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神尊,主人她……」撲騰著翅膀飛至沐卿的跟前,張嘴說至一半,便被沐卿的一個靜音動作給叫停了住,它立馬瞭然地點點首,自窗欞處飛了出去。

幾步至床畔處,沐卿長身而立站於其旁,靜靜地看著她將自己窩在牆角,終是嘆了口氣,伸出手去想要將她拉入懷中,「小果……」

但她卻忽而一避,迅速地挪到了另一處,睜著紅通通的眼眸,直直地看著他,「你是不是早就已經知道白團會死?」

「小果,生死自有天命,即便是為師也無法……」

「我不相信!師父你那般厲害,從前不論我遇上什麼危險,師父你都能及時地趕來,我不相信,我在洛川河畔遇到危險時,你會不知曉。」蜷著膝蓋,她一下挪至他的跟前,與他四目相交,「那麼師父,請你告訴我,在白團拚死救我出水之前,你究竟在做什麼。」

他眼底一暗,原本如碧水般溫存的眼底瞬間被深深的漩渦所取代,「你在懷疑為師。」

「徒兒不敢。師父說生死自有天命,此話的意思便是,即便你知曉白團今時今日會死,你也絕不會出手救她,對嗎?」

「是。」淡淡地應了一聲,他忽而抬手扣住她的雙肩,「即便為師知曉她會命喪洛川,為師也絕不會插手她的生命軌跡。小果,你那般聰慧當是知曉,世間萬物,萬象而生,皆有其命定的軌道,為師不可能因她一人,而致使命運之輪混亂。」

唇角一扯,夏果硬是用力地推開了他的身子,倒退回牆角,「所以師父你便將計就計,想要藉此時機,進而引出神界的叛徒,以便將他們一網打盡,對嗎?」

她不傻,在洛川河畔的親眼所見,再加之方才聽到他與柏奚在屋外的對話,她當是能推敲出了一二。

沐卿想必在很早之前便已知曉神界有叛逆之徒,而且早早地便布下了大網,只等著一個契機,可以引出那些叛徒,名正言順地將他們消滅。

而這個契機便是白團,白團為救流陌,帶著她潛入洛川河底,進而破開了封印,引得數以千計的妖物紛涌而出,致使神界近半傾斜。

一直等待時機的據比便就此事來威逼沐卿,想要挑起諸神對其的怨恨,進而將他落下高座,卻不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反被沐卿倒打一耙,最終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些所有的所有,看似無意,卻又像是被人精心策劃,因為不論是沐卿還是據比,他們都在靜靜地等待一個時機,亦或說只是一個小小的名頭。

而這個名頭,便是以犧牲白團為代價,來平定這場神界的內亂。

真是好計謀,一環連這一環,環環相扣。她那般歡喜地以為,他拋下大婚,舍下新娘,只是一心一意地為了救她,原來……這一切不過是他為了能夠讓計劃進行地更加順利,讓暗中之人更快地冒出腦袋而已。

可是即便他為了大局將她也一同算計了進去她也絕不會有半句怨言,但是……但是他怎麼可以將白團的死也算計了進去,卻只是為了消滅那些叛逆之人,難道在他的心中,那個六界至尊的位置便有這般重要,足以讓他可以算盡一切嗎!

「你還是懷疑為師。」她說了這般多,甚至於如此用力地推開了他,都只是源於——她認為這一切看似偶然,卻又像是刻意有人安排的事情,全都是他一手策劃,哪怕他知曉白團會死,他還是依計行事。

緩緩地閉上雙目,她一把將被子蓋過頭頂,「我想靜一靜。」 桃之在外頭急得直扇翅膀,豈料房內的兩人都在瞬間靜默不言,沐卿眸光深深地看著她將自己包裹在被窩之下半晌,不曾留下隻言片語,轉身便要離去。

而便在他轉身的同時,桃之一眼便瞧見了他潔凈的紫袂之上緩緩地滲出了殷紅的鮮血,它大驚失色,撲騰著翅膀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沐卿一個冰涼的目光給抵了回去。

扁扁嘴巴,桃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孤身一人在眨眼之際離開了屋內。

待到他離去許久,桃之才猶豫著飛身上前,停在夏果的頭頂,試探性地開口:「主人,不論此事是不是神尊在暗中謀划,神尊都是絕不會拿你的性命當賭注的……」

「那麼他便可以拿白團的性命當賭注嗎?」忽地將頭頂之上的錦被掀開,夏果以手背隨意地拭去眼角處的淚花,「我答應糰子,要代替流陌師兄照顧她一生一世的,可是……可是……魍」

可是她卻連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為了救自己而被那些怪物吞噬!她恨極了自己,若不是她這般沒有,白團也絕不會死。

「即便此事真的是他一手謀划,我也不會怪他。他是六界的至尊,不論做什麼事,自然得要以六界安危為先,糰子一人的生死,如何能抵得上六界的生靈。」抱著膝蓋,蜷縮在角落,愣愣地看著床沿,「只是我還有些不習慣。」

在她的心中,他是不會欺騙她的,即便是欺騙了她,那也一定是為了她好。可是今番之事,她卻無論如何也安慰不了自己,勸服不了自己檎。

見她如此回答,桃之稍稍鬆了口氣,收了翅膀停在她的腿上,好聲好氣地說道:「可是主人,你方才那般與神尊說話,他會傷心的,主人你不是最不願看到神尊傷心的嗎?」

看了桃之一眼,她張了張嘴,卻是無法說出半個字來。若是此事不曾發生,她什麼都不曾知曉,她死都不會與他說出那般話來,甚至於還將他氣走。

可是今番,她連自己的心都無法勸服,不論他是否謀劃了這一切,白團的死,終歸是與他脫不了干係的。

她做不到,跑去向他道歉,雖然她知曉她這般的言語一定深深地傷到了他的心,可是在心裡有了一條梗之後,她便做不到如以前那般,可以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相信他所說的話,所做的一切。

說了半晌,還是回到了原點,夏果雖然不曾因此事而恨沐卿見死不救,但白團的死卻是明明白白地擺在那兒,她若是無法邁過那道坎,覺得白團的死既怪她自己,又怪沐卿的話,那麼她與沐卿之間便很難回到從前那般的相處模式。

「桃之,糰子的屍骨還能找回嗎?」不想要再糾結在這個問題上,夏果一把抓住了桃之,急急問道。

愣了愣,桃之顯然不曾自她這般跳躍性的思維中反應過來,不由抓了抓後腦勺,想了想回道:「洛川河畔的封印被重新封回,除非再次破開封印,否則是絕對找不回的,而且白肉團是被……」話至一半,桃之便不忍再說下去了。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白團被那麼多的妖物所淹沒,那妖物如此兇殘,早已在瞬間的功夫便把白團一寸一寸地吞噬乾淨了,怕是連骨頭都找不到半絲。

即便桃之接下來的話不曾講出來,夏果的心中亦是明了,鬆開了手,她微微揚起首來,將眼眶內的淚花再次倒轉回去,跳下了床去,「流陌師兄安葬在何處?」

沉吟了片刻,桃之撲騰著翅膀落到她的肩頭,「紫薇帝君應當是將他安葬在他自個兒的屋后了,主人你想要做什麼?」

「流陌師兄一人躺在那處定然很寂寞,糰子說要去找他,但她那個路痴的程度,我怕她尋不到。」唇角揚起一抹苦笑,素手一翻,碧霄劍恍然躺在了她的手心,「帶我去流陌師兄的墓穴。」

得了命令,碧霄劍長鳴一聲便托著夏果飛出了窗欞。


——


炎帝在浮生殿內飲了半晌的茶,也不見得正主現身,加之內心有些急切,他便乾脆站起身來,在大殿內踱來踱去。


一道紫暈乍現,沐卿凌空踏著朵朵紫蓮行至他的跟前,他立馬便上前,作揖急道:「神尊,據比在被押送至天刑牢時,忽然被團團冥火包圍,不過眨眼間便魂飛魄散。」

眸底微微一沉,「那冥火是何顏色?」

「紅色。這般厲害的冥火,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便是我與女媧聯手,都來不及澆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據比被冥火燒得一乾二淨。

「如此死法還真是太便宜他了!」炎帝啐念了句,轉而像是想到了什麼,提高了些嗓音:「是不是那暗中之人所動的手?想來定是據比知曉了什麼隱秘之事,所以他們才會這般心急地殺人滅口。」

而且那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人,那是天神呀,創世六神之一,竟然便這般輕而易舉地死在了一場冥火之中,單隻是這般想想,炎帝便不覺得後頸一陣發涼,該是有如何法力,才能做到這一點,怕是連沐卿也……

輕描淡寫地看了他一眼,沐卿不由笑出聲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嘆息道:「真正的對決都未曾開始,你便長他人志氣而滅自己威風了,萬年前的豪言壯志都去了何處?」

聽此,炎帝也不由笑了起來,搖搖首道:「老了老了,在神尊的面前,我可不敢說什麼豪雲壯志。不過神尊,今日我們雖然藉機揪出了據比,可他不過只是九牛一毛,其背後的黑手究竟是誰,實力如何我們還是無法知曉,今日之舉是否有些操之過急了?」

萬年之前,在據比盜出冰甲角魔力之時,沐卿便已在第一時刻知曉,但他卻未像從前那般處事,反而找上了炎帝,與他商榷了這一場蔓延了萬年的計謀。

即便是知曉內情最多的炎帝,也不知曉沐卿到底是在打著些什麼主意。

雖然說三千年前沐卿忽而消失他是知曉的,但他為何會隱於殷虛之境的真正緣由他卻是從未過問過。

難道,真如據比所言,他是因為神力大損,才不得不自封神力,如此說來,豈不是……

猛地抬起首來,正撞上沐卿岑寂如潭的眼眸,卻見他不甚在意地微微一笑,慢慢啟唇道:「在此之前,只要有本座在,便絕不會危及六界。」

炎帝張張嘴還想要說些什麼,便見得沐卿忽而一抬流袖,掌心之內恍然有一顆紅如血的丹藥,緩緩補充道:「本座雖已預料到,但即便是本座,也不知究竟是在何時,神界亂,六界必定震蕩不安,既是天命讓他不死,他也該回來做他應盡之事了。」

怔忪了片刻,炎帝方才明了他話中的人指的是誰,連帶著語調都有了些許喜悅:「神尊是說,他回來了?」

淡淡地應了聲,將手中的丹藥丟到他的手中,「雖是回來了,但若是依著他現下的實力,回歸神界還不知哪年哪月,你即刻便下界前往長白山一趟,讓他把這顆藥丸吞下去,不過藥效如何本座也不能保證,若是一不小心吃傻了,也只能怪他運氣不好。」

聞言,炎帝頓然便欲哭無淚了,神尊大人未免也太記仇了,這都已經過去多少萬年了,竟然還要和他斤斤計較,連他回歸都不吱一聲,也只要到了不得不用他的時候,才告知他還活著的事實,著實是叫人哭笑不得呀!

將藥丸小心地安置在袖中,炎帝抬起首來,躊躇了半晌方才開口問道:「神尊,此事真的就……沒有迴轉的餘地了嗎?」

「這般不可捉摸的事情你又何須浪費精力在上頭。此次也確然是本座的大意,讓你提前暴露了出來,你在下界之際要時刻提防,莫要讓他們鑽了空子。」徑自落在木凳之上,慢吞吞地斟了杯茶,小抿了一口,緩緩啟唇。

炎帝立刻便恢復了肅然的神色,目光重新回落到他的身上,停留在他的左肩處,「神尊的傷勢如何?」

「無大礙。」淡然地回了一句,他忽而略側過首去,沉吟了片刻方道:「近來瑤姬可是一直都在巫山?」

提及瑤姬,炎帝的面色便立馬陰沉了下來,「都是小女不懂事,才會給神尊惹出了這般多的是非來,不若我們的計劃也不會這般快便泄露了出去。」

不過幸而也只是暴露了他的立場,其餘的暗棋都還在,不然他還真是會忍不住衝去巫山,好生地教訓教訓那被他寵地無法無天的女兒!

「此事也是本座的錯,她如今怕也是明白了一二,心中定然對你有怨言。」微嘆了口氣,隨手之下杯幾,以單手抵著下頷,目光深邃如潭,「世間之上最無法預料,最可怖的便是人心,一旦人心被控,其後果不堪預料。」

「想來那人定是準確地掌握住了瑤姬的心理,進而挖好了坑等著本座跳下去。」那日夏果為何會掉進黑洞他起初是有些不解,但看到瑤姬之後他便立刻明白了其幕後的陰謀。

而今瑤姬想必已知曉自己的父君一直以來都對他忠心耿耿,所表現出來的怨氣也不過只是在演戲給他人看,甚至於連那場婚宴,也只是他們計謀的一部分。

如此一來,想必瑤姬的心理便會愈發偏激了,而這恰恰可能會給幕後之人以絕佳的好時機。

同樣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允許發生第二次。 「據比那廝頭大無腦,險先壞了陛下的大業,幸而陛下有先見之明,在他身上下了靜咒之術。」極為尊敬地俯首在地,黑衣男子一字一句地說道。

修長的手心之內,一團幽紅色的冥火不斷地跳動著,銀面之下,男子的唇角輕微上揚,似是在笑,卻在無形之中透露出幾分刺骨的寒意,「即便是讓他無法再說出口,但想必還是叫他看出了幾分名頭來。」

「不過倘若一直都是本尊引導著一切,那這場遊戲未免也太沒意思了些。」手心一收,冥火瞬間消失不見,他微一彎屈,眨眼之間便到了黑衣男子的跟前,以單指挑起他的下頷,話音涼涼,「不若,我們開個更大些的賭注如何?」

不待黑衣男子回話,便有一道陰森中帶著絲絲惱意的話語傳盪而來:「你讓本座窩在那個蠢蛋的身體里這般久,總算是想起叫本座回來了!」

「上一局遊戲已然結束,很顯然你還是如萬年之前一般,又叫他揪出了尾巴,本尊若是再不叫你回來,怕是下一刻便只能給你收屍了。」淡然地鬆了手,男子悠悠地直起了身子,雲淡風輕的話語,卻是一針見血,瞬間便叫那聲音的主人面色一黑魍。

雖然這話很叫他火大,但說的確然沒錯。擎伽生生地咽下了這一口氣,幾步至男子的跟前,憤憤道:「本座已經忍不住,想要衝去掐斷他的脖子!」

悠悠然地伸出只手,隨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似笑非笑地回道:「單隻是擰斷他的脖子,這般死法是不是太好看了些?本尊早已嚴明,你若想解仇,便要全數聽本尊的話,若是再敢擅自行動,本尊可就無法保證下次你還能活著回來了。」

冷哼一聲,擎伽不屑地拍開了他的手,「他早已不如萬年之前了,有何可怕,你說這般多,不過便是為了讓你自個兒玩得開心……檎」

「本尊有這個資本玩兒,但是擎伽,即便你脫離了幽靈之都,只要你身上的那道封印未解,不論是與我還是與他,你都只是個無用之人。」毫不惱怒他的無禮,男子反是微微垂眸,整了整流袖,嗤笑著打斷了他的話。

牙根咬得『咯咯』響,擎伽緊握拳頭,但在下一刻卻倏然鬆開了手,冷眼盯著他,「本座究竟何時才能解除封印?」

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男子緩緩地轉身,如閑雲漫步般地行至一池血紅的池水之畔,而那原本波瀾無驚的血水似是感覺到了他的靠近,極為興奮地上下翻滾起來,似是想要掙脫纏繞,匍匐到他的腳下。

「夢魘君。」目光在血池之上停留了片刻,男子忽而淡淡地開了口。

在他話落的同時,便有一抹黑影乍現,眨眼間便跪首在他的身畔,男子緩緩地回過身去,流袖一拂,便見得有什麼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落到了地上。

黑影見之,立馬便湊上前去聞了又聞,微微揚起首來,似是在享受那味道。

「夢魘君,你能給本尊帶來驚喜嗎。」待到他聞夠了之後,男子隨意地一拂流袖,那團黑乎乎的東西瞬間便墜落到了血池之中,不過也是呼吸間的功夫,便被血池裡蜂擁而上的某物給吞噬地一乾二淨。

旋即恭敬地垂下首來,按住胸膛之處,「只要是陛下想要的,屬下定萬死不辭。」

滿意地一勾唇角,男子復扭轉回去,一提手,黑影便在眨眼之際消失在了眼前。

擎伽一臉困惑地看著眼前的這一連串變化,幾步上前問道:「你又在搞什麼鬼?」

輕笑一聲,男子緩緩地伸出手來,修長的手指在暗淡的光芒之下,顯得森然刺骨,「這殿中,似乎已經許久不曾來過客人了,本尊忽然想找個人來說說話。」

——

「主人,不要再挖了,你的手都已經破出血來了。」整整一個時辰下來,夏果便跪在流陌的墓穴旁,以自己的雙手為白團挖穴,手指早已不知破開了皮,和著泥土,竟是分不清是血還是什麼。

夏果嘆了口氣,繼續不停地挖著,「我能為她做的也只有那麼多了。流陌師兄捨命救她,可我卻無力護著她,反而讓她為了救我而丟了性命,而且,若是流陌師兄知曉糰子是如何死的,他定會心疼死了。」

桃之極為狂躁地抓了抓後腦勺,撲騰著翅膀飛至夏果的跟前,阻止住她要繼續挖穴的動作,「白肉團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沒有流陌她根本便活不下來,她早已知救不迴流陌,或許為著那一日,她已經等了許久了,這對她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主人你又何須如此地折磨自己呀!」

聞言,夏果倒還真是停下了手,轉而將目光落在流陌的墓穴之上,「把糰子的遺物拿來。」

見她完全聽不進自己所言,桃之也是無可奈何了,只能依著她所說,飛過去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遞到了夏果的手中。

慢慢地將其放入初初才挖好的洞穴之內,她方才話音溫存地說道:「糰子,流陌師兄,你們雖是生不能同枕,但死亦可以同穴。流陌師兄,你在下頭莫要走得太快,糰子已經趕過去找你了,她向來一根腸到底,對很多事情都是後知後覺的,所以你絕對不可以欺負她。」

忽而,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兀自地笑了起來,「我差些忘了,好像一直以來都是糰子在欺負你,你將她捧在手心,用心呵護還來不及呢,哪還會欺負她呀。」

「糰子,待你找到了流陌師兄之後,可莫要再耍小孩子脾氣了,好不容易才能幻化成個女孩子,就要學著像個女孩子一樣,不要總是『老子老子』地叫個不停,不然會是把流陌師兄給嚇跑了的。」

寒風烈烈,夏果便跪在墓穴前,一直說,說了將近兩個時辰,直至嗓子發乾,發不出聲音來了她方才作罷。

終於等到她自個兒肯停下來了,桃之大大地吐了口氣,撲騰著翅膀上前,「主人,你的手再不去處理,便要和泥土生在一塊兒,待會兒定會疼死你。」

扯了扯唇角,夏果倒是極為乖巧地點了點首,轉身便順著原路返回,「桃之,你說糰子能找到流陌師兄嗎?」

「當然可以了,流陌生前將她這般地捧在手心,含著都怕化了,待他知曉糰子對他的情意,他定然高興地牙都掉了,哪還會計較先前白肉團對他的噁心呀。」怕夏果再次又會想彎,桃之趕忙往好的方面說去。

夏果淡淡地瞥了它一眼,一路之上不再言語,待到回到了殿中,簡單地處理了一下傷口,她便爬上了床榻,打算安寢了。

雖然她這般安安靜靜,不吵不鬧的確然是很好,但看在桃之的眼中卻是很不好了。

桃之自然清楚地很,夏果與白團的友情極為深厚,在它出現之前,白團便一直陪在她的身邊,而今白團又為了救她而死,她心中的感受定然難受不已。

尤其是這般的感受是建立在對沐卿的懷疑之上,她便更是無法原諒自己了。

無奈地嘆了口氣,桃之正想要吹滅燈火,便忽見得一道紫光乍現,它才想喚出口,便被那道紫袂給制止了住,它立馬會意地飛身上前,壓低嗓音道:「神尊你為何不向主人解釋清楚?」

「有些事,本座說多了也無意。」溫存如碧水的眸子停留在那隆起的錦被之上,「今日她親手挖了那座墓穴?」

「是,桃之如何也攔不住,白團的死對主人的打擊很大,怕是很長一段時間內,主人都會想不通。」而且聽沐卿這意思,也是根本就不想要解釋。

這兩人到底是要鬧什麼呀,好不容易彼此承認了,卻還要來這麼一出,可真是急死它這個外人了!

淡淡地點了點首,沐卿徑自落座在床畔之處,微微掀開了前頭的錦被,手心綻放淡淡的光暈,片刻之際便將她手指之上的傷口給癒合了。

「這段時間你要時刻陪伴在她的左右。」落下了一句話,沐卿起身便打算離去。


「神尊您是要去做什麼嗎?」見他竟是要走,桃之趕忙撲騰著翅膀攔在他的跟前。

------------------------------------------------------------------------------------

---------------------------------------------------------------------------------------

--------------------------------------------------------------------------------- 「巫山。」只留下了這麼一句,在桃之的呆愣下,他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屋中。

而便在他消失之際,原本一直裹在錦被之下,一動不動的夏果忽而便坐了起來,目光直直地看向了桃之,它幾乎是脫口而出:「主人不是這樣的,神尊去巫山定然是為了正事兒……」

「我知曉。」她淡淡應了聲,嘆了口氣,抱著錦被靠在白牆之上,看了桃之一眼,笑道:「你這般緊張做什麼,我只是一時睡不著罷了。」

這般一驚一乍的,換做是誰都是會被嚇到的好么!而且還是在她心情極度糟糕的情況下,它便怕她會忽然想不開,要去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兒來。

「那我給主人講故事吧,主人不是一聽我講故事便會睡著了么。」聽夏果表示自己只是睡不著,桃之立馬便鬆了口氣,撲騰著翅膀停在她的跟前,她順勢伸出手來,讓它可以停留在她的手心魍。

隨著故事的娓娓道來,夏果的眼皮便開始上下打架了,不過也是幾盞茶的功夫,她腦袋一磕便徹底睡死過去了。

小心翼翼地撲騰起翅膀,看著她歪著腦袋,抱著錦被窩在牆角處,呼吸已然漸漸平穩。

長舒了口氣,念了個訣,順帶著將被子給她蓋好,再將燭火給熄滅,方才飛回到她的身畔,看了又看,才收起翅膀進入尚易籍中檎。

整個屋內在轉瞬的功夫除卻呼吸聲便再無其他的聲響,而便在這一派岑寂之下,一抹極為暗淡的光芒自窗欞之處閃進,片刻之際停留在夏果的頭頂,頓了片刻,迅速地隱入了她的腦袋之中。



夏果依然聽得不明不白的,微微皺眉,很是一本正經地回道:「凡人真是受虐,快樂並痛苦著難道不難受么。」

Previous article

他向眾人道:「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雪晴,我的未婚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