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這是……」

「蓬蓬……」

瘋狂一劍下,無盡的鋒芒狠狠地朝蚊道人肆虐過去,誅仙劍乃是通天教主曾經的兵器,乃是極品先天靈寶,可想而知它的威力有多麼恐怖。

當然,蚊道人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在意識到避讓不開的時候,他本能的以三品功德金蓮迎了上來,企圖以三品功德金蓮接擋下誅仙劍的攻擊。

同樣是極品先天靈寶,略有不同的是,蚊道人坐下那三品功德金蓮是當初十二品功德金蓮的一部分,自從當年被蚊道人咬下來后,實力早就銳減,所以能不能承受誅仙劍的攻擊,當真是個問好。

「轟隆隆……」

「蓬蓬……」

不可避免,誅仙劍最終還是勢不可擋的狠狠劈砍到蚊道人身上,只不過悉數被三品功德金蓮給接擋下來了。

蚊道人本來奢求三品功德金蓮能接擋下誅仙劍的攻擊,但事與願違,誅仙劍長驅直入,直接把三品功德金蓮砍為粉碎,並且還威脅到蚊道人的安危。

只不過有了三品功德金蓮的舒緩后,蚊道人有足夠的時間逃走。險而又險,他死裡逃生,避開了誅仙劍的攻擊。

暴退萬米的距離凌空而立,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秦朗出現在眼前的時候,蚊道人很震驚、驚悚,乃至於不敢置信,一切都超乎想象,他接受不了兩個一模一樣的秦朗出現在這裡,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這並不是幻影,而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前一後兩個都是掛著壞壞笑容的秦朗,蚊道人驚訝道。

直到現在,他還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蚊道人,你不是要殺了我嗎?來吧,我身上有很多異寶,只要你能殺了我,我身上所有的異寶可全都是你的!」帶著挑釁的口吻,秦朗諷刺道,無所畏懼。

「先天第一功德之寶天地玄黃玲瓏塔,極品先天靈寶誅仙劍,再加上十二品滅世黑蓮以及天羅化血神刀,你身上的異寶也真夠多的,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身上會有這麼多的異寶?」

就這麼難以置信的盯著秦朗看著,六翅黑蚊蚊道人開始意識到,秦朗的身份絕對不簡單,應該是某個牛逼人物的徒弟,否則以他的修為境界,根本就不配擁有這麼多逆天的異寶,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這很重要嗎?據我了解,你是連接引道人都不怕的牛逼人物,我是誰的徒弟很重要?你應該照殺不誤才對!」譏諷的看著蚊道人,秦朗蔑視道。


「也是,既然你不說那我也不強求,去死吧!」冷冷地笑看著秦朗,蚊道人又一次沖了過來,手中那凌厲的武器極為陰邪,寒氣襲人。

不過沒有剛一開始的輕鬆,尤其是面對兩個實力強悍的秦朗,同時還要面對秦朗手中那麼多異寶,並且還是在防身異寶三品功德金蓮毀滅的情況下,他更是舉步維艱。

別說殺死秦朗,他自己現在都陷入到危險當中。

一旁,小黑跟那億萬蚊子糾纏到一起,蚊子雖然沒有什麼攻擊力,但身在數量巨多,而且全都無視生死,如此一來,小黑陷入到瘋狂地屠戮中,即使這樣,他仍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對於他而言,蚊子太多了,根本就殺不絕。

很快,小黑被淹沒到無盡的蚊子當中,以他的身子為中心,竟然形成一個半徑超過千米的巨大蚊子球,無數的蚊子將他包圍在其中,對於構成巨大的威脅。

正在跟六翅黑蚊蚊道人戰鬥中的秦朗察覺到小黑的異常,臉色緊繃,神念一動,他直接把早就按捺不住的不滅石人給召喚出來了,想以不滅石人來緩解小黑的壓力。

相對而言,不滅石人的防禦也是變|態級別的,當年秦朗在收服不滅石人的時候想將他殺死,用盡了所有的辦法都沒有辦到,足以見得他的強大,讓人折服。

不滅石人的橫空出世立刻引起巨蚊的圍攻,不過那所謂的攻擊對於不滅石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以至於他完全不放在眼裡。

倒是六翅黑蚊蚊道人,在意識到身高百米之巨的不滅石人突然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他尤為驚訝,因為他的強大神念早就籠罩四周,並沒有感受到六翅黑蚊蚊道人的氣息,他是突然衝出來的,這足以讓人震驚。

「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戰鬥的間隙,蚊道人冷冷地盯著不滅石人看著,一臉殺氣的問道。

「很感興趣?如果再有人出來的話,恐怕你就必須死了!」

意有所指,不過秦朗說的都是事實,如果他要是在放人出來的話,勢必會把祖龍放出來,以祖龍准聖人級別的實力,加之得到了極品先天靈器弒神槍,六翅黑蚊蚊道人必死無疑。

「小子,你太狂妄了,別以為憑藉異寶多就能殺死我,接下來我讓你見識下我真正的實力。」凶神惡煞,蚊道人似乎被秦朗激怒了。

畢竟剛一開始他以為要殺秦朗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不料恍惚片刻,秦朗不僅沒有殺死,反而在跟自己的纏鬥中佔盡先機,這讓他很憤怒。

眼下再跟秦朗廝殺的時候,蚊道人直接展現出自己絕強的實力,殺氣迸射,完全把秦朗往死里打。

秦朗以混沌化身堅強的跟蚊道人糾纏著,雖然多了一個幫手讓他壓力大減,但想以此殺死蚊道人也是不可能的是,他的實力太厲害了。

轉眼間,三炷香的時間過去了,秦朗和蚊道人打得難解難分,誰都奈何不了誰。

蚊道人的攻擊雖然厲害,奈何秦朗的防禦更加變|態,如此一來,不管他如何加強攻擊,始終都威脅不到秦朗。

反觀小黑和不滅石人,慘死在他們兩人手中的巨蚊多不勝數,但巨蚊殺之不盡,就目前他們的殺戮進度來看,恐怕至少還要殺幾個月,才能徹底把那些討厭的蚊子全都殺死。

「太好玩了,竟然又有一個仙人過來湊熱鬧,秦朗,你小心一點,切不可大意!」突然間,就在秦朗跟蚊道人打得正酣的時候,祖龍的聲音在秦朗腦海中響了起來,帶著調侃的語氣,他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相當狂傲。

「誰來了?」下意識的問了起來,秦朗略顯緊張。

不過沒等祖龍回答,虛空中,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人凌空而立,本來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但在看到秦朗本尊手中握著天羅化血神刀的時候,他臉色大變,身上更是散發出恐怖的戾氣,讓人顫慄。

當下哪裡還猶豫,他縱身一躍,不由分說的朝秦朗攻了過來,殺氣迸射,完全想置秦朗於死地。

「卧槽,怎麼回事?我認識他嗎?」心底一驚,當下秦朗哪裡還敢猶豫,連忙朝一旁躲避過去,惶恐不已。


識時務者為俊傑,他能感受到,那朝自己攻擊過來的中年人殺氣騰騰,宛若跟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樣,這讓秦朗很不解。

身若驚鴻,秦朗靈巧的避開了那仙人的攻擊多站在跟他齊平的位置上,就這麼冷冷地逼問道:「這位道友,我們認識嗎?你為什麼要攻擊我?」

「不認識,但我認識你手中那柄天羅化血神刀!!!」紅著眼睛,中年人咬牙切齒道,雙手緊握成拳頭,殺氣騰騰。

提到天羅化血神刀,秦朗下意識的想到了余化的師傅一氣仙余元,只是在《封神榜》中,一氣仙余元被陸壓道人給殺死了,不過通過這段時間的了解,秦朗對《封神榜》並沒有全信。

想到這裡時,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問道:「你是誰?莫非你是余化的師傅一氣仙余元?」

「哼,既然知道我是誰,就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你,小子,我徒弟余化是不是死在你手上?你不用狡辯,你手中的天羅化血神刀便是最好的證明!」虎視眈眈的怒視盯著秦朗看著,一氣仙余元厲聲道,臉色猙獰,身上更是散發出恐怖的戾氣,讓人不寒而慄。

「喲呵,小子,看來你的仇家倒是不少,今天你想活著離開這裡,恐怕是件難事!」見一氣仙余元想要對秦朗動手的時候蚊道人戲謔的笑道,興緻勃勃,他很想親眼看到秦朗死在眼前。

「是嗎?我看那倒未必!倒是你,苟延殘喘活了那麼多年,今天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不以為然,秦朗輕蔑的回應著蚊道人。

也不等蚊道人回話,秦朗神念一動,直接把早就按捺不住的祖龍從造化玉碟中放了出來。

祖龍出來后便舞動著手中的極品先天靈器弒神槍,肆無忌憚的朝蚊道人殺了過去,血氣盈然,得到弒神槍的第一戰,祖龍有心想要知道自己的攻擊力究竟有多厲害。

祖龍的突然出現對於蚊道人和一氣仙余元來說都是難以接受的,但這就是事實,他們必須面對。

祖龍迎上蚊道人的時候,秦朗這才聚中精力來面對一氣仙余元。

處變不驚,秦朗就這麼無所畏懼的看著他說:「你說的很對,余化的確是死在我手中,不過他是該死,因為他想奪取我手中的異寶誅仙劍。當日是我運氣好,如果不是我運氣好的話,死的人就有可能是我了。」

怡然不懼,秦朗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直接承認了。

有祖龍在,他並不畏懼一氣仙余元,縱然祖龍不在,以余元的實力,秦朗也未必放在眼裡,畢竟跟六翅黑蚊蚊道人比起來,一氣仙余元的實力還是差了很多,秦朗自信能迎擊下來。

「休要在此強詞奪理,那人是誰?」一氣仙余元也沒把秦朗放在眼裡,但祖龍的存在讓他十分不安,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他?混沌神獸祖龍,以你的閱歷,應該沒見過。」

「什麼?祖龍?這、這怎麼可能?祖龍不是被困在不周山中嗎?怎麼會出來?」大驚失色,一氣仙余元目瞪口呆的問道。

「對你來說,這有什麼意義嗎?余元,你要是識趣的話最好離開這裡,我再說一次,余化是該死,命中注定的,今天如果你真要替他報仇的話,很有可能搭上你的命。」就這麼漠然的看著一氣仙余元,秦朗完全不掩飾心中的殺意,血氣盈然。

當下秦朗並沒有把混沌化身收起來,而是包圍著余元,隨時都準備對他進行圍攻。

「哼,殺徒之仇,豈能不報?小子,受死吧!」一氣仙余元無法說服自己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幾乎沒有猶豫,他臉色一狠,瘋狂地朝秦朗迎了過來,殺氣騰騰。

「哼,跟你徒弟余化比起來,你強不了多少,更何況你手中連件稱手的武器都沒有,你拿什麼跟我打?找死!」不屑的看著一氣仙余元,秦朗諷刺道。

話音落下的時候,秦朗肆無忌憚的迎了上去,身懷異寶,秦朗無所畏懼,畢竟跟蚊道人不同,一氣仙余元不僅沒有稱手的攻擊利器,甚至就連防禦異寶都沒有,如此一來,秦朗就能以己之長攻人之短,最大限度的對他構成威脅。

且說祖龍以弒神槍跟六翅黑蚊蚊道人打鬥,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高手,在祖龍絕強的實力下,蚊道人只有挨打的份。

不過一息的時間而已,蚊道人在弒神槍的攻擊下已經遍體鱗傷,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當下蚊道人哪裡還敢猶豫,企圖逃離於此,識時務者為俊傑,他不想死在祖龍手中,畢竟祖龍的實力實在是太強悍了。


然而祖龍豈會讓他逃走,正當蚊道人想抽身逃離的時候,一臉漠然的祖龍直接把手中的弒神槍扔了出去,不偏不倚,弒神槍直接穿胸而過,吞噬了蚊道人的元神,使得他暴斃當場,神形俱滅。 相對來說,祖龍是准聖人級別的實力,比六翅黑蚊蚊道人強太多,再者他又擁有神兵利器弒神槍,所以他一心想要斬殺蚊道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將他殺死了。

一旁,正在跟秦朗游斗的一氣仙余元在意識到祖龍輕描淡寫殺死六翅黑蚊蚊道人的時候臉色大駭,他知道祖龍跟秦朗的關係,既然祖龍能殺死蚊道人,也有可能對自己動手。

想到這裡,一氣仙余元不敢再跟秦朗纏鬥,直接朝遠處逃去,跟蚊道人一樣,他也不想死在這裡。

這一氣仙余元不殺的話,他日後必定會再次纏鬥自己,留著是個禍害。

想到這裡,秦朗很乾脆的催動了噬魂神碑的靈魂攻擊,直接摧毀性的朝他攻擊過去,同一時間,秦朗控制那懸浮在頭頂上空的天地玄黃玲瓏塔朝余元砸了過去,想以天道奇寶直接將其砸死。

面對氣勢洶洶攻擊而來的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氣仙余元大駭,惶恐的慘叫起來,因為他驚恐的發現,無論自己朝哪個方向逃跑,都被天地玄黃玲瓏塔鎖定。

「蓬蓬……」

不可避免,天地玄黃玲瓏塔狠狠地砸在一氣仙余元的身上,使得完全避不開的他直接被擊中了。

天地玄黃玲瓏塔是先天第一功德之寶,雖然主防禦,但攻擊也是不可忽視的,至少不是那些先天靈寶所能相提並論,故而可想而知,一氣仙余元被天地玄黃玲瓏塔擊中後會是什麼後果,直接形神俱滅,徹底消失在宇宙間。

越級殺人,秦朗做到了。

為了避免被元始天尊發現祖龍的氣息,輕描淡寫斬殺了一氣仙余元后,秦朗神念一動,直接把祖龍收到造化玉碟中。

「秦朗小子,幹得不錯。這段時間以來,你的進步真大!」不吝讚歎起來,對於秦朗的成長,祖龍是看在眼裡喜在心上。

「之所以能殺死一氣仙余元,最主要還是我佔據了先天優勢,畢竟我有很多異寶,這是余元無法相提並論的。對了祖龍前輩,感覺弒神槍怎麼樣?」雲淡風輕,秦朗臉色泰然的問道。

「弒神槍很強大,不愧是當年魔祖羅睺的兵器,如果再要是碰到燃燈佛祖的話,不說可以力敗他,但他絕對不可能重創我!」對於之前跟燃燈佛祖那一戰祖龍仍心有餘悸,他不甘心敗在燃燈佛祖手中。

「我相信你!」說話間,秦朗來到小黑跟前,他被無數的巨蚊包圍著,十分狼狽。

當下,六翅黑蚊蚊道人已經隕落了,但這些巨蚊還不知好歹,根本就沒有退讓的意思。

見此,秦朗也不介意造下殺孽,當下他直接催動十二品滅世黑蓮,剎那間,滅世黑蓮散發出滅世神光,瘋狂地朝四周的巨蚊攻擊過去,同一時間,秦朗還催動了滅天神碑施展出強大的腐蝕力。

不可避免,強大的腐蝕力摧毀性的朝四周那些巨蚊侵蝕過去,但凡被腐蝕力籠罩的蚊子,全都化為一團黑霧,灰灰湮滅。

因為秦朗的加入,巨蚊在快速消失,小黑和不滅石人也恢復了應有的從容,逐漸掌握主動。

巨蚊也在瘋狂地逃離戰鬥的核心領域,他們似乎察覺到蚊道人的隕落,喪失了主心骨,它們也沒有戰鬥下去的慾望。

所以接下來不過半柱香的時間而已,所有的巨蚊竟然全都消失不見,天空恢復了應有的清明。

「呼呼,老大,還是你牛逼,一出手就把這些不知好歹的孽畜都趕走了,不過他們的數量還真恐怖。」心有餘悸,小黑來到秦朗身邊,十分振奮道。

這一戰,他過足了癮。

且說收拾了六翅黑蚊蚊道人後,秦朗收了不滅石人,和小黑一起準備繼續前進,不過真正凌空飛到巨山之脊的時候,小黑突然停了下來,宛若發現了什麼一般。

「等等老大!」

「怎麼了小黑?為什麼不走?」下意識的問了起來,秦朗不解道。

「在這裡,我將有一份機緣!」目光深邃的看著遠方,小黑神采奕奕道,神秘兮兮。

「機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河圖洛書告訴我,就在這巨山之脊上,我將遇到傳說中的有緣人,我不知道那所謂的有緣人是誰,但他馬上就要來了,我就在這裡等著。」信誓旦旦,小黑擲地有聲道,他堅信河圖洛書不會欺騙自己。

河圖洛書的玄妙之處不言而喻,所以秦朗對小黑的話也深信不疑,故而耐著性子站在巨山之脊,靜靜地等待機緣到來。

秦朗原以為會等很長一段時間,但也就十息不到的而已,身在造化玉碟中的祖龍便告訴秦朗,有一股強大的氣息來了。

不出意外的話,這股氣息應該就是小黑口中所謂的機緣。

很快,一個體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顏中年男人凌空飛行來到秦朗和小黑兩人跟前,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祖龍宛若想起了什麼一般,喃喃自語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他!」

能讓祖龍認識的人,絕對不簡單,至少是活了兩個混元無量量劫的絕頂高手。

按捺住內心的激動,秦朗下意識的問了起來說:「祖龍前輩,你認識他?」

「地仙之祖,在仙界不認識他的人恐怕不多了。」

「地仙之祖?莫非他是萬壽山五庄觀的鎮元子?就樣子來看,倒有幾分相像。」基本上可以肯定了來者的身份,秦朗處變不驚道:「晚輩秦朗見過鎮元子前輩,不知道前途突然到此所為何事。」

「咦,你認識我?」突然被秦朗喊出了名字,鎮元子相當驚訝的問道。

「聞名仙界的地仙之祖,我怎麼敢不認識?」莞爾一笑,秦朗寵辱不驚道。

說來地仙之祖鎮元子的身份極為崇高,他在道家的位置與玉清、上清、太清平列,或者在「三清候補」之級。從他門下出去的散仙不計其數,身邊尚有四十八個徒弟,都是得道的全真。

頷首微微點了點頭,隨即鎮元子沒有把精力放在秦朗身上,而是凝視盯著小黑看著,尤其是小黑手中的定海神針如意金箍棒。

「你手中拿的可是如意金箍棒?」淡淡地笑看著小黑,鎮元子沉聲問道。

見秦朗對來者如此客氣,也知道他是自己的機緣所在,小黑不敢唐突,連忙舞動著定海神針說:「沒錯,這是我從下界得到的,跟在我身邊已有幾百餘年。」

當下看到鎮元子問起定海神針的時候,秦朗本能的想到了什麼,當年地仙之祖鎮元子跟齊天大聖孫悟空曾是拜把子兄弟,當下鎮元子問起了定海神針,莫非是孫悟空有所交代?


果不其然,接下來,鎮元子果然提到了齊天大聖孫悟空。

「我跟你手中這如意金箍棒的前任主人有忘年之交,當年我曾經叮囑我,如果要是看到有人收服如意金箍棒的話,就讓我把這個玉蝶片給他,這裡面有他的傳承。」說話間,地仙之祖鎮元子伸手一揮,頓時一塊巴掌大小的玉蝶片出現在他手中。

幾乎沒有猶豫,鎮元子直接把玉蝶片遞給小黑。


「既然你跟如意金箍棒有緣,也就是跟我鎮元子有緣,我送你一顆人蔘果,此果九千年成熟一次,聞一聞人蔘果,就能活三百六十歲;吃一顆,就能活四萬七千年。」說話間,鎮元子拿出一顆跟未滿的小孩相似,四肢俱全,五官兼備的果子,就這麼笑意盈然的遞到小黑跟前。

怔怔的接過人蔘果,小黑有些茫然了,他知道有機緣,但沒想到的是,這所謂的地仙之祖剛一見面就送了這麼多東西給自己,這讓他有些承受不起。

「我就在萬壽山五庄觀里,他日如果你要是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盡可以到五庄觀來找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話畢,地仙之祖鎮元子伸手一揚玉塵麈,整個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不見,無影無蹤,跟沒來過一樣。

真正當鎮元子離開足足三息過後,小黑這才回緩過來,不過仍是一副雲里霧裡的樣子問道:「老大,這是怎麼回事?這所謂的地仙之祖鎮元子為什麼要送這些東西給我?我的如意金箍棒跟他有什麼關係?」




而南宮杜若又是如今南宮家中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南宮申對他就更加「優待」。

Previous article

夏果依然聽得不明不白的,微微皺眉,很是一本正經地回道:「凡人真是受虐,快樂並痛苦著難道不難受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