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南宮杜若又是如今南宮家中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南宮申對他就更加「優待」。

鳳傾城本就是在開玩笑,見他如此,也不再強人所難,抱著白狐向東大街深處走去,淡淡道:「今天我只是來玩兒的,你既然事忙,先回拍賣所好了,等小喜累了,我給你送回去。」

「不忙,我本就不是家族商行的,如今到鳳城也是父親見我日夜修鍊,讓我到這裡放鬆一下。拍賣所里少我一人也不差什麼。」南宮杜若笑著跟了上去,「你給我的信我已經收到了。我已經找了幾個醫師進行試驗,若是真的能夠醫治肺癆,那就太好了。」

「當然是真的,你看我現在不就好了嗎?」鳳傾城聽到他竟然還要找醫師進行試驗,不著痕迹地皺了皺眉,但細想一下,這也的確是應該的,倒也沒有再說什麼。

在東大街逛了一圈兒,天色也有些晚了,鳳傾城把懷裡的白狐撕扯下來,扔在了南宮杜若的懷中,便匆忙告辭離開了。

再次出現在練功房外,已經是月上高空了。

鳳傾城小心翼翼地取下頭上的一根細簪在鎖上擺弄了一會兒,只聽「咔嚓」一聲,長鎖應聲而開。

她輕輕推開房門,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

以鳳傾城的等級,可以到靈師級別的房間內去尋找功法。但她剛剛準備進去,便聽到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里傳來了一些細微的聲響。

鳳傾城心裡一驚,但強烈的好奇心卻促使她轉身向那個房間走去。

房門是開的,鳳傾城直接走了進去。

可她剛剛踏入房門,一股冷風便向她吹了過來,她下意識地閉上雙眼,手臂擋在了身體前方。

她的舉動也不知是哪裡戳中了房中人的笑點,他忍不住低聲輕笑。

鳳傾城有些氣惱地放下手臂向那人看去,這一看,她的心跳瞬間停止了。

男子穿著一件金墨色的長衫,身形修長,在窗外月光的照耀之下,如同暗夜之中的精靈一般攝人心魄。他的臉上帶了一張赤紅色的狐狸面具,鳳傾城看不到他的容顏,但只憑那深墨一般的瞳仁,便足夠讓這世間所有的美好都黯然失色。

夜風微微吹動著男子的長發,鳳傾城看到他的嘴角緩緩地揚起,而後薄唇輕啟,如同世上最美的音律般讓人失神。

「你偷偷摸摸進來這裡,想要做什麼?」

男子完全沒有偷東西被人抓住的窘迫,反而顯得愉悅。其實,從鳳傾城打開練功房房門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鳳傾城的存在了,但他也不知為何,竟然沒有離開,甚至故意製造出聲音來吸引她過來。


沒錯,他就是東方無涯。

與鳳傾城分別的這一個多月,他就連修鍊的時候,腦海中都會不時浮現出她的影子。他想要見她,但卻實在找不到任何借口,說服別人,也說服自己。

今天,他到鳳家取回自己的一個東西,本就心存那麼一絲能見到鳳傾城的僥倖,沒想到竟然真的能夠見到。

鳳傾城不由得失笑,「哈?我偷偷摸摸地來這裡?我是鳳家的人,我想什麼時候來這裡是我說了算不是嗎?反而是你,你偷偷摸摸地進來做什麼?!」

東方無涯沒有說話,鳳傾城也不再搭理他,自己在房間里開始到處翻動起來。

「你在找功法?」東方無涯見鳳傾城拿起的都是功法,便試探地問道。

鳳傾城瞥了他一眼,「是又如何?」

「我剛才在這裡找東西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不錯的火系功法,不知道適不適合你。」東方無涯從袖中取出了一本紅色的羊皮卷,在鳳傾城的面前晃了晃。

東方無涯對鳳傾城的體質最為了解,拿出的功法也是與鳳傾城最契合的一種功法——千炎訣。

鳳傾城毫不客氣地奪了過來,「千炎訣?天階三等功法!」

功法由低到高有靈階、地階、天階功法三種,每種等階又有一等二等三等之分。天階三等功法雖然不是最上等的功法,可在這世間的功法之中,卻絕對算得上上上之品。

她看著東方無涯的目光露出幾分狐疑,「這功法可是世間少有,你怎麼不自己用?」

「我的體內沒有火元素。」

「那賣出去也成,為什麼要給我?」鳳傾城依舊那麼咄咄逼人。

東方無涯臉上沒多大變化,冷聲說道:「我又不缺錢,你若是不要,那還給我好了!」

「給了我的就是我的,還想要回去?」鳳傾城翻了個白眼,立刻將千炎訣塞進了自己的懷裡,「你到底來鳳家做什麼?你既然說自己不缺錢,怎麼會來鳳家偷東西?」

東方無涯看著鳳傾城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你可知為何鳳家家族中人如今如此頹敗還依舊在帝國里擁有那樣重要地位的原因?」

鳳傾城搖頭,她知道個鬼啊,且不論她的前身的記憶里有沒有,就算是有,鳳傾城也不屑去搜索。

「在兩百多年前,鳳家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家族,但就在那個時候,鳳家出現了一個天賦極佳的少年,少年十二歲那年,只憑藉著自身的天賦便覺醒了,他是這片大陸上幾千年來唯一一個沒有依靠覺醒石覺醒的修鍊者,天賦可見驚人!」

「十四歲,他帶領著鳳家的數位年輕一代在青年靈師大賽上奪得了桂冠,一舉成名!」

「十八歲,他的靈力等級便突破到了靈聖級別,並越級打敗了實力已經到了靈帝境界的萬獸之王!」

「二十歲,他將鳳家一個小小的家族變成了整個大陸上勢力最強大的家族,幾乎收攬了大陸上十分之一的修鍊者和五分之一年輕一代的修鍊者,而他也正式成為了鳳家的家主。」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輝煌至極的人!

鳳傾城聽著他的事迹,心中莫名激動了起來,但她依然克制著自己的理智,平靜地問道:「後來呢?」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他將會帶領鳳家最終統治整個世界的時候,二十五歲那年,他突然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再也沒有回來。」東方無涯說到這裡,一向清冷的眸子里竟也溢出了幾分嚮往。

「他去了哪兒?」鳳傾城問道。

東方無涯看向了窗外,月光如水,「不知道!沒有人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但很多人都猜測,他一定是突破到了比靈神更高的境界,一種世人不知道也不理解的高度。」

鳳傾城也沉默了下來,沒有再說話。

兩個外表同樣冷漠的人的心裡,同時因為這個人的事迹翻起了驚濤駭浪。


終於,鳳傾城首先回到了現實,認真地看向東方無涯問道:「那麼,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呢?」

「在少年統治鳳家的那段時間裡,這片大陸上幾乎近三分之一的寶物都被集中在了鳳家家族之中。其中有些物品,是就算擁有萬貫家財也不可能得到的東西。比如,少年曾經從萬獸之王的手中得到過一塊玄鐵令,有了這個令牌可以讓萬獸之王答應他的一個要求。你可知萬獸之王的能力,只要擁有了那塊玄鐵令,一聲令下,整個天下都將囊入掌中。」

「所以你是來這裡尋寶的?」鳳傾城挑了挑眉。

東方無涯道:「這個你不用知道。」

鳳傾城不由得冷笑,「可是,就算鳳家曾經輝煌過,現在也已經過了兩百年,寶物也早就被揮霍光了。」

「兩百年。」東方無涯淡淡道:「你以為兩百年有多久?當年少年培養出來的那些鳳家的精英力量,可還都活著呢。你以為鳳家現在這樣腐敗,那些大家族為什麼不敢動它?甚至還自動送上門來與鳳家家族聯姻?」

聯姻?說到這件事,鳳傾城想到了當時在魔獸森林遇到的安思,她還感覺到奇怪,就算當初她在鳳家如何的受寵,和當朝太子聯姻也實在太過誇張了。

沒想到,其中竟有這麼一層緣故。

「所有人都在等他回來!」東方無涯的聲音很是鄭重,「那些與鳳家敵對的大家族!帝都的皇族!實力強大的修鍊者!還有那些他親手培養的鳳家的精英力量!大家,都在等他回來,都在等待一個傳奇!」

兩人再沒說什麼,安靜地站著,似是在思索著什麼。

半晌,鳳傾城取出了懷中的千炎訣,「我要修鍊這個功法,你幫我護法。」

「怎麼,你現在不怕我是壞人了?」東方無涯挑了挑眉頭問道。

鳳傾城淡然一笑,走到東方無涯的身側,手指輕輕落在他的肩膀,薄唇湊近他的耳畔,輕聲道:「是又如何?我鳳傾城可不是普通人。」

東方無涯邪肆一笑,嘴角輕抿:「也是。」

言罷,她便徑直向一個蒲台走了過去,盤膝坐下,便將靈力注入了羊皮卷中。

很快,她就了悟了這個功法。

千炎訣這個功法正如其名,是一種控制火元素的功法。一般的火屬性修鍊者只能控制自身體內的火元素進行攻擊,而千炎訣這種功法則沒有限制,也就是說,一般的火屬性修鍊者在進行戰鬥的時候,要先吸收周身的火元素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轉化為自身的火元素才可以進行攻擊,而學會了千炎訣,鳳傾城就完全省略了中間的這個步驟,直接可以控制身邊的火元素進行攻擊。

這就意味著,如果兩者同時身處火海之中,鳳傾城可以說將會立為不敗之地。

而學會了千炎訣這種功法之後,鳳傾城使用火屬性靈術所消耗的靈力降低了十倍不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這個能力給鳳傾城帶來的好處可是難以想象的。

就拿煉丹來說,原本鳳傾城一次只能同時提煉三種藥材,而現在,只要她加強聯繫,最多將可以同時提煉三十種藥草,提煉速度之快,將會讓這世間所有的煉丹師望塵莫及。

鳳傾城突然發現,這才是千炎訣的主要能力,也是千炎訣名字的由來。試想,當鳳傾城的靈力到達一定境界之後,同時控制上千個火焰的場景!

那可是真正的烈焰焚城!!

不過半個時辰,鳳傾城就將這個功法領悟,接下來就是慢慢的練習了。

站起身後的第一件事,鳳傾城對著東方無涯說道:「多謝!」

「你的天賦很不錯,這麼快就能領悟一個天階功法。」東方無涯眸色微動,「修鍊不過一個多月竟然就到了靈師七級,這樣的速度竟都要追上兩百年前的那個他了。」

鳳傾城挑了挑眉,「說實話,我並不喜歡別人這樣過分的誇我。」

「你怎麼知道我在誇你?難道修鍊的速度快是一件好事嗎?」東方無涯的看著鳳傾城的目光深沉如水,「你修鍊的太快了,根基不穩,與人打鬥的時候,一定會吃虧!」

見東方無涯一臉認真的表情,鳳傾城不由得「喂!你知不知道這麼隨意地評價一個人很討厭啊!難道你很厲害嗎?不如我們比試比試?!」

東方無涯神色不變,只是突然釋放出了自己的修為,龐大的壓力如山如海一般的向鳳傾城湧來,「你還太弱了!」

不需要大動干戈,東方無涯只需要釋放出自己的威勢,就足夠將鳳傾城壓得不能動彈。

鳳傾城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她慘白著一張臉,如蛇一般的眼神死死地盯著他,似乎隨時都要發動進攻!

但她知道,她根本沒有勝算。以前承受東方無涯的威勢的時候,她還不是修鍊者,感受不到那其中的力量,只覺得強大,而如今,她已經成為了修鍊者,這個人與她之間實力的差距,如同天地!!

卧槽!你他媽這麼厲害居然還來這裡當賊!!

鳳傾城很想大罵面前的這個男子,但她還是忍住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她處於劣勢,還是不要惹怒這個男人的好。

東方無涯見鳳傾城一臉的慘白,也便收回了自己的威勢,說道:「你的天賦極佳,但修鍊前期,打基礎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太過急進,會影響以後的修鍊,甚至可能在某一個瓶頸中停滯不前。」

「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等級!」鳳傾城沉聲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東方無涯的聲音依舊平靜,「記住我的話,不要急進!」

說罷,東方無涯就要離去。

「站住!」鳳傾城突然低聲喝道。

東方無涯疑惑地轉身,「怎麼?」

鳳傾城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教我修鍊!」

她對修鍊知道的太少了,除了在無涯城的時候東方無涯告訴她的那些,她幾乎對修鍊一無所知。她需要有一個人帶她走進修鍊的世界,也需要有一個人來指導她,而眼前這個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你要拜我為師?」東方無涯問道。

「不!我並不是要拜你為師!」鳳傾城的目光再次變得咄咄逼人,「我是讓你,教我修鍊!讓我變得更加強大!」

東方無涯的聲音淡淡,「為何?我為何要教你?」

「你若是不教我,我就把今天你來偷東西的事情說出去!」

「你又不知道我是誰?」

「不需要知道,像你這樣厲害的人物,在這世上應該不多,只要一一排除……」鳳傾城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我想,你口中的那些鳳家精英,找到你應該很容易。」

「你很聰明!」東方無涯贊道。


鳳傾城這次沒有生氣,反而笑道:「謝謝,我喜歡別人這樣稱讚我。」

對於鳳傾城這樣的人來說,「聰明」是最高的一種評價,她一向喜歡這兩個字。

就像在龍澤拍賣會的時候,南宮杜若也曾這樣誇她,她當時心情好到甚至和他開起了玩笑。

東方無涯感覺鳳傾城實在有趣極了。

第一次見面,他見到了一個堅毅如鋼的鳳傾城,所以他動心了。


而這第二次見面,他見到了一個非常特別的鳳傾城,她既聰慧有加,又彷彿深藏在無盡的海洋般讓人捉摸不透。

「如你所料,我並不想讓人知道我今天的行動,所以你成功了,鳳傾城。」雖然在鳳傾城剛剛開口的時候,東方無涯似乎就料到了。

鳳傾城眸中滑過幾分得意,「你叫什麼名字?我以後該怎麼找你?」

「你現在不必知道我的名字。」東方無涯從廣袖之中取出了一個鈴鐺遞給鳳傾城,「你要找我的時候,就搖動這個鈴鐺,我就會出現。」

鳳傾城狐疑地接過鈴鐺,「如果我在千里之外搖鈴鐺,你也能聽見?」

「鈴鐺里有一種很小的靈獸,叫子母蟲。你的鈴鐺里含有子蟲,只要搖動鈴鐺,子蟲就會有反應,而母蟲會第一時間接收到子蟲的反應,做出相應的動作。不信的話,你可以現在試試。」

鳳傾城聽了他的話,立刻搖起了鈴鐺,清脆的鈴聲立刻在寂靜的夜空中響起。

鳳傾城搖了一會兒鈴鐺便停了下來,見東方無涯的身上並沒有什麼任何動靜就有些不悅了。不過,她剛要開口,又是一陣鈴聲在鳳傾城的耳邊響起。

東方無涯從自己的袖中取出了那個正在搖動的鈴鐺,輕聲道:「怎麼樣?信了吧。」

「響是響了,誰知道你會不會來。」鳳傾城揉了揉鼻子,輕哼道:「暫且信你。」

「我走了,你……」東方無涯說著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正當鳳傾城奇怪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誰在裡面?!」

鳳傾城立刻便想到了白日的時候見到的那個看門的中年人。她下意識地看向了東方無涯,既然他不想被發現,就一定會有所動作。可在鳳傾城看向他的方向時,卻發現那裡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他不會就這樣走了吧?鳳傾城嘴角微微抽搐,這男人,跑的還真快。

不過,鳳傾城的腦海里剛剛有了這樣的念頭,一隻手臂就已經攬在了她的腰間,緊接著,鳳傾城便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東方無涯將鳳傾城攬入懷中,一股墨色的霧氣便凝在了他的脊背之上,化為了一雙墨色的碩大翅膀。

他們所在的房間的門被緩緩推開,而就在那一瞬間,東方無涯微微振翅,如風一般從敞開的窗中飛了出去,待那個看門人進來的時候,屋內已然再無了身影。

風擦過鳳傾城的臉頰,速度之快,使得她睜不開眼睛。但此時,她就算是再遲鈍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在飛!不!準確地說,是這個人在帶著她飛!!




「化龍池?」

Previous article

「啊?這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