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倪珍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冷笑著道:「你居然突破到了靈慧境,看來膽子也大了不少啊,居然敢跟本座如此說話。」

「小人膽子一直很大。」方言咧嘴一笑。

「混賬東西!」

倪珍氣急敗壞的拍碎一張上好桌椅,最後可怕的氣息鋪天蓋地的爆發出來,猶如狂風暴雨一般朝方言席捲過去。

倪珍的實力是非常可怕的,深不可測,肯定不是一般的靈慧境強者。目前的方言當然不可能是她的對手,不過面對這種氣勢的威壓,方言卻是滿臉無所謂。

「交出遊魂王,或者死!」

倪珍陰沉著臉低吼道,眼神死死的盯著方言,彷彿方言敢說個不字,她就會立馬動手。

方言心中惱怒,這個倪珍還真的是狗改不了吃翔,到現在還在惦記遊魂王,看來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別想再用霜兒威脅我,你回來那麼久看到她了嗎?她早已經被我保護起來了,今天誰都救不了你。」倪珍桀桀怪笑著,看向方言的眼神充滿戲虐,顯然有把握吃定方言了。

方言什麼都沒說,只是慢慢的積蓄自己的力量,而身旁的遊魂王也爆發可怕的殺機,死死的鎖定倪珍。既然倪珍給臉不要臉,那麼戰一次又何妨!

「你不是想要遊魂王嗎?試試。」

方言微笑著說著,眼中爆發凌厲的殺機。

方言的殺機倪珍可以不在乎,但是遊魂王爆發的殺機虛無縹緲的鎖定她,讓她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如果在這裡打起來,她肯定不可能一下就滅掉方言和遊魂王,到時候也是麻煩事。

打還是不打?倪珍猶豫了。


一聲輕笑聲傳來,倪珍一楞之後殺機立馬隱退,皺著眉頭看向宮殿門口。此時宮殿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正是林雅雯,她正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方言一愣之後,也微笑著收起了自己的殺機。

林雅雯來了,大家就不可能打起來了,方言知道這個道理,倪珍顯然也清楚得很。所以方言笑了,而倪珍的臉色卻變得異常的難看。

「怎麼?倪珍姐姐不歡迎我來?」林雅雯笑呵呵的說著。

「怎麼會,只是不知大小姐來此何事?」倪珍臉上擠出一絲苦笑。

方言心中暗笑不已,這個林雅雯還真的是吃得開,倪霜叫她姐姐,她又叫倪珍姐姐,關係混亂得很。

林雅雯瞪了方言一眼,忽然嚴肅的道:「方言,因為你實力足夠強大,門主親自下令,你今日起加入不歸堂。」

「不歸堂?」方言和倪珍都有了一些驚訝。

整個宏盛門弟子的實力,其實都是比較低下的,因為大家都出身散修,和趙錢兩家沒法比。但是能讓宏盛門躋身第一勢力的原因,除了門主厲害之外,就是不歸堂了。

不歸堂收羅了整個宏盛門大部分的強者,最低門檻就是靈慧境,意思就是裡面的人全都是靈慧境強者,無一是弱者。

一旦進入不歸堂,那麼方言就等於躋身宏盛門高層核心了,就算是倪珍都不敢公然對付他。

倪珍滿臉的憤恨,但是最後卻只能咬咬牙咽下這口氣。

方言眉頭一皺之後,嬉笑著拱拱手道:「多謝堂主厚愛,方言定當為我宏盛門添磚加瓦。」

「信你才有鬼,走吧。」林雅雯白了他一眼之後,笑著對倪珍說道:「倪珍姐姐下次聊,我帶方言去不歸堂。」

「好!」倪珍擠出一絲鬱悶的苦笑,最後無奈的點點頭。

方言心中舒暢,笑著說道:「氣急傷神,堂主保重身體。」

說著,方言直接離開了豹堂後院,只留下氣得渾身顫抖的倪珍。眼睜睜的看著方言就這麼離開,倪珍說不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一點都不敢阻攔。

「王八蛋,別以為你進了不歸堂我就不能對付你,別在外面被我遇見,不然有你好受的。」倪珍咬牙切齒的低吼著。 宏盛門最深處有一個怪異的小院子,院子外有大量的明哨暗哨守衛,倒是讓方言異常的詫異。

「這裡就是我們宏盛門最重要的地方。」

林雅雯忽然嫣然一笑,隨口解釋道。方言打量著小院子,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重要的地方,甚至連個像樣的建築物都沒有。

不過走進小院子之後,花叢中一個奇異的光門倒是吸引了方言的注意力。

「小世界?」方言微微一笑。

這宏盛門最深處居然有一個小世界,看來小世界裡面就是宏盛門最重要的地方了。林雅雯點點頭道:「沒錯,這個小世界是門主親自移來的,作為不歸堂的駐地,平日里門主也在其中閉關。」

方言聞言暗暗咂舌,這宏盛門門主居然如此厲害,看來作為整個天仙鎮第一人可不是吹的。

隨著林雅雯走進小世界之中,方言的眼睛頓時瞪大。

這時一片廣闊的天地,有山川河流魂獸鳥雀,和外界普通的大山差不多。不過讓方言詫異的是,這小世界的天空居然是一片片的雷雲,可怕的雷電噼噼啪啪的在上空爆響,整個天空都呈現一片紫色。

這些雷電和方言以前見過的不一樣,方言一下就被吸引住了,眼神愣愣的看著這些雷電。這些雷電每一次出現到消亡,都好像萬物生生不息,非常的神奇。

最神奇的還是這些雷電每一次生滅,都會出現一股魂力,這些魂力跟天地直接破碎零散的魂力一模一樣。

「嘶!」 很純很曖昧前傳 ,興奮的道:「魂力是這麼來的?」

林雅雯微微一笑道:「魂力生成的方式多種多樣,自然不可能單單是這一種,不過想研究清楚,沒有通天徹地的力量可不行。」

方言目光閃爍, 霸道軍寵:早安,少將大人 ,最後呢喃:「很有意思的小世界。」

「走吧,你以後就能在此地修鍊了。」

林雅雯笑了笑,拉著方言就往前飛竄,很快就兩人就出現一大片平原之前。看到這平原之後,方言再次忍不住震驚了。

平原四周是一片片龐大的宮殿,這些宮殿大部分都有人居住,因為裡面傳出陣陣可怕的氣息。最駭人的還是平原的中間,有一個龐大的祭台,祭台莊嚴肅穆,周圍有八根雕龍畫鳳的巨大銅柱。

銅柱之上拉扯著一根根鐵鏈,這些鐵鏈居然扣在一個中年男子身上,直接刺穿了他的肩膀琵琶骨,看著嚇人無比。

天空不時劈下可怕的雷電,透過這幾根銅柱再通過手臂粗細的鐵鏈傳遞到這個中年男子身上。他盤膝打坐,臉上不時閃過一絲痛楚難忍之色,顯然受到了很可怕的折磨。

「這……」

方言詫異的張張嘴,最後看向林雅雯。

林雅雯什麼都沒說,只是恭恭敬敬的叫道:「哥哥,人帶來了。」

此人就是宏盛門門主林絳?方言的眼神頓時凝重起來。

半響之後,林絳才慢條斯理的睜開眼睛,那雙眼睛爆發可怕的寒芒,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方言。

方言心中頓時緊繃,這個林絳的實力太可怕了,眼神如刀子一般,方言只感覺自己在他面前什麼秘密都瞞不住一般。而且林絳給方言的壓力太大了,也許只要一個眼神就能讓方言滅亡。

林絳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冷笑,這絲怪異的冷笑讓方言毛骨悚然起來。而且他還特意看了一眼遊魂王的位置,彷彿遊魂王的隱身狀態在他面前根本無效。

「好可怕的天賦!」一聲低沉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嘴裡傳出,林絳眼中閃過一絲滿意,接著再次閉目修鍊。

林雅雯鬆了一口氣,抹去額頭上的冷汗之後道:「門主對你很滿意,以後你就是不歸堂的正式成員了。」

方言點點頭之後什麼都沒說,他總感覺林絳的眼神不對勁,就好像在看獵物一般。他成立不歸堂真的只是為了增強宏盛門的實力?還是另有所圖?方言心中有些不安了。

不過林雅雯並沒解釋太多,直接帶著方言繞過祭台,出現在那一大片宮殿之前。當方言兩人靠近之後,一個個黑袍人就從宮殿之中走出,眼光灼灼的盯著方言。

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個個身上氣息驚人,最差的都比方言可怕得多。而且讓方言震驚的是,這些人最差都是修習玄級功法,很多還是修習地級功法。

這群人兩三百人,絕對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這難道就是不歸堂全部人馬了?

「不歸堂只聽門主號令,不過這裡講究的是實力為尊。」林雅雯笑著說道:「你如果想融入大家,那麼就得證明自己的實力。」

方言眼睛一眯之後,微笑著拱拱手道:「在下方言,靈慧境一層,哪位前輩肯賜教一番?」


方言大膽的做派,頓時讓這些人滿臉的不屑,甚至有人嗤笑出聲。大家相視一眼,最後一個高挑的女子嬌笑著走了出來。

「這裡我實力最低,我來試試你的水準,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接我一招。」女子似笑非笑的看了方言一眼,可怕的氣息瘋狂的涌動,直接朝方言擠壓過來。

「靈慧境三層?」

方言呢喃,這個女子身上的氣息絕對是靈慧境三層,而且修鍊的還是玄級功法,實力非常不簡單。不過方言修鍊天級功法,論起修為來根本不比她差勁分毫,甚至更加可怕。

微微一笑,方言隨意做了個請的動作。

「寒月斬!」

高挑女子嬌喝一聲,雙手瞬間結出幾百個印決,身上黑霧繚繞化成一道可怕的月形兵器,接著直接朝方言爆射而來。這寒月斬可怕無比,空間好像都被劃破了一般,直接鎖定方言。

不歸堂的成員一個個滿意的點點頭,顯然對這個高挑女子的實力感到滿意。

不過方言卻是絲毫不急,他直接伸手一點,一道黑霧化成小龍直接鑽了過去。

「轟」!

可怕的震蕩產生,在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之中,高挑女子居然不由自主的倒退幾步,反觀方言則是紋絲不動。 兩人簡單的交手一招,居然是那個高挑女子落入了下風,所有人頓時一驚,頓時發出一連串的議論之聲。


「靈慧境一層居然能力拚三層,這個小子修鍊的是天級功法。」

「天級功法?就這小子也配?奶奶的,真是不爽……」

所有人的眼神頓時變了,他們都沒有天級功法,但是方言一個新來的人卻有,這讓大家怎麼可能會爽。大家看向方言的眼神變得陰沉無比,閃動著讓人心驚的嫉妒。

那高挑女子更是氣急敗壞的盯著方言,她本來想給方言一個下馬威,讓方言以後聽話一些。可是現在不僅方言給了她一個下馬威,而且還修鍊著她無法企及的天級功法。

女人的嫉妒心是非常可怕的,現在高挑女子恨不得殺死方言了,冷冷的喝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你以為不歸堂那麼好欺負嗎?受死。」

說著,高挑女子氣急敗壞的朝方言撲來,手中猛然出現一把長劍,可怕的劍氣猶如風暴一般席捲而出。

「劍雨神通?哈哈哈,這小子要倒霉了。」不歸堂的人紛紛興奮起來。

方言不屑的嗤笑一聲,如果是正常的切磋方言不介意讓一下他們,但是現在分明是想踩新人,方言怎麼可能就這麼甘心被人踩。

「你以為只有你有神通?」

方言不屑的冷笑一聲,右手直接被一層黑霧籠罩,這些黑霧直接化作一片片黑色的鱗片,方言的右手都好像變成了龍爪。

「神通——真龍臂!」

方言爆喝一聲,右手直接抓了過去,所過之處劍氣全都被轟碎,甚至高挑女子的魂器都被方言隨手捏碎。

「噗」!

一口鮮血噴出,高挑女子在所有人震驚的注視下直接倒飛吐血。

「這怎麼可能?」人群傳出一陣陣驚呼,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了,尤其是那高挑女子更是怨毒的盯著方言。

方言眼睛一掃並不畏懼,頓時惹惱了很多人。

「哼!」

一聲冷哼,一股可怕的魂力無聲無息的轟向方言,他措不及防之下悶哼一聲,差點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方言惱怒的瞪過去,原來出手的是一個高大的漢子。


「找死!」

方言冷然一笑,就準備讓遊魂王出手。這些傢伙欺人太甚了,以為方言想怎麼踩就怎麼踩,看來不能示弱,必須打殘一兩個才行。

可是就在方言準備出手的時候,林雅雯卻擋在了他的面前,似笑非笑的掃視一圈,直接震住了所有人。

「夠了吧?」林雅雯冷冷的問道。

所有人面面相覷,一個個都不敢吭聲了,尤其是那主動偷襲方言的高大漢子,也訕笑著退了回去。

方言臉頰抽動,自然知道林雅雯是為了幫他,既然如此那麼方言也不好說什麼了。

「諸位,正常切磋就算了,如果再敢偷襲的,死!」方言冷冷的看向那高大漢子。

此人一怒,但是卻被方言眼中的殺機震得倒退幾步,其他人看向方言的殺機也是面面相覷,各自的嫉妒也全都收了起來。先不說方言修為霸道,就說他修鍊天級功法,就潛力無窮。

沒人願意因為嫉妒,就和一個潛力無窮的人成為敵人的。

方言看到這一幕,頓時微微一笑,林雅雯也讚賞的看了他一眼:「走吧,我帶你選一處居所,順便逛一下這個雷神小世界。」

方言點點頭之後,就跟著林雅雯在附近逛了起來。其實也沒什麼好逛的,這裡全都是普通的宮殿,方言也就隨意的選了一座,清掃過後就正式住了下來。

等到林雅雯告辭之後,方言也慢慢安撫自己的內心,開始在這個雷神小世界正式的安家。可是他並不敢怠慢,反倒是很快就陷入了苦修之中。

不歸堂所有人的不友善,還有林絳的詭異讓方言不敢放鬆。一切都是虛假的,實力才是王道,方言再次沒有了安全感。

方言在藍影蟲老巢苦修半年時間也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他根基打得異常牢靠。現在需要提升修為並不難,靜下心來苦修就好。

深吸一口氣,方言身上白光籠罩,魂力就瘋狂的聚集過來。

「咦?」

方言震驚的瞪大眼,震撼的看向四周虛無縹緲的零散魂力,久久不能平靜。因為他剛才修鍊的時候,空氣中出現的魂力居然是外界的好幾倍。

「這個小世界果然不一般。」

方言咧嘴一笑,這可怕的魂力加上民心之力,方言的修鍊速度絕對暴漲十多倍。修鍊一天等於別人修鍊半個月,這種快感可是非比尋常的。

方言興奮的一笑,開始了自己的苦修,每一次呼吸之間身上的魂力就變得越來越可怕。

苦修三天之後,方言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凌厲,可是這個時候羅同卻用傳訊玉牌找他,說是有人找。

方言詫異之下直接出了雷神小世界,在豹堂門口見到了等候已久的羅同,還有他身邊一個打扮講究的老者。

這老者一身潔白衣袍,跟一個管家似的,身上修為並不高,但是卻讓人本能的有好感。

羅同看到方言到來之後,頓時驚喜的一笑:「方言大哥來了,你有事可以找他說。」

「何事?」方言眉頭一皺問道。

那老者打量了一眼方言,最後恭恭敬敬的遞過來一張鎏金的帖子,笑著說道:「我家主人想素聞方言公子實力驚人,最近主人實力略有突破,想和方言公子約戰一番。」



不出意外,二科是李處長的基本盤了,「李處長、廖科長放心,剛吃了回虧,我哪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Previous article

楚赫當即啞口無言,良久之後才道:「真的不是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