,而是胸。胸可比屁股軟多了。」許楓笑道,落在虛空之中,手中還留著剛剛的彈軟之感,目光看向慕容雪戀,這女人身材真是火爆,桀驁不馴很有讓人壓倒在地的想法。

眾人也獃滯的看著這一幕,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居然這麼大膽。連慕容雪戀都敢去招惹,難道不知道這女人不只是身材火爆,連脾氣也同樣火爆嗎?做了這樣的事情,你的手還指望能留下?

「花中餓狼啊!是要色不要命的那種!」眾人心中感嘆。

此時的慕容雪戀面色通紅,俏臉如同桃花綻放,美輪美奐,散發著獨有的春意,十分吸引男人的目光,有些男人甚至忍不住咽口水,慕容雪戀面若桃花的模樣,何時出現過?

「不打了吧!那我走了!」許楓看著慕容雪戀笑道。

慕容雪戀咬著牙齒,臉上的緋紅不退,死死的盯著許楓說道:「我要斬斷你的雙手。」

許楓無所謂的聳聳肩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斬不斷我的手,我可是要再摸上幾把了。」


見許楓居然還敢調戲慕容雪戀,一個個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色到這種不顧性命,也算是狼中霸主了!

「偶像啊!我雖然想這麼做,可是沒勇氣啊。」

「嘖嘖!原來,做男人真可以好色不要命啊!這也是一種境界啊!」

「哥們!好樣的!雖然我嫉妒你,但是也佩服你,連這個火爆妖孽都敢調戲,果真是要色不要命。」

許楓可不知道慕容雪戀在慕容古族有什麼樣的地位,他當這慕容雪戀最多就是和世子地位相當。所以在他看來,只要不是最頂尖的兩位世子,還是可以調戲一把的。碰到這樣的火爆女人,不佔占她的便宜,簡直對不起自己。

慕容雪戀死死的盯著許楓,再也沒有客氣,從戒指中取出一把長劍,利劍出鞘,爆射出寒光,寒光耀眼,讓人心悸。

「這小子完了!慕容妖孽生氣了,這傢伙活不了了。就算他能斗的過慕容雪戀。可是,她的地位可是和大世子相當,能調動族中族老。他只有死路一條了。」

眾人無比同情的看著許楓,即使是原本準備動手對付許楓的四世子,五世子這時候也不準備出手了。雖然嫉恨對方摸了一把慕容雪戀,可是相比於對方的命,這一摸代價就太大了。

許楓見慕容雪戀一劍劍直直的刺過來,刁鑽凌厲,森冷至極,讓許楓的身影不斷的變幻,避開他一劍劍攻擊。


可是這女人徹底被許楓激怒,見利劍攻不到許楓。出手更加的恐怖,到後來更是一招招大招施展出來,整個天地在她力量爆射下,震蕩扭曲。爆發的恐怖勁氣轟擊在地面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出現,村莊之中的房屋被摧毀的乾乾淨淨。


慕容雪戀手中劍影不斷爆射,這女人瘋了似地,大招不斷,地面生生的被他掀飛起來,漫天的泥沙遮天蓋地。在慕容雪戀這樣的攻擊下,許楓心中也怒罵了一聲,這女人是徹底瘋掉了,地品天品玄技都施展出來了,讓自己逍遙遊身法避起來都有著幾分麻煩。有時候不得不迎上去,震的血氣翻滾。

「好了!好了!不打了!到此為止了,不就是摸你一下嘛,真是小氣,大不了我吃點虧,給你摸回去就是。」許楓連連擺手,不想和這女人打下去了。女人發起瘋來,最好不要去招惹,要不然她撲上來肯定能咬你幾口。咬幾口倒是罷了,要是被她咬錯了地方的話,你這輩子就要做太監了。

所以,許楓對於發瘋的女人,一向情況是敬而遠之的。

但是,許楓不想打了。慕容雪戀卻不這麼認為。她手中的利劍揮舞的更加的恐怖,一道道力量爆射而去,化作一個巨大的劍陣,不要命的向著許楓覆蓋而下,在劍陣出現的霎那間,整個天地之間彷彿都是劍影一般,凌厲森冷的氣息肆虐空間,宛如劍的世界。

眾人看著這一幕,心中駭然,看著徹底暴走的慕容雪戀,各自施展身法急速退走。

劍陣爆射的力量向著許楓覆蓋而下,劍影激射不斷。許楓不斷施展力量擋住,震的血氣翻滾的同時,許楓也忍不住怒了。

「母暴龍!你要打是吧?老子陪你大!」

許楓原本不想太招惹這女人,調戲調戲也就完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女人來真的,劍劍凌厲狠辣,要把自己置於似地。

聽到許楓罵她母暴龍,慕容雪戀更是瘋狂了,手中利劍舞會,利劍化作千萬劍氣,從其中激射而出:「我要你死!」

聽著慕容雪戀歇斯底里的話,許楓手掌打開:「玩劍!你不是我的對手!」

「術劍!萬劍歸宗!」

在許楓的怒喝下,許楓的心劍透體而出,在許楓周圍,頓時凝聚出無窮的劍氣,這些劍氣有萬萬道,爆射而出,向著慕容雪戀的劍陣轟了過去。

「心劍大成?!」

慕容雪戀看著徹底被劍氣包裹,整個人宛如出鞘的寶劍般鋒芒的許楓,心中震撼,帶著幾分不敢置信。她的天賦,在修鍊劍術上,也不過才達到心劍小成。可是,這個實力還比不上他的傢伙,居然心劍大成了。這怎麼可能?

「給我破!」

許楓怒喝了一聲,他整個人化作利劍,驚鴻一劍,劃破空間,跨越天地的距離,硬撞在慕容雪戀的劍陣之上。

「碰……」

隨著一聲震動天地的聲響,劍氣飈射四周,村落原本的房屋被絞碎的乾乾淨淨。而同樣的,在虛空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縫,瘋狂的吞噬著著一道道劍氣。

慕容雪戀是名宿之境,實力比起許楓強上那麼一線。可是,小成的劍術如何能讓達到大成,能施展出意的劍術比擬。所以許楓化身為劍下,慕容雪戀的劍陣分崩離析,瞬間破裂。

乘著慕容雪戀不斷後退的當口,許楓帶起一片殘影,手狠狠的拍在慕容雪戀的屁股上,一聲『啪』聲響徹虛空,這讓一些注意到的人,目瞪口呆,一個個失神的注視著在拍了這一巴掌,第二巴掌又拍下的許楓。

「啪……啪……」

連打了對方屁股三下之後,許楓才猛的退後:「剛剛說摸你屁股,雖然說錯了,可是我這人很君子,既然說出去了,就要做到。這就當做是你發瘋的懲罰。」

慕容雪戀甚至感覺到屁股上的酥麻疼痛之感,她整個人都為之哆嗦了兩下,慕容雪戀沒有想到自己的身體這麼敏感,這更是讓她惱羞成怒,面紅耳赤有著無限嬌媚。

「慕容蕭!我要你死!」

看著再次要化身女暴龍的慕容雪戀,許楓縮了縮脖子,想要趕緊離開這裡。

可是就在此時,原本就有些顫動的大地,居然轟隆隆的暴動起來,在暴動之間,地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從其中透露出一股股氣息,這股氣息倒是不強。只不過,震蕩而出要是沒有達到入靈的話,怕都會被震死。

許楓察覺到這震蕩的氣勁,心中有些慶幸,心想村民們幸好都離開了。

慕容雪戀見腳下大變,原本準備暴走的劍這才安分了一些,騰空而起看著腳下的土地,只見這土地的裂縫越來越大,這裂縫在村落中間爆裂開來,而村子裡面那一汪清泉的水也不斷的流進裂縫之中。

一汪清泉流入裂縫之中,眾人能聽到悅耳的清泉流淌之聲。

「快!快把赤金礦石丟進去!」

一些人興奮的喊道,四世子五世子等人也顧不得許楓和慕容雪戀,開始指示著下人,推來了一車一車的赤金礦石。這些赤金礦石在世子們的指示下,一車車的倒入裂縫之中。

許楓看著都忍不住心疼,心想這要多少錢啊。

「這些人是瘋掉了吧?想要用這些赤金礦石填補裂縫?」

許楓不理解,可是許楓卻見對方一車車的赤金礦石不斷的倒下去。也不知道倒了多少,反正到最後許楓是麻木了。感覺這就是石頭一般!當然,這也沒有填起裂縫,反而裂縫裂開的越來越大。

那暴走的慕容雪戀,這時候也放下了攻擊許楓,目光直直的盯著這條裂縫。

「上祖大人的隱居之處,圓寂之處終於要重現了嗎?」

在眾人的注視中,一聲龍吼猛的響起,從裂縫之中,飛騰起來一條巨龍,這條巨龍有著上千米長,在虛空飛揚之間,遮住了陽光,同時金光閃閃,十分震撼耀眼。

「赤金龍?」

許楓獃滯的看著這條有著上千米大的巨龍,這條龍居然完全由赤金凝聚而成,金光閃閃,奪目絢麗。

「上祖大人的性命絕品道器,赤金龍!」

眾人熾熱的盯著這條上千米的巨大赤金龍,雖然都露出了貪婪之色,但是卻沒有一人敢出手去收復這件絕品道器。

許楓同樣不敢,這巨龍每次擺動尾巴,天地都被它壓制,可想其恐怖。

「嗷……」

在赤金龍再一次吼叫聲下,面前的情況猛然大變,大變的情景,讓所有人直直的盯著許楓,帶著不敢置信和震撼。

…… 在虛空之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懸浮在虛空上,赤金龍圍著山峰盤旋。這座宏偉的山峰突然降下了石階,這些石階居然就是赤金礦石凝聚而成的,上面光暈流轉,連接到地面上。

赤金龍在赤金石階出現,也沒入山峰之中消失不見。

虎頭看著這座山峰,目光獃滯,在他看來這和神跡差不多。

在一陣沉默之後,終於有人反映過來,踏步走向了赤金石階,有著第一個,馬上其他人也反應過來,瘋狂的向著赤金石階奔了過去。

這個山峰是當初上祖大人的閉關之所,留下的東西肯定極其珍貴,要是能得到一些,甚至得到上祖大人的傳承,那……

慕容雪戀此時也看向許楓,盯著許楓哼了一聲說道:「你等著!等我去了上祖道場之後,再來收拾你。」

慕容雪戀雖然想把許楓碎屍萬段,可是她更想學到上祖大人的九疊乾坤訣!這是上祖大人的成名絕技,九疊乾坤訣對於空間的掌控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當年上祖大人就是憑藉著這一套功法,縱橫天下。她要是能學會這一套成名絕技,縱橫天下那有些遙遠。可是她有信心,在半年之內就達到合天之境。

在空間掌控利用上,當世沒有功法能超過上祖大人的九疊乾坤訣。九疊乾坤訣修鍊到極致,連混沌空間都能信手搬來。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比如這個敢非禮她的少年,她翻手之間就能把他滅殺。

看著慕容雪戀和其他弟子一樣,向著山峰急促的趕過去。許楓見這些人都如此,他想了想也向著山峰而去。

踏上赤金石階,許楓感覺自己踏在一塊冰塊上,十分清涼,移動之間,有著一道道漣漪閃現,甚至有著空間波動,勾勒出一朵朵波浪之花。

「好精妙的空間掌控能力。」許楓看著腳下的赤金石階,心中驚訝不已,許楓自然能看的出來,這些漣漪波痕是空間的震動產生的。能把漣漪弄的如此美輪美奐,那要何等精妙的掌控力!

當眾人踏到最後的赤金石階的時候,各自被空間之力包裹,然後消失在石階上,不知道被傳送到哪裡去了。

在後面的人看到這一幕,面面相窺了一眼,終究擋不住誘惑,還是它了上去。

在最後的一層石階上,一個個的人被空間吞噬不見,許楓踏上之後,也感覺自己被一股空間力量包裹,在眨眼間,就出現在一個陰涼的地方。許楓看向自己的腳下,居然有著兩具白骨!


許楓看著這兩具白骨,心中也驚訝不已。倒不是這白骨多麼好看,而是這白骨中有著一股股力量散發出來,許楓認真的打量了一番,發現白骨上有著數道符篆,其中有著三道帶著天地之威,其他四五道雖然繁瑣,但是卻是普通的符篆。

「大能者屍骨!」

許楓心中驚駭,賀老曾經說過,大能者才開始淬鍊玄體了,三道天地符篆配合五道普通符篆,在大能中雖然算不上優秀的。可是,這畢竟是大能啊,一巴掌能拍死自己的存在。

「兩個大能居然死在這裡,這裡不會這麼邪門吧?」許楓打量了一番四周,見這一處是一個山洞,痛向深處。

兩句大能者的屍骨,煉製兵器倒是好材料,比起鋼鐵肯定要堅硬的多。只不過,許楓還是把它們埋葬了。東西是好,但是動人屍骨,這在華夏是要被戳脊梁骨罵的。

許楓和對方無冤無仇,不願意做這樣缺德的事情。

沿著山洞通道向著其中走去,山洞兩邊居然都是赤金礦脈,讓許楓驚訝的是,在這赤金礦脈上,居然還有植物長出來。只不過,許楓不認識這些植物是什麼東西。

在通道之中許楓走的並不慢,但是也不快。一路走過去,倒是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山洞聯通四方,許楓選擇的山洞都是刻有符篆的,越往裡面,許楓越感覺空間堅固,到最後更是空間不斷層疊,宛如三明治一樣。

摺疊的空間有著斷層,許楓全身用著靈氣護住,在斷層中穿行。

「轟……」

就在許楓在斷層不斷前進的時候,突然一聲驚雷猛的炸響起來。隨著這一聲炸響,一道金黃的雷電直直的劈砍而下,轟擊在許楓身上。

「轟……轟……」

在第一道雷電轟擊而下,在這斷層的虛空中,空間開始不斷的疊加扭曲,雷電瘋狂的轟擊而下。雷電組成電網,十分恐怖,帶著滅天之力、

這足以輕易把霸主級別轟成碎片的雷電,卻讓許楓大喜過望,對於別的玄者來說,這雷電轟擊而下,肉身根本扛不住。可是,許楓什麼什麼人?身具有紫雷,還怕雷電不成?

「爽!爽!」

許楓哈哈大笑,瘋狂的吞噬著這些金色的雷電,在吞噬中,許楓能感覺的到自己的肉身強度不斷的增加,開始凝聚第四道天地符篆淬鍊身體了。

越往前,這雷電越狂暴。這讓許楓更是大喜過完,大呼過癮:「轟吧轟吧。轟的猛烈一些!」

許楓不斷深入,深入之間他的體質不斷的加強。而這雷電同樣越來越狂暴,許楓也不知道轟了多久。第四道天地符篆居然淬鍊了出來,許楓的氣息也暴漲了一倍。隱隱有著突破到名宿的趨勢。

肉身的強度,許楓早就夠達到名宿了,只要找個地方靜下心來。壓制空間之力,就能一舉達到名宿。

許楓大喜,達到名宿之境,那自己就多了一份自保之力了。

雷電越來越狂暴,許楓有些明白外面的兩個大能是怎麼死的了。他們的實力確實強,想要擋住這些雷電並不難。可是,大能並不是神靈,這些雷電根本一直轟擊的話,體內的靈氣消耗完,只能用肉身抵擋。

他們的肉身,還不足以持續的接受這樣的雷電轟擊。怕是他們就是被雷電擊成重傷,然後逃回去的時候重傷不治,死在哪裡。

許楓在雷電中已經被轟了四五天了,連續四五天被如此狂暴的雷電轟擊,要是換做別人早死了。但是許楓不同,越轟他他就越精神。只不過讓許楓驚訝的是,四五天的時間,他並沒有走出多遠。這裡的空間,一層層的疊加,看起來只不過只有百米不到的距離,走起來卻要一天,甚至一天都走不到。

這讓許楓驚奇,但是卻沒有辦法,在第七天。許楓終於走了出來。這時候,許楓的第四道天地符篆已經淬鍊到大成了。許楓的力量,生生的提升了三倍不止。

許楓心想這時候碰到一個名宿,絕對是壓倒性的勝利。

這還只未到名宿,要是在蛻變一下。達到名宿,自己的實力能達到何種地步?豈不是可以和名宿高階媲美?想到這點,許楓不由興奮起來!

就在許楓興奮不已的時候,在許楓的耳邊卻響起了尖銳的笑聲:「哈哈哈……終於有人進來了,哈哈,終於有人能達到我的要求了。」

許楓被這尖銳的聲音嚇了一跳,隨即怒喝一聲道:「誰!」

在許楓的話音落下,在許楓面前居然緩緩的走出了一具骷髏。這一具骷髏全身漆黑,骨頭宛如隕鐵一樣,單單看上一眼都能感覺到它的堅硬和強悍。在上面,滿是符文,符文勾勒出一道道符篆,許楓一眼看過去,發現骷髏上的符篆數不清。單單天地符篆,許楓這一眼看過去就不下於百道。

僅僅是一眼就這麼多,那要是細細的數起來,怕是千道都不止。

想到這,許楓不由駭然。這到底是上面人物?骨頭之上居然有著千道不止的符篆!這要遠遠超過大能!

骷髏那乾枯的眼眶閃動著幽光,盯著許楓興奮的打量。不過馬上他又驚異的說道:「不對!你怎麼這麼弱?連大能都沒有達到,身體強度弱得離譜。你是怎麼通過那雷電考驗的?沒有達到大能的肉身,是不可能通過九疊空間的雷電考驗的。」

「那個,晚輩走錯了!前輩你慢慢玩!我先走了!」許楓冒著寒意,對方居然一眼就看穿自己。而且,那樣的一片雷電,居然是他用來考驗別人的。

「這骷髏到底是什麼妖孽?」

「站住!」就在許楓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對方卻怒喝了一聲,許楓頓時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勢威壓住他,在這股氣勢下許楓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凍結,連移動腳步都難。

「那個!前輩,我只是不小心走錯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計較?」許楓訕訕的笑道,眼珠子卻不斷轉動,想著如何才能逃出去。

「你是怎麼通過那片九疊雷電區域的?」骷髏問著許楓。



他向眾人道:「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雪晴,我的未婚妻。」

Previous article

林嘯的眼神卻是驚疑不定,他覺得,這些好像並不是沖著自己這魁首五人而來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