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少年獃獃地回答道,竟是無法產生一絲反抗風揚的意念了。

「這少年是徹底玩完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發生,註定了一生都要活在風揚小子的陰影之下了。」

老兔子和紫靈嘆息,卻是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少年失魂落魄地離開了這座被稱為天才閣的宮殿,留下的卻是一臉氣憤的風揚,這一場爭鬥不是無緣無故發生的,肯定是有人故意讓這少年前來傳訊。

這指使少年傳訊的人,肯定別有用心,風揚知道,自己現在呆在天璇宮當中,待遇很高,而且和天璇宮以後的大動作有關係。

由此也可以看出,天璇宮並不是鐵板一塊,有人擁有別樣的心思。

「風揚小子,你廢了那小子,肯定不會善了啊。」

老兔子一臉壞笑,如果不是三瓣嘴的話,肯定能咧到腮幫子了。

紫靈和石斷天站在一旁,什麼也不說,因為他們對於這裡的事情毫不知情,只是跟著風揚從西荒來到了東荒而已。

「唉,我族人丁稀薄,我長這麼大還從未見過什麼族人,就是對於父母的印象都是極其模糊的。」

石斷天趴在一堆靈石之中,嗚嗚大哭,鼻涕眼淚一大把,卻是在趁機啃吃靈石。

「吃吧吃吧,現在吃多少,等會就得給我干多少活。」

老兔子並沒有阻止石斷天,只是在那裡呵呵笑道。

看著老兔子那詭異的笑容,石斷天就覺得渾身冷颼颼的,像是被什麼陰狠的傢伙給算計了一樣。

「前輩,索性現在無事,教我怎麼超脫於物外吧。」

紫靈誠誠懇懇地詢問道,一臉的急切。

「好說好說,只是一飲一啄,因果循環,我要是教了你,你必然得付出一些什麼才對。」

老兔子摸著自己的長毛,只覺得舒適無比。

「一切代價我都願意付出。」

紫靈眼神一亮,點頭應承了下來。

「真的假的,你還不知道我要讓你做什麼你就答應了?」

老兔子皺著眉頭,很是不相信這紫靈所說的話。

「我可以立下神靈誓言。」紫靈對於超脫的追求已經達到了極致,當即就用神魂立下了誓言。

這一番作為,卻是看得一旁的風揚和石斷天一愣一愣的。

「這麼利索?」

老兔子撇撇三瓣嘴,道:「好吧,我答應你,我這兄弟風揚都成年了還沒有個媳婦,你就嫁給我兄弟就行了。」

「噗!」

風揚本來正在吃一個果子,香甜的汁液流滿舌尖,這一下子卻是被老兔子的話給驚得一口噴了出來。

石斷天被風揚噴了一身果汁,倒是一臉尷尬,只好跑到一旁自己清理去了。

紫靈聽了老兔子的話,眼神微微流轉,最後竟是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老兔子,這事我不答應。」

風揚搖搖頭,直接拒絕了老兔子的提議,這個傢伙是不惹麻煩就渾身痒痒的傢伙,風揚可不會中他的圈套。

紫靈卻是神色一滯,自己身為神靈樹靈,竟然委身下嫁於人還??人還被拒絕了,真是天下奇聞。

「哈哈哈,我逗你們玩呢,」老兔子打哈哈道,一雙眼珠子里神芒閃爍,誰知道這傢伙剛才到底是什麼意思,「所謂超脫之法,不是想教授於你就能教授於你的,以後你跟在我身邊,經歷苦難挫折,自然能夠明悟其中的搭理。」

紫靈鄭重地點點頭,道:「前輩,我既然已經立下誓言,自然不會反悔,以後若是有能夠驅使到我的時候,我絕對會去做的。」

紫靈如此鄭重其事,反倒是反將了老兔子一軍,讓老兔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怎麼覺得兔爺是在拉攏一個免費的保鏢呢?」

石斷天小聲跟風揚嘀咕道,風揚瞭然地點點頭,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就在四人慢慢熟識的時候,忽然一陣能量波動傳來,幾道身影電射而來。

「誰?」

風揚仔細觀察,發現這幾道身影很是模糊,因為速度太快,風揚的眼睛竟然都無法捕捉到對方了。

「這是超越了元輪境界的傢伙,看起來很強大的樣子。」石斷天小聲說道,覺得這些人來者不善啊。

在一個宗門當中,站在金字塔頂上的強者一般也就是不死境界,撐天了能有一個道骨境界的星宿老者坐鎮。而輪迴境界和伐龍境界的都是師長長輩,還有一些極為傑出和逆天的弟子。到了神宮境界之後,人數就多了起來,幾乎數不勝數了。

超越了元輪境界,那就是伐龍境界,而流雲城的城主也不過是元輪境界,可想而知,這前來的強者身份絕對不低。

「神宮境界被稱為修行之始,那是因為神宮境界開始接觸到了神魂方面的修鍊,不再是簡簡單單地強身健體了。」

這是老瘸子曾經告訴過風揚的,也是風揚一直覺得很對的,所以風揚自從踏入神宮境界之後,心情也不再像以往那麼焦急了,修行之門已經打開,已經不再是阻擋風揚提升修為的障礙了。

「風揚,你為何打我弟子!」

幾道身影猛地降落在這宮殿門前,狂猛的氣息幾乎將這宮殿大門給震碎了。

隨著話語,這幾道身影直接發出了猛烈地攻擊,幾隻手掌同時砸向宮殿,因為這宮殿擁有自保的陣法,猛地一道光芒擋住了這些攻擊。

「開!」

當先為首中年男子大吼一聲,渾身元輪流轉,猛然崩開,伐龍氣息瞬間衝出,這彷彿陣法竟是被打開了一道縫隙。

「風揚,打我弟子,要付出代價!」

那中年男子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手中一柄青鋒長劍,直接順著縫隙劃開了光幕,向著風揚這邊狠狠地斬了過來。

「真是可笑,他的弟子上來找茬,這是回去打報告了么?」

石斷天看到這一幕,不滿地冷聲道。

「對,明明是那小子來找事,怎麼反倒來責怪咱家風揚小子了。」

老兔子也點點頭,很是同意石斷天的說法。

只是,這兩個傢伙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那中年男子來勢洶洶,手中青鋒長劍不似凡物,而且上面道則流轉,很像是一種極為稀少珍貴的法器。

「殺!」

這群人殺氣騰騰,竟是對風揚產生了殺意。

「找死!」


風揚怒不可遏,這種被人反咬一口的感覺是最為噁心的,而且因為對方的強大,風揚不做反抗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哈哈哈,不過是神宮境界,還談什麼改變我天璇宮的命運,看來宮主也是老糊塗了!」

中年男子手中長劍光芒刺目,強大的氣息猛地壓了下來。


「地火神拳!」

風揚以前的修為完全失去,現在修行回來的卻是火行神訣的功法,這元氣也帶著火行的氣息。而地火神拳,可以說是風揚現在掌握最好的術法了。

耀眼的火光衝天而起,狂猛的熱量撲面而來,那中年男子身為伐龍境界,竟是對於風揚拳頭之上的烈焰產生了一種可怕的感覺。


彷彿這烈焰的威能無法想象,能夠擊敗自己。中年男子趕忙將心中這種愚蠢的想法甩脫出去,而是加重了手中長劍的力道。

「砰!」

風揚的拳頭碰到青鋒長劍,整個人瞬間爆退,一口鮮血湧出,又被風揚生生咽了回去。

「恩?」

紫靈皺眉,因為她發現,那青鋒長劍之中還有一種其他怪異的能量。而這種能量,本不該是人族能夠掌握的。

「怎麼回事?」

風揚捏緊雙拳,卻是感覺到了一股軟弱無力,拳頭竟是無法像以前那樣狠狠地砸出去了。

「死吧,在我面前都無法生存下去,談什麼改變我天璇宮的命運!」

中年男子大吼,手中的青鋒長劍瞬間劃過風揚的脖頸。

風揚一個激靈,堪堪躲避過去,幾乎差點兒就被削掉了腦袋。饒是如此,一道細小的傷口也在風揚的脖子上展現,一縷縷血珠滴落下來。

「哈哈哈,廢物!」

中年男子大笑著,又是一劍劈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一劍即將落在風揚身上的時候,紫靈的身影忽然動了。

「轟!」

一聲巨響,中年男子直接被彈飛出去,整個人撞在了地面之上,砸出來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

「他的身上有妖魔之力。」

紫靈小聲道,只有風揚能夠挺清楚,因為紫靈現在就站在風揚的身前,替風揚擋住了那致命一擊。

「該死,我何時才能變得強大,何時才能夠不被人保護!」

風揚望著紫靈纖細的背影,卻是心中憤懣。

「當實力弱小的時候,一定要懂得隱忍,等到你真正成長起來的那一天,任何人都不會小視你的。」

老瘸子師父的聲音猶在耳邊繚繞,只是物是人非,現在的風揚幾乎都快要忘卻老瘸子的容貌了。

「你……你是誰?」

前來教訓風揚的幾位天璇宮強者看到這一幕,卻是驚呆了,眼前的少女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如此輕描淡寫就擊飛了一位伐龍境界的強者。

「你竟然敢打我天璇宮的人!」

另一位天璇宮中年男子說道,卻是那被紫靈打飛出去的中年男子的師弟。

「天璇宮不過如此,我二師姐都是不死境界呢。」

風揚嘀咕道,雖然受了一些輕傷,但是現在結果卻是好的,至少自己這方沒有吃什麼虧。

風揚以至尊學院的水準來評判天璇宮,卻是有些不準了,因為至尊學院藏龍卧虎,在蒼龍山都算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奇葩。

「何人驚擾我天璇宮貴客!」

就在風揚思考的時候,又是幾道身影降臨了下來。 第243章天才盡出

為首一人風揚認識,正是那接引自己去面見天璇宮宮主的傢伙。

「尉遲天你休要多管閑事,我們在教訓這外來的猖狂小子!」

聽聞到這一聲大吼,那被紫靈擊飛出去的中年男子卻是瞬間從深坑之中飛了出來,一身狼狽,嘴角溢血。

「哈哈哈,歐陽明,你竟然被打成這副樣子,真是丟人現眼啊。」

那尉遲天也就是接引風揚的那個人,譏諷的看著歐陽明,很是不屑的說道。

「哼!」

歐陽明冷哼一聲,技不如人,多說什麼都是惹人恥笑而已。

「你無緣無故攻擊我,必須要付出代價。」

風揚冷冷地看著那歐陽明,向老兔子遞了個眼色。

老兔子有些尷尬,自己可沒那本事,只要拿兔眼去看紫靈。

紫靈反應過來,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那歐陽明的身旁,在其根本反應不過來的瞬間,一把捏斷了他的脖子。

「啊!」

一聲慘叫從歐陽明的身體之中傳遞出來,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閃即逝,卻是歐陽明的元神想要逃離。

「竟然一擊宰殺了歐陽明!」

尉遲天看到這一幕,渾身一震,心中的驚駭滔天,暗道這出手的女子怎麼從未見過,就像是忽然出現在天璇宮之中的一樣。

「竟敢殺我天璇宮中人,這是要挑釁我們天璇宮么?」

跟著歐陽明前來的幾位強者之中的一人走出來,指著風揚的鼻子就罵道。

「呼!」

一道旋風刮過,那方才說話的男子直接被紫靈捏住,卻是瞬間反應過來,面色已經慘白。

「這紫靈果樹所化的女子竟然如此生猛。」

風揚和石斷天幾乎是同時心中升騰起同樣的想法,唯獨老兔子老神在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樣子。

「住手!」

尉遲天眼看著場面就要失控,卻是趕忙上前一步,手中出現一個玉盒,將那歐陽明的元神給裝了進去。

畢竟歐


「搞定了?」

Previous article

「你怎麼那麼多為什麼?」老媽假裝虎起臉。我在老媽臉上啵了一下,天真無邪的說道:「因為我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