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息后,楚暮只感覺自己的身形變幻了一下,僅僅一絲絲的消耗也恢復到巔峰狀態,他知道,他已經進入通天劍塔第二層,只不過第二層看起來和第一層沒有什麼差別。

緊接著,有兩道身影彷彿從虛無中走出來,出現在楚暮的對面,這兩人身上的長袍也都是白色的,同樣面無表情,他們的長相似乎一樣,但再看一眼時又有所不同,楚暮看了他們之後才發現,第一層自己那個對手長什麼樣子,他已經忘記了,腦中沒有絲毫印象。

兩個虛擬劍者同時拔劍進攻,一劍刺來一劍劈斬,殺機凌厲無比,正好從楚暮的左右兩邊發起攻擊,時機把握到巔峰,簡直就像是心意相通的兩個人完美無間的配合。

這樣的兩個強大對手,互相配合之下,楚暮無法做到像之前那般一劍秒殺,因為他們兩個聯手的威力有明顯增幅。

出劍,劍光凌厲,劍影凄寒,斬妖劍將對方的兩劍崩開,一劍削出,彷彿海天一線,切向兩個虛擬劍者的咽喉。

殺!

但這兩個虛擬劍者的劍術非同一般,每一劍更蘊含和楚暮相同強度的劍意和可怕的變異意境。

避開楚暮的殺劍,兩人身形變幻迅速遊走,一劍一劍不斷的刺斬向楚暮,劍劍凌厲異常,殺機凜然。

楚暮展開飛鴻幻空步遊走起來,三道身影彷彿穿花蝴蝶般變幻莫測,一時間,雙方都奈何不了對方。

楚暮沒有獲得什麼劍道傳承,因而他的對手,也沒有劍道傳承,但楚暮本身的實力極強,就算是獲得劍道傳承的劍者也不見得是他的對手,他此時的對手自然也很強大。

當然,這些虛擬劍者的實力是固定的,他們的戰鬥天賦也是固定,超越一般劍者,但絕對不如楚暮這樣的劍者。

要不然所有的一切都處於同一個層次的話,那不管是哪一個劍者,能夠闖過第一層,難以闖過第三層,更別說第三層了,至於三十層三十一層的,完全是妄想。

縱然不如楚暮,但也十分接近,最起碼在劍氣修為上,劍氣的精純程度,還有意境的威力以及劍意的強度各個方面都毫不遜色。

想要擊敗對方,只能夠依靠自己千錘百鍊的劍術和過人的戰鬥天賦。

楚暮發現,對方的劍術造詣極高,和自己相比,僅僅差了一線,而且對方的步法身法也十分高明,幾乎不在飛鴻幻空步之下。

他見獵心喜,遊走起來,不著急斬殺對方。

難怪蕭千鋒一定要自己來闖通天劍塔,這樣的對手,完全可以讓自己的整體實力再度提升啊。

要知道,現在的楚暮,除了修為的提升和劍意的突破之外,也只能從劍術以及步法這些方面來提升實力了,並且每一點提升都十分困難,除非他突破氣海境達到九轉境。

一刻鐘后,楚暮已經將這兩個虛擬劍者的劍術和步法吃透,他們所用的雖然也算是基礎劍術,但各具特點。


必定,基礎劍術只是一個最為基本的東西,強大的劍者將基礎劍術修鍊到某種程度之後,就會根據自己的特徵等等進行一些改變,使得基礎劍術更適合自己發揮威力。

不同強大劍者的基礎劍術各具特色,各有優點和長處,而楚暮的劍術特點就是容納一切,包容萬物,將所有的一切優點全部吸收,將缺點去除,使得自己的劍術造詣一點點提升,劍術的威力一點點增強。

看準一個時機,楚暮一劍劃過其中一個虛擬劍者的咽喉,再身形飛躍,如同飛燕回返,一劍掠過另外一個虛擬劍者的脖子,將之切斷。

從楚暮進入通天劍塔開始,就有不少人關注,雖然他們都不認識楚暮,但昨晚時已經見識過楚暮展現出來的部分實力了,那是足以列入通天劍豪榜前十的實力。

「你們快看,那人已經闖到第三層了。」

「闖到第三層有什麼好奇怪的,以他展現出來的兩成一的劍意,我估計闖到第二十八層是沒問題的。」

「說是這麼說,但也不一定,有些人擁有強大的劍意,偏偏戰鬥天賦一般。」

「說的也是,天才也是有分別的,有的天才適合修鍊,在悟性和戰鬥天賦上就比較一般,有的天才修鍊天賦一般,偏偏悟性過人,或者戰鬥天賦驚人,有的天才修鍊天賦一般悟性也一般,偏偏有驚人的戰鬥天賦。」

「沒錯,像那種既有能夠佔據兩者的天才太少了,而具備過人的修鍊天賦,又擁有驚人悟性和戰鬥天賦的完美天才,更加稀少,至少我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絕無道和閻九幽勉強算是,不知道這個宗擎天是不是這種完美天才。」

大約又過去一刻鐘之後,楚暮闖到了第四層。

闖通天劍塔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有人闖塔的時候,其他人無法進入,除非闖塔的人離開通天劍塔。

當然,因為通天劍塔九十九層,每三十三層分成一段,因此,同一時間,可以有一位劍豪一位劍尊和劍王同時闖塔。

只不過相對於劍豪級的劍者而言,劍尊級的劍者和劍王級的劍者更少,闖塔的也更少,因為他們要提升實力比劍豪級劍者更困難十倍百倍以上。

所以,劍尊闖劍塔很少見,劍王闖劍塔那就更加少見了,往往每一次都會吸引大批劍者前來觀看,之後又會成為風靡好長一段時間的話題。

「此人闖塔的速度也太慢了吧?」

「是啊,我看那些排進前十的劍者闖塔時,前面十層的速度可比這人快上許多。」

「看來又是一個悟性不錯的天才,戰鬥天賦卻比較一般,要不然那麼強大的劍意應用得好,闖塔的速度肯定很快,說不定現在已經闖到第十層以上了,怎麼可能還在第五層徘徊。」

沒錯,楚暮現在闖到了第五層,有五個強大的虛擬劍者正在圍攻他。

這五個虛擬劍者劍術風格各異,一個銳利無比,一個生機勃勃,一個連綿不絕,一個爆烈兇猛,一個沉穩厚重,正對應了金木水火土。

他們所使用的劍器也各具特色,五人聯手,站五個方位,演變五行。

楚暮被圍困在中央,身形變幻,飛鴻幻空步讓他利於不敗之地。

楚暮一邊應對,一邊觀察對方的劍術以及步法等等,將其中的精髓吸收,他慶幸的是,這五個虛擬劍者雖然聯手,威力大增,但沒有使用劍陣。

以楚暮估計,如果這五個劍者使用五行劍陣的話,楚暮就不是對手了。

畢竟再默契的配合也比不上劍陣,劍陣可是一種秉承天地技法,神乎其神,其中玄妙莫測,深奧無比。

在五個強大虛擬劍者的圍攻之下,楚暮一邊應對一邊反擊,在他覺得差不多的時候,開始出殺招。

沒有動用斬月這招未完成劍技,因為楚暮已經了解過,一旦自己使用劍技的話,那些他的對手也會使用威力同等的劍技,自己使用多少次劍技,對手也擁有多少次劍技的施展機會,並且什麼時候施展,不好說,因為這些虛擬劍者的戰鬥天賦都不差,可以準確的把握時機。

所以,每一個闖劍塔的劍者都謹記一點,非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施展什麼劍技。

想象一下,比如闖到第十層,有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你根本就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將這些劍者全部斬殺,如果動用劍技的話,能夠在十個和自己實力接近的強大劍者劍技轟殺下存活嗎?

要知道,那種劍技的威力可是和自己所擁有的劍技威力同一個層次的,屬於那種碰到就重傷甚至死亡的絕殺劍技。

如果演變成劍技的對轟,基本上可以肯定,沒有哪一個劍豪級的劍者能夠闖過十層,那展現的並不是一個劍者的真正實力。

(未完待續) 通天劍塔第十層亮了起來,表示挑戰者進入第十層。

正常情況下,通天劍塔九十九層都是暗著的,但只要有人進入其中,處於哪一層那一層就會亮起來,與其他的層相比,非常顯眼。

「這人怎麼這麼慢啊。」

「趕快挑戰失敗,我還要挑戰呢。」

因為楚暮的挑戰速度慢,引起了一些劍者的不滿。

沒辦法,通天劍塔就是這樣的規矩,每一段同一時間,只能有一個挑戰者,這是劍塔之靈規定的,哪怕是劍聖也無法更改。

畢竟通天劍塔是劍塔之靈的主場,是它的地盤,它定下什麼樣的規矩那就必須遵守,就算你是劍聖也沒用,不給你面子。

據說到現在為止,還從未有人見過劍塔之靈,更沒有人與劍塔之靈說過話。

曾經有幾位劍聖親身降臨此地,要與通天劍塔的劍塔之靈對話,結果劍塔之靈愣是不鳥,不論那幾位劍聖說什麼,都毫不理會。

最後,好像是那幾位劍聖惹得劍塔之靈不耐煩了,通天劍塔爆發出一股絕強的能量,直接將幾位劍聖轟飛。

自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找不自在,劍聖啊,那可是古劍大陸上最頂尖的力量,畢竟劍神只是一種傳說,到底有沒有,無人知道。

連劍聖出面都無濟於事,其他劍者也只能乖乖等待了。

這會兒,楚暮就被人給恨上了,誰叫他的挑戰速度那麼慢,闖過每一層的時間,都比別人多了兩倍以上。

「這傢伙現在一定在苦苦堅持著,十分狼狽,應該就快要被斬殺了。」有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不僅此人這麼認為,其他劍者大多數也都有這種想法。

但事實卻正好相反,好像是和他們作對似的,第十層在眾人的期待中暗了下去,下一息,第十一層卻在他們的不可置信目光中亮了起來。

接下去,又是好一段時間的等待,第十一層又暗了下去。

「死,絕對死了。」

第十二層跟著亮了起來。

好像要和他們作對到底似的,每一次在他們心中生出那個挑戰者就要被殺死送出通天劍塔的時候,下一層就跟著亮起來。

時間流逝,通天劍塔第二十層也亮了起來。


那些心裡暗暗詛咒楚暮趕快被殺掉的劍者們幾乎要吐血。

「這個傢伙,難道是故意的嗎?」

「他爹的,等他出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一個滿臉橫肉的劍者怒道,兇惡無比。

通天劍塔第二十層,楚暮被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圍攻。

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速度極快,身法步法盡情展現,劍光霍霍,劍影凄惶,交錯而過,每一劍都蘊含可怕的變異意境和強大的劍意,殺傷力驚人,若是被一劍擊中,必死無疑。

咻咻咻的聲音連續不斷,每一劍都將空氣切開,凌厲到極致,劍光或者筆直或者彎曲,各具特色。

有的劍光甚至像是長鞭一樣甩來,有的劍光則彷彿滔滔流水連綿不絕,有的劍光凝聚為一點,卻有驚人至極的鋒芒。

二十道截然不同的劍光,看似雜亂無章,實則配合無間,每一處死角都被飛掠而過,就算是兩道劍光互相碰撞,也不會抵消,反而折射開去,形成天羅地似的。

楚暮處於這些彷彿無窮無盡又恐怖至極的劍光之中,彷彿置身於狂風暴雨巨浪滔天海洋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可能被巨浪轟擊得粉碎。

飛鴻幻空步已經施展到了極致,甚至於有一絲超脫的味道。

當初楚暮闖到飛鴻幻空步的時候,定義為三層,總體的特點就是輕盈快速飄逸。

第一層的特點就是看似不動實則已動。

第二層的特點則是似進則退,似退則進,進退不定。

第三層的特點是虛實相間,變幻莫測。

楚暮的雲之意境會變成成虛實意境,也和飛鴻幻空步第三層有著一定的關聯。


楚暮早已經將飛鴻幻空步練到第三層,並且和虛實意境配合,練到了圓滿,而現在,經過通天劍塔一層一層的挑戰,在高強度的壓力之下進入空靈之境,不斷的施展飛鴻幻空步閃避或者配合劍術反擊,使得飛鴻幻空步不斷的提升,已經有一種脫離飛鴻幻空步桎梏的味道。

只是此時的楚暮進入空靈之境,根本就沒有注意,現在的他處於高強度的壓力之下,只有一個念頭,閃避反擊!

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默契的配合之下,發揮出來的威力十分可怕。

假設一下,這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如果不怎麼配合的話,楚暮自信可以輕易的各個擊破,自己也不會有太大的消耗。

只是,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默契配合之後,楚暮無法做到逐一擊破,當他以必殺之勢斬向其中一人時,的確有百分百的把握將目標斬殺,但與此同時,自己就會受到起碼三口劍器以上的攻擊。

這種攻擊,雖然威力不如劍技那麼強大,但也足以致命,想想看,每一劍可都凝聚著可怕的劍氣,還有強橫的變異意境以及劍意啊,一旦被刺中,不死也要重傷。

可以想象,在這種可怕的對手攻擊之下,一旦受傷,行動受到影響,多半是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斬殺,挑戰失敗。

因此,楚暮必須在不斷的閃避之中,找到最合適的時機反擊。

因為對手數量的增多,使得時機越來越難以捕捉,再加上楚暮有意磨練自己的步法和劍術,時間拖延得更長。

上下左右前後,楚暮的身形彷彿穿花蝴蝶,穿梭於無窮無盡的劍光之中,又彷彿一縷輕煙,變幻不定,隨時都可能消散似的,讓一道道劍光落空。

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沒有人類的情感,無時不刻都處於絕對冷靜的狀態,所以,就算是一劍都沒有擊中楚暮,他們也不會有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只是不斷的出劍攻擊,愈發凌厲。

劍塔之靈終究不是萬能的,可以創造出強大的虛擬劍者,但只局限於通天劍塔之內,並且,也無法創造出人類的情感,不論是哪一個世界,人類的情感一向是最為複雜變幻莫測的東西。

終於,楚暮找准一個最佳時機,一劍削出,將一個強大虛擬劍者的頭切斷,身形一閃,避開四道劍光。

二十個強大的虛擬劍者只剩下十九個,他們默契的配合一下子被打亂,雖然三息不到的時間就馬上調整過來,但又有一個死在楚暮的劍下。

這也是虛擬劍者們的缺點之一,一旦死掉一個,就必須重新調整配合,畢竟他們之間的配合是根據整體進行的,但是重新調整需要一點時間,就算是一息,也足以楚暮這種戰鬥天賦驚人的妖孽做出反應了。

三息時間,死在楚暮劍下的虛擬劍者達到三個之多。

這些虛擬劍者的缺點開始體現出來,死掉一個就必須調整一次,每一次調整都需要一點時間,這點時間正好給楚暮最佳時機,逐一擊破。

沒多久,通天劍塔第二十一層也亮了起來。

那些希望楚暮快點被殺掉的劍者,一個個再度露出失望神色,當然,也有人露出充滿興趣的神色,甚至有些期待。

第二十二層!

第二十三層!

第二十四層!

雖然每一層的挑戰時間都很長,讓人覺得很難熬,甚至已經有些劍者不想等下去了,直接離開,但楚暮依然堅定的闖過一層又一層。

每一層的虛擬劍者會多增加一個,配合起來的威力可不是加一那麼的簡單。

一層又一層,第二十五層!

第二十六層!

第二十七層!

還在等待的劍者們一個個瞪大雙眼盯著發亮的通天劍塔第二十七層,臉上充滿不可置信的神色,十分震驚。

第二十七層,這樣的成績,足以名列通天劍豪榜前十名了。

雖然之前他們都見識過楚暮的劍意,達到兩成一,那進入前十名毫無問題,但後來楚暮挑戰的速度太慢了,讓他們又生出一種想法,那就是楚暮的悟性很高,才有兩成一的劍意,但戰鬥天賦一般,所以挑戰速度才會那麼慢。

於是許多人都在心裡給楚暮定位,大概也就闖到二十層,最多就是二十四層的樣子。

沒想到楚暮不僅超過第二十四層,現在還闖到了第二十七層,頓時,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他們幾乎忘記了呼吸,一個個瞪大雙眼盯著通天劍塔第二十七層,不敢出聲。

他們現在沒有半分楚暮趕快挑戰失敗的想法,反而有種念頭,楚暮繼續挑戰下去,衝上第二十八層,再衝上第二十九層……不一會兒,第二十七層暗了下去,一息時間,彷彿變成一年般的漫長。

第二十八層亮了起來,彷彿黑暗之中的燈塔,讓許多劍者激動非常。


容恆譏誚的笑笑。

Previous article

他和克魯斯會長兩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無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