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方言咧嘴一笑,什麼都沒說,他是不會放過自己敵人的。

看到這個笑容,金家的人全都絕望了,他們後悔萬分,怎麼作死要來參加這次戰鬥,絕對是被坑了。

太初冷笑一聲,揮手就準備滅殺這些人。

可是他的臉色忽然一變,因為天空猛然出現一個黑洞,接著一個白衣老者撕開空間竄了出來。

「哈哈哈!方家主給我金鵬一個面子如何?」白衣老者大笑著說道。

「金鵬?」太初臉色一變,直接竄到方言身前,擋住了金鵬攻擊方言的可能。

「是老祖宗,我們有救了!」

金家的人拚命的歡呼,死裡逃生的感覺,讓他們喜不自禁。老祖宗都來了,他們不信自己還會死在這裡。

方言眼睛一眯,上次在妖魔小世界之外,雖然看過各家的老祖宗,但是一個個都被三魂神光遮擋。而現在看到金鵬的模樣,方言也是暗暗感嘆,不愧是成名已久的老怪物,氣度儼然。

金鵬笑呵呵的一揮手,金家眾人的束縛就被解開,而金家主帶著人連忙退到了金鵬身後。

「老祖,這個方言囂張跋扈,你可得給他一點教訓才是。」金家主冷笑著開口。

「啪」!

金鵬一個巴掌直接把他抽飛,嚇得他眼神驚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打。

「再多嘴一句,我讓你自裁當場,蠢貨。」金鵬惱怒的低吼,頓時嚇得他驚恐萬分。

金鵬失望的看了他一眼,苦笑著道:「方家主年少有成,可是看看我們金家的人這幅模樣,實在是讓人心寒啊。」

「金老祖過譽了。」方言皺著眉頭笑道:「你們金家公然圍殺於我,這件事你不會覺得一巴掌就這麼算了吧?」

本來可以殺光金家這幾十萬高手的,但是金鵬一來顯然是不可能了,不然大家就真的是兩敗俱傷了。

不過方言顯然沒打算讓金鵬那麼好過,所以才開口嘲諷。

金鵬眉頭緊皺,他知道方言的難纏,如果不給些好處,只怕真的就走不了了。

「方家主此言有理。」金鵬滿臉肉痛的道:「不如這樣,我們在紅河道以東的大片地盤,全部歸屬十方城,如何?」

方家眾人眼睛一亮,紅河道以東的地盤寬廣無比,絕對是一大塊肥肉。如果金家肯把地方讓出來,那十方城的勢力可是大增了,對長遠來說是很有好處的。

方言眼睛一閃有些不滿意,但是最後還是點點頭道:「成交,你們可以走了。」

金鵬眼中閃過一絲怒氣,最後冷哼一聲之後,帶著所有人離開。

等到離開很遠之後,他才咬牙切齒的獰笑:「方言,你以為你是誰,一個天魂境的小傢伙居然敢對我如此說話,你這是找死!」

「老祖,你想怎麼對付他?」金家主苦澀的道:「這個方言固然可恨,但是他有本事做到這種位置,確實難得。現在他掌控方家和千目族,誰敢動他?」

「是啊!」金鵬惱怒的低吼:「這個混賬東西,早知道之前就捏死他了,現在搞得我們如此難堪。」

金家主忽然眼睛一亮,興奮的道:「老祖,我知道怎麼對付他了。」

「說!」金鵬也興奮了。

「之前我們在妖魔小世界和方言對戰過。」金家主冷笑著道:「對戰的原因就是搶奪其中一塊封印石碑,但是後來我們被他打敗了,等到我們離開沒多久,神獸就出世了。」

金鵬艱難的吞咽一下口水,震驚的問道:「你是說,神獸被他收走了?這個傢伙還真的是深不可測啊。」

「沒錯!」金家主惱怒的道:「他不僅深不可測,而且相當霸道,如果被他繼續成長下去,我們必死無疑。所以,我想我們有必要把他身上有神獸的消息散發出去,而且這個事情施家可以證明。」

「好好好!」金鵬興奮的大笑:「一旦消息被放出去,我就不信方家還能兜住他。」

「哈哈哈……」一行人紛紛猖狂的大笑起來。

……

而此時,方言讓千目族回去之後,卻調轉方向往舒家而去。

因為他不僅要找舒筱和冷無悔,更要尋找封印石碑。

他忽然清晰的感覺到,有兩隻神獸的封印石碑就在舒家。

「不管如何,要去一次,沒時間了。」 極品術士


連方言自己也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會覺得沒時間了?

這是他潛意識的一種想法,好像再不集齊十二種神獸他就死定了似的,所以他心中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種緊迫感。

現在還剩下三種神獸沒有集齊,而兩種就在舒家,所以方言必須去一次了。

天巫軍浩浩蕩蕩的往舒家而去,舒家作為十二黃金級勢力之一,地盤自然也是不小,位於東南方向。

舒家在十二黃金級勢力之中不算最強,但是也不算很差,勢力也是相當強勁的。三天之後,天巫軍剛進入舒家的地盤,就被他們發覺了。

四下里到處都是探子,不時監控著方言等人的舉動。

等到發現他們一路往舒家主城駛去,結果就沒人阻攔他們了,顯然得到了上頭的指示。

結果大家一路暢通無阻,最後來到了一個龐大的城池之前。

一眼望去,這城池一望無際,天上還有大量的島嶼漂浮著,先得仙氣盎然,可比十方城美麗得多了。

不過美麗之下暗藏殺機,幾十萬身穿紅甲的大軍嚴陣以待,冷冷的注視著方言等人。

「轟轟轟!」

可怕的鼓聲轟鳴,紅甲大軍開始結陣,最後浩浩蕩蕩的朝方言等人殺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還沒表明來意就要開打,舒家的人瘋了不成?天巫軍的人頓時大怒,毫不猶豫結成大陣迎了上去。

「不好,那是舒家的鳳凰軍團。」方正南臉色難看的道:「那可是他們舒家最精銳的軍團之一,怎麼會調動出來圍殺我們?難道他們真的準備開打不成?」

方言沒有回答,而是眼神古怪的看向紅甲軍團之後。

那裡有一棟漂浮的宮殿,面積不大,但是卻精緻異常,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傳令下去,別殺人,把鳳凰軍團的人衝散。」方言忽然開口。

方正南很快把命令傳達下去,帶領軍團的天巫陣型一變,接著直接變成一個衝擊陣型。

「殺殺殺!」

天巫軍憤怒的嘶吼,全部人瘋狂的撲了過去。

作為十方城最精銳的軍團,可比鳳凰軍團強大了一籌,全力衝擊之下把鳳凰軍團打得節節敗退。

「哼!」

方言冷哼一聲,忽然背負雙手往前一躍,直接朝戰場上飛去。

方正南等人驚呼一聲,連忙跟了上去,把他擋下所有危險。


戰場還在廝殺,鳳凰軍團雖然節節敗退,但是怎麼都不願意離開那棟宮殿周圍,絕對的死守。

天巫軍雖然強大,但是一時間面對他們的頑抗,還真的難以衝破鳳凰軍團的陣型。

「家主別靠近,我們很快就能解決戰鬥!」天巫焦急的吶喊。

可是方言絲毫不理,依然加速逼近,一路往宮殿的方向撲去。儘管前方就是廝殺最激烈的地方,他也是毫不畏懼。

「草!」天巫破口大罵:「兄弟們殺!給家主開路,殺!」

「殺殺殺!」

天巫軍團的人全都瘋了,他們必須在方言到來之前打散鳳凰軍團,不然不能保證方言在戰亂之中的安全。

所以一個個瘋狂的爆發,魂力潮汐不要錢一般轟殺過去,打得周圍天昏地暗。

方言越逼近,他們就越拚命。

最後,天巫軍團瘋狂得轟退鳳凰軍團的人,直接把方言安全的送上了宮殿所在。

「圍住宮殿,保護家主!」天巫厲喝一聲,直接帶領軍團把宮殿死死的圍住,任由鳳凰軍團拚命反擊都無法突破。

方言面無表情的走向宮殿,門吱呀一聲就推開了。

「嗖!」

一道劍光惡狠狠的刺了過來,方言一點都不吃驚,直接伸手一抓,兩根手指直接把一道飛劍抓住。

飛劍的主人怒視方言,拚命掙扎都沒把飛劍抽回去。

方言咧嘴一笑,柔情似水的眼神看了過去,只見舒筱滿臉寒霜的瞪著他,彷彿不共戴天的仇人。

而冷無悔在後方捂嘴輕笑,也是滿臉柔情的看著他。

「放開,你還敢來,我要殺了你!」舒筱咬牙切齒的低吼。

「我為什麼不敢來?這不是要接兩位皇后回家嘛。」方言沒皮沒臉的笑著。

「撲哧!」

冷無悔頓時樂不可支,而舒筱也是臉色古怪,破口大罵道:「滾蛋,誰是你皇后。」

喝罵一聲之後,舒筱冷著臉道:「放開,不然我絞碎你的手。」

「不放,有本事你就試試。」方言咧嘴一笑。

「哼!」

舒筱惱怒的冷哼一聲,長劍上光芒一閃爆發可怕的絞殺之力,毫不猶豫朝方言絞殺過去。

方言一驚連忙放開,同時叫道:「你謀殺親夫啊,無悔抓住她。」

「遵命!」冷無悔嬌笑一聲,伸手一揮大量的魂力直接出現在舒筱身後,然後把她死死的束縛住。

「姐姐你幹嘛?」舒筱氣惱的道:「你別攔著我,我要殺了這個王八蛋。」

「那可不行,你乖乖的不能動哦。」冷無悔笑著出現在她的身邊。

舒筱氣惱的掙扎,但是卻不敢拚命爆發,免得傷到冷無悔。最後她掙扎不開,只能惱怒的瞪著方言,眼睛瞪得圓鼓鼓的。

「不能動了?那換我了。」方言咧嘴一笑朝她靠近,舒筱頓時更加氣憤了。

「你想幹嘛?我絕對要殺了你這個王八蛋。」舒筱咬緊銀牙,恨恨的說著。

「謀殺親夫是什麼罪?」方言忽然滿臉認真的看向冷無悔。

冷無悔捂嘴一笑,滿臉狡黠的道:「謀殺親夫,罰打屁股十下。」

「准了!」方言大笑,直接摟住舒筱柔柔的身體,大手就往她屁屁拍去。

「不要,啊……你這個死流氓,姐姐你也不幫我,我恨死你了……」舒筱驚叫,頓時讓冷無悔樂不可支。

……

外面的人焦急萬分,天巫軍團的人死死的把宮殿圍住,而外面的舒家之人越來越多,一個個恨不得立馬殺上來。

天巫等人雖然焦急,但是又不敢打擾方言,而宮殿有陣法保護,外人根本不懂裡面在發生什麼,只有干著急。

「怎麼回事,家主還不出來,我們要不要提醒他?」

「舒家的人密密麻麻的圍過來了,起碼好幾百萬,這下麻煩了,怎麼辦?」

大家焦急的議論起來,但是司空靖柔卻有些哭笑不得。

她自然知道方言在裡面幹嘛,但是又不好說破,只能苦笑著搖搖頭道:「這個混蛋,外面劍拔弩張,他在裡面亂搞。」

方正南眼睛一眯,焦急的道:「司空聖女,要不你進入提醒家主一下?萬一他在裡面有危險怎麼辦?」

「不用,他能有什麼危險。」司空靖柔果斷的搖搖頭道:「告訴大家,舒家任何攻擊都得擋住,除非方言出來,不然不準打擾。」

「是!」眾人應喝一聲,頓時殺氣騰騰起來。

你是我的星光 ,其中一個老者怒吼道:「十方城的人聽著,這裡是舒家,不是你們的地盤,別在這裡鬧事,快把我們小姐放出來,不然讓你們生不如死!」

十方城的人翻翻白眼,沒人搭理他。

這老者氣得渾身顫抖,最後惱怒的吼道:「殺!救出小姐!」

「殺!」

幾百萬人怒吼著,一路瘋狂朝天巫軍殺去,戰鬥一觸即發。


「住手!」

舒筱的聲音從宮殿之中傳了出來,所有人頓時看了過去,只見她滿臉通紅的走了出來。 看到舒筱沒事,舒家的人也各自鬆了一口氣,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滿臉通紅,但是最後還是聽話的停下衝殺。

「都散了吧,十方城來客我會親自接待。」舒筱開口,眾人無奈的紛紛散去。

不一會,方言帶著冷無悔從宮殿之中走出,冷無悔也是一臉的羞紅,讓人遐想連篇。

「這個王八蛋!」司空靖柔氣呼呼的跺腳,心中感到一絲醋意。

方言微微一笑,伸手一揮把她吸到身邊,笑著道:「這時司空靖柔,想必你們也都認識。」

冷無悔和舒筱一愣,不過冷無悔率先反應過來,嬌笑著行禮道:「見過公主。」

「我現在可不是什麼公主了。」司空靖柔慌忙擺擺手道:「我們姐妹想稱就好。」


這樣想著,狄雲又是一腳踩了下去,踩的白銀神龍又是一陣尖叫,罵道:「你要奪老子的舍,不殺你留著做甚?」

Previous article

「苗疆五毒教,小心別中了他的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