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搞定了?」

暖兒眉頭微皺,看了看依舊死屍一樣的柳風,「喂,你不會把李虎弄出來,自己進去享福了吧。」

暖兒說罷,還狠狠的掐了幾下。

「嘶——」

柳風倒吸一口冷氣,醒過來后狠狠在她腦袋拍下,想什麼呢。

「嘿嘿。」

暖兒乾笑。

而這個時候,李虎父子敘完舊,這才知道到底過了多少年,李虎看著如今老的不成樣的父親,滿面愧疚,「我居然如此混賬。」

「這不怪你。」

柳風起身,「仕女圖的魅惑,不是那麼好擋的。」

「多謝恩公。」

李虎磕頭致謝。

在得知柳風是為了風絕事情前來的時候,李虎才開始思索當年的事情,「風絕……好久遠的記憶。」

「當年我們一起參加大考,他一舉拿到縣試案首,府試案首,天賦驚人,被稱為天縱之資,後來跟隨信天侯,成為一名強大的畫師,實力恐怖。我也是受了他的刺激,才想要融合仕女圖。」

李虎說到這裡苦笑。

同鄉好友,風絕比他走的太遠太遠了……

「信天候!」

柳風心神一震。

這件事情,居然扯到了侯爺!大夏王朝,王朝是及其特殊的一個位置,但凡稱候者,哪一個不是戰功赫赫,實力恐怖。

先生,你到底是何人啊?

「後來呢?」

暖兒好奇的問道。

「後來我就不清楚了。」

李虎有些苦澀,「我只知道,他越來越強大,跟我也越走越遠。記得,最後一次見面,還是他新婚時候,娶了一名叫薇薇的強大畫師作為新娘子,跟隨侯爺征戰,再往後我就陷入靈畫中了。」

「薇薇……」

柳風眉頭微皺,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信天候,薇薇?」

一旁的李雲忽然神色動容,「難道是……」

PS:昨天先生名字寫錯了,更正。求推薦!求三江票!雖然知道拿不到第一了啊啊啊啊被一個刷子爆下去總是不甘心啊。 「你知道什麼?」

柳風見狀問道。

「傳聞中。」

「信天候手下,有兩名實力強悍的戰將。一個是畫師薇薇姑娘,據說她靈畫融合本命妖獸,可以隨時化身妖獸,實力逆天,被人稱為血腥妖女。另一個則是畫師風絕,被稱為亡命殺神!」

「傳說他們畫力滔天,實力深不可測。」

李雲不可思議,「他們的故事說書人那裡經常有,可是我從沒想過,居然會是風絕那小子……」

亡命殺神。

柳風張了張嘴巴,他實在將畫堂先生跟殺神聯繫到一起。

「大約二十年前時候,聖后親臨侯爺府,消息泄露,妖獸大規模攻擊,信天候奮起反抗,那一戰打了三天三夜,為了保護聖后,侯府上下全部戰死,信天候跟妖族首領同歸於盡,手下兩名厚葬屠戮妖族數位強者之後也隨之隕落。」


「聖皇趕到也僅僅來得及救下聖后……」

李雲說起那段故事,「後來信天候被追封,但是可惜,功勞再大也無人能領,而這段故事,也成了傳奇被歌頌。」

「死了?」

柳風愣了一下。

不對啊,畫堂先生明明活著啊!

「是的,據說聖后親自將信天候和兩大畫師厚葬,還將風絕夫婦葬到了一起。」李雲肯定道。

「又不對了。」

柳風感覺疑惑從生。


前面剛對到一起,後面又錯開了,莫非是兩個人?

此風絕非彼風絕?

「哦,對了,微微姑娘的祖籍好像是開陽縣的,可惜她跟風絕也是孤兒,否則楓葉鎮和開陽縣也會就此崛起啊……」

「開陽!」

柳風心神一震。

沒錯了。

畫堂先生不就是因為這個才留到開陽的嗎?

這麼說,人沒錯。

那麼,錯的只有故事了!

「當年妖族入侵的事情,有人知道嗎?」

柳風問道。

「這就不清楚了。」

李雲搖頭,「不過,幽州府有位畫師,在大戰後曾去過那裡,你們要查詢當年事情的話,或許他們知道。」

「好。」

柳風要了地址,跟李家父子拜別後,就跟小姑娘離去,他能感覺到,他距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

見到那位畫師並不算困難。

柳風如今身為入微一品,尋常人見了他只有恭敬的份,而讓柳風驚奇的是這位畫師的身份——觀賞畫師。

是的,他居然是一名繪製觀賞靈畫的畫師!

而當初他之所以去那個戰場,也是希望用記錄的方式,將信天候的傳奇記錄下來,為世人敬仰。

「當年妖獸入侵?」

「我找找。」

已經年過六旬的何如風從無數靈畫中,將一卷印著【信天候傳奇】的畫卷拿出,眼中露出感慨的神色,「一晃快二十年了啊……」

「這就是您當初作的靈畫?」

柳風驚嘆,他能從畫中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

要知道。

這還是二十年前的靈畫啊!

「呵。」

何如風摸摸鬍子,「觀賞靈畫沒有戰鬥力,但是不代表觀賞畫師可以任人拿捏,尤其是這些戰場中記錄的觀賞靈畫。」

言罷,何如風將畫卷放到案桌上,看向暖兒,「小姑娘還是先退下吧,你不是畫師,恐怕承受不住。」

「哼。」

暖兒不屑。

「不用在意。」

柳風笑笑,「她雖然不是畫師,不過有些特殊,您儘管開啟就行,我會保護她的。」

「好。」

何如風這才點頭。

「嗡——」

塵封的畫卷終於展開。

僅僅露出一絲,一道道冰冷的殺機已然浮現,剎那間,整個房屋消失,周圍變得一片凄涼,耀眼的紅光在閃爍,無盡的血液在燃燒,柳風忽然感覺渾身熱血沸騰,當年的故事,要揭曉了……

「轟!」

畫卷浮現。

一股可怕的肅殺撲面而來。

柳風感覺胸口一悶,一口血差點噴出。好強的意識,若非強大的神魂,恐怕真有可能撐不住,扭頭看看暖兒,這丫頭正沒心沒肺的張大眼睛看著靈畫中的一幕幕,似乎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這傢伙……」

柳風搖搖頭,看向靈畫中。

「殺!」

妖族衝鋒。

數不盡的妖族在殺戮。

天地一片蒼涼,信天候與妖族首領在大戰,侯府中,一團柔和的聖光在閃耀,柳風不用想也知道,那必然是聖后!人族、妖族,在不斷的廝殺,柳風的注意力不停的轉移,忽然定格。

那裡,一個年輕人正浴血奮戰,赫然是風絕,畫堂先生年輕的時候。

「轟!」

風絕周圍畫力涌動。

數名可怕的妖獸前來,都被他輕易斬殺,實力深不可測。他身邊,一名孔雀閃爍著七彩光華,伴隨著征戰沙場。如果柳風沒猜錯的話,那孔雀必然是微微所化,每一次飛舞,必然帶走無數妖獸。

大戰持續很久,殺戮無數。


靈畫中記載的更多是瞬間。

妖族首領實力逆天,信天候為了拯救聖後跟其同歸於盡,薇薇姑娘和風絕也戰死沙場,何等慘烈,每一個士兵都戰到了最後一刻!

「二十年猶在心間啊。」

何如風回顧往事,感慨萬千。

「那是什麼?」

柳風忽然發現有點問題。

大戰結束了,天地間一片蒼涼,鮮血染紅了大地,沒有一個活口。而那被屍體掩埋的下方,忽然出現一絲蠕動,細微到無法差距。而柳風正準備觀察的時候,眼前景色變動,忽然回到現實。

那場戰役,就記錄到了這裡。

「咦?」

何如風驚異,剛才那一下,再次仔細盤查之後,他搖搖頭,「或許只是偶爾掛過的大風吧?」

觀賞畫師也是用畫力記載,根據事後進行推演,不可能每一幕都察覺,更何況,已經過去那麼多了?

「會不會是風絕還活著?」

柳風似有若無的說道。

「不可能!」

何如風果斷否認,「莫要小看妖族啊,你看,風絕被妖族穿心,生生洞穿,身體都被撕裂,怎麼可能活著?而且,聖皇可是將他的屍體帶走了啊,就算我猜錯了,聖皇難道還會看錯?」

也是。

聖皇怎麼可能看錯?

那麼,問題到底在哪裡?

柳風百思不得其解,先生身份被確定了,但是又帶來更多疑惑。

「很久沒有年輕人喜歡歷史了。」

何如風笑道,「以後若感興趣,可以多來看看。」


「你找死。這麼多年來,和我說這些話的人都已經死了。希望,你可以抵擋住我的十招。」柳凡大怒,揮舞著手掌,化作一道青光,拍向黑衣男子。

Previous article

那少年獃獃地回答道,竟是無法產生一絲反抗風揚的意念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