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蘭丸望了一眼果心,突然道:「居士,你就不想解釋什麼嗎?」

貞德冷冷一笑,說道:「被我說破了嗎,看來定是亞瑟派來的人!領頭的,讓我看看你的本事!」說罷,不等奇人再作解釋,金髮少年腳尖一點地,鎧甲發出厚重的摩擦聲,他揮舞起手上的劍就向奇人沖了過去。

奇人沒想到對方二話不說就攻了過來,立刻拿起化龍將攻擊擋下。兩把重劍撞擊在一起,奇人連連倒退,他似乎忘了手裡的化龍尚且無法使用,但這時化龍本身並沒有阻礙奇人使出種種招數,另外一方面,他意識到金髮少年手上的力量比看上去的更為穩重。

周圍的士兵倒表現出了相當高的素養,整整齊齊的列陣在兩旁並沒有上前幫助,而是紛紛為貞德搖旗助威:「貞德大人加油!狠狠揍那小子!」

「左勾拳,右直拳!」

「貞德大人果然是最強的,亞瑟那個女人算哪根蔥!」

攻擊的同時,貞德質問:「說,你們究竟是來做什麼的!」

貞德的攻勢急而快,奇人防禦得有些吃力:「我們只是路過幽玄而已!」

「從你們的裝扮和你現在所使用的武器來看,我便知道你們不是亞瑟的人。不過你們仍舊讓人懷疑你們的目的,幽玄可不是說來就來的地方!小心了!」

化龍中的幹將懶洋洋吩咐道,「奇人,不要只顧防禦,進攻才是最好的防禦。」

「是的,前輩!」奇人手扶化龍劍身,雙手同時使力,讓開了貞德劈砍的動作。

貞德難得遇上一個棋逢敵手的傢伙,異常興奮,微微眯起雙眼,冷不丁再使一招,雙手揮劍向奇人腰部橫掃而去,劍刃反射出森然的寒光。奇人反應很快,向左邊快速跨出一步,化龍狠狠插在地上,縱向抵擋著攻擊而來的劍,砰的一聲塵土飛揚。

一招未成,貞德再出一招。左腿帶著飛揚的塵土橫踢而出,直向奇人腦袋而去。

「呀!」入雲看到這一幕,驚呼出聲。

此刻的奇人眼神格外的認真,他的身體猛地後仰,同時拔出化龍,以化龍寬厚的劍身作為武器拍向貞德正面。

貞德來不及收劍防禦,只面前用劍柄擋住了攻勢,整個人更是往後倒飛而出,撞在身後圍觀的士兵身上,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入雲總覺得貞德離開士兵的動作太過刻意,臉上也一閃而過不適的神情,就好像是在怪那些士兵當了他的肉墊一樣。


而看到貞德落敗,守衛隊的士兵們各個低頭,垂手而立,一時間,鴉雀無聲。

黑曜看得津津有味,煞有其事地評論了一句,「奇人越來越厲害了喵。」

貞德離開守衛隊的護衛圈,執劍走向奇人,盯著他,「你剛才說你叫天地奇人?」見奇人點頭,繼續道:「我就是奧爾良村的貞德。那兩位應該和你一起的吧,他們叫什麼?」

「我是入雲阿國。」入雲瞥了眼果心,道。

「我叫森蘭丸。」

「很好。」貞德收回打量的眼神,道:「奇人,我認可你的力量。 洪荒之乾坤道 ,我還要再考慮考慮。」

奇人左右環顧了一下,「那你是願意讓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了嗎?」

貞德點頭,「不過沒有我的允許,你們不能離開我給你們安排的住所。」

「憑什麼?」

入雲一聽,有些不悅,對於這種限制自由的做法,她非常地不贊同。

「我是這裡的管理者,你有什麼意見嗎?」貞德看向入雲,眼神不善。

入雲毫不示弱,上前一步,剛要說話,就被奇人攔了下來。

「入雲殿下……」

「你走開。」

兩人糾纏之間,入雲狠狠踩了奇人一腳,奇人吃痛竟掙脫了入雲朝前倒去。

此時,貞德離他們只有一步之遙,奇人便扶著貞德的雙肩壓著他一同摔了下去。

「砰!」塵土飛揚,周圍的護衛隊士兵更是各個張大了嘴巴。

雖然隔著厚重的鎧甲,貞德還是覺得奇人的體溫透過鎧甲傳遞了過來,胸口熱乎乎的。而他的耳畔更有奇人沉重的呼吸,一時之間,奧爾良村的英雄少年整個僵硬在了原地。

「咦,貞德,你的耳朵怎麼紅了。」奇人雙手撐起撐在貞德上方,絲毫不為自己剛才的失禮感到抱歉,反而還覺得這是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而這時,周圍的士兵終於是反應過來了,只是有些反應過劇。

「天哪,這個新來的小子竟然冒犯了貞德大人!」

「他居然還壓在大人的身上,簡直不可饒恕,我甚至都不敢站得離大人太近!」


「貞德大人最討厭別人碰他了!把他們抓起來,囂張的外來者!」

「對,抓進牢里,一定要狠狠懲戒一番!」

「哎,發生了什麼?」推搡中,奇人被扭送著拖向遠方,連帶著蘭丸和入雲也享受了同樣的待遇,他們在聞訊趕來的村民的指點聲中一直到達了奧爾良村的牢房裡……而回過神來的貞德卻沒有阻止手下們這樣的行為,看他惱怒的神情似乎還默認了。

奧爾良村佔地頗廣,不僅依附了一條小型山脈,而且佔據了軍事要道。雖然村民生活貧苦,但在領袖貞德的帶領下還是充滿了對生活的熱忱,從他們修建的牢房就能看出。位於奧爾良村腹地靠近山脈的地方,一座由山石堆砌而成的牢房赫然矗立在那兒,與周圍的民居以樹木相隔,在奇人他們入住的時候,還見到幾名衣服上綉著玫瑰圖案的士兵俘虜。

牢中,不顧隔壁俘虜對貞德的謾罵聲,奇人正毫不挑剔地大口吃著牢飯,大口喝水,他餓壞了。

至於另外兩位有沒有這份心情,則是一目了然。

入雲躺在黑曜柔軟的肚子上,道:「從貴賓到囚犯,我們這一天的經歷很豐富,真是多虧了奇人。」

蘭丸皺眉:「被帶過來的時候,我看到貞德臉上雖然帶著憤怒,不過周圍的人好像多數是出於玩笑,應該很快就會放我們出去。」

奇人鼓著腮幫子,嘴裡塞滿了食物,「嗚……唔……」

「蘭丸說的不錯。」入雲點頭道:「不過我覺得那個貞德很奇怪,我發現他身邊的人都全副武裝,連臉都不露出來,但是那位果心的侍女卻不用圍面巾,說明這不是這裡的風俗。而奇人不過是抱著他一起摔倒了就要把我們抓進牢房,簡直比女人還要嬌氣。」

女人?

奇人想到了他摔在貞德身上那種異樣的感覺,他咽下嘴裡的食物,「他有可能就是個女人……」

「你不要說話!」入雲氣呼呼地塞了個包子進奇人的嘴裡,接著道,「而且進村的時候你們應該也看到了,奧爾良村的村民都面黃肌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可是他們的士兵又各個配備武器、鎧甲,兩者完全形成強烈對比,而且每個人都對貞德有著異常的狂熱。我開始懷疑這個貞德,她所做的一切真的是為了村民著想嗎?」

奇人終於吃完了嘴裡的包子,順了順脖子道:「入雲殿下,蘭丸,我覺得奧爾良村挺好的,大家都為著一個目標而奮鬥,我們不應該懷疑他們。」

入雲沒搭理他,邊研究牢房邊繼續說道:「對了,你們還記得那個果心說碧瓏被放在哪裡嗎?」

蘭丸道:「神山。」

「嗯,進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座牢房的後面就是一條山脈。情報書里記錄著幽玄只有一條山脈,就是以神山為中心延展而開的。」

黑曜舉起貓爪煞有其事地說道:「所以我們要越獄喵?」

奇人有些猶豫:「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萬一再次和貞德產生誤會怎麼辦?」

蘭丸道:「奇人,不要忘了我們來幽玄的目的,我們不該在這裡浪費時間。」

「可是……」

黑曜抖著鬍鬚問:「你不會和那個貞德交手了一次就有惻隱之心了吧喵?」

出乎意料的,奇人竟點頭道:「是的,你不覺得他特別充滿正義感嗎?在出手之前還讓我小心。」


入雲一句話就將他噎了回去:「然後緊接著就被抓緊了牢房,打一架就被馴服了嗎?男人還真是奇怪的生物。」

「不是這樣的。」奇人矢口否認:「我只是好像明白他在想什麼,他是真的出於真心在守護奧爾良村,保護著奧爾良村的村民,護衛隊的眼神我很熟悉,因為那和我看向真田主公的眼神很像……」

入雲道:「奇人,就算貞德出於真心,那也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這片土地上正在發生戰爭,而我們不該為此被絆住腳步,難道你不想為真田報仇了嗎,難道你不想去死城了嗎。所以記住你來幽玄的目的,蘭丸,你支持我去找碧瓏嗎?」

蘭丸道:「嗯,我會幫你。」

「入雲殿下……」

奇人的語氣一下弱了,「那不能等到明天嗎,蘭丸不是說貞德不會關我們太久嗎?」

「那只是蘭丸的猜測,我可不想等,萬一又出其他事呢?那個果心,他看我的眼神總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而且他說的話又是那樣模稜兩可。」

蘭丸查看了一下牢房,三面是石牆,只有一面是木頭柱子圍城的柵欄,外面便是守衛的士兵。蘭丸和入雲默默對了下視線,只見蘭丸拿出笛子,一曲催眠曲緩緩飄出。待那些守衛昏睡之後,黑曜自柵欄的縫隙中溜達了出去,叼著鑰匙回來了。

入雲打開牢門出去,然後又關上牢門,晃晃手中的鑰匙,「你們就現在這裡待著,我去去就回。」

奇人還想做最後的掙扎,被入雲一個眼神瞪了回去,「你就在這裡乖乖等著,我只是去探探路,很快就回來了。」 入雲成功地溜出去后,黑耀「喵嗚」了一聲也跟著出去了。

沿著山腳下那些高大的岩石向前跳躍著行進,一人一貓躲避著巡邏的士兵終於是偷偷溜出了村。


她卻沒有發現,一個高大偉岸的身影也悄然無聲地跟了上來。

出了奧爾良村,沿著斷斷續續的山脈一路往西,入雲見到的最多的就是殘垣斷壁和枯黃的樹木、風化的岩石。在月色下鬼影重重的模樣。

「果心居士有一點倒是沒有騙我們,幽玄果然土地貧瘠、物資匱乏。」

「是啊,連可愛的女孩子都沒有,喵!」

風呼嘯著從耳畔掠過,入雲伏在黑曜背上急速前行,很快來到果心居士口中供奉碧瓏的神山山腳下。在深夜,如此暗淡的光線下,高聳而立的神山,給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入雲吞了吞口水,令黑曜繼續前行,一躍而上某塊岩石時,他突然一個急剎車從空中落下,接著就地一滾。入雲自然也被甩到了地上。

入雲揉著摔疼的手臂:「黑曜!你……」

最後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看到黑曜朝她撲來,嘴裡大喊:「危險!」

然而,黑曜甚至還在半空中時,另外一個黑影突然竄了出來,等入雲緩過來時,就看見黑耀被一腳踹飛,劃出一條光滑的拋物線跌落在一旁。黑曜雖然沒什麼戰鬥力,但好歹也是一隻體型龐大的次元獸,哪是能夠輕易踹飛的?

這時,月光隱藏在雲層後面,幾乎沒有光線,入雲根本無法判斷黑影是誰,但能感覺到其可怕的氣場壓了過來。

一股從尾椎骨冒出來的涼意,「嗖」一下竄到了頭皮,白色的耳朵和尾巴跟著冒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入雲大叫著將算盤擲出。

「啪。」黑影接住算盤,繼而一步步走向入雲。這時候月光透過雲灑了下來,她看見了一位身材異常魁梧的男子,那男人身著一襲暗紅色的戰袍,臉部隱藏黑暗中,看不清長相。

男人低吼一聲,一把拎起入雲。

「喂,你放開我啊!」入雲毫不畏懼,拳打腳踢的。

只是男人全身都是虯結的肌肉,入雲的小動作不過是給他撓痒痒罷了。於是在她的大呼小叫下,兩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當黑曜緩過勁兒來的時候,眼前徒留吹過的落葉。

次日,貞德果然將他們從牢里放出,當士兵將他們帶向貞德所在的居所時,蘭丸意外發現昨日慌亂間沒有注意到的細節,每戶人家的門口竟都雕有一枚寶石圖案的木雕,他好奇地問一旁的士兵,「他們門口雕刻的是碧瓏嗎?」

「原來流民也知道碧瓏嗎?」士兵一臉的驕傲,「幽玄的碧瓏是一塊來在於天際的神石,庇佑著我們能夠擁有無盡的礦藏,任何想要奪取神石的人都必須被施以火刑!」

蘭丸神色凝重,意識到情況有些糟糕。

奇人湊到他耳邊焦急地說道:「蘭丸,村民好像都很看重碧瓏,萬一入雲殿下真的把碧瓏拿來了該怎麼辦?」

「能瞞過就先瞞過去吧。」

「這種事怎麼能瞞得過啊?」

兩人很快來到貞德所在的住所,「咯吱——」推開破舊的木門,他們看到的是黑耀正和貞德待在一起。

「黑耀?」奇人叫起來。

黑耀頭上頂著塊膏藥。

貞德率先發話:「今早,我軍士兵在東面山麓發現了你們這位朋友,他好像有話要說……」

「入雲被抓走了喵!」黑曜可憐兮兮地喊道。

「什麼?」

黑耀重複昨晚的經過,只是把盜寶石的目的改成了——「昨天在牢里覺得悶,就跟著入雲出去逛一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座特別高的山,山腳下遇上了個黑衣人,黑衣人二話不說就把我一腳踹飛了,然後我就聽到入雲的尖叫聲,然後黑衣人和入雲就都不見了……」

「對方長相?」

「不知道喵……」

「目的……」

「不清楚喵……」

「……」

這時,又有人進來,進門時, 先婚後愛:陸先生放開我

來者一襲暖黃色衣袍,腰間束著淺藍色腰帶,將腰線勾勒的一覽無遺。一頭藍色長發肆意鋪散下來,耳畔還別著一枚小花形狀的黃色髮夾,整個人都宛若出塵不染的蓮花。黑耀都看呆了,決定收回昨晚的那句話,沒想到這裡也是有萌妹子的。

「望月,你怎麼也來了。」貞德立刻起身迎了過去,可是問話的語氣仍舊冷冰冰的。

以身抵債:億萬總裁天價霸寵 ,聲音輕柔,「我怕你們口渴。」

在黑耀還沉浸於對方的美色中時,蘭丸微微眯眼,望月?

再看眼前之人,身材雖然纖細,動作也算輕柔,但總有幾分不對勁,就好像是刻意做出的。蘭丸想起了還在赤土時,入雲將他扮作女人去迷惑正木時花的妹妹,當時的自己給人的感覺似乎就是這般。

這個望月應該是個男人!

蘭丸很快做出了判斷,不過從這點看來不知道是否應該感謝入雲。但是蘭丸有些不解,貞德看上去並不像是入雲那種有奇怪特殊癖好的人啊……

貞德點頭道謝,繼續說道:「先不論你們的朋友越獄的事情。她消失的地方已經不屬於我的領地,依我推測,應該是被窮凶極惡的亞瑟擄走的,那一帶就是他們活動的區域了。」

「亞瑟?玫瑰形狀的家徽……」奇人回憶道。

「家徽?那是什麼?」貞德有些疑惑,道:「你說的應該是他們旌旗上的圖案,就好像奧爾良村的洛林十字軍旗。」

這時,蘭丸冷靜地分析:「亞瑟抓走入雲做什麼?」

「啪!」貞德突然用力拍了下桌面,聲音之大,惹得屋外守衛的士兵都進來查看了,他俊美的臉上突然露出憤怒不已的神情,一雙碧眼也呈現出深藍色。

「亞瑟,一個同樣不屬於幽玄的人,他用暴力佔領了幽玄,若不是我的突然到來,奧爾良村也必將成為他用來實施****的地方!」



見到太膺與天顯的攻擊還是取得了一些戰果,陸昊心中微喜。

Previous article

只不過那一道道金光在射進秦昊身前一尺處的時候就全部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了,這讓蕭瀟頓時就瞪大了眼睛,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然而蕭瀟可不打算就這樣認輸,繼續催動元神力量,召喚一道道的金之法則之力,向秦昊繼續射去,可惜,依舊沒有什麼用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