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數的人通過網路或者親朋好友的轉達,乘坐各種能夠乘上的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前往阿波羅軍事學院,目的只有一個,只為觀賞這場曠世之戰。

為了滿足眾人的觀戰願望,政府這邊出動了數架直升飛機攜帶專業的攝像組進行實況轉播。而武警部隊也被驚動了,紛紛前來維護治安,避免發生踩踏事件。

最終,阿波羅軍事學院的大廣場上留下的都是一些很有身份地位的人還有參加三校聯合交流大賽的精英們了。

貝勒完全沒有想到萬殺一句話不說直接就動手。眼角瞄到的那一抹寒光襲來的霎那確實打了貝勒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怎麼說貝勒也是地球聯盟四大驕陽之一,本身自然實力強橫,不然也不可能在眾多天才之中脫穎而出被賦予如此的美譽。


萬殺這一刀他不能躲,也不敢躲,如果躲了氣勢自然就弱了。而躲開了後續必然要承受萬殺無盡的連續殺招。

最最重要的一點是,貝勒主修的霸王訣本身就是至剛至猛、一往無前的體術。躲避導致氣勢變弱,霸王訣本身的威力自然無法發揮出來了。

一念至此,貝勒早已橫刀立馬準備大戰的那柄古樸大刀舉起擋在了身前。

「鐺……」

黑色的匕首毫不猶豫的扎在了大刀的刀背之上,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而趁著防禦住的當口,雖然手臂承受了萬殺的強橫一擊之力,可是貝勒還是忍著這股力量,大刀直接甩了出去。

萬殺此刻要不閃開要不重傷,只能選擇其一。

「好一手防守反擊,如果萬殺這時候選擇閃開,畢竟面臨著貝勒的連續攻擊,瞬間局面就陷入被動了。」

「不閃避?面對貝勒這一刀的反擊,霸王訣的強橫可不是蓋的。本身大刀就重而且攻擊覆蓋面積大,萬殺如果硬拼,必然會受傷,受傷的萬殺可更加不利吧!」

「……」

觀眾們自然有看出門道來的,這時候自然不愧的議論交談起來。當然視野還是沒離開過大廣場上爭鬥的兩大驕陽。

面對貝勒的防守反擊,萬殺自知不可力敵,他修鍊的體術走得是陰狠、輕巧和出其不意的套路。如果硬憾至剛至猛的霸王訣,無非是自己找虐。

借著貝勒一刀反擊的大力,萬殺直接盪開了身子。

看到萬殺閃避他的反手攻擊,貝勒的內心無比的開心,因為後面的連招將會緊隨而來。

「萬殺,受死吧!」

貝勒怒吼著,舉刀就對著萬殺凌空砍去。整個人殺氣瀰漫、刀氣衝天。貝勒不愧是驕陽天才,霸王訣已經被他修鍊到了中篇的地步,刀起刀落已經蘊含著接近實質化的刀氣,雖然外放的距離不遠只有約半米的長度。可是刀氣畢竟不是刀,那是真正無堅不摧的東西。

望著騰空殺來的貝勒,一擊力劈華山富含的絕世氣勢,萬殺嘴角一扯,輕蔑一笑。


「這什麼鬼?他為什麼在笑?難道有陰謀。」

萬殺嘴角那一抹笑容自然被在空中的貝勒發現了,心中瞬間閃過無數的想法,而萬殺倒好,整個人忽然之間就在原地消失了。

消失?瞬間整個阿波羅軍事學院的超大廣場之上,只剩下凌空一刀砸下的貝勒。

氣勢無比的一擊狠狠的砸在了廣場地面之上。直接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達一米的坑洞。由此可見貝勒這一擊該有多麼的強橫。

只是,再強橫的一擊沒有擊中敵人也是枉然。一擊落地,貝勒整個人的神經直接就處於緊繃狀態。

消失了身影的萬殺自然不可能就此離去。他隱入了暗處,不然在尋找機會施展必殺一擊。所以貝勒只能將古樸大刀護在身前,進入了最緊張萬分的防守之中。

鬼才知道萬殺現在在哪裡,指不定就在他的身後,忽然就一匕首扎過來了。

「萬殺領悟的天賦能力居然是大五形的月系天賦能力?鄭詩哲如果你是貝勒,這時候你會怎麼辦?」

一直關注場中比斗的東方凰忽然問道。而這時候萬殺已經對著貝勒發動了很多次的攻擊,每一次的攻擊都無比刁鑽,總是循著貝勒的防守死角而去。

幸好貝勒的實力也很強,一柄古樸大刀被他使得出神入化,硬是生生的將萬殺的攻勢給阻擋住了。但是就算如此,還是免不掉的受到了一絲輕傷。

「如果我是貝勒,我會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不過我不是貝勒,我想貝勒他也會有他的辦法的。」

鄭詩哲如是說道,而雙眼卻從未離開過戰鬥中的兩人。雖然看似萬殺掌握了所有的優勢,不過久攻不下必然會讓雙方都用處底牌。

萬殺肯定會用處更強大的攻擊以圖破開貝勒的防禦,而貝勒也肯定會爆發,將這種被動的防守局面反制。

果然,又是僵持了五分鐘左右,萬殺依舊以隱身刺殺為主,而貝勒確實再怎麼好的防守,輕傷都在快速增加,雖然不致命但是傷勢過多總會引起質變。

「萬殺,是你逼我的。死在這裡可別怪我!」

身上傷勢多處牽引而起的疼痛終於讓貝勒不願意在這樣下去了。他一直防守著尋找萬殺的攻擊規律與破綻,可是他到現在才發現他太小看同為四大驕陽之一的萬殺了。

萬殺的攻擊方式、規律完全就無跡可尋。彷彿任意而為,其實每次都循著他防禦的死角進攻,讓人根本防不勝防。

至此,貝勒終於知道,如果不用出底牌,根本無法從這種被動防守中脫身而出。更別提重創萬殺,給阿波羅軍事學院爭光了。

話落,貝勒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變了。

如果剛才貝勒的氣勢只是流動的江河一般,現在則已經變成了磅礴的大海。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衝天而起。

「無上霸王訣——霸王絕命刀第一式——霸王降世!」

此刻的貝勒,聲音彷彿被賦予了天地的力量,一字一字響徹天地,震動著所有人的耳膜。而他的身子冒出熊熊的火焰光環,在夜幕之下彷彿一顆燃燒著的太陽。

最讓人驚心動魄的莫過於他手中那柄古樸的大刀,此刻居然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霸王絕命刀,還未出手已經驚天動地了。萬殺,該如何抵擋。 「報告首長,特種部隊已經到達指定位置,請指示。」

某位軍部首長的通訊器突然響了起來,當看到這條信息的時候,終於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快速的下令。

「注意隱藏身形,必要時刻出手,保證驕陽天才的生命安危。」

「是!」

軍部在這種時刻,必須出手了。每一個驕陽天才都是地球聯盟最為珍貴的,絕不能再此隕落,所以,不惜調動特種部隊過來保護。

軍部的要求也很簡單,可以怎麼斗都行,但是不能傷及性命。

場上終於爆發了的貝勒是很恐怖的。霸王訣本就是至剛至猛的,配上配套的霸王絕命刀,卜一開始萬殺就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機感,以月系天賦能力隱藏在暗處的身形也慢慢的顯現了出來。

「終於捨得出來了嗎?可惜一切都晚了,霸王絕命刀,出刀必見紅。萬殺,受死吧!」

望著萬殺顯現出來的身形,貝勒充滿無盡的憤怒。 總裁的逃妻 。導致他現在身上血跡斑斑、傷痕纍纍。

很久沒有人如此讓他受傷過來。加之三天前的比賽失利,貝勒的心中早已經窩著一團無法發泄的怒火。現在不正是一個瀉火的最好機會嗎?他豈能錯過。

「哼!你以為就你有功法?刀鋒殺意決的威力也讓你嘗嘗。殺意——起!」

萬殺,終於說話了,這時候萬殺非常明白氣勢暴漲的貝勒的實力也跟著暴漲,底牌盡出的貝勒,他想要對付也必須暴露底牌了。而他的底牌就是他的體術刀鋒殺意決。雖然只是一種修鍊體術,但是卻是功夫和體術相融合在一起的無上功法。

當萬殺的刀鋒殺意決在他的體內肆無忌憚的爆發的時候。眾人只感覺到夜幕彷彿一下子就黑暗了很多。雖然依舊有著燈光的照射,可是總感覺有那麼一丁點兒的不對勁。

而這時候霸王降世、氣勢臨身的貝勒終於動了。

「霸王絕命刀第二式——橫刀斷海。」

手起,一刀如同烈焰橫空,以貝勒為中心呈扇形的往前方衝擊而去。而手持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古樸大刀的貝勒則是那銳利的鋒芒。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隻身上燃燒著熊熊火焰的鳳凰凌空出世。瞬息之間變到了萬殺的眼前。

「烈焰焚空、刀氣化形。西兵衛家的小子對霸王絕命刀的領悟已經達到了刀意化形之境了。」

軍部正在觀戰的首長喃喃自語道。

而反觀萬殺,此刻他的內心無比空明。刀鋒殺意決講究無聲無形。此刻的萬殺身周濃重的黑暗將他掩蓋,更是將周圍方圓十米範圍都覆蓋了起來。

本就是夜晚,阿波羅軍事學院的正門超大型廣場之上,此刻也是燈光齊射,亮如白晝。可是,就是如此亮堂之下,依舊照不透萬殺周身散發出來的黑暗。

「黑暗嗎?在橫刀斷海前面,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

霸王絕命刀,一出刀必見血,而且一往無前。巨大的火焰鳳凰帶著熊熊燃燒的烈火狠狠的撞入了黑暗之中。

「噗……」

火焰鳳凰淹沒在了黑暗之中,不過,瞬息之間,黑暗就被燃燒一空。當黑暗消失,一切重回光明之時。無數的人不由的發出了驚呼聲。

一柄古樸大刀之上,火焰已然熄滅。而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一口大刀此刻卻深深的扎入了一身黑衣的萬殺右胸處,刀尖直接穿過了他整個胸膛從後背鑽出。

每一個人都以為萬殺敗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才聽到萬殺冷漠而帶著一絲空洞的聲音響徹夜空。

「你……敗了。」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將注意力從萬殺受傷的胸膛移動到他的右手上。

那柄黑色的匕首此刻正扎在了貝勒的咽喉處,一抹鮮紅出現在了貝勒的脖頸。不過萬殺卻未傷及貝勒的性命。黑色匕首隻是刺破了貝勒喉嚨處的皮膚而已。

「好狠啊!以傷換命。如果是真正的戰場,貝勒此刻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這是眾人心中瞬息間劃過的想法。

「何其正,給萬殺治療。」

而此刻鄭詩哲卻已經飛身上場,擋在了萬殺的身前。不知何時已有四名身穿墨綠軍裝的特種兵呈四個方向將萬殺和貝勒給包圍了起來。他們虎視眈眈,只要萬殺敢殺害貝勒,那麼他將也會立即受到風暴般的打擊。

鄭詩哲此刻什麼都沒想的就飛身上場,空中一道藍光緊隨其後的落入萬殺的身上,那是屬於水系的治療之光。

伸手推開眼神毫無神光的貝勒,鄭詩哲關切的問道。

「萬殺,你沒事吧!」

誰曾想到,在這種時刻了,萬殺居然還能笑得出來的說道:「小傷而已,沒什麼大礙!」

說完話,萬殺居然自己將貝勒的大刀給拔了出來。而刀口離身那一刻,他只是悶哼一聲,卻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源源不斷的藍光衝天而降,治癒著萬殺的傷勢,雖然不能夠讓他立即復原,但是最少還是大大的減緩了他的傷勢。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我走了。不過,我們這間的那一戰我會再找你的。」

「好,我等你!」


此刻的萬殺,無比的曬脫,更剛才的冷酷完全不一樣。

畢竟是從人堆裡面爬出來的,心境不是貝勒等這種在溫室中長大的能比擬的。

四個包圍萬殺的特種兵看到萬殺已經收回了黑色匕首之後,就如同他們出現的時候一般,瞬息間就消失了。只是他們留下的壓力卻依舊籠罩在眾人的心頭。

「那就是地級戰士吧!一次就出動四個,軍部真是大手筆。」

「沒辦法,西兵衛家族可是第二集團軍的統領家族,貝勒更是未來的西兵衛家族的繼承人。」

「也是,不過驕陽之戰總覺得缺點什麼?杜里、東方凰未曾出手,雖然萬殺以傷換命,贏了,但是卻也贏得僥倖。」

「四大驕陽之間的實力不過伯仲而已。真要分出一個排名那是很難的。只能看後續的各自發展和機緣了。」

萬殺就那麼走了,如同來的時候一般,悄無聲息。可這一夜整個地球聯盟卻是熱鬧非凡,特別是網路上,關於這一戰的討論徹夜不息。 【一直很想爆發每天多幾章,可是,看到推薦、看到收藏想死的心都有了。求各種點擊、推薦、收藏啊。藍皓保證每天過百第二天多更新一章。】

————

——————

第二日在網路上因為排名之事吵翻天的時候,三校聯合交流大賽依舊如期開始。

本次抽籤首先出場的是聯盟軍事指揮學院,其次是阿波羅軍事學院,戰神學院依舊拿了最後出場的好機會。

不得不說的是,本屆的三校聯合交流大賽戰神學院絕對是一匹黑的發亮的馬兒,完全的一黑到底。

今日,當東方凰帶領著戰神學院的隊員來到阿波羅軍事學院的全息模擬對戰基地的時候。熱烈的掌聲歡迎著他們的到來。這和三天前沒差點吹起譏諷的口哨和扔臭雞蛋、臭襪子相比,完全地天差地別啊。

很快,聯盟軍事指揮學院的第一名參賽選手在政府重要領導和軍部發言人宣布比賽開始之後,就進入了全息生態艙之中。而他本人的全息虛擬影像則是駕駛著他所選擇的機甲熔岩巨獸站在了虛擬戰場之上。

為了讓所有人對整個比賽有一個最直觀的觀看方式,比賽所選的地圖為毫無任何障礙物的異獸角斗場。

熔岩巨獸這款機甲是一款獸型戰士機甲,據說是某個機械師在地心觀看地底熔岩時受到起發製造出來的。擁有強悍的生命力、超強厚的護甲、不錯的移動速度,唯一的缺點就是攻擊力一般。 愛尚雲端


而聯盟軍事指揮學院這名叫希爾特的精英學院所領悟的正是小五形之中最適合防禦的土系天賦能力。聯盟軍事指揮學院派他上場顯然就是為了「拖」。反正本次比賽的要領就是對現在還未出場的對手機甲戰士造成傷害總量算成績的。


隨著熔岩巨獸進入比賽場地異獸角斗場,作為本次比賽的BOSS,也開始降臨了。只見空中一抹流星砸落,當流星與地面接觸暴起漫天土塵紛紛落下之後。熔岩巨獸的對手也出現了。

這赫然也是一個戰士型機甲戰士,只是和熔岩巨獸的防禦超強、能量盾超厚、攻擊力一般不同。這架名為天翼龍騎的機甲戰士可是攻擊力超強、防禦一般、能量盾一般的戰士型機甲戰士。天翼龍騎製作出來的時候的定位是戰士、次級刺客。

當希爾特看到天翼龍騎的出現時,臉色都有了一絲不自然的表情。不過天翼龍騎機甲戰士可沒給希爾特考慮太多的機會,當身上的鎖定光芒散去,率先就發動了攻擊。

「狂戰怒吼——無畏衝鋒……」

天翼龍騎原地開啟狂戰怒吼模式,進入攻擊力和攻擊速度瘋狂加速的境地,同時無畏衝鋒瞬間使出來,一眨眼間已經到了熔岩巨獸的面前。

希爾特只感覺到眼前一道銀線劃過,然後整個人的感覺就不好了。熔岩巨獸厚重的能量盾瞬間就在唰唰唰的狂掉。

「見鬼了……」

希爾特嘴裡嘟囔著,憑藉著強大的防禦力和厚重的能量盾,機甲的雙手中快速幻化出一塊熔岩巨石,轟……的就對著天翼龍騎機甲砸了下去。

然而天翼龍騎連躲都不躲,也開啟了能量盾進行防護。口中更是怒吼著:「龍騎爆裂槍……」

天翼龍騎手中銀槍瞬間化成三柄,一前一後的快速轟擊在熔岩巨獸的身上,第三下攻擊更是將熔岩巨獸堅實而沉重的身子給轟上了空中。

由此可見天翼龍騎這一套連招的威力該有多猛。

身在空中,熔岩巨獸完全失去了身處地面的那種厚實安心的感覺,迫不得已只有啟動熔岩巨獸機甲本身附屬技能——岩漿護盾。

各星系製作出來的機甲戰士,除了賦予不同屬性的天賦能力精英選用之外,機甲戰士本身也是擁有成套的攻防一體或者純攻擊、純防禦、純輔助類的機甲戰術技能的。

玩過WR的都知道,天翼龍騎這款機甲的專屬技能就是狂戰怒吼、無畏衝鋒和龍騎爆裂槍三連招。

狂戰怒吼能夠大幅度增加天翼龍騎的攻擊速度和攻擊力,無畏衝鋒能夠讓天翼龍騎快速的接近敵人並且減速留住敵人。

而龍騎爆裂槍三槍則是天翼龍騎的真正殺招,第一槍破甲、第二槍重擊,第三槍轟飛,攻擊強悍且傷害超重。




顧晟說完話,整個背重重地往後靠了靠,慣性使他的椅子搖了搖,他怎麼都想不到,煢煢孑立於一身的太子,居然就這麼死了,但是這次的車禍讓顧晟心神更加不寧,酒駕和吸食了過量的毒兩者在一起,其實就是蹦著死去的,如果說這要是一場意外,那這一場意外也顯得太刻意了,刻意得讓所有人第一反應都覺得這不是一場意外。 錦璃乍聽此話,不禁暗自失笑。

Previous article

「你找死。這麼多年來,和我說這些話的人都已經死了。希望,你可以抵擋住我的十招。」柳凡大怒,揮舞著手掌,化作一道青光,拍向黑衣男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