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怎麼那麼多為什麼?」老媽假裝虎起臉。我在老媽臉上啵了一下,天真無邪的說道:「因為我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呀。」

「你呀!」老媽回了我一個吻,說道:「因為你們有婚約在身!」

我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叫了起來:「納尼?!!!!!」 現在我真的很後悔。為什麼當初我沒有跟父母去美國?就算是四處奔波,也一定比現在好呀……因為,如果當初我選擇跟他們去美國而沒有住在凌沁阿姨家,那麼我一定不會陷得這麼深……——前言

———————————————————————————————

轉眼間就已經過了五年呢……我拿起鎖在抽屜里的一個相框,輕輕撫摸著。裡面放著一張照片,是我和老爸老媽的合影。這五年來,我一直住在凌沁阿姨家,可以說他們待我像待自己的女兒一樣。我想,他們應該是希望可以不給我缺失的父愛和母愛吧……只是他們不知道,我不缺少這些,因為我明白,老爸老媽很愛我,很愛很愛。其實,這,就夠了。就算是我真的缺少,他們也補不回來呢,因為父母就是父母,是永遠代替不了的。

「喂,小漠,你又在神遊呢?」陸司麒靠在我耳旁說出這句話,溫熱的哈氣打在我臉上感覺痒痒的。

「你怎麼又隨便進我房間啊!」我責怪他道。

陸司麒不理會我的責怪,徑直的朝我的床走去,然後呈大字型躺在我的床上。

我把相框放回抽屜重新鎖好,然後站起身來走到床邊,拽起他的一隻胳膊說道:「喂,你欠揍啊!起來!這是我的床!啊!」我突然尖叫起來。那個天殺的坐起身來順勢把我壓倒在床上,並且還跟我鼻尖對著鼻尖!

「你……你要幹嘛?」我此時可以知道我的臉到底有多紅了!

「你說呢?」他唇邊勾起一抹笑容,整個人看起來妖孽的要死!

我吞了吞口水,說道:「我……我怎麼知道……唔!」在我還沒說完話,陸司麒的嘴突然低下來封住了我的嘴!我瞪大眼睛,一臉的吃驚。我滴個乖乖,他才十三歲哎!

「閉上眼睛!」他低吼道。我心裡想:哼,閉就閉,又不會死!然後我就把眼睛閉上了。陸司麒臉上升起一絲弧度,接著加深了這個吻。

「痛!」我被他這霸道的吻弄得嘴唇腫了起來,忍不住痛呼起來。他聽見了我的痛呼,立馬變得溫柔起來。他一點一點的允吸著我的唇,溫柔似水。我雖然不痛了,但是卻被他這莫名其妙的吻給弄得摸不著頭腦。我拚命地捶打著他,可是他卻不動於衷,於是,我沖他的唇就是一咬!味蕾感覺到了血腥味,可是他似乎還是不打算停下來!

「唔唔唔唔唔唔!」放手啊!陸司麒!

「閉嘴!再說一句今天我就抱著你睡!」

我立馬不再『唔』了。

又過了五分鐘,我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了,他才放開我。

我拚命的呼吸著口氣,然後對他大吼道:「你有病啊,發什麼神經!你才多大啊?而且那是我的初吻哎!」

「早就不是了。」他十分地淡定站在一邊。

「你說什麼?!」我鐵青著臉問他。

「你睡著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問你多少回了!還是那個時候乖啊,想吻多久就吻多久。」


「你!無恥!」

「我無恥?」他邪笑著湊上來,我以為他又要重來一遍,轉身就要跑,可是還沒來得及跑就被他禁錮在他的臂彎下。我勒個去,他力氣怎麼那麼大?

「你……你還要幹嘛?」我額頭上滑下一滴汗珠,一臉警惕地問著他。

他輕笑出聲,然後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霸道的說道:「以後你是我的,不許你跟別的男生親近!還有,我不許你再看那個滿是帥哥的《網球王子》」說完,揚長而去,只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我十四歲那年,我們許下了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誓言。雖然誓言的內容很老土,但還是讓我久久回味。可惜現在,我不需要這些了!誓言,可笑!——前言

———————————————————————————————「小漠,你在嗎?」房間傳來一個女人溫柔的聲音,在浴室里洗澡的我應了一聲「在」。

「哦,小漠你在洗澡啊,這是小麒拜託我給你的,我給你放在桌子上了,待會兒記得看。」說完那個女人把手裡的信封放在床邊的一張寫字桌上,

「恩,謝謝你了凌沁阿姨。」

「不客氣。我先走了,別讓小麒等急嘍!」隨後傳來一陣輕笑聲和關門的『哐當』聲。我鬆了一口氣,繼續泡澡~

20分鐘后……

我身上裹著一條浴巾,用毛巾擦乾頭髮,然後拿起那封信坐在床上拆開來看。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笨蛋小漠:

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許你再看《網球王子》了嗎?我都警告你一年有餘了吧?你怎麼不聽呢?好吧好吧,別告訴我你是研究他們的網球招式,我可不吃這套!你不就是看美男、看帥哥嗎?何必狡辯?!哎,你身邊有一枚超級大帥鍋——me,你怎麼就不正眼瞧一下?我哪一點比他們差?!

好了,我也不提傷心事了,越提越傷心啊!總之,今晚六點你給我去花園聽見沒有?你要不去我就抱著你睡覺!

愛你又恨你的:

陸司麒

x年x月x日

這個陸司麒,真是的!我無奈的笑了笑,把信放回信封, 一往情深:總裁嬌寵99次 。裡面加上這封信,正好已經有一千零一封信了。我分別按照時間分好,最上面的是最早的時候他寫給我的。只是這些信,我一封也沒有回過他。他倒是也不氣餒,從我來到他們家的第一天起,就開始給我寫信了。從用鉛筆寫出的歪歪斜斜的黑粗大字,到用黑筆寫出的秀氣方塊字,最後,就是現在用鋼筆寫出的飄逸瀟洒的連筆字。我覺得他的字,他寫給我的信都是記錄我們成長的見證,所以一直留到現在。最早的那封信上,字跡已經有些看不清了,信紙也開始慢慢泛黃。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捨得丟掉。至於這個小抽屜,裡面放的是我最最寶貴的東西。一個我親手做的相框——裡面放了我和父母的合影,唯一的。這是因為我們一家三口都不喜歡照相,所以除了全家福,這就是唯一的一張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另外,除了那個放滿了信的儲物盒,還有一本很大的相冊。這本相冊還沒有貼滿相片,不過已經有很多照片了。第一頁是凌沁阿姨一家和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每個人都笑得很甜很甜。這張照片當初只洗了三張,我的一張,老爸老媽那兒的一張,還有凌沁阿姨房間抽屜里的相冊裡面貼的那張。這張照片洗得很大,所以佔滿了相冊的第一頁。第二頁是我和父母在機場分別是的幾張照片。照片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沉重,也是因為這樣,這一夜成了我最不願意翻開的一頁。第三頁貼的是陸司麒那個傢伙的自拍照,照片上的那個八歲小男孩看上去很陽光,很帥氣,很可愛。還記得當初我是很不願意貼他的照片的,但是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我還是迫不得已的貼上了,現在想起來,真是很好笑啊。第四頁貼的是陸司麒偷偷拍下來的我的睡顏照。第一次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我差點兒沒氣暈過去。一面是因為陸司麒的偷拍行為,另一面是因為照片上的那個人簡直就是一個小瘋子!頂著一頭雞窩頭,嘴邊流著口水,嘴裡還念念有詞!因為這些照片,我被陸司麒整整嘲笑了一年有餘啊有木有!第五頁貼的是爸爸媽媽、凌沁阿姨和她的丈夫的婚紗照。記得當時我可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才要回來這些照片的呢!老爸老媽跑遍了整個中國才給我複製回來一模一樣的!這些照片可來之不易!至於我為什麼要嘛……嘿嘿~因為我想親眼見證我最愛的人的幸福啊!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把整個相冊翻遍了。把相冊放回原處的時候突然瞥見了放在抽屜最裡面的一隻千紙鶴。我摸了摸紙質,便知道這是最近才放進去的,很有可能就是昨天!而且裡面好像還寫著東西!

於是,我拆開千紙鶴,上面赫然寫著一行字:笨蛋!再念舊你就遲到了!我猛然清醒過來,是哦,貌似已經過了很久呢……右眼角的餘光瞅了一眼放在右腳上的一個小鬧鐘。天!五點半了!

我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用發卡固定了一下頭髮就往外衝去…… 我十四歲那年,我們許下了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誓言。雖然誓言的內容很老土,但還是讓我久久回味。可惜現在,我不需要這些了!誓言,可笑!——前言

———————————————————————————————「小漠,你在嗎?」房間傳來一個女人溫柔的聲音,在浴室里洗澡的我應了一聲「在」。


「哦,小漠你在洗澡啊,這是小麒拜託我給你的,我給你放在桌子上了,待會兒記得看。」說完那個女人把手裡的信封放在床邊的一張寫字桌上,

「恩,謝謝你了凌沁阿姨。」

「不客氣。我先走了,別讓小麒等急嘍!」隨後傳來一陣輕笑聲和關門的『哐當』聲。我鬆了一口氣,繼續泡澡~


20分鐘后……

我身上裹著一條浴巾,用毛巾擦乾頭髮,然後拿起那封信坐在床上拆開來看。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笨蛋小漠:

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許你再看《網球王子》了嗎?我都警告你一年有餘了吧?你怎麼不聽呢?好吧好吧,別告訴我你是研究他們的網球招式,我可不吃這套!你不就是看美男、看帥哥嗎?何必狡辯?!哎,你身邊有一枚超級大帥鍋——me,你怎麼就不正眼瞧一下?我哪一點比他們差?!

好了,我也不提傷心事了,越提越傷心啊!總之,今晚六點你給我去花園聽見沒有?你要不去我就抱著你睡覺!

愛你又恨你的:

陸司麒

x年x月x日

這個陸司麒,真是的!我無奈的笑了笑,把信放回信封,站起身來把那把帶鎖的抽屜打開,把信放進一個精緻的儲物盒裡。裡面加上這封信,正好已經有一千零一封信了。我分別按照時間分好,最上面的是最早的時候他寫給我的。只是這些信,我一封也沒有回過他。他倒是也不氣餒,從我來到他們家的第一天起,就開始給我寫信了。從用鉛筆寫出的歪歪斜斜的黑粗大字,到用黑筆寫出的秀氣方塊字,最後,就是現在用鋼筆寫出的飄逸瀟洒的連筆字。我覺得他的字,他寫給我的信都是記錄我們成長的見證,所以一直留到現在。最早的那封信上,字跡已經有些看不清了,信紙也開始慢慢泛黃。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捨得丟掉。至於這個小抽屜,裡面放的是我最最寶貴的東西。一個我親手做的相框——裡面放了我和父母的合影,唯一的。這是因為我們一家三口都不喜歡照相,所以除了全家福,這就是唯一的一張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另外,除了那個放滿了信的儲物盒,還有一本很大的相冊。這本相冊還沒有貼滿相片,不過已經有很多照片了。第一頁是凌沁阿姨一家和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每個人都笑得很甜很甜。這張照片當初只洗了三張,我的一張,老爸老媽那兒的一張,還有凌沁阿姨房間抽屜里的相冊裡面貼的那張。這張照片洗得很大,所以佔滿了相冊的第一頁。第二頁是我和父母在機場分別是的幾張照片。照片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沉重,也是因為這樣,這一夜成了我最不願意翻開的一頁。第三頁貼的是陸司麒那個傢伙的自拍照,照片上的那個八歲小男孩看上去很陽光,很帥氣,很可愛。還記得當初我是很不願意貼他的照片的,但是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我還是迫不得已的貼上了,現在想起來,真是很好笑啊。第四頁貼的是陸司麒偷偷拍下來的我的睡顏照。第一次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我差點兒沒氣暈過去。一面是因為陸司麒的偷拍行為,另一面是因為照片上的那個人簡直就是一個小瘋子!頂著一頭雞窩頭,嘴邊流著口水,嘴裡還念念有詞!因為這些照片,我被陸司麒整整嘲笑了一年有餘啊有木有!第五頁貼的是爸爸媽媽、凌沁阿姨和她的丈夫的婚紗照。記得當時我可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才要回來這些照片的呢!老爸老媽跑遍了整個中國才給我複製回來一模一樣的!這些照片可來之不易!至於我為什麼要嘛……嘿嘿~因為我想親眼見證我最愛的人的幸福啊!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把整個相冊翻遍了。把相冊放回原處的時候突然瞥見了放在抽屜最裡面的一隻千紙鶴。我摸了摸紙質,便知道這是最近才放進去的,很有可能就是昨天!而且裡面好像還寫著東西!

於是,我拆開千紙鶴,上面赫然寫著一行字:笨蛋!再念舊你就遲到了!我猛然清醒過來,是哦,貌似已經過了很久呢……右眼角的餘光瞅了一眼放在右腳上的一個小鬧鐘。天!五點半了!

我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用發卡固定了一下頭髮就往外衝去…… 這是我最不願意提及的往事,因為這是我痛苦的源泉,幸福生活的終點。從這時起。我開始和他走向不同的命運軌跡,開始在迷霧中走散,迷失了方向,也忘記了當初的誓言。——前言

———————————————————————————————

今天,我過完了生日,我和陸司麒要照常回學校上課了。說來也怪,我這生日足足過了三天,而我和他剛剛返校的時候,竟然正好轉來了一名新同學。

「大家好,我叫許羽詩,以後就要和大家一起進行校園生活了,各位同學還請多多指教!」說完給所有人鞠了一個躬,講台下頓時掌聲片片。

「喂!」我用胳膊輕輕推了一下坐在旁邊的陸司麒,壓低了嗓音說:「陸少爺,入得了你的法眼嗎?人家可一直盯著你呢!」

陸司麒一臉的壞笑,用十分欠揍的聲音說道:「怎麼,小漠你吃醋了?恩~你可終於學會吃醋了~今晚好好的獎勵你~」

「切!誰吃醋了?哼!」我朝他拋去一個白眼兒,不再理會他。

「老師。」講台上的那個女孩兒用膩死人的聲音說道:「我可以坐在她的後面嗎?」說完用纖細的手指指著我。

「當然可以!」

「恩,謝謝老師!」朝老師甜甜地笑了一下后,便走向我,笑嘻嘻的說道:「同學,以後就是前後桌了,還要你多多關照啊!」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她說話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陸司麒。我心想一定又是被陸司麒的皮囊吸引了,這死玩意兒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孩了,於是就沒有太過於在意。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回她一個笑容,說道:「恩,我一定會多多幫助你的!」

「好了,許羽詩同學落座吧,我們開始今天的課程,把書翻到第009章課就這麼平靜的過去了。下課之後,許羽詩親昵的挽著我的手說道:「聽他們說你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好厲害!」

我微微一笑,說:「沒什麼啦~」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嗎?」她說話的時候,眼睛撲閃撲閃的,甚是可愛。

「當然可以!」面對這樣一個可愛而又熱情的女孩兒,我可巴不得和她做朋友呢!要知道,因為陸司麒那天殺的玩意兒的原因,我在學校沒有一個同性朋友!我都快成女生的公敵了!

「真的?太好了!」她笑嘻嘻地說:「你真好~」

「o(n_n)o~你個小丫頭真會撒嬌!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走,一起去玩兒吧!」

「恩!」她點頭如搗蒜。我拉著她的手就往外走,卻絲毫沒察覺她眼底的一絲狡黠。是的,直到半年後的那次陷害之後,我才明白,我才看清楚她這個看似是天使的女孩,究竟有怎樣深的心機…… 雲惜漠:你的陷害讓我和司麒決裂。許羽詩,我把你當朋友,知心朋友啊!你為什麼這樣對我?許羽詩:哼!誰讓你跟我搶司麒哥哥我要讓司麒哥哥永遠恨你!永遠!這樣司麒哥哥就會愛上我了!雲惜漠:呵!許羽詩你太天真了!你以為趕走我就能讓司麒愛上你嗎?我告訴你,你做夢!許羽詩: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我就不信司麒哥哥能忍得住。倒是你,還不滾!司麒哥哥說過他不想見你!

雲惜漠:……像你這種人,不配有愛!——前言

———————————————————————————————

「喂?司麒怎麼了?」

「小漠……」電話里傳來陸司麒略帶憂愁和焦慮的聲音,「我媽她病倒了……」

「什麼?」我突然激動起來,用顫抖的聲音問道:「凌沁阿姨怎麼了?在哪個醫院?快告訴我!」

「小漠你別急,我媽現在在市中心曙光醫院總院3001病房裡睡覺呢。醫生說我媽她只是心臟病發作了而已,在醫院調息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鬆了一口氣,說道:「那好,我去看看。」掛斷電話以後,我朝身邊的許羽詩歉疚一笑,說:「對不起啊羽詩,凌沁阿姨住院了,我要去看看,今天不能陪你瘋玩兒了,真是抱歉啊!」

「沒事沒事!對了,伯母對我很好呢,她病倒了我也去看看她吧。」

「恩,那一起吧!」然後,我們打了一輛車往市中心駛去。

20分鐘的路程后……

「應該是這家醫院!」許羽詩四下望了望。

「那走吧,去三樓!」

「看,3001號!」許羽詩指著一間病房,「是這間!」

「扣扣!」

「小漠,你來了,我媽一直惦記著你呢!」開門的是陸司麒,他微笑地看了我一眼,然背後把目光轉向我身後的許羽詩,「許羽詩也來了,進來吧!」

「小漠?」床上的人聽見了動靜,便坐起身來,「你來了,來來來!來阿姨這兒來!」

「媽!」陸司麒嗔怪道:「說了多少遍是婆婆!」

「是是是!」

「額……陸司麒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咦?你是?」

「伯母不記得我了嗎?」許羽詩眼眶中立馬湧出眼淚,一臉可憐狀。

「哦?是羽詩吧?哎呀你看我,記性不好嘍!來,讓伯母看看!」

「恩!」許羽詩抹抹眼淚,甜甜地笑了笑。

「那你們聊,媽,我和小漠給你買點吃的!」

「不用買了!」我信誓旦旦的說:「我給凌沁阿姨做!」

「你?」陸司麒投來一個『我不相信你會做飯』的眼神。

「你還別不相信!我真會做!」

「那你就所給我看啊!」

「好!陸司麒你等著!」說完,我氣呼呼地走出了病房。出了房門以後,我隨手拽了一個護士,問清了去醫院廚房的路,然後就大踏步的向目標走去。 「喂!雲惜漠你慢點!」陸司麒從後面跑過來追上我,臉上掛著欠扁的笑容,「吶,我只是激你一下啊,至於嗎?就你的廚藝,還是算了吧!」

「你什麼意思啊!」我大吼著朝他撲過去,他接過撲向他的我,用他的手捂住我的嘴,低聲警告道:「笨蛋,這裡可是醫院,使病人休息的地方,禁止喧嘩!」

聽了他的話,我翻翻白眼,然後用眼神告訴他:「我知道,你鬆手,我不吵了。」

他回了我一個眼神,表示懷疑:「就你這暴脾氣能安靜?打死我都不信!」

「唔唔唔唔唔唔!」(我要是再吵我就把你讓給羽詩!)

「你說什麼!」

「唔唔唔唔唔唔!」(好了啦我開玩笑的~)

「哼,這還差不多!」說完,陸司麒鬆開捂住我的嘴的手。

「嘿嘿~走吧,去給阿姨做吃的!」我拖著陸司麒就向廚房走去。

—————————–==分割線君來打醬油而已!—————————————

「好了!我先給你盛一碗鯽魚湯,你嘗嘗味道怎麼樣。」我一手拿著湯勺,一手拿著一個瓷碗,盛了一小勺,遞給陸司麒。陸司麒接過瓷碗,喝了一小口后,直直的看著我。

「幹嘛?看我幹嘛?」我白了他一眼,「到底好不好喝啊?甜不甜?咸不咸?還是我沒有煮熟啊?」

「這真的是你做的嗎小漠?」他一臉的不可置信。

「不然你以為呢?陸少爺?你看著我熬得哎!」

「你自己嘗嘗吧!」說完,他把碗遞給我。我接過碗喝了一小口,頓時大喜,忍不住叫道:「哇!好鮮啊!嘖嘖嘖嘖,我的手藝真是太好了!嘿嘿~」

「吶,小漠。」

「幹嘛?」

「你以後經常做給我好不好?」他一把抱住我,用乞求的語氣問我。



那少年獃獃地回答道,竟是無法產生一絲反抗風揚的意念了。

Previous article

不出意外,二科是李處長的基本盤了,「李處長、廖科長放心,剛吃了回虧,我哪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