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這個?」

李二狗冷笑。

上次炎羽不在,這次老大這個名家在,就算是這種機甲又如何?然而,這個念頭僅僅剛出現,就看見流光閃爍,烏雪嵐周圍出現同樣的流光,那些雪峰城的畫師,同樣化作一個強大的戰士,一個魁梧的巨人!

「這……」

李二狗不可思議的看著天空,「二十個?」

是的。

他驚呆了。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區區一年時間,雪峰城居然準備了二十個機甲!二十個可怕的鋼鐵巨人!

「轟!」

「轟!」

一步一轟鳴。

縱然是妖族此時都面色駭然。

二十個機甲!

如果之前,只有匠心和點睛的雪峰城眾人還不在他們眼中的話,那麼當他們全部化身機甲戰士,當所有人實力暴增之後,妖族和宗門就不得不重視!因為就算贏了,他們也有可能同歸於盡。

「可怕的人類。」

炎羽心中震驚不已。


他從不記得,人類的靈畫竟然如此恐怖!

那機甲很笨重,平時化作數百塊巨大的鋼鐵在城市周圍,根本不可能移動,完全只能防守的時候啟動!與其說是機甲戰士,不如說,這《機甲圖》根本就是守城的絕世神器!一甲天下,萬夫莫當!

「哐!」

「哐!」

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二十個機甲戰士,二十名鋼鐵巨人,並排站在城牆之前,成為了雪峰城的最前線,而現在,城牆上,只留下暖兒、白如風,還有「柳風」,其餘人,都在最前列,這是戰爭,他們,只要贏。

妖族和宗門勢力嚴陣以待。

它們不敢沖。

這些機甲的實力莫名,狀態不知,誰也不敢冒失失的闖過去,然而,讓他們無語的是,這些機甲也根本不動!

只要妖族和宗門不靠近,他們就是死物。

雪峰城的百姓眼中露出激動的光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些鋼鐵巨人,就成了他們的守護神!

「拖延時間么?」

炎羽冷笑。

遠遠看向城牆之上,這是他再一次看見柳風,只是,讓他奇怪的是,這次柳風給他的感覺明顯不同。柳風無論實力如何,永遠都不會害怕!哪怕是當初出來雪峰城面對它這個名家都沒有絲毫膽怯。

柳風只要站在人群中,那耀眼的鋒芒根本無法遮蔽!

但是現在呢?

空洞……

炎羽從他的眼神中只看見了空洞。

「不太對勁。」

炎羽隱隱感覺哪裡不對。

眼神,不對。氣勢,也不對。甚至從頭到尾,白如風說的話,都比柳風還要多,但是他仔細感應柳風,卻只能感覺到那浩瀚莫名的氣息。

「莫非修鍊了什麼功法?」

炎羽原本親自出手的念頭停了下來。

兵對兵,將對將,在柳風出手解除他的疑惑之前,他絕對不會貿然出動。柳風這傢伙,給他的印象實在不算太好。

「李二狗,帶人殺上去,逼柳風出手!」

炎羽冷聲命令。

「是!」

李二狗獰笑,他等這一刻很久了。

「上!」

李二狗一聲大吼。

「轟!」

一個個妖獸轟然而上。

本命血脈激活,許多強大的匠心妖獸化作巨大的荒古模樣,跟機甲戰在一起。一個機甲對戰數名遠古荒獸,絲毫不落下風!一年的時間,機甲更為強大,馮福等人的實力,也變得更加可怕。

機甲圖是一方面。

而每個人的畫輪,最後的幾幅靈畫,也在完美的輔助著他們。因為剩餘畫輪的存在,每一個人的機甲都發揮出不一樣的特色。

「刷!」

有的機甲疾如閃電,化作殘影跟凶獸對戰。

「轟!」

有的機甲力量驚人,跟耗牛妖獸戰在一起,拳拳震撼。

「啪!」

也有機甲防禦逆天,仗著無可匹敵的防禦,任由妖獸攻擊,生生將他們玩死,每一個機甲,都在發揮出最佳戰鬥力。這是他們一年訓練的收穫。為了雪峰城,每一個人都在拚命的奮鬥。

雪峰城外,亂作一團。

妖族和雪峰城居然陷入了僵持狀態。

妖族的妖獸數量龐大,佔據優勢,可是雪峰城的機甲實力強大,絲毫不落下風,炎羽想要的逼迫柳風出手,根本不可能!如果這樣下去,只會讓這兩天半的時間全部浪費,柳風考試通過。

「哼。」

炎羽眼中殺意閃過,「你們還不出手?」

雪峰城中。

沒有人注意到的。

幾個人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城牆之上,他們跟普通的雪峰城百姓沒有任何區別,隱藏在黑暗中,就算偶爾看到,也會下意識的將他們忽略。

「刷!」

刺眼的寒光閃爍。

就在雪峰城所有人注意力放在戰場中的時候,一道道寒光猶如毒蛇一般,在暗夜中伸出了獠牙。 上京城。

雪峰城的那一幕國子監都在看著。

考試最後兩天半,許多考生準備了數個月的戰鬥也都在這個時候爆發,有勝有敗。而已經踏入名家的那幾名強者更是早已將敵人掃蕩一空,但是唯有雪峰城,是在最後一刻,被妖族攻城!

可怕的妖族,可怕的宗門。

當兩個勢力聯合的時候,雪峰城已然危在旦夕。

「雪峰城要完了。」

眾人看的心驚膽顫,尤其是當黑壓壓的敵人攻擊過來的時候,幾乎以為雪峰城已經徹底隕落了,然而隨後發生的事情讓他們看的目瞪口呆,那恐怖的城牆大炮,二十台龐大的機甲,雪峰城居然暫時穩住了局面。

「不愧是柳風。」

「你看,柳風站在城牆上,從頭到尾都沒動一下。」

「是啊,炎羽攻擊的時候,柳風眼皮都不帶眨的,就對自己這麼自信么?」

眾人驚嘆不已。

只不過,很多人仍舊不解,「柳風到底要幹嘛?」

「就算暫時擋住了妖族的攻擊,也不可能獲勝的。要知道宗門才出手一次,大部隊還沒出現呢,更何況,還有炎羽這個名家在?雖然不知道它為什麼沒出手,可是它一旦出手的話,戰場戰鬥……」

眾人心神凜然。

是啊。

炎羽如果出手攻擊雪峰城,這戰鬥還有打的必要嗎?更何況,宗門那個填平護城河的強者也是名家啊!足足兩個名家,雪峰城的實力,跟他們比,到底差了太多,根本不在一個平面上。

「柳風根本不可能獲勝。」

「毫無勝算。」

「頊大人?您覺得呢?」

眾人看向頊棟,作為主考官,頊棟一直密切關注著所有考生,而最讓他在意的,顯然就是柳風。

「不太對勁。」

頊棟神色凝重。

「什麼?」

眾人茫然。

「柳風不太對勁。」

頊棟重複一遍。

眾人看了看城牆之上的柳風,沒看什麼哪裡不對勁,或者在頊棟眼中,柳風必須牛逼的一塌糊塗才對勁?

一想到這裡,眾人就有些憤憤不平,這次考試每個考官都有自己看中的考生,並不覺得柳風哪厲害,偏偏主考官就認準了柳風一人,就算是這種情況下,依然不認為柳風會輸,可能嗎?

「您覺得柳風一定能通過?」

一位考官有些不平衡。

「他有這個能力。」

頊棟深吸一口氣,死死盯著屏幕,「他如果想通過考核,一定能通過,但是,這也正是我擔心的地方。」

「嗯?」

那考官茫然,這又什麼意思?

「考試還有兩天多。」

頊棟淡淡的看著,「也就是說,如果想要獲勝,只要拖延兩天就可以了,如果是柳風的話,他一定有能力這麼做,甚至,如果他這麼做的話,很有可能成為這次王朝大考的真正狀元,但是……」

頊棟說道最後悵然一嘆,「雪峰城的百姓又該如何?」

眾人心神一顫。

這才明白頊棟的擔憂是什麼!

考試時間!

在這最後兩天的時間中,如果柳風利用雪峰城的百姓,生生拖延兩天,就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甚至因為成為狀元,王朝氣運加身,他可以免受雪峰城的牽連,而這個時候,雪峰城又該如何?

柳風可以瀟洒離去。


回京。

但是雪峰城這百萬百姓呢?

暴怒的妖族和宗門之下,他們只有思路一條,甚至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柳風到底會怎麼做?想清楚這點之後,眾考官一身冷汗。誰也不會想到,這場考試到了最後,居然到了這種時刻。

一念百萬人生死!

太過可怕!


「或許我們經常判定考試,許多人甚至沒有離開過京城。」

頊棟看著眾人的神色,「但是,你們要清楚,這些我們評判的這些考生,無論成敗,未來成就都在可能在我們之上!他們不是你們眼中的數字和賭注,而是一個大夏王朝未來強者的一份。」

「是。」

眾人齊聲應道。

判定考試這麼多次,他們還是第一次真正認識到這一點。柳風的抉擇,事關重要,只是,如果是他們呢?

如果他們到了這一刻,會怎樣選擇?


低沉的悶哼聲乍然響起,滅世天劍刺入了羅力的心臟。但這刻,他的臉上沒有半點的後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即將手刃敵人的快感,以及實力增強的滿足。

Previous article

到了這時,顏許氏已經再不感到芡打斷自己話語是種折磨了,因為她至少可代顏許氏說出自己絕對不敢說的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