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化龍池?」

眾人皆是一愣,露出愕然的神色。

李雲霄則是臉色驟變,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中狂震。

當初在埋骨之地,也就是化龍池所在,十萬年前的強者們以龍殼之身封印了魔主的分身帝鈞。

那龍殼便是真龍誕生之後,留下的軀殼,而埋骨之地便是曾經的一處化龍池,因為孕育過真龍誕生。

而封要離口中所言的「化龍池」絕不會是埋骨之地的那個!

李雲霄心中震駭異常,忍不住說道:「化龍池?莫非是下一代真龍的誕生之地?!」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明白過來,皆是駭然不已。

端木有玉也是仿如點擊般明悟起來,驚叫道:「我明白了!胤羽已經命不久矣,所以天武界將會誕生下一代真龍!而他便是要找到化龍池,奪取下一代真龍的天地造化,來成就自己,重新回歸界王境!」

魔普一副嗤笑的樣子,道:「真龍嗎? 我和美女總裁老婆 。」

胤羽則是臉色直寒了下來,盯著封要離殺氣滾滾道:「你的話可真多啊!」

封要離滿臉冷汗,忙道:「天地一旦孕育了真龍,必然有天地異象,萬物感應,即便現在不說,這些人也遲早會知道的。」

胤羽冷冷道:「即便如此,我也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亂說話,特別是說出一些我不喜歡聽的東西。你師兄百輪結衣便是因此而死的,看來你也要步他的後塵了!」 「什麼?!百輪結衣是你殺的?!」

李雲霄一驚,一股怒氣在心頭激蕩。

雖然和百輪結衣交往的時日不多,但承蒙關照,並且還傳授了太初真訣。可謂亦師亦友。

李雲霄內心突然一震,猛地想到了一件事。

當初臨走前,百輪結衣在他腦海中印下了一道坐標,如今從胤羽和封要離的對話看來,那坐標所在,極有可能就是下一代的化龍之地!

端木有玉也是震怒不已,怒吼道:「百輪結衣前輩是你殺的?!」

胤羽哼了一聲,道:「冥頑不靈的人,死有餘辜,難道你們還同情他不成?」

他眼神一寒,卻是盯向封要離。

封要離三番五次的關鍵時候掉鏈子,讓他意識到此人絕對靠不住。

始龍張開口來,猛地一道龍息噴吐而出。

「轟隆!」

大地上一下震顫,封要離驚駭不已,四周空間全都被禁錮住。

一道極亮的青芒從天際直擊而下,正是胤羽的龍拳無量光!

封要離絕望之下怒吼道:「胤羽!你這個卑鄙小人!」

他揚起冷劍冰霜,傾力一劍猛地斬了出去!

「嘭!」

恐怖的拳威赫赫震下,一波波的轟擊在他身上,將方圓數百丈的地面都轟的塌陷下去。

李雲霄等人都是冷冷的看著。

不過是一記拳擊而已,卻轟出了千萬擊的效果,將封要離所有防禦擊碎,那禍斗真身上爆出大量鮮血。

「胤羽……你不得好死……!」

封要離站立在碎裂的大地上,滿地的殘破和皸裂,正如他裂開的身軀一樣,滿目蒼夷。

「哐當!」

冷劍冰霜跌落在地上,徹底失去光澤。

封要離那巨大的身軀往後仰倒下去,「砰」的一聲摔在地上。

一代梟雄、國主,終於化作歷史。

李雲霄瞬移而下,揮手一卷,將封要離的身軀和冷劍冰霜都收了起來。

胤羽冷冷的望著他,譏諷道:「垃圾你也撿?」

李雲霄淡淡說道:「天武盟很窮的,胤羽大人何嘗又不是垃圾,要不自己貢獻出來?我不介意收下。」

胤羽冷哼道:「李雲霄,你雖罵我,但我寬宏大量,不與你計較。可是你現在將魔主放了出來,事情弄大了,我看你怎麼收場!」

李雲霄冷笑道:「照你這麼說,魔主出世的責任在我了?」

胤羽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那是自然。」

李雲霄道:「我也不想再跟你廢話什麼了,你愛怎麼說怎麼說,我只問你,百輪結衣真的是你殺的嗎?」

胤羽感受到了李雲霄身上的怒火和殺氣,但兩人早已勢同水火,自然無所畏懼,迎著那凌厲的目光,點頭道:「那老不死的冥頑不靈。明明推算出了化龍之地所在,卻不肯告訴我,難道他不該死嗎?!」

李雲霄冷冷抬起頭來,道:「他該不該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該死了!」

胤羽冷笑道:「哈哈,我該死了?現在魔主在前,你不除魔卻要跟我內訌嗎?」

「內訌?」

李雲霄恥笑道:「在我眼裡,你是比魔族更該死之人!除魔就要先除龍啊!」

「荒謬!」

胤羽怒斥道:「你分明就是假公濟私,借用天武盟之力來報自己的私怨,你有何資格和臉面擔任天武盟盟主?!」

李雲霄道:「我有何資格與你何干?你等著受死便是吧!」

他當場取出兩個玉盒,直接抓碎,裡面爆出兩團如玉的光來,在掌心處閃爍。

竟是兩枚十階神丹,當著眾人面就放入口中,一起吞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露出震駭的神色來。

那十階神丹每一枚都充斥著浩瀚靈氣與規則,普通人吞一枚都要大量的時間去消耗吸收,並且需要強者在身側護法,以免丹力太強而發生意外。

他倒好,一次吞下兩枚。

頓時全身每個毛孔中都爆出靈光來,整個人活脫脫的就仿如一枚丹藥般。

在之前與胤羽的那一擊中,他從生死邊緣掙扎著回來,肉身直接踏入虛光境,修為境界也觸碰到了虛極壁壘,若是給他數月時間靜修的話,足以突破過去。

可惜沒時間了,只能選擇這種暴力的方式,而且為了確保突破成功,他一下選擇了兩枚神丹,都是丹力波動比較溫和的類型。

但即便如此,也直接將虛光境肉身撐得膨脹起來,圓鼓鼓的如同氣球。

魔主普也是愣了下,隨即大笑道:「哈哈,你真是拼了,會不會撐爆掉呢?本座很期待啊!」

李雲霄也有些後悔,兩枚丹藥的藥性太猛了,而且在體內彼此衝擊,五臟六腑如同在水中翻煮,都要熟了!

端木有玉吃驚道:「一次兩枚,吃得太多了。」

「我也知道,好難受啊!」

李雲霄通體變得滾圓,說話之際,嘴裡吐出來的都是一條條如蛇般的靈氣。

那體型脹大了數倍后,終於停滯了下來,開始維持在一定體積。

胤羽目光一沉,知道李雲霄已經初步控制住了,冷笑道:「居然沒爆體,曉風殘的光明琉璃身果然有點門道,那就讓本座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身影一閃,便從始龍身上瞬移而下,出現在李雲霄跟前,直接一劍刺向他的肚皮。

李雲霄已經胖到看不見自己的肚皮了,但神識一掃就察覺到了危險,單手掐訣就往身後退去,兩道金光飛馳而來。

正是六丁六甲,一尊出拳,一尊化掌,劈向那真我無相。

「砰!」

兩尊傀儡的拳掌擊在那劍上,頓時就被震飛。

胤羽劍氣再起,追著刺過去。

但六丁六甲另外十尊傀儡盡數飛了過來,一下將胤羽圍住,齊齊出手攻了上去。

「嘭!」

一招巨顫后,胤羽臉色微變,縱身而起,持劍身影在空中一閃,就回到了始龍身上,喝道:「出手!」

先前那恐怖的一擊中,他因為始龍護身而逃過一劫,但也受了不小的傷,此刻不敢再自己硬拼六丁六甲,頓時駕龍而起。

始龍身軀在空中盤旋一下,就猛地往下吐了口龍息。

李雲霄雙手飛速掐訣,六丁六甲立即聯起手來,拉開一層光罩結界。

「轟隆!」

龍息震在結界上,引得四周震顫晃動,卻不能破。

始龍巨目怒睜,口中吐出一道龍語,就尾巴一甩,擊落下來。

長尾如鞭,「啪」的一聲打在那結界之光上,「轟隆」聲巨顫,六丁六甲整個身軀都被拍進了大地中,但結界依然不破!

「什麼?!」

胤羽臉上露出驚色,「怎麼會這麼強?!」


六丁六甲身上暴起大量符文,一尊尊巨靈從身後站起來,各自手持光刃斬向那始龍。

胤羽臉色微變,想起之前李雲霄和囚一戰時,這些東西凝聚出來的神煞虛身,頓時滿臉凝重,喝道:「逐一擊碎!」

始龍雙眸變成通紅,直接化成一道青光墜下,往六丁六甲衝去!

龍身上幻化出一層結界,幾乎實質化,堅硬如石。

「轟隆!」

整個始龍真身撞擊在那十二都天神煞陣上,六丁六甲終於扛不住,一下就被各自震飛。

李雲霄心中暗驚,那始龍真身絕對是造化境的存在。

「李雲霄,你我之間的恩怨,今日就到此結束了!」

胤羽氣勢滔天,駕駛著始龍狂奔而來,沖向李雲霄。赫赫龍威滾滾而下,所過之處,下方大地不斷裂開。

魔主普始終冷冷的看著胤羽和李雲霄爭鬥。

這一刻才突然抬起頭來望著天空上,嗤笑道:「躲躲藏藏的,還當沒人知道你呢?未免自我感覺太好了吧?」

那孤寂的長空內,一刻也未曾消停過,激烈的戰鬥始終存在,大量光波震開。

而就在那晃動的天空上,逐漸浮現出一雙眸子來,彷彿是整個天空的縮影,深邃不見底。

眸子靜靜的看著,看向胤羽和李雲霄之戰,又將目光望向魔主普。

魔主普皺眉道:「深淵之主,九淵?」

那雙眼眸並未說話,就像星辰一般,鑲嵌在那天空上,散發出璀璨的光芒,沒有絲毫情感。

眸子看了魔主普一眼,便望向始龍的方向,靜靜看著。

就在李雲霄不斷後退,始龍瘋狂衝擊的時候,虛空微微晃動,一隻大手伸了出來。

那大手的掌心處浮現出一道青色龍符,在虛空上閃爍。

立即有五種顏色的光芒繞在那手掌四周盤旋,直接化作五行真罡龍印!

「轟隆!」

虛空一下被擊碎,五行真罡龍印飛馳而下,鎖定了那始龍的背上,擊向胤羽!

「什麼?!那是……!」


胤羽瞳孔驟縮,似乎看到什麼令他憤怒之事,怒吼道:「怎麼可能?!逆子,你竟還未死!!」

始龍也抬起頭顱來,巨大的龍眼上浮現出一團霧水,似乎有些迷惑。

「轟隆!」

五行真罡龍印擊在始龍龍頭之處,胤羽也受到莫大衝擊,直接在龍背上飛退,直至滑行到始龍尾端,這才站住身形。

李雲霄也是吃了一驚,往那大手的方向望去。

虛空晃動之下,從裡面走出一名男子來,面色清瘦如雪,一身白袍,頭上生出龍角來,鬢髮就在兩頰間飄蕩。 此男子一現身,從那模樣看便是龍族,雙手上還布滿尖銳的龍鱗。

只是神態略顯得獃滯,雙眸有神卻無靈光,只是眼珠一轉,望向那胤羽,頓時有殺氣從眸子內射出。

李雲霄心驚不已,他能肯定這身軀定然就是囚的法身,但在法身之內到底是誰?

似乎感應到了李雲霄的目光,囚微轉過頭來,掃了他一眼,眼眸里露出愕然的神色,在思索什麼。

「難道是……」

李雲霄小心的用神識從囚身上掃過,發現他的靈魂之力極弱,頓時明悟起來。


他和克魯斯會長兩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無奈。

Previous article

而南宮杜若又是如今南宮家中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南宮申對他就更加「優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